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67章 末日方舟(一)

第67章 末日方舟(一)



    盛冬離並沒有退卻。[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他執著的說︰“但你在副本里救了我。”

    “換個人, 阿貓阿狗我也會救。”

    盛鈺說著,回頭看他一眼。

    街道上雖然空無一人,但周邊商業區人聲鼎沸, 雨連綿不絕, 不是一個交談的好時機。

    本來盛鈺就是在休息期, 預備下個月進組拍新戲。但是現在這個情況, 劇組根本沒有辦法開工, 一方面是許多工作人員身陷21層樓,請假的請假,奔喪的奔喪,還有已經去世了的。

    另一方面, 導演也是個不愛繞圈子的人。他前幾天直接打電話和盛鈺說,怕戲拍到一半,主演死在游戲里。索(性xing)無限期延長開機時間。

    明天就要進樓,盛鈺想了想, 說︰“你現在在第幾層樓?”

    盛冬離似乎很高興, 說︰“我上個副本在第四層樓。這次一定可以升樓,哥, 如果我們到一個副本, 我是牧師特殊身份卡牌, 無論你受多嚴重的傷,我都可以治好你,我可以幫到你的!”

    盛鈺抿唇, 一點兒也沒感覺到開心。

    他問這話不是這個意思。

    原本想著如果盛冬離所在樓層低的話, 那魂閣的事情應該波及不到他。鬼知道他爬的也不慢, 就一周沒見功夫也到了第四層樓。

    而且明天可能還要升樓。

    這樣就有點危險了。

    想了想, 盛鈺還是提醒說︰“要是踫見了自稱魂閣成員的神明, 你就跑。”

    盛冬離愣了一下,也沒問為什麼,重重點頭,像是把他的話記在心底。

    見他這麼乖,盛鈺心里總算是感覺到一絲欣慰。他算是很平靜的說︰“下雨天不要到我家樓底站著,免得小媽隔三差五讓爸打電話給我。”

    “她讓爸打電話給你了?”

    盛冬離狠狠皺眉,眉眼掠過一絲沉郁。

    本身他和盛鈺就是有一點點神似的,眉眼長的還有那麼點像,外貌上來看很是賞心悅目。而且听經紀人說,盛冬離在他們學校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校草,作風很好,待人也很溫和。

    但要是讓校園里的小迷妹看見他這幅模樣,估計嚇得什麼情啊愛的,全部拋飛到腦後。

    盛鈺嘆了口氣︰“你為什麼每個下雨天到我家樓底站著……你媽有沒有帶你看心理醫生?”

    “我沒病,不想去看醫生。”

    盛冬離從喉嚨里咕嘟了一聲,似乎自己也很抗拒看心理醫生︰“就是雷雨天氣容易做噩夢,我怕哥也會做噩夢,就去你們家底下守著。”

    盛鈺︰“……”

    這個事情其實是有前因的。

    他每個雷雨天氣都整夜整夜的(睡Shui)不著覺,偶爾太疲倦了,就算(睡Shui)著也會做些恐怖的夢境。幾年前就有一次這樣的情況。當時在酒店里崩潰的逃出房間,大半夜敲經紀人的門,把整個劇組的人都給敲了出來,這件事還上了熱搜。

    這麼多年,這種情況也只出現了一次。沒想到盛冬離居然會一直記得,還來守著他。

    想起今天是對方生日,盛鈺看了眼天(色),又問︰“你都做什麼噩夢?”

    “夢見冤魂來找我。”盛冬離臉(色)慘白,被凍得瑟瑟發抖,聲音也顫的厲害︰“他們對我說,長江水冷,你也該進去泡一泡……”

    “……”

    盛鈺被他說的差點心肌梗塞。

    這人可能屬胖子的,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功力比起胖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說這話,那鋪天蓋地被網暴的一年重新翻涌上來,最可怕的是已經被埋藏在心底的舊賬重新被翻出來。導致他臉(色)也跟著微微泛白,這下子全然失去了交談的心思。

    “你不要想這些,我不做噩夢,不需要人來守著我。你這個樣子,我覺得你更像是在贖罪。不用跟我贖罪,多交點朋友,也別來找我。”

