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68章 末日方舟(二)

第68章 末日方舟(二)



    這里就像是一個破敗的老玩意兒市場, 沿著走廊走下去,四面八方都是無規則的房間。【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這些房間有些被做成舞廳樣式,還有被做成棋牌室, 甚至還有像舊時代電影里的西部酒吧。

    入目皆是穿著現代服飾的人群, 這些都是玩家,很快就散開到劣民區各地。

    走之前玩家們還在糾結的交流。

    “為什麼我玩家任務和你任務不一樣啊。你是要找朗姆酒, 我是得找海綿蛋糕。”

    “你們都是找吃進嘴巴里的, 問問人說不定就可以找到。唉……我得找一把叫做薔薇少(女nu)的椅子。這艘輪船光劣民區就有數不清的小隔區,各種酒吧飯館、下午茶廳,這麼多椅子,我得找到什麼時候才能找得到啊。”

    盛鈺余光看了一眼說話的玩家,是個皮膚黝黑的外國人。

    他似乎很著急,一路邊走邊看各種椅子, 如果看見椅子附近帶有薔薇裝飾品的,他還會高興的跑過去用卡牌貼一下, 搞得不少人都用看變態的目光看著他。

    很快就有玩家忍不住說︰“你別試了。剛剛我找副本里的npc問過了。朗姆酒和海綿蛋糕船上都缺貨,得夜間去取貨。不止這些,我自己的任務物品也缺貨。嘖嘖,我就知道21層樓開局不會這麼順利。那個二級船員還說要不要取貨全憑我們自己的意願呢, 這個玩家任務一出, 不就是在逼著大家伙夜間去取貨嘛。”

    說著,眾人唏噓散開。

    那黑皮膚的外國人也不在執著于‘薔薇少(女nu)’椅子, 而是極盡所能和npc搭話,努力賺取金幣。

    剛剛玩家們討論任務的時候, 盛鈺早就抬起手心卡牌看了一眼。

    卡牌上面空空蕩蕩, 沒有任務。

    從肥廚怪客副本的經驗來看。當時那個副本也是玩家任務先出。等之後一段時間, 鬼王任務才姍姍來遲的出現, 反正每次任務有更新的時候卡牌都會散發微微灼熱,作為提醒。

    所以盛鈺也就沒有太著急。

    “每一次任務都和玩家任務有關聯,就算現在任務沒出來,跟著普通玩家的節奏肯定沒錯。”

    想到這里,盛鈺往前走了一段距離,看黑皮膚外國人轉進右手邊的酒吧。

    他也沒思考太多,跟著轉了進去。

    腳尖剛踏進去,盛鈺差點原地打個圈,被刺鼻香水味給(刺ci)激的掉頭離開。

    皺了皺眉才忍下這個恐怖的香水味。

    這是一個西部酒吧樣式的酒館,不少身著維多利亞時期服飾的人坐在高腳椅上,每個人都愁眉不展,看上去心事重重。

    滿屋子髒亂差,偶爾腳邊跑過一串肥老鼠,眾人好像已經習以為常,根本不會去在意。依然皺著眉頭思考自己的事情,很少有人交流。大多數都是自顧自悶著頭,煩惱的喝酒。

    往前走了幾步,玩家和非玩家之間還是很好區分的,首先是衣著服飾相差特別大,其次是玩家脖頸都刻有黑(色)的社會等級。

    盛鈺就看見一個紅頭發玩家蹲在小孩面前,問︰“有沒有什麼能幫上忙的?”

    那小孩手持玩具車,一直唉聲嘆氣。幾秒鐘後抬頭看玩家,驚喜說︰“你願意來幫忙簡直太好了,我一直都在等有善心人來幫我。”

    也許是見到面前是一個孩子,紅毛玩家心里還估(摸Mo)著任務可以輕松一些,就耐心很好的詢問道︰“你要我幫什麼忙呀。”

    小孩眼泛淚水,揪著自己的小布裙,說︰“我的玩具車被人搶走了。那個人凶巴巴的,還喝了不少水仙酒,我去問他要的時候,還被他摔到了地面上,踢了好幾腳。如果是大哥哥去要的話,他肯定不敢這樣做!”

    紅毛做義憤填膺狀,說︰“你給大哥哥指出來,到底誰這麼無聊,竟然搶小孩子的玩具。”

    于是小孩伸手遙遙一指,指向門口癱坐著喝酒、滿臉橫(肉rou)的一級守衛。

    “就是他,就是那個壞人!”

    也許是听到了這邊的動靜,一級守衛拎起手中的酒壺,冷笑著看玩家一眼。他抬起自己的右手握成拳頭,大拇指從脖頸左側滑到右側,做了一個類似于抹脖子的威脅動作。

    “…………”

    頓了頓,紅毛冷臉站起身︰“小孩子要懂得禮讓,大人想玩你就讓他玩唄。告辭。”

    盛鈺沒忍住笑了一聲,見紅毛猛的扭頭看著他。就連忙收斂笑意,佯裝盯著別處。

    他的動作太慢了,騙不到紅毛。

    紅毛氣到齜牙咧嘴︰“你笑個屁啊。我哪里知道守衛是神明還是鬼怪,萬一為了幾個金幣得罪了神明,從根源上(死si)亡,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小女孩不滿(插cha)嘴︰“是六個金幣,別人都只給一兩個金幣,我已經很大方了好不好?”

