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71章 末日方舟(五)

第71章 末日方舟(五)



    在一陣劇烈的搖晃後, 輪船很快恢復平靜。[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盛鈺在取貨口已經待了半個小時了,四面八方都是人,這就很不方便找人。

    他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了粉絲接機現場,不過現在的情況怎麼也比接機的時候好些。早期接機粉絲沒有秩序, 看見他就瘋狂的往上湊, 那段時間盛鈺老被踩腳, 手臂上也都是刮痕。

    但現在還好, 至少大家都是互相擠,沒有人過來專門往他身上湊。倒是有不少看過他電影的玩家, 都念著時間還算松,上前打招呼。

    盛鈺尋思著他這邊也算一個小型粉絲見面會, 要是熟人在場的話, 怎麼地也應該能找到他。但是迄今為止,都沒有熟人上前。

    那就只有兩個可能了。

    一個是傅里鄴、廖以玫, 左子橙三人沒有來夜間取貨地, 也許在忙其他事情。

    第二種可能(性xing)就是, 他們壓根就不在這個副本里。這種情況也是有可能的,雖然是一起爬樓, 但他在論壇沒有加廖以玫和傅里鄴的好友。

    這就降低了同副本的概率。

    也沒有什麼後悔不後悔的,分分合合本來就是人生常態,在21層樓里倒是體現的淋灕盡致。

    午夜12點整, 閥門大開。

    人群紛涌上前, 卻一直盤旋在出口, 止步不前。其中還有人奮力的往回擠, 看上去堅定不已, 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了取貨區。

    前面人走的很慢, 盛鈺身處後方, 他只能看見輪船臨海的那一面放下了不少索橋。所有索橋直直通向海上,浪花洶涌聲不絕如縷。

    等了有接近兩個小時,前面人才走掉一小部分人。盛鈺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擠,過程中還擋著臉。

    形象還是要稍微顧及一點的。

    但是等來到了索橋邊緣,他也就忘了顧及形象,愣愣的放下手。

    像是終于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倒退,離開取貨區。又為什麼老纏頭說這項工作對于玩家來說十分困難,幾乎是生死離別一瞬間。

    眼前是無數的礁石海浪,夜深看不清前方礁石,甚至只能隱隱約約的看見島嶼的雛形。像是一個海市蜃樓一般遙遙墜在遠方。

    海霧將那座島嶼團團包裹住,使得近處的礁石也變得尤其不真實。

    左右都是玩家們倒吸涼氣的聲音。

    “我不去了,不去了。”

    近處有玩家腿肚子直打顫,喃喃道︰“我還是去船上完成客人需求吧。沒準升到了貴人區,就能直接取到我任務需要的貨物。”

    說著,他跟逃一般往後鑽。

    一開始盛鈺還不明白這話的意思,可是很快他就注意到面前不僅僅只有礁石。

    粗略算去,這里離島嶼得有千米距離,平均每一米左右就會有礁石。各個礁石連成一條線,在海上鋪出一條危險的‘道路’。而像這樣的路,至少還有幾百條,從船這頭到船那頭,這一側的船體全都放下索橋,連接有取貨通道。

    那就還有第三種可能,盛鈺來的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取貨口。船這麼大,其他地方一定還有取貨口,也許那幾個熟人走了其他索橋通道。

    抬眼一看,即便是盛鈺,也有點打退堂鼓。

    礁石道路其實不恐怖,最恐怖的應該是游在礁石附近,正虎視眈眈盯著玩家的海怪。那些怪物比洋房孤兒怨走廊里的海怪看上去還要可怕,至少洋房孤兒怨是能看清海怪的,但是在這里,這些海怪都只有一處浮在水面上,其他部位像是被暗藏在海水之下,只能看清淺淺的黑影。

    未知讓一切看起來艱險無比。

    船體左右兩邊有木板連接而成的安全道路,雖然看不清木板路上的情況,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那邊應該不是玩家可以走的地方。

    剛想到這里,就趕緊後方一名玩家推了他一下,力氣不大,不像是催促他往前走,而是叫他回頭。盛鈺本身就有些抗拒走礁石,就回頭看了一眼。

    是之前在酒館遇見過的紅毛。

    紅毛神秘兮兮的說︰“別看了。左邊是普通貨物的運送通道,那邊有神明把手,入口根本無法靠近。右邊是貴人區玩家的通道。不過你看看就知道了,現在還沒有玩家升到貴人區,那邊就是個空道,跟擺設沒有什麼區別。”

    盛鈺說︰“你怎麼知道的?”

