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95章 傘下亡魂(十)

第95章 傘下亡魂(十)



    左子橙第一個反應就是退出房間。【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他步子咚咚兩聲響, 跟見了鬼一般掉頭往回跑,還特別貼心的把門給關上了。

    背脊靠在房門上,左子橙表情空白了足足有好幾秒鐘, 神智才重新回歸。憶起剛剛那兩人的姿勢, 他糾結一瞬,又是十分悚然的轉身將門重新推開, 他能看清傅里鄴, 卻看不清另外一人的外貌,只以為傅里鄴被神明纏上了。

    左子橙喊道︰“做小三是要遭天譴的!”

    等盛鈺也轉頭的時候, 一切就和倒帶重來一般, 左子橙張了張嘴,沒說話。他默不作聲後退幾步, 又是貼心的想要關門。

    關門之前還窒息說︰“對不起, 打擾了。”

    就是這麼一句話的功夫,門還沒有來得及關上,盛鈺就從(床chuang)上起身,連鞋子都沒有來得及穿,一個箭步上前拽住左子橙。

    “你怎麼在這里?”

    左子橙依舊是滿臉悚然︰“該說這句話的是我好不好, 你們倆又怎麼在這里?”

    還是以那種……難以言說的姿勢在(床chuang)上。等這份悚然的情緒過去,左子橙的表情轉化為佩服,佩服中還帶一點兒調侃︰“兩位同僚之心大,就連我這個(色)沉都遠遠不及。”

    盛鈺道︰“你說話怎麼文縐縐的。”

    “哈,被隔壁的女神明帶跑偏了。”

    左子橙借著油燈的光, 走到書桌邊。另一頭傅里鄴正在低頭整理衣物與半只手套, 見他和盛鈺表情都不太好, 左子橙還以為是自己打擾了人家‘好事’的緣故, 更是不好意思抬頭。

    隨手翻看桌上的兵書, 看不懂。他又去翻那些畫卷,詭異黃光的照射下,那些五官扭曲的畫就跟鬼畫一般,嚇得左子橙眼楮瞪的老圓,揚手一扔︰“這都是什麼鬼東西。”

    盛鈺穿完了鞋,回來撿起這些話,說︰“這些畫是原本住在這個房間的神明所有物。”

    左子橙了然說︰“難怪我來的時候聞到你們這邊有特別濃的血腥味,是不是你們倆合起伙來打人家一個,打贏了直接滅口?”

    盛鈺說︰“原本是打算這樣做的,可是後來還沒打起來,他就自盡了。”

    “自盡?”

    左子橙很明顯的一愣,說︰“該不會是你嘴炮功力太(強qiang),把神明都給說自閉了吧。”

    盛鈺好笑說︰“我在你心里到底是個什麼形象。他自盡是因為一些別的事,說起來太復雜,總之和我們帶來的遺靈有(關guan)系。”

    一听‘遺靈’這兩個字,左子橙立即就懂了,唏噓說︰“和遺靈有(關guan)系,那一定很復雜,說來說去不過都是一方或者多方執念太深。我進副本後都忙昏頭了,懶得再听這些烏七八糟的愛恨情仇,你有話也憋在心里,別和我講。”

    盛鈺說︰“我也懶得和你講。”

    原本死過人的屋子,在現實世界里都算是凶宅,就算拿出去拍賣,也是價格奇低無比的那種。但現在身處二十一層樓中,這種事情莫名其妙的就麻痹了,屋內三人都沒有在意這個問題。傅里鄴那邊也重新整理好衣物,走到書桌邊。

    左子橙凝神看他。

    傅里鄴︰“……”

    左子橙繼續歪著頭,在他脖子處找(吻wen)/痕。

    傅里鄴︰“……”

    盛鈺忍無可忍︰“趕緊收回你的視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誤會了。”

    左子橙立即收回視線,(露)出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笑容,煞有其事點頭︰“對,是我想太多。”

    “……”

    低頭收好書桌上的畫卷,盛鈺一邊動作,一邊問道︰“你剛剛說你進副本後一直在忙,忙著幫遺靈完成遺願麼?有沒有進展?”

    “我沒有(勾gou)搭遺靈。”

    “嗯?”

