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8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四)

第58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四)



    鬼怪開道, 這是何等的盛景。[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單單用語言根本無法去描述這些鬼怪們赴死的決心,它們沖在了最前方,眼中赤紅一片。遇海洋生物, 就用(身shen)體為盛鈺等人阻隔出一條空蕩水域,遇神明, 那就用(性xing)命來鋪這條路。

    無數鬼怪們被(殺sha)回了原型,也有無數神明血液飄蕩在水域之中。一時之間各式各樣的尸體在血海中浮浮沉沉, 看上去攝心奪魄。

    不時有玩家回頭看鐘表。

    還剩五分鐘……四分鐘……三分鐘……

    到最後兩分鐘的時候, 盛鈺等人終于奮力游到了游泳館門前,這已然是一次壯舉。

    “鬼怪們為什麼會給他們開道啊!”有玩家十分不理解,茫然喊著︰“難不成他們之中,有人是鬼王?!”

    立即有人反駁︰“也可能游泳館里面有鬼王。鬼怪們的目的是為了救王。”

    听聞這話, 眾人目(露)思索之意。

    游泳館里面有誰呢?

    有傅里鄴,有胖子,還有常暮兒……更多的是一起進游泳館的玩家,少說也有三十來人。

    這之中, 嫌疑最大的無疑是傅里鄴。

    上一個副本結束的時候,就有很多幸存玩家在網上爆料,說最後一站, 有無數鬼怪簇擁著傅里鄴, 在冰渣下保護傅里鄴。

    他的身份似乎不言而喻。

    當時也有很多鬼怪簇擁住祭壇, 只不過祭壇之中有太多的人,並不能分辨鬼怪到底在為誰拋頭顱,灑熱血。

    糾結的這一分鐘時間里, 盛鈺幾人到了門前, 卻遲遲沒有進門。

    ——進不去的。

    無數玩家都抱著這個念頭, 就像他們之前認為盛鈺一行人無法游過通道一般。但這不是一個概念的事情, 時間只會更加緊急。也有人認出來這種特殊的門,將情報講給其他玩家听。

    大家听了,只覺得茫然與古怪。

    得是什麼樣的問題,才能攔住上百的神鬼。

    另一邊。

    水流太過于湍急,縈繞在鼻尖全是撲鼻的血腥味。某一個瞬間踩空了,就有可能整張臉都淹沒在水域下方,將水嗆進呼吸管道。

    這一次依然是鄔桃桃游在了最前面,他點開門上的屏幕,看著屏幕上的問題,似乎愣在了原地,連將題目告知隊友都忘記。

    等其余幾人艱難的游到門邊,把住門把手之時,鐘表的秒針像是和大家開了一個小玩笑,沒有一絲猶豫的跨過12這個數字。

    11時59分。

    只剩下最後一分鐘。

    左子橙看鄔桃桃擋在屏幕前發呆,氣急的一腳踹開他,怒聲吼道︰“快讓開,你擋在前面叫我們怎麼看題目!”

    鄔桃桃被踹的一拐,神(色)閃過一絲幽暗。

    只是緩了幾秒鐘時間,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幾秒鐘很有可能就會改變一切。

    他終于讓開位置。

    屏幕內容出現在眾人面前。

    最先開始是一個類似于監控的小視頻,放的是門里面的通道。那里燈光大亮,看上去格外安逸。傅里鄴低著頭,用手指在屏幕上點了一下,然後開口說了一句話。

    說罷,他抬頭看向監控,設置完問題與答案以後,似乎還極其清淺的(勾gou)唇笑了笑。

    還沒等盛鈺明白他笑容之中的含義,屏幕上的視頻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行文字︰

    【我是因為什麼愛你。】

    “這門是用語音回答。”廖以玫被水花沖的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艱難的在水中高高昂頭,喊著︰“快點,神明全都過來了。”

    盛鈺偏過頭去看。

    入目是無數神明,他們猶如定海神針一般頓在門邊,形成一個極大的包圍圈。馬上就要到零點,他們索(性xing)也不上前,就好整以暇的等在原地,像是看著尸體一樣,眼神冰冷麻木。

    四面八方全是同樣的眼神。

    他們在等零點,當秒針再次滑過12的那一瞬間,就是血腥圍剿來臨之時。

    這個檔口,普通人很容易就腦子一片空白,別說回答問題了,心態差一點很有可能連思考都做不到,只能瞪大眼楮絕望的看周圍。

    就像凱瑟琳的表現一般。

    她牢牢抓住門把手,嘴上像被縫了線,緊緊閉著。不去嘗試著回答問題,更不會隨意開口。她的姿態說的好听一些,可能是嚇傻了。但要是說的稍微難听點,那就是在等死。

    其余人當然不會像凱瑟琳一般。

    十秒鐘的時間,左子橙嘗試了多種回答︰

    “因為好看!溫柔?殘暴?一切?還是你就愛他不愛你的樣子?”

