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86章 傘下亡魂(一)

第86章 傘下亡魂(一)



    左子橙的話其實很中肯, 不帶有任何個人(色)彩的去推測這件事。[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但听到耳朵里,這話就不太好听了,盛鈺臉(色)趨于蒼白。

    他說︰“你給我根煙吧。”

    左子橙看他一眼, 從煙盒里掏出一根煙, 說︰“你和你弟(關guan)系不是一般般嗎?他這個懶惰王位還不知道能坐多久, 沒準很快又換人了。”

    頓了下,他無語說︰“剛剛我還在猜你肯定私下抽煙, 但面上不好說。畢竟明星抽煙要是被外界知道,沒準又要屠幾輪熱搜。但我現在知道了, 你他媽絕對不抽煙, 乖寶寶一個。”

    盛鈺茫然抬眼。

    他左手拿著煙,右手拿打火機去點。點了幾秒鐘也沒看見紅星子, 他還對著煙頭吹了兩下。

    火星子茲啦啦飛到空中,盛鈺嫌棄的往後退了一點,道︰“你這煙是不是假煙。”

    “滾蛋吧你,是真煙, 還是貴貨。”

    左子橙看的更好笑了,劈手奪過盛鈺手中的眼,“來, 讓橙子哥哥教你怎麼點煙。”

    他將煙放嘴里,手半擋著煙頭, 打火機一點深吸一口氣,那煙就著了。放下打火機後,他將濕噠噠的煙嘴取下,遞過來說︰“喏, 給你。”

    盛鈺︰“…………”

    左子橙說︰“(干gan)嘛, 拿著啊!”

    盛鈺一言難盡說︰“你覺得合適嗎?”

    左子橙愣了一下, 然後笑罵說︰“你竟然還嫌棄我。不就是煙嘴上有口水嗎,我和兄弟點煙都是這樣的,你別告訴我你沒喝過別人的水杯茶壺。換個人我肯定白眼連天了,既然是大名鼎鼎的聯合國初戀男神,還長得那麼好看,那我委屈巴巴的再散一根吧。”

    盛鈺接過一根新煙,學著左子橙的模樣將其點燃,但也沒抽,他就這麼看著煙草在指尖燃燒,一直等燃到末尾,煙灰已經積攢厚厚一層。

    左子橙用暴殄天物的表情看著他,不過也沒多說什麼,問道︰“你覺得自己會失格嗎?”

    盛鈺毫不猶豫說︰“不會。”

    左子橙一笑︰“看你這個肯定的語氣就知道絕對不會失格了。還是貪婪好,人(性xing)本貪,隨便造造都沒事。要不咱倆卡牌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換一下,我不想當(色)沉,我想換個王當。”

    盛鈺說︰“盛冬離還不想當懶惰王呢,要不你去和他打個商量,看看能不能換掉手臂。現在接骨再生技術應該還不錯。他手很漂亮的,跟你換,你絕對是撿了大便宜。”

    左子橙連說好幾個‘不了不了’,驚悚道︰“懶惰那張牌,誰拿誰倒霉。我還想多活幾天。”

    盛鈺開玩笑說︰“別啊。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你要是願意跟他換,我替你們出這個手術的錢,反正我也不差錢。”

    左子橙佯裝悲切說︰“原來我們之間的情分這麼塑料的嗎?你就出個手術的錢,難道不應該吃穿喝全包,然後給我拉皮條,讓好多漂亮身材好的女人當護士,天天繞著我伺候吃喝拉撒。”

    盛鈺笑說︰“是不是還得順便給你落實婚姻,然後找個學區房,包你孩子下半生?”

    左子橙興奮點頭︰“沒錯沒錯。最好兩個房子,一個是名校學區房,還有一個是市區大別墅,如果只能選一套,那我選市區大別墅。孩子怎麼樣無所謂,我也不想負養孩子這麼大的責任,大不了不生了。還是自己舒坦最好!”

