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91章 傘下亡魂(六)

第91章 傘下亡魂(六)



    盛鈺也沒繼續耽擱下去, 沿著牆上的箭迅速往上爬,很快就來到了那窗戶處。[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到達窗口時,傅里鄴正靠在窗沿邊上。盛鈺就著傅里鄴的手, 同樣是穩穩當當的翻了進去。

    這是一間很大的客房,裝潢古(色)古香,浴室和床笫之間隔有一層厚厚的屏風。餐桌上擺放有一個茶壺, 單有茶壺,卻沒有茶杯。

    房間里面空無一人。

    祝十五面朝下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繞過浴桶和屏風, 盛鈺走到書桌前看了一眼,上面擺放了不少書本以及畫作。書本邊角已經被翻毛邊,也許主人經常翻看這些書。那些畫作齊齊對整, 隨意翻看幾秒鐘, 盛鈺驚訝說︰“這畫的……略有些鬼斧神工啊。”

    傅里鄴還以為他是在夸獎, 就湊近也看了一眼,視線頓在畫卷上幾秒鐘。

    他皺眉說︰“難看。”

    盛鈺說︰“也不算難看。奇怪的是線條落筆很流暢, 就是線和線之間頭搭不到尾巴,看著五官都挪位了一樣, 而且這些畫都沒上(色)。”

    又仔細看了一眼,盛鈺又道︰“這些畫,畫的應該是它那位被(殺sha)死的戀人吧。身形看上去都差不多,並且五官也都很……鬼斧神工。”

    傅里鄴垂眸看向那些書本, 像是發現了什麼異樣,眉間微動。順著他的視線, 盛鈺也抄起一本書, 隨意翻看了幾下, 好笑道︰“是個假學習的。這些書就邊角被翻毛了, 內側還是嶄新,說明書的主人就是經常拿著書作秀,也不看里面的內容。久而久之就把書造成這個模樣了。”

    傅里鄴說︰“你看這些書的封面。”

    盛鈺低頭看了眼,封面上的字體都不認識,但紙張上畫有不少方塊圓周形狀,還有許多小人。細心看,會發現這些小人似乎在排兵打仗。

    內頁也有不少書頁畫有這些陣型。

    “這就奇怪了。”盛鈺眉頭微微皺起,將書放回原位置,說︰“筆記做的這麼認真,應該也仔仔細細的翻過了整本書。但內頁和外邊磨損程度又很不一致,莫非以前這個神明也認真過,之後犯了懶,就只是愛拿著書把玩?”

    說完,他自己先搖了搖頭,“關心這些東西做什麼,別忘了我們是來做什麼的。”

    腳步微微向前一步,不知被什麼東西狠狠絆了一下,盛鈺‘啊’了一聲,整個人都往前摔去。他眼疾手快的扯住傅里鄴的手臂,想要借助這人穩住身形,誰知道這人心思全然在案上的畫卷書本上,都沒有回神,或者說這人壓根就沒有防備,被他這麼一拉扯,便直直的坐到座椅上。

    ‘砰’的一聲響,盛鈺摔進了他的懷抱中。

    “…………”

    正想著自己是get到了什麼八點檔狗血劇情,低頭一看,盛鈺心里更加無語了。

    方才絆倒他的東西,竟然是一個歪斜的茶杯。他的腳無意間踩在茶杯側壁,不小心被茶杯帶著滑了一下,才會摔倒的。

    ……所以說茶杯為什麼會在地上?

    正想要扶住椅子邊站起身,身下人忽然微動,將盛鈺的後腦勺一按,按在了自己懷里。

    他一愣,恍惚抬眸︰“你……”

    話語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盛鈺就自覺噤聲。是因為傅里鄴制止意味十足的眼神,當然也是因為門外漸行漸近的腳步聲。

    沉默了還沒有兩秒鐘,就听見門扉被拉開的吱吱呀呀聲,緊接著就是一陣‘咚咚咚’,劍鞘敲擊在地面上的聲音。進屋的神明似乎已經很熟悉屋內設施擺放,進來以後就沒有繼續用劍鞘敲擊地面,而是(摸Mo)索著走到酒桌邊,將手中的嶄新茶杯放置到酒桌之上。

