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85章 末日方舟(十九)

第85章 末日方舟(十九)



    “她的爸爸還說什麼了?”

    經紀人思索一番, 說︰“好像沒說什麼。【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就是希望你能過去一趟,唉, 你要去嗎?”

    盛鈺說︰“你不希望我去。”

    經紀人收拾外賣的動作一頓,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盛鈺,說︰“也不是不希望吧。就是你在副本里認識的人都……我還沒問呢,那個姓左的什麼情況,你和他很熟嗎?”

    盛鈺說︰“還行吧。”

    真要說和左子橙特別熟,那也不至于。但好歹是共同患難的交情,不能說完全不熟。

    經紀人憂心忡忡說︰“他現在可是熱搜常住戶,這五天的微博點擊率讓所有人都望塵莫及。我听說好像還有人找到他家里去了, 在他門外潑紅油漆, 但他應該不在家。你要是真和他一般般熟,那就趁早遠離吧, 鬼王這個(群qun體惹不起,咱們躲的起, 別跟著一起  。”

    盛鈺︰“……”

    他有點好笑。要是經紀人知道他也是鬼王陣營的一份子,估計下巴都得掉下來。然後在他屋子里落個三天三夜的眼淚,跟哭喪似的。

    還有兩天就要進入新的副本, 想了想,盛鈺還是照顧經紀人的情緒,暫時沒打算說這事。

    他轉而說︰“你現在在第幾層啊?”

    經紀人臉一紅,道︰“你問這個(干gan)嘛!”

    盛鈺說︰“第四層?”

    經紀人還是臉紅脖子粗,不講話。

    盛鈺挑眉, 有些震驚︰“你該不會還在第一層吧?”

    經紀人怒道︰“你也太看扁我了, 我現在在第二層樓!好不容易才提升了一層,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 坐了火箭/筒啊。知道網友是怎麼說你的嗎, 他們說你那不叫爬樓,叫飛翔,飛翔!”

    這幾天經紀人老是擔心之前的風險評估印證,故而隔三差五的就上微博看一眼。天天往公司跑,想看看公司上頭的人是什麼臉(色)。

    本以為暴(露)了實力,自家帶了十年的藝人會被群起而攻之,誰知道無論是看微博,還是到公司,經紀人都感覺自己像是被彩蛋砸中了一般。

    不僅沒有被罵,還處處夸!

    見盛鈺滿臉不信任,經紀人急掏出手機,道︰“你還真別不信,我不是在安慰你。”

    盛鈺面(色)一緊︰“說就說,你別讀評論。”

    為了保持良好心態,公司建議他不要看網上風向。前幾年被網暴的時候,他連手機都被收走了,整個人活的跟落伍于世紀的野人一般。這五天時間里,他很少打開微博,因此只是從經紀人口中听說自己洗白智商滑鐵盧的名聲,具體情況到底如何,他還真的一點兒也不知道。

    在他的(強qiang)烈制止之下,經紀人依舊頑(強qiang)的念著微博評論,可能結婚的時候他都不一定能笑的這樣開心︰“誒,你又上了熱搜!”

    盛鈺︰“……”

    經紀人點進去,繼續興奮的念微博評論。

    “我在現場!我真的看見了!哥哥把神明的祭壇一把摧毀,然後把食堂直接炸掉了!我的天啊,你們真的不能不信!!!”

    “游泳館那趴真的絕了,我以前對盛鈺沒有什麼感覺的,但那個副本真的太恐怖了。那些洋娃娃眼珠子死大,又黑又亮,簡直可以說是我一生的陰影,當時我就在游泳館對面,幾乎是眼睜睜看著盛鈺在游泳館里,爬上了樓梯。我的洋娃娃還笑嘻嘻的在我耳邊說︰你也去爬吧。咋可能啊,隔著那麼遠……唉,要是沒有那檔密室逃(脫tuo)綜藝,我肯定跟著盛鈺跑,進游泳館。說不定我現在不在第五樓,早上了銀領域了誒。”

    “密室逃(脫tuo)剪輯團隊!出來,別裝死!!”

