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94章 傘下亡魂(九)

第94章 傘下亡魂(九)



    為了使得尷尬的氣氛不再繼續下去, 盛鈺假裝沒有听見小老頭的話,幾步上前將自己扔到床鋪中間,又霸道的將手腳鋪開呈‘大’字型。【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不許和我搶。”

    他側過身來, 拿手掌拖著下巴, 轉眸笑看著桌前那人, 又說︰“今晚我要(睡Shui)床!”

    傅里鄴道︰“你想(睡Shui),就(睡Shui)。”

    說完, 他也沒特意避開盛鈺所霸佔的地方。膝蓋首先跪(上shang)床鋪,手掌不偏不齊按在盛鈺的腰側, (身shen)體略微前傾之際,看上去壓迫意味十足。

    感覺到周身床鋪隱約陷落幾寸, 盛鈺臉上的笑意猛的僵住, 就和背脊由下至上竄過一層(強qiang)勁電流一般, 他不自覺就挺直了腰桿。

    “停, 停!”

    盛鈺下意識提高音量︰“你打住!我說我要(睡Shui)床, 意思是我想一個人(睡Shui)!你要是覺得不公平,大不了下次你(睡Shui)床,我來打地鋪就是了。”

    傅里鄴動作依舊沒停。

    他向前探身, 手掌伸向盛鈺的耳側。

    那股冷風帶動的床架輕動,發出嘎吱嘎吱的輕響。盛鈺耳側一下子全麻了,他驚了一瞬, 下意識裹起被子猛的向旁邊一翻。竟然連人帶被子滾到了床下面, 回頭看時, 傅里鄴指尖攥著枕頭, 略帶疑問的偏頭看他。

    原來只是想拿枕頭啊。

    說不準心里頭是松了一口氣, 還是有些泄氣。盛鈺索(性xing)就著這個姿勢, 用被子將自己包成蠶蛹形狀, 閉上眼楮說︰“我(睡Shui)覺了。”

    傅里鄴說︰“你不是要(睡Shui)床?”

    盛鈺睜開一只眼,哼哼說︰“我是要(睡Shui)床,但你人不是在(床chuang)上嗎,要不咱倆換個位置?”

    傅里鄴說︰“不用。”

    盛鈺好笑的看他一眼,故意激他說︰“你今天白天還問我家里有沒有其他位置。如果沒有位置的話,你(睡Shui)我房間地板也行。這才幾個小時你就把自己說過的話忘得(干gan)(干gan)淨淨,隱娘說的沒錯,君有兩意,君總是會有兩意啊!”

    傅里鄴說︰“此一時彼一時。”

    盛鈺笑了一聲,也沒介意。他將下巴往被子里縮了點,說︰“我之前在娛樂圈經常拍戲,那個時候進深山老林,劇組都會給我最好的待遇。不過早期還是新人演員的時候,可就慘了。(睡Shui)過桌子,(睡Shui)過地板,等著上戲的間隙里,我就算是站著都能(睡Shui)著。我還以為再也不用(睡Shui)地板了呢,沒想到進二十一層樓,我又體驗了一把‘新人’的感覺,想想還真有那麼一點懷念。”

    傅里鄴聲音平靜︰“你理解錯我的意思。”

    盛鈺困惑看過去︰“嗯?”

    “我說此一時彼一時,”傅里鄴起身,手臂一攔,就將盛鈺連人帶被子給抱了起來,不顧後者的大驚失(色),他(勾gou)唇笑了笑,說︰“意思是我現在不想(睡Shui)地板了,我想和你(睡Shui)。”

    “……??!”

    盛鈺立即緊張起來。

    一瞬間心里過了好多亂七八糟的限制級景象,他費力的掙扎,半晌無果。都怪剛剛用被子將自己捆的太嚴實了,竟然掙(脫tuo)不開。

    他立即驚說︰“傅里鄴,你,你別(干gan)壞事。在這里不合適啊。”

    等躺到了(床chuang)上的時候,盛鈺更加緊張。幾乎是瞪大了雙眼,眼睜睜的看著傅里鄴一起來到(床chuang)上,緩慢的靠近他,溫熱氣息侵蝕頸間皮膚。

    傅里鄴說︰“什麼不合適?”

