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78章 末日方舟(十二)

第78章 末日方舟(十二)



    這種時候, 盛鈺還不忘感嘆一下神明陣營確實智商有提升。【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擱在銅領域,他們哪里可能想到這些,竟然還走一步謀劃出下一步。

    客人跑動之間, 難免撞歪桌子, 損毀玻璃杯以及碗碟。清脆的碎裂聲就沒有停下來過,盛鈺後退一步,說︰“不要打。”

    胖子舉著菜刀正想上去輪呢, 听到盛鈺這句話, 他懵了︰“什麼?我們打得過二級神明,還怕一群偽神嗎?”

    盛鈺︰“……”

    紅毛急說︰“你是不是傻!客人這麼多, 打不完的,而且你就算把所有客人全部消滅的(干gan)(干gan)淨淨,能得到什麼報酬嗎?還不是中了神明的圈套,讓那群人坐收漁翁之利!”

    胖子一想也對, 就放下菜刀︰“那怎麼辦,我們能去的地方只有貴人區和平民區。貴人區肯定是不能待了,走到哪里就會被追(殺sha)到哪里,難不成我們還要再下到平民區啊?”

    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眾人回身,這才看見已經有無數新偽神包圍了後方樓梯。正是剛剛拍賣得到魂能的那群客人, 要是直接過去,肯定又是一陣傷筋動骨。

    “有個地方可以去。”

    眾人一愣,看向出聲的傅里鄴。

    盛鈺開口︰“哪里?”

    傅里鄴優先動了腳步︰“跟著。”

    要是換一個人說這種話, 大家說不定還要遲疑一番, 但既然是傅里鄴,眾人就像是被領導吩咐辦事一樣, 根本想不起問緣由。

    都急忙抬腿跟了上去。

    傅里鄴記(性xing)顯然很好, 來過一次貴人區, 竟然已經把路記得七七八八。

    一路直行沒有帶猶豫的。盛鈺走到後來腦子都亂了,根本記不住這些彎彎繞繞,抬眸看了眼傅里鄴的背影,心道一聲這人好牛逼。

    身後跟著大批瘋癲的客人,他也沒開□□談,一路悶著聲快步跟隨。

    胖子倉促間罵道︰“他(奶Nai)(奶Nai)的,還好這群客人在游輪待久了,連我這個胖子都跑不過。一看就是常年不健身的,就讓胖爺帶他們好好鍛煉。”

    廖以玫看他一眼︰“你跑的挺快。”

    胖子立即狗腿起來︰“沒有小美快!”

    廖以玫說︰“你還能更快嗎?”

    盛鈺回頭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思想太污了,他感覺廖以玫在開黃腔。偏偏這個女人臉上表情極其正經,胖子也沒發現異樣,高興的說了聲‘當然能’,就一把提速沖到傅里鄴之前。

    因為不認識路,他又尷尬的慢了下來。氣喘吁吁對廖以玫說︰“我能比傅佬還快 。”

    盛鈺心中好笑。

    什麼亂七八糟的,傅里鄴要一邊認路一邊跑,還得帶著他們一群人。人家根本沒有沖刺,胖子在這里揪著這點瞎吹,好在傅里鄴現在沒工夫理他,不然頭都要給胖子打掉。

    正欲收回視線,就看見廖以玫老神在在說︰“你在得意什麼,男人不能說快。”

    “……”

    好吧,現在盛鈺確定廖以玫是在開車了。

    他調侃道︰“行啊小美,看不出來。”

    廖以玫快步疾行,面(色)十分平靜回道︰“承讓承讓,多年老(色)批了。”

    盛鈺還在看她,正要說話,行走間撞到一人。他回頭,才發現傅里鄴已經停下腳步。

    面前是一個停擺口,黑壓壓一片。

    靠門處有拉閥,眾人進入停擺口之後,就將拉閥拉下,好讓鐵門合攏。

    客人們姍姍來遲,只能隔著鐵門又抓又撓。他們的聲音像是被籠罩上一層塑料薄膜,雖然听不太清晰,但那里面的瘋癲之意還是很明顯。

    胖子抵住門,說︰“你們快走,我斷後!”

