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72章 末日方舟(六)

第72章 末日方舟(六)



    神明們特意, 為他準備了一個壞箱子。[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箱子蓋的鎖生了鐵蛂A無法閉合上。

    也就是說,要是盛鈺背著這個箱子往回走, 過程中很可能再次被刁難滾下礁石, 順便抖落所有的貨物, 導致這一趟取貨血本無歸。

    “帶著你的箱子, 去取貨吧。”

    神明盯著他,臉上還是那種嘲弄的笑容。不僅僅是他, 附近很多二級守衛都往這邊看,眼神與唇角都是赤/裸裸的看笑話。

    紅毛急說︰“愣著(干gan)嘛,走啊,快走!”

    他本意是擔心盛鈺在原地逗留太久, 那些鞭子像是雨點一樣打在防護罩上, 遲早會破開防護罩。所以出聲催促了幾句。

    盛鈺果然就走了,沒背箱子。

    這下子可就讓附近的人都懵了。

    在一群神明(殺sha)人般的陰郁視線中,盛鈺直直的繞過破箱子,一把拽起紅毛︰“走吧。”

    紅毛愣神的跟了幾步,忽然急促說︰“你瘋啦,跟神明生什麼氣啊。不背箱子是你討不了好還是他們有損失?他們罵你羞辱你, 當耳旁風就行了。趕緊回去,把箱子背上吧。”

    盛鈺搖頭說︰“不用。”

    他一開始上這座島嶼, 打的就不是取貨的目的。既然如此,背一個那麼大的累贅做什麼, 且那個累贅還不一定能給他帶來任何利益。

    紅毛見勸不住,無奈的搖搖頭說︰“那我先去取貨了, 你再想想吧, 可別待會又後悔。”

    雖然是本著關心的意思, 但他好像確定一樣的想,盛鈺待會一定會後悔。

    畢竟沒有箱子,礁石路算是白走,島嶼也是白上,今天一整個晚上都可能白忙活一場。

    這是他的想法。

    兩人分開之後,盛鈺一直往北走。

    過程中經過了無數混亂龐雜的貨物,這種見聞就算是在現實世界也十分少見,算是大大開了眼界。游輪上各式各樣的珍品普品這邊都有存貨,將一個木雕花椅子挪開,就能看見底下的藍寶石項鏈,以及鴿子蛋那麼大的鑽石戒指。

    附近也有不少玩家徘徊。

    他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在游輪上的價值,只能盡量趕著精貴物品往箱子里存。酒壺裝飾、珠寶首飾……都撿著輕便抗摔的往箱子里塞。

    一開始盛鈺還想著找一下人魚姬的眼淚。

    可是很快他就放棄了這種想法。

    一路走來看過的酒品實在是太多,大多都是沒有在輪船劣民區見過的酒,赤橙黃綠青藍紫的酒水,以及頗為藝術千奇百怪的酒壺,這些酒都沒有標名字,根本無法進行辨認。

    越往北走,人際越少。

    意外的是走到這邊又踫見了紅毛。

    他背後的箱子已經裝的滿滿當當,走路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年人,步履蹣跚,撐著膝蓋氣喘吁吁說︰“我箱子都裝滿了,看時間還有剩余,就想著來找找我的任務目標。”

    看盛鈺還是光禿禿一個人,沒有箱子也沒帶任何貨物,他繼續說︰“你要是拉不下臉去拿箱子,我這里面還有點空余。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想帶的東西,我想辦法給你塞進去。”

    盛鈺笑了一聲︰“對我這麼好啊。”

    “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才對你好。”海上島嶼氣候冷冽,紅毛手臂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連忙搓了搓手臂說︰“冷死了,還有一兩個小時天將明,我們先往回走吧。”

    盛鈺沒有回應,抬眸看向前方。

    輪船左右兩邊都接上木質橋梁,所有木頭用繩索牽連在一起,架在水面上。神明好像每次取貨也是靠找,他們優先將貨架鋪在橋梁旁邊,挨個派人去亂糟糟的貨物里找普貨,等所有貨物湊齊了,再一齊通過橋梁運到輪船上去。

    現在貨架上已經堆積大半普貨,其中就有頗為眼熟的苦艾酒,還有不少經常在輪船上看見,比較大眾的點心和消耗(性xing)物品。

    紅毛有些著急︰“你在這邊看什麼,這邊不可能有你的任務物品。我剛剛來的時候就發現了,這邊全是價格低廉又常見的東西。我懷疑我一開始方向就走錯了,不能往北,得往南走。”

    盛鈺問︰“你任務目標是什麼?”

