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9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五)

第59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五)



    門開的下一秒鐘, 周圍神明忽然暴動起來,眼白處赤紅發亮,瘋狂往上涌。[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血水被踩的劈頭蓋臉,像是從高處落下來的瀑布, 全面洗刷幾人的頭身。這些神明的反應無一不在說明一件事, 到午夜十二點了。

    盛鈺優先從門縫里鑽了進去, 後頭的幾人也不慢, 緊緊跟著往里游。所有人用胳膊抵住厚重的精鐵大門,但外頭有太多的神明, 那些神明拼死去撞擊門, 導致門縫時不時會開一條線。

    左子橙迅速點開屏幕。

    【請設置問題。】

    他焦急沖其余幾人說了一句話,但門縫里的吼叫聲太刺耳,導致那句話變得迷糊不清。但此時此景, 眾人都能猜出來他想說什麼。

    那就是設置一個神明猜不出來的問題。

    無論如何也猜不出來的問題。

    身旁幾人陷入難(色), 盛鈺都不知道他們在難什麼, 這對他來說簡直太簡單了。

    他立即沖屏幕說︰“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請設置答案。】

    鄔桃桃一驚︰“你為什麼要設置一個選擇題, 隨便猜兩下就能猜對啊。問題還不能改,完了完了, 我們白進來了, 快跑吧!”

    盛鈺沒理他。

    盯著屏幕迅速說︰“先有狐狸豬猴子老鼠恐龍鱷魚綿羊……還有小兔子!”

     噠一聲響,門終于鎖上。

    “……”一陣沉默後︰“???”

    盛鈺抹了把臉上的血污, 順手舀了把地上的純淨水洗臉。等洗完臉看大家還在看著自己, 他茫然說︰“又沒說這個問題必須要答對, 那你隨便說不就行了,反正神明死也猜不出來。”

    說實在的, 他剛剛起碼說了十幾種動物, 說完了自己都不記得順序了。要是神明這都能猜出來, 那簡直就太過于逆天了。

    大家的眼神都在訴說同一句話︰你他娘的才是逆天的那一個,太苟了!

    左子橙滾入水中洗血污,嘆為觀止說︰“盛鈺,我現在是真心贊美你。覺得你就是個鑽bug的小天王,混娛樂圈絕對委屈你的才能了。”

    看了下盛鈺在清水下洗淨的面龐。

    五官在暗(色)中似乎都好看到極其扎眼,眸子熠熠生輝,眼角眉梢染上笑意的時候,輕易就能(勾gou)著人一直看他,舍不得挪開視線。

    左子橙又搖頭說︰“不混娛樂圈又委屈了你的臉,我要是像你一樣完美,我一天(睡Shui)十個人。這不叫渣男,這他媽叫造福社會。”

    “滾蛋。”廖以玫替盛鈺說出了他想說的話。

    左子橙一點都不惱怒,反倒促狹眨眼笑︰“我還真有點好奇,剛剛那個匕首是什麼意思。你和傅佬之間特殊的暗號?還是什麼東西?”

    “就當是暗號吧。”

    盛鈺抿唇,笑了一下。

    他其實也很意外,他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傅里鄴會設置這種問題。還用這種又雞賊又浪漫的答案,不得不說,他還真有點被撩到。

    被撩到也是一瞬間,那一瞬間過後,他就勉(強qiang)自己平復心跳,事業心極(強qiang)的打量四周。

    方才從視頻里看傅里鄴,這邊的環境應該是通亮透光,但幾個小時過去,等盛鈺來到這邊的時候,電閘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邊全暗了下來。

    只能看清前方是一個走廊形狀,就像現實世界里的游泳館一樣,一條長廊通游泳池。

    值得注意的是,空氣總似乎一直縈繞著片縷黑霧。一開始大家還有些擔心黑霧,只是走過一陣後,見這些黑霧仿佛沒有意識的四散,眾人也就放下心,小心翼翼的走過長廊。

    盡頭是被水淹沒的地面。

    已經找不到游泳池的方位,從長廊盡頭看,面前是一片幽深而廣大的水域。全方位的淹掉之後,這里就像是一個偌大的湖泊。

    水面上還漂浮著不少人類的尸體。

    “被困在游泳池里有五十多個人,听周圍環境這麼安靜,估計人都死了。你們要找的人,很有可能也已經凶多吉少。”

    鄔桃桃唏噓了一聲,馬上就被同他看不順眼的左子橙反駁︰“你會不會數數,這水里起碼飄了兩三百個人。人頭多了這麼多,肯定有異樣。”

    鄔桃桃不滿說︰“可進來的只有五十多個人啊。”

    “說不定是外面的情報錯誤。”盛鈺打斷兩人的爭執,看了一眼那些‘尸體’,說︰“也有可能這些人並不是‘人’,而是神明。”

    鄔桃桃說︰“神明死了後會恢復成原型,你這話根本就說不通。”

