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92章 傘下亡魂(七)

第92章 傘下亡魂(七)



    罪魁禍首有三人。[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祝十五是絕對佔一個坑的。他們的孩子佔一個坑, 對于盛鈺來說有些意外,但也不是太驚訝。而曲承自己也佔一個坑,這就有些離奇了。

    說實在的,盛鈺很想和傅里鄴吐槽一些東西, 但顧忌到曲承本人就在這里。他總不能當人家的面說人家壞話吧, 便只能忍著無語心情看了一眼傅里鄴, 聳了聳自己的肩膀。

    傅里鄴看了一眼他, 默不作聲的低頭綁半指手套。在這次的副本里, 他似乎總是做這些小動作,要麼就是將本就牢靠的戰術手套綁的更緊,要麼就是將袖子往下扯。

    等綁好後,曲承也整理好頭緒。

    他神(色)哀慟, 眼神里宛如一灘漆黑的泥潭, 看不見任何光彩, 說話的聲音也是不停顫抖。

    “我和祝十五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如果說我是小世界聞名的天之驕子, 那她就是非常有名的天之驕女。小世界的人總是把我們湊成一對, 說我們是(強qiang)(強qiang)搭配, 玉女金童。謠言傳的多了,就連祝十五本人好像也是這樣認為的。我自認為從來沒有對祝十五做過任何越距行為, 也可能是我顧念兒時情誼沒有(強qiang)硬拒絕的緣故, 她就一直當我在欲拒還迎,心里從不認我的隱晦抗拒。”

    盛鈺不自覺又靠上了椅子,說︰“這事我可太有經驗了, 你隱晦抗拒個什麼東西, 越隱晦, 在喜歡你的眼中就越是可愛。說不定人家還當你是在害羞, 所以一定要直截了當說出來,直接說‘我不喜歡你’,或者‘離我遠一點’。你不直接說,人家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她又怎麼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什麼,到底是個什麼態度。”

    說完,盛鈺敏銳的感覺到身旁有一股十分(強qiang)烈的視線。他一愣,等再看傅里鄴的時候,這人已經轉眸,不再盯著他看了。

    這個時候他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剛剛那兩句話,好像是他曾經用來拒絕傅里鄴的話。

    盛鈺略有心虛,趕忙輕咳兩聲轉開話題︰“你說你隱晦,具體是怎麼個隱晦法?”

    曲承說︰“她送的東西我收下,但事後會給她回一份更大的禮,作為回報。外出有不會看眼(色)的人調侃我和她之間的(關guan)系時,我會嚴肅的叫他們不要再提這些。她登門來玩的時候,我會閉門不見,但她要是來切磋的,那我願意見,打一架之後就把她送走,不留她住……還要繼續說嗎?”

    “不需要了。”

    盛鈺應了聲,心里也很清楚。

    一個拒絕的不直接,顧及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還有一個是戀愛腦,將人情往來當做特殊對待,將隱晦抗拒當成對方體貼。誤會是正常的,不誤會也是正常的,(性xing)格左右事態發展罷了。

    “後來便遇見了我的妻子。”

    曲承提起祝十五的時候,眉間皆是厭惡。但很快這些厭惡消失的(干gan)(干gan)淨淨,轉而輕輕(勾gou)起唇角,笑的很輕松,像是追憶起什麼甜蜜的往事。在盛鈺進房的這段時間里,曲承一直都是一張要死不活的臉,這還是他們兩人第一次看見曲承笑,還笑的這麼自然幸福。

    “她比我大三千歲,我出生的時候她還來滿月宴上喝過酒,往後歲月一直用這件事來調侃我。”

    說著,曲承眼角也帶上了笑意︰“但我總會調侃回去,滿月宴上她是半步金領域神明,我成年後遇見她時,她是半步金領域。最後我們結親了,她竟然還是半步金領域。她說自我滿月宴後實力一直不長進,是因為料到了以後我會成為她的夫君,有我的保護,她就不用急著增加實力了。但我知道,這就是她懶于歷練的借口而已。就算知道,我也樂于保護她。”

    “如果不是後來戰火蔓延過□□速,我本可以保護她一輩子的。”

    說到這里,曲承眼角的笑意消失,眼神重新歸于一片死寂,抿唇久不開口。

    他省去了與妻子相識相交相愛的過程,也許是因為時過境遷,再提及那些甜蜜的往事,更像是一碗濃濃的毒/藥。多說一句,毒/藥越下腸中一寸,腐蝕到心髒都有些抽搐。

    所以他不願多說,盛鈺也不想多問。

    相愛的過程畢竟不是主要的事。更主要的事情是,“戰火來臨之後(發fa)生了什麼?”