    說著,盛鈺轉身欲走,步子忽然頓了頓。

    他左手撐傘,右手扯下口罩(露)出整張臉,忽然(勾gou)唇淺笑︰“對了啊,生日快樂。”

    是生日快樂,也是再也不見。

    大家都很累了,以盛冬離那麼通透的心,絕對可以听懂自己的潛台詞。

    他果然沒有再追上來。

    回到車上,戴上耳機,音量調到最大。

    雨聲果然被隔絕,就連經紀人什麼時候上車的,盛鈺都不知道。

    他看見經紀人嘴巴一直在動,估計在罵罵咧咧,就準備摘下耳機虛心听教。剛有這個動作,就被經紀人一臉驚慌的制止。

    盛鈺立即明白過來。

    打雷了。

    他緊緊閉上眼楮。

    盛冬離在贖罪,他又何嘗不是。看來今天晚上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睡Shui)著了。

    ※※※

    【姓名︰盛鈺】(可見)

    【至高樓層︰第八層】(可見)

    【身份︰貪婪王】(不可見)

    【技能︰貪得無厭】(不可見)

    【武器︰惡詛守護】(已使用)

    【武器︰冰霜玫瑰】(可見)

    “……”

    周遭環境很嘈雜,盛鈺睜開眼楮,坐起身。

    昨天晚上一宿沒(睡Shui),白天又開了場直播安慰粉絲,到晚上才有機會補覺。所以這一覺幾乎是(睡Shui)覺前還在現實世界,睜開眼楮就到了21層樓。

    十分沒有真實感。

    抬眼打量四周。

    他現在身處于一個幽暗的小房間當中,(睡Shui)板是個類似于集中營的大通鋪,層層向上疊加。一個不算大的房間擠了快五十張床。

    上鋪床板微微晃動,看樣子是上面的玩家已經醒轉,正準備沿著扶梯下來。周身其他床鋪也傳來細細碎碎的動作聲,但沒有人交談。

    已經有不少人跳到了木地板上。也許是有了前面幾次經歷,這一次盛鈺見到的面孔居然都一臉沉靜,看上去都不是很驚慌。

    【歡迎來到二十一層樓。】

    【玩家所在樓層︰第八層樓】

    【副本︰末日方舟。】

    “第八層樓?我們到了銀領域?!”

    終于有一聲不可置信的聲音打破平靜,那聲音很奇怪,听到耳朵里明明是听不懂的文字。但是同時間卻能翻譯成聯合國通用話。

    (摸Mo)了(摸Mo)耳朵,上面掛著一個翻譯器。

    像是耳釘一樣,不大,但很牢固。

    有了那一聲開腔,終于有慣會自來熟的玩家開始相隊友。想要在副本里合作共贏。

    盛鈺有隊友,隊友還都是鬼王。

    他沒必要在小房間里重新找不知根知底的人做隊友,索(性xing)坐在床鋪上檢查玫瑰武器。看見上面還是染紅了六瓣花瓣,他松了一口氣。

    接下來可以靠玫瑰武器進行防御,要是遇見敵人,還可以用自己的血填補上玫瑰第六瓣最後一絲血線,到時候再轉化成攻擊(性xing)武器。

    比起之前窮困潦倒身無長物、全靠頭鐵和智商闖關,這個開局簡直不要太棒!

    下方細碎交談聲被翻譯器翻譯出來。

    “我還以為銀領域玩家很少呢。但光我們這個初始房間就有五十多人。而且听門外的響動,和我們一樣的房間估計還有不少。第八層樓少說也有幾千人,可笑我還以為踫不到人類玩家。”

    “區域合並啦。之前咱們玩的都是和自己國家的人一起闖關,甚至是一個城市的人。到了銀領域之後,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會被雜糅到一起。”

    “不不不,有些人和我們可不一樣,我們靠實力升上來的。還有些人,是靠著大佬一拖幾百,大佬通關,他們跟在後面撿漏爬樓。別以為第八層樓都是高端玩家,還是有不少廢物的。”

    盛鈺沿著扶梯往下爬。

    聯合國在世界地位很高,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全世界都在盯著。而且國內拍的電影、電視劇,甚至是綜藝節目很多都傳到了國外。就算國外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會認識他的臉。除非是那種一點也不看電影的人,這種人畢竟很少。

    所以他一下地面,就受到了不少關注。

    可想而知大眾對他的印象差到了何等地步,又被那檔密室逃(脫tuo)綜藝荼毒到何等地步。一見到盛鈺也在,不少人都一驚。

    像是在說︰你是怎麼混上來的?!