    一听她說六個金幣,原本不在意這邊的玩家們紛紛停滯住動作,齊刷刷看過來。

    某種意義上來說,小孩講的還真不錯,在這滿屋子的人里面,她絕對算是大方的。

    別人的任務都是給一個金幣,至多任務困難些,也就是兩個金幣,這還是頭一次出現金幣數量超過一只手的情況,很是(誘you)惑人。

    不過想到這個任務是從一級守衛的手里搶東西,不少人都還是有些遲疑。

    不是能不能打過的問題,主要是人們本能的不想和神明打起來,害怕自己會真正(死si)亡。

    所以大多數人都是保持一個觀望態度。

    紅毛听到小女孩這樣說,似乎也有些饞金幣。不過想到那邊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一級守衛,他就有些打起退堂鼓。最後漲紅著臉沖盛鈺罵︰“看什麼看,你難道敢上去?”

    話音剛落,不少人忍不住發笑。

    環顧四周,皆是外國人臉孔,偶爾有聯合國人路過,也不會做太久逗留。紅毛顯然不懂這些人在笑什麼,齜牙沖那些人示威︰“你們也笑我,要不要試一下我手里的武器?!”

    附近玩家生怕惹事,都連連擺手。

    “你誤會啦。我們不是在笑你沒有能力,是笑你說的實在是(強qiang)人所難了一點。”

    “對啊對啊,沒有看過那檔綜藝節目麼?哦……這個比起他的電影,傳播率好像沒有高到那麼嚇人,不過普及度也很高了。反正我們國家的年輕人都看過,天天飯後看著玩。”

    “你如果看過,就不會這樣為難人家。”

    字字講的模糊,字字都沒有人身攻擊,更沒有直接辱罵,卻萬分嘲諷的談論著這件事。似乎在這些人心里已經認定,盛鈺能到第八層樓,絕對是踫運氣上來的,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混子。

    紅毛這個人也奇怪,本身對盛鈺笑自己的行為氣憤的不得了,但是看見眾人一致嘲諷,他就歇了氣憤的心思,轉而有點同情。

    听大家這個意思,也是難為盛鈺爬到第八層樓了,他沒必要和個弱雞置氣……

    這個情緒還沒有持續多久,他就意外的看向盛鈺,眾人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只見盛鈺像是沒听到大家的說話聲,笑眯眯的走上前蹲下,看向小女孩。

    說︰“這個忙我可以幫。”

    和之前步驟一樣,小女孩似乎沒有什麼本能意志。她愁眉苦臉的愣了幾秒鐘,忽然驚喜抬頭,又重復了一遍剛剛說過的話語︰“你願意來幫忙簡直太好了,我一直都在等有善心人來幫我。”

    盛鈺說︰“我去幫你搶回玩具車,你就給我六個金幣,是嗎?”

    “對。”小女孩盯著盛鈺的臉,忽然羞澀扭捏說︰“大哥哥長得真好看。那我破例提醒你一聲,那個大壞人喝的醉醺醺,跑的很慢。你可以搶了玩具車之後就跑,等甩開他再來找我。我會一直待在原地,等待我的玩具車。”

    紅毛愣道︰“你為什麼之前不和我說這個?”

    小女孩看了他一眼,先是打量了一下紅毛的臉,然後掃了一眼他的頭發。

    “你不好看,打扮的也很古怪。”

    紅毛︰“……”

    why?!

    明明是副本里的客人打扮奇怪好不好,而且盛鈺也穿的是現代衣服啊。

    靠,這雙標的也太明顯了一點!

    轉眼看見盛鈺直起身,走向那個一級守衛,紅毛糾結了一下上前阻攔︰“你別上去了,那個守衛可能是神明。你可能會死的。”

    眾人也樂的看戲。

    到目前為止,這個破敗酒吧里只有很少的人完成任務,而且他們完成的任務還是很簡單的一些。例如去酒保那邊玩酒局小游戲,贏的人拿酒,再回來交接任務物品換取金幣。

    暫時還沒有人與守衛有過爭斗。

    所以他們也抱著一分看別人先試水的心。

    盛鈺沖紅毛笑了笑,繞開他。

    後者見這人不听勸,也只能頓在原地,糾結萬分︰他已經勸過了,就算這人被神明(殺sha)死了,那也不是他的問題,是盛鈺自己不識好歹!

    這些人注定都想錯了。

    盛鈺壓根和守衛起不了爭斗,早在他進入這個酒吧的時候,那一瞬間就記住了不少守衛的反應。神明自然是像是被刨了祖墳一樣看著他,怨恨的氣息幾乎要溢出來。

    而鬼怪,明顯不一樣。

    在眾人以為要(發fa)生一場追逐戰,亦或是盛鈺還沒有來得及跑就被打到慘絕人寰的時候,只見盛鈺輕輕松松的走過去。

    那一級守衛就跟老鼠見了貓一般,滿臉驚恐道︰“別打我。給你,都給你。”

    他將玩具車恭恭敬敬的送到盛鈺手上,末了還故意大聲,像是說給酒吧里的玩家听︰“我之前就听說你特別厲害,我肯定是打不過你的!”

    說完,他跟見鬼一樣拎著酒壺跑了。

    一溜煙的跑出酒吧,仿佛都能看見他步伐踏在地上的火星子。看上去還真有點像害怕到極點,一點兒也不敢和盛鈺起爭執。

    “…………”

    酒吧里的客人都愁眉苦臉不出聲,這邊的玩家又像是集體被雷給劈中了,呆滯在原地。

    于是這塊地界像是一瞬間陷入真空地帶,顯得眾位玩家的神情格外滑稽可笑。

    只有紅毛茫然的左看右看,末了崩潰道︰

    “你們瘋了嗎??還說他是弱雞,沒看見就連守衛都要繞著他走麼!!!”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