    曲承說︰“我和妻子成婚的時候並未邀請祝十五,她卻不請自來。來了之後也沒有攪亂酒局,只是進來敬了我一杯酒,祝我婚後日日爭執,年年苦痛,歲歲無後。說完她就走了,很長時間都沒有出現過。”

    盛鈺︰“…………”

    曲承說︰“從成親開始,一直到戰火打響,這之間幾百年的時間里,我和妻子的確無後。但這並不會影響我和她之間的感情,相反還加長了蜜月期,我們都很享受這種狀態。戰爭開始前一年,她誕下一名男孩。那個時候小世界的戰爭規模龐大,男子幾乎都要上戰場,半步金領域的神明更是難辭其咎。我帶著孩子去參戰,神明就是要在歷練中成長,孩子是男童,更要歷練。妻子因實力長久無長進,上戰場生還幾率很小,便躲藏在未被戰火侵蝕的地方。至此五十四年。”

    听到這里,盛鈺一愣。

    五十四年這個數字有點耳熟,一時之間又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里听到過。只要給他時間,他肯定能想起來,但曲承話語沒有停。他也就停止想‘五十四’這個數字,繼續側耳听。

    “祝十五請願參戰,和我在一個戰區。期間我顧念家室,一直不理會她。開始還好,後來她越發癲狂,幾次都扮作我妻子的模樣來引誘我,第一次差點著了她的道,要不是交談過程中發現不對勁,我可能已經做出了對不起妻子的事情。後來每次她扮作我的妻子,我都將她趕走,次數多了,我便說,再有下一次我就(殺sha)了她。”

    盛鈺說︰“她是什麼反應?”

    曲承搖頭說︰“她不相信。”

    盛鈺︰“……”

    曲承繼續說︰“這五十四年里,我的孩子一直在成長,兌換成你們人類的年齡,他應該是三四歲的年紀,但心智也應該有十二三歲。我是男子,不懂小孩子在想什麼,戰火當前也沒有心思去開導小孩子。時間久了我才發現,他和祝十五竟然有私交,隱隱約約將祝十五當成了他的媽媽。也不知道是從哪里听到的謠言,一直認為我的妻子不要他了,生而不養。我抽空去勸導他,他怎麼也不肯相信我,只肯信謠言,還質問我,既然他出生就是半步金領域,那我的妻子應該也是半步金領域,為何她不參戰。只怕早就已經拋棄了我們父子,自己享樂去了。”

    傅里鄴微動,眉頭輕輕一皺。盛鈺听到這里也是有些煩悶,說︰“你妻子不是實力不行麼,參戰了生還幾率不大,你跟小孩說這件事啊。”

    曲承忽然慘淡一笑︰“你以為我沒有說過?我解釋過無數次了,但半步金領域神明實力不長進,這件事本身就很離奇。我活了這麼長的時間,除了我自己以外,也就見過我妻子一人,血統明明已經半步金領域,實力卻戰不過任何銀領域神明。有些(強qiang)勁的銅領域神明都能輕輕松松打敗她。這種離奇的事情,要不是我自己遇見了,不然我不會信,我的孩子自然也不會信,只認為我在安慰他。”

    盛鈺奇怪說︰“沒有原因的不長進?”

