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62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八)

第62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八)



    如果是被神明(殺sha)死, 那常暮兒就是真的(死si)亡,不會在現實世界里重新睜開眼楮。【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想到這個可能(性xing),盛鈺一陣心寒。

    同大多數人一樣, 他扭頭看向左子橙。

    “現場就你一個人?”

    “就連你也跟著他們一起懷疑我?”左子橙詫異的看了眼盛鈺, 咬牙說︰“還有她!”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 人群下意識避讓開來, 空出一小片地界。

    要不是左子橙指認, 估計凱瑟琳就會完美的融入環境當中, 變成眾多指責左子橙中的一員, 默默無聞並且獨善其身。

    她先是蒼白臉搖頭, 見周圍人看自己的眼神逐漸染上懷疑, 凱瑟琳驚恐道︰“不止我, 還有鄔桃桃, 他一直在我周圍晃悠。”

    就像葫蘆藤一樣, 揪出一個,下面還連著兩個。這麼一下, 嫌疑人直接變成了三個。

    有人不滿沖左子橙罵︰“那還是你的嫌疑大, 他們兩個人身上沒血, 就你有。你那片染血的衣角還沒(干gan)呢,而且你怎麼解釋進進出出(更geng)衣室十幾次,難道不是(殺sha)人前提前踩點?”

    “我要是想(殺sha),會做的這麼明顯?!”

    左子橙不再嘗試與眾人交談, 他好像也知道自己嫌疑最大,索(性xing)直接抬起自己之前撿來防身的匕首,猛沖向人群之中。

    主動發動攻擊。

    這下子就算沒有嫌疑, 也已經坐實嫌疑。

    盛鈺急忙後退。其余玩家也恐慌之至, 在他們心里, 左子橙儼然已經是一個神明。

    戰斗在一瞬間打響,又在一瞬間停止。

    盛鈺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他轉身跑路以前明明看見不少人都舉起武器,其中不乏遠程攻擊武器。但跑了好幾米,後方卻遲遲不傳來兵戎相接之聲,別說打斗聲,連喊叫說話聲都沒有。

    只能听見大家急促的呼吸聲,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物,驚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盛鈺立即停住腳步,手心卡牌陣陣發熱。

    抬起手腕看了看,鬼王任務不知何時(發fa)生變化。在‘(殺sha)死珍妮的家人’之後,又多了一個‘1/2’的符號……這是什麼意思?

    盛鈺反應很快,努力拼湊一下現在散亂的線索,得出一個結論︰珍妮的家人有兩個,就在剛剛,其中一個死了。

    宛如福至心靈一般,他猛的回頭。

    入眼景深縱橫感極(強qiang),人群錯落有致站立著,形成一個包圍圈。而一開始被包圍在其中的常暮兒已經在拐角,顯然玩家們都有不同距離的移動,又將另外的事物包圍起來。

    眼神穿過人群,能從夾縫里看見左子橙用鎖喉姿勢掐著凱瑟琳。等松開手,凱瑟琳宛如一個木偶一般直直躺倒,她在地上不斷顫抖,喉嚨的血線像是洪水開閥門般,潺潺不止。

    讓眾人驚呆的不是左子橙竟然突然發難,割喉凱瑟琳。而是凱瑟琳喉嚨潺潺血液,那是一種明晃晃的藍,比紅(色)看上去還要刺目。

    “她是神明!是銀領域的神明!”

    有玩家驚恐的捧住臉︰“我之前還和她一起聊天,我的天啊。那我豈不是在(死si)亡線旁邊走了好幾遭?”

    這個言論讓眾人陷入濃烈的後怕情緒之中。

    盛鈺心中一滯。

    傅里鄴就在旁邊,他沖這人壓低聲音說︰“我之前看過凱瑟琳的身份,是個普通人。”

    “她搶了玩家的身份卡牌。”傅里鄴看了他一眼,肯定說︰“不是你的問題。神明要是給自己穿‘衣服’,無法辨認。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盛鈺心里莫名安了許多。

    就在剛剛某一個瞬間,他還有點擔心是凱瑟琳(殺sha)死常暮兒。那也許正是因為他在副本里的疏忽,導致了常暮兒的(死si)亡。

    幸好,不是他的原因。

    另一邊。

    左子橙甩了甩匕首上的血液,僵著臉說︰“我早就在懷疑她了。幾小時以前沿著繩索爬上來的時候,我假裝對她發火,怨她為什麼要攔著人(殺sha)珍妮,推搡間再故意扯開她腰間紗布。當時她太快堵上紗布,我看著里面血液的顏(色)又像紅又像藍,回憶起來的時候也無法確定。”

    說著,他冷冷看向(更geng)衣室︰“你們把(干gan)淨的衣服和紗布全放在(更geng)衣室。我看她幾次出入,就想著去(更geng)衣室里找她換下來的紗布。沒想到紗布還沒找到,就惹了一身腥味。”