    又自顧自的倒了茶,淺淺小嘬一口。

    ——原來剛剛是出去拿茶杯了。

    待這神明扭過身時,盛鈺才算是真正的看清他的樣貌。

    排除雙方陣營和立場的因素,從客觀上來說,這神明長著一副十分瀟灑的外貌。看上去就好像是古時候刀光劍影間穿梭的劍客一般,眼角眉梢都流(露)出俠氣之意。

    只不過這種俠氣皆被他那雙眼楮所毀掉。

    那是一雙死寂的眸子,里頭了無生趣,也無法定焦于任何一個位置。就和失真的老舊照片一般,瞳(色)混沌,還一直低垂著眼睫。

    盛鈺無聲的扭回臉,沖傅里鄴做出口型︰

    “他是瞎子。”

    傅里鄴點頭,耳廓微紅,神情僵硬。

    他的手臂一直搭在盛鈺的腰上,拿起來也不是,放下去又有點不對勁。只能虛虛的摟著,老感覺脖頸有清淺的呼吸聲環繞。

    仔細一听,又好像什麼都沒有。

    兩人就維持著這麼一個艱難的動作,齊齊看向那位瞎眼神明。看著他在室內倒茶,看著他擦劍鞘,又看著他到床鋪上坐著發呆。

    也許是到了夜晚,到了(洗xi)澡的時間。

    那神明解開衣襟,順手又抽出腰帶。外衣瞬間就散開,(露)出純白的里襯。

    還沒仔細看,盛鈺雙眼就覆蓋上一只手,牢牢的擋住他所有的視線。

    “…………”

    大可不必,他心想著,就將臉上的那只手拉了下去。抬眸之間有一絲訝異。

    瞎眼神明正(摸Mo)索著往屏風後面走。

    隱娘還在窗戶邊站著,祝十五更是倒在浴桶旁邊,傘還在地上。但凡神明往內踏一步,保不準就會踩到祝十五,到時候一定會發現異樣。

    盛鈺剛要沖傅里鄴做出攻擊手勢,就瞧見瞎眼神明忽然後退兩步。

    心里還沒有來得及松一口氣,就見到他又直沖沖往自己這邊走來。一直走到跟前,兩人都沒有什麼動作,看著他彎腰,在地上瞎(摸Mo)索。

    應該是在找那個被摔到地上的茶杯。

    盛鈺小心翼翼的抬腳,盡量不出聲音的將膝蓋跪在傅里鄴的雙腿之間。這個動作讓傅里鄴身形更加僵硬,脖頸以(肉rou)眼可見的速度變紅。

    終于(摸Mo)到了茶杯,瞎眼神明將茶杯擺放到案面上,又(摸Mo)向椅子。

    這一下子,就(摸Mo)到了傅里鄴的手臂肌(肉rou)。

    “………………”

    三人一齊沉默。

    像是無法確定,瞎眼神明微微歪了下頭,皺著眉松開手。眼見著又要(摸Mo)到盛鈺的大腿,傅里鄴忽然冷冷開口︰“別(摸Mo)了。”

    瞎眼神明︰“……”

    盛鈺尷尬的輕咳一聲︰“你好?”

    神明不好,神明當然不好。

    自己的房間里忽然多出了兩個陌生人,還以一種他無法想象的姿勢共同坐在椅子上。

    他接連後退好幾步,腿側撞到案沿,將書桌上的書本和畫卷一齊掃落在地上。一時之間書本齊飛,不少畫卷全都掀開,凌亂的分布在地上。

    瞎眼神明表情一滯。

    他甚至都沒有顧及到身邊的兩個‘敵人’,就慌忙的蹲下/身子,去(摸Mo)索地面。將畫卷收攏起來,又規整的放回桌面。

    這個動作對于眼楮能看見的人來說自然很簡單,但對于看不見的人來說……畫卷紙張十分脆弱,很可能卷的方向不對,就將畫卷給卷壞掉,亦或者是直接撕爛掉。

    盛鈺提醒說︰“要扯壞了。”

    瞎眼神明停住手部動作,(摸Mo)向身邊的劍鞘。那把劍上刻有‘曲承’二字,很有可能是劍的名字,不過盛鈺直接在心里這樣稱呼瞎眼神明了。

    曲承說︰“你們是誰?”