    “但我(勾gou)搭上了一個美女。”

    盛鈺和傅里鄴對視一眼,皆面無表情的看向左子橙,眼神仿佛在說︰死(性xing)不改。

    這是好听一點的說法,難听一點的就是︰“你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厲害厲害。”

    左子橙好笑的沖盛鈺翻了個白眼,說︰“要不是你……”

    “要不是我長得好看你就已經發火了。行了,我知道我長得好看,不用提醒這麼多次。”盛鈺打斷他的話,繼續道︰“她現在住哪里?”

    左子橙說︰“就住隔壁。白天我在市里瞎晃,想看看有什麼落單的遺靈,誰知道遺靈沒找到,人差點栽到玩家的手里。要不是那個美女出手搭救,你們再看見我的時候,估計我已經輪回轉世變成了小嬰兒,哇哇哭著找你們要(奶Nai)吃。”

    方才左子橙說話文縐縐,說是被‘隔壁女神明’給帶跑了,盛鈺用一種一言難盡的目光看著這人,“你講的美女,是白天救了你的女神明?”

    “答對了,不過沒有獎勵。”

    左子橙笑的見牙不見眼,正要再次開口說話,屋外忽然傳來兩聲輕緩的敲門聲。見面前兩人臉上一下子正(色),眼神警惕起來,左子橙連忙說︰“別緊張,估計是充梅,哦,就是女神明,她可能見我好久不回去,就過來看看。”

    說著也不等人回應,他立即起身跑到房門前,將門口猶猶豫豫徘徊著的充梅拉了進來,一直拉到了盛鈺與傅里鄴的面前。

    盛鈺皺眉與充梅對視,看向左子橙的時候眉頭皺的更緊,一言不發。

    不怪他神情冷淡,就連一旁的傅里鄴眼神里已經掠過輕微(殺sha)意了。神明和鬼怪本就是兩個敵對的陣營,與鬼王更是這樣。

    曲承心早就隨著隱娘而去,他也是盛鈺見過的第一個未敵對起來的神明,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曲承只是一個意外。

    這個意外會(發fa)生一次,會(發fa)生兩次嗎?

    更何況等太陽升起,第二個白天來臨之時。說不準面前的女人就會褪下柔弱表象,舉著武器在副本里與他們為敵。救左子橙,說不定只是為了讓後者放松警惕,這種事情在樓里都見多了。

    一想到有這個可能(性xing),盛鈺的神情更加警惕,沖著左子橙說︰“你做什麼?”

    “什麼做什麼。”

    左子橙笑著答完,眼眸深處同樣警惕。

    他是個聰明人,又怎麼可能沒有看出盛鈺所思所想。其實他自己也不相信充梅,只不過是想借充梅的口套話而已,現在話還沒套出來,叫他和充梅撕破臉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左子橙背對著充梅,對著盛鈺的方向遞過去一個‘你放心’的眼神,扭頭的時候又是滿臉舔/狗一般討好笑意,說︰“你來找我呀?”

    充梅沒有注意到三人的眼神交流。

    她的視線一直在屋內擺設上環繞,大約兩分鐘後才收回視線,說︰“我不是來找你,我是怕你傷害唐曲承,特意來阻攔。”

    盛鈺一頓,心道︰“原來隱娘的夫君真的叫曲承,和他的劍居然是同名。只不過多了一個唐姓,這樣說起來,他的孩子估計也姓唐。”

    左子橙壓根就不知道唐曲承是誰,他的關注點也不在這件事情上。只是笑著,佯裝惋惜說︰“得 ,又是我自作多情了。飯不是給我留的,來這間房也不是因為擔心我,看來你說的果然沒錯,萬年前我們一定沒有情感糾紛。要不然充梅,你這個女人可是太無情了。”

    充梅不理會他,視線在盛鈺和傅里鄴之間環繞了一下,前者唇角(勾gou)起,笑容疏離。後者面無表情,眼中冷意更甚。

    同樣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因氣質作祟,盛鈺看起來還是要好說話一些。充梅就看向盛鈺,說︰“你知道這個屋子的原主人去哪里了嗎?”

    盛鈺斂去眸間防備,抬眸說︰“死了。”

    “什麼,他死了?!”

    充梅愣了好一會兒,抿唇間神(色)哀慟。待緩過悲傷的情緒,她重新抬頭說︰“我和唐曲承也做了幾千年的鄰居,听聞死訊,一時之間有些驚訝,讓幾位見笑了。冒昧的問一句,他是怎麼死的?”

