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80章 末日方舟(十四)

第80章 末日方舟(十四)



    胖子這話一出, 在場幾人神情都有些復雜。【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紅毛愣愣的拿布按著頭,顫著氣說︰“常暮兒是誰?這人在二十一層樓里出事了嗎……你們看著我做什麼,好吧, 我不該問。”

    也沒有什麼該不該問的,在二十一層樓里, 生死離別已成常態。

    盛鈺說︰“是一個帶著遺憾死去的女孩。”

    紅毛一愣, 也許是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同樣也是死于21層樓,同樣有太多的事情還沒有做完。他眼眶微紅, 低下頭不出聲。

    這個時間里, 盛鈺做了一個決定。

    他說︰“我要去魂火那邊看看。”

    傅里鄴沒有猶豫︰“一起去。”

    盛鈺點點頭, 看廖以玫幾人都有跟上來的意思, 他說︰“你們就別一起了。我和傅里鄴快去快回,帶著許多人還麻煩。”

    胖子抹掉眼淚, 輕輕的將那具尸體放平,任由他沉入水中。明明是不認識的人, 但看見那具尸體緩慢沉下去,面容被幽深水域包圍, 變得逐漸模糊, 他感覺自己內心深處,好像正有什麼東西在慢慢的瓦解,然後支離破碎。

    晃了會神, 他兩腳將紅毛和盛冬離蹬到水里, 說︰“盛哥, 你要只是想去看看, 那快去快回。但你要是想摧毀魂火, 我願意和你一起赴險, 鬼王任務並不是你一個人的任務。”

    話音剛落,紅毛這才堪堪浮出水面,瞪著胖子滿臉震驚︰“你(干gan)嘛踹我!有什麼話是這麼不能讓人听的嗎?鬼王?我都知道傅佬和你估計是鬼王,還用得著瞞我嗎!”

    這個時候盛冬離也出水了。

    胖子那一腳其實沒把他倆怎麼樣,只是沉入水中,听不清水面上的人講了什麼。

    等再浮出水面的時候,就看見盛鈺認真的看著胖子,說︰“我保證,只是去看看。”

    胖子松了一口氣,又恢復了樂呵呵的模樣,左手握拳做了個加油的姿勢︰“那你們萬事小心啊,我和小美在這邊給你和傅佬搖旗助威!”

    廖以玫說︰“蠢死,你自己搖旗助威。”

    胖子正要說話,扭頭就看見盛冬離似乎十分想跟上去,轉眼間又瞧見盛鈺不太贊同的眼神,他眼珠子轉了轉,上前一把抓住盛冬離。

    絮絮叨叨說︰“弟弟啊,剛剛真的對不起。我不應該遷怒你的。”

    盛冬離茫然說︰“我不是你弟弟……算了,你先松手,別拉著我。”

    胖子給盛鈺遞眼(色),盛鈺二話不說,直接往前游了一段距離。等他和傅里鄴游出去了,盛冬離也急眼了,高聲說︰“我剛剛沒有生你的氣。你撒手,你再不撒手我真的要生氣了!”

    胖子果然撒開了手。

    盛冬離立即抬眼看,耽擱這麼久,哪里還能看見盛鈺的身形。

    入眼所及皆是一片亂木怪石,在水中胡亂飄蕩,夜(色)又深,只有偶爾閃電的時候,才能勉(強qiang)看清遠方有許多人在水中動。

    他找不到盛鈺,便回頭看向胖子,整張臉都寫著六個大字︰我現在生氣了。

    胖子看向廖以玫,明顯有求助的意思。

    廖以玫挎著一張批臉,勉(強qiang)打著圓場說︰“盛鈺不會出事,他有防護罩,神明傷不了他。要是溺水了也沒(關guan)系,傅佬會做人工呼吸。”

    盛冬離身形一頓,胖子則是滿臉驚悚的看了一眼廖以玫,心道這個圓場還不如不打,說之前弟弟只是擔心,說完後弟弟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他是不能再摻和了。

    胖子連忙游到紅毛身邊,詢問對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將對方昂長又復雜的名字記在心中,到後來紅毛自己說的都不耐煩了,胖子還是死記硬背他的名字,滿臉背書的痛苦。

    廖以玫沖盛冬離說︰“他高考英語只有三十多分。張口‘好啊喲’,閉口‘牛三摳’。要是他拿出這份勁去學習,他老師得高興的昏死過去。”

    盛冬離︰“…………”

    廖以玫說︰“還是擔心你哥?”