    盛鈺起身,彎腰揉了揉跪疼的膝蓋,說︰“別急著(摸Mo)劍啊,你要是想打架,待會有你打的時候。我先問一句,你認不認識祝十五?”

    這一句出口,曲承頓時了然。

    他低頭繼續整理畫卷,小心翼翼的將那些畫卷收攏好,又小心翼翼的抱在懷中。至于地上的書本,他有時候無意間都踩到了書本之上,整理好畫卷之後也沒有管地上散落的書本。

    待一切做好,他才起身,眼神看向虛空。

    盛鈺說︰“我在這邊。”

    曲承轉眸,說︰“午夜子時後,現在這個時代應該說十二點以後。未完成遺靈遺願,第二天就會解除副本規則限制,神明可以隨意對你們發動攻擊。一直到第二個十二點這種規則才會取消。現在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建議你們找個地方藏起來,免得白天無暇應對。”

    盛鈺說︰“又沒問你這個。你認不認識祝十五。”

    曲承面無表情說︰“認識又怎樣。”

    啊,那就是認識了。

    盛鈺想了想,走到屏風後面。

    扶起倒地的祝十五,一直將祝十五牽引到曲承面前,說︰“道歉。”

    祝十五呆滯說︰“對不起。”

    她的聲音嘶啞,听在耳朵里簡直就是活(脫tuo)(脫tuo)的折磨。曲承卻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皺眉,他皺眉,僅僅是因為他對祝十五厭惡到極致。

    厭惡到竟然直接說了一個“滾”字。

    這個態度明顯不接受,盛鈺也料到了曲承會有這種反應,便自覺後退一步。傅里鄴握掌,于虛空中抓緊審判日,拉起弓弦。

    也許是听到了弦繃緊的聲音,曲承也不在意。這下子才想起地上的書本,便重新蹲下去,將書本又整理好,(摸Mo)索著回到床鋪坐著。

    他說︰“你們隨意吧。”

    說罷便手握一本已經毛邊了的書,一直(摸Mo)索著書的側面。也不曾翻開查看。當然了,他就算是翻開書本,也無法查看。

    傅里鄴同盛鈺對視一眼,抿唇收弓。

    盛鈺嚇唬曲承︰“考慮到你眼楮看不見,那我就直接對你說了。現在有一把弓箭正對著你,要是你不按照我們說的做,箭立即離弦。而你,很快也會身首異處,死在當下。”

    曲承還是那句話︰“你們隨意。”

    盛鈺便又說︰“你這些畫,我看著不錯。”

    曲承一愣,抬眸之際死死咬住牙。

    盛鈺說︰“我在這邊,你又看錯了地方。”

    也不管曲承是什麼反應,他繼續說︰“我也不想當這個壞人。你有你的難處,不想接受道歉我理解,但我也有我的難處,總不能因為同情你的可憐遭遇,就讓我,以及我的同伴陷入危機。”

    曲承說︰“你們可以換一個遺靈。”

    盛鈺挑眉說︰“只剩一個小時了。這個點問哪里換遺靈,你覺得可能嗎?”

    曲承重新低下眼睫,像是經歷了一番極其劇烈的思想斗爭,好一會才重新抬眸。他冷冰冰說︰“那你們(干gan)脆就撕掉畫吧。畫沒有了還能再畫,一些死物而已,我連死都不怕了,你們覺得我會被這種事情威脅?我說不接受道歉,就永遠也不可能接受道歉, 鑼攏 蝗鞜蛞懷 !br />
    盛鈺說︰“打一場,然後呢。你要是輸了,還不是不肯接受道歉,只求一死,這對大家都沒有好處。我們這邊要是輸了,那豈不是更得不償失。況且你現在是個瞎子,二打一或者車輪戰打你個看不見的,你覺得誰的勝率更大。”

    曲承︰“……”

    盛鈺笑著說︰“不如我們聊聊唄。”

