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70章 末日方舟(四)

第70章 末日方舟(四)



    在此之前, 別的玩家都忙著賺金幣,盛鈺看上去一點兒也不著急,一直待在遠地。[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坐在原位上觀察懸梯之下的老纏頭。

    這一個小時有無數人找老纏頭, 其中有玩家,也有游輪上的客人。玩家找老纏頭無非是給某項物品估價,一般能在輪船內拿到的物品價格都偏低, 很可能湊齊百來件都值不到一個金幣。

    而客人找老纏頭, 一般都是在詢問某件物品的取貨困難程度。要是困難的物品,那他們發布任務的時候, 所給出的獎勵也會相對應的高。

    大概晚上十點多,老纏頭身邊總算沒有再成群結隊的圍著人。

    臨近零點,不少客人都喝的醉醺醺,玩家也都心系于夜間的運貨取貨,沒有多余心思詢問。

    他這邊好不容易才清淨下來。

    見機,盛鈺連忙起身, 湊了上去。

    胖子緊隨其後,一開始他還不明白盛鈺想要做什麼, 其後看到盛鈺直奔老纏頭而去,他這心里也就更加茫然了。但他盛哥做事, 胖子自覺自己問了也沒什麼作用, 索(性xing)跟著看熱鬧。

    “海格列夫先生。”盛鈺走到旁邊, 墊腳坐上高腳椅,笑道︰“我能和你聊聊嗎?”

    老纏頭是個明顯的生意人。

    他的裝束和副本客人都不一樣,看上去就是經典的舊世紀歐洲商人形象。皮膚黝黑,嘴唇上方兩撇小胡子隨著他說話, 還會翻揚起來。

    他先是看了一眼盛鈺, 細細的眼縫中閃過精光, 笑眯眯說︰“來做買賣的?”

    盛鈺搖頭︰“不是。”

    這個詞剛出來,老纏頭臉上的笑意就消退了不少。態度也變得冷漠起來︰“那你是來找我估價的。我看你也沒帶什麼貴重東西。”

    潛台詞是,那就別估價了,什麼寶貝都沒有,過來只會丟人現眼。

    他雖然不給盛鈺什麼好臉(色)看,但盛鈺卻依舊笑嘻嘻的,不受其(干gan)擾。

    “我也不是來估價的。”

    這次老纏頭可就愣住了,他古怪的掃了兩眼盛鈺,說︰“不來做買賣,也不是來估價。那你來找我做什麼,我時間很緊,沒有功夫陪人聊天。”

    胖子在旁邊翻個白眼︰“我怎麼看不出你時間緊,你剛剛不就一直坐在這邊等人找你聊天嗎。怎麼,別人能聊,我們就不可以啦。”

    老纏頭說︰“我不聊沒有收獲的天。”

    說完,他就不再看盛鈺和胖子,而是端起手中的酒杯,口中有一搭沒一搭的哼著小曲。眼神跟一條精光線一般,時不時掃向盛鈺鼓起的褲子口袋,眼珠還會滴溜溜的轉悠。

    胖子把盛鈺往外拉了一點,湊到他耳邊說︰“盛哥,這老匹夫就是個慣會見錢眼開的。你看他那個賊兮兮的小眼楮,估計現在正在琢磨著怎麼把我們的金幣騙到手呢。”

    盛鈺從兜里掏出一枚金幣,正要送上前,就被胖子焦急的攔住︰“盛哥?!”

    “誒,出手了怎麼能收回去。”

    老纏頭眼楮像是聞風而動,自打盛鈺拿出那枚金幣,他的眼神就沒有離開過後者的手。不等胖子抗拒,他就迅速的伸手,搶一樣搶過盛鈺手上的金幣,那種趾高氣揚的表情終于褪去,換成了生意人的和煦笑容︰“一個金幣,一個問題。”

    胖子大驚,罵道︰“你這也太黑心了一點。什麼問題得值一個金幣啊,死(奸jian)商!”

    “這就要看你們提問出什麼問題了。你要是問我早上吃了什麼飯,這個問題自然不值一枚金幣。但你要是問我什麼重要的問題,那我很可能就是冒著得罪高社會等級人群的危險,來賺取你這一枚金幣,您說,這個值不值呢?”