    紅毛揚眉說︰“副本里有信息買賣渠道,這個你不知道嗎?比如什麼酒最貴啊,玩家所需要的貨物在島嶼上哪個方位,這些都可以問客人買。”

    說罷,紅毛急道︰“你走不走,不走讓我先走。後面還等著許多人呢。”

    盛鈺迅速讓開位置︰“請吧。”

    紅毛呼吸一滯,像是沒想到他真的讓自己先走。不過也只是遲疑了一瞬間,他就踏上了礁石。後方玩家已經怨聲載道,催促前面的人走快一點,盛鈺也沒耽擱,緊緊跟在紅毛身後,一步踏上面前的礁石。

    這一步,險些就讓他翻到海里去。

    附近海怪像是一群大張嘴巴接食物的食客,見他(身shen)體搖晃,都興奮的游動。時而掠出海面,時而潛游海底,將浪花拍打的翻起。

    盛鈺被濺了一身水,衣服濕噠噠的貼在(身shen)體上,白襯衫都有點透(色)了。

    因為心中訝異,他也顧及不了身上。

    ——怎麼會這麼滑!

    明明腳底下踩的是礁石,是石頭。但是從觸覺上來講,閉上眼楮,就算說腳底下踩得是冰塊都不為過。只是稍微動彈一下,人就跟著向前一歪,差點直接滑到海怪嘴里。

    盛鈺好歹還能站起來。前方紅毛整個人都趴在礁石上,(身shen)體姿態呈現出一種猥瑣的蹲姿。

    “你往前走啊。”

    盛鈺喊了一聲。

    紅毛欲哭無淚的回頭看︰“(操cao),你要不自己試試看,這他媽/的叫人怎麼走?!”

    他罵了一連串的髒話,翻譯器事無巨細,將這些髒話全給翻譯到耳朵里。還是用的電子音,沒有一絲絲情感起伏,听的盛鈺有點想笑。

    他無奈笑道︰“好,那你慢慢走。”

    “……”紅毛淚奔的沒有再看他。

    他就是想慢,也慢不了。

    不遠處掠過來幾道黑影,那些黑影腳踩懸浮器,底盤氣流沖擊著海面,使得他們高高懸在海面上一米處。從肩膀上的星星看,這些都是二級守衛,也都是神明。

    他們一來,就揮舞著手中的鞭子,直直打向紅毛身邊的海面。鞭子將海面擊打的水花四濺,撲了紅毛滿頭滿臉,差點將他沖到海里。

    神明惡聲惡氣︰“快走,後面還有許多人,你不要逗留在礁石上!”

    紅毛像是被(奶Nai)(奶Nai)追著喂飯的孩子,嚇得六魂無主,又慌亂的向前跳了一下。

    運氣也真好,跳到了礁石附近,連滾帶爬的爬上礁石,他哭喊道︰“蒼天啊!讓我回去!”

    盛鈺視線被旁邊的礁石通道吸引。

    那邊也有一連串的人在走礁石,神明的鞭子打上海面,海水像是卷積起巨浪,將附近七八個玩家卷到海里。其中有人速度很快,立即就爬回了礁石,還有人水(性xing)不好,在礁石附近浮浮沉沉,嗆了不少水,還被海怪咬了。

    即便是黑夜,都能看清那礁石道附近的海水有紅(色)蔓延開來,同一時間鮮血的鐵蚳沖到刺鼻,直直灌入呼吸道,讓眼楮也跟著生理發漲。

    盛鈺注意的當然不是這個。

    21層樓里(死si)亡常有,一般被淹死都不是真正的(死si)亡,還是可以回歸現實世界的。但從玩家們的表情來看,他們太害怕入水了。

    因為一旦入水被海怪咬到,就無論如何也無法掙扎上礁石。徘徊在(死si)亡邊緣的時候,他們的面前會出現一張純白紙張,在黑夜里尤其明顯。

    那紙張像是散發著微弱的白光,周圍都有一層弱光圈包圍。使得海水濺到紙張上,也只是無力的滑落,順著白光砸回海面。

    有人艱難的拿起憑空出現的炭筆,在紙張上寫字。幾秒後,傷處全然消失。他們回復精神,像是逃(脫tuo)大難般滾回礁石,粗/喘不止。

    還有人被海怪拖延,只能在海里無力的看著白光痛苦掙扎。等垂死瀕危之際,總會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他們,在紙上寫下一字。

