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74章 末日方舟(八)

第74章 末日方舟(八)



    傅里鄴加入戰局之後, 場內形勢一瞬間就(發fa)生了轉變。【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原本神明還自持有魂能在身,不算太擔心。但真正與傅里鄴對上的時候,他們才發現自己完全想錯了, 就算有魂能也打不過啊!

    遠程爭斗之時,傅里鄴的審判日就跟長了眼楮似的, 無論他們往哪邊移動, 那些箭如影隨形,總是能預判到他們的位置, 然後狠狠的(插cha)上一下,致使玻璃門前藍血橫流。

    他們便放棄了遠程攻擊, 轉為近程。

    近程爭斗只會比之前更慘, 傅里鄴可是有觸踫即鋼鐵化的技能的。這根本沒辦法打,攻擊還沒落到這人的身上, 他們便被優先鋼鐵化了。

    場內便多了幾座栩栩如生的雕塑,在攻勢余下的氣流中歪歪斜斜倒塌在地。不出十分鐘,那些原本為難盛鈺, 為難胖子一行人的神明就被收割的(干gan)(干gan)淨淨,只有藍血證明他們存在過。

    見狀,胖子和廖以玫就沒動了。

    就這麼站在旁邊,一臉吃瓜模樣看著殘留的幾個神明痛苦掙扎,哀嚎漫天,苦苦求饒。

    胖子高聲喊︰“還敢求饒!”

    他瞅準了之前將他拎到半空中狠狠摔下的神明, 舉著菜刀就填了最後一血。然後喜滋滋的在玻璃門前悶頭撿黑水晶。

    也有不少神明趕來增援。

    但這些神明瞧見玻璃門前的狀況, 哪里還敢靠近, 都只能遠遠的圍觀。等(殺sha)光在場神明之後, 傅里鄴前進一步, 那些趕來增援的神明就後退一步, 一進一退之間,距離倒是半點沒變。

    “猥瑣的打法。”

    廖以玫點評了一句神明,就快步來到盛鈺身邊︰“你感覺怎麼樣?”

    盛鈺僵著臉說︰“不太好。”

    盛冬離也過來了,牧師卡牌療傷要抓住對方的手,具體怎麼(操cao)作盛鈺也不太清楚。只感覺手剛被盛冬離攥住,掌心的劃痕就痊愈了。

    他抽出手,說︰“不用麻煩。”

    原本意思是,牧師治療肯定也要耗費精力,這種劃出來的小傷口壓根就不用治療。但盛冬離明顯曲解了他的意思,蒼白著臉放下手,說︰“你得去溫暖一點的地方,這邊太冷了。”

    這話說的倒也沒有錯。

    盛鈺抬眼看周邊的人,不提自己,就說紅毛。這人已經被冷到哆嗦不止,反應比平常慢了好幾拍,閉著嘴巴滿臉難受。

    廖以玫抬手量了下盛鈺的額頭,轉頭對傅里鄴的方向喊︰“別追了,先帶盛鈺走!”

    說著也沒管傅里鄴的反應。

    她從左手邊摻起盛鈺,先是看了眼紅毛,有些嫌棄對方瘦了吧唧的身材。然後對盛冬離說︰“搭把手,我一個人抬不動。”

    “……”

    盛鈺對廖以玫的力氣早有認知,對自己的體重更是有認知。他隱晦的看了一眼廖以玫,猜到對方可能是故意這樣做。

    他和盛冬離之間是有裂痕,但這種裂痕並不是情感上的分/裂。就連經紀人這麼了解他的人都不清楚這一點,懷疑盛鈺是不是討厭盛冬離,盛冬離自己估計也是這麼想的。

    但廖以玫好像看出來了。

    他其實不討厭盛冬離,只是覺得很累,不想再有過多的聯系和接觸。這種想法就導致裂縫就那麼大肆橫在兩人之間,許久未能調和。

    以往盛鈺自顧不暇,一心想著逃避,但這麼多年過去,他基本上已經看開了。是盛冬離自己一個人藏在迷局中,並且困在多年前的陰影里。

    也許廖以玫是對的。

    一昧的逃避,那這件事就永遠都不會得到解決。盛冬離永遠都不會解(脫tuo),他也是一樣。

    想這些的時候,盛冬離看上去很為難,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盛鈺的臉(色),然後搖頭擺手︰“我、我好像不行的……”