    “我是鈺鈺十年老粉了,實不相瞞,上周隱隱約約有少數人說鈺鈺(強qiang)的時候,我還不信,覺得公司老陰陽人了,竟然在這個時候買水軍。誰知道一周過去,我他媽完全被打臉。上周網友口中的事竟然都是真的,為什麼我被打臉了我還這麼高興嗚嗚嗚嗚嗚……”

    諸如此類和副本相關的評論,盛鈺覺得還好,听的還很開心。抬眼看去,經紀人眉毛一揚,臉上的笑意忽然加深,明顯要(干gan)壞事了。

    盛鈺立即去搶他的手機,笑罵道︰“打住。哥,我錯了,我不該笑你還在第一層樓!”

    經紀人閃身躲避,道︰“那怎麼行。之前發通告拉踩你智商的有那麼多人,現在全被人翻了出來。全他媽的自掘墳墓哈哈哈哈哈哈……”

    他繼續念︰

    “哥哥是上天墜落的星辰,凡間的我們都想要伸手去接,去感受星辰的美好~”

    “鈺鈺所擁有的是一片廣闊無垠的美好未來,向南向北向西向東,他都可以去。而我們,有且只有,只想向著他。”

    “曾有幸同盛鈺對視過一眼,在無數人流擁簇的夾縫里,他回眸對我笑了笑。那一瞬間,我看見了星辰的璀璨,宇宙的浪漫。每夜輾轉反側都不斷回味著那個眼神,到後來我才明白,星辰璀璨,宇宙浪漫,都不及他淺淡一笑。”

    “……”

    經紀人看向盛鈺,惡寒的抖了一下︰“粉絲都是人才,我五根腳趾頭都能扣出四室一廳了。”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要念。”盛鈺好笑的看他,說︰“她們也是喜歡我,寫這些東西的時候不知道有多高興呢。你不知道年齡越大,感受快樂的能力就越低嗎,她們能高興,那我也高興。”

    經紀人說︰“既然你高興,那我繼續讀了。”

    盛鈺立即起身,逃似的往房間跑,一邊跑還一邊嚴肅的捂著耳朵。經紀人好笑的大吼︰“你不是說你不尷尬的嗎?那你害羞什麼!”

    “我沒有害羞,我是戰略(性xing)轉移!!!”

    ※※※

    很快就到了進副本前最後一天。

    街上人跡罕至,似乎大家都很珍惜現實世界的美好,一想到明日夜晚就要再度面臨恐怖,他們一點玩樂的心思也沒有,只想躲在家中。

    這就導致往常車流擁擠,無論何時都能堵車的首都寬窄大道現今暢通無阻。然而等車子開過了寬窄大道,再往前行駛一段距離之時,盛鈺還是被堵路上了,還是堵到寸步難行的那種。

    經紀人煩躁的按喇叭︰“我們專門等葬禮快要結束的時候過來,怎麼還是這麼多人。”

    盛鈺說︰“社會事件,人多正常。”

    車道旁邊是人行道,路上有很多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遠遠看過去烏壓壓一片,十分壓抑。那些人都帶著口罩,有些手上還拉著橫幅,上面寫著‘請還廖女士一個公道’。

    看了一會兒,見堵車堵的實在厲害,盛鈺壓低帽檐,拉高黑(色)口罩︰“我自己過去吧,也就二十分鐘的步行距離。”

    經紀人擔心說︰“要不要我陪你?”

    盛鈺搖頭說︰“你陪我一起去,然後把車丟在車道上,好讓堵車更厲害嗎?”

    經紀人︰“……那你快去快回。”

    一路上盛鈺一直在壓低帽檐,到最後都快看不清路了,周圍還是有年輕男女好像認出了他,緊張兮兮的想要上前說話。不過也許是考慮到了這個場合,他們考慮再三,還是沒有上前。

    廖以玫的葬禮地處于一個四分叉路口處,那邊車流不予通過,只能靠腳來走。這個時候夜(色)已深,盛鈺跟著人流,幾次都找錯了入口,兜兜轉轉接近半小時才找到正確的入口。

    這邊也有很多人。

    舉牌討公道的路人、還有各式各樣的圍觀人群。想要進去只有這一條路,故而這邊還有很多舉著攝像機的攝影師,還有拿話筒采訪的記者。

    靠近的時候,還能看見一個戴口罩的女孩在攝影機前哽咽︰“我可能有些感同身受,面對鬼怪,甚至是面對神明的時候,我都不會害怕。但有時候面對隊友,我會覺得很怕。我不認識他們,也不知道他們人品怎麼樣,很多次我受傷都不是因為鬼神,而是來源于人類隊友的背棄。”

    盛鈺從攝像機後方經過,還能听見記者問︰“請問你對這次事件有什麼看法。”

    “當然是討回公道!這難道不是蓄意(殺sha)人嗎?為什麼在現實世界做出這種事,會遭受懲罰,在21層樓里就會輕飄飄的抹過去!劉偉杰必須得到他該有的懲戒,不然于情于理不能服人!”