    抬眸之間,他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茫然,仿佛不知道盛鈺在說什麼。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將(色)氣和純情結合的這麼好的!結合的再好,合起來還不是(色)/情啊!

    盛鈺心中猶如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一時之間都找不到合適的話語來解釋。他奮力的從被子里抽出手,說︰“你說要和我(睡Shui)?!”

    動作似乎有些大,導致床架動的厲害。

    這床少說也有幾百年沒有換了,整個就是一個古董,盛鈺都擔心自己動作再大一點兒,這床就直接散架了。他偏頭,內心依然瘋狂跑動草泥馬,這種時候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經紀人。

    他心中悲憤的想︰哥我對不起你,你一手帶大的藝人馬上就要不純潔了。絕對不是我方太過隨意,都怪對方太過猴急!

    這時候,牆壁忽然‘邦邦’兩聲敲擊。

    傅里鄴偏頭看向牆壁,“什麼聲音?”

    盛鈺抱緊被子說︰“你沒有住過大學宿舍嗎?哦對,你是富二代,我都忘記了。一般宿舍隔音效果不好,想要隔壁人不那麼吵的時候,把牆壁敲兩下,這樣就能提醒對方︰別吵了。你看,隔壁神明都在提出抗議了,你下去,快下去。”

    最後兩句話說的都快破音了。

    傅里鄴忽然翻身躺到床外側,轉眸深深注視著盛鈺,嘆息道︰“從剛剛我就想問,你一直在緊張什麼。我又不會逼你。”

    盛鈺小聲說︰“你不是說要和我(睡Shui)……”

    傅里鄴眼角輕輕彎起,說︰“(睡Shui)一張床的意思。你看起來還有些期待,你在期待什麼?”

    盛鈺︰“……”

    如果傅里鄴不笑,那盛鈺可能懷疑是自己想太多,理解錯了這人話語的意思。但他笑了,這就說明對方在故意逗自己,絕對沒有錯。

    這局是他輸了。

    但是沒有(關guan)系,混娛樂圈的藝人,誰沒有輸的時候。輸不是問題,重點是在哪里倒下,就要敢于再哪里重新爬起來。

    深知對方是個喜歡口嗨的,要是真到上本壘的時候,臉紅的比誰都快。盛鈺當機立斷,立即翻身坐起來,長腿一跨坐到了對方腰間。

    傅里鄴一僵,挑眉︰“(干gan)什麼?”

    盛鈺眯起眼楮,笑的眼神一閃一閃,道︰“能(干gan)什麼,把你剛剛沒做的事情做了唄。”

    傅里鄴︰“……”

    盛鈺學著傅里鄴方才的動作,緩慢靠近對方,手掌也若有若無的攀附上對方的(胸xiong)膛。從上至下滑過,帶起一陣撓骨般的癢意。

    傅里鄴看著他,忽然開口。

    “你這招是從哪里學的?”

    盛鈺直截了當說︰“片子里。”

    傅里鄴一愣,忍不住笑出了聲音。盛鈺說︰“(干gan)正事呢,不許笑。”

    “好,我不笑。”

    傅里鄴頷首,任由他動作。像是想要看看盛鈺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直到盛鈺的手即將推起他的上衣時,傅里鄴終于忍不住,抬手攥住那只作祟的手腕,嗓子(干gan)到發啞,听起來很是低沉,“你確定?”

    盛鈺抬眸看他一眼,笑了笑。

    傅里鄴開口︰“你想做什麼,我很清楚。”

    盛鈺說︰“嗯?那你倒是說說看,我現在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雖然臉上已經滿是燥意,耳後根接近于全紅,宛如天邊火燒雲一般。但傅里鄴的眼神卻格外冷靜,沉聲說︰“你在懷疑我。”

    盛鈺頓了頓,也沒有否認。

    他想要抽出手腕,但對方握的太緊,嘗試幾次均無果後,他嘆了一口氣,說︰“何必用這麼傷人的詞語,我不是在懷疑你。傅里鄴,我在擔心你,你明不明白,我這是在擔心。”

    “……”

    這話換來的是一陣沉默,傅里鄴眼神微動,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他竟然不敢再與盛鈺對視。只是輕飄飄的移開視線,看向牆壁。

    那牆還在鍥而不舍的‘邦邦’響。

    之前敲擊,只是善意的提醒。這一次隔壁的神明似乎都帶上了一點情緒,敲擊的聲音越來越迅速,促使盛鈺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快到幾乎喘不過氣來。

    他小心翼翼問︰“你(身shen)體的某些部分,是不是也鋼鐵化了。是因為技能的反噬嗎?”