    盛鈺伸腳踹他,好笑的罵道︰“你居然還選上了,我自己都買不起市區大別墅。年齡老大不小,錢沒賺多少,想的倒挺多。”

    左子橙叫了聲︰“好精闢!”

    他‘刺溜’一下子竄了起來,果然滾了,還是往樓上滾的。跑了幾步又回頭催促︰“你又不抽拿著煙(干gan)嘛,樓梯口等你,搞快點上來。”

    盛鈺將煙丟地上,踩熄。

    要不是左子橙也在,他很有可能沒有勇氣上去,就在樓梯里一直坐到天亮,坐到葬禮結束。然後未來都在後悔,自己為什麼不上去。

    合該看廖以玫最後一眼的。

    向著左子橙離開的方向走了幾步,盛鈺正要推門出去,就被左子橙猛的拽住。

    他慌張的拉高口罩,用圍巾將自己下半張臉包的嚴嚴實實,忐忑說︰“怎麼樣,還能不能認出我?”

    盛鈺無奈說︰“你媽都不一定能認出你。這還是秋天就圍圍巾,你不熱嗎?”

    左子橙先是松了一口氣,同樣也很無奈︰“熱啊,熱又有什麼辦法。現在只是熱熱,還能忍,要是被人發現,那就不是熱的事了。”

    一邊推門,他一邊說。

    “你還不知道那些人又多瘋,老子天不怕地不怕,這次真的是給搞怕了。有家都不能回,我他娘天天住橋洞底下,幾天沒(洗xi)澡了……你別用這種不信任的眼神看著我,我真好幾天沒(洗xi)澡了。還好我出門的時候帶了錢帶了香水,不然肯定臭死。”

    盛鈺說︰“劉偉杰估計也這樣。”

    左子橙說︰“你(干gan)嘛拿他和我比,他那個渣滓,要是有機會在副本踫見,不用你們說,我絕對坑死他個糟心玩意兒。害人害到鬼王頭上來了,真當鬼王沒有同僚嗎。”

    走廊里沒有人,左子橙才敢這麼大肆聊鬼王的事。然而繞過拐角的時候,兩人步子齊齊一頓,盯著拐角那人不出聲。

    那人回身,笑著點頭︰“盛鈺,好久不見。”

    有一說一,這人在娛樂圈外貌不算是頂尖的,放演員(群qun體里根本不夠看。但他本身也不是演員,是靠嗓子吃飯的。如果說在歌手里面,那這人應該算顏值天花板那一個批次。

    想這些的時候,盛鈺動作一點兒也沒停,立即掛上商業笑容︰“徐茶?”

    左子橙方才說話聲音很小,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徐茶應該沒有听見。他禮貌笑了笑,點頭說︰“是我。前幾天我的團隊還和您經紀人聯系,想見您一面,聊一下主題曲立意的事。不過您經紀人婉拒了,說您這段時間在忙。”

    盛鈺同樣禮貌微笑︰“對,是在忙,不好意思。我也很想聊一下這方面的問題,您看抽個時間,我們下次再見面聊聊?”

    忙是不可能忙的,這段時間他閑的快要長草了,純粹就是不想工作。‘下次見面’,這四個字的意思就是,我現在沒時間,我以後也沒時間。

    再直白一點就是︰別敘舊了,我想走。

    徐茶混娛樂圈也有好多年了,這種意思他怎麼可能听不出來。因此禮貌且生疏的笑笑,道︰“那我就不打擾您做事了。下次聯系。”

    等他走後,左子橙拱了一下盛鈺的肩膀,說︰“這不是著名的,那什麼男女通吃海王歌手嗎?你和他很熟啊?”