    一靠近入口,攝像機齊齊調轉,盛鈺感覺後面有不少人在朝這個方向看。他快速的沖門衛往下拉了一下口罩,就溜了進去。

    玻璃轉門外還有不少人疑惑的竊竊私語聲。

    “不是說只有邀請函才能進去嗎?”

    “看背影好像有點眼熟,會不會是盛鈺啊,網上不是說他和廖小姐(關guan)系不錯嗎?”

    “臥槽,你這樣一說好像真的有點像!”

    這些人是如何的驚奇,盛鈺是一點兒也感受不到了。一進這棟大樓,他就被一股陰涼氣息籠罩至全身,寒意從腳底板直沖頭頂。

    走動一陣,盛鈺眼神微微向後偏轉,借助走廊玻璃反射看了一眼身後。

    有一個男人正跟著他。

    要是沒有進過21層樓,盛鈺可能都察覺不到自己被人跟蹤了。但多次副本生死歷練出來,要是連被跟蹤都無法發現,那他後面也不用繼續爬樓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魂歸西天。

    繞過長長的走廊,越往葬禮所在的三樓行去,過道里的人就越來越少。

    經過某一個安全通道的時候,盛鈺心跳無可避免的加快,臉上卻還是面(色)如常。很是隨意的繞進安全通道,消失在門後。

    跟蹤男人似乎很急,擔心自己會跟丟人,一路小跑的跑到安全通道附近,開著門就要往樓梯上沖。這個動作還沒有來得及實施,他就被門後一人絆倒,雙手于身後交叉,狠狠按倒在地。

    盛鈺眼神冷冽,低聲喝道︰“你是誰。跟著我/(干gan)什麼,老實點,不然我要報/警了。”

    “等等等等,別報/警!”

    那人痛苦的慘叫一聲,慌張喊著︰“我呀,我靠,我你都不認識了?你仔細看看我是誰!”

    盛鈺果然仔細的看了看。

    這人……包的太嚴實了。

    帽子口罩眼鏡,甚至還有圍巾,從頭至腳幾乎沒有一寸皮膚(露)在空氣里。光憑看,盛鈺就算長了一張透視眼,也不一定能認出來。

    但聲音還是能听出來的。

    盛鈺無奈道︰“左子橙?你鬼鬼祟祟跟著我/(干gan)什麼,我差點以為你是私生粉絲。”

    左子橙氣道︰“你丫的敘舊前能不能先松開手,痛死了,老子胳膊差點被你扭骨折。”

    盛鈺連忙松手,將左子橙拉起來。

    兩人排排坐在台階上,左子橙從褲子兜里掏出煙盒,點煙後吸了一口,忽然像是想起什麼說︰“要不要來一根?好煙,要不是情況特殊,旁邊坐著天王老子我也不散這煙。”

    情況確實挺特殊的。

    上一層是同僚冰涼的遺體,下一層煙霧繚繞,嗆的人眼楮都睜不開。

    盛鈺搖頭︰“我不抽煙。”

    “不懂欣賞。”

    左子橙也沒(強qiang)求,一個人悶悶的將煙抽完,掐熄,“我戒煙好久了,這次實在沒忍住。在你來之前就上去過一次,害怕被人認出來,我也就沒待太長時間。之前我是真沒想到,七個鬼王都是男人……竟然是這個意思。”

    盛鈺沉默了會,問︰“你在上面看見另外兩個人了嗎?”

