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64章 洋房孤兒怨(三十)

第64章 洋房孤兒怨(三十)



    “看你這個反應, 我是不是猜對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盛鈺沖珍妮笑笑,沒有理會身後幾人焦灼的視線,繼續說︰“你不要急, 听我繼續猜。”

    頓了頓,他笑眯眯的改口︰“哦對, 不是猜。接下來呢, 是听我給你還原事實。”

    珍妮面若金紙, 閉口不言。

    盛鈺說︰“為了奪取鬼王身份卡牌,你哥, 也就是鄔桃桃。他假裝(色)沉潛入我們內部,剛開始我也懷疑過他。在看見他和凱瑟琳不認識的時候, 我有那麼一個瞬間打消了這個懷疑。現在想想, 應該是你們原型都(發fa)生了改變,互相認不出對方的人型, 聞到氣息後, 就認出了。”

    “他沒有想到凱瑟琳竟然會有膽子阻礙他的計劃,並且你那個夢境本身對我們也沒有多大效果。畢竟我們這邊有個堪稱bug的懶惰王,這條路行不通, 打又打不過我們一群人。他就想著吸收、或者說是替換鬼媽媽的藍(色)血液,硬核上銀領域。等實力得到提升, 再來掠奪身份也不遲。”

    雖然珍妮一直沒有說話,但她的表情明顯藏不住。

    隨著盛鈺越說越深, 她的臉(色)也越來越白。到盛鈺提到那些就連她也不知道的事情之後,珍妮眸(色)幾番動容,身子也跟著顫抖不停。

    憐香惜玉這個詞語跟盛鈺一點也不沾邊, 敬老愛幼就更別提了。

    盛鈺把珍妮看做一個比自己大了幾百歲的老妖怪, 說話的語氣一點也不友好, 十分冷硬︰

    “游泳館里,在吸食完鬼媽媽的藍血以前,他一直跟著凱瑟琳。這一點你隨便問問外面的玩家,都可以證明,因為這是凱瑟琳臨死以前親口說的。至于他為什麼要跟著凱瑟琳,你的心里應該也有了猜測——他想(殺sha)死凱瑟琳。”

    珍妮猛的抬眼︰“不!!!”

    接下來她又辱罵了幾個幾乎不能入耳的詞匯,盛鈺在她破口大罵的時候游神天外,想著好久沒吃飯了,肚子有點餓。

    等面前憤怒的罵聲停止,他把那些讓人食指大動的菜肴從腦子里拋出,很是平靜的繼續開口。

    “不然常暮兒為什麼會死?”

    這話不止問懵了珍妮,就連後面的幾人神(色)也微微放沉。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左子橙,他一直都想不通為什麼鄔桃桃會(殺sha)死常暮兒。

    胖子立馬圍了過來,坐在旁邊擺出上課的乖寶寶狀︰“為什麼啊?”

    盛鈺看他一眼,心想胖子真的是一點都不帶動腦子的,有些事很簡單,想想就能明白。

    他說︰“他對常暮兒沒有作案動機,常暮兒死了,也不會對他帶來任何益處。所以打從一開始,他的目標就不是常暮兒,而是凱瑟琳。”

    眾人沉默了幾秒鐘,左子橙在後方驚到打翻水杯,道︰“我想起來了,凱瑟琳一直往返(更geng)衣室,她要換紗布,還得處理紗布上的藍血。我一直跟著她,也沒發現鄔桃桃。但那個時候我是離開去了趟廁所,回來的時候常暮兒已經死在了(更geng)衣室外面,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盛鈺點頭,接話︰“鄔桃桃要(殺sha)凱瑟琳,本來趁著左子橙離開的這段時間,他打算在(更geng)衣室附近動手。誰知道被(更geng)衣室內的常暮兒撞破,他只能(殺sha)死常暮兒,來保住自己。順便再將這件誣陷給本身行蹤就有些詭異的左子橙,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還是借刀(殺sha)人,反正最後的結果……”