    曲承輕輕搖頭︰“不是沒有原因。”

    頓了頓,他繼續說︰“得到我孩子的支持,祝十五愈發瘋魔。她竟然模仿我的筆跡,寄給我妻子決裂信件,我的孩子考慮再三,最後將我和妻子的定情信物贈給祝十五,附加在書信上,以增加書信的可信度。”

    “……”

    听到‘決裂書信’這個詞,盛鈺臉上的表情一僵,心道一聲臥槽,下意識同傅里鄴對視一眼。兩人表情都是有些奇異,簡直是一萬個復雜。

    他們肯定想到了一起。

    見曲承表情哀痛,似乎已經沉寂在這些往事之中。盛鈺也不確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為了防止烏龍一場,他也就沒有開口,而是選擇安靜傾听。

    這個時候曲承已經有些受不住了,腰背躬起,臉(色)慘白說︰“妻子自然不能接受。她帶著書信來找我,我當她是祝十五故技重施,扮作妻子來糾纏,心生不耐煩,便、便……”

    盛鈺神(色)微動,不忍說︰“便一刀(殺sha)了她?”

    曲承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祝十五沒有想到我妻子會冒著生命危險來找我,她只當這是一場惡作劇,她更沒有想到的是,我說(殺sha)了她,便會真的(殺sha)了她,沒有虛言。我的孩子也沒有想到,他想報復自己的母親,報復她‘生而不養’。等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我的妻子已經不在。”

    盛鈺心道現實生活里永遠比他拍的電視劇更加狗血,貌似……現在還有更狗血的後續。

    他有想法,但有些不忍說。

    這一個猶豫之間,曲承眼楮看不見,也沒有注意到面前兩人頗為復雜的神(色),唇瓣顫抖說︰“我的孩子意識到自己犯下嚴重錯誤,便帶著我和妻子的定情信物遠赴另一小世界的戰場。至此千年我都沒有見過他,一直到我尋求喚靈術,他才回來,自願充當術法引子。”

    “那術法太痛苦,見我的眼楮被弄瞎,他就在一旁哭,一直哭著說對不起。我想,他真正對不起的不是我,而是他的親生母親。”

    盛鈺說︰“後來祝十五和祝三十填補了喚靈術陣法,你孩子就帶著定情信物消失了?”

    曲承點頭,說︰“定情信物是我滿月宴的時候,她贈的禮物。是兩枚相思豆,贈給我父母的,但我父母感情不好,很快就合離了,那兩枚相思豆在我成親後重新被翻了出來。那不是普通的相思豆,只要將其攜帶在身上,遠至千里都能感受到愛人的存在。我們約定過的,無論何時都不能收回這相思豆,要一直恩愛。戰火來臨時,我和兒子要上戰場,她將她的那枚給我,叮囑我將其放在兒子身上,以免兒子(發fa)生意外的時候,我不知道,也不能趕去相救。附在書信上的相思豆其實是兒子身上的那一枚,但我的妻子不知道,她以為是我將我的那一枚返還了回去。”

    盛鈺嘆了口氣︰“正常,畢竟誰也想不到自己的親兒子,會這樣坑害自己。”

    曲承沉默了一下,說︰“我的實力不長進,是因為這萬年我一直都龜縮于此,無心歷練,如果我肯歷練,一定能提升實力。但我的妻子不是這樣,她就算歷練,也不會進步。”

    盛鈺說︰“嗯?”

    曲承眼眶微紅,說︰“這件事,在妻子死去很久以後我才知曉,從我父母的口中得知。最開始她和我在一起,觸怒了我的父母,不僅因為她比我大很多,還因為她天資不高,我父母覺得她在未來會變成我的軟肋。他們瞞著我決一死戰,如果我妻子勝了,父母將不會再(干gan)涉我們,如果她敗了,就是死。”

    盛鈺說︰“她敗了?”

    “不,她勝了。”曲承搖搖頭,說︰“但是也重傷難孕。但她終究還是勝了,我父母也不能說什麼,只能由我們去。一開始她的實力不進,是因為她一直在療傷,一歷練就會暴(露)自己受了重傷,她不想我知道這些,也就不肯歷練。後來實力不長進,則是因為她運用術法為我誕子,籌劃幾十年傷及根本,實力越發倒退,退到連銀領域底層神明都無法斗過時,她才誕下子嗣。”

    說完了這些,三人一齊沉默。

    曲承像是難以忍受這種死寂的氛圍,長長吐出一口濁氣,說話的時候表情很平靜︰“听了這些,換位思考一下,你們會原諒祝十五嗎?”