    眾人盯著左子橙,似乎在權衡他的話語。

    胖子大大咧咧走上前,蹲到凱瑟琳身邊看了看,抬頭看向眾人︰“不是我說你們一個個的,天天閑著沒事,腦子也不好。都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混到第五層樓來的,凱瑟琳是神明,那誰(殺sha)人的不就已經很明確了嗎?橙子和胖爺我風風雨雨闖關……額,也就兩天吧,但他的人品還是可以的。我不是馬後炮啊,別他娘的在後面竊竊私語嚼舌根,誰要是不信胖爺,出來當面講。”

    玩家們面面相覷,最後還是鄔桃桃上前說︰“就算凱瑟琳是神明,那也不能證明左子橙就一點兒嫌疑都沒有。誰知道他是不是在(殺sha)隊友保自己,說不定兩個人是合起伙來(殺sha)常暮兒!”

    左子橙冷臉,不明意味的看著他。胖子在一旁白眼翻到天際︰“桃子你這就有點不對。你要是無辜群眾,那你隨便說,但你現在自己就有嫌疑啊,你還不趕緊降低點存在感,非要出來逼逼。”

    鄔桃桃嘴唇幾次張開,又尷尬合上。

    最後只能用神情悲切︰“好吧,可能一直組隊的姑娘去世了,是我有點草木皆兵。反正現在人肯定是凱瑟琳(殺sha)的,咱們處理一下常暮兒尸體吧,多好的小姐姐啊,可別讓她曝尸荒野。”

    話音剛落,胖子忽然‘啊’的慘叫一聲。

    他往地上一跌,連爬帶滾的往後退了一米之遠,瞪大眼楮看向凱瑟琳︰“她不是死絕了嘛!”

    人群徹底將中心包裹住,盛鈺又硬著頭皮沿著縫隙擠進去。好在他個子在普通人里算高的,不用擠到最前面也能看清楚里面的情況。

    就看見凱瑟琳吐出一團黑(色)方塊型石頭,那石頭跟有靈魂一樣,先是在周圍飄蕩一圈,像是在尋找新的宿主。等飄完之後,石頭忽然一個急射,沖向胖子的菜刀。

    胖子被嚇傻了,茫然抬起菜刀︰“不是吧,死了還要害我一下??!”

    凱瑟琳痛苦的捂著喉嚨,聲音破碎︰“我是神明,但我沒有(殺sha)人,我也沒有想著害你們。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害人。”

    盛鈺終于擠到前方,他蹲下來看了眼凱瑟琳的傷勢。廖以玫也靠近,說︰“我想起來了,珍妮里夢境勸阻她的女聲是你,難怪那個聲音一直听著耳熟,想不起來在哪里听過。我相信你不想害人,但你在勸珍妮不要做什麼?”

    胖子在旁邊嘴唇蠕動,悲傷到無法言語。

    他其實很想(插cha)嘴——女神為什麼要相信凱瑟琳啊,剛剛那個黑(色)晶體難道不是害他麼,還是說在女神心里,他連‘人’都算不上。

    “是魂能,它選擇了你主人。不用怕,這是個好東西。”安慰了一聲胖子,盛鈺緊接著看向凱瑟琳,問︰“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們。”

    兩人連環提問,凱瑟琳卻無法再多說一句話。剛剛就像是在回光返照似的,她仰頭看著那片黑霧,不停的搖頭,眼淚肆意流淌。

    等她(身shen)體的痙攣顫抖停止,那片黑霧翻滾的越來越厲害,似乎被凱瑟琳的(死si)亡惹惱了。

    眾人盯著那片黑霧,顯然被凱瑟琳臨死之前的話語(干gan)擾了判斷。他們恐慌的看向左子橙和鄔桃桃,兩人面(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鄔桃桃不敢置信說︰“神明的話你們為什麼要相信,她說不想害人,你們還真相信常暮兒不是她(殺sha)的?!”

    “你剛剛還懷疑凱瑟琳有同伙,現在又來主張人是她一個人(殺sha)的。”左子橙冷笑一聲,咄咄逼人看向鄔桃桃,喝道︰“是不是現在你也有了很大的嫌疑,就開始想方設法的洗(脫tuo)嫌疑。”

    玩家們竊竊私語,一會看左子橙,一會看鄔桃桃,左右拿不定主意。

    “黑霧越來越濃郁,我這心里的危機感也越來越(強qiang),大難當前。你們確定要內訌嗎?”

    左子橙似乎也厭煩了,他嘆了口氣將煙收起,看向盛鈺道︰“你重新看看我吧。”

    “……?”