    自然不會有人來找盛鈺組隊,他自己也樂的輕松,跑到小圓窗邊往外看了一眼。

    一看就有些震驚。

    開始見到自己所在場所,盛鈺還以為自己到了一個類似于集中營的地方。但是看圓窗,外面竟然是一片蔚藍幽深的海洋。

    大群海魚追逐嬉鬧,從圓窗前幾厘米處游過。不遠處還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像是鯨魚,緩慢的遠離船艙,向著海底更深處暢游而去。

    想起副本的名字,盛鈺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他現在應該在一艘巨大的游輪上。

    剛想到這里,房間內大燈猛的亮起。

    人群霎時間陷入片刻的混亂,不過很快就冷靜了下來,或坐或站著面面相覷。也沒有人講話,都在互相打量著周圍人。

    這個狀態就很不尋常,和之前每一次玩游戲都不一樣。以前總能踫見驚慌失措的玩家,甚至還有崩潰哭泣的,但這一次沒有。

    所有人都很冷靜,或者說就算是心里驚慌,也要(強qiang)迫自己冷靜下來。

    借著燈光,盛鈺總算看清周圍人的臉。

    有聯合國人,也有外國人。大家身著不同的服飾,看上去都是進副本以前就穿著的衣服。盛鈺低頭看了眼自己,心中僥幸還好他不是穿(睡Shui)衣(睡Shui)覺的,不然這整個副本都要穿(睡Shui)衣闖了。

    他身上穿的還是直播時的衣服,當時直播完太累,躺(床chuang)上就(睡Shui)了。白(色)的襯衫還算服帖,褲子也還好,總算是不影響形象。

    有一點他格外注意到。

    房間里每個人,無一例外脖子上被刻了一個小黑字,位置大概在男士喉結處。

    那個字是——奴。

    ……奴?

    還沒有等盛鈺細細咀嚼這個‘奴’字的含義,房間的門自動打開,外頭的嘈雜一並涌入。順著人流走出房間,回頭看一眼,房間上刻著數字‘73’,寓意這是第73號房間。

    外面並不是走廊,而是一個空曠的地界。不少人都順著房間走出來,臉上帶著些許茫然。

    粗略算去,得有幾千人。

    很快就有身著船員統一服飾的人步入,手上拿著厚厚一沓紙質單子,挨個發給玩家。

    那些船員肩膀上都帶著一星徽章,他們神情麻木陰鷙,盯著玩家的視線就像是毒蛇一般。只要稍稍與其對視上,背上就不自覺浮現出一層薄薄的冷汗,心底也不由自主開始慌張。

    好在船員們沒有為難玩家,只是將傳單和炭筆交到玩家手上,就去別處繼續發單子。

    “這些人應該是神明。”

    “也有可能是鬼怪。”

    兩聲細碎的交談從後方傳入耳中。

    這話等于沒說,盛鈺也沒在意,他都沒回頭看,直直接過某個船員遞給他的傳單。

    那船員卷卷的長發,臉上帶著不同尋常的興奮,眼神也亮亮的。

    她小聲說︰“王!”

    周遭站著很多人,大家都忙著看單子,見到上面的內容,只顧著滿心詫異了。根本沒有人會去注意別人的動態,但是保險起見,盛鈺還是將船員拉到比較僻靜的地界,‘噓’了一聲。

    那船員一直捧著自己被盛鈺踫過的手,激動到差點暈厥過去,說︰“王,我是您的舊部,我和您其他屬下一直在等待您來銀領域!”

    之前鄔桃桃曾經透(露)過,銀領域有無數大大小小的神明組織,但是鬼王團結體只有七個。分別是七個鬼王的舊部鬼怪。

    不過有過神明反裝忠來蒙騙自己的經歷,盛鈺沒有直接相信女船員。他壓下心中警惕,狀似隨意問︰“你在副本工作?”

