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83章 末日方舟(十七)

第83章 末日方舟(十七)



    眾玩家歡欣鼓舞, 他們高興,他們覺得得救了,他們如蒙大赦。【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這些和盛鈺都無關。

    他眉頭緊皺, 看著魂火︰“還要逃。”

    這話一出,傅里鄴和廖以玫同時轉頭,臉(色)微沉, 看著那已經被侵蝕到半白的火焰。

    蔫蔫的,再也沒有之前的氣焰。

    隨著那些白(色)逐漸擴大, 魂火帶給神明的滋養也愈發稀少。部分神明已經眼下青黑, 動作比平時慢了不少,還有些已經深受反噬。

    可想而知,要是讓魂火溜了,神明必定會卷土重來,拼死攔截他們通往生的道路。

    紅毛驚慌失措大喊︰“不要管魂火了, 梯子都已經出現了,我們還不趕緊走!”

    幾乎是他開口的同一個瞬間,傅里鄴和盛鈺同時上前, 緊緊抓著魂火。將其按在黑箭之上,免得它不受力,直接穿箭而跑。

    說起來簡簡單單, 做起來卻痛苦萬分。

    盛鈺的手一接觸魂火, 立即燙出了幾個大泡, 整個手掌像是有電鑽在鑽一般, 挖著(肉rou),削著骨, 痛到他眼前一黑。傅里鄴另一只手將他摟開, 單手握著魂火, 十分艱難。

    魂火仿佛也知道自己再不逃就會徹底了結,臨‘死’之前的反撲十分厲害。攪和的水花四濺,那些水都被燙的咕嚕嚕滾泡泡,周邊海面升騰起無數蒸汽,一接觸到皮膚就能將皮膚燙紅一大塊。

    這一下,在場的人呼吸都有點困難。

    往後退了一些,盛鈺剛想叫傅里鄴走,不要管魂火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耳邊傳來廖以玫的聲音︰“你是不是還剩一次技能。”

    盛鈺愣道︰“什麼?”

    廖以玫看著魂火,似乎做了一個什麼對她來說也有些艱難的決定。隔了好幾秒之後才說︰“你那個掠奪別人的技能,次數還有沒有剩?”

    “還剩一次。”

    盛鈺怕時間不夠,不想多談。且看著傅里鄴手掌被燒的骨骸畢現,他更不想多談了。

    混亂間就想上前,拉著傅里鄴走。耳邊再次傳來廖以玫的聲音︰“來掠奪我吧。”

    “…………”

    盛鈺悚然回眸,還以為自己听錯了。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

    魂火在反撲的同時,神明們也在反撲。那條由游輪重新組接而成的隧道前,已經有不少神明瘋狂攔截玩家,舉著魂能就要(殺sha)。

    這個時候如果能掠奪廖以玫的防御技能,將其的防御力數以幾倍的擴大,他們一行人就可以暢通無阻的進入隧道。不用擔心在半路遇見反撲神明,再傷及自身。

    想到這里,盛鈺也沒有再猶豫。

    他看向廖以玫的頭頂小字,心中默念了一個‘是’。很快,一股(強qiang)大的能量仿佛穿越千山萬水,與他建立起聯系。

    這股能量溫和而潤澤,恍然間抬眼,好像就能看見高山之巔,雲霧繚繞間走來一人。周身彌漫的氣息都是按耐不住,心系天下的溫柔。

    盛鈺立即抬手。

    從手掌心開始,有一個白(色)的光環逐漸擴大。這瑩瑩白圈緩慢而溫和的踏遍礁石,籠罩住方圓幾百米的地界,剎那間照亮海域。

    不能再耽擱下去。

    盛鈺咬牙向前游了幾米,緊緊拉住傅里鄴的手臂,被附近的海水燙到聲線顫抖,“快走,快走,我們不要管魂火了!”

    後者沒有猶豫,立即收手。

    兩人一齊轉身,都游到五米開外的地方了,回頭看才發現廖以玫壓根就沒有跟上來。她接替傅里鄴,面容肅穆的緊按魂火。

    盛鈺又往回游,氣道︰“你(干gan)什麼?!”