    “胖子好像根本就沒來。反正我沒看見他,也可能是早上來過,又走了。”

    左子橙又點了根煙,說︰“還有一個你說的是傅佬嗎?如果是他的話,那他來不了。”

    盛鈺‘嗯’了一聲,帶著疑問看向左子橙。

    後者唏噓說︰“他是人類陣營里唯二暴(露)身份的鬼王之一,住的又是大別墅區。現在他們那個區堵著好多人呢,網線都被人給掐了,根本出不來。說起來也是我連累了他,不過我還是得慶幸一下,幸虧一出副本我就跑了,壓根沒敢留在家里,要不然現在我也來不了。”

    盛鈺啞然一會,忽然明白為什麼聯系不上傅里鄴了,網線都被掐,這也太慘了點。

    思考之際,左子橙說︰“廖以玫這波有點(強qiang),直接轟動了聯合國。她們家公司這周上市了,好多人在給她爸申請烈士子女/優待,剛剛我上去的時候,她爸還在葬禮上和人談笑風生呢,我感覺一點也不傷心。奇怪,他老婆、女兒全都離世了,他還有功夫吃吃喝喝,搞工作。”

    說這話的時候,左子橙顯然有些不滿,似乎是在給廖以玫打抱不平。

    盛鈺說︰“人家傷心為什麼要在你眼前傷心。說不定沒人的時候……算了,我們也別再背後說這些事了,左右不是當事人。”

    左子橙一驚︰“我們還不算是當事人啊。這話要讓廖以玫听見,她再堅(強qiang)也得難受一下吧。都生生死死走過這麼多遭了。我還沒問呢,網上說的是真的嗎,劉偉杰那個家伙?”

    “基本是真的。”

    盛鈺的意思是廖以玫爸爸陪了她那麼多年,他們幾個才相處多少時間,背後去談論人家家屬不合適,不過他也懶得解釋了。

    轉而說︰“我也還沒問。你那個鼓點橋副本怎麼回事,你自己都跑到安全的點了,好端端做什麼把所有人一鍋端了。”

    提起這個,左子橙有些惱火︰“我被翁不順給坑了。”

    盛鈺看他一眼,說︰“你和翁不順對上了?怎麼樣,是敵是友?”

    左子橙說︰“是個瘋子!”

    “……”

    這個評價,還真的有點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不等盛鈺詢問,左子橙自己就有一籮筐的話想要講,“那個副本基本情況你應該也了解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在網上吃瓜,很有可能吃的全是假瓜。就好像網上說的鼓點橋全是錯的,他們根本不知道當時(發fa)生了什麼。”

    “我是到達了安全地點。你知道我那個地點為什麼安全嗎?因為無論我按哪邊的按鈕,我自己都不會有事,但我必須要按,不然鼓聲結束以後,我就會掉下去,被神明給(殺sha)死。”

    “翁不順也是個狠人,我都懷疑是不是我上輩子和他結過仇,他竟然把鬼怪和玩家分到橋梁左右兩端。按左邊,鬼怪會掉下去,按右邊,玩家會掉下去,這是要逼我在鬼怪和玩家之間作出選擇。鼓聲越來越急,兩邊都在哭嚎,我當時也急,急到腿都在抖,在最後一聲鼓點敲響的時候,我終于作出了選擇。”

    盛鈺了然說︰“你選擇讓玩家死。”

    左子橙搖頭說︰“如果我真的作出這個選擇,那和翁不順無關,出來就算面對唾罵,我也絕對不會後悔。老實說我當時真的有考慮過害死玩家,保護鬼怪。因為在到達安全地點以前,我總共和人對壘過七次,這七次里,每一次對面都選擇按下按鈕,你也知道,明明兩邊都不按按鈕,那兩邊都可以生存下來。但每一次,毫無例外的,從來都是我這一邊掉下去。要不是有一點保命手段,我在那個副本里就被神明(殺sha)死了。”

    說到這里,左子橙已經完美消化了原本的怒意,語氣也終于平靜下來︰“我選擇的是左邊,救玩家。”

    盛鈺一愣︰“可是掉下去的也是玩家。”

    左子橙說︰“一開始是翁不順告訴我,按下哪邊的按鈕,哪邊就會掉下去。我也沒懷疑,自顧自做完選擇以後,才發現按了哪邊的按鈕,哪邊就能保住,另一邊才會掉下去。他騙了我。”

    盛鈺︰“……”

    他腦子反應很快,立即明白過來。

    翁不順這一招……實在是毒!