    盛鈺嘴唇輕抿,心中嘆息。

    世事最愛捉弄人,原本曲承和他的妻子可以恩恩愛愛一直走下去,要不是戰火來臨,要不是祝十五心生妒意,事情又怎麼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難以收場,又讓人不住扼腕。

    曲承垂下眼簾,說︰“既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你們走吧。天明前找個地方躲起來,說不定白天神明就找不到你們,可逃死劫。”

    盛鈺連忙說︰“等等,你有件事沒有說清楚。這個事對你可能不重要,但對我和我身邊這位,那可就重要的緊,非常、特別的重要。”

    曲承疑惑說︰“什麼?”

    盛鈺說︰“你用劍身換了喚靈術的法子。那柄能傷害鬼王靈魂印記的劍,神明是否用他來做了什麼……比如毀掉了誰的靈魂印記。”

    曲承微頓,說︰“被毀去靈魂印記的鬼王不過只有兩名,一個是懶惰,一個是貪婪。你們問這種事做什麼,和遺靈有關麼?”

    “和遺靈無關。”

    盛鈺看了一眼傅里鄴,後者也正看著他,眼神十分專注,眸(色)也極深沉。

    他轉頭,略帶無奈的說︰“十分不巧,你說的貪婪以及懶惰。一個是我,一個是我弟弟。往前延伸的話,上一任懶惰王還是我的好友,所以那把劍最後用在什麼地方,這可太重要了。”

    “……”

    曲承似乎被他的話驚到了,半晌都不知道作何回復,沉默了好長時間才後知後覺的驚訝說︰“你是鬼王嗎?!”

    盛鈺說︰“對。想打架的話也是待會打,你先把我的問題給回復了,想打多久我就陪你打多久。還是二打一,或者車輪戰,你選一個。”

    曲承質疑說︰“有區別嗎?”

    盛鈺挑眉說︰“當然有區別啦。二打一是兩個人合起伙來打你一個,車輪戰是我和我身邊這位輪流上,打你一個神明。你可以選。”

    如果不是盛鈺提及傅里鄴,曲承甚至都感知不到這個房間里除他兩人之外,還有一個人一直存在,連呼吸聲都感知不到。

    這讓他感覺很恐慌,對于未知的恐慌。

    想了想,曲承搖頭說︰“我不和你們打。你問的問題對我來說無關緊要,回答你也沒什麼。喚靈術失敗後,我也曾嘗試尋找過那個騙了我的神明,一直都找不到人。但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你們一聲,懶惰和暴食的爭端在戰發以前,那個時候懶惰的靈魂印記已經被毀掉了。我是戰後才將劍身送出去,懶惰的靈魂印記必定和那神明無關。”

    盛鈺說︰“貪婪呢?”

    曲承搖頭說︰“不知道。如果你是貪婪,那我可以告訴你,你的靈魂印記是戰後毀掉的。接近于七鬼王覆滅之際被毀,中間的時間極其短暫,所以你的王位也就沒有旁落。因為在大家剛意識到可以爭搶你的王座之前,你就已經死了。”

    盛鈺自嘲說︰“那我還挺幸運。”

    傅里鄴動彈了一下,卻沒有看盛鈺,也沒有說話。

    曲承疲倦說︰“你們走吧。”

    這是他不知道多少次送客了,之前幾次又是堅決又是煩躁,這一次卻不同于以前。也許是講述了這些早已被塵封的過往,他從來都沒有這樣疲倦過,(強qiang)撐著精神重申︰“我不想與你們為敵,我對鬼王的位置也沒有想法,我只想在驛站里渾噩度日,什麼也不去想。”

    盛鈺說︰“你放棄找你的妻子了?”

    曲承好像已經不抱希望,慘淡的笑了聲,說︰“放棄能怎樣,不放棄又能怎樣。事情會因為我的意願而改變嗎?”