    這邊海域太燙了,整個人像是被甩到了油鍋里邊,然後駕到最為炎熱的地帶,擺到最為熾熱的火山口,多待一會兒仿佛就能被煮熟。

    廖以玫卻好像一點兒都沒感覺熱。她眉眼平靜,看向胖子的方向,說︰“你看。”

    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胖子正身處于隧道前百米的礁石之上,凶惡無比的舉著食為天,同那些神明殊死相爭。在他的身後,身前,是無數瘋狂往隧道游的玩家。

    他在攔神明,給這些人游過去的時間。

    當然了,光憑胖子一個人肯定是無法阻攔住眾多神明的。

    也許是輪船重新組裝的原因,其上的玩家鬼怪,以及神明,甚至連客人都被摔向海里,一個照面就與臨死反撲的神明對立上。

    不少鬼怪被神明削去頭顱,鮮紅的血液將海水染的赤紅千米,步子卻一點兒都沒有後退。他們阻攔在神明之前,正保護著人類。

    絲毫不夸張的說,只是看一眼,就感覺來到了十八層地獄,看見了世間最為恐怖的景象。

    鬼怪們被斬下頭顱,斬下手臂,被神明硬生生扯爛(身shen)體。也有鬼怪瘋狂回擊,就算是死,也要在死前狠狠咬掉神明的一塊(肉rou)。

    他們高高昂著頭,也不知道是沖著哪里熱淚盈眶,又是愧疚又是熱切的吶喊︰

    “我們能力低微,地位低下,幫不了王什麼。也只有現在,用(性xing)命給王鋪出一條路。”

    “王想保護人類,我們就是您手中最為赤誠的劍!您心之所惡,就是我們劍之所指!”

    “恨我資質愚鈍,恨我無法提升,恨不能看王座重建,恨不能與王並肩作戰!”

    “為王!”

    “為王!!”

    “……”

    “為了王,所向披靡!!!”

    滔天熱切,竟然比被魂火侵蝕過的海還要更加滾燙。這些鬼怪們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守護著他們,即便付出(性xing)命也在所不惜。

    他們有時候傻傻的,但那份赤誠總是讓盛鈺忍不住鼻頭微酸,心中簡直是翻江倒海。

    這些都是鬼王的臣民啊。

    同樣也是他們最為忠誠的子民。

    盛鈺一開始並不是自願接過貪婪王的身份,但這並不妨礙他已經完全代入了這個身份。他總感覺自己好像原本就應該是貪婪,也總感覺鬼怪們不該如此,他們應該在王的庇佑下安然生存,幸福美滿,而不是身涉險境,九死一生。

    他不想讓鬼怪們遭受這樣的劫難。

    廖以玫輕輕開口︰“盛鈺,你去那邊吧。用防護罩隔離開神明,替我護人類同僚,替我守胖子,再替我為我的子民遮風擋雨。”

    盛鈺仿佛明白了什麼,咬牙說︰“我護他們,可以。但你呢,你又該怎麼辦?”

    “我給你看個東西。”

    廖以玫看著他,眼眶微紅。

    以前遭受再大的磨難,受到再大的苦痛,她從來都沒有低頭放棄過。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露)出最為脆弱的一面。

    她好像很怕,看上去快哭了。

    深吸一口氣,廖以玫緩緩抬起沒有握住魂火的那只手,將卡牌亮給面前的兩人。

    視線剛挪到卡牌,盛鈺呼吸就一滯。

    就像是明珠蒙塵,本來應該光鮮亮麗的卡牌變得烏黑一片。就連上面的字跡也無法分辨。

    之前在海底盛鈺就注意到不對勁,但他以為是海下沒有光的原因。現在天光破曉,魂火魂能,還有箭光,各種各樣的光輝交相輝映,導致整個海面亮如白晝,然而這張牌還是一片灰暗。

    傅里鄴一看見那張卡牌,神(色)就微微一變,下意識將右手掌心藏于身後。他本來就處于較為靠後的位置,因此盛鈺和廖以玫都沒有注意到他的異常,沉默幾秒鐘,廖以玫嗓音(干gan)澀道︰“我好像已經……失格于我的王位。”

    說罷,她又看了一眼胖子的方向。

    後者還是在與神明相爭,幾乎已經到了(強qiang)弩之末,正不斷的咳血。在他身前,是數以萬計的神明,身後更是無數受苦受難的平凡人。

    要不是魂火一直被侵蝕,單憑胖子和鬼怪,是絕對攔不下這些死前奮力一搏的神明。

    收回視線,廖以玫開口︰“只要魂火被侵蝕(干gan)淨,那些神明就會消失的徹徹底底。現在放它跑,玩家們來不及逃進隧道的。總有人要留下來攔魂火,我學了游泳,水(性xing)變好了,這個人由我來當,最為合適。盛鈺,我從來沒有拜托過你什麼,我、我現在想求你一件事。”

    “什麼事?”

    “如果我……你幫我和胖子說,要照顧好自己,善良不是他的錯,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又怎麼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說清楚的。還有,萬一再踫見喜歡的女孩,打牌的時候不要光想著贏,讓一下那個女孩子。時間會證明,他值得被愛,本就應該幸福。”

    “這話你自己去和他說啊!”