    左子橙選擇放棄的是鬼怪,最後卻無意間害了玩家,最毒的是翁不順還把那些人給救了。這就導致在21層樓里,左子橙與鬼怪離心,在現實世界里,左子橙被人類唾棄。

    兩邊不討好,兩邊都不是人。

    盛鈺說︰“那你覺得他是敵是友。”

    左子橙抹了把臉,無力說︰“可能你誤會了,我剛剛說他是個瘋子,不是在罵他,我是在陳述事實。他害我不是因為我和他有仇,而是因為,他就是想害我,他就是這樣的人。不,應該說他就是這樣的神明。”

    見盛鈺沉思,他繼續說︰“我想我可能要給你提個醒,這場副本我應該可以升樓,你那邊我不太清楚。不過咱們踫到一起的幾率還是比較小的,要是你還是和胖子、傅佬一起,我估(摸Mo)著他這次得去你們副本,因為鬼王多,熱鬧。”

    盛鈺說︰“胖子升不了。”

    左子橙一愣︰“啊?”

    盛鈺說︰“他當時沒有爬樓。”

    左子橙‘哈’了一聲︰“那慘了。明天很有可能你和傅佬一個副本,我和胖子單獨兩個本。我和他隨便哪一個遇見了嫉妒王,湊齊兩個鬼王的人頭,那準保能引來翁不順。畢竟柿子撿軟的捏,翁不順應該很不樂意見到萬年前的老大轉世,還有萬年前偷自己東西的人。”

    一听‘偷自己東西的人’,盛鈺就有些汗顏。

    其實現在猜來猜去也沒有用,說不準左子橙升樓,他和傅里鄴也升樓,三人剛剛好就升到了同一樓,又在同一個副本里。又說不準他們以為自己能升樓,其實在原地踏步,沒準所有人都踫到了一起,還是在第八層樓里轉悠。

    想這些的時候,左子橙也在絮絮叨叨。

    “嫉妒王到現在還沒出現,我之前覺得我能藏,結果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是鬼王了,他居然還沒有出現。”吐槽了一聲後,他繼續說︰“對了,胖子為什麼沒有成功爬樓?”

    盛鈺思考了幾秒鐘,這件事太復雜,最後只能說︰“他也許想多陪廖以玫一會兒。”

    “……”

    左子橙眼眶微紅,晃了晃頭將那些兒女情長拋出腦後,極其現實的問︰“廖以玫出事了,那她的懶惰王位怎麼辦。咱們該不會要等新王出生吧?還得等長大,那得等她個二十年。”

    樓梯上方傳來哀樂聲,緊接著就是哭靈,一陣細碎的低聲哭語,听起來哀怨淒婉。

    盛鈺閉口不言,左子橙也難得的沒有出聲。兩人安安靜靜的听完了那首哀樂之後,盛鈺才開口︰“你這次不在,缺了太多的事。”

    他將靈魂印記和鬼王失格解釋給左子橙听,又道︰“也許廖以玫前世當過懶惰王,所以這一世的卡牌才會選中她。在她離世以後,卡牌自覺選擇新的主人,又不是(強qiang)行掠奪,所以我猜測,這個新的懶惰王,前世也許也坐過這個位置。就是不知道他是後來的掠奪者,還是王座一開始的繼承人。”

    左子橙整理這巨大的信息量,說︰“管他最開始是誰,我只想知道現在的懶惰是誰。”

    “是盛冬離。”

    “盛……(操cao),這不是你弟嗎?!”

    “嗯。”

    這一次左子橙表情空白了很長時間,他一下子起身,來回走動,皺著眉口中碎碎念許久。在哀樂映襯下,旁人也听不清他在說什麼。

    過了足足一分鐘,他才重新坐下,用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認真表情,說︰“我想到一件事情。你听了也別難受,這只是我的猜測。”

    盛鈺微頓,道︰“什麼事?”

    左子橙說︰“你說鬼王失格,廖以玫總不可能是因為太過勤勞失格了吧,你想想,你弟也不懶啊。拋去前世今生那一套神乎其神的道理,他們倆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懶于生存。廖以玫現在想活了,所以她就失格了。”

    盛鈺面(色)一變︰“你是說……”

    “你明白我的意思。失格于王位,卡牌就不會承認這個王,一但卡牌全黑,卡牌主人必死無疑。而不失格呢?對我們其他六個鬼王來說當然是好事,但是對于懶惰來說,不失格就等于一直想死,沒準哪天想不開了,就自己選擇離開。”

    說到這里,左子橙臉上的表情從認真,轉而憐憫︰“所以這就是一張高危牌啊,只要是拿到了手,那個人的結局早已經注定,必然……慘烈收場。”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