    看了一眼珍妮,盛鈺唇邊的微笑帶上了一點諷刺意味︰“最後的結果,左子橙為了自證清白,當場誅(殺sha)凱瑟琳。鄔桃桃的目的意外達成,或者說這是他的plan b,不管是他有沒有事先設計,總之他的目的是達成了。”

    所以黑霧當時的翻滾,是在興奮。

    這句話盛鈺並沒有說出口,但珍妮也明白。

    她不停的搖頭︰“不對,這些只是你的猜測,並沒有證據。哥哥怎麼會想害死姐姐呢。”

    嘴上這樣說,但她的神情顯然已經動容。盛鈺趁熱打鐵般湊近了些,緊盯她碧藍(色)的眼眸︰“要是不信,你可以試試。”

    珍妮遲疑︰“怎麼試?”

    盛鈺沒有正面回答,反倒說︰“你想不想為凱瑟琳報仇。如果想,我可以幫你。”

    珍妮的第一反應當然是看向左子橙,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盛鈺所說報仇對象並不是左子橙,迅速的收回了視線。

    怎麼說呢,他們三人雖然是親兄妹,但神明在21層樓里居無定所,各個副本隨意漂流。(關guan)系並不怎麼深厚,她對鄔桃桃更多的是無法反抗的恐懼,對凱瑟琳則是兔死狐悲的哀切。

    還沒有想好怎麼回答,就看見盛鈺笑著,眼楮輕眨。只是生理(性xing)的眨眼,但距離近在咫尺,就連珍妮都不得不感嘆上天厚待貪婪王這張臉——從上一代美到了這一代,顏值比遺傳還穩。

    珍妮好不容易將視線挪開,側過頭,就听見耳畔傳來盛鈺極致蠱惑的語調︰“不如想想你自己的目標,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珍妮咬牙︰“什麼機會?”

    盛鈺將聲音壓到最低,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如果說之前的那些話只是讓珍妮神情動搖,那麼這句話,可以說是讓她的心也跟著動搖了。

    她面上的神情幾次變換,看上去是在做一個極度艱難的決定。良久後,她問︰“你怎麼知道我不會背叛你,我們可是不同陣營。”

    盛鈺站起身,說︰“陣營當然重要,但是比陣營更重要的,是利益。這件事對你來說,百利無一害,不是嗎?”

    “……”

    這一次珍妮沒有再猶豫,狠狠點頭說︰“可以。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你應該說,希望你哥不會讓你失望。”

    盛鈺打開房門,給想要阻攔的玩家們使了個眼(色),珍妮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了。關上房門之後,面對的是幾雙帶不同程度疑惑的眼神。

    其中胖子最明顯,他撓頭問︰“盛哥,你最後對小女孩說了什麼啊,為什麼她一听完,態度簡直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而且你還把她放走了……她真的不會去幫鄔桃桃逃跑嗎?”

    盛鈺坐到了圓桌旁邊,仔細觀察幾人。

    胖子的態度明顯是不理解,但是本能的服從。傅里鄴是絕對信任的態度,以至于連問都沒問。而廖以玫是懶得管,一切都隨波逐流。

    只有左子橙很奇怪,盛鈺自問和左子橙之間沒有什麼風風雨雨的戰友情,因此他不由分說的放走珍妮,而左子橙並未阻攔就很不尋常。

    有的時候不恰當的太過信任,也是一種問題。畢竟從左子橙毫不猶豫對凱瑟琳下(殺sha)手來看,他不像是一個會輕信‘陌生人’的存在。

    這件事暫時拋在腦後,盛鈺(勾gou)唇說︰“我有一個計劃,你們要不要和我一起搞事?”

    “…………”

    幾人面面相覷,胖子搓掉胳膊上的一層雞皮疙瘩。他睜大眼楮數了數在場人數,五個,足足五個鬼王。這麼多鬼王一起搞事……估計不出一天就會傳遍整個21層樓鬼神圈。

    忽然有一種少年意氣風發,一起創造輝煌歷史的榮譽感。胖子第一個舉手,興奮喊︰“我來,我來。暴食要當貪婪的頭號小弟!!!”