    是否(死si)亡——是。

    于是這部分玩家像是忽然被抽掉所有的力氣,連帶著生命力也一同抽去。

    憑借自己力量寫下‘否’的玩家,面前的紙張是化為微小的粉塵消失。而被迫寫下‘是’的玩家們,紙上的消失是殘暴且突然的。

    就好像憑空出現一只大手,暴躁的將紙張撕成碎片,再碾壓成粉末,像是撒骨灰一樣撒到海里。這部分的玩家失去生命體征,尸體就像是海面的航標,為後路玩家指引方向。

    太殘酷了,盛鈺感覺自己渾身冰涼。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部分玩家應該是真的(死si)亡,無論是在21層樓里,還是在現實世界。

    啪——

    盛鈺一下子滾到海里。

    (身shen)體上的痛楚無比真實,防護罩還沒有來得及彈出,那鞭子就已經落在了他的身上。

    背上和肩膀上火辣辣的疼,浸泡在冰涼的海水里,跟傷口撒鹽沒什麼區別。盛鈺水(性xing)其實還不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架不住周身有無數蓄勢已久的海怪。

    一見他落到海里,海怪跟瘋了一般上涌,追逐著,撕咬著他的(身shen)體。

    眼前宛如遁入長久的黑暗。

    等視線重新清晰起來,就看見一條類似于食人魚的小家伙,惡劣的張開嘴巴。那里面的牙齒就跟一排刀鋒般,在月光下甚至還泛著冷冽的微光,窮凶極惡的咬傷他的手臂。

    大力帶著他往前一沖,手臂上的(肉rou)好像都被扯下一大塊,血水瞬間就蔓延周身。

    痛,太痛了!

    盛鈺痛到臉龐發白,牙齒都不停的打哆嗦。他感覺自己意識都在逐漸(脫tuo)離(身shen)體,仿佛能跳(脫tuo)這個視野,從上空看見自己無力掙扎的模樣。

    好在食人魚的那一下,將他沖到前方的礁石邊。他扛著痛劃了幾下,趴在礁石邊緣。

    面前出現一張答卷。

    【姓名︰】

    【是否(死si)亡︰】

    盛鈺咬牙提筆,在問卷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見到‘是否(死si)亡’這四個字,他的腦海里忽然泛出很長時間以前,經紀人說過的話。

    當時剛被私生粉追車,撞進了醫院。

    腿還打著石膏,痛起來的時候簡直是求生不得、求死無門,有時候甚至需要打止痛劑來平復。聯系當時網絡上的情況,經紀人想讓他停工一段時間,好好修養(身shen)體,順便修養心神。

    但娛樂圈這個環境,前浪不走止步不前,就會被後浪拍打在沙灘上。他當時愣是拒絕了經紀人,在打著石膏的情況下瘋狂拍廣告,走商演,開直播,極盡所能讓自己出現在公眾視野里。

    再痛再難受,也要讓別人知道他很好。

    這樣敵人就會以為,他好像不痛,這些沖擊對他來說不值一提,自己的迫害是白用功。

    所以當時經紀人搖頭嘆息,像是在開玩笑,也像是借著開玩笑的口氣說真心話︰“如果你明天就會死,今天也會讓敵人以為你沒事。”