    盛鈺氣血上涌至頭頂,上前拉住廖以玫,想要(強qiang)行帶著她走。

    廖以玫閃身躲避,堅定道︰“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你們了解我的,既然已經做了選擇,無論後果怎樣,我都不會後悔。”

    頓了頓,她眼角微彎,笑說︰“你們倆能不能不要用這種表情看著我。我說的話只是以防萬一呀,別忘了我可是能自愈的。大不了等魂火消失,我一個人游到隧道。沿路神明傷不了我,我可能就比你們晚一點到而已。”

    盛鈺終于放棄帶她走,沉著臉說︰“你跟我保證,你一定會過來。”

    就算不能進隧道升樓,也要活著離開副本。

    “好,我向你保證。”

    廖以玫重重點頭,隨即看向傅里鄴,喝道︰“快帶他走!”

    話音剛落,傅里鄴拽過盛鈺的手臂,帶著他在洶涌的海浪中向前游。

    離魂火越遠,周身灼熱感就越少。

    盛鈺慌亂中最後回頭看了一眼廖以玫。

    剛剛談話的時候,廖以玫神(色)一直如往常般堅定,在他們二人轉身之際卻忽然低頭,倉促的背過身子,胡亂的擦拭眼淚。

    見狀,盛鈺心中更為悲切。

    這一路幾乎是被傅里鄴架著往隧道方向而去,游了近百米他才回神。

    所有他經過的地方,白(色)的防護罩就像它原本的主人所願一般,牢牢將神明阻攔在外。玩家們在死線邊緣存活下來,見到盛鈺過來,宛如看到救星來臨,紛紛崩潰的大哭出聲。

    他們跟在盛鈺身後,逐漸形成一個十分龐大的‘軍隊’,跟隨他一同靠近隧道。

    玩家們得救了,鬼怪們得救了。

    胖子便松了一口氣,他已經耗費太多的力氣,到最後也是被盛冬離連拖帶拽到隧道附近。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漬,他愣道︰“小美呢?”

    盛鈺說︰“在攔魂火。”

    胖子一驚︰“什麼?!”

    紅毛剛剛可是圍觀了全程的,他渾身狼狽,哭的也十分狼狽,“你難道沒有發現神明們變得越來越泄力嗎?要不是她攔住魂火,一直在消耗魂火,說不定現在神明們早就借助魂火恢復實力,到時候連這個防護罩都攔不住他們!”

    隨著紅毛嘴巴張張合合,胖子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越來越難看。

    見狀,紅毛不忍的安慰他︰“你也不要太擔心了,她不是能自愈嘛,最差的結果也就是不能爬到上層。而且你看隧道身處。”

    胖子沒反應,盛鈺隨著紅毛的話往內看。

    那隧道黑漆漆一片,大約百米的地方有一層亮黃(色)的薄膜,正不斷被涌進去的海水沖刷著。這海水好像在逐漸消耗那層薄膜。

    仔細一想,他就懂了。

    過往的幾次爬樓,樓梯的凝聚總是需要時間的。這一次的輪船組接卻奇快無比,想來是用黃(色)薄膜代替了樓梯的凝聚。

    隨著海水涌入,那薄膜也愈發搖搖欲墜。

    紅毛沖前方玩家大喊︰“里面有層薄膜,等這層膜被海水沖碎,我們就要爬樓了。你們游快點,快點過來啊啊啊啊!”

    听聞紅毛的話,近處玩家好似看見了希望,紛紛一言不發的加快速度,往隧道靠近。

    越來越多的玩家進入了隧道。

    但是有那層黃(色)薄膜阻攔,他們沒有辦法爬樓,只能在巨大的隧道中浮浮沉沉。

    最為恐怖的是,海平面好似一直在上漲。

    一開始隧道里的水還只是到腳踝,走動間淺淺的漣漪散開來。十幾分鐘後,那海水已經已經蔓延到了腰腹之處,瘋狂上漲。

    剛逃出生天,不少玩家立即意識到一個嚴重的事實︰也許薄膜被沖開之前,這個隧道就會被海水灌滿,活生生的將他們所有人淹死在其中!

    死難當前,為了活下去,眾人無比亢奮。

    立即有人揚起武器,試圖靠著蠻力去擊打那塊巨大的黃(色)薄膜。力道擊上去宛如蜉蝣撼大樹,根本對其造不成什麼傷害,自然也無法撼動面前一片亮黃(色)。

    還有人頗為細心︰“這里有閥門!關了閥門我隧道內外會形成水位差,我們就不會被淹死!”