    紅毛說︰“一把椅子。”

    那確實應該不在這邊。

    不過盛鈺想要的東西一定在這里,所以他搖頭說︰“你先走吧,我在這邊再看看。”

    紅毛鬧不清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但聯系兩人不打不相識的初見,他總覺得盛鈺是個非常會藏的人。想了想,他就在旁邊坐下,尋思著看看這人到底想要(干gan)什麼。

    等待了半小時左右。

    越臨近天明,海上氣溫好像越低。

    這個溫度,放在平時盛鈺起碼要穿一件外套,但是現在他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襯衫。還是那種進了水以後,濕氣橫生的襯衫。

    抗冷全靠抖。

    兩個人從貨物里取了兩個花瓶,直接坐在花瓶上,一起哆哆嗦嗦的發抖。

    場面肯定不會就這樣尬下來,因為紅毛的話還挺多︰“南邊肯定有我想要的貨物。”

    盛鈺眼楮一直盯著來往神明填充貨架,眼神沒有外瞥,嘴上回應說︰“這麼確定?”

    “當然確定了。我找了整個中部以及北部,都沒有找到類似任務目標的椅子。我是跟輪船上的客人買過消息的,知道那椅子長什麼樣子,你看看其他人,兩眼一(摸Mo)黑的找,很可能和任務目標直接擦肩而過了,自己都不知道。”

    說著,紅毛眺望南邊的橋梁。

    這個角度只能看見幽暗一片,遙遙有橫立的一條線架在天際,“那邊是貴人區通道。听島嶼上的玩家們說,只要社會等級升到了貴人區,就可以自由通行島嶼和輪船。咱們走礁石,速度快的玩家在八小時以內,最多也就來回三趟吧。那些貴人區的玩家可不得了,走個十幾二十趟都是輕輕松松,拿到想要的東西幾率會大上不少。”

    他這話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目前玩家都想要完成自己的任務,那首要需要做的事,就是盡快升到貴人區,提升取貨效率。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十分困難。

    盛鈺問︰“現在有人升到貴人區嗎?”

    紅毛迷惑的看他一眼︰“這我哪里知道。不過你覺得有可能麼,所有玩家初始社會等級都是奴隸,副本才過去不到一天,哪有人這麼牛逼,這麼快就升到貴人等級啊。”

    說著他頭都沒回,往南邊一指。

    “你看那邊,黑燈瞎火的。一看就是沒有人走那條道……”

    盛鈺冷的哆嗦不止,掀起眼皮往那邊看了一眼,本來只是隨意看看,這一看,視線就無論如何也無法挪移開來。

    只見一箭破天光,從索橋這邊一直貫穿到輪船,射程極遠。緊接著就是即便相隔甚遠,也可以听見的喧嘩聲與尖叫聲。那邊的浮華景象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傳遞而來,十分不真實。

    盛鈺還以為自己被凍出了幻覺。

    但是很快,他腰邊一直別著的黑骨箭開始不斷嗡鳴,像是在響應著某種召喚一般。

    紅毛話剛說到一半,立即發現不對勁,愣愣的往南邊看去,驚悚的一顫。

    “我靠!還真有人走貴人區?!”