    門一直毫無反應,最後他無奈看向盛鈺︰“狗/日的門,還是本人上吧。只有說出與傅佬一模一樣的答案才可以,不能有一點點偏差。”

    這也太難了點。

    盛鈺又不是傅里鄴肚子里的蛔蟲,他哪里知道傅里鄴腦子里都在想些什麼。

    他抬起手,用早已經被血水潤濕的校服擦拭眼楮,眼球還是火辣辣的疼。那些血水有不少進了眼楮,導致他現在看視頻都有些不清晰。

    問題和視頻一直在循環切界面,仔細看視頻,答案是一句很短很短的話,看上去很快就說完了。但決計不是左子橙猜的兩個字詞組。

    時間緊迫,不管知不知道,猜就完事兒。

    盛鈺嘗試著開口︰“因為惡詛守護匕首?”

    滴滴滴——

    門屏幕發出紅光,警示音不斷折磨人的腦神經,也讓周邊神明的視線更加興奮。

    剛剛左子橙猜錯的時候,這門根本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廖以玫抹掉臉上的血污,在盛鈺嘗試猜答案的同時,看向左子橙︰“你猜的和答案沒有一點(關guan)系,門才會毫無反應。這種提示音證明方向對了,可能說中了正確答案里的字。”

    聞言,左子橙立即看向屏幕。

    仔細辨認了幾秒,他猛的拍盛鈺的肩膀,興奮說︰“匕首!匕首這兩個字對了,我看他口型像是在說匕首……那只匕首還有沒有其他稱謂?”

    盛鈺心情復雜。

    這樣說的話,傅里鄴親口承認是因為匕首愛他咯?當面的時候可不是這樣講,為什麼現在要專門通過門來告訴他這件事。

    沒必要,真的沒必要。

    他只會比傅里鄴更清楚匕首的作用。

    危機當前盛鈺一向不發散私人情緒,腦子里想著這些,嘴上也絲毫沒有停。在其余幾人期待的目光當中,他又硬著頭皮各種轉換說法。

    “惡詛匕首?守護匕首?詛咒匕首?黑(色)的匕首……還是詛咒守護匕首?”

    說到後來他都快要不認識匕首這兩個字了,門上的屏幕還是放出一閃一閃,微弱的紅(色)光芒。似乎在嘲諷著盛鈺的無用之功。

    廖以玫看了眼附近的神明,臉(色)十分難看。

    不到最後時刻,她是真的很不想用自己的防御大招,畢竟之後的事情誰也說不定。也許之後會遇見更大的危機,她自己有自愈能力倒沒什麼,怕就怕在自己的隊友,無辜的玩家,這些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她卻無能為力。

    但就算百般不想用,好像也不得不用。

    總有新來事物會充當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在這時,滑梯上方玩家人聲鼎沸,似乎在雜亂的喊著什麼,到最後這些聲音自發的匯聚成一條線,听上去震耳欲聾︰

    “30……29……28……27……”

    “他們在(干gan)什麼,”只是茫然了一秒鐘,左子橙面(色)猛的一變,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他們在給我們倒計時!是在提醒我們!”

    事實證明之前的合作並不是白費的,這些玩家雖然嘴上說不相信盛鈺等人能夠完成這項艱難的任務,但總歸是承受了許多黑水晶的情分。當真正看見他們陷入危機與困局時,他們又忍不住(身shen)體的誠實,只能想方設法為這些人做點什麼。

    報時間就是他們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

    左子橙順著盛鈺猜測的答案,又胡亂猜測了與匕首有關的幾個詞組。無論給匕首搭配上什麼詞,屏幕還是一如既往的閃著紅光。

    眼見著時間越來越急迫,盛鈺神情頓住,不再匆忙下胡亂猜答案。

    仔細看那視頻,傅里鄴說的答案真的很短,看上就也就是五六個字的模樣。後面的話自然看不清楚,他也不會讀唇語。但最開頭的一個字還能勉(強qiang)辨認出來,是‘yu’的口型。

    魚、遇、余、羽、雨、玉……

    或者說,這個字是‘與’?

    越是危機時刻盛鈺的反應就會越快,腦子里和頭腦風暴一般。結合視頻里傅里鄴的口型,他很快就拼湊出一句話,一句絕對正確的話。

    倒計時已經是10之下的數字,通道滑梯上方的玩家們緊張,門前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推了一把整個人都快要貼在屏幕上的左子橙,盛鈺說︰“讓一下。”

    左子橙一愣,轉而驚喜道︰“你是不是知道答案了?”

    見幾人都看著自己,面(色)一個比一個激動,就連廖以玫眉眼間也透著松一口氣的表情。

    盛鈺猜到這些人里也許有裝出來的激動。古怪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現在不想思考這些。

    滿腦子只有答案。

    傅里鄴設置了這種問題與這種答案。就好像他根本就不是被困在了里面,而是早早料到自己會來游泳館,提前做了這些布置。

    那游泳館里有什麼,值得傅里鄴來到此處,逗留此處,甚至堅信自己也會過來呢?

    看向屏幕,後方的倒計時已經走到了三。

    【我是因為什麼愛你。】

    這個問題從一開始(強qiang)調的就不是‘什麼’,而是‘因為’這兩個字。

    傅里鄴還是這麼劍走偏鋒,慣會給人驚喜。

    想起視頻里他(勾gou)唇的模樣,盛鈺也不自覺笑了一聲,低聲說︰“與匕首無關。”

    ‘啪嗒’一聲巨響。

    在玩家們驚異,甚至已經接近于驚悚的視線中——門緩緩開了。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