    盛鈺說︰“我找到了他妻子的遺靈,帶著遺靈來見他。想要送他的妻子重新入輪回,就得取出埋在他心髒的相思子。他挖心送還給自己的妻子,同他妻子一齊(死si)亡。”

    左子橙慶幸說︰“一听就覺得好悲慘,幸虧剛剛我沒仔細問,要不然得抑郁一個晚上。”

    充梅看他一眼,眉間愁緒滿滿。晃神一會兒後,她說︰“想不到竟然會是這個結局。同樣是等人,他到底是等到了,我卻依然還沒有等到。”

    左子橙問︰“你等誰啊?”

    充梅說︰“與你無關。”

    “這件事確實和我無關,但另外一件事肯定與我有關。”左子橙笑著說︰“剛剛我們的談話被打斷了。我還沒有問呢,你到底是怎麼認識我的,又是為什麼要救我?”

    充梅看了看盛鈺和傅里鄴。左子橙立即說︰“不用防備,都是自己人,你要說直接說。興許我們還能知道你要等的那人消息。”

    充梅疑惑說︰“你怎麼會知道?”

    左子橙說︰“我就是知道。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麼,這個副本很多遺靈都與驛站神明有密切關聯,說不準你等的那人也是遺靈之一,誒,別用這種表情看著我啊,我又不是在咒他,我是實事求是的說出事實。你去外頭找過遺靈嗎?”

    充梅險些就要被他給說服了。

    頓了頓,她慘白著臉搖頭,說︰“同頻率的音響對我來說負荷過重,吵鬧的聲音讓我寸步難行。這萬年間,我很少邁步出驛站。”

    左子橙說︰“這不就對了。你沒有邁出去過,又這麼知道你等的人是不是已經變成了遺靈。”

    充梅︰“……”

    盛鈺無奈扶額,得虧眼前這個女神明脾氣好,要是換一個脾氣暴躁的,說不定要和左子橙打起來。良言逆耳,但也不是這麼個逆法啊,眼見著充梅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眼眶也逐漸紅了起來,盛鈺出聲︰“你別听他瞎說。”

    左子橙說︰“我怎麼就成瞎說了啊。”

    “沒有直接證據能證明遺靈與驛站神明有密切關聯,這些都是你猜的。”說著,盛鈺看向充梅,笑道︰“不過你可以說說和左子橙是怎麼認識的,我也挺好奇萬年前(色)沉的風采。”

    左子橙說︰“我懷疑你在諷刺我。”

    盛鈺挑眉,笑道︰“我沒有啊。”

    左子橙說︰“那你一定在諷刺了。”

    兩人互懟交談過程中,傅里鄴一直在一旁不吭聲,視線凝在自己的手腕處。他和盛鈺之間的氣氛很奇怪,明明開門的時候是那種親密的姿勢,現在看來,卻好像是大吵一架一般,也沒听爭鋒相對,就是氛圍很不對勁。

    左子橙心中疑惑,也不好開口問。

    這個停頓間,充梅已經做好了決定,她抬眸,紅著眼楮說︰“在驛站已經停留了幾千年,我的壽元已經快要被消耗完了,再不主動邁出一步,很可能直到死,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說好的赴約,又為什麼不來赴約。但我的耳朵……既然不能邁出驛站,同你們問問也是一樣的。”

    話語落下,也不等其余幾人反應,她就低下頭行了一個和曲承相同的禮節,真摯說︰“若他真的變成了遺靈,還請諸位帶他來見我。我也不知道能用什麼報答你們,只能想到一種辦法。這間驛站全都是半步金領域的神明,只有我一人是金領域,迫于威壓,他們本身就俱我,不敢與我為敵。如果你們能幫我找到那人,我願在小世界內幫護,保你們不受其余神明的侵害。”

    這個提議很是讓人心動。

    雖說直接打的話,傅里鄴說不定也能打過那些神明。但還是那句老話,能不打就不打,有捷徑可走的話,又為什麼不去走。

    盛鈺正要點頭,一旁的左子橙忽然困惑說︰“你是金領域?可你半小時前還和我說你是銀領域底層啊,該不會剛剛是騙我的吧?”