    盛鈺說︰“不熟。”

    左子橙無語說︰“你和誰都覺得不熟。”

    吐槽了一聲後,左子橙又說︰“他唱歌還挺好听的,我那佷女天天听他的歌,刷他的視頻。小美他們公司上市,拍了個食品廣告。就是找他代言的,不得不說小美爹是真的牛逼,女兒去世的這一周里,他二十四個小時當四十八小時在用,趁著這熱度,分分鐘讓公司上市了。”

    一邊聊著,兩人一邊向前走。

    哀樂的聲音漸漸變大。

    葬禮在三樓,卻不是整個三樓都是葬禮會場。它有一個主室,擺放著遺照和白(色)花圈,室內兩邊分布著兩排罩著白布的座椅,供家屬歇息。除此之外,整個室內都一片壓抑,有很多不認識的人坐在椅子上,有人進來也沒抬頭。

    滿滿的白(色)花圈與各種花束花籃的包圍下,廖以玫的遺照正正擺在對門的位置。

    以往盛鈺沒有見過廖以玫化妝的模樣,似乎對方開始有死志之後,就很少化妝了。這張照片比她原本年紀小一些,應該是幾年前拍的。

    照片上,廖以玫淺淺的(勾gou)起唇角,笑的漂亮溫和。沒有化妝的時候,素面朝天很是清雅,化了妝又格外好看。比印象中少了幾分(干gan)練,多了幾分青澀。看的人眼眶不住發熱,心中酸澀。

    盛鈺和左子橙兩個人跟復制粘貼一樣,全都是深深埋頭,上去倉促的上了一炷香,就逃似的逃離了這個十分壓抑的房間。

    走過一大段長廊,哀樂聲才小下去。

    這邊分好幾個不同的酒席,有家屬席,也有友人席,還有同事席等。

    盛鈺一進屋,就在友人席和同事席里仔細看,一旁傳來左子橙悶在圍巾里的聲音︰“別找了,半小時前我就說沒看見胖子。”

    “他真的沒來?”盛鈺問。

    左子橙說︰“不知道,可能不想接受這件事吧。而且剛剛不是說了麼,也可能是早上來了,跟咱們倆個夜貓子錯過了。”

    盛鈺說︰“他要是來,不可能早上來下午走,一呆估計就會呆一整天。”

    “那他就是沒來。這個死胖子,還是跟小孩一樣,唉……”左子橙聲音滄桑,有些恨鐵不成鋼說︰“他現在不來,以後肯定要後悔。”

    到午夜的時候其實人已經散的差不多了,許多酒桌上都只有零零散散幾個人。這些人倒也不是喝著悶酒,都舉著酒杯跟身邊人說話,說一些和廖以玫有關的事情,再狠狠痛罵劉偉杰。

    有時候說到開心的事,還會大笑出聲滿是忍俊不禁。待酒過三巡,拿起酒瓶給自己滿酒的時候,又會悄悄紅了眼眶,幾度哽咽。

    可以看出,廖以玫人緣很好。

    就算後幾年將自己畫地為牢,不與他人過多結交,但大家還是拿她當至交好友。

    兩人最後選了友人席入座。

    桌上的菜差不多都被人吃完了,還有一些倒酒手抖的人,將酒全抖到桌布和碗筷里。他們都沒有吃人家剩飯的興趣,就餓著肚子听人聊天。

    某個喝多了的女人說︰“當時我跟她說,真不行,你現在多少多少歲了,再談個戀愛,然後拖幾年結婚,指不定四十生小孩。這不行,必須去相親,我還以為她抵死不同意,沒想到答應的特別痛快。我尋思著,廖姐牛逼,居然轉(性xing)了,終于肯找個人陪陪自己了,你們猜後來怎麼著!”

    一桌人齊齊搖頭,暈乎乎說︰“怎麼了,該不會是答應了又沒去吧?”

    女人連忙搖頭說︰“是不是朋友!她是那種爽約的人嗎?當時她去了,化了個特別漂亮特別好看的妝,跟個大明星似的。提著名牌包穿著名牌衣,往桌子上一坐,然後甩了一串高檔車的鑰匙到桌上,說‘你就是那個想被我(包bao)養的人’?”

