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76章 末日方舟(十)

第76章 末日方舟(十)



    老纏頭也沒耽擱, 幫人提升社會等級本來就是他分內之事,因此招手︰“你們過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幾人互相對視,最後還是胖子上前,惡聲說︰“你最好別給我耍什麼花招。”

    老纏頭語氣卑微︰“我不敢。”

    在眾人的凝視之下, 他將手握成拳, 食指伸出, 繞著胖子脖子上的奴, 描繪那黑(色)的字體。食指指尖散發出瑩瑩光亮,接觸的黑(色)字體緩慢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肉rou)(色)皮膚。

    那熒光一閃,又轉化為黑光。

    老纏頭慎重又嚴肅的在上面寫下︰平。

    相同的手法又用了四次, 胖子早跑到一邊收剩下來的金幣。老纏頭做完這些, 似乎也有些泄力, 撐著膝蓋在一旁修養心神。

    盛鈺(摸Mo)了(摸Mo)脖子上的痕跡, 又看了眼傅里鄴, 低聲說︰“像不像豬(肉rou)被印上了標簽?”

    傅里鄴說︰“不像。”

    盛鈺說︰“可我看胖子的印記就很像。你可別被匕首濾鏡影響, 老實說像不像。”

    傅里鄴又說︰“……不像。”

    盛鈺說︰“你不老實。”

    傅里鄴看他一眼,眸中閃過一絲無奈︰“你非要我說你脖子印記像豬(肉rou)標記,你才開心?”

    盛鈺笑說︰“不是啊。關鍵我像了,那你也得像, 咱們兩個是要被捆綁上桌賣的。不過豬(肉rou)這個詞不太好听, 那我換一種說法吧, 你是兔子(肉rou), 我是老虎(肉rou), 都論斤賣。”

    傅里鄴迷惑︰“為什麼我是兔子。”

    盛鈺煞有其事說︰“兔子好啊, 兔子多可愛。光吃不叫, 踹人的時候可疼了。”

    傅里鄴問︰“你養過?”

    盛鈺頓了下, 忽然看向傅里鄴,又盯了眼他的脖頸,方才道︰“養了只會特別揍人的‘兔子’。”

    說完他就笑了,還笑的停不下來。

    傅里鄴不明白他的笑點在哪里,養了只兔子有什麼好笑的。不過看見盛鈺臉上開懷的笑容,他愣了愣,不自覺的跟著(勾gou)起唇角。

    老纏頭歇息夠了,沒注意到兩人相視而笑的氛圍,就算注意到他也不會管。上前兩步,這一次他將腰彎的更厲害,向後伸展手臂。

    “請各位跟我來吧。”

    既然幾人都升到了平民社會等級,那麼逗留在劣民區就是一件極其不現實的事情。盛鈺也沒想著和副本規則作對,他收斂笑容,優先向前走一步,彎著眼角說︰“帶路。”

    老纏頭被他語氣一梗,閉嘴帶路。

    在月季舞廳眾玩家羨慕的視線中,神明們自覺是在押送犯人。但是看在旁觀者的視角里,五人被神明簇擁著前行,步伐虎虎生風,衣擺被風貫的獵獵作響,看上去好不威風凜凜。

    特別是走到上二樓的旋轉階梯前之時,這邊的玩家更多,幾人吸引到的視線也就更多。

    他們看著盛鈺一行人脖頸上的‘平’字,皆是有些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眶忍不住一看再看。直到有知情人說出盛鈺沉橋倒貨的壯舉,這些人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一切︰副本內出現升到平民區的人了,而且還不止一個,是整整五個。

    有人唉聲嘆氣說︰“和酒保玩游戲,十局最多贏一局。幫餐廳阿妹吃甜點,十盤就只能換一個金幣,升到平民?我的天啊,我得玩一萬多局游戲,吃一萬多盤甜點!”

    立即有人接話︰“別想了。咱們努力賺夠一百金幣,先升到劣民社會等級再說吧。”

    面面相覷間,都能從對方表情感覺出無力。

    “我可真的是好心提醒你們。苦艾酒在劣民區是備受歡迎的酒,但是在平民區,就無人問津。大家自持身份地位,不會去喝那種酒的。所以要是還想倒賣苦艾酒賺取金幣,那我還是勸您趁早打消這個念頭,想想別的出路吧。”

    身處旋轉階梯前,老纏頭喋喋不休。

    要是左子橙在場,那麼和老纏頭語言交鋒的必定是左子橙,但他現在不在。

    胖子說話沖,三言兩語就能挑起神明的憤怒,傅里鄴和廖以玫又都不愛搭理人,一個是不屑與其周旋,另外一個是純粹懶得開口。

    這份‘重任’就落到了盛鈺肩上。

    他看向老纏頭,笑容不變︰“你把我們趕上平民區的目的就是這個?斷絕收獲金幣的渠道?”