    “不是。”

    傅里鄴否認的很快,似乎都不過腦子。

    頓了頓,他說︰“你先下來。”

    不得不感嘆這人的敏銳,盛鈺尋思著自己的演技還算不錯,不至于演不出來一個急于求(色)的人。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但這顯然不是重點。

    重點是傅里鄴的(身shen)體到底如何,如果真的是鋼鐵化,很有可能就是鐵石心腸技能的緣故。那技能一開始就說,傲慢永不對人臣服,一但臣服,很有可能技能會反噬到主人自己身上。

    也許那技能與他的惡詛守護匕首相沖突了,一個是永不臣服,另一個是使人臣服。

    就像曲承擔心自己害隱娘一世,又會害隱娘生生世世一般。盛鈺也擔心,他又擔心又害怕,擔心一柄匕首,讓傅里鄴慘遭反噬重傷。怕的是上輩子哄騙這人,這輩子又舊事重來。

    不管有意無意,不能再害眼前這人。

    沉默的對視了將近半分鐘,盛鈺心里很清楚,要是傅里鄴不願,他其實什麼也做不了。

    想著,他只得先翻身起來。

    這個動作剛一做出,他的眉頭忽然皺緊,愣愣看向傅里鄴的手掌心。

    方才混亂的局面,與互相推搡之間,半指手套已經松松垮垮,最上的紐扣都有些開裂。手套已經褪下半寸,底下的卡牌也(露)出一個邊角。

    這張卡牌……是不是變暗了許多?

    夜深,屋內僅桌前一盞油燈。

    昏黃的光暈並不能照亮整個房間,這就導致視線有所局限。盛鈺不太能確定自己有沒有看清,然而僅僅是這驚鴻一瞥,也足夠讓他心驚。

    反噬只是會受傷,事情也許還會有轉機。

    但是卡牌一但出現問題,變黑變暗,到時候禍及的是鬼王的(性xing)命啊!

    盛鈺面容更加嚴肅,說︰“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已經失格于傲慢王座?”

    傅里鄴︰“……”

    盛鈺後退一些距離,見他一幅打死不開口的模樣,心中便又是一陣惱意。

    索(性xing)直接伸手,(強qiang)行扒對方的衣服,傅里鄴不敢大動作弄傷盛鈺,便只是反手去攔。

    一時之間,床架響的更厲害了。

    ***

    時間往回倒退半小時。

    九十五號客房門內,貌美的女神明點上燈火,說︰“你不去找遺靈,來找我做什麼?”

    同樣是昏黃燈光,房間內的氣氛卻與隔壁截然不同。女神明對面坐著一個英俊男人,臉上笑眯眯的,看上去宛如一個笑面虎一般。

    他說︰“驛站外的平房全都住滿了人,我敲門也沒有人開,沒有辦法,只能沿著牆壁爬上來了。說來也奇怪,牆上不知道為何(插cha)了好多箭,一直延伸到第九十六號房。”

    女神明說︰“那你應該進那間房。”

    男人笑著聳肩,說︰“不了不了。我一到那個窗戶口,就聞到一股撲鼻血腥味,從鼻腔一直貫到天靈蓋,聞一下整個人差點直接升天了。再進去不是自找麻煩麼。扭頭時又聞這間房香風陣陣,想了想,還是進這間房吧。”

    女神明輕輕皺眉︰“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好。你要是想留,那我就走。”

    男人一愣,說︰“那倒不必。我就是進來聞聞香氣的,你這間房可太香了。”

    女神明提高音量,怒斥說︰“(色)沉王,我早已有心儀之人,你不要欺人太甚!”