    眾人大笑出聲,笑的眼淚齊飛。

    盛鈺也沒忍住笑了幾聲,心道︰“看不出來,小美竟然也會有這麼野的時候。”

    剛想到這里,那女人的聲音再度提高︰“別笑,都別笑。還有更絕的。你們想想啊,當時都幾幾年的事情了,她還是個小白領呢,哪有錢買這些東西,我就好奇啊,我就問她,你這錢都咋來的,該不會從你才是被(包bao)養的那個吧。”

    有人搭話︰“所以到底怎麼來的啊?”

    女人笑出了眼淚,說︰“她看我一眼,特別理直氣壯。說包是假的,衣服是租的,車鑰匙是模型,就連那餐特別貴的飯錢,也是偷了他爸的卡,愣是要裝逼給刷上的!後來她爸說算了,她拗的跟頭牛一樣,非要拿一個月的工資還她爸,自己又是個月光族,那個月吃飯全靠蹭飯,天天搶我碗里的菜吃。”

    說到這里,她忽然哽咽︰“要是我能回到那個時候,我天天好吃好喝的給她灌。再也不護著碗里的菜了,都給她,全給她吃。”

    情緒這個東西是可以感染的。見她哭了,桌上也有其他人也跟著哭,說︰“上個星期她去學游泳,如果當初我能早知道,我死也要攔著她學。能什麼能啊,學會了游泳,好死的更快麼。”

    如果當初,如果當初。

    這四個字恐怕是世界上最奢侈的四個字了。如果當初盛鈺知道此一趟有去無回,他肯定也是,綁也要把廖以玫綁到隧道里。

    然而如果當初這個假設,顯然不成立。

    左子橙也在一旁肩膀聳動,盛鈺抽了張紙丟到他膝蓋上,啞聲安慰︰“別哭了。”

    左子橙愣愣抬頭︰“啊?我沒哭啊。”

    盛鈺說︰“那你跟個蛆一樣扭什麼扭。”

    左子橙不計較他把自己比成蛆,拉高圍巾說︰“我覺得有人可能認出來我了。我害怕啊,你還要待多久,一小時我就跟著待,你要想坐一晚上,我就走了啊,不能待下去了。”

    他沖靠門的位置努努下巴,“幫我看一下那里,有幾個人盯著這邊,看看是不是來者不善。”

    盛鈺無語說︰“你搞得比我還像流量明星。”

    順著左子橙示意的方向看過去,壓根就沒有人盯著他看。那幾個人只是剛剛好(身shen)體沖著這個方向,在對一個發鬢斑白的中年男人說話。

    幾人都面帶笑意,大聲寒暄。

    仔細听了听,是在談商業上的合作。

    那個頭發花白的男人是廖以玫爸爸,也許是合作談的很成功,他笑著扶住身旁的椅子把手,腰都笑彎了,半晌直不起身子。

    盛鈺低聲說︰“沒人看你。那邊是小美爸爸,好像在跟人談生意。”

    “我就說他談笑風生吧。”

    左子橙唏噓一句,拿手機屏幕對著盛鈺,說︰“你來這邊的事上熱搜了。有人認出你經紀人的車,完了還拍到你進這棟樓的視頻。現在樓底下擠著很多粉絲,倒也沒亂,就一直在底下等著。好多人都說自從二十一層樓出現後,你在公眾視野里就少了很多,粉絲都說擔心你。”

    盛鈺︰“……”

    他這才想起經紀人還在樓下等著呢。估計都等了個把小時了,竟然催都不催。

    再抬眼看的時候,廖以玫爸爸已經離開了原來位置。想起經紀人說過的,說她爸爸想見自己一面,盛鈺也沒猶豫。

    又听了一會桌上的聊天內容,氣氛越來越消沉,他就沒有再听了。而是起身朝著門外走,左子橙連忙跟了上來︰“怎麼,待不下去了?”