    老纏頭笑的小胡子一飛一飛︰“您看您又瞎說。我是在做我份內的事情,絕不是有意針對你們的。且平民區也有客人需求,您要是對自己有信心,完全可以乖乖完成那些任務。金幣也是一樣賺,等級也是一樣升,只不過會慢一點而已。”

    說這話的時候,就算言語語氣極其謙卑,但他臉上還是控制不住(露)出(奸jian)滑笑意。

    想想看,盛鈺帶所有人升到平民區,的確是反將一軍。但這個做法和斷絕了自己的後路又有什麼區別呢,要是留那麼一兩個人繼續賣酒,就算遇到神明阻攔,多多少少也能賺一些金幣。

    現在所有人都到了平民區,那些剩下的那些苦艾酒,可就都要白費掉咯。

    想到這里,老纏頭笑容更加得意。

    他喜歡唱白臉,自然會有神明跟著唱/紅臉︰

    “剛剛不是還很興奮嗎?我看你們這次到了平民區,拿什麼去賺金幣。”

    “還要我們數錢,我們數的哪里是錢,是你們剩下來活命的日期哈哈哈哈哈哈……”

    神明們也不敢真上來打,只在旁邊不斷嘲諷。胖子舉菜刀,他們縮縮脖子,又不敢多話。

    “一群欺軟怕硬的家伙。”

    胖子哼了聲,沖著神明漫天白眼。

    沿著旋轉階梯拾級而上,這旋轉樓梯建造的極其輝煌壯觀,左右兩邊難以看到邊界。一路邁著步往上爬,盛鈺繞了好幾個彎,才真正繞到輪船的上一層,也就是平民區。

    盛鈺歪著腦袋問傅里鄴︰“你上來過嗎?”

    傅里鄴點頭︰“來過。”

    “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樣。”

    盛鈺沉默了下,說︰“什麼叫不怎麼樣?”

    傅里鄴皺了皺眉,似乎是想起來某些事情,眼神(露)出一絲嫌惡之意。

    這就讓盛鈺看奇了。

    據他所知,這位傲慢王雖然原罪傲慢,但從不會見了一個不喜愛的事物,就(露)出嫌惡表情。能讓傅里鄴感覺惡心,說明平民區很可能有大文章,很有可能還是那種讓人心生煩躁的表象。

    他們一行人走懸梯的時候,也有不少人升到了劣民社會等級。這些人是可以到平民區域活動的,盛鈺說話的時候也沒有故意壓低音量,因此很快就有知情者小聲說︰“你上去就知道了。”

    盛鈺看說話的人一眼。

    同傅里鄴一樣,他像是想起了什麼慘無人道,讓人目不忍睹的事情。滿臉青紫菜(色),同同伴不停的吐糟︰“要不是上面發布任務的賞金高許多,我才不會跑上去。”

    同伴好奇︰“上面到底有什麼。”

    那人還是搖頭︰“我描述不出來。你上去的時候就知道了,我打賭,你看到平民區的景象,就會控制不住的往回跑,想從梯子上跳下去。”

    這話讓所有人都心生怪意。

    胖子在一旁嘟囔道︰“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一個兩個全都神神秘秘的。難不成有什麼鬼魅邪神,看一眼就嚇得讓人尿褲子不成。”

    話音剛落,啪嗒一聲脆響。

    一個酒瓶形狀的東西砸到了胖子腳前。他連忙大退幾步,把後頭的盛鈺擠得也是一陣後退。

    下面就是懸梯,往回退的時候難免踩空,盛鈺反應很快的一把拽住傅里鄴,心道要滾就一起滾下去,誰知道傅里鄴跟個人樁似的,就跟牢牢定在原地一般一動不動,他好像早就料到了會有這樣的景象,面不改(色)的將盛鈺摟回來。

    其余人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紅毛一下子踩空,往回滾了足足七八個階梯才堪堪停下來。胖子踩在盛冬離腳上,拉著盛冬離一起摔在其余玩家身上。還有廖以玫,她也不輕松,幾步崴下,差點沿著欄桿摔下去。

    一瞬間就人仰馬翻,怨聲連天。

    神明們見了這樣的景象,頓時哈哈大笑。

    胖子迅速爬起來,氣沖沖說︰“誰他娘的攻擊我?!”