    盛鈺肯定說︰“可以改變。”

    曲承一愣,渾濁的眼球盯緊盛鈺,這一次他總算是看對了地方。表情幾度變化,最後也只是輕輕嘆息一聲︰“雖然陣營不同,但我到底是萬年前存活下來的神明,那個時候鬼怪與神明的爭執還沒有這麼(強qiang)烈,大家都和平共處。我對鬼王也沒有多大的仇恨,所以謝謝你的安慰,至少能讓我心里好受一些。”

    盛鈺無言半晌,有些遲疑。與傅里鄴對視一眼,他作出口型︰“要不要說?”

    傅里鄴點頭︰“說。”

    這個字是直接說出口的,因此曲承也能听見。他茫然了一會兒,道︰“說什麼?”

    盛鈺心道曲承是真的慘,盲目找尋了千年萬年,從來都沒有考慮過燈下黑這個道理。

    他開口說︰“你有沒有想過,也許那個神明沒有騙你。他教給你的喚靈術其實是真的,只是因為某種原因,你沒有辦法找到妻子的轉世。”

    話音剛落,曲承已經是渾身僵硬。

    愣了足足好幾秒,他面(色)發緊,聲音也顫抖的厲害︰“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盛鈺說︰“字面上的意思。假設喚靈術是真的,你卻沒有找到你妻子的轉世。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xing)了︰你的妻子,她壓根就沒有轉世。”

    這下子曲承也不僵硬了,他一下子起身,卻由于腿軟摔回了床鋪上。掙扎著重新站起來,他的手探向虛空之中,好不容易(摸Mo)到盛鈺的手臂,聲音中已經隱隱帶上了哭腔︰“你們是不是知道一些什麼,告訴我,說句話啊!”

    盛鈺對上他渾濁的眼楮,心中略感復雜。他低眸拉開曲承的手,又將他的兩只袖子攏起。

    曲承仿佛心完全亂掉,連盛鈺在做什麼都感知不到。等袖子被攏起來,他的左手手腕有一處很深的傷疤,像是被刀剜過皮(肉rou)一般。

    盛鈺抬手點了點他的手腕︰“你這處傷疤底下,是否埋過一枚相思豆?”

    “……”

    窗外的風輕刮窗扉,屋子里皆是窗扉打在牆側的‘砰砰’聲。這個聲音一下比一下打,像是重捶敲擊在耳側,將曲承捶落在地,幾乎直不起身子來。他幾度張口,唇瓣也跟著顫抖。

    這些話他幾乎是剜著自己的心髒說出口的︰“當初我去參戰,臨別前念到我和妻子的約定,永遠不送還信物,更不會主動要回。為了讓她安心,我讓她親手將相思豆埋在我的手腕間,以後要是背棄了這個諾言,我就要承受剜(肉rou)之苦。這件事只有我和她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曲承可能已經猜到了什麼,但過去無數次希望換來的都是失望。他竟然都不敢張嘴去問,以免換來更大的失望。

    他不敢,但盛鈺和傅里鄴敢。

    兩人一起起身,傅里鄴前去屏風後面,領人到床前。盛鈺低眸攙扶曲承,幾次用力都沒能將其攙起來,最後只能無奈說︰“我知道這些,自然是我見過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叫什麼名字?”

    曲承臉上的表情一片空白,淒然的坐在地上,混亂的(摸Mo)索著地面。待(摸Mo)到盛鈺的鞋,他緊緊攥住盛鈺,低著頭哽咽開口。

    “隱娘,她叫隱娘!”

    果然如此,世事無常。

    盛鈺在心中長嘆一聲,扭頭看向傅里鄴,或者說是看向傅里鄴身邊的紅裙遺靈。

    副本限定的那三個問題,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問出口。

    頓了頓,盛鈺說︰“你是何人?”

    紅裙女子目光呆滯,神情麻木。只是撐傘站在原地,不看曲承,也沒有看任何人。她就只是站在原地,窗外的風帶起了她的裙擺,輕輕柔柔的掃到曲承的臉上,又滑落。

    曲承若有所感,忽然側頭追尋裙擺落下去的方向,卻什麼也看不見。

    一片死寂之中,有一個聲音似乎跨越了千年萬年的渾噩時光,恰如兩人初見一般。當時那甜甜的笑容仿佛還在眼前,現在這聲音卻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聲音,陌生的是語氣。

    她冷漠說︰“奴家隱娘。”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