    盛鈺也微微愣神,隨即莞爾一笑。

    紅毛沒有看出來,但他看的出來。那邊的確是貴人區,但是看傅里鄴射箭的頻率以及次數,再加上橋梁上喧鬧的表現,可以輕易推斷出來,傅里鄴肯定還沒有到貴人等級。

    然而,他又的的確確在走貴人通道。

    這說明他在(強qiang)行走。

    牛逼是真的牛逼。

    (強qiang)也是真的(強qiang)。

    只是簡單的在心里感嘆一聲,盛鈺就起身︰“趕緊走吧,天就要亮了。”

    早上八點,輪船閥門準時關閉。到時候滯留在島嶼和礁石的玩家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從來沒有神明說過,但一定不是好下場。

    所以他催促紅毛趕緊走。

    紅毛本身肯定能想到這一點,他提起箱子背到背上,視線還是凝在南邊索橋。就算距離很遠,就算只能看見索橋上的冰山一角,但腳趾頭想想也能知道,那邊一定有人在鬧事。

    一方面感嘆這個人的魄力,另一方面,紅毛還驚嘆于那些泄(露)出來的光暈。

    ……這得有多(強qiang)大的實力與信心呀,才會攪動的南邊索橋如此不得安寧。

    等收回視線,紅毛正準備走到海岸線邊的礁石上,等了幾秒鐘,盛鈺卻沒有跟上來。

    他傻愣愣的回頭看︰“你不走嗎?”

    盛鈺站在原地。

    整個島嶼都是一片幽暗,只有螢火蟲和月光的光暈洋洋灑灑的鋪陳而下。但現在,南邊索橋又多了數道(強qiang)烈的光芒,將半個島嶼照射的清晰許多,也讓盛鈺的眼眸在黑暗中尤為奪目。

    他笑了笑,輕輕搖頭︰“我可不能落後于他,要不然見了面,陰陽怪氣的時候我都說不過他。”

    紅毛愣神,不知道盛鈺口中的‘他’,指的是誰,鬼使神差的,他扭頭看了一眼南邊。

    那邊的沖突還未平息,箭光頻繁閃現。一開始還是在橋梁開端部分,十分鐘過去,已經到了橋梁中後段。島嶼上的神明皆行(色)匆匆,摔著鞭子往那邊極速趕,看上去是在增援。

    神明們可能死都不會想到,南邊告急時,北邊索橋也會出現問題。

    盛鈺幾步上千,在紅毛以及附近稀少的幾個玩家驚悚的視線中,一把推倒貨架。

    第一個貨架倒下,連帶著第二個、第三個,接連不斷有貨架倒下。玻璃杯碎裂的聲音像是玉珠擊打在玉盤上,清脆又好听。

    但這麼多碎裂聲交織在一起,就形成了一種頗為刺耳的聲音。攪動的耳膜都嗡嗡震動,酒品像是受到了排山倒海之勢,一個接一個,一杯接一杯的相擊,碎裂,傾撒而出。

    神明都去支援南邊了,根本沒有想到北邊也會(發fa)生狀況。殘留的幾個看守神明像是整個人都傻眼了,只能無力的看著貨架一致傾倒。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地上流光瀉映,各式各樣的酒品混雜在一起,赤橙黃綠青藍紫的**m相融,鋪天蓋地的酒氣席卷而來。

    除此之外,其余貨架也被推倒了。

    那些副本常見的椅子、桌子、花瓶,以及女(性xing)常用的珠寶首飾和男士們的帽檐服飾,全都被酒精澆灌,濕噠噠的粘結在一起。

    “你……你!!!”

    神明勃然大怒,盯緊了盛鈺。

    紅毛原本都朝著礁石跳了一下,見狀嚇得魂魄都仿佛要離體,整個人都呆傻了。

    他發現自己還是低看了盛鈺。

    也許是那檔密室逃(脫tuo)綜藝的影響,他一直沒有想到盛鈺會主動去做什麼事情,只以為他擔心受怕,不敢回歸礁石路。

    怎麼想也不會想到,這人竟然會這樣做。

    雖然心中敬佩,但他還是本能的緊張道︰“你瘋啦!受到副本規則限制,二級守衛的確不能把你怎麼樣,但回去的路他們會更刁難你的!”