    她看著面前這個、不能說男人,這個年紀只能說少年。明明是一個活力滿滿的(身shen)體狀態,但對視上的時候,廖以玫只感覺和一片枯木對上了眼,從盛冬離的眼中,她只能看見一片荒蕪。

    有件事盛鈺一直想不通,總是弄不清盛冬離為什麼如此執念于他。他是局內人,身在局中自然看不清。但廖以玫是局外人,某種意義上來說,她比盛鈺看的清晰許多。

    想著,她說︰“你是想給盛鈺償命?”

    “……”

    盛冬離眼神微震,恍惚抬眼。

    廖以玫沒有看他,而是看向正痛苦和紅毛交流英語的胖子。眼神逐漸放遠,說︰“活不下去了,直接去死好像又沒有什麼價值。要是死前能為‘我’虧欠過的人做些什麼,拿‘我’這骯髒的命去換一個不應該離開的人,多劃算。”

    盛冬離勉(強qiang)笑了笑︰“你是過來人?”

    “算是吧,我已經走出來了,現在回頭看看,發現活著還挺好的。我想活著。”

    頓了頓,廖以玫說︰“有一件事你哥在,我不方便問。趁他現在不在,我就算問到了想要知道的事情,也不會多嘴和他說的。”

    盛冬離遲疑道︰“什麼事。”

    廖以玫想了想,斟酌言語說︰“當時……你為什麼要用假自(殺sha)騙盛鈺去找你。僅僅是因為他一直不願意見你,所以才想出這個蠢辦法嗎?”

    盛冬離沉默了有好幾分鐘。

    就在廖以玫都以為這個話題已經結束的時候,他忽然搖頭,小聲說︰“不是。”

    “那是因為什麼?”

    “……”

    這一次話題是真的結束了。

    等待了有接近半個小時,一直等到大雨將歇,雷電變小,附近的水面也重歸平靜。盛鈺和傅里鄴方才一前一後的回來。

    剛一穩住身子,就看見胖子湊過來,嘰里咕嚕說了一串鳥語,跟念緊箍咒一樣,舌頭都在打結。盛鈺一把推開他的臉,道︰“說人話。”

    胖子苦著臉︰“我他娘的是在說人話啊,你看不出來嗎,我在背紅毛的名字啊。”

    盛鈺心說這個還真看不出來。

    指望傅里鄴開口是不可能的,盛鈺直接道︰“那邊有很多神明,全都浮浮沉沉(睡Shui)著了一樣,我們也沒敢明目張膽靠太近。魂火確實一直在移動,而且是在往海的方向移動,照這個速度,最多天明之前,它就會回到海里。”

    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出來︰一旦魂火回到海,到時候形勢必然比現在嚴峻許多。天明之後神明大批量回歸,他們最好趕在夜里摧毀魂火。

    說的簡單,做起來卻極難。

    紅毛尷尬道︰“我就不和你們一起了哈,你們去弄魂火吧,我晚上回輪船,乖乖等副本結束。”

    頓了頓,他又好奇說︰“不過你們有摧毀魂火的辦法嗎?”

    這就說到重點了。

    盛鈺嘆一口氣,看向傅里鄴。

    後者表情也不太好看,對視之間都能從對方眼神里看到一絲無奈。

    “這半個小時我們一直嘗試用外力摧毀魂火,根本毫無反應。傅里鄴的箭你們也知道,對準薄弱項而去,足以讓對方一擊斃命。但這團黑(色)的火焰,它好像沒有什麼致命的地方,無論朝哪個方向開弓,火焰都毫無反應。”

    和有生命的東西打,好歹還能看到一點盼頭。魂火就是一個沒有生命的玩意兒,這簡直是流氓打法,如何不叫人無奈。

    不過盛鈺也沒太泄氣︰“我們不知道方法,也許神明知道。或許我們可以先回輪船,問問神明。”

    紅毛驚悚說︰“問神明?虧你想的出來,他們和我們對立,憑什麼告訴我們摧毀魂火的辦法。而且你一來一回,天肯定亮了啊。”

    盛鈺搖頭說︰“沒有絕對的對立,只有絕對的利益。要是拿刀架在老纏頭脖子上,我就不信他那個惜命的(性xing)格,還敢不說。而且你不要忘記,我們是可以走貴人橋梁的,一來一回頂多一小時,時間還很充裕。”

    聞言,紅毛也就沒有再說話。

    眾人一齊反身向回游,過程中遇見了不少玩家,並且這些玩家在礁石路沒有受到多少阻礙,竟然都堪堪提升到了劣民階級。還有不少平民玩家混在水中取貨,這些人有不少已經知道了平民區的任務,都眼帶凶意的看著附近的神明。

    很顯然,他們想奪取魂能。

    一路從深水區游到淺水區域,等腳步重新踏上泥地的時候,雷聲幾乎已經不再出現。

    盛鈺蒼白的臉(色)終于有好轉。

    幾人稍作休整,費力的將衣擺上的水擰(干gan),就又精神滿滿的超貴人橋梁方向而去。

    計劃很美好,現實卻很骨感。

    等來到貴人橋前方,眾人齊齊一愣。

    胖子怒斥︰“神明也太陰毒了點,是不是吃飽了撐得,有毛病吧!”