    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但還是活躍了氣氛。見幾人都意動,盛鈺笑道︰“行,那我就來給你們說說我的計劃,要搞事,大家就一起搞事。”

    ***

    在獨自待了兩三個小時以後,鄔桃桃終于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周圍很不對勁。

    從門上玻璃往外看,那些看守的玩家,以及偶爾會經過房間的玩家,他們的眼神都十分古怪。像是竊竊私語談論著什麼,還總是對他所在房間指指點點,眼神十成十的警惕與防備。

    這就是古怪的地方。

    從人緣方面來說,他絕對比左子橙更得人心,也更讓人信任。

    至少在兩個小時以前,玩家們還是相信他的,都一致認為(殺sha)人凶手是左子橙。認為左子橙才是神明偽裝成玩家,打入了人類的內部。

    導致這些變化,除非是盛鈺和這些人說了什麼,引導了人們開始仇視自己。

    想到這里,鄔桃桃心中暗恨,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只會等來一場圍剿。

    他決定逃跑。

    這門根本就攔不住他,既然心里已經做出抉擇,鄔桃桃也就沒有再遲疑下去。他火速破開門的禁錮,打傷看守玩家,一路逃(脫tuo)。

    無人阻攔。

    鄔桃桃一開始還懷疑有詐,等見到黑霧已經將鬼媽媽完全吸收完畢,他心里只剩下嘲諷。

    “都說貪婪王千伶百俐,運籌帷幄。看來也不過如此,都是鬼怪在瞎吹……”

    等拿了貪婪鬼王卡牌,他就能取代盛鈺,成為眾人口中‘智勇雙全’的那一個。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多拿幾張鬼王卡牌。

    未來的美好好像一幅徐徐展開的畫卷,還沒有來得及著墨,就已經在他心中五彩紛呈。

    黑霧在瘋狂涌動,引得無數玩家注意。那些黑霧愈發壯大,張狂而囂張。等鬼媽媽的尸體已經被吸食成一個小人,體積縮小了足足十倍之時,黑霧像是終于吃飽,停止涌動。

    鄔桃桃指尖成利爪,割下自己一塊(肉rou)。

    手臂傷口處,里面的血液已經完全是深藍(色),潺潺流動不止,不見一絲紅。

    ——成功了!

    盛鈺等人趕來黑霧附近之時,鄔桃桃已經全然變成了藍血的神明。他面(色)一凜,說︰“你吸收了鬼媽媽。是不是這次副本結束以後,你就可以去銀領域了?”

    鄔桃桃似乎心情很好。

    他看著面前幾個鬼王,說︰“我還挺懷念昨天晚上和你們一起打牌的。我不在的時間里,你們下地獄去打牌吧哈哈哈……”

    胖子撇嘴,嘟囔說︰“牌品真差。人家打牌輸了生氣,頂多翻桌子摔牌。你打輸了生氣,要把和你一起打牌的人給(殺sha)了。”

    鄔桃桃冷笑連連,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他索(性xing)也不裝了。他看向盛鈺,說︰“之前我和你說過不少憤怒王翁不順的事,那些都是從人口中听說來的,不是胡編亂造。只不過不是從鬼怪口中,而是從神明的嘴巴里听到。你不是自詡很聰明麼,如果鬼怪知道這些事,它們為什麼不告訴你。承認吧,貪婪,你只是被人虛捧至高位。”

    說完,他不再看面(色)僵硬的盛鈺,而是遙望遠方圍觀的玩家(群qun體。

    頓了頓,他放肆大笑出聲︰“看你們的樣子,指不定在商量怎麼對付我。怎麼樣,還沒商量出一個所以然,我就提前吸食好那個愚蠢的女人。這種感覺是不是很挫敗哈哈哈哈……”