    盛鈺沒有看他。

    眼前的神明似乎怒到了極致,幾十個二級守衛站在一起,看上去頗有氣勢。

    他認出來了,其中就有在礁石路上為難他的神明。那些神明圍著他取樂,迫不及待的用鞭子將他甩下海,看著他在水里痛苦掙扎。

    開心嗎,高興嗎。

    那就讓這些神明更興奮一點。

    盛鈺本面容肅穆,待推倒貨架之後,眼角眉梢的肅穆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淺淡笑意。

    和在礁石路上嘲諷神明的表情如出一轍。

    他笑著說︰“濕鞭子打在我身上,力氣乘十倍也就是十。您瞧瞧,剛剛那麼一推,我就算力氣只有一,這得乘了多少倍?”

    語氣、眼神、表情、話語。

    沒有一點點嘲諷的意思,但所有神明都仿佛受到了奇恥大辱。在他們的看守下,竟然還會(發fa)生這樣的事情,這就等于將他們的頭按在地上,不遺余力的踩著臉啊!

    其中一個神明看上去是話語權較高的,他深吸一口氣,看上去才緩和住心中的怒火滔天。

    “老纏頭也是神明,你以為他沒有和我們提前說過你壟斷貨物的事情?我們本以為你想要摔碎苦艾酒,就一直重點把手苦艾酒。沒想到你一推,就推倒了所有的普貨!”

    盛鈺還是笑,語氣萬分討打︰“我當然想到啦。所以曾經試探過他到底是不是神明。不然你覺得我連靠近都沒靠近苦艾酒?因為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是所有普貨。”

    玩家們听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只能茫然的互相對視。但就算听不懂,他們也可以明顯的感覺出神明們臉上的怒氣沖沖。

    這代表,盛鈺踩到了他們的痛處。

    某一時刻,南邊天光大現。

    那是傅里鄴的箭光,即便隔著萬里海域,也能感覺出那些箭光所蘊含的力量。

    光亮將島嶼照的猶如白晝。

    盛鈺半張臉都沐浴在箭光之中,瞳孔中倒映出山海一(色),以及神明們錯愕難挨的神(色)。

    寂靜了幾秒鐘,神明冷笑著說︰“你就算想到了這一點,也想不到我們早有準備。”

    盛鈺面(色)不變︰“什麼準備?”

    那神明本就等著他說這句話,也等著看著盛鈺(露)出無力敵對的表情。因此他的聲音也就更為激動,“我們早派人去取貨了。苦艾酒被你推倒,但輪船上還有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酒品,這些酒遠比苦艾酒低廉,作為替代品未嘗不可。”

    “……”

    看著神明的時候,也可以看到神明眼球里的紅血絲,他幾乎是嘶吼出聲︰

    “你想要壟斷供貨渠道。那你就去壟斷,我們有千百萬種酒品可以取代!到時候你只能看著客人們選擇我們用來代替的酒品,然後空對一堆低廉的苦艾酒,除此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似乎覺得這話說的還不夠泄憤,周邊又有神明憤恨的盯著盛鈺,嘲諷開口︰“早拿箱子裝些貴重物品,你總能帶回去一點,不至于這一趟全是白用功。但你這樣做,不止夜間取貨是白用功,我們能讓你之前的整個部署都白費。”

    “……”

    盛鈺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銀領域的神明也不痴傻,竟然還準備了應對方式。他本來只想做到這里,不至于把神明逼得太死,但聯系礁石路結下的仇怨,以及目前的狀況,看來也只能把對方逼到死路了。

    想到這,他走向紅毛。

    那些神明見他走到礁石路附近,對視見神(色)都閃過一絲喜意。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架著懸浮器漂浮在海岸邊,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手中的鞭子攥的死緊。

    根本不用考慮,要是盛鈺走上這條道,神明們將會不遺余力的折磨他,拖垮他。

    甚至要讓他在八點之前無法登上輪船,而是永久的沉溺在幽暗海洋當中。

    但盛鈺不走這條道。

    他似乎總是不走神明料想的那條‘路’。

    目光灼灼的看著紅毛,盛鈺說︰“抱歉。”

    紅毛一愣︰“……啊?”

