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69章 末日方舟(三)

第69章 末日方舟(三)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視線中, 盛鈺這一連串動作太順暢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拿了玩具車以後給小女孩,就輕易的收獲了足足六枚金幣。

    相比較還有許多人正痛苦的和酒保玩游戲,玩十局得輸九局, 淒淒慘慘戚戚的為那麼一枚金幣而奮斗。換算一下這六枚金幣,那他們得和酒保玩上六十場小游戲才勉(強qiang)拿的到!

    想到這里, 眾人心中只剩下一片羨(艷yan)。

    趁人流混亂, 盛鈺趕緊出了酒吧。

    他向前走了幾步, 果不其然看見那名一級守衛就在附近蹲著。

    走廊里人流量太大,他過去沖守衛使了個眼(色), 自顧自走進喧鬧的‘月季舞廳’之中。

    舞廳里在放舊世紀的管弦交響樂,聲音放的特別大。除了慢搖區有卡座,其他地方都是舞池。這里面講話只有面對面才能听見,離得距離超過半米,那麼就只能看見說話的兩個人嘴巴動彈,無論如何也無法听見聲音。

    一級守衛也很上道, 很快就跟了進來。

    一靠近他就興奮的兩眼 亮︰“王!”

    盛鈺問︰“你是誰的黨羽?”

    那鬼怪一愣︰“啊?”

    盛鈺這才反應過來, 黨羽這個詞含有貶義,是泛指惡勢力集團內, 除首領之外的人。

    反正意思差不多,他索(性xing)換了一種問法︰“你是哪個鬼王的舊部屬下?”

    這樣說鬼怪就懂了。

    滿臉橫(肉rou)的大漢扭捏的像個小姑娘, 漲紅著臉害羞說︰“我雖是懶惰大人舊部。但我崇拜您已久, 從小就是听著您的故事長大的!”

    盛鈺以前就經常听十幾歲的年輕男女說,他們是看著自己的電影長大的。這個話就很糟心, 明明他自己年紀也不大。

    想著,盛鈺問︰“你多大啦?”

    鬼怪更羞澀了︰“回大人, 我才588歲呢!”

    盛鈺︰“……”

    那听的就不是他的事跡, 是上一任貪婪王, 那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故事長大。

    這個事情暫時不深究。盛鈺想起剛剛在奴隸區遇見的一級女守衛,她說這里是魂閣分部。

    當時準備多問幾句,但情況不允許。現在舞曲聲音很大,有些話也就可以毫不顧忌問出口。

    那鬼怪听了他的問題,十分擔心。

    “大人,您的舊部屬下說的沒有錯,這里的確是魂閣分部。作為神明組織里一個較大的組織,魂閣在大小世界有無數分部,這艘游輪只是其中一個。對了,有一件事還請大人千萬小心。”

    在21層樓里‘千萬小心’的事情可太多了,不過鬼怪也是好意,盛鈺也就沒有拂掉它的一片丹心,而是十分有耐心的問︰“什麼事?”

    鬼怪擔憂說︰“大人千萬不要夜間去取貨,二級神明可都在那里等著報復您呢!”

    ……報復他?

    盛鈺只是簡單的一想,很快就想明白。

    魂閣不一定會為了鬼媽媽和鬼小孩報復他,但是痛失了兩個優質魂能,肯定說什麼也要搶回去。且他是鬼王,之前的舉動基本上等于狠狠打了魂閣的臉面,大組織最忌諱這些。

    他也沒有太擔心,要報復他的神明有很多,想要害他的神明只會更多。有句俗話說得好,債多不壓身,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怕。

    倒是鬼怪有些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意思。

    他憂心忡忡,眼圈紅了一大片︰“大人,您與其他王離開的時間太久、太漫長。以前七個舊部十分壯大,但長期缺失統治者,到現在勢力都逐漸轉微弱,大家都只能夾起尾巴做鬼怪。是我們無能,幫不了大人們什麼忙……”

    說著,說著,他都快要哭出來了。

    看上去是真的內疚到一個極點,恨不得以頭搶地,在盛鈺面前自裁謝罪一般。

    大可不必,不至于這樣。

    盛鈺好笑的說︰“誰說你幫不上我的忙,剛剛在酒吧里不就做的很好。你在副本里還見到過其他鬼王嗎,都有誰?”