    “什麼行不行,抬個人還不行。”

    廖以玫又嫌棄的看了一眼盛冬離,然後說︰“那直接走吧,好讓你哥磕磕踫踫。”

    盛冬離︰“……”

    盛鈺好笑的看一眼廖以玫。

    頓了一瞬,然後主動伸手,摟過盛冬離的肩膀,“走吧走吧,我快冷死了。”

    他覺得自己的動作在盛冬離眼中可能是慢動作,因為後者整個人都遲鈍的不得了。他都往前走了一步,這人還傻愣愣的待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懷疑自己在做夢一般。

    盛鈺說︰“還走不走啊?”

    “走,走!”

    盛冬離立即回神,小心翼翼的攙扶著盛鈺,滿臉茫然,依舊是渾身僵硬。

    後方。

    見到盛鈺一行人準備走,那些神明惡意滿滿,想要追上來卻顧及斷後的傅里鄴。

    最後只能在原地無能狂怒︰“島上有魂火,昨天夜里已經有不少同伴吸收了魂火,等神明變得更(強qiang)大以後,你們別想著逃走!”

    ……逃?

    傅里鄴的字典里就沒有逃這個字。

    神明們說這話,自己心里也心虛。因為現在的場景不像是對方逃跑,而更像是對方急于做其他事情,留著他們一條小命,方便日後算賬。

    傅里鄴的行動也就證明了這一點。

    他冷冷的在弦上搭箭,沖玻璃門射了好幾箭。那些箭帶倒貨架,一排連著一排連續倒塌,各種物品碎裂的聲響源源不斷的響起。

    神明們的職責之一就是守護貨物。

    他們(肉rou)疼的看著貨品被損壞,看著眾人離開,卻無能為力,只能恨恨咬牙。

    臨走之前,盛鈺看了眼手心卡牌。

    從神明說出‘魂火’這個詞語開始,卡牌就一直在微微發熱。廖以玫也是面(色)一變,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心,隨後抬眼同盛鈺對視。

    兩人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凝重。

    ——鬼王任務更新了。

    ※※※

    因為海上溫度偏低,輪船上其實大部分地方都開有暖氣,但說起最熱的地方,無疑是劣民區的月季舞廳。

    那里人多,音樂又嘈雜,只需要將周身隔離開,就不用擔心談話內容被旁人听去。因此說悄悄話的首選地方當然也是月季舞廳。

    但眾人到了那里,卻齊齊一驚。

    人實在是太多了,比第一天見到的還要多無數倍。大多都是听聞老纏頭的消息,馬不停蹄趕來買酒的客人。遲遲未在門口見到‘(胸xiong)口佩戴玫瑰的男人’,他們便鬧事不走,嚷嚷著要喝酒。

    好不容易擠了進去,全靠傅里鄴和廖以玫兩個門神嚇人,才使得卡座附近空曠許多。

    六人坐在同一桌,全靠眼神交流。

    胖子正瘋狂的給盛鈺使眼(色),于是盛鈺從周邊花瓶拔了朵玫瑰,直接折成兩半,(插cha)到紅毛(胸xiong)口處︰“交給你一個任務。”

    紅毛說︰“難不難?”