    “沒有人攻擊你。”老纏頭笑眯眯︰“平民區就是這樣,一群瘋子的大本營。就算神明到了上面,也得格外注意些,免得無辜被打。”

    胖子怒道︰“你們既然知道,為什麼不說。”

    老纏頭道︰“我們為什麼要說?”

    胖子一下子不說話了。

    也對,他差點都忘記了。神明們巴不得玩家倒大霉,更巴不得鬼王出大丑,不要說好心出聲提醒了,估計這些神明早就等著看他們的笑話。

    盛鈺正身,這一次走的更加小心。

    越臨近上方,平民區的喧鬧聲響也就更大。這種喧鬧不同于月季舞廳巨大的音樂聲,後者是一直在響,主觀意識上可以屏蔽。而前者,與其說是喧鬧聲,不如說更像是噪音。

    像是有無數只手在玻璃上劃拉,指甲用力往玻璃上蹭,發出滋啦啦的刺耳聲響。地板被踩得咚咚咚響,一點兒節奏也沒,听上去仿佛是有幾萬只貓在地板上來來回回的亂竄。

    盛鈺捂著耳朵,就跟那名玩家說的一樣,剛上平民區,他就有點想要調頭離開。

    迎面跑來一個扎著雙馬尾的姑娘,高高的顴骨映照的眼窩幽深,她快步飛奔而來,帶著歇斯底里的大笑︰“給我,給我!哈哈哈哈!”

    “給給給……給你什麼?!”

    胖子被她抓的一個哆嗦,手臂上的(肉rou)被指甲一擰,他痛的臉上五官都有些挪位。當即抽出食為天菜刀,高高舉起就要砍下。

    當然了,他就是做一個假把式。

    用菜刀來嚇唬人,這種事情胖子做過無數遍了,每一次敵方都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但這一次明顯不一樣,雙馬尾女孩一手提起大大的裙擺,另一手拉著胖子瘋狂轉圈圈。

    她嘴巴里還咿咿呀呀的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一會兒高音尖利,一會兒低音沉頓。听起來非常不像樣子,很是折磨耳朵。

    胖子收起菜刀,驚慌問︰“你誰啊?我認識你嗎?”

    那女孩齜牙咧嘴大笑︰“瑪麗特要見到光,瑪麗特要見到水,瑪麗特就可以去貴人區啦!”

    胖子被她拉的暈乎乎,兩眼冒金星。等看到有男客人要去拉廖以玫,他整個人忽然驚醒,一把推開女孩,提起菜刀‘啊’了一聲。

    就沖向了廖以玫……身邊的男客人。

    不止他們倆,其余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騷擾,迎面沖來一群身著厚重服飾的年輕男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抓住玩家。

    他們均神(色)癲狂,口齒不清,一下子說見到了海,一下子說看見了草木拔地而起。一個個的都像是念詩一般,詩句貌似還很有意象,反正盛鈺是一句都沒有听懂。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客人像是餓狼見到了(肉rou)食,凶神惡煞瘋瘋癲癲的撲上來。盛鈺立即想要後退,但很快他就發現,這些客人有意繞著他這邊,不過幾秒鐘他就反應過來,客人們不是在避讓他,而是在避讓他身邊的傅里鄴。

    盛鈺愣道︰“他們為什麼怕你?”

    傅里鄴說︰“我來過這里。”

    盛鈺剛想問來過這里跟客人害怕有什麼關聯,很快就明白︰“你教訓過他們?”

    傅里鄴緩慢點頭︰“嗯。”

    一個‘嗯’字,涵蓋了千言萬語。只是用想象的,就可以想到傅里鄴是如何不厭其煩的掏箭搭弦,一次又一次的射(殺sha)之後,才導致現在就連瘋子見到了他,都能本能的抗拒。

    大樹下頭好乘涼,盛鈺立即不動了,緊緊貼著傅里鄴,跟貼著一個瘟神一樣。

    沒有客人敢靠近。

    但其余人就沒有這個好待遇了,他們被客人拉走,暈乎乎的轉圈,被甩的完全無法思考。

    身邊人一下子就散了個(干gan)(干gan)淨淨。

    神明們就站在不遠處,其中有神明牢牢記得方才數錢數到腰酸背痛的仇怨,見到這種情況,迫不及待的就要加上一把火。

    他們指向盛鈺︰“他有光,他有火!”