    眾人一臉茫然。

    就連胖子和廖以玫都有些不明所以,不懂他葫蘆里在賣什麼藥。

    傅里鄴給了盛鈺一個眼神暗示,盛鈺立即明白了,左子橙這是要讓他看身份。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說的這麼隱晦。

    他凝神,仔細看向左子橙的頭頂。

    那里凝實出一行小字。這行字的內容他之前有懷疑過,但是一直都無法確定。

    盛鈺抬眸,看向左子橙。

    兩人面無表情的對視了足足十幾秒鐘,周圍群眾皆是一臉茫然。但盛鈺在眾人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更何況傅里鄴還在旁邊站著,他們就是想開口打破平靜,也不敢去開這個口。

    宛如雷達信號在空中對接成功,盛鈺忽然收回視線,說︰“兩個人都關起來吧,他們都有很大嫌疑。其余玩家在門口守著。”

    這個提議很中肯,大家都能接受。

    分別押送兩人進獨立房間之時,左子橙還在後面罵罵咧咧︰“你就是蠢!”

    盛鈺不理會他的罵聲,笑著看鄔桃桃︰“那個大叔一看就不正經。只是關起來就這樣罵我,我看啊,他就是在做賊心虛。”

    鄔桃桃︰“……”

    兩人身後還傳來左子橙越來越大的辱罵聲,似乎已經氣憤到極致。

    幾秒鐘後,鄔桃桃感恩戴德的沖盛鈺笑,焦急說︰“人真的不是我(殺sha)的。”

    盛鈺點頭︰“嗯,我相信你。”

    聞言,鄔桃桃總算是放心。跟著許多玩家走向另一側的房間,轉身的時候,他緩緩眨眼,唇邊(勾gou)勒出一抹嘲諷笑意。

    像是在說——不過如此。

    ※※※

    一路將左子橙押送到小房間里,胖子也一路都在敲打左子橙,惡言惡語道︰“我後悔之前維護你了。你他娘的罵盛哥(干gan)什麼,你自己本身就有(殺sha)人嫌疑,再罵一句我就要打你啦!”

    門被合上。

    這里是一個空蕩房間,屋外守著不少人,盛鈺也不敢說話太大聲,他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好笑說︰“行了,別吵了。”

    說著,他主動上前松開左子橙身上綁螃蟹一樣的束縛繩,道︰“其實你剛剛可以罵的更狠點。口下留情的太明顯。”

    左子橙晃了一下被捆麻的手臂,神乎其神說︰“那可不行。這種東西有個度,我懷疑那些玩家里有不少你的路人粉,要是罵的再狠點,他們估計都得提起武器上來砍我了。那我多冤。”

    說著,他小心翼翼看了眼傅里鄴。

    後者抿唇,皺眉看向盛鈺,不滿說︰“你還想被罵的多狠。我(干gan)脆一箭(殺sha)了鄔桃桃。”

    “別別別。”盛鈺舉起雙手求饒︰“你要是(殺sha)了他,那左子橙剛剛扯著破鑼嗓子白罵那麼久了。來,喝口水,我听你嗓子都罵(干gan)了。”

    廖以玫本來趴在桌子上,聞聲抬頭說︰“效果還不錯。我看都信了。”

    “那就好。”左子橙松了口氣。

    “………………”

    胖子在旁邊呆若木雞。

    眼前的一幕和諧到不可思議,跟在門外簡直就是兩個最極端的畫風。他傻眼的看了下廖以玫,崩潰說︰“咋回事?你們在說啥!”

    廖以玫瞥向他,無語的扭開視線。

    確是蠢,整個房間估計就胖子一人真情實感的在憤怒,腦子都不帶轉的。

    最後看胖子實在不明白,左子橙好笑說︰“喲呵,騙到自己人了。胖爺平時怪聰明,這都沒看出來呀,我和你盛哥演戲給人看呢。”

    胖子一驚,隨即恍然大悟︰“我靠,你們是演給鄔桃桃看!演的都太真實了吧,你罵盛哥的時候我掐死你的心都有了!”

    “噓,小點聲。”

    左子橙笑眯眯的,也不對胖子惱火,反而環視面前的四人,從左到右挨個數著︰“傲慢、貪婪、暴食、懶惰……”

    胖子還沒震驚完,又被他的話給驚悚到了。

    像是在驚奇為什麼左子橙能夠準確無誤的點出幾人的身份。思索之間,他被自己的猜測幾次震驚,表情變換的極其夸張,看上去很搞笑。

    其余人好笑的對視,眼神在空中交匯。

    只有胖子一人滿臉糾結。

    他感覺自己被隱藏在一個巨大的謎團之中,並且還只有他一個人在局里,其他人都是知道真相的。不對啊,胖子心想自己一直和廖以玫在一起,面前的這些人到底是什麼時候對線成功的,他怎麼好像活在夢里一樣,完全搞不清狀況。

    剛準備抬頭問,就看見左子橙四指(插cha)入自己的發尖,將額前碎發往後一攏。

    “承蒙各位同僚關照,正式介紹一下。”

    他看向所有人,語氣散漫又隨意,卻帶著一股天生如此,不容置疑的氣場︰

    “我是(色)沉,如假包換的(色)沉王。”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