    胖子推了一下盛冬離,尷尬說︰“幫我賣下酒唄。我累的實在動不了。”

    盛冬離︰“……”

    其實大家都很累,但胖子說完壟斷貨物差價倒賣的計劃以後,紅毛整個人都精神了。不用別人說,他一個人喜滋滋的跑到門口賣酒。

    盛冬離看了眼盛鈺。

    後者包裹著厚厚的毯子,縮在卡座之中,看上去是真的很累,連眼楮都睜不開了。

    想了想,盛冬離也就隨紅毛去賣酒了。

    雜人清,剩下來的都是鬼王。

    四人一改疲態,紛紛坐直(身shen)體。要是讓那兩人看見這幾人的變臉速度,說不定能驚到無法說話,齊齊感覺自己被蒙騙了。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確實被騙了。

    盛鈺是故意支走紅毛和盛冬離的,其實賣酒這個事交給紅毛,他還有點不放心。倒也不是擔心對方叛變,而是擔心對方大大咧咧,盈虧都弄不清楚。有了盛冬離控場,他也能放心一點。

    解開毯子,傅里鄴在對面挑眉︰“不冷了?”

    商業互夸必須安排上。

    盛鈺眉眼一動,笑嘻嘻說︰“傅佬光輝溫暖人心,哪里還冷啊,我都快被您老熱化了。”

    “開始了是嗎?”

    傅里鄴見他精氣神不錯,一直以來皺起的眉頭終于松懈了些。他說︰“被凍在冰庫里幾個小時,出來的時候還能保持男神的形象,不愧是國民初戀,活(脫tuo)(脫tuo)的人間小少爺。”

    盛鈺眼楮一亮︰“你看了《情書》?”

    ‘人間小少爺’是電影里女主對他的戲稱,網絡上很少有人這樣叫。一般來說,只有看過電影的人才會知道這個梗,但傅里鄴搖頭︰“沒看。”

    盛鈺‘哦’了一聲,聲音拖的老長。

    胖子在旁邊好奇說︰“你們在說什麼,我也想知道。”

    “你不想知道。”

    傅里鄴說著,看了盛鈺一眼,見到對方面上的笑意越來越大,他好笑的搖頭︰“幼稚。”

    盛鈺聳肩︰“行,那我們來聊點不幼稚的。”

    開始談正事了,眾人也就隨之正(色)。

    廖以玫說︰“我們最好先交換一下彼此知道的信息,免得待會講話的時候,有人像是在听天書一樣。”

    說這話的時候,她還意有所指看了眼胖子。

    後者立即大聲叫︰“小美!我要舉報你夾帶私貨,你這是在針對我!”

    廖以玫說︰“那你知道鬼王任務出來了嗎?”

    胖子︰“…………”

    低頭看了眼手心的卡牌,位于身份的下方,新出現了一行黑(色)的小字。

    【摧毀魂火】

    他茫然抬頭︰“這是什麼意思?”

    廖以玫搖頭表示不知,傅里鄴也沒說話。最後三人一起看向盛鈺。

    盛鈺說︰“……你們看我做什麼。”

    “你都沒想法?”胖子不停搖頭︰“那完了,完了完了。盛哥都沒想法,這次任務肯定無法完成了,咱們收拾收拾直接去端掉神明吧。”

    不得不說這幾個人是真的一點腦子也不帶動的,盛鈺扶額說︰“等一下。”

    見三人又齊刷刷看著他,盛鈺好笑說︰“得虧我們幾次副本都在一起。要是分開了,你們是不是喊打喊(殺sha)的直接打神明。這樣爬不了樓的,就算(殺sha)光了神明又怎樣,任務都沒有完成,樓層估計不升反降。”

    廖以玫沖酒保叫了幾份小菜,然後看向傅里鄴︰“他也夾帶私貨。他說你降樓。”

    盛鈺立即說︰“我可沒針對他。”

    傅里鄴之前一直保持最高樓層的記錄,一直到某一層不升反降,這件事不止在場人知道,幾乎是整個21層樓的玩家全都知道。而且神明和鬼怪之間,這件事估計也傳開了。

    好事不外傳,糗事傳千里。

    說的就是傅里鄴了。

    他看上去倒是坦蕩,看向盛鈺︰“我要是不降樓,能踫見小腦子精?”

    “你怎麼又來!”盛鈺急忙喝止。

    胖子在一旁崩潰(插cha)嘴︰“這又是什麼梗,我怎麼什麼也不知道?我上兩把真的和你們一起過的嗎?你們是不是瞞著我開了個聊天群?!”