    老纏頭笑的無辜︰“而且怎麼能說我(奸jian)商。這個世界上本就沒有什麼完全等價換取的東西,都是一個願打另一個願挨,交易才可以順利進行。不信的話,這位胖爺可以問問身邊的小兄弟,看看我這個‘打’,他是否願意挨。”

    盛鈺看他一眼︰“是你做生意還是我做生意。是你收錢還是我收錢。”

    這話說的輕飄飄,沒有什麼龐雜的感情加注,但盛鈺多年演戲,台詞功底還不錯。一段簡單的話,愣是被他說出威脅的口氣。

    老纏頭面(色)一緊,笑著舉掌拍了一下自己的頭︰“瞧,我都老糊涂了,竟然怠慢客人。您是有什麼問題,既然拿了錢,我保證知無不言。”

    見老纏頭態度微微服軟,盛鈺也沒逼得太緊,說︰“剛剛我坐在那邊一直听大家伙講話,也听到了不少消息。例如劣民區的客人普遍愛喝酒,所有人都想嘗一嘗‘人魚姬的眼淚’,但這種酒取貨極難,也只有貴人區的人才能取到。其他幾個社會等級的玩家是想也不要想。”

    “對,您要是打這種酒的主意啊。”老纏頭看了一眼盛鈺喉結上的奴字,眼楮在笑,語氣卻十分不以為然︰“那我勸你趁早還是收掉心。”

    不等盛鈺說話,他繼續說︰“你們現在還沒有去取貨,不知道這項工作有多麼困難,又有多麼的危險。我就直說了,我在游輪上生存這麼長的時間,期間見過神明取貨,也見過鬼怪取貨。無論是誰,都會在島嶼前方敗下陣來。他們根本就取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貨物,看你這麼大方,我可以和你說,上島嶼之後不要想著拿什麼什麼貨,直接拿離你最近的貨,來回幾次也能值。”

    “至于人魚姬的眼淚,這些酒估價很高,單杯就得賣上千金幣。而且有價無市。一般只有貴人區才會有人取到,並且大家自持身份,根本不會將人魚姬的眼淚向下面的樓層運。畢竟這是貴人酒,只有身份足夠尊貴的人才夠資格喝它。”

    這話說的,胖子撇過臉小聲吐槽︰“講的神乎其神的,還貴人酒。胖爺我還貴人鳥呢。”

    “……”

    老纏頭眼神往胖子襠部掃視一眼,看的胖子一個哆嗦,下意識捂襠,氣道︰“我說鳥你就往下看,你們神明思想怎麼都這麼齷齪!”

    老纏頭揪了揪自己的小胡子,沒有反駁胖子說他是神明,而是繼續道︰“如果你是自己想嘗嘗酒的味道,那努力提升社會等級吧。等到了貴人區,取貨就會方便很多,不用再冒著生命危險。”

    說完,他道︰“一個問題已經回答完了。”

    盛鈺佯裝吃驚狀︰“我還沒有問你問題啊。”

    “……?”老纏頭面上迷茫。

    就看見盛鈺貌似痛徹心扉,表情極度豐富︰“我就開口說了一句人魚姬的眼淚,就被你打斷說話了。你平時都是這樣做生意的嗎?”

    砸什麼都不能砸生意的招牌。

    老纏頭呼吸一滯,咬牙擠出笑意︰“那就當我剛剛說的是附贈給你的消息吧。你到底要問什麼,這次親耳听到你的問題以後我再回答。”

    盛鈺笑了笑,說︰“誰說我這個金幣是用來買你回答我一個問題。”

    “那你買什……”

    老纏頭的話還沒有說完,盛鈺就直開口︰“我這個金幣,是用來買你,去回答別人的問題。”

    老纏頭愣了好幾秒鐘,才理清楚盛鈺話語中的邏輯,但就算弄明白了,他還是茫然。

    這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

    人家來買,都是自己有問題,想要從他的口中得到答案。盛鈺算是奇葩中的戰斗機,明明他自己有一籮筐的問題,卻還心大的要顧及別人。

    老纏頭笑了一聲︰“您做慈善呢?”