    “不是啊,我是為了您混進來的。這里是魂閣分部,一級船員——就是肩膀上有一顆星的,里面還有不少其他鬼王舊部。其中也會有神明。但是從二級船員開始,就都是神明高層了。”

    女船員說著,似乎不敢和盛鈺交談的太明顯,很快就戀戀不舍的去其他地方,發放單子。

    盛鈺抿唇,看了一眼船艙大門處。

    船員等級很好分辨,一級就是肩膀上有一顆星,二級的話就有兩顆。這個根本不用想,因為他已經看見有一名二級船員走入了船艙內。

    那人肩膀上帶著兩顆星星。

    他似乎很驕傲,也很自得的說︰“歡迎大家來到英格麗皇後號,一艘永不沉沒的巨輪。現在請大家仔細觀看手中的紙單,認真填寫。”

    聞言,盛鈺低眸看向單子。

    拿著炭筆的右手忽然有些下不了筆……他總算知道為什麼剛剛玩家們看見傳單都是那幅表情,像是疑惑,還有些啼笑皆非。

    沒有什麼認真不認真填寫的,紙單上總共就三行字,準確來說是兩個填空題。

    【姓名】

    【是否(死si)亡】

    最上方是一個標題︰方舟普查卷。

    盛鈺听見一個聯合國玩家在不遠處發笑︰“這是什麼傻逼問卷。還問人是否(死si)亡,我不填‘否’,難道還填‘是’啊。”

    不少玩家也跟著發笑。

    船員也笑了起來,于是玩家們就不笑了。

    從他們的視角看過去,那些船員都笑的很詭異,似乎在嘲諷他們不知道未來會有多悲慘,以至于話語才會這麼幼稚。

    這些怪異的笑容致使玩家們不敢再隨意輕視這份問卷,轉而打起120分的精神去認真填寫。

    盛鈺也跟著動了炭筆。

    【姓名︰盛鈺】

    【是否(死si)亡︰否】

    等最後一筆落下,問卷忽然化為粉末狀消失在空中,連帶著炭筆也一並消失。

    不少玩家都開始驚慌,攪和是整體氣氛都有些焦躁不安。很快那名二級船員就開口︰“不用緊張,這是正常現象。等需要出現的時候,這份問卷就會再次出現在你們的眼前。希望到時候,你們還能這麼輕輕松松的寫下否字。”

    這話讓不少人面(色)嚴肅起來。

    能混到第八層樓,就算中間有些撿漏的廢物,但絕大多數都是聰明人。

    他們不再以調笑的心態看那份問卷,更不敢以隨意的心態看待現在身處的副本。

    平靜,只是暫時的平靜。

    這很可能預示著未來會有更大的危機。

    在大家思考的時候,二級船員稍稍正(色)︰“雖然巴不得你們死快一點,但我這個人就是心軟。提醒一句,接下來的話你們最好認真听,要是遺漏了某些東西致使(死si)亡,可別怪其他人。”

    聞言,盛鈺也不急著找傅里鄴和胖子等人了,他拿出高中听課的心態去听。

    和他一樣的還有在場幾千個人。

    大家都暫停交流,擱下手中的事情,目光齊齊看向船艙內唯一的二級船員。

    整個船艙一片寂靜,一時之間只能听到二級船員喑啞詭異的聲音︰

    “英格麗皇後號甲板之上共有三層,從下到上分別為︰劣民區、平民區、貴人區。”

    他的話只開了頭,立即有場內玩家無語道︰“我他娘的到21層樓,竟然成了劣民。”

    二級船員冷笑一聲︰“是看不見脖子上的社會等級標志嗎?我以為‘奴’這個字已經很明顯了。還想著當劣民,你們連劣民都算不上,是甲板下的奴隸。你們現在身處的,也是奴隸區。”

    “……”

    眾人面(色)難看。

    二級船員根本不顧及玩家們的臉(色),繼續趾高氣揚的說︰“白天,英格麗皇後號會正常航行,你們可以自由出入自己所在區域,以及自己社會等級之上的一個區域。打個比方,你。”

    他伸手點了點面前一個外國玩家,似乎有些嫌棄︰“你現在是奴隸,只能出入劣民區和奴隸區。但要是你的社會等級提升為劣民,那你可以通行的區域就會(發fa)生變化,分別是自己所在的劣民區,以及之上的平民區。”

    外國玩家一愣︰“意思是我要是提升了社會等級,那就不能回下一層的區域?”