    她口中的(色)沉王,自然是左子橙。

    左子橙也提高音量,佯裝委屈說︰“我就是來蹭一頓飯的啊。充梅,你白天救了我一命,怎麼到了晚上,竟然連頓飯都不肯施舍一下。”

    “……”

    充梅無語半晌,說︰“你講的香氣,是說我房間里的飯菜味道?”

    左子橙說︰“要不然呢!你想到哪里去了啊,我還能聞到你身上的香氣啊,那我不成狗鼻子了。不僅是狗鼻子,人豈不是也很齷齪。”

    充梅看他一眼,無奈說︰“你還是和萬年前一樣,油嘴滑舌,並且自命不凡。”

    明明是在罵左子橙,但話語中的熟稔與親近作不了假。要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左子橙就算再心系美人,也絕對不會夜間留宿于此。

    他嘿嘿的笑了聲,自顧自走到飯桌邊坐下,掀起飯菜上的白布,驚異說︰“這飯菜還是熱的,你該不會專門做了飯等我吧?”

    “飯菜是我做的,卻不是為了等你。”

    充梅同樣坐到了桌邊,抬眸看向左子橙。

    昏黃燈火下的美人尤其好看,特別是身著舊時代女子衣裙,裙擺輕輕緩緩的飄起時,總是自帶著一種歲月安好的氛圍。

    左子橙的關注點卻不在眼前的美人。

    他彎起眼角,笑著說︰“夜深了,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很好奇為什麼這個驛站的神明與鬼怪,都是一幅復雜的表情,無論如何也避不見我。鬼怪我還能理解,畢竟我上個副本拋棄了他們,一周時間,也夠這件事傳遍整個二十一層樓了。但神明,我還就真的不能理解了。”

    充梅說︰“你可以問別人。”

    左子橙說︰“問別人也是問,問你也是問。那我不如挑一個長相合心意的,仔細盤問。而且你白天救了我,見到我的時候還愣了好一會。那什麼,我就是問問啊,你和我之間該不會……”

    充梅立即說︰“你想多了。”

    左子橙松了口氣,說︰“那就好。”

    充梅說︰“你又放心早了。”

    左子橙遲疑說︰“什麼?”

    這一次充梅笑了,笑容中隱隱帶著幸災樂禍般的狡黠。也許是察覺自己有些逾越,她迅速收斂了笑容,說︰“(色)沉王的舊情人那可是遍布大江南海北岸,你現在沒有遇見那些歇斯底里的女人,僅僅只是因為萬年前的你眼光太高。你只看得上金領域的神明與鬼怪,像我這種半步金領域的廢人,以前可是入不了你的眼的。”

    這話也算是在自嘲。不等左子橙回應,充梅意味深長說︰“等你到了金領域,你就懂了。”

    左子橙關注度再一次歪掉,他有些驚訝說︰“你說我的舊情人里還有神明?!”

    充梅似乎不解他的驚訝。

    想了想,也就明白過來,說︰“七位鬼王高高在上,鬼怪都敬你們,怕你們。威嚴長久堆積,怎可能心生愛慕。你的舊情人更多的是神明。”

    左子橙僵了一會,很快自己跨過了心理上這一關。而他跨過這一關的理由也十分奇怪,“神明就神明吧,我不能和同類談戀愛,其他鬼王也不能。我就不相信這麼長時間,其他人沒有和神明在一起過……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你可千萬不要告訴我,真的只有我一個人和神明好過。”

    充梅笑而不語。

    左子橙提起筷子,夾菜吃。

    填飽了肚子後,他笑著說︰“我勸你不要賣關子,我現在不是在和你聊天,是在威脅你。”

    充梅點頭說︰“我知道,我沒有打算賣關子。你要是一個不開心,(殺sha)了我也是有可能的。”

    左子橙一愣,說︰“那就有點夸張了吧。”

    “不,一點也不夸張。”

    充梅道︰“剛剛我就說過,你的(性xing)格和萬年前一點也沒變。油嘴滑舌和自命不凡既然延續了下來,那麼整個三千大小世界用來描述你的另一句話,必定也會延續下來。”

    左子橙疑惑說︰“鬼神真的是閑的慌,竟然還專門用一句話來描述我……什麼話啊?”