    泛黃的記憶很快遠去,取而代之的是面前的問題。

    盛鈺深吸一口氣,萬分鄭重寫下‘否’。

    【是否(死si)亡︰否】

    傷處痊愈一新,就連衣物破損也好像被倒帶重來,回歸到一開始完好的模樣。

    盛鈺重新爬上了礁石。

    玫瑰武器的防護罩張開,隔著光圈,神明惡意的冷笑好似凝結成實質(性xing)的武器,爭先恐後的洋溢在面前,惡意幾乎穿膛而過。

    打別人的時候,鞭子落在水面。

    打他的時候,鞭子落在身上。

    這個區別對待,盛鈺心中一股火氣。

    他忍下火氣,臉上反倒(露)出一絲輕松笑意,說︰“听說鞭子濕的時候打在身上更痛,這種痛楚是成倍往上翻的。但我怎麼感覺還行。”

    頓了頓,他作出恍然大悟狀︰“噢,一就算乘十倍,也就只是十。基數太低,就算翻倍了也還是在給人撓癢癢。”

    二級守衛︰“……”

    他冷笑的看一眼盛鈺,說︰“你也就能動動嘴皮子了。不要以為有副本規則限制,我們就不能拿你怎麼樣,總會有陰暗面可以鑽漏。”

    說完這話,他就踩著懸浮器離去。

    在盛鈺又踏了五六個礁石的空檔中,他又帶回了足足六七個神明。這些神明將他圍成一個圈,鞭子鋪天蓋地的往他身上抽。

    左一下,右一下。

    皆被防護罩擋下。

    但這些沖擊還是不停的將他打入海面,防護罩可以攔住鞭子,攔住海怪,但不能攔住海水。盛鈺被海水嗆到眼尾通紅,幾次三番的重新爬回礁石之上,連喘息的空閑都沒有,就又被抽了下去,在海水中浮浮沉沉,渾噩不清。

    一千米的礁石路,走了足足三個多小時。

    神明明知道鞭子打不到盛鈺,也明知道海怪也咬不到盛鈺,卻依然如此動作。

    他們繞成一圈,看盛鈺不停爬回礁石,紛紛大笑不止,好像在以此取樂。

    這些神明在羞辱他!

    盛鈺記仇的厲害。

    他將幾個神明的臉牢牢記在心中,默不作聲的一次又一次爬回礁石。前後方都有迷霧,距離稍微遠一點,玩家們就看不清礁石上的情況,因此也都沒有注意到他所遭受的一切。

    只有附近的十幾個玩家能看清所有。

    進21層樓又不會瞬間將人變成沒有同理心的怪物,到後來就連附近的玩家也有些不忍心,紛紛怒視四周的神明,怨氣沖天。

    “看什麼看,還不快走!”

    神明一鞭子砸向水面,驅趕著玩家。

    玩家們無奈,只得繼續前行。

    他們的目標很明確,是去島嶼上取貨,過程中和神明起沖突是極度不理智的行為。這也是盛鈺現在所考慮的,能忍則忍。

    某一時,神明的鞭子打在防護罩上,忽然像沒有著點的脆皮一樣寸寸斷裂。他們驚懼的互相看一眼,最後質問盛鈺︰“你做了什麼?!”

    盛鈺沒講話。

    眼見著離島嶼越來越近,那座島終于不像海市蜃樓,而是真真切切的出現在眼前。

    神明可能擔心到島嶼上被報復,也就沒有繼續纏著他,而是踩著懸浮器迅速離去,換取新的鞭子為難後面的玩家。

    這下子速度快多了。

    盛鈺往前跳了幾個礁石,追上紅毛。

    “你做的?”

    紅毛臉一僵,回頭︰“不是我。”

    剛剛上石下水多次,期間無數次見到了那張泛著白光的答卷。次次都是差點被淹死,不過也正多虧了答卷,他現在全身完好如初。

    就是衣物有些濕。

    盛鈺緩了口氣說︰“謝謝啊。”

    紅毛臉一紅,扭頭不看他︰“我妹妹一直喜歡看你的電影,她是你的粉絲。”

    “來現實世界聯合國玩,我帶你妹妹吃大餐。”盛鈺抹掉臉上的水,蒼白著臉說︰“算是報答你對神明鞭子動了手腳。”

    紅毛立即說︰“不用,不用了。”

    其實一開始盛鈺就有注意到。

    神明第一鞭打到紅毛附近,將紅毛抽到海里,但之後幾鞭子都跟柔弱無骨似的,輕飄飄的擊打在水面上,翻不起一點浪花。

    他下意識的對紅毛頭頂看了一眼。

    【學者(藥理方向)】

    【伴生技能︰海妖。】

    【可以控制觸及水的物品堅硬程度,每日可使用二十次。】

    算起來,紅毛技能應該也沒多少使用次數了,但還是不計前嫌的幫了他。

    盛鈺說︰“要是嫌路途遠機票貴,我可以報銷。你是來自哪個國家的啊?”