    廖以玫說︰“是你自己腦電波2g網。”

    幾人踫到一起,就是愛懟。

    懟半天也沒懟到正事上,最後還是盛鈺控場般說︰“行了,都快中午了,聊正事。”

    廖以玫面無表情︰“誰都不要講無關話題。偏題了就退出聊天,滾去賣酒。我也不例外。”

    盛鈺看了眼廖以玫,心中好笑。

    其實他們幾個人氣場還真的挺合,要是放在現實世界,端盤花生米,他們能(插cha)諢打科一整天,都不帶疲憊的。但現在身處副本,那就不能說著說著就跑偏了,時間等不及人消耗。

    這次是真的正經起來了。

    盛鈺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魂火是什麼東西,這個我肯定不知道。但我有一點猜測,你們想想,在夜間取貨的時候,神明只使用鞭子,但是到了輪船上,又都能使用魂能。針對我們走時神明說的話……”

    胖子說︰“啥話?”

    廖以玫重復神明的話語︰“昨天夜里已經有不少同伴吸收了魂火,等神明變得更(強qiang)大以後,你們別想著逃走。”

    “記(性xing)真好。”

    盛鈺繼續說︰“我懷疑夜間取貨的時候,不止玩家取貨。二級守衛應該也要從島嶼上獲得魂能,而獲取魂能的方式,估計就與魂火有關。這個過程導致他們暫時(性xing)失去魂能,這也就是說,我們摧毀了魂火,會對二級守衛有大打擊。”

    廖以玫說︰“有一點我很困惑,二級守衛都是神明,但為什麼他們都有魂能?至少從目前遇見的二級守衛來看,好像都有魂能。”

    盛鈺說︰“啊,這個。之前我遇見過你的舊部,他說這里是魂閣的分部。魂閣只有擁有魂能的神明才能加入。之前我們在副本里遇見的鬼媽媽,她也是魂閣的成員。但是我感覺副本里的二級守衛都比不上已經重傷了的鬼媽媽。”

    胖子說︰“那她就是三級守衛!”

    盛鈺搖頭說︰“也許是更高的等級。”

    抬眸看了眼眾人脖頸上的社會等級,胖子和他一樣,是奴。廖以玫是劣民,傅里鄴是平民。

    于是盛鈺看向傅里鄴︰“劣民區任務是幫客人取貨,很多貨物都是島嶼上才會有的。我記得剛進副本的時候有二級守衛說,每個區域的客人需求不同,那平民區客人的需求又是什麼?”

    聊正事的時候,大家效率很高。

    傅里鄴想都沒想,直接接話。

    “他們想要魂能。”

    這話一出,桌上頓時陷入沉默。

    舞廳內氣氛很火熱,遙遠的舞池有不少男男女女在跳舞。還有許多客人熙熙攘攘的擠在盛冬離和紅毛之間,沖他們買貨。

    胖子的魂能是從凱瑟琳身上拿到的。

    上一次見面的時候,他的魂能還無法使用,這之間不知道(發fa)生了什麼事情,他擁有了和凱瑟琳一樣的能力,也就是空間存儲。

    這魂能牢牢依附他的菜刀‘食為天’,而現在,菜刀就在盛冬離手上。借用存儲能力,那邊的賣貨進行的很順利,反觀鬼王談話,卻陷入僵局。

    盛鈺說︰“來副本一天,其他的我什麼也不知道,有一點倒是看的很清楚。神明老喜歡用社會等級壓制人,平民和二級守衛同級,只有貴人才比二級守衛社會等級高。所以,平民區的客人估計自己顧忌著社會等級,不敢去搶,才會找玩家幫忙,玩家想活命,想完成任務,根本不會在意社會等級的問題。看來現在副本里還是風雨來臨前的平靜,等大部分玩家升到劣民階層,得知了平民區任務,說不定玩家和神明之間會有大爭端。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腥風血雨。”