    “奴隸就是奴隸,思想也很奴(性xing)。”

    二級船員冷漠道︰“既然已經提升了社會等級,何必還要回那些賤地方,還是說你覺得自己只配待在賤地方,不能上升?”

    “不……”

    那外國玩家臉(色)漲紅,似乎有些氣憤。到底是被身邊的玩家拉下,才忍住沒有動手。

    論武力,他不一定(干gan)不過這只神明。但是有社會等級壓制,他不敢動手,生怕出現變故。

    這導致二級船員更加趾高氣揚︰“等你們升到了貴人區,才算社會等級到我們之上。就連平民區也只是和我們齊平而已。賤就是賤,有些不該妄想的事情,在賤的時候千萬不要隨意妄想。”

    眾人沉默。

    一場沖突起的不算平靜,落尾卻很平靜。

    有人問︰“我怎樣才能提升我的社會等級?”

    “我正要說這一點,急什麼。”

    二級船員掃了那人一眼,將那人的脖頸掃的一縮,方才滿意的開口︰

    “每個區域都會有很多客人,你們只需要完成游輪客人的需求,他們會給你們相對應的金幣。讓我想想……劣民區的客人社會地位低,眼界也低,他們的需求最多是要一杯酒、一個小物什。至于再上領域客人的需求,你們暫時不用知道。”

    “湊齊一百金幣之後,去二樓入口吧台處找老纏頭,也就是海格列夫先生。老纏頭會更改你們脖頸上的社會等級刻印,不要想著假造社會等級,相信我們,這種東西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來。”

    一百金幣。

    盛鈺將這個數字牢牢記在心中。

    要是劣民區只是需要酒、小物件,那任務還是蠻輕松的,看來提升到平民區只是時間問題。

    剛想到這里,就瞧見不少一級船員盯著他們怪笑,像是遙遙看到了眾人的悲慘結局一般。

    這個發現讓盛鈺心中一凜,他迅速反應過來︰就算是劣民區的任務應該都很難完成。

    就是不知道會難在哪里了。

    這個時候,也許是介紹完一些普通事件,二級船員轉身向外走了幾步。還沒等玩家松口氣,他腳步一頓,忽然回頭。

    “差點忘記說副本抹(殺sha)規則。”

    眾人神情立即緊張,盯著他不動。

    二級船員嘲笑的看他們一眼,開口說︰“晚上十二點到第二天白天八點,這期間游輪會停靠在島嶼邊。個別客人需求的東西在游輪上缺貨,這就需要你們夜間去島嶼取貨。怎麼說呢,取貨對于你們來說應該是很危險的,所以要不要為了金幣去涉險,這個得看你們自己。”

    “也許你們會取到別人需要的貨物。又或者是取到所有人都不需要的貨物。這個時候可以去找老纏頭估價,兌換金幣進行合理買賣。他會幫你們注意買賣需求的。我要說的副本抹(殺sha)規則就是……”

    講到這里,二級船員似乎自己也很害怕,臉(色)白了一瞬才繼續講話。

    “一,副本抹(殺sha)直接饋贈者,無論是饋贈金幣還是貨物,一切都必須靠你們自己。二,副本抹(殺sha)漫天要價者,一切交易都必須通過老纏頭。這第三點,就是副本抹(殺sha)自相殘(殺sha)者。”

    听到這話,大家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這個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合作也顯得很不必要。這次的副本更多的是靠自己。

    想到這里的時候,船員們都跟隨二級船員邁出船艙,那人的聲音老遠的傳進來︰“距離夜間十二時還有整整四個小時。現在,快去劣民區享受你們的英格麗皇後之行吧!”

    話音剛落的下一秒鐘,所有玩家不約而同的開始行動。闖了這麼多次副本,他們很清楚一個道理,那就是只要是設定了時間限制的副本,那麼無論當下的情況是否緊急,未來必定會有某一刻明確彰顯著——時間就是生命。

    眾人不敢耽擱,魚貫而出。

    盛鈺被擠得腳不著地,哪里還顧得上找人,混亂中飄飄蕩蕩。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劣民區的鬧市盛景就像是濃墨重彩的一筆,不由分說的在他面前鋪陳開來,佔據他整個視線。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