    充梅忽然抬眸,眼神直直的看進了左子橙的視線里,說︰“沉溺美(色),卻不耽于美(色)。”

    左子橙是真的沒有听懂,他說︰“這兩個詞有區別麼,都沉溺于美(色)了,還不耽于美(色)?”

    充梅搖頭,說起了另一個話題︰“方才你問的問題,據我了解,鬼王們有內部消耗者,有一心原罪者,也有自始至終都不與旁人親近者。仔細算起來,只有你和神明有牽扯。”

    左子橙提著筷子的手微僵,面如菜(色)。

    他說︰“一心原罪者是在說誰?”

    充梅回︰“憤怒王。他的靈魂印記沒有被毀掉,很快就會重新執掌王權。現在這個憤怒,他當不了多久的,在真正的憤怒王重回之時,說不定他生生世世都要被扼(殺sha)于襁褓之中。”

    左子橙又問︰“內部消耗又是在說誰?”

    充梅正要回答,卻忽然扭頭看向牆壁,眉頭輕輕皺起,像是頭痛欲裂。

    “好吵。”

    她抬起手掌扶眉,額頭隱約可見細汗。

    左子橙起身,敲了敲牆。待隔壁聲響稍微弱下,他說︰“咱們繼續說。”

    充梅還是扶住頭,這一次臉上的血(色)都消失的(干gan)(干gan)淨淨,只是搖頭︰“太吵了。”

    左子橙皺眉說︰“你听不了相似頻率的響動聲?那你做飯炒菜是怎麼炒的?用技能?”

    “……”

    充梅頭痛欲裂,難以搭話。

    眼見著隔壁聲響越來越劇烈,左子橙留了句‘等著’,就怒氣沖沖的推開了房門。邁著腳步直接往九十六號房走去。

    步子邁的很大,臉上的表情很凶。

    左子橙甚至都拿出了煙盒,點了根煙叼在嘴上。血腥味就血腥味吧,他堂堂(色)沉王,還怕什麼。大不了待會推開房門,也不管里面是什麼厄難地獄一般的景象,先上武器煙打掩護就行。

    迷惑了對方的神智後,再狠命的去打。

    這個計劃很簡陋,但也很完美。至少左子橙自己是這樣認為的,這也就讓他變得更有信心,步子邁的又大又重,仿若氣勢滔天。

    待來到了九十六號房門前。

    剛剛還隔了一層牆,只是隱隱約約听見像是什麼木架子在搖動的聲音。這一次只是隔了道房門,听的也就更加清晰了。

    不是木架子在搖,是床架在搖。

    身處二十一層樓中,時刻危機四伏。因此左子橙第一想到的是,必定是有玩家潛入了神明的房間,同神明廝(殺sha)一番後,將其在(床chuang)上分/尸。

    如此殘忍行徑,必定是個狠角(色)。

    左子橙心里暗暗警惕起來,重重的吸了一口唇上的煙,就一腳踢開了九十六號房門。

    “還讓不讓人(睡Shui)覺了!!!”

    他怒斥一聲,臉上故意堆積出來的凶狠表情還未來得及褪去,就猛的和(床chuang)上之人對視上。

    傅里鄴半靠在床架之前,半只手臂‘撫(摸Mo)’著身前人的背脊,衣衫不整,面(色)還詭異的潮紅。而他身上那人半趴著,氣喘吁吁坐起身子。

    視線跨越身前人的頭頂,傅里鄴冷冷掃向門口的左子橙。這個眼神宛如一把鋒利的劍,‘刺啦’一聲將後者直接穿了一個透心涼。

    “…………”

    沉默了足足有幾秒鐘,左子橙呆若木雞的張嘴,包含著嘴里的那股煙柔柔弱弱的消散在空氣里。像是一縷亡魂也跟著那煙一起從他口中逃竄了出來,他整個人都快傻在了原地。

    ‘啪嗒’一聲輕響。

    唇上的煙也掉在了木地板之上。

    之前還想著拿煙打掩護,先迷惑對方的神智,再沖上去狠命的打。

    現在想想,剛剛可能計劃了一個狗屁,全他/媽的瞎放屁。

    左子橙跟一尊石像一般,就差原地裂開。他恍惚的後退一步,又後退一步,滿面驚悚的出聲︰“傅、傅傅里鄴??!!!”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