    這個邏輯盛鈺幫幾人盤的很清楚,眾人思考了一下,很快也意識到未來會面臨的嚴峻局面。

    胖子憂心忡忡說︰“有沒有辦法能避免這種局面。真到那個時候,估計會死很多人。”

    盛鈺看他一眼,要是左子橙在場的話,估計會忍不住翻著白眼罵胖子。

    自顧不暇的時候還管別人(干gan)什麼。

    廖以玫直接說︰“只有升到了貴人區,才能無所顧忌的往返島嶼與輪船之間。那個時候取貨也方便很多,完成玩家任務的幾率也會變大。你要是有辦法讓玩家放棄任務,放棄升社會等級,也就是放棄了迎合平民區客人的需求,不去賺金幣。那這場災禍就能避免,但你想想,可能嗎?”

    胖子只是想了想,就說︰“不可能。”

    所有抉擇都是自己做的,所有的野望也都是玩家們首先萌生。那麼未來遇到再怎麼殘酷的事情,看見再怎麼可怕的路,跪著也必須走完。

    就算死了,也是為自己的選擇而償命。

    別人幫不了,也不能幫。

    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胖子卻遲遲不懂。

    眾人埋頭吃飯,解決了溫飽問題之後,盛鈺感覺待久了都有點熱。就索(性xing)起身,到月季舞廳隔壁的餐廳坐著,等待貨物賣完。

    傅里鄴就坐在他對面,閉目養神。

    胖子閑不下來,跟著盛冬離跑去賣貨,還非要拉著廖以玫一起。見盛冬離對盛鈺過往副本事跡很感興趣,他嘴巴就沒停下來過,控制不住的和盛冬離吹噓盛鈺之前種種有多牛逼。

    廖以玫看了會,覺得沒意思,也就跑到盛鈺和傅里鄴一桌坐著。

    見盛鈺眼楮睜著,像是在想事情,她就開口問︰“你弟到底是怎麼回事。”

    盛鈺回頭︰“你似乎很喜歡他。”

    這里的喜歡當然不是指情侶之間的喜愛,人和人之間又不是只有愛情。他覺得廖以玫不是這麼愛管閑事的人,但現在的行為又處處說明,她是真的很想知道這件事。

    廖以玫點頭承認說︰“是很喜歡。我那個弟弟好好長大,也許也會這麼優秀。”

    優秀?盛鈺沒有仔細觀察過盛冬離,不過廖以玫這樣的人都說盛冬離優秀了,那在旁人眼中,他應該真的很優秀吧。

    其實這事兒也不是什麼大秘密,許多熟悉的人都知道,就連娛樂圈很多不熟的人也都知道。

    盛鈺端著面前的酒,說︰“你要是知道這個事,就算不喜歡他了,也別沖上去罵他。”

    以廖以玫說一不二的(性xing)格,還真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所以他得提前打預防針。

    這話一出,不僅廖以玫,就連一直閉目的傅里鄴都微微睜眼,看向盛鈺。

    兩人凝視下,盛鈺感覺情緒得到了釋放。

    就連面對經紀人,他也沒有詳細剖析過當年的事。因為當時他自己都無法面對,不想去說這件事。但這麼多年過去,基本上已經放下了,再去找經紀人聊就有些多此一舉。

    現在廖以玫問,他索(性xing)就當吐垃圾,把心事全部吐出來,順便參考一下兩人的意見。

    從哪里開始講都不是很好,盛鈺想了想,問︰“你們知道我當年被網暴的起因麼。”

    廖以玫問︰“醉酒駕駛?”