    鬼怪被盛鈺夸的臉龐通紅。

    像是一下子飄到了雲端,整只鬼都暈乎乎的轉悠。看上去就算離開月季舞廳,他都會興奮的找其他鬼怪炫耀︰貪婪大人夸我啦!

    暈著暈著,他還不忘回答盛鈺的問題︰“我見到了!來的時候看見暴食大人在下午茶餐廳吃茶點,那里也是二樓平民區的入口。”

    盛鈺頓了頓︰“那你見到了傲慢嗎?”

    鬼怪歉疚的搖頭,說︰“沒有見到。大人,所有玩家進這個世界,一開始都是在奴隸區。如果接下來幾天您都沒有找到想要找的人,說不定那位大人不在這個副本里。”

    “……”

    盛鈺扶額,他是真的想笑。

    傅里鄴跟他打了個賭,說兩個副本內讓他動心,不然就自此兩不相見。

    當時說的時候信誓旦旦,搞得盛鈺都有點遲疑,覺得自己這把說不定會翻車。但上個副本已經過去了,要是這次兩人甚至都不在一個副本里,那就不是他冷漠或者傅里鄴不夠努力的問題,而是蒼天都不想要他們兩個人在一起。

    鬼怪小心翼翼的看著盛鈺︰“大人,傳言您和傲慢大人(關guan)系並不好……”

    盛鈺立即說︰“那是上一代鬼王。以後听到這種謠言記得制止,我和他(關guan)系還不錯。”

    “懂!!”

    鬼怪忽然激動︰“您要是想見他,我一定會留意副本里有關傲慢大人的消息。如果僥幸見到了那位大人,我一定飛奔過去說,您超想見他的!”

    “也不是超——想見。”

    盛鈺好笑的搖頭︰“算了,你還是留意一下吧。我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

    “您說!能幫到大人是我等鬼怪的畢生榮耀!(殺sha)人放火,燒(殺sha)搶掠,您說我就去做!”

    鬼怪目光熱烈如火,激動到渾身打顫。

    估計盛鈺現在就是要他死,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割下自己的頭,然後殘存的(身shen)體本能會讓他無比虔誠的,獻上自己的頭。

    見狀,盛鈺目光微微放軟,笑道︰“不是那麼難的事情,就是幫我找一下類似剛剛玩具車任務的客人。如果他們想要的東西在鬼怪身上,就把客人和鬼怪一起聚集過來。我需要金幣。”

    “回大人!保證完成任務!”

    條件反射的答應以後,鬼怪這才反應過來,憂愁說︰“這種類型的任務不算太多,我能在夜間取貨以前聚齊起大約幾十個這種客人。”

    幾十個任務,加起來也得有小幾百金幣了。將社會等級從奴隸區提升到劣民區綽綽有余,但盛鈺的眼光顯然不會這麼短。

    實不相瞞,他比較喜歡一步登天。

    與鬼怪約定晚上十一點半見面以後,盛鈺很快就趕到了胖子所在茶餐廳,也就是二樓入口。

    好在胖子還沒有挪動地方,他依然坐在茶餐廳角落里,左右手都抓著茶點狼吞虎咽。明明是應該細細品味的少(女nu)心小甜點,到了他手上,那簡直跟囫圇吞棗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可能胖子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個啥,就瞪著眼楮再那邊吃,時不時還要摳著嗓子(干gan)嘔兩聲。

    和他有相同動作的還有許多人,茶餐廳位數于二樓懸梯周邊。

    佔地面積極大,光座位就有上千個,其中大半是裝束很陳舊,頗具舊世紀歐洲風格的大裙擺、紳士燕尾服等。只有一小半的人身著現代服飾,而這些人無一例外的,都在吃。

    “太浪費了,太浪費了。”

    有一個綁著麻花辮的金發姑娘走了過來,沖盛鈺憂心忡忡說︰“每天取貨通道都會運太多的茶點過來。游輪劣民區的客人只喜歡喝酒,不喜歡吃甜點。過夜以後這些堆積的甜點都不能再吃了,到時候會被扔到海里喂魚。這些甜點可都是人吃的東西呀,怎麼可以拿去喂魚呢,實在是太浪費了!”