    “我是不是做慈善,這一點你不需要管。”盛鈺笑著開口,音量微微壓低,導致他的語氣也緊跟著神秘兮兮︰“全劣民區的客人最愛喝什麼酒,這個我之前就已經注意到了——苦艾酒。”

    酒這個東西,喝多了有癮。

    但是總是花錢買酒,那經濟上肯定是負擔不起的。所以劣民區大多數人平時喝的就是價格偏低,而適口(性xing)又高的苦艾酒。

    可以說這種酒就是劣民區不可或缺的靈魂酒品,就算客人們愁眉不展等待玩家幫他們做什麼事情,他們的手中往往也會捧著一杯苦艾酒。

    盛鈺繼續道︰“這枚金幣給你,要是明天有客人來問你苦艾酒的取貨難度,你要按照我說的,去對他們說。”

    老纏頭驚的都忘記掩飾表情,眼楮珠子瞪得老大,良久反應過來,連忙將懷中的金幣掏出,跟塞一樣向盛鈺的手中塞去。

    他這種見錢眼開的商人,听了盛鈺的話連錢都不要了,嚇得直搖頭︰“不不不,你可別害我。雖然經常會有客人問取貨難度,來估量他們發布任務的賞金,但我不能說謊的,否則副本規則會直接將我抹(殺sha)。”

    像是怕盛鈺多說,他嚇得抄起桌子上的帽子,逃似的就要走。

    胖子一看就急眼了。

    他小腿一蹬從椅子上跳下,整個人往老纏頭面前一擋,凶神惡煞的(摸Mo)出了菜刀。

    “盛哥話還沒說完,你走一個試試?”

    茶餐廳可不像月季舞廳,那邊的音樂聲震天動地,聲如洪鐘,吵的人根本听不清講話聲。但茶餐廳沒有音樂,稍微喧鬧一些的可能就是盤子的踫撞聲,以及眾位玩家的咀嚼聲音。

    因此,這邊一起沖突,就有無數雙視線隨之看了過來,目光皆是滿滿的探究意味。

    老纏頭想要繞過胖子跑走,盛鈺在後面好整以暇的抱臂︰“十個金幣,買你對別人說實話。”

    話音剛落,老纏頭也頓住了腳步。

    他緩緩回頭,遲疑道︰“什麼意思?”

    盛鈺說︰“字面上的意思。”

    他掏出兜里剩余的五枚金幣,又從胖子身上搜刮了四枚,湊齊十枚,將其擺放到桌子上。老纏頭眼神發亮的盯著硬幣,忍不住坐了回去。

    外人只能看見盛鈺的動作,並不能听見他可以壓低了的聲音︰“夜間取貨時間是十二點到第二天早上八點。你從明天早上八點開始,一但有人問你苦艾酒的取貨難度,你就說,取不到。不用急著質疑,明天這句話將變成事實,副本不會把你怎麼樣的。而我這十枚金幣,就是買你在取不到貨之後多加幾個字。”

    想了想,他輕輕(勾gou)起唇角,說︰“就月季舞廳吧。你對所有人說,舞廳門邊的座椅上,有個(胸xiong)前別著紅玫瑰的男人,他有苦艾酒。”

    老纏頭滿臉懵逼,他晃神說︰“你瘋了嗎?苦艾酒是每天游輪都會自動供應的貨物,因為需求量龐大的原因,根本用不著玩家去取。又因為價格低廉的原因,也根本沒有玩家願意去取。到現在倉庫還囤積了不少苦艾酒,大家要是願意的話,可以自己去買,低價就可以買到許多。”

    “這個不是你該管的事情。”

    盛鈺面(色)不動,平靜說︰“在你看來,這是一項劃算到不能再劃算的買賣。十枚金幣買你說實話,算是賺個外快,這個交易做不做?”

    “……”

    老纏頭沒有猶豫太久,立即點頭︰“做!當然得做。不過丑話我可說在前頭啊,要是明天取貨難度依然很低,我不可能騙劣民區的客人。到時候你就只能自認倒霉了。”

    “成交。”

    盛鈺眼眸發亮,視線里倒映著茶餐廳內的昏黃燈光,像是倒映進一炳搖曳燭火。使得他臉上的笑容跟個小狐狸似的,怎麼看怎麼狡黠。

    ※※※

    等走離了茶餐廳,胖子忍住(肉rou)疼說︰“盛哥,那可是我吃了四十盤甜點換來的金幣啊!”