    可想而知,這句話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般。

    無數嚷嚷著要光要火的客人霎時間拋棄手中拉著的玩家,齊齊看向盛鈺。像是毒蛇盯上了獵物,瞬息間就包圍了上來。

    盛鈺當即喊︰“傅里鄴。”

    傅里鄴一言不發擋在盛鈺身前,提起審判日,眉眼凝聚出冷冽的氣息。

    那些客人就都止步不前。

    神明們再次高聲︰“只有他有光,只有他有火。搶了他,你們就能去貴人區了!”

    他們的聲音極其具有煽動(性xing),數道催促聲響合並到一起,就連盛鈺也听到心中火熱。要不是神明們口中說的‘他’,就是他自己,估計盛鈺心里也得打起小算盤,如神明所願去打劫。

    但天(殺sha)的,神明說的就是他。

    盛鈺立即又喊︰“傅里鄴!”

    傅里鄴頓了下︰“別怕,不會傷到你。”

    盛鈺一愣,方才反應過來,連忙說︰“不是,唉,我不是讓你保護我。我是讓你走遠一些。”

    前方人一頓,背影都有些僵硬。似乎有些遲疑,傅里鄴回頭看他一眼︰“你說什麼?”

    盛鈺說︰“守著樓梯,不要讓神明下去。”

    說完,他繞開傅里鄴,向前沖了好幾大步。直直沖過愣神的神明和未曾反應過來的客人,尋了一個高腳桌爬上去,高聲喊道︰“光火草木,海天雲闊,我全都有,想要就來找我。”

    “你……你有個屁啊!”

    神明們被他這個(操cao)作齊齊一震,都愣在原地出聲唾罵。老纏頭優先發現不對勁,當即轉過身,順著旋轉樓梯就要跑。

    錚——

    一支箭(插cha)在了老纏頭的面前。

    箭尾還在不停擺動,震的地面裂開一條小小的縫隙,似乎彰顯這箭的力道有多大。

    老纏頭被嚇得六魂無主,抬眼一看,就瞧見傅里鄴下一箭直直對準他,好像他再上前一步,那箭就要離弦而出,狠狠貫穿他的頭顱。

    “別急著走啊。”

    身後傳來盛鈺的笑聲。

    老纏頭回頭看,本能的感覺一絲不妙。

    客人們听了盛鈺所說的話,瘋狂的圍堵上前,趴在桌子邊緣,跟喪尸一樣要往上爬。

    “光,光在哪里?”

    “草木有靈,我要靈。”

    “你不是說你有的嗎?好孩子不可以撒謊,騙人是要遭報應的!”

    盛鈺垂眸看著眼前的客人。

    他也沒慌,這種大場面見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個精神病人腦海里所呈現出來的世界,繽紛又怪異。

    那不如就跟著瘋癲一把。

    想著,盛鈺看向胖子,“放饕餮!”

    胖子好不容易逃(脫tuo)女客人的魔掌,順手趕走了想要拉廖以玫的男客人。此時正賢者時間,听聞盛鈺的話有些反應不過來︰“(干gan)什麼?”

    廖以玫舉起椅子摔爛,從地上撿起一個椅子腿,冷聲說︰“還不明白嗎?客人想要的東西就是魂能,想要光的想要水的,就是想要特(性xing)為光水的魂能,我們(殺sha)了神明,取魂能!”

    說著,她優先沖了上去。

    仗著有自愈能力,廖以玫眼楮也不眨,直直沖進了神明內部,將其沖散。緊接著就是胖子的饕餮,大口一張,雖然打不過神明,但是可以吞下神明們的魂能攻擊。

    最後就是死神般收割(性xing)命的箭支。

    紅毛在中間充當搬運工,將胖子廖以玫,以及傅里鄴三人打下的魂能結晶撿起,交給盛鈺。盛冬離則一直跟在胖子身後,默不作聲的給胖子療傷,以方便饕餮攔下神明攻擊。

    “誰要火!”

    盛鈺高高舉起一團紅(色)的晶體,那晶體拿在手中熾熱不已,上頭還有新鮮血液順著手臂流下,砸到蜂蛹的客人之間,眨眼便消失不見。

    “我要,我要!”