    前面一切威脅與話術都是虛晃一槍,其實這句話才是盛鈺最開始的意願。

    怕就怕曲承連聊都不肯聊。

    好在有了前面的威脅,興許是考慮到利弊,他將手邊的書本放到床側。

    說︰“可以聊。但我有一個條件。”

    盛鈺扯過酒桌邊和書桌邊的兩把椅子,放到床前,又喚傅里鄴過來坐下。遞過去一個‘交給我’的眼神,他就笑著看向曲承。

    “你說,什麼條件。”

    曲承說︰“把那個女人丟出去。”

    盛鈺說︰“好。”

    剛坐下就又起身,拽著祝十五到窗邊,將祝十五掛到窗沿上。

    回身時說︰“她已經不在屋子里。”

    曲承堅持︰“不行,我沒有听見落地聲。”

    盛鈺︰“……”

    其實也不是不能丟下去,今晚都是非戰斗的體力勞動,累的慌。現在把祝十五丟下去,萬一事情有了轉機,到時候累死累活把祝十五重新扛上來的還是傅里鄴,太麻煩了。

    想了想,他避開這個話題,說︰“你為什麼這麼討厭祝十五?”

    “討厭?我不討厭她。”

    曲承忽然冷笑了一聲︰“這個詞語怎麼能囊括萬年的恩恩怨怨,你莫非太天真。”

    盛鈺還是第一次被人說天真。他彎唇說︰“好吧,那我換一個詞語。你就這麼厭惡她?”

    曲承情緒激動說︰“她害死了我的妻子!”

    激動之際他的手還往劍上(摸Mo),傅里鄴立即皺眉,同一時刻動了動指尖。

    現在的距離很近,根本不需要動用到審判日,他就可以直接上前幾步,將曲承鋼鐵化。

    好在曲承也只是(摸Mo)上了自己的劍,沒有攻擊意味,他只是(摸Mo)了(摸Mo)劍鞘,神(色)哀切說︰“變成了遺靈就可以無所顧忌讓人接受她的歉意?我憑什麼接受,又為什麼接受。她是解(脫tuo)了,那我呢,我的妻子呢,有誰又能為她的死買單?”

    “……”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這個道理盛鈺懂的不能再懂,換一個立場,他不可能去摻和這種事情。

    然而二十一層樓里,最忌諱的就是心軟。

    盛鈺下意識皺眉。

    這件事是真的不好解決。但之前經歷的不好解決的事情多了去,總會有辦法的。

    正糾結于如何開口詢問,一旁的傅里鄴忽然道︰“你遇見危險的時候第一反應是拿劍鞘擋,而不是拔劍。擦劍的時候也沒有將劍拔出鞘。”

    曲承一僵,沉默了幾秒鐘。他將劍舉起,抽出劍柄,那劍柄後方竟然空空落落,沒有劍身。

    “我曾經也是不出世的天之驕子,那場鬼王之間的大戰,也曾庇護了千萬神明。妻子去世以後,我苦尋千年才找到喚靈法,可以找到妻子輪回轉世。教給我這種方法的人有一個條件,他想要我的劍作為交換,劍鞘是我與妻子的回憶,劍身是稀世奇材,這種用材可以破壞掉鬼王的靈魂印記,我不知道他要這種材料做什麼,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找到我的妻子。他教給我喚靈法,我將劍身交付給他,這筆買賣很劃算。”

    盛鈺問︰“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曲承說︰“是個神明。我也不認識。”

    盛鈺揚眉︰“你不認識你就直接把劍給他了?你不害怕他騙你啊?”

    曲承低下頭說︰“那個時候我怎麼可能想到這些。”

    盛鈺說︰“後來呢,你找到了你妻子的轉世?”

    曲承說︰“沒有。他騙了我。”

    盛鈺︰“…………”

    猜到了,他甚至都不感覺驚訝。如果已經找到了妻子的轉世,曲承怎麼可能還是現在這幅潦倒窘迫的模樣。

    正想著,曲承痛苦說︰“那個法子需要兩個物件做引,是至少半步金領域的兩個神明。我當時失了武器,在妻子去世後實力再也沒有長進,甚至還有些倒退。要是與其他神明爭斗,我拼死也許能(殺sha)死對方,但要將人活捉起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到這里,他的表情更加痛苦,像是回憶起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

    盛鈺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說︰“你該不會用你自己作為引子了吧?”