    紅毛翻白眼懟他︰“什麼快走,你沒有發現這里是一個密閉空間嗎?別抵著門了,有你沒你都一樣,真要被撞開,你也抵不住。”

    胖子愣了一瞬,回頭說︰“傅佬你這有點不厚道啊。外面的客人只會越來越多,萬一門被撞開,到時候咱們跑都沒有辦法跑。”

    傅里鄴看他一眼,瞥開視線。

    他(摸Mo)黑向前走了幾步,盛鈺也看不清這人在做什麼,等待了幾秒鐘後,靠著牆壁的油燈亮起。傅里鄴一半的臉龐被燈火映照成暖(色)調,看上去有一種莫名的沉穩大氣感。

    他側眸說︰“這里是上南邊索橋的地方。”

    此話一出,眾人齊齊愣住。

    鬼王們的反應自然很快,都是先想到了鬼王任務‘摧毀魂火’,緊接著就默契閉口不言。

    紅毛和盛冬離明顯不理解。

    盛冬離(性xing)子謹慎,見盛鈺不說話,他雖然心中有千萬的困惑,但還是選擇沉默。倒是紅毛直接把疑惑說出口了︰“我們來這里(干gan)什麼,昨天南北兩邊橋都被捅個對穿,神明說不定現在記恨在心,就等著我們上去送菜啊。”

    紅毛確實沒必要來,但鬼王必須來。

    但這個事沒有辦法開口解釋,胖子嘴快,直接說︰“來摧毀魂火啊。”

    紅毛更愣神了︰“為什麼要摧毀魂火?”

    胖子正要再開口解釋。廖以玫猛的皺眉,看向他︰“別說了,閉嘴。”

    胖子頓時閉嘴,悶不吭聲。

    紅毛說︰“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人?”

    沒有人回答,他看向盛冬離︰“你也知道嗎?合著就我一個人懵逼?”

    盛冬離︰“嗯……”

    其實他也懵逼,但他不表現出來。這就導致全場只有一個紅毛格格不入。

    幾秒鐘後,紅毛遲疑問︰“你們當中該不會有鬼王吧,要做鬼王任務?有誰是鬼王?”

    “…………”

    這就說到點子上了。

    也許紅毛應該換一種問法︰你們當中有誰不是鬼王。

    這種問法肯定不會讓人像現在一樣沉默。

    紅毛聳肩︰“好吧,我不瞎問了。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干gan)什麼,要上島嗎?”

    胖子憋了憋,還是忍不住說︰“我們上島是有必須要做的事情,無意間牽連了你。你要是不想上去,大不了我開門,想辦法把你安安全全的送到平民區。還有盛哥的弟弟。”

    他看向盛冬離︰“你要是不想上島……”

    “我去。”

    盛冬離立即搖頭︰“神明上了島嶼,魂能就會被限制。但這種限制不是在負面限制,等天一亮,他們就會從魂火中吸取足夠的能量。到時候輪船上只會更危機四伏,想要將神明絞(殺sha)殆盡,最好的辦法是在島嶼上提前下手,先發制人的斷了神明所有的上升空間。”

    胖子驚道︰“哇靠,你也是個狠人。”

    紅毛想了想,說︰“我也去。危機和機遇是並存的,我的目的不是苟活,而是爬樓。”

    胖子擠眉弄眼︰“一個人待著害怕,就直說,不用搞這些冠冕堂皇的話。”

    紅毛︰“……”

