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61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七)

第61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七)



    傅里鄴又看了眼黑霧, 神(色)難得的正經︰“它在吸收那個女人身上的血液。【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我能感覺到他越來越(強qiang)大,沒有辦法打斷,只能看著它成長。”

    盛鈺愣了一下, 像是沒有想到傅里鄴會說這個。思考幾秒鐘, 他自己也有理解︰“鬼媽媽的血是藍(色)的, 之前我和她打斗的時候有瞥到。廖以玫說過藍血的都是銀領域神明, 也許這種藍血對身處銅領域的黑霧神明來說是一種滋補?”

    這樣就能解釋通為什麼之前黑霧神明要把鬼媽媽的尸體帶走了, 原來是有利可圖。

    知曉了這一點後, 再看面前的黑霧, 倒是真的感覺這些黑霧正在逐漸擴大範圍, 顏(色)也變得愈加濃郁。就像傅里鄴說的那樣, 這些黑霧正在逐漸成長, 等到某一個時候, 它就會停止成長, 然後對玩家進行一場遲來的血腥屠(殺sha)。

    傅里鄴說︰“你來之前,我曾經(強qiang)行突破進去, 簡單的和黑霧過了招。”

    “……”膽子真大。

    盛鈺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看傅里鄴身上(干gan)(干gan)淨淨沒有傷口, 他就知道這場戰斗這人肯定沒有吃虧,吃虧的只可能是黑霧神明。

    所以他也就沒搭話。

    傅里鄴停頓了幾秒鐘,說︰“你都不問問我有沒有受傷嗎?”

    盛鈺看他一眼︰“我不問都知道你沒有受傷。外表看沒有傷口,靠近聞也沒有血腥味, 除非你當時被打出內傷了,但根據你那個觸踫就會把人變成鋼鐵的技能來看,內傷可能(性xing)很小。”

    “看來有時候太(強qiang)也不好啊。”

    傅里鄴笑了聲, 說︰“你說的不錯, 我的確沒有受傷。當時拿著弓破掉黑霧阻攔, 沖進去能勉(強qiang)屏息一段時間。就是這段時間,我看見有一個黑影竄了上來,打斗間給他劃了道口子。他的血液很奇怪,表面藍血,流一段時間會變成紅血。”

    一听這話,盛鈺心里忍不住一驚。

    他立即說︰“這只神明指不定在用什麼稀奇古怪的辦法換血!或者說吞噬了鬼媽媽以後,它就可以摒棄銅領域,一步邁入銀領域。”

    這樣說起來,黑霧的本體其實是一只即將升入銀領域的神明,從狀態上來看,他只會比鬼媽媽更加危險。因為鬼媽媽原本是受了重傷從銀領域下來避難的,而上次副本又給她造成了二次傷害,所以盛鈺當時(殺sha)死鬼媽媽,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撿了一個很大的漏,典型的趁她病要她命。

    但黑霧不一樣啊,它可沒有受過重傷。

    最悲催的是黑霧的實力還在不斷提升,無法打斷。這種等待跟等死沒有什麼區別。盛鈺現在倒是有點理解常暮兒的想法了,看著黎明轉瞬即逝,黑暗即將吞噬這片區域,絕望只會肆意滋生蔓延,不給人一分一秒的喘息機會。

    想著,盛鈺挑眉說︰“這就是你說會讓我感覺興奮的事?發覺敵人實力越來越(強qiang),根本沒辦法打,這種事會讓你感覺興奮?”

    一連兩個長串疑問句,與幾乎要窒息的語氣,足以表示出他心中的不理解。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麼反社會形象,你覺得敵人變得更(強qiang)大會讓我感覺興奮嗎?”