    曲承點頭︰“只有這個辦法。”

    盛鈺心里驚了一下。

    其實他很不理解曲承,要是想找到妻子,和她再續前緣,前提也必須是自己活著呀。自己都死了,臨死前看一眼妻子,那有什麼好看的,看對方轉世了,還活在世界上就好?

    這件事情興許還有隱情。

    帶著這份不理解,盛鈺說︰“你說需要兩個半步金領域的神明,那還有一個是誰?”

    曲承拿手遮擋住眼楮,嗓音(干gan)澀說︰“兩個半步金領域結合所誕子嗣,也是半步金領域神明。”

    這句話不難理解。

    盛鈺驚悚的同傅里鄴對視了一眼,從後者眼神里也瞧見了一抹驚意。

    他下意識轉頭,皺眉說︰“你用你的孩子做喚靈術引子?你是不是瘋了?!”

    曲承放下手,混沌的眼球轉了轉,說︰“我沒有瘋,我很冷靜的在做那些事。最開始作為引的是我,術法弄瞎了我的眼楮,我感覺渾身血液正在逐漸流失。緊接著我就听見了孩子啼哭的聲音,有人抱走了他。我被趕出了陣法,陣法卻依然在繼續,後來我才知道,是祝十五帶著他的弟弟充當引子,替我填補了陣。這也是我至今都沒有對她的遺靈下手的原因。”

    被曲承所設下陣法所(殺sha),同樣也是被曲承所(殺sha),難怪祝十五和祝三十異口同聲說‘死于九十六號神明之手’,想不到竟然是這個原因。

    盛鈺感覺自己關注點可能有點跑偏,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那你孩子呢?”

    曲承說︰“不知道。從那天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陣法也失敗了,找不到妻子的轉世。她不可能沒有轉世,所以只能是喚靈術有問題。”

    盛鈺說︰“這陣法是只針對于神明起作用?還是鬼怪也行,也許你妻子轉世為鬼怪了,神明的陣法無法探尋到鬼怪。”

    曲承斬釘截鐵說︰“這也不可能,神明的轉世只能是神明,鬼怪也是這樣。且那陣法是探尋靈魂,和被喚靈者是神明還是鬼怪無一點關聯。”

    “……”那估計真的被騙了。

    盛鈺微微往後靠,扶著椅子把手。

    他還是十分不理解。

    一是不理解曲承為什麼要用自己作為喚靈術引子。他死掉了,到時候就算找到了妻子轉世,那時候又當如何。二是不理解曲承為什麼要用孩子做引,虎毒尚且不食子,何況曲承看上去很愛自己的妻子,就算是本著愛屋及烏的心理,也總不會對自己的孩子下這樣的毒手。

    這兩個不理解,只需要詢問清楚一件事,盛鈺覺得自己也許就能理解了。

    他問道︰“你總是說祝十五害死了你的妻子,樓下的鬼怪們也是這樣說的。祝十五以死謝罪,並且徘徊萬年也不肯真正離去,只想求得你的諒解,這說明她自己也很愧疚。我想知道她到底做了什麼,竟然能害死一個半步金領域的神明。”

    類似于獻劍被騙,喚靈術引子,天才固步實力倒退……等等等等。這些都是後續,只有妻子的死,對于曲承來說才是真正的痛心之處。

    他揪緊心髒處的衣襟,臉(色)一下子慘白。低下頭深呼吸幾口方才緩過心髒抽搐的疼痛之意。

    這過程中盛鈺一直在耐心等待。

    他注意到一個很小的細節,從始至終曲承口中,以及鬼怪的口中用的都是‘害’這個字,而不是‘(殺sha)’。這也就是說,曲承之妻要麼是死于祝十五或故意或無意所導致的意外,要麼,另有(殺sha)害他妻子的人,動手的那人並不是祝十五。

    而曲承接下來的話也正印證了盛鈺的猜想。

    “我的妻子死了。罪魁禍首有三人,祝十五、我和妻子的孩子,以及……”

    沉默了幾秒鐘,曲承眼眶通紅,悲切至極的說︰“以及我自己。”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