    盛鈺選了油燈底下坐著,盛冬離還是不敢靠近,挑了對面的地方乖乖蹲著。廖以玫走到他的身旁,和他小聲交談著什麼。

    不知道說起什麼話題,兩人都笑了。

    看胖子一點危機感都沒有,盛鈺沖身邊的傅里鄴吐槽︰“打牌贏女神的錢,揚言牌局面前沒有女神就算了。現在女神和別的男人坐一起聊天說笑,他還有功夫和外國人聊起家鄉小吃。”

    傅里鄴說︰“你弟年紀太小。”

    盛鈺說︰“不小了,前兩天剛過十七歲生日。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都……”

    說到這,盛鈺忽然不講話了。

    傅里鄴側眸看他︰“都怎麼,談戀愛?”

    盛鈺說︰“你想听真話還是假話。”

    傅里鄴毫不猶豫︰“假話。”

    盛鈺揚眉說︰“那我十七歲的時候天天談戀愛,一次(性xing)談七八個,周周輪著換人。”

    傅里鄴忽然笑了︰“真話呢?”

    盛鈺頓了下,說︰“你都听了假話了,真話沒你的份。光說我不行,那你的十七歲呢?”

    傅里鄴學他︰“你想听真話還是假話。”

    盛鈺同樣毫不猶豫︰“真話。”

    傅里鄴說︰“十七八歲忙著扳倒表兄弟,送他們進局子,還忙著繼承家業。活到現在也沒有看得上眼的人,沒了你我可能孤獨終老。”

    盛鈺笑出聲︰“你可拉倒吧。就算有我,你也得孤獨終老。”

    傅里鄴說︰“那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你要是不回應我,我也不過就單身一輩子。終老是終老,但絕對不孤獨。”

    盛鈺笑道︰“這話我听不懂。我要是不回應你,喜歡上了別人,你看著我和別人卿卿我我的,這還不孤獨?換了我估計得自閉。”

    傅里鄴作勢驚訝︰“你連我都看不上,怎麼可能看上別人。要是我真的單身一輩子,那你估計也得單身一輩子,咱們一起單身。”

    盛鈺笑說︰“有毛病啊,為什麼要一起單身,真到那種情況我們不如湊合過得了。”

    傅里鄴立即點頭說︰“好。”

    盛鈺啞然︰“我是不是被你繞進去了?”

    傅里鄴眸中笑意擴大︰“決計沒有。”

    言語交鋒,盛鈺惜敗。

    他尋思著等這次副本結束,要去網絡上搜羅一些騷話,到時候傅里鄴說一句,他懟十句騷話。準把傅里鄴說的啞口無言。

    想到這里,他自己一個人還笑出了聲。

    笑意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臨近零點,聊天的幾人紛紛沉默下來。等側面船艙大開,風雨徒然刮進停擺口,胖子驚道︰“什麼時候下雨了?”

    鐵門被錘的震天響,其上都有不少地方凸出,形成一個個巴掌和拳頭的印記。

    不能再等,眾人于風雨中踏上貴人橋梁。

    一路向下,等踩到橋梁上的時候,細雨連綿不絕,盛鈺差點都睜不開眼楮。

    附近也有不少玩家踏上礁石路,正滿是羨慕的看著他們這一群人。可以很明顯的看到,這次的礁石路比昨夜難走許多,因為這次還下雨了,導致礁石變得更滑,不用神明輪鞭子,玩家們自己就站不住腳,堪堪就要撲到海面里。

    海浪更洶涌,似有雷暴即將凝聚。

    一路行去,期間盛冬離多次憂心忡忡的看著天(色),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樣。胖子不知道他在擔心什麼,還有功夫嘲笑︰“小弟弟,你都這麼大一個人了,該不會還怕打雷吧。”

    盛冬離說︰“我不怕。”

    胖子說︰“那你老看天做什麼。”

    盛冬離就控制不住看了眼盛鈺。見盛鈺面(色)隱隱發白,他皺眉說︰“別講了。”

    胖子‘嘁’了聲︰“你好沒意思。”