    傅里鄴好笑的回了句,拽著盛鈺的手腕向前走了兩步,一直走到通道邊沿。

    原本在黑暗中的時候,盛鈺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在哪里,他其實一直以為自己走在一個密閉環境中。直到傅里鄴拉著他來到通道邊沿,他才發現右手邊毫無防護,也許稍微歪一xia身子趔趄幾步,就會重重跌入游泳池下方。

    然後被下面等待許久的神明蠶食殆盡。

    隱下登高的不穩定感,盛鈺剛要抽回手腕,就瞧見傅里鄴十分識趣的主動松手。指了指下方水面,他說︰“中間那個比周圍人小一半的是珍妮。我听說剛剛你們有人砍了她一刀,還沒砍死絕,只是流了血。那你發現了珍妮的古怪嗎?”

    “沒,我當時轉頭就跑,周圍還黑漆漆的。”

    雖然這樣說,但盛鈺的眼神正逐漸發亮放光,顯然是猜到了傅里鄴要說什麼。他嗓音控制不住的拔高,驚喜道︰“不是吧!”

    “是你想的那樣。”傅里鄴笑著接了句話,終于沒有賣關子︰“珍妮的血液也是藍(色)的。準確一點說,一開始是紅(色),正在逐漸變藍。你們進來以前,我看見她表皮下血液已經成為藍(色),只是再多流一點血,就會重新變成紅(色)。”

    這個過程是循環漸進的,但既然珍妮也在逐步踏入銀領域,那她肯定和黑霧(脫tuo)不了(關guan)系。

    保險起見,盛鈺問︰“其他神明呢。他們的血液是紅(色)還是藍(色)。”

    “紅(色),並且一直沒有改變。”說完,傅里鄴挑眉說︰“現在,是不是高興到想抱我?”

    “那倒沒有。”盛鈺笑的眼角彎彎,“就是覺得這個發現簡直幫了大忙。你可別以為就你在游泳館里查副本背景啊,我在外面也獲得一些訊息。”

    見傅里鄴不回答,凝神傾听的模樣,盛鈺壓低聲音說︰“我和廖以玫,還有其他幾個人。總共進過珍妮的夢境好幾次,過程就不跟你說了,直接說結果。廖以玫發現珍妮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哥哥在催促珍妮,姐姐在勸阻珍妮。催什麼勸什麼我們當然不知道,但這不妨礙這個——”

    說著,他搖了搖右手。

    上面的鬼王卡牌牢牢瓖嵌在手掌心當中,鬼王的任務︰【(殺sha)死珍妮的家人】。

    所有的不對勁必定是從蛛絲馬跡開始,由小小的細節延伸,就可以得出最終的結論︰

    ——黑霧就是珍妮的家人之一。

    盛鈺問︰“黑霧神明是男的還是女的?”

    或者說是雄(性xing)雌(性xing),公的還是母的。無所謂詞藻,反正傅里鄴能理解他的意思就行。

    “男的。”傅里鄴抿唇說︰“副本里應該還有個女神明,是珍妮的‘姐姐’。(殺sha)死這兩個大家伙,我們的任務就可以完成,根據之前闖關經驗……”

    盛鈺立即接下他的話︰“副本就會結束啦!”

    兩人對視,眼尾眉梢都染上笑意。

    和與自己氣場相合的人對話簡直太幸福了,有些話只用說一個開頭,對方就能明白自己還沒說出口的長篇大論。就跟高中學霸之間的交流一樣,許多事兩人都可以想到,對話的時候格外省事,能夠節省下不少的時間。

    只不過就知道了珍妮家人之一,還有兩個大問題擺在鬼王的面前。

    一則,如何(殺sha)死黑霧神明。

    二則,剩下來的女神明到底在哪里。

    盛鈺說︰“總不至于那個女神明是鬼媽媽吧,我看著不像。之前在副校長辦公室,鬼媽媽說漏嘴過,她和黑霧神明是利益上的合作(關guan)系。”

    “躲的這麼嚴實,說不定是個弱雞。”傅里鄴開了個玩笑︰“我們還是先談談怎麼搞死黑霧。”

    盛鈺回頭看了一眼後方黑霧,心里直想笑。

    他們兩個人簡直太絕了,當著人家的面商量怎麼要人家的命,這特麼的苟到一塊去了。

    正想回話,來路忽然爆發一陣喧鬧聲。

    那些聲音又雜又亂,好像听見有不少人在悲憤的哭泣,還有怒吼聲,像是有人在咄咄逼人的質問著什麼。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讓這片黑霧翻涌的更厲害,破除黑霧看了一眼,鬼媽媽被吸收的速度明顯加快,黑霧神明急了。

    ……他在急什麼?