    紅毛一臉麻木說︰“你也就看著附近沒有神明,才敢這樣罵。要是有,你罵一個看看。”

    胖子回︰“就是有神明,胖爺也照樣罵,他們就是不想我們好,才故意這樣做。”

    廖以玫說︰“廢話,他們當然不想我們好。”

    盛鈺沒有理幾人的談話,他抬眸看向處于南邊的貴人橋梁,眉頭微微皺起。

    眼前的貴人橋和北面運貨橋看起來差不多,幾乎全數沉到海域之下。附近有玩家走動,言辭間還有些唏噓,似乎很是驚訝。

    “剛剛嚇死我了,神明忽然自斷貴人橋。那麼多神明一起使用魂能炸橋,跟瘋了一樣。”

    “這不是斷了我們之後的路嘛,等老子回輪船,非得奪幾個魂能提升到貴人等級。到時候看我不壓著他們,給爺爺修橋。”

    “得了吧,先提升到平民再講這話。你以為你是傅里鄴啊,你以為你是盛鈺啊,還(強qiang)迫神明給你修橋,我看你是在做春秋大夢。”

    兩人交談的離去,沒有注意到貨中一行人。

    胖子好笑的沖傅里鄴擠眉弄眼︰“傅佬,你這次和盛哥一起出名啦。”

    傅里鄴一個眼神掃過去,胖子哪里敢再調侃他,迅速轉頭看向盛鈺,說︰“我水(性xing)還不錯,要不我走一趟礁石路,把老纏頭拎過來。”

    這一次胖子吸取了教訓,說話的時候緊緊拉著廖以玫,免得後者一聲不吭直接去了。

    盛鈺當然不贊同。

    就算有人走礁石路,也不應該是胖子。

    這一趟回去危機四伏,單單攻擊力(強qiang)是沒有用的。要有人回去,至少得有保護自己的措施,比如療傷,又或者是防御力高。

    哦對,還有水(性xing)好。

    篩選一下,貌似只有他自己和廖以玫滿足這個條件。但只有廖以玫去,可想而知她就算回到了輪船,也沒有辦法捉到老纏頭,她除了防御和自愈,幾乎沒有任何攻擊力。

    他自己去,那得再帶一個攻擊力高的一起。

    盛鈺腦子轉的飛快,努力的在分配人手。還沒等他想清楚呢,後方忽然火光大動,不斷有兵戎相接的聲音響起,還有許多魂能打在一起的爆破聲音,林中瞬間就驚起無數飛鳥。

    “里面怎麼了?!”

    紅毛眼疾手快的抓住一瘋狂往外逃竄的玩家,那人本欲擺(脫tuo)他繼續逃跑。抬眼就看見傅里鄴,很是震驚了一番,轉眼又看見盛鈺,就勉(強qiang)停了下來,恐慌至極的開口。

    “好多神明醒了,現在里面打起來啦!”

    “誰和誰打啊?”

    紅毛懵逼的問了一個蠢蠢的問題。

    “還能有誰和誰啊,當然是玩家和神明了!好多玩家都想掠奪魂能,提升社會等級。游泳不錯的玩家都下去找神明,趁著神明昏(睡Shui)的時候搶奪魂能,游泳不行的就在水面上守著,等神明浮出水面再搶。”

    說到這里,那名玩家滿臉的悔意︰“就昨天那些二級神明,不少人都打得過,有信心。誰知道下水一遭,他們就好像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一樣,一個個(強qiang)大了無數倍,(殺sha)得玩家毫無還手之力。現在那邊腥風血雨,哭爹喊娘,死了不少人,湖里就跟集體在水葬一樣,連水面都變紅了!”

    胖子動了動腳,最後還是沒有朝林子走。

    玩家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用力甩開紅毛的手,忙亂說︰“不能再講了,我得趕緊跑。輪船上不主動招惹他們就不會為難我們,我不要爬樓了,就乖乖待在船艙里,等著副本結束。”

    紅毛沖他背影喊︰“那你任務怎麼辦?”