    頓了頓,他笑道︰“還是說,你現在是在用這個籌碼,騙我們幫你做事?”

    這個笑容冷靜友好,卻讓人無端害怕。

    盛鈺都是有些側目,更何況與左子橙敵意直對的充梅,那更是猶如冷水澆頭,渾身冰涼。

    她身子一顫,著急說︰“我剛剛不是騙你,當時我說的是萬年前。在萬年前,我確實是銀領域底層神明,入不了你的眼楮。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我、我可以證明給你們看的。”

    充梅等一人接近萬年,執念比起唐曲承來說 ,只多不少。她竟然一點兒也沒有猶豫,硬是並攏雙指,指甲在左手手掌上一劃,立即將其破出一道幾厘米的大口子。血液潺潺流出,剛清新沒一會兒的房間再次蔓延開血腥味道。

    嗆的人忍不住皺眉。

    不過充梅也不是白白劃傷了自己。猙獰傷口下,那些血液確實是金(色)的。見此狀況,左子橙上前,作勢心疼道︰“哎喲喂,你是不是傻,我就是隨口一說,你怎麼還當真了。想要證明的話戳一個小針孔不就可以了,至于劃這麼大一個口子麼。快快,趕緊用布包起來,先止血。”

    充梅看著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往事,緩緩的抽出手心,搖頭說︰“不用麻煩你。”

    左子橙也沒介意,笑著收回了手,說︰“萬年時間,的確夠你從半步金領域到金領域了。你既然已經到了金領域,又為什麼在銀領域徘徊?”

    充梅說︰“我不是靠自己到金領域,血統是偷來的。我的實力只會停滯在這,絕對不會進步。一但到金領域,我沒有辦法保住自己,不如在銀領域做鳳頭。”

    一言出,屋內幾人愣住。

    又來一個實力不會提升的神明。盛鈺說︰“血統是偷來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就要從一萬年前說起了。”

    充梅嘆了一口氣,取過餐桌上的茶具,為幾人煮茶,說︰“我本出生于一個大世家,家族子弟很多,且能人也有很多。年輕一輩細數起來,我算是天資最低下的那種人。在神明的世界里,天資低下就等于地位低下,更何況是更加看重實力的大世家。年幼時期,我的童年一片黑暗。”

    說到這里,充梅眼中隱含淚水。

    她繼續說︰“自小我就不討父親母親的喜歡,家中長兄長姐帶頭欺辱我。放棄提升實力,夢想著要學習做菜後,這種欺辱行徑更是達到了頂峰。在我四百多歲時,長姐學習術法,需要同源血脈,就拿我當術法的引子。她比我大不了多少歲,實力(強qiang)很多,術法卻學的一塌糊涂。那次實驗自然是失敗了,我自此也失去了听力。為了防止我向父母告狀,她更是想毒啞我的嘴巴,將我丟到萬蛇窟窿里去。”

    左子橙驚訝說︰“你的姐姐也太歹毒了!”

    充梅以一種很奇異的眼神看了看左子橙,半晌才說︰“當時的我也和你一樣想。可是很快我就發現,比長姐更加歹毒的,更有兩人。那天我拼死從蛇蟲鼠蟻的撕咬中爬了出來,青腫著一張臉尋到我的父母,告知他們這件事。”

    盛鈺說︰“你父母維護你長姐了?”

    充梅緩緩搖頭,深深的閉上眼楮。幾秒鐘後她重新睜眼,目光已經恢復了平靜。

    她說︰“他們沒有維護我的長姐。我的父母安靜的听完我說話,喚了屋內的長姐出來。原來我爬出蛇窟以後,她害怕我前來告狀,又找不到我的人,只能自己先來請罪。我們的說法大差不差,都十分忐忑等待父母的處罰。”

    左子橙說︰“罰,你姐是應該罰!”