    盛鈺看他一眼,說︰“如果沒有死,只是沉(睡Shui)呢。這樣就不會恢復原型。”

    這話一出,所有人沉默。

    仔細看水中漂浮的人,有些確實已經死的不能再死,還有些,肚皮正在輕輕起伏。面上還一片恬靜,看上去正處于(睡Shui)眠狀態。

    他們好像瞬間就明白了,為什麼一個偌大的游泳館,安靜的像根本沒有人在。

    因為神明在(睡Shui)覺,玩家不敢出聲。

    仿佛只能有這個解釋可以說通了。

    眾人下意識壓低聲線,凱瑟琳膽怯蜷縮起來,說︰“那他們人呢。地面已經被水淹滿,就算有房間,他們肯定也無法待在房間。”

    地面被水淹,那就只能在上方了。

    盛鈺抬頭看,漆黑一片。

    游泳館佔地面積大到不可思議,從外面看還不明顯,進來後像是游在大海里一般。上方也十分廣闊,目力根本看不到頂端。

    只能看見一小片一小片的黑霧,依然在毫無目的的原地打轉。

    這些黑霧,就是傅里鄴逗留此處的原因嗎?

    雖然所有人都說他們是被‘困’在了游泳館,但盛鈺本能的不相信。依照這些天的相處,他早就知道傅里鄴是個不服就(干gan)的個(性xing),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困住他,他完全就是個21層樓bug。

    能讓他逗留,那肯定是自己主動留下。

    現在得找到上去的路。

    想著,盛鈺正準備凝神看周圍,就听見左子橙有些驚訝的‘嘖’了聲︰“那邊水面有個小孩。”

    副本里的孩童屈指可數,玩家里幾乎不會有,鬼怪中也很少,反正盛鈺至今沒有見過。倒是神明見到了兩個,一個是第一個副本的萊安,還有一個就是這次的副本,珍妮。

    抬眼看去。

    水面無風而動,黑霧團團圍繞住稚童慘白的臉,將她輕飄飄的帶到附近。

    這個場景看上去太嚇人了,要是21層樓當真是一個數據游戲,那眾人現在的san值肯定瘋狂掉落,直接跌倒死線附近。

    女孩的臉宛如附上一層白霜,在暗處格外顯眼。金(色)的頭發像海藻一樣蜷曲,覆蓋了她半張臉,還有半張臉埋藏在陰影當中,高眉骨導致她那半個眼眶像黑窟窿一般,十分恐怖。

    她就這麼蕩啊蕩,蕩到了眾人一米前。

    左子橙恍然大悟,掐著嗓子壓低聲線︰“難怪看了眼熟,這小孩不就是珍妮嘛。”

    他左看右看,(干gan)脆從地上撿了一把別人遺落的鈍刀,狠著臉就欲上前。

    21層樓里,無法使用其他玩家武器的附帶效果,就算搶到了手上,那也只是搶了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冷兵器。這也是盛鈺白天使用了玫瑰,卻一直沒有人動歪腦筋來搶玫瑰的原因。

    “你做什麼?”凱瑟琳不等左子橙上前,忽然一改恐懼的表情,十分緊張的拽住左子橙。後者茫然回視︰“能(干gan)什麼,趁她病要她命啊。”

    凱瑟琳頭頂又開始冒汗。

    她嘴唇蠕動好幾下,最後憋出來一句話︰“你要是把她砍醒,其余神明也會被吵醒的。”

    左子橙不被這話勸服,他搖頭說︰“我一刀把她脖子砍下來,她沒機會叫。”

    凱瑟琳還是拉著他,說什麼也不讓他上前。

    兩人僵持的時候雖然沒有說話,但許是動靜有些大,附近漂浮的‘尸體’們都不聲不響被黑霧送了過來,將幾人團團圍繞住。

    盛鈺感覺不對勁,預備跳(脫tuo)這個包圍圈,隨便找個神明少的地方站著。

    剛準備實施動作,頭頂忽然打下一束直光,像是劇組拍攝用的大燈一般。瓦數極高,抬眼看的時候像是有個小太陽掛在游泳館上方。

    眾人一驚,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些‘尸體’觸及光亮,像是十分抗拒這些光,都自覺飄散。沒一會,就有一條攀登梯從上方垂下,一道擔憂的女音傳下︰“上來!”