    盛鈺說︰“啊,真辛苦。”

    胖子欲哭無淚︰“老纏頭看咱們的眼神像是在看著冤大頭,他肯定想著,明天還會有苦艾酒供應,這十枚金幣算是他白得的。”

    盛鈺笑了笑,沒講話。

    其實胖子說的話並不完全,老纏頭看他的表情像是在看著一個冤大頭,他看老纏頭的表情同樣也是宛如看著一個廉價勞動力。

    剛剛坐在那邊盯了一個小時左右,期間無數客人去詢問各種酒品、食物的取貨難度。數量多到根本數不過來,老纏頭就跟一個大喇叭一樣,一個小時就見了無數人,散播了無數消息。

    而這,也正是盛鈺缺的。

    換算一下,他等于花了十個金幣,就買下了副本里唯一的‘信息公告欄’。這筆買賣在老纏頭看來是很劃算,但在他看來,只會更加劃算。

    這些事情沒必要對胖子說。

    向走廊前方走了幾步,盛鈺憑借著記憶,來到一開始獲得六枚金幣的酒吧門口。

    在門邊等待的時間里,他問胖子︰“你在副本里見到熟人了嗎?”

    胖子肚子吃的圓滾滾,倒在門邊打飽嗝。聞聲一喜︰“你看見了小美?!”

    “沒看見。我要是看見了(干gan)嘛還問你。”盛鈺說著,問︰“你看見了傅里鄴嗎?”

    胖子嘟囔說︰“沒看見……”

    過了一會兒,兩人又同時開口。

    “那你听見傅里鄴相關消息沒?”

    “盛哥,小美一點消息也沒有嗎?”

    “……”

    對視,沉默。

    在胖子醬紫的臉(色)下,盛鈺沒忍住笑出了聲音,他感覺胖子真像一個望妻石,進了副本就兩眼一抹黑的小美小美瞎叫喚,人廖以玫說不定都不在這個副本里,自己去別處逍遙了。

    緩了一會,他發現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吐槽胖子,因為他也一直在找傅里鄴。

    不過他和胖子不一樣。

    胖子找小美,那純屬拳拳愛意在作祟,而他尋傅里鄴,是想快點結束那個賭約。

    要是這個副本不在一起,說不定下次見面傅里鄴就要說這個副本不算數。一拖兩拖,三拖四拖,這得拖到猴年馬月才能斷(干gan)淨。

    嗯,他肯定是因為這個原因。

    也沒有其他原因了,盛鈺心中肯定的想。

    和一級守衛約定十一點半見面,但鬼怪似乎急著想和他見面,提前來了。

    大概十一點十分左右,他就鬼鬼祟祟的上前,說︰“王,人都在包廂里。”

    指了指身後劣民齊聚的一家飯館,鬼怪這才注意到盛鈺身後還有一個人,他先是皺著眉打量了一下,似乎在質疑這人為什麼會和偉大、至高無上、尊貴無比的貪婪大人走在一起。

    隨後忽然被胖子用力一打,打的頭上的帽子差點掉落。胖子氣呼呼說︰“嘿,我就奇了怪。你認得出盛哥,卻認不出我?”

    鬼怪驚的快要裂開了。

    他結結巴巴說︰“暴暴、暴……”

    簡簡單單的‘暴食大人’四個字,差點被他說成rap。盛鈺好笑說︰“別抱了,進包廂你們可以抱個夠。”

    胖子不依︰“我要和小美抱!”

    盛鈺一邊朝著鬼怪所指方位走,一邊保持只有三人才能听見的音量,笑著說︰“那正好,這位鬼怪是懶惰舊部。據我所知上任王之間很多情誼都會延續到這一代,跟詛咒或者命中注定似的。”

    他不知道胖子到底是怎麼看廖以玫的,也就沒說上一任七個鬼王全是男人的事。而是說︰“遇見了小美的舊部,你剛剛好可以問問,看上一任的暴食和懶惰有沒有什麼傳言。”

    胖子一听,果然被(誘you)惑住了。

    他沒有再走在盛鈺身邊,而是光速貼近一級守衛,陰著臉嚇唬鬼怪︰“我以暴食王的名義警告你,把上一任懶惰王和暴食王的交集說出來。”

    那鬼怪被他嚇得腿肚子發抖,走路都是歪歪扭扭的︰“我不知道啊。”

    胖子眉毛一豎︰“你不知道?你不是上任懶惰王的舊部嗎,別想著唬我!”

    鬼怪苦著臉。

    面對著盛鈺的時候,他的情感似乎是極度崇拜以及喜愛的,但面對胖子的時候,別提喜愛了。他的表情幾乎寫著四個大字︰敬而遠之。

    這應該是受上任王的秉(性xing),以及這一代王在眾鬼神之間的名聲而影響。

    他小心翼翼的說︰“萬年前那幾位就已經……我才出生500多年。據小人听說哈,好像是沒有什麼聯系的,兩位大人沒什麼特殊交集。”

    胖子眼神中劃過一絲失落,很快就重振旗鼓︰上任鬼王沒有交集沒(關guan)系,他反正說什麼也要和小美攀上(關guan)系。如果說盛哥和傅佬叫命中注定,那他和小美就是後天結緣!