    充梅說︰“他們罰我再給長姐做一次實驗術法。這一次,喝令我不許掙扎。”

    左子橙︰“……”

    屋內沉寂了半晌,這一次就連盛鈺都是有一點窒息,這個世界上的極品是真的很多。

    他問︰“後來呢。”

    充梅深吸一口氣,說︰“長姐術法學的稀爛,第一次做實驗的時候我確實掙扎了,術法失敗,我失去了听力。第二次我(強qiang)忍著痛苦沒有掙扎,術法依然失敗,這一次我失去了味覺。”

    “你們知道失去味覺,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嗎?”充梅渾身顫抖,哽咽說︰“我的夢想就是學習做飯菜,這在你們眼中也許只是一件小事。但對我來說卻是重中之重。我年幼的時候,很長時間都是飽一頓餓數頓,能夠自己給自己做一頓(色)香味俱全的飯菜,犒勞陰暗的人生,這就是我活下去的動力,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能嘗出飯菜的味道,甚至、甚至做菜的時候也不知道油鹽放了多少,導致做出的菜極其難吃,所有人都在嘲笑我。他們都說,我實力最弱,天資最低,一無是處,想做什麼都做不成,是家族里最大的敗筆。”

    左子橙忽然往後一靠。

    他整個人靠在書桌上,眼神直直的看著上方的房梁,喪氣說︰“沒想到躲過了唐曲承,沒躲過你。我覺得再听下去,我都想穿越時空到一萬年前,把你父母姐姐全給按到蛇窟里去。”

    “不用穿越到萬年以前。”充梅停止顫抖,看向左子橙的目光中透著一絲感激︰“本身萬年以前你就幫助了我,這也是我今天救你的原因。不過是還一份萬年以前的人情。”

    “難怪。我剛剛心里還覺得有點奇怪,你說你沒有味覺,這個沒法證實。但你說你听力也沒了,這就奇怪了,因為我們交流還挺順利的。莫非是左子橙幫你恢復了這些?”

    盛鈺首先揚眉,看著左子橙說︰“行啊,看來你(性xing)格還真是一點兒都沒變。萬年以前的你估計也把這些人按進蛇窟了。”

    左子橙笑眯眯說︰“那可不一定。我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幫人,除非你父母姐姐惹了我。”

    充梅點頭︰“確實如此,他們惹了你。”

    說著,她將煮好的茶水倒進面前的幾個茶杯中,一一奉上,隨即也給自己滿了一杯茶。淺淺的輕抿一口茶水,她平靜的看向左子橙。

    “他們惹到了你,所以萬年以前,你屠了我滿門,只留了我一人。”

    左子橙正喝茶呢,聞言‘噗’的一聲將茶水嗆了出來,扭過身子(干gan)咳了好幾聲,方才回過神。

    他驚悚的回頭︰“我?”

    充梅頷首︰“你。”

    左子橙還是驚訝︰“你說我屠了你滿門?不是,你確定沒有弄錯人麼?會不會是其他鬼王做的,你自己認錯了人?”

    充梅說︰“不會,就是你。”

    左子橙立即搖頭,說︰“不可能啊。”

    視線余光掃到一旁的盛鈺和傅里鄴,皆是以一種奇異的目光看著他。對視幾秒鐘,盛鈺(摸Mo)著下巴說︰“你脾氣還挺大,不知道我以前有沒有惹到過你,感謝同僚的不(殺sha)之恩。”

    說著,盛鈺抱拳拱了一下,滿是欽佩。

    “這個時候,你怎麼還說風涼話!”

    吐槽了一聲正看熱鬧的盛鈺,左子橙又看向充梅,滿臉質疑說︰“我又不是憤怒王那種神經病,不可能小題大做,更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因為和一兩個人的恩怨,把那一兩個人全家給(殺sha)了。除非你家里人真的做了什麼讓我特別仇恨的事情,不然不可能,真的不可能。像是什麼(殺sha)了我父母啊,我只能想到這個,除此之外我不可能因為一人而牽扯你全家。”

    听到這里,盛鈺斂去臉上的玩笑之意。其實結交這麼久,對于左子橙的人品他還是有那麼一點兒了解的。

    這個人的底線在正常人之下,卻又自己畫出了一條屬于他自己的底線,一切都按照自己定下來的規矩辦事。簡單來說就是,他是那種有底線的三觀不正。

    左子橙說不可能,那就絕對不可能。

    ——難道充梅的家人還真的(殺sha)了左子橙父母?

    腦子里剛想到這個問題,就听見左子橙自己先否認了,“這也不可能。要是你家人當真動了我父母。既然屠你滿門,就絕不會留你存活。”

    頓了頓,他還是滿滿的質疑,困惑說︰“你的家人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