    “給我吧,我在平民區待了兩百年了,讓我去貴人區看看,讓我離開這艘游輪啊。”

    “求求你,給我,給我吧!”

    男男女女都要瘋了,也許他們本來就是瘋子,此時此刻恨不得吃xia身邊人的頭,然後高高舉起手去搶奪盛鈺手中的魂能。

    盛鈺連忙喊︰“拍賣,價高者得。”

    平民區的客人根本就不差錢,他們差的一直都是魂能。拿到了魂能,他們就可以成為偽神,(脫tuo)離這讓他們萬劫不復的末日游輪。

    當即就有客人瘋癲開口報價︰

    “一千金幣!我出一千!”

    “一千五,給我吧,把它給我。”

    “我出三千!誰都不要和我搶!”

    留在平民區入口的玩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們呆滯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那些在他們眼中(強qiang)大到神聖不可侵犯的神明一個接著一個死于審判日之下,魂能被拍賣,尸體被饕餮所吞,每一寸骨(肉rou)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忽然有人想起老纏頭上來時說的話。

    他曾經提醒盛鈺,平民區的客人不屑喝苦艾酒,所以如果想要用賣酒來賺取金幣,那還是趕緊打消這個念頭吧。盛鈺也的確打消了這個念頭,這一次他總算沒有利用中間差價賺取金幣,而是直接奪取了魂能,進行拍賣。

    暴利啊,這壓根就是沒有成本的暴利!

    只怕這群人剛升到平民區,就會再度原地飆升,直接又到貴人社會等級。

    坐火箭也不會升這麼快吧!

    玩家們幾乎已經看傻了眼。

    位于旋轉樓梯之下的大廳,不斷有鮮血從上方階梯淌下,流入劣民區。

    副本里死死滅滅本來就是經常看見的事情,不少玩家也都看過血流成河的景象。關鍵是這些鮮血要是紅(色)的,他們只怕會唉聲嘆氣的搖搖頭,感嘆上方又有人在經歷生死劫。

    但這些血液是藍(色)的,這些是神明的血液!

    比起身處平民區的玩家,劣民區的玩家們驚異之余,心里頭還是滿滿的茫然感覺。

    他們不知道上面(發fa)生了什麼事情,只能愣愣的在原地猜測,猜測是不是玩家與神明起了沖突。但這也不對啊,要單單只是起了沖突,怎麼可能流下來的只有藍血。

    最奇怪的是沒有神明逃下來。

    “上面到底(發fa)生了什麼?”

    有人呆滯的看向身旁人,身旁人也只是懵逼的搖頭,同那人一起呆呆的向上看。

    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听到了這件事,趕忙趕向旋轉樓梯。一開始他們還有些不相信,直到看見溢滿整片樓梯的藍(色)血液,他們才恍然相信。

    劣民區玩家越聚越多,到後來整個大廳人滿為患,全都呆若木雞向上看。

    不知道多久之後,喧鬧聲終于停止。

    有三三兩兩成群結隊的玩家跑下來,一個個都慘白著臉,看上去驚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些人一下來就被玩家們團團圍住,又是好奇又是茫然的詢問︰“上面到底(發fa)生什麼事了?”

    終于有玩家緩神,滿是驚悚說︰“是盛鈺,他帶人包抄了神明,搶奪魂能。又將魂能拍賣,逼迫老纏頭給他們所有人升貴人!”

    一話出,全場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終于有人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那人茫然又不敢相信︰“盛鈺,哪個盛鈺?”

    “還能有哪個盛鈺啊,副本里不就一個盛鈺嘛。”那回答的玩家看眾人還是一幅痴痴傻傻半天回不了神的模樣,遂著急開口︰

    “就是那個密室逃(脫tuo)老拖後腿的明星啊!”

    說完他老臉一紅。

    ……天啊,密室逃(脫tuo)老拖後腿?

    這話他是怎麼說出來的,從盛鈺進副本的行為來看,沉橋、壟斷貨物倒賣貨物、截(殺sha)神明搶奪魂能、綁架老纏頭,剛升了平民又要升貴人,這些事常人別說做到了,就連想都想不到。

    這還是那個全網人口中的智商盆地嗎?

    整個大廳的人面面相覷,恍然之間忽然覺得︰靠!他們自己才更像是盆地啊!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