    說著,兩人又往前跳了幾個礁石。

    總算是跳到了島嶼之上。

    就好像蹦極之後再落回實地,腳明明踏在地面上,卻好像踏的不是泥土,而是一團軟軟的棉花糖,連帶著整個(身shen)體都輕飄飄的。

    “我是塞爾維亞的。”說著,紅毛臉(色)有些黯淡︰“我妹妹已經死了。上上周死在銅領域。”

    盛鈺‘啊’了聲,說︰“節哀順變。”

    不知道翻譯器翻譯過去是什麼意思,紅毛聳肩笑笑,說︰“不用安慰。你可能沒有親近的人死在21層樓里,不是詛咒啊,只是舉個例子。如果真的有那種情況,你就會知道我是什麼感受了。”

    “什麼感受?”

    一邊說著,盛鈺還在打量前方。

    已經有不少玩家登上了島嶼,他們背上都背著一個半人高的箱子。

    箱子蓋拖在下面,四角都有類似于鎖的東西拷著。這樣一來,一但將蓋子蓋上,無論待回歸途如何顛簸,箱子里的東西都不會被晃出箱子,當然直接碎在箱子里也是可能的。

    二級守衛把手在各個通道口,挨個給人發木箱子。再往前看,是堆積如山,龐雜且紛亂的貨物,一眼看去好像有無數小山橫在眼前。

    難怪老纏頭說幾乎沒有人能取到自己想要的貨物。

    因為這些貨物根本沒有標名字。

    酒也許和椅子、花瓶擺放在一起,導致整個島嶼像一個超大型雜物間。還是那種主人懶惰,疲于打理的雜物間。

    紅毛哭喪著臉說︰“能有什麼感受。反正不管怎麼說,都不會是節哀順變。這個變故我不能接受。我的妹妹才剛成年不久,明明還有大把時間去玩樂,她還說以後要攢錢去看你。沒想到還沒有來得及看你就……倒是我這個對明星沒什麼感覺的哥哥,和她的偶像有了交集。”

    兩人上前,靠近神明。

    盛鈺也不知道安慰這人什麼好。

    就像紅毛說的,也許只有親人、朋友在21層樓里不幸喪命,他才能體會到紅毛的感受。

    紅毛從神明手中接過箱子,那箱子半人高,但出奇的沉。剛把箱子背到背上,他的腿彎就往下一折,猝不及防下險些直接跪到地上。

    附近的玩家差不多也是這個情況。

    費力的背著箱子,里面容量有限,他們又不知道自己的任務物品具體長什麼樣,也只能在一堆亂七八糟的貨物里挑挑撿撿,盡量拿看起來精貴小巧的事物往箱子里塞。

    神明踢了紅毛的箱子一腳,“趕緊走,去取貨。別在這里攔著路!”

    紅毛被踢的往前一趴。

    那箱子直接飛躍了他的頭,導致他在原地打了個滾,被箱子上的麻繩捆住整個翻轉。

    盛鈺立即想上前扶。

    面前忽然橫過一條鞭子,如電閃般迅速甩在地面之上,激的他防護罩都自動彈了出來。

    扭頭看向神明,是一個臉生的面孔。

    但臉上的惡意冷笑卻與礁石攔路神明如出一轍,銀領域的神明似乎比銅領域的神明更加戾氣橫生,也更加聰明,慣會在細節處刁難人。

    指了指身旁單獨擺放的一個箱子,神明嘲諷的笑出聲︰“急什麼急,你的箱子還沒有拿。”

    盛鈺看向箱子,心道一聲果然。

    難怪神明放任他過礁石道路,原來是打了這個算盤。他們想讓他經歷了千萬種艱難險阻之後,才遲來的發現自己無法裝貨。

    神明們特意,為他準備了一個壞的箱子。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