    盛鈺說︰“不是。想去看看小美爸爸。”

    左子橙點頭︰“本來覺得她爸要是太傷心,好歹安慰幾句。現在覺得不用安慰了,人家公司上市開心著呢,不過見還是要見的。”

    盛鈺吐槽說︰“你怎麼說話老是帶刺。”

    左子橙說︰“我想不明白啊。為什麼他都不傷心的,我都傷心,剛剛在樓梯道抽煙的時候差點哭出來,小美爸跟個沒事人似的。我要是死了,我巴不得熟悉的人在我墳前哭個三天三天,我爸媽也必須哭。不然我得從墳里爬出來,警告你們︰都給我哭,別省著眼淚。”

    盛鈺好笑的看他一眼,爽快答應︰“行,等你死的時候我保準哭個三天三夜。”

    左子橙說︰“也行。憋著不好,會把自己憋壞的,看你們哭一場,自此身後事就煙消雲散。我也就能安安心心的離開了。”

    盛鈺︰“……”

    他是真的沒想到,左子橙竟然會是這麼一個答復。原本還覺得他的話有點幼稚,現在听听他的看法,盛鈺覺得還真不能說他幼稚。

    這個想法成熟的可怕。

    就好像已經做出了最壞的打算,然後去坦然接受這個最壞的打算,沒有一點點抗拒。

    開玩笑的心情瞬間褪去,盛鈺抿唇說︰“你不會死的。別瞎想這些有的沒的。”

    左子橙笑道︰“廢話。我就打個比喻你還當真了,放心,我就是死,也非要死在你後面。要是遇見了什麼危險,記得保護你橙子哥哥啊,我肯定躲你後頭,躲你防護罩後面。”

    “還橙子哥哥,橙子叔差不多。”

    一邊聊天,一邊朝門外走。可能以為兩人要離開葬禮會場了,一個手臂上綁著黑條,眼眶紅彤彤的小女孩上前,膽怯開口。

    “是盛哥哥嗎?”

    左子橙說︰“是,還有橙子叔。”

    那女孩不理會左子橙,拿小兔子一樣的通紅眼神看著盛鈺,說︰“我二叔在側室。”

    一听‘側室’這兩個字,兩人皆一愣,對視一眼都是有些慌亂。他們剛剛去過那件擺放了遺照的房間,那是主室,旁邊就是側室,當時房間門是鎖著的,問了一聲才知道棺材擺在里面。

    門都鎖著,他們自然不會不識趣的要求進去,都只是上了香,就離開了。

    然後沒有猜錯的話,小女孩口中的‘二叔’,應該就是廖以玫的父親。

    這個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證實。

    來這邊的時候,正室還是一片壓抑。順著側室屋門進內,里面只有一個人。

    他長久的坐在棺木旁邊,手上捧著保溫盒在吃。也沒搭配酒菜,就吃著(干gan)巴巴的白米飯。听見有人進來,廖父回頭看了一眼,遲鈍的抹了把臉,對著棺木笑道︰“朋友來看你最後一面了。”

    盛鈺眼眶一下子發熱,鼻子也跟著微酸。

    他幾步上前,跟著蹲坐在棺木旁邊,說︰“听說您和我聊聊,是想問副本里的事情嗎?”

    廖父將保溫盒放下,看著飯盒里的米粒,說︰“那些事胡小子都告訴我了,他昨晚來過,陪我坐了一晚上,也說了一晚上。具體細節我也都知道,不敢再听你說一遍。”

    盛鈺反應了幾秒鐘,才明白‘胡小子’指的是胖子。最終胖子還是來了,而不是選擇蒙蔽自己。

    想了想,他說︰“那您……”