    容不得思考,傅里鄴說︰“走,出事了。”

    兩人一路加快腳步,幾乎是前腳跟著後腳來到喧鬧地點,也就是(更geng)衣室。

    人群全都圍在一起,粗略看上去有30幾個人,就連那些重傷的玩家也出了房間。臉上蒼白且憤恨,齊齊看向同一個方位。

    “就是你(殺sha)的!之前我就看見你一直徘徊在附近,時不時還會進去。來來回回進去了得有十幾次,心思太明顯了。而且事發現場就你一個人,你的手上甚至還染著她的血!”

    “老實說,你是不是神明!你混到我們之間到底想做什麼,是不是想害死我們所有人!”

    “你要(殺sha)要剮沖著我們來啊,沖一個已經活不了多長時間的女孩去,她到底哪里招惹你了。”

    各種指責言論,直沖左子橙。

    左子橙被眾人包圍,時不時還會被憤怒到極點的玩家推搡。他眼中閃過一絲血腥紅芒,似乎也氣到了,冷漠的掏出煙盒,叼了根煙。

    眾人還不明白他這個動作的意義,就听見人群外包圍圈傳來一聲焦急的提醒,那是鄔桃桃的聲音︰“別讓他用煙,那是他的武器。那煙會迷惑人的神智,他想要讓我們自相殘(殺sha)!”

    听了這話,周遭玩家變得更加恐慌。

    他們掏出自己的武器,直對向左子橙。後者也分毫不示弱,氣的臉龐都僵住。

    一群與一人對峙,卻營造出了兩個敵對軍隊長久對峙的氣勢,好像哪一邊優先控制不住打出第一發‘子彈’,這場混亂的戰斗就會被瞬間打響。

    形勢一時之間格外焦灼,所有人面容肅穆,空氣都仿佛陷入了讓人能夠窒息的死寂之中。

    糟了,盛鈺心道。

    腦子里下意識浮現起過往一幕。

    當時在珍妮的夢境里,有人言語惡劣的攻擊他,羞辱他,甚至還污蔑他。

    當時他自己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現在回憶起來,左子橙的語氣在記憶里格外凶惡狠辣︰“要是有人這樣罵我,老子分分鐘擰下他的頭。”

    拋卻這個念想,人群包圍中有一具尸體,正被白布嚴嚴實實的蓋著。看見(露)在白布外面的鞋子,盛鈺第一反應是有點眼熟。

    他走上前,周圍人都在聲討左子橙,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或者說注意到了,但悲傷當頭沒有想到去阻攔。

    就這樣,盛鈺毫不費力的走到了尸體身邊,蹲下/身,遲疑的掀開白布一角。

    女孩的臉龐定格在最為驚恐的表情,其中還包含著一絲不可置信。她的臉(色)慘白失真,眼楮還大大睜著,瞳孔卻早已喪失往常活躍的神采。

    這一刻,盛鈺心底也控制不住,由心底最深處陡然冒出一絲無名火。

    更濃的還是打從心底的挫敗感。

    好不容易才讓女孩重燃對生命的渴望,好不容易才讓她放棄死志,乖乖等在原地。他曾經甚至還變相承諾過,只要等到副本結束回歸現實,就能了卻她心底那份執念,重新擁抱生活。

    等副本結束。

    只需要,等到副本結束。

    然而一切對未來的美好展望都戛然而止——常暮兒死了,死于一場謀(殺sha)。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