    盛鈺說︰“有什麼是我可以幫到你的?”

    金發女孩高興說︰“你願意幫我麼,上天會祝福你的。只需要幫我解決這些茶點,十盤茶點是一枚金幣,必須全部吃到肚子里去。”

    “……”

    難怪胖子邊吃邊嘔吐。

    這一屋子的玩家都傻得可愛。

    盛鈺走到胖子面前,在對面的位置坐下。

    胖子連頭都沒抬,依然埋頭苦吃。他身邊已經放了幾個金幣,看上去得吃了幾十盤甜點。

    這期間盛鈺轉頭,視線在人群中搜索,待找到二樓懸梯處一個明顯畫風不一樣的小胡子商人,他基本上確定,那應該就是二級神明所說的老纏頭——海格列夫先生。

    “喂,別吃了。”

    盛鈺看胖子吃的完全不管外界,就直接伸手敲了兩下他的桌面,好笑說︰“你就算吃到撐死,也升不到劣民區。”

    胖子愣愣抬頭,高興的口齒不清︰“盛哥!”

    他先是拿紙巾把嘴上的甜點殘渣全部擦(干gan)淨,高興的同盛鈺講了幾句話,隨即苦哈哈的說︰“我也不想吃啊,但這個最安全了。和酒保打賭玩游戲,輸了小則喝酒耽誤神智,在副本里渾渾噩噩,大則,我剛剛看見有玩家玩游戲輸了,手也被砍掉了!我不敢賭啊。”

    盛鈺好笑說︰“副本里也有鬼怪守衛,你可以找他們幫忙啊。辦法千千萬萬,就拿吃東西來說,你可以放出饕餮,一次(性xing)把這個茶餐廳的甜點全吃完,還怕饕餮吃不下去嗎?”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吃到饕餮肚子里也算是‘吃到肚子里去’呀,盛哥您真是鑽bug小王子!一百個金幣可以升到劣民的社會等級,我已經提前打听過啦,從劣民區到平民區需要一千個金幣,全吃完說不定能完成一大半!”

    胖子激動的臉通紅,看上去剛剛是真的吃出心理陰影了,就準備直接放出饕餮。

    還好盛鈺拉的快︰“等等。”

    胖子舉著卡牌的手就這麼頓在了空中,他困惑的看向盛鈺︰“怎麼了?”

    “現在全吃完最多也就幾百個金幣。”盛鈺沖胖子笑著眨眼︰“但我有個更好的計劃,怎麼,要不要入伙。一起(干gan)大事?”

    胖子已經很熟悉盛鈺了,看到他這個表情,就知道他盛哥肯定又在暗自琢磨一些極其埋汰人的主意。他不僅沒有抗拒,反倒興高采烈的問︰“可以讓咱們倆都升到劣民嗎?”

    “平民都是小意思,貴人也不是不可以。”盛鈺沖胖子笑笑︰“怎麼樣,來不來?”

    “來,當然來啊!”

    胖子眼楮亮亮,上次集體坑害鄔桃桃的時候他就見識到盛鈺的腦子有多靈光了。在動用到腦子的地方,他對于盛鈺是深信不疑的。

    因此在他問‘我們需要做什麼’的時候,盛鈺簡單的一個‘等’字,就讓胖子懵了。

    等什麼東西,為什麼要等?

    他糾結的看看盛鈺,按下心中好奇。

    這麼一等,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期間胖子跟(屁pi)股生瘡一樣,幾次忍不住想問,但看見盛鈺的表情,他都乖乖壓下了好奇心。

    終于,夜間11時左右,盛鈺動了。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