    那人沒有回答,幾個跳躍間就跳上了礁石路,身形很快就消失在海上迷霧中。

    紅毛愣了好幾秒鐘,他說︰“我是真的沒有走過這麼沒有方向感的副本,前後左右好像都是死路,任務也不知道該怎麼完成,我的目標——那把椅子到現在還沒找到,我的天啊。”

    眼見著神明馬上就要追(殺sha)上來,他苦澀道︰“不找椅子了,我先回游輪。”

    說著,他立即舉步往礁石路走。

    胖子看大家臉(色)都不好看,大大咧咧安慰說︰“往好處想,我們要是走貴人橋梁回去,還得面對門外那一群瘋子客人。神明要是不追(殺sha),這條礁石路到底由誰走,我們估計爭著爭著最後自己先打起來了,你們有沒有看過飯店里搶著買單的客人,我下鄉養雞的時候看過,我的個乖乖,一個個為了搶著買單,扯發打鳥什麼稀奇古怪的動作都能(干gan)的出來……誒誒誒!你們怎麼都走了,等等,你們等一下我啊!”

    “……”

    他們走的快,且急。

    神明都還沒有來得及追(殺sha)上來,估計還在島上清剿余留下的玩家。不過能爬到第八層樓,那些玩家也不是傻的,見到打不過,自然只有一個跑字,越來越多的人踏上了礁石路。

    這路跟昨天夜里一樣,雨水沖刷之後,踩上去直打滑。胖子都沒心思講閑話了,一路苦大仇深的踩著礁石,中途好幾次掉到水里去,被海怪追著(屁pi)股咬,啊喲啊喲的瞎叫喚。

    前方身影一歪,也差點掉下去。

    雖然形勢好像有點不允許,但盛鈺還是有些忍俊不禁,說︰“你看,我就和你說這條路可滑了,你自己踩上來就知道了。”

    傅里鄴說︰“還是小腦子精有遠見。”

    盛鈺笑罵道︰“你(干gan)嘛啊,我說什麼了你就開始陰陽怪氣,都什麼時候了還玩這些。”

    附近偶爾有踩著懸浮器的神明經過,見到傅里鄴手中的弓箭,都跟見了鬼一樣,一溜煙的跑了。哪里還敢像昨日一樣戲耍人。

    盛鈺也沒顧得上這些神明。

    周圍有許多海怪虎視眈眈,向前邁出一步,將將好踩在傅里鄴留下的腳印上。因為抹去水痕的緣故,這處比其余地方都(干gan)燥些,更好落腳。

    連走幾十米,盛鈺竟然一次也沒跌倒水中。

    幾個小時前走他走過的橋,幾個小時後走他走過的路,也是清奇。

    想到這些,盛鈺垂眸輕笑了聲。

    另一條礁石路上的紅毛看到這邊,羨慕喊︰“要不是我已經選了這條礁石路,我都想游泳到你那邊去了。太舒服了點吧。”

    盛鈺一開始還以為紅毛沖著傅里鄴喊話,過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是在跟他說話。

    百忙中看紅毛一眼,“我怎麼舒服了?”

    紅毛一指傅里鄴,盛鈺就順著他的手看了過去。其實一直走在後面,是看不清傅里鄴的動作的,他只能感覺傅里鄴有好幾次都差點掉下去。

    這次仔細看,倒是看出了點門道。

    這人每走到一塊礁石處,都會拿弓狠狠敲一下礁石,將圓滑的礁石敲的坑坑窪窪。海上波濤聲掩蓋了這些聲響,但每一次敲擊的時候,傅里鄴都會被力道帶的一歪,有些站不穩。

    竟然是在給他鋪路。

    比起圓滑的礁石,自然是坑坑窪窪的礁石更好走,也更不容易滑下去。

    盛鈺心中微曬,滿是復雜。

    要不是紅毛指出來,自己可能都不會注意到這些小細節。他又不是草木頑石,有人願意這樣護著他,當然是有些感動的。

    想了想,他高聲說︰“你不用這樣。”

    傅里鄴裝沒听見。

    于是盛鈺又說︰“某些人不樂意理我。”

    前方人身形一頓,道︰“看你很開心的樣子,別忘了還欠我一個輸掉的賭約。”

    盛鈺佯裝困惑︰“什麼賭約。”

    傅里鄴說︰“一個稱呼。”

    盛鈺心道自己可真不務正業,多年學表演就是來埋汰人的,但又忍不住想逗傅里鄴。便又假裝困惑說︰“什麼稱呼啊,我怎麼沒有印象。”

    傅里鄴說︰“好哥哥。”

    盛鈺立即‘誒’了一聲,笑著做應答。

    傅里鄴︰“…………”

    無奈的回頭看了一眼,月光下只能看見盛鈺埋頭走礁石路,低眸彎唇,笑的特別好看。

    他心思微動,有些畏懼提及,又有些忍不住想開口︰“我們還有一個賭約。”

    “我們怎麼打了這麼多賭。”

    吐槽了一聲,盛鈺說︰“什麼賭約啊?”