    當即有人要去關閥門。

    盛鈺臉(色)猛的一沉,還不等他有所動作,傅里鄴就已經攔在那群人身前。

    眾人這才想起來,還有個人沒來呢。

    廖以玫是為他們攔住魂火,海水才淹到腰腹處,這個時候就迫不及待的要關上閥門,這也太不是人了一點。眾人自覺後退,焦急的朝隧道之外的地方看,心髒跳的越來越快。

    胖子臉(色)一直不好看,他像是終于忍不住,咬著牙說︰“我去帶小美來。”

    腳步剛動,他就被紅毛攔住︰“不用去了,你看,神明好像快不行了。”

    胖子愣愣的往神明方向看。

    剛剛還氣焰囂張的神明們不再瘋狂擊打防護罩,他們墜在幾百米開外的地方,周身開始腐爛。

    這一次比魂火受到重創的時候還要慘,之前只是魂能反噬,這一次他們七竅都開始流血,渾身被灼燒出板栗大小的瘡口,幾乎痛不欲生。

    其中還有之前差點(殺sha)死盛鈺的那只三級神明,他像是受不了這種痛苦,忽然抬起手掌,使用魂能一掌拍向自己的頭顱。

    剎那間,他就結成一團厚厚的冰雕。

    竟然是親手將自己給了結掉了。

    有玩家興奮大喊︰“魂火肯定被摧毀了!太好了,那個女孩子一定也能過來!”

    不用他說,盛鈺也能知道。

    手中卡牌微微熾熱,上面寫著任務已經完成。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技能時效已過,偌大的防護罩忽然寸寸碎裂。

    看傅里鄴低眸看自己的卡牌,一直抿唇不說話,盛鈺奇怪問︰“你的任務沒有完成嗎?”

    他這話一出,傅里鄴像是觸電一般放下手,面(色)不動說︰“已經完成。”

    “那就好。”

    盛鈺點了點頭,注意力被玩家分散。

    這些人仿佛很激動,就好像他們就是廖以玫一般,恨不得替後者在海里游。

    有人高聲沖外吶喊︰

    “快過來,我們等你來再關閥門!”

    “你一定可以的。”

    “加油!加油啊啊啊啊啊!!!”

    盛鈺定楮看去,見到廖以玫的身影越來越近,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就像她承諾的那樣,她一定會過來。

    時間越來越緊,水位上漲的也越來越快,從腰腹一直蔓延到脖頸,最後到下巴。廖以玫距離還有不到一百米,一定能進隧道。

    盛鈺高高昂著頭,確保鼻子在水面上。

    他其實已經有點看不清了,海水沾了神明的藍血,又沾染了玩家與鬼怪的紅血,一入眼就刺目的不行,整個眼眶都火辣辣的疼。

    死死閉上眼楮,揉了好幾次都揉不開。

    不少玩家互幫互助,確保大家都可以將鼻腔橫在水面之上的位置。有些水(性xing)好的人在幫助別人的時候,還不忘感嘆廖以玫游的太快了。

    她專門學過,學習能力又(強qiang),游的當然快。

    要不是專門學過,說不定那個攔魂火的人就不是廖以玫,而是其他的什麼人。

    “近了近了,還差一點。”

    “只剩二十米了,大家再撐一下!”

    “十米、九米、八米……”

    盛鈺好像听見許多人都在給廖以玫倒數,玩家們興奮且激動,這份情緒帶的他也忍不住跟著興奮起來,要不是睜不開眼楮,他肯定一起喊。

    剛想到這里,眼眶里的灼熱感終于緩解。

    盛鈺睜開眼。

    他高興的想,這下子可以跟大家一起喊了。抬眼看去,卻冷不丁發現一個恐怖的事實。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停止了倒數。

    這個數字止步于‘三’。

    緊接著盛鈺就听見胖子憤怒到極點的嘶吼聲,聲音大到直擊耳膜。

    “你做什麼!!!”

    隨著他的視線而去,有一個面熟的男人浮出水面,慌張的說︰“我不小心踫到了閥門開關,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玻璃閥門關閉的速度很快很快,在他說完這話的時候,眾人身前就已經隔有一片巨大的厚玻璃,將他們,和廖以玫相隔開。

    明明上面還有空隙,還不至于淹死,閥門就已經早早關上,這如何不叫人氣憤。

    紅毛張口大罵︰“劉偉杰!之前就不該救你,讓你在這里瞎比比,那開關又不是松的,一踫就倒,那是搖把手的開關,老子使吃(奶Nai)的勁都不一定能撼動,你他娘的隨便踫踫?你騙鬼去吧!”