    鄔桃桃說話的時候,在場幾人面(色)都很不好看,視線在空中對接的時候,都能從對方眼神里感覺出一絲無奈。似乎在說︰他們也沒想到鄔桃桃速度會這麼快,確實是失策了。

    見狀,鄔桃桃更加興奮。

    作為一個銅領域的神明,他能將五個鬼王耍的團團轉。直到最後才被看破神明的身份,但這個時候顯然已經來不及了,他即將帶著這幾個人的人頭,震撼整個神明鬼怪陣營。

    到時候,就連翁不順也不得不承認他!

    想到這一點,他只覺得心潮澎湃,立即抬手控制黑霧,圍上那幾人。

    空氣似乎都在被逐漸抽離,盛鈺掙扎著,艱難張開嘴巴︰“我有個事想問……”

    鄔桃桃興奮的上了頭,揮手掃開黑霧,“給你這個機會,讓你死的瞑目。問吧。”

    盛鈺看了眼周圍。

    傅里鄴、胖子他們幾人已經被黑霧團團圍住,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他面(露)焦急,似乎是拖延時間般說︰“鬼媽媽是銀領域神明,雖然是受了傷才下來避難的。但她在銀領域多年積攢下來的(關guan)系網一定很龐大,你就不擔心一去銀領域,就遭到她親友們的抵觸和追(殺sha)嗎。到時候就算我到了地獄,你也會後腳跟我一起下來的!”

    鄔桃桃似乎極其好笑的嗤笑一聲,嘲諷說︰“我都要叛離神明了,還管這個做什麼。”

    話音剛落,盛鈺緊接著說︰“但那些神明無窮止境的圍堵追(殺sha),你就算有想做的事情,也多多少少會被那些神明阻礙住步伐吧。”

    “……”

    鄔桃桃被他說的神情冷了一瞬。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不過沒有思考太久,他就抱著手臂嬉笑說︰“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可以找你替罪。”

    盛鈺︰“……什麼意思?”

    似乎是很欣賞盛鈺此時茫然中帶著一絲不可置信的表情,鄔桃桃足足盯了他十幾秒鐘,方才開口說︰“她根本沒有親友。小孩也不知道是和誰生的,估計她自己也不清楚。唯一的(關guan)系網,就是她所在的神明組織——魂閣。”

    見盛鈺神(色)迷茫,也許是覺得反正對方就要死了,鄔桃桃願意讓他臨死前真正絕望。

    “銀領域有無數神明組織,與之相對應的就是鬼王殘黨。鬼王殘黨只有七個,分別是擁護上任鬼王的殘余鬼怪們,他們正忠心等待你們升上銀領域,不過我看……現在都要由我來接手,你是想也不用想。至于神明組織,有大有小,魂閣算其中比較大的,里面的成員全是萬里挑一拿到魂能的神明,基本上都很難對付。”

    不等盛鈺發出質疑,鄔桃桃就繼續說︰“但那又怎樣,人是你(殺sha)的,魂能也是被你奪取的。我就廢物利用了一下,等(殺sha)死你們我就把整個副本的鬼怪神明,還有玩家全都(干gan)掉。這樣出了副本,誰還能知道真正的事實!魂閣的人說不定還以為我為他們的成員成功報仇,不僅不對付我,還會想著報答我呢哈哈哈哈……”

    他越笑,盛鈺的臉(色)就越難看,說︰“我死了,他們的怒火沒有辦法宣泄,也會找你!”