    傅里鄴低聲道︰“兩個副本為期。”

    這聲音很小,仿佛在故意讓盛鈺無法听見。但說起來也很巧合,在他開口的那一瞬間,海浪停止翻滾,就那麼一個小瞬間歸于沉寂。

    盛鈺听見了,也想起來了。

    兩個副本以內,如果他不動心,傅里鄴就會自覺退場,並且永遠不會再來打擾他。

    海浪重新翻滾涌動,變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加急促。驚濤巨浪拍在各方礁石上,擊落無數倉皇喊叫的玩家,導致周身變得無比嘈雜,一聲叫喊連著下一聲叫喊。這些聲音急促,並且驚恐,听的人不斷側目,十分不安。

    ——永遠不會來打擾他。

    這是不是就意味著,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

    想到這里,盛鈺心髒莫名一緊。

    他覺得,傅里鄴在他的心中,也許、可能、大概和別人不一樣。但具體是哪里不一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這就是沒有談過戀愛的弊端了。

    沉默間,傅里鄴再次開口,聲線好像不自覺的在輕顫︰“你現在考慮的怎麼樣?”

    盛鈺說︰“如果我說不行,你會離開我嗎?”

    傅里鄴說︰“你不想,我就不會。”

    “那如果我說行,你以後是不是還會離開我。”沒有等傅里鄴應聲,盛鈺繼續說︰“就連我的經紀人都和我說,他在娛樂圈給我做了十年的後盾,但無法給我做一輩子後盾。你可以嗎?”

    他覺得傅里鄴可能會回答‘可以’,但這並不是盛鈺想要的答案。

    因為他這個人只看做,不看說。

    所以這個問題其實是道送命題,無論如何回答,很有可能都不會讓他動容。

    就連盛鈺都替傅里鄴感覺難。他甚至想開口說︰算了,不要回答這個問題。

    開口晚了,傅里鄴已經出聲︰“我沒有辦法給你做一輩子後盾。”

    這個回答和盛鈺想的簡直是南轅北轍。

    驚訝的抬眼,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就听見傅里鄴繼續說︰“但只要我活著,就會一直站在你的身邊。後盾也可以,手中利刃也可以,什麼都行,只要你想,我都可以。如果你不信,往後余生走著,看著,我會不顧一切的證明這一點。”

    說到這里,他身形一頓。

    盛鈺蹦著蹦著都蹦出了慣(性xing),往前一蹦,猝不及防的就撲到了傅里鄴的懷中。

    兩人齊齊一歪,好險的站住腳跟。

    抱的死緊,緊到盛鈺都能感覺到傅里鄴呼吸的顫意,以及他眼神里的灼熱與忐忑。

    這一下子,盛鈺也被帶出了幾分緊張。

    能感覺到對方(胸xiong)腔微震,緊接著耳畔就傳來低沉的聲音︰“這一切的前提是你點頭。我說過,選擇權一直都在你,我怎樣都行。”

    怎樣都行,卻絕對不是怎樣都無所謂。

    這句話更像是對方斬斷了自己所有的退路,收拾行囊獨身來到孤島之中,白天黑夜,怎樣都行,他只能看著日月更迭。

    明明待在舒適圈,打開燈,他的世界就可以永遠一片光亮。偏偏來到了孤島,看著日落月升,再看著日升月落,不忍(干gan)涉。

    四目相對之間,盛鈺心跳的很快,他很想勉(強qiang)自己平靜下來,但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制止住。也許是沉默的時間過于長,傅里鄴的眼神逐漸失去光彩,變得如枯海般死寂。

    有時候沉默也是一種比較體面的拒絕。

    他主動挪開視線︰“繼續走吧。”

    也許走完這條路,他們就真的要散了。

    盛鈺腦子里忽然冒出這個念頭,下意識一把拽住傅里鄴的衣角,手心都被自己掐出了幾道彎月牙一般的赤紅痕跡。

    嘴唇動了兩下,他急的額頭都出了虛汗。

    說話,快說話。

    他得回答,這一次必須回答了。

    盛鈺心跳的越來越快,心髒好像都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滿腦子都是︰不要再猶豫不決,就是現在,快說話啊啊啊啊!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