    話還沒說完,廖父忽然哽咽,又是(強qiang)笑著想抹掉眼淚,卻越抹越多。眼淚掉到保溫盒里,他慌忙的拿起保溫盒,扒飯吃,擋住哭的丑態。

    廖以玫跟他爸爸(性xing)格簡直一模一樣,又拗又倔,哭的時候都要在人後哭。

    左子橙可能明白自己誤解廖父了,一聲不吭的坐到廖父對面,埋著頭不講話。

    許久之後,廖父才重新平靜下來。

    “在小輩面前丟臉了。”

    他扯動下嘴角做出一個笑的表情,小聲說︰“我是想當面問問你,劉偉杰是不是故意拉下閥門開關。前幾天他來找我,說他不是故意的,他自己也有難處,想要我出面幫他說說話,希望大家不要再罵他了。”

    听到這里,左子橙終于忍不住。

    他想開口罵,但是顧及身邊的棺木,最後還是沒有能罵出口,臉(色)一下子全陰。

    他不在場,沒有發言權。

    但是盛鈺是在場的。

    沉默了幾秒鐘,他低聲說︰“這些事既然胖子已經告訴您了,那您應該已經問過他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盛鈺心里還在想著。以胖子的(性xing)格,絕對會添油加醋說是‘故意的’。當然劉偉杰也確實故意拉下了閥門開關,這一點不容辯駁。但他就是想問問,胖子怎麼說。

    廖父臉(色)有些慘白,嗓子也許是哭太久了,聲音變得嘶啞︰“他沒有回答我,只是說一定會報仇。現在都是法治社會了,我不敢想他會做什麼,我也不希望仇恨讓他害了自己一輩子。”

    盛鈺︰“……”

    他好像懂了,胖子已經不在意劉偉杰是否故意,反正都拉下了閥門,那就必須死。

    左子橙就在旁邊,想來可能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有些驚奇的挑了挑眉,似乎在感嘆什麼。又看向盛鈺,心道︰“這是個會糊稀泥的。”

    畢竟是個公眾人物,說話肯定是要負責任的。他以為盛鈺會說‘我不確定’、‘我沒看見’,以及‘我也不知道’。三句話一出口,就能完美的將自己擇出來,不受這次的社會事件影響。

    但很顯然,左子橙又要驚訝了。

    盛鈺冷靜說︰“他沒有難處,他就是故意的。請您不要听信他所有的辯解,也請不要原諒他。”

    一言出,滿室沉寂。

    廖父像是解(脫tuo)了一般,哽咽開口︰“那就好,那就好,我不原諒他……”

    離開三樓,樓下果然堵了很多粉絲。各個神(色)憂慮,安安靜靜的在原地等待。

    這個時候肯定不能一起走了,左子橙也沒讓盛鈺難做,忽然(勾gou)手將盛鈺脖子往下壓,笑道︰“行啊乖寶寶,態度剛到我都有點害怕。你們都變了,你變了,胖子也變了。”

    盛鈺一時不察,被他壓的彎腰。

    “哪里變了啊?”

    左子橙笑的更開懷︰“當然是變得更讓我喜歡了哈哈哈哈!!!”

    盛鈺無奈的看他一眼,眼見著已經有粉絲注意到這邊的情況了,他連忙推開左子橙。

    優先向前走幾步,玻璃轉門外是無數的粉絲,她們紛紛紅著眼眶,一言不發看著盛鈺。很多人想靠近,最後都只是站在原地。

    有人低聲安慰︰“哥哥不要難受……”

    嘴里說著不要難受,粉絲們倒是自己先哭了起來。眾多悲戚哭聲的環繞中,盛鈺抬眸,十分平靜的看了眼天(色)。

    漆黑一片,無星無光。

    也許就像左子橙說的那樣,他們全都變了,變得更適應于左子橙曾經所說的那套食物鏈法則︰只有走到最上端,才能親手點亮這片失去光亮的天空。

    移開視線時,盛鈺更加堅定。

    他要走到最上端,要拿穩自己的卡牌,也要戴穩貪婪王冠。最後的最後,更要守護住自己想守護的人。

    這種慘痛,經歷一次就已經足夠!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