    見他還要再說話,廖以玫心知盛鈺與盛冬離那些剪不斷理還亂的事,她先是看了眼盛鈺,然後開口說︰“不要再說了,趕路。”

    胖子被她說的一愣,還以為廖以玫是在袒護盛冬離,不免有些吃醋。

    走了一個左子橙,來了一個盛冬離。

    胖子悶悶不樂道︰“我不說了。”

    盛鈺听到了他們的談話,但無暇顧及許多。他不斷看向天(色),內心祈禱千萬不要打雷。

    身邊靠近一人,悄悄牽起他的手,盛鈺正要掙(脫tuo),就被傅里鄴向前帶了好幾步。抬眼看去,只能看見傅里鄴暗沉的眸(色)。

    他說︰“我怕,牽著人才安心。”

    盛鈺沉默一瞬,抿唇說︰“好,我牽著你。”

    眼前漆黑一片,島嶼上的亮光都被雨水湮滅。並且這雨還越下越大,不斷的沖刷著兩人十指緊扣的手掌,帶走一切溫度。

    以往盛鈺拍戲的時候,也曾和戲里的人牽手。不論是何種情形,必然能感知到對方手心的溫度,但這次和以前不一樣。盛鈺什麼都感覺不到,只能感覺手上一直有力道在按著,攥著。

    莫名的感覺安心。

    向前走了好一段距離,到後來附近的礁石路上都沒有玩家了,傅里鄴依然沒有松開手。盛鈺心道兩個人現在跟連體嬰兒一般,要是遇見了什麼異常變故,怕是來不及應對。

    好在他的擔心是多余的。

    一直到登島,都沒有(發fa)生任何異常。

    只不過就是這份平靜,才更加異常。

    島嶼上連發放箱子的神明都沒有,遠方叢林似乎有瑩瑩光亮在不斷閃爍。遠遠看上去像是有一團一團的鬼火在浮空旋轉一般。

    胖子也顧不上吃醋了,茫然說︰“我們是不是來早了,島嶼上的神明還沒有開始上班?”

    他往回看了眼礁石路,又道︰“還是說神明都忙著對付其他玩家,沒有功夫找我們的麻煩。”

    盛鈺嘆氣說︰“胖子,你想的倒是美。神明確實沒有功夫找我們的麻煩,但應該不是去對付玩家了。你沒有發現剛剛礁石路上的神明比上一次少很多嗎?”

    胖子說︰“我上次沒來啊,這是頭一次。那些鬼火一直往叢林深處移動,里面有啥?”

    盛鈺說︰“那不是鬼火。”

    胖子愣了下,又眯著眼楮仔細瞧了瞧叢林里的焰火。只可惜雨下的越來越大,叢林又十分幽暗,任憑他怎麼凝神,也只能勉(強qiang)看清一些似乎是人影的東西,攜帶各(色)火焰往內深入。

    他驚了下︰“這些該不會是神明吧?!”

    某種意義上來說,胖子說出來所有人的想法。島嶼上的人影,除了神明還能有誰,總歸不是玩家或者客人,更不可能是鬼怪。

    紅毛說︰“我和盛鈺昨天一直往北走,期間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景象。你們在南邊發現了什麼嗎?”

    廖以玫說︰“你覺得呢,要是發現了我們可能不說?既然南北都沒有魂火,神明又都向著西邊前進,魂火在哪里已經很明了。”

    眾人順著西邊一路深入,一開始還能看見附近又不少零零碎碎的貨品。走到後來,這些貨物逐漸減少,腳底的水位卻不斷增加。

    不過幾里距離,水位就已經蔓延至小腿彎。

    紅毛苦著臉說︰“咱們明明是往島嶼最中心的地方走,這怎麼水還越來越深了!”

    胖子從泥潭里拔出腳,看他︰“你會不會游泳?”