    “呵。”

    鄔桃桃像是在感慨他的天真,從鼻子里哼出一聲冷哼。眼神里也都是殘忍笑意︰“他們就算是想要找人(發fa)泄怒火,這個無辜的家伙也不會是我。而是你——想要去守護的那些人。”

    盛鈺腦子里閃過很多人的臉,最後這些臉都一一定格︰經紀人、盛冬離……還有數不盡眼熟的粉絲,以及工作室的助理,娛樂圈的好友。

    太多了,這些人很多都被扯入21層樓。

    只是一想到這些無辜的人會被自己害死,他就控制不住心底的憤怒。臉上的神情也愈發狠厲,等再多黑霧覆蓋上來之時,玫瑰武器防護罩自動彈開,庇佑在他的周圍。

    鄔桃桃嗤笑一聲︰“螻蟻。”

    只是抬手輕揮間,黑霧就凝成一根根利刺,沿著防護罩的外圍一擊敲碎。盛鈺看上去已經不顧(性xing)命,隨手從地上抄起胖子遺落在地的菜刀,沖上去就要拼命。

    還真讓他砍中了鄔桃桃。

    藍(色)鮮血撒在(胸xiong)前的紅玫瑰,從量來說,這些鮮血對比紅區所得簡直就是九牛一毛。然而從質來說,恐怕一百噸紅區鮮血也比不上這麼一根小拇指頭長短的藍(色)血液。

    紅玫瑰發出偌大的光亮。

    像是高空星河墜地,一瞬間全部都凝聚到盛鈺眼前。玫瑰武器漂浮到半空之中,逐漸幻化成一支長劍的形狀。劍芒冷厲而耀眼,劍身還能映照出鄔桃桃愣滯的眼神。

    玫瑰武器幻化成劍,不一定是這個樣子——百忙之中,盛鈺還有空心思跑遠。

    他迅速回神,舉起手中的長劍,手臂一震就要不管不顧的刺向鄔桃桃。

    黑霧像是鬼魅一般,不由分說的將鄔桃桃包裹住,帶著他極速退遠。不用提,那一劍當然是刺空了,不僅刺空,黑霧還狠狠捆住盛鈺的手腕,迫使他的手擰成一個難挨的弧度。

    從外人視角看,他的手腕像是整個反轉,像是斷了一般。

    盛鈺慘呼一聲,五指再也抓不緊那劍。

    啪嗒——一聲脆響。

    劍掉落在地面,除了劍芒寒光,它看上去平平無奇,與胖子的菜刀交叉而立。

    身後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風波,像是無形中有什麼東西擴散開來,包裹住盛鈺。他跌倒在地,艱難的捂著手腕回頭看了一眼。

    傅里鄴和左子橙看上去已經人事不知,也不曉得到底怎麼樣。胖子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翻滾起來趴在地面,差點直接把胃酸一起咳出來。

    長久的窒息以後,只有廖以玫還維持短暫的清醒,並且她的狀態其實也很不好。

    她張開自己只能使用一次的懶惰王防御伴生技能,用這幾乎涵蓋前後50米的防護罩,阻攔住鋪天蓋地的黑霧,以及鄔桃桃的窺視。

    敗局已定,只剩下防御。

    並且這防護罩還在不斷的被黑霧侵蝕,發出宛如化學試劑踫撞的滋滋啦啦聲響。不停有黑(色)的黏液被腐蝕掉落,又將地面燙出一個大洞。

    廖以玫大喊︰“我堅持不了多久!”

    聞聲,盛鈺臉(色)灰敗,躺倒在地。

    他看著鄔桃桃身後,那里早被黑霧腐蝕開來,(露)出幾乎要(露)天的一個大洞。來時通道上方是一個破破爛爛的吊橋,此時吊橋的鎖鏈正連接在地面上,看上去很快也會隨之斷裂。

    那里,是唯一的逃生之路。

    鄔桃桃像是也明白這點,好整以暇的待在原地說︰“你們離不開防御罩,這個防御也堅持不了多久。要是想從吊橋逃離,那得先過我的黑霧,盛鈺啊盛鈺,貪婪王,你好好想想,你在踏上吊橋之前,就會被我的黑霧腐蝕的千瘡百孔,容顏不再,枯骨成堆……你想死的那麼難看嗎?”