    聲音壓的很低,宛如怕觸醒沉(睡Shui)的深淵巨獸一般。但在這種靜謐的環境下,她的音(色)很好分辨,幾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松氣。

    是常暮兒。

    剛準備沿著攀登梯上去,鄔桃桃忽然奪過左子橙的鈍刀,沖著珍妮的頭顱高舉手臂。他砍下去的動作頓了好幾秒鐘,這個時間差給凱瑟琳機會,不管不顧的沖上前推他。

    這個反應簡直太奇怪了。

    就算是膽子小,也不至于小成這樣吧。

    盛鈺面對非靈異事件的時候膽子很大,他的主張其實和左子橙差不多,在一擊斃命的情況下,要是能(殺sha)死珍妮自然是皆大歡喜。所以面對格外抗拒的凱瑟琳,他非常不能理解。

    就算不能理解,也來不及去深想。

    凱瑟琳雖然推開了鄔桃桃,但是那鈍刀還是落在了珍妮的(身shen)體上。她吃痛轉醒,猛的從水中睜眼,痛苦的翻騰咆哮。

    響動聲很快就驚醒了酣(睡Shui)的神明。

    無數雙黝黑眼珠在水中浮浮沉沉,視線都牢牢盯緊水域中的四人,讓人頭皮發麻。

    之前的路盛鈺都有點昏昏欲(睡Shui),奔逃辛苦了整整一個白天,他感覺自己都快累癱了。來這邊的時候也還是又累又困,但是見到這些神明于黑夜中發紅光的瞳孔,那一瞬間就好像憑空下來一直大手,將他的腦袋用力一提。

    簡單來說,整個人瞬間清醒。

    他立即轉身,朝著爬梯跑,幾步就已經搭上爬梯末端。逃命的時候大家絲毫不 攏 韝 巒鼻埃 笞映群挖姨一夠г嗖齲 階詈缶筒畈然г噯⑨叨苑降耐妨恕br />
    兩個人自己跑不掉,還擋在梯子上。

    盛鈺和凱瑟琳墜在後面,他感覺自己的腳腕被一只冰涼的手一扯,緊接著就看見凱瑟琳驚恐的表情︰“有個人在拉你!”

    廢話,他當然知道啊。

    盛鈺低頭往下看,努力去踹那個拉自己的神明,踹走了一只,更多的神明圍堵上來。有些神明甚至爬的比他還要快,跑到了上頭。

    一步慢,步步慢。

    盛鈺在心里直翻白眼。

    一下子無語左子橙和鄔桃桃兩個人小學雞行為,又一下子無語凱瑟琳宛如尖叫雞一樣的叫聲。只感覺腦子就要炸了。

    周身都是一片混亂,恍惚的看到上面掠過一道黑影,伴隨著不少玩家的驚呼聲。

    眼前一花,盛鈺被整個調轉方向。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被那人調整成樹袋熊一樣的姿勢,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雙腿還緊緊捆住那人的腰,緊緊掛在他的身上。

    這個姿勢……盛鈺在心里痛罵傅里鄴。

    誰知道傅里鄴比他還生氣,十分不高興的往上爬,得了空重重拍了下他的腰。

    腰間別著的黑箭一顫,就听見這人氣到臉(色)發白,說︰“給你箭不知道用,我要是不在附近,你是不是就會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盛鈺把頭埋在傅里鄴的脖頸間,鼻尖嗅到的是沐浴(露)的香氣。

    心道這人在游泳館上面過得還挺舒服,甚至有空跑去洗了一個澡。

    他心里不內疚沒有使用黑箭,畢竟就算被拖下去,那也有玫瑰武器防護罩,一般來說死不了。但是看見傅里鄴白白淨淨的衣服上又沾上自己身上的血污,這一點更讓他不舒服。

    就好像,白(色)的東西被染黑,明明那麼一個傲慢的人,卻始終為他顛覆自己的本能。

    想著,盛鈺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些。

    他想的很簡單,靠太近指不定待會是兩個血人一起滾上去。離的稍微遠點,既不妨礙動作,還能讓傅里鄴身上稍微(干gan)淨點。

    但這個動作顯然讓對方誤會。

    “你還跟我委屈上了。”

    傅里鄴從鼻子里冷哼一聲,空出一只手按住盛鈺的肩膀,將他用力按進懷中。

    這一次的懷抱比之前更緊密,那些衣物的濕漉漉感都能切切實實感覺出來。似乎盛鈺衣物上的血水被擠壓出,又重新潤濕了傅里鄴的衣服。

    盛鈺好笑說︰“我沒委屈……”

    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抱著的這人在爬梯上一頓,微微側頭。

    神情帶著一股不易察覺的松氣,就好像他剛剛不是被神明拽住腳,而是千鈞一發的掉到了神明的嘴巴里,嚼吧嚼吧就能把他吞到肚子里。

    明明不是那麼緊急,卻被傅里鄴的表現營造出一種危難當頭,死里逃生的感覺。

    也許正是這個原因,盛鈺心跳忽然加快。

    燥熱的溫度打在他的耳畔,低低的嗓音染的耳廓跟著發燙。

    傅里鄴聲音放的很輕。

    像是怕戳碎泡沫一般,小心翼翼的帶著點試探,又像是高高吊在雲端,帶著點耍賴般的笑意︰“那你抱緊點,不然我現在就委屈給你看。”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