    有些事情的確要提前問清楚。紅毛理解胖子的用意,如實說︰“三分鐘內我就會淹死。”

    胖子說︰“你名字叫什麼。”

    紅毛懵問︰“你是說全名嗎,我名字特別長,光靠說的你可能記不住。你問這個(干gan)什麼?”

    胖子開玩笑說︰“還能(干gan)什麼呀,等你溺水逼出(死si)亡調查問卷的時候,幫你填名字,填否字。”

    紅毛無語說︰“那我可謝謝您 。”

    中途也遇見過攜帶火焰狀魂能的神明,只不過這些神明都行(色)匆匆,並且十分忌憚他們這一群人。也許是在島嶼上無法使用全力的緣故,神明們看見他們都繞道走,從不會靠近。

    眾人也樂的輕松,權當神明是帶路馬仔。

    只是兩小時後,大家神(色)全都難免嚴肅,就連胖子也放棄了活躍氣氛。因為水位已經淹到了他的大腿根部,再往前走,實在是太危險。

    紅毛頓住腳︰“我就到這里了,不能走了。”

    眾人也一齊停腳,紅毛不好意思說︰“你們不用管我,我不太會游泳,不想拖後腿。”

    說完後就發現沒有人有想要管他的意思,大家停腳之後,都不約而同的往前方看。紅毛就歇掉不好意思的心,跟著好奇張望。

    烏漆墨黑的,還下雨,看不清。

    他說︰“怎麼了?”

    盛鈺說︰“你看那些亮光,全都停在了同一片水域,然後在那個地方消失不見。”

    紅毛一看,這才發現這個小細節。但他不明白為什麼,就胡亂猜測說︰“我感覺雨越下越大,會不會是雨水把他們的魂能澆滅了?”

    盛鈺沉吟,沒有貿然回復。

    歇息的十幾二十分鐘里,又有不少神明靠近那片區域,也就是前方一兩百米處。亮光統一的在那個地點消失,毫無例外。

    胖子嘟囔說︰“這還真奇了怪,難不成這些雨水都長了眼楮,看神明跑到那個地方,然後說︰嘿,到了老子設的圈,看老子把你們全澆滅!”

    盛鈺好笑的看他一眼,心罵一聲逗比。

    他說︰“你們看前面還有那麼多叢林,說明我們肯定沒有走到最西邊。這島嶼很大的,我們才走了兩個小時,要是想走穿,一天一夜都不行。所以我懷疑,估計是這島嶼地勢塌陷,中心區比其余地方都要矮那麼一點兒,雨水常年堆積聚集,就在島嶼中心形成了一個‘島中湖’。”

    胖子听的一愣一愣的,見身邊人都面容肅穆,像是在認真思考什麼。

    他茫然道︰“那神明怎麼到了湖心,魂能形成的火焰就全都熄滅了?”

    盛鈺搖頭︰“不是熄滅。”

    胖子剛要問,一直未曾開口的傅里鄴忽然抬眸︰“不是熄滅,他們沉湖了。”

    “…………啊?”

    這話一出,胖子和紅毛都是有些傻眼。

    盛鈺贊許的看了眼傅里鄴,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舒坦,但總歸是有腦子轉的稍稍慢些的人。他開口解釋︰“只能是這種情況。神明到了島中湖某個位置,齊齊下沉。所以在我們的視野里,他們所攜帶的‘鬼火’無端消失。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個位置,應該就是魂火所在的位置。”

    廖以玫皺眉說︰“可我們沒法靠近魂火。”

    紅毛驚訝說︰“你們在想什麼,魂火如果真的在湖底,那得有多危險啊。先不提潛水的問題,萬一在湖里遇到神明——他們直接沉下去,肯定帶了什麼在水底能呼吸的儀器,或者說他們根本不需要呼吸,在水里來去自如。但我們不是這樣啊,再說了,萬一湖底有凶猛怪獸,拖都能把人拖死,你們該不會想要過去吧?!”