    很快她就說︰“這個事後來不是已經澄清了嗎,你當時沒喝酒。”

    盛鈺搖頭說︰“那天我確實在片方酒局上,還沒來得及喝酒就被一通電話叫走。”

    “那天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刮雨器刮掉雨,又有新的雨層覆蓋上來。一開始我雖然著急,但是沒敢把車開太快,中途發現有私生追車,我就想甩(脫tuo)私生粉絲,所以提速。其實那天的事情我記得不太清楚了,就感覺看見前面有很大的光亮,然後急忙調轉方向盤,連人帶車載到路邊花壇里,緊接著就失去了意識。僥幸得一條命。”

    說到這,傅里鄴抿唇︰“你進了icu。”

    盛鈺驚訝挑眉,這些事現在已經是網絡上的舊篇章,需要特意去查才能查到。傅里鄴能說出這種話,就說明他私底下去查過。

    當時盛鈺也確實進了icu,醫院幾次和經紀人以及家屬說,要大家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這些都是經紀人後來告訴他的,這位哥老是說盛鈺是被從閻王手上搶回來的人。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是這樣,記得手術過程中,他心髒驟停,差點直接被宣布(死si)亡,公布(死si)亡時間。

    想到這,盛鈺臉(色)微微一白,說︰“後來我也是從網上了解的。對面開來的是一輛大巴車,深更半夜打遠光燈,我調轉方向盤後,後面的私生車輛看不清,迎面直接撞了上去。兩輛車都從橋上翻到江里,車上共七人,無一幸存。”

    廖以玫驚訝說︰“對面瘋了嗎?下雨天打什麼遠光燈,這不是害人害己啊!”

    盛鈺頓了頓,沒回應這話。

    他繼續說︰“因為把車開的太快,很多人懷疑我酗酒駕駛。又因為我是這次車禍唯一的活下來的人,他們覺得不應該讓我‘輕松’活著,在法院判我無責之後,至此開始長達一年多的網暴。最後還是死者家屬出來講明情況,他們才歇下來。”

    ‘他們’是誰,不言而喻——部分網民。

    廖以玫說︰“開始把你從酒局上叫走的電話,和你弟有關嗎?”

    盛鈺點頭,用敘述的語氣平鋪直敘說︰“當時家里矛盾很深,我一直不見他。他就給我打電話,說要自/(殺sha)。我叫救護車去接他,然後趕緊開車離開了酒局,想去找他。車禍(發fa)生的時候我什麼都不記得,只記得我瀕死倒在車里的時候,看見隔壁車道有一輛救護車呼嘯離去。那是去接他的救護車,接到的是一個完好無損的盛冬離。”

    廖以玫說︰“他沒自(殺sha)?!”

    盛鈺輕輕點頭。

    幾年過去,與其說放下,不如說看清了。

    這場車禍誰都有錯,大巴車雷雨天氣開遠光燈,私生粉絲愛到失去理智,瘋狂追車。準確說起來,全員惡人,他自己也難辭其咎。

    只能說他沒死,所以當時很多人都覺得,錯全在他,因為他活下來了。

    時間久了,就連盛鈺有時候也會控制不住的認為,好像真的是這樣。也許當時他死在那場車禍中,大家又會覺得他是一個‘完美受害者’。

    僅僅是因為他沒死,受害者這個身份一變,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加害者。

    當然,這都是過去的事了。

    現在新篇章翻過,再也沒有人提起那場車禍,只是雷雨天氣輾轉反側難以入(睡Shui)的時候,冰涼的夜(色)提醒著,這件事真的(發fa)生過。

    听到這里,廖以玫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僵硬幾秒鐘,忽然說︰“對不起,我不該問。”

    盛鈺搖頭︰“沒事,說出來我也輕松了很多。其實我不是討厭他,畢竟他也不可能預料到會(發fa)生這樣的事。就是看到他的時候,會控制不住想起那輛開走的救護車。”

    廖以玫想了想,說︰“那他這個樣子,我感覺更像是在向你贖罪。”

    盛鈺說︰“我不需要贖罪。”

    話音剛落,餐廳極速跑進一人,是胖子。

    他慌里慌張的跑過來,也沒注意到桌上三人面(色)沉重,立即道︰“出事了,老纏頭帶著神明守衛來攔截貨物,說咱們以奴隸身份攪亂市場,他們作為與平民同級的法則執行者,有義務制止這種行為……”

    廖以玫皺眉︰“說重點。”

    胖子一堆話立即堵到了嗓子眼,最後千言萬語凝結成一句話︰

    “那些人要沒收我們的貨!!!”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