    另一邊,盛鈺完全沒想到胖子在想什麼。

    一走到包廂附近,他就開始皺眉。

    和他料想的有點不同。

    原本想的是一個大通鋪密閉包廂,但顯然他高看了劣民區的空間利用度。這邊都不能稱之為一個包廂,頂多說它是一個稍微大一點的桌子。

    所有被聚集起來的鬼怪守衛全都跟幼兒園的乖寶寶一樣,激動的渾身打顫,時不時還會往門口看。那些被他們揪過來的客人自然不能坐,全都蜷縮在桌子旁邊,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胖子,我可能不能過去。”

    盛鈺有些內疚,不知道這話怎麼開口︰“雖然很多鬼神都知道我的身份,但玩家不知道。”

    早在等待的時候,胖子就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干gan)什麼的了。無非就是借用鬼怪來集齊金幣。這個行為雖然讓集齊金幣變得簡單,但難保其余玩家看見了不會多想……守衛這麼乖,太奇怪了。

    說不定懷疑著懷疑著,就會懷疑他是鬼王。

    看盛鈺的表情,胖子拍拍(胸xiong)脯,萬分義氣的說︰“盛哥,我知道你一開始進游戲是洗刷那些難听的名聲。但現在情況改變了,大家都是被無辜扯進游戲的人,要是讓人知道聯合國大明星有這麼一個身份,在21層樓里如魚得水,絕對會把那些受罪的怨氣撒到你身上。但我不一樣啊,老早就有人懷疑我是鬼王了,他們會攻擊公眾人物,但是不會攻擊一個素人,我去吧。”

    “行。”

    盛鈺也沒推(脫tuo),而是將胖子這個人情記在心里,說︰“你拿了金幣以後,去倉庫。今天還剩多少苦艾酒就買多少,務必全部截斷,最好一滴不留。”

    說完,他感受到時間緊急,就要轉身走。

    胖子在後面愣問︰“你去哪里啊?”

    “去取貨區,停島取貨。”

    盛鈺擺了擺手,加快速度離開。

    胖子(摸Mo)不著頭腦,只能按照盛鈺所說的去做。一開始他以為應該沒有多少金幣,誰知道從守衛身上拿東西,這種任務獎勵根本不是吃甜點可以比擬的,輕輕松松就拿到手兩百金幣。

    懷揣兩百金幣,胖子還是發愣。

    他實在搞不懂,這兩百金幣都足夠兩人升上劣民區了,而盛鈺之前找老纏頭,又是要老纏頭散布苦艾酒的消息,又是花費這能提升兩人社會地位的金幣去買一大堆低劣的酒……

    桌上就擺著一杯苦艾酒。

    他舉起酒杯,喝了一口。那口酒還在口腔里盤旋,味蕾還沒來得及嘗到味道,他就在一群鬼怪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將那口酒噴了出去。

    嗆到鼻腔辛辣。

    但他完全不在意這酒的味道,腦海中浮現出來的皆是盛鈺臨走前的壞笑。

    他明白了!

    剛剛還在困惑盛鈺去取什麼貨物,胖子忽然回神,差點要喊出聲來。

    盛鈺哪里是去取貨啊,他分明是去截斷苦艾酒的供貨渠道。

    物以稀為貴,只要明天供不了貨,急著喝酒的人就會找老纏頭問貨物取貨難度,到時候老纏頭就會按照盛鈺所說的那樣,如實告知明日苦艾酒斷貨,並且告知這酒的唯一供貨渠道。

    就是盛鈺,也只能是盛鈺有這種酒。

    在所有人都忙著根據客人喜好以及獎勵金幣數量,確定今晚要取什麼貨物的時候。盛鈺已經提前規劃好一切,從一開始他就沒想著要跟著客人的需求走,而是從市場上,改變物品供需。

    而苦艾酒這種人人都喜愛、劣民區最為普遍低價的酒,明天將會搖身一變,變成眾人上癮卻難求一杯,供不應求的第二‘人魚姬的眼淚’!

    胖子已經完全呆了,他又一次洗刷自己對盛鈺的認知。以前只是覺得盛鈺腦子轉的快,擅長絕地逢生,但現在,豈止絕地逢生。

    “這他娘的智商碾壓……神一般的攪局能力哇!!!”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