    他的話與電閃一齊出現。

    一般來說,電閃之後幾秒鐘才會出現雷鳴聲,因此一見到細微閃電,盛鈺就下意識一縮,咬著牙看向黑壓壓的烏雲。

    好在這次電閃召來的是小雷,可以忽略不計。盛鈺(強qiang)迫自己冷靜下來。

    現在局面很不好,他心里也清楚。

    最好是能有個去探路的。

    這個人絕對不能是盛冬離,作為一個沒怎麼管過弟弟的,盛鈺多多少少還是知道這人水(性xing)一般。不至于像紅毛一樣三分鐘淹死,也不至于像胖子一樣矯健如海中精怪,腿一蹬就能 老遠。

    從上次副本來看,能在波濤洶涌的水底保住自己的,唯有胖子和傅里鄴。

    這兩人水(性xing)最好。

    但盛鈺總不可能說︰你去探探路,給我們看看危險不危險,要是危險剩下的人就不過去了。

    這不是在埋汰人麼,哪有人這麼做事。

    剛想到這里,身邊傳來低沉問詢聲︰“你一個人行不行?”

    盛鈺一愣,看向傅里鄴。

    傅里鄴說︰“打雷。”

    盛鈺依然發愣。

    他的確和傅里鄴說過車禍的事情,但他沒有提過自己有點恐慌雷聲。也許是在網上查到的,又也許是根據盛冬離的態度猜到。

    如此說來,一開始走貴人橋梁之時,傅里鄴是故意牽住他的。

    當時這人說‘怕’,現在想想,的確是怕,但絕對不是害怕連綿不絕的雨,更不是害怕漆黑的天(色)與驚濤拍岸的巨浪,而是怕——他害怕。

    盛鈺立即說︰“現在不是擔心我的時候。你要是想下去,應該先擔心你自己。”

    沒有人能夠順理成章的照料另外一個人一生,絕大多數情況,都必須自己扛著。就算這次傅里鄴陪著他,那下次打雷呢?

    他必須學會自己扛過去。

    盛鈺深知這個道理,便口是心非說︰“我不害怕,我真的不害怕。”

    傅里鄴蹙眉,于水下輕輕(勾gou)起盛鈺的手指,感受到後者的指尖在微微顫抖。

    他罕見的遲疑了。

    胖子在遠方大義凜然喊︰“我去吧!給大家伙探個路!”

    盛冬離看他,說︰“你要是遇見了危險,受到了傷害,這種傷害是不可逆的。光水(性xing)好沒有用,我去,我能給自己療傷。”

    胖子剛剛好不容易給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听聞了盛冬離這話,瞪眼說︰“你就算能給自己療傷,淹死的時候總不能療傷吧。”

    盛冬離無語說︰“我不會淹死。”

    “那個,我看你們都搶著想去,又爭的激動。不知道有句話該不該說……”

    說來說去都沒個結論,在胖子和盛冬離搶著要去之時,紅毛弱弱舉手︰

    “你們沒發現少了個人麼?”

    眾人齊齊一愣,恍然的向四周看。

    也不怪他們。

    夜(色)太暗,雨水連綿,電閃雷鳴,一切都跟上了發條的老舊電影一般,好像隔了一層厚厚的厚重屏障,眼楮睜開都已經費勁功夫,哪里還有閑心思能注意到周圍少了一個大活人。

    勉(強qiang)抬眼看去,只能看清廖以玫的背影。

    已經遠在幾十米開外,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黑點。偶爾(露)頭出水面,又沉入湖面以下,幾個呼吸的功夫才重新冒頭出現。

    就這樣臨近鬼火消失的地方,靜默在那處一動不動,猛然間,她像是被一股大力直直拽向湖面之下,竟然直接沉了下去!

    沉默了幾秒鐘,胖子這才反應過來(發fa)生了什麼,他驚慌失措大喊︰“小美!!!”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