    劉偉杰被他拆穿,面(色)漲紅。

    見不少人怒目瞪著自己,他尷尬挽救道︰“我這不是救了大家嘛……而且被關在閥門外又不會死,頂多爬不了樓層而已啊。”

    盛鈺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惱怒。

    救了大家……隧道里明明還有呼吸空間,談什麼救。真正救了所有人的是廖以玫!

    正要上前說話,身後忽然傳來數道驚呼聲。

    身邊所立之人是傅里鄴,盛鈺能明顯的感覺到傅里鄴的身子忽然一僵。幅度不大,但因為兩人靠的很近,他也就很容易的感覺出來。

    心中忽然出現一絲不好的預感……盛鈺猛的回頭,由于驚訝,臉上的表情都有些空白。

    來不及作反應,也無法作反應。

    就在三米開外的地方,廖以玫本想向上游出海面,腳下卻被一人拖住。

    準確來說,是一個神明——老纏頭。

    紅毛大驚失(色),說︰“神明怎麼還活著,這整個副本的神明難道不是一起死去了嗎?魂火都已經消失了啊,他為什麼還活著?!”

    盛鈺臉(色)難看︰“老纏頭沒有魂能。”

    只能有這個解釋了。

    當年大戰的逃難者,到達輪船上。老纏頭是獨立于魂閣之外的一個存在,他沒有魂能,自然不會受到魂火的滋養,更不會受其反噬。

    劉偉杰還在一旁磕磕巴巴,緊張說︰“我、你們別看我啊,我哪里想得到會有神明來……”

    胖子深吸一口氣潛到水里,他數次揚拳,去擊打閥門的玻璃。劉偉杰尖叫道︰“攔住他,玻璃碎了黃膜沒破,我們所有人都會淹死的!”

    沒有人听他講話。

    盛冬離本一直待在一旁,沒有說話。這個時候卻忽然扭頭,視線如刀一般剮著他,冷聲說︰“胖子之前還救了你。”

    劉偉杰一愣,面(色)通紅不再言。

    盛鈺沒有時間理劉偉杰。

    隨著胖子一同潛入水面之下,隔著玻璃,能看見廖以玫被老纏頭死死拖住,動彈不得。

    她被魂火消耗了太多力氣,手臂上,脖頸上,還有臉龐全是熾熱灼燒後的傷口。這些傷口不斷的向外滲血,染紅周身海水。

    努力的掙扎,瘋狂的想要向上游,卻一次又一次的被老纏頭拖到水面之下。

    就連盛鈺都沒有想到,老纏頭藏的如此深。面對面的時候什麼都看不出,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他就原形畢(露)︰他想要那張懶惰卡牌。

    在副本的輪船里,他一直都沒有使用過自己的能力,之前盛鈺一直以為是他過分弱小的緣故。直到現在他才反應過來,不是這個原因。

    老纏頭的能力是防御。

    之前一直沒有遭受能夠致死的危機,他也就從來沒有張開防御罩。而現在,在他身後幾十米的地方,巨大的防護罩阻攔住鬼怪們。

    哭嚎聲,大喊聲,各式各樣的悲憤的大吼交錯在一起,形成一道頗為壯麗的悲歌。

    咚、咚、咚——

    巨大的悶響源源不斷,胖子的拳頭上血(肉rou)模糊,有些地方甚至已經砸到深可見骨。

    他一直冷著臉,眼眶卻逐漸通紅。

    為什麼打不碎……無論如何都打不碎!

    隧道內的水面上忽然射來一箭,重重擊打在玻璃上,卻只是帶出了一個小小的裂縫。

    這對于胖子來說簡直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絲稻草——連傅里鄴的箭都無法擊穿樓梯的玻璃,他又如何能夠,怎麼能夠?!

    眼見著廖以玫越發窒息,面容一片慘白,胖子也逐漸窒息。

    前者被老纏頭拖了多久,他就一直在水里憋了多久,竟然一次都沒上去換氣。

    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兩人驟然對視。

    海浪擊打隧道邊緣,如深淵巨獸一般都嘶吼著,整個隧道劇烈晃動,久不停歇。

    廖以玫沖胖子不斷搖頭,眼眶通紅的張了張唇,于水下對他做出一個口型。

    辨別出她想要說什麼的那個瞬間,胖子整個人直接崩潰到極點,就好像恍然間看見了山海崩塌,世界仿佛都被死一般的黑暗籠罩。

    黑暗中,僅剩廖以玫的那句話︰

    ——我可能,再也不能看著你獨當一面了。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