    【是否選擇掠奪海妖技能。】

    “是。”

    說完,盛鈺沖紅毛笑了笑︰“又欠你一筆,最多十分鐘,你的技能就會回來。”

    不等紅毛反應過來,他就踏上了索橋。

    往前走一步,後方索橋像是紙張遇到了水,頃刻間化為須臾。再往前走一步,索橋存存斷裂,沉積木板打在海面上,激起浪花千萬層。

    海怪們嘶吼著,怒嚎著。

    紛紛轉著圈要撲上來撕咬他,卻怎麼也無法靠近。那些卷起的浪花將海怪撲的更遠。

    懸浮器只能在相對平靜的海面上懸浮,北邊索橋跟泄洪似的,即便是看到這里出事,遠方的神明也無法傷害到盛鈺。

    就這樣一步一步向前。

    盛鈺走的不急不緩,神明們看的卻目眥欲裂,糾結的不知如何是好。

    在臨近天明的時刻,南邊索橋箭光大盛,直沖暗鴉般的雲層。北邊索橋波濤滾滾,攪和的整片海域都不得安寧,亂石穿空,驚濤拍岸。

    處于島嶼中部的神明最為傻眼。

    他們看看南部索橋,那邊有一個(殺sha)神一般的存在,審判日之下不走活人。再看看北部索橋,這邊更絕,只要稍稍靠近,就會被海浪卷積到深層海底,體會一把玩家絕望溺亡的心境。

    玩家們好歹還有答卷,填下‘否’,他們就會幸存。但是神明沒有,他們只能哀嚎著掙扎,瘋了一般的朝著海岸上游去。

    還有許多處于礁石的玩家。

    他們離得遠,並不會被箭掃射,也不會被海浪卷積拍下。

    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神情呆滯,這一個瞬間甚至都忘記要走礁石路,只能愣愣的左看右看。

    像是夾心餅(干gan)一樣,被夾在兩個大佬之間瑟瑟發抖,又誠惶誠恐的不敢邁步。

    到底(發fa)生什麼了?

    為什麼南北邊好像都出事了啊??!

    另一邊,南部索橋。

    “那邊好像也有人鬧事。”

    廖以玫拖著一排貨箱,看向坐在貨箱上的傅里鄴,說︰“你確定不下來幫幫忙?”

    “我正在幫忙。”

    傅里鄴從貨箱上起身,舉弓搭箭。

    射向周圍正在拉貨的二級神明腳邊。礁石路上神明是怎麼用鞭子鞭撻玩家,傅里鄴就是怎麼用箭鞭撻他們,堪稱原模原樣奉還回去。

    這一路走來廖以玫別的沒有感受到,對于傅里鄴的武力值倒是感受的清清楚楚。簡直可以說是他走過的地方,千軍萬馬片甲不留。

    見到神明們被壓迫著勤勤懇懇拉貨,敢怒不敢言,廖以玫索(性xing)也不再費力氣。

    她爬到貨箱之上,側眸看向北邊。

    ……會是誰呢?

    “是他。”

    听到身邊的男人開口,廖以玫一愣,扭頭看過去,只能看見傅里鄴的側臉,看不清表情。

    原來她剛剛不小心把心里話說出口了……不過傅里鄴是怎麼知道那個人是誰的?

    剛想到這里,廖以玫眼神一凝。

    她看見傅里鄴喉結上下輕輕滾動,緊接著,就見到這人搭箭上弦,一箭沖天際。

    光亮縈繞著箭支,在黑夜里尤其明顯。像是在交相呼應一般,北邊索橋大動,沉沒的速度忽然加快,片片海域瘋狂沉淪。

    卷積海水,歡呼雀躍著,在回應著。

    再低頭時,就見到傅里鄴輕輕(勾gou)唇,語氣極其篤定︰“是他,也只能是他。”

    廖以玫明白了,這個‘他’,說的是盛鈺。

    合則攜手並肩,全然放心的將後背交給另外一人。分則各自為王,將神明的世界攪動的天翻地覆以後,再用這種能讓人會心一笑的方式傳遞著——我還安好,你呢?

    廖以玫撐著臉笑了笑,看了眼傅里鄴的背影,又看了眼遙遠天際的北邊索橋。

    一南一北相隔甚遠,即便不在一處,也好像始終都未曾離開過彼此。

    她忽然覺得這兩個人,還真挺配。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