    盛鈺︰“……”

    鄔桃桃繼續笑︰“所以主動出來吧。剛剛是拿暴食的武器砍我一刀,那你現在拿著這把刀,再去砍暴食,我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個全尸。”

    盛鈺從喉嚨里冷笑一聲,手腕的扭曲讓他的臉龐也浮現一絲痛楚。最後只能從牙縫里擠出字來︰“你做夢。”

    “那就死的難看點吧。”

    鄔桃桃興奮的看著盛鈺,又看了一眼在原地不住翻滾的胖子。他從來沒有感覺自己這麼(強qiang)大過,就好像所有事情都可以辦到,就連翁不順也要承認他的能力,他如今是多麼的厲害啊!

    黑霧遮天蔽日,正如他的心智一般。

    某個地界空出一片(干gan)淨的場地,鄔桃桃面(色)一頓,扭頭看去。最先開始有些愣神,隨即唇角掀起一絲嗜血笑意︰“你還沒死,來的正好!”

    那片場地所立之人,正是凱瑟琳。

    她面容慘白,眼神里全是悲痛︰“哥,你現在回頭,回頭還來得及。”

    鄔桃桃被她的話(刺ci)激的臉龐漲紅︰“我回不了頭,我要進銀領域,我要成為神明和鬼怪共同的王,我即將變成第二個翁不順。再說了,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把你和珍妮一起換血?!”

    凱瑟琳眼眶通紅,愣愣問︰“為什麼?”

    鄔桃桃憐憫看向她︰“如果你沒有自作主張跟上來,阻礙我的計劃,那我還能讓你活久一點。將你和珍妮換血,當然是你們兩個好控制。待我吸食了那個跌落銀領域的蠢神,再來吸食你和珍妮,我就會變得更加(強qiang)大!”

    他已經(殺sha)紅了眼楮,這個時候已經完全考慮不到為什麼凱瑟琳會死而復生。只知道用黑霧將凱瑟琳層層包裹住,步步蠶食。

    待吸收完這些‘新鮮’的藍血,凱瑟琳就像是一只破敗的布偶娃娃,頹唐的載倒在地。身上的血液早已被抽的(干gan)(干gan)淨淨,精致的宛如洋娃娃的容顏也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干gan)枯僵硬的皮膚。

    鄔桃桃看向盛鈺,大笑道︰“我要最後一個(殺sha)你。你來親眼看看,看看你的同伴是怎麼死的。”

    吸食凱瑟琳以後,他的黑霧變得比之前要更加壯大。像是排山倒海一般壓向防護罩,摧枯拉朽一般,防護罩寸寸瓦解,化為光點消失。

    最先開始受到攻擊的是胖子。

    鄔桃桃實在是太記仇了,一直牢牢記得盛鈺用胖子武器砍他的那一刀。他如法炮制,用黑霧卷起菜刀,輕易就將胖子喉嚨割斷一半。

    胖子在地上抽搐好幾下,眼楮瞪大老大,嘴巴也微微張著。臉上逗趣的神情再也消失不見,只剩下一片麻木與臨死前的絕望。

    “不!你該死!!!”

    盛鈺哀痛喊著,他想要撐著(身shen)體站起來,扭曲的手腕讓他重新摔回原地,愣愣的睜著眼楮。

    那些黑霧像山雨欲來前鋪天蓋地的黑雲。

    它們卷起地上的無數鋼筋鐵柱,以及無數(死si)亡玩家遺留下來的武器,在遠方眾多玩家幾乎要絕望死寂的視線中,互相拉扯著,追逐著。

    不斷有武器相接的脆響聲入耳。

    這些聲音絡繹不絕,听的人心髒踫踫直跳。抬眼看去,盛鈺幾乎是眼睜睜的看著那些武器調轉刀鋒,圍成圓弧狀,尖端皆直指傅里鄴。

    ‘唰’的一聲,卷積著狂風。

    所有武器一致,向著傅里鄴狠狠刺下去,不給人一絲一毫的掙扎余地。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