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7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三)

第57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三)



    “都別過來!”

    那女人吸收血水和水晶後, 一直在恐懼的顫抖,抬頭的瞬間眼神也布滿恐懼。[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她臉上已經全部被血水浸濕,發絲跟海藻一樣牢牢貼在頭皮和脖頸, 臉側也有。看上去極其恐怖, 像個剛從血水里撈出的水鬼一般。

    不用她說,盛鈺也不可能貿然過去。

    僵持一會兒,左子橙悄悄叼上煙,打火機在煙頭附近環繞, 沒有點煙。

    “你是什麼人?”

    女人遲鈍了一會, 見幾人沒有攻擊她, 就放下手。只不過身體還在控制不住的不停顫抖︰“我叫凱瑟琳, 是從另外一邊宿舍群游過來的, 我的隊友將我逼進紅區,他們想害死我。”

    幾人听了,也沒太驚訝。

    副本里稀奇古怪的事情層出不窮, 早兩周之前, 就有‘蓄意誘導神明殺死玩家是否算謀殺’上過熱搜。總有心思不正的人, 借著無規則的21層樓, 去挑戰現實世界的法則和秩序。

    見凱瑟琳的心情逐漸平復,左子橙從過道尸體上撕下一塊碎布, 很紳士的遞過去︰“美女,你要不然先把臉擦擦吧。”

    那麼一張血污的臉,也不知道左子橙是怎麼辨別出凱瑟琳是個‘美女’。

    她接過布, 也沒按照左子橙說的去擦臉,而是將布牢牢抵在腹部。

    那里也許有傷口, 只不過因為血水已經滲透了她的衣物, 看不見有新血冒出。

    按住傷口以後, 鄔桃桃仿佛看不過去,又扯了塊布將凱瑟琳臉上的髒污擦干淨。他閉目凝神,像是在判斷什麼,某一個瞬間,他忽然睜開眼楮,里面的防備悄無聲息減少了不少,說話的語氣也並不像左子橙一般咄咄逼人。

    “你剛剛是吸收了血水和水晶嗎?”

    凱瑟琳一驚,說︰“不是不是。我有儲藏技能,剛剛見到你們太害怕,下意識就發動了技能。如果你們想要,我現在就把水晶還給你們。”

    說著也不等眾人答復,她自己張開手,手掌中心出現一個類似于風洞一般的瘡。

    血水順著她的手掌涌出,就跟蚌吐泡泡一般,每隔個幾秒鐘就能吐出一小坨黑水晶。

    還沒幾分鐘,血水和水晶就都已經吐完。

    盛鈺和廖以玫蹲下身去撿水晶,兩個人神色各異,像是都懷著什麼心事一般。

    只有左子橙沒有撿水晶,他靠近凱瑟琳,態度比之前好上了十倍不止。

    “小妹妹,你隊友為什麼要逼你進紅區?”

    剛剛那聲‘美女’只是順口叫出來的,沒想到凱瑟琳擦干淨臉後,還真是個美女。

    怎麼說呢,她的五官確實很精致,精致的就像洋娃娃一般,眉宇間都帶著一絲沒有人氣的脆弱感,看上去就像柔弱的菟絲子妖精。

    就連開口說話的時候也透著一股虛弱無力︰“他們覺得我很沒用,會拖後腿。”

    左子橙笑眯眯的放柔聲音︰“你別怕,你隊友都是垃圾。我看你就挺厲害的,那麼多血水和水晶,說儲藏就儲藏了,帶著你豈不是帶上了一個移動倉庫,這麼好的事去哪找呀。”

    凱瑟琳看上去是真的恐懼左子橙,理智讓她討好般笑了兩下,只不過這笑容實在勉強。

    也許是傷口被笑疼,她將腹部的傷口按壓的更緊,甚至找了更多的碎布捆住傷勢所在地。說什麼也不露出一絲一毫的皮膚。

    左子橙和鄔桃桃一左一右圍著凱瑟琳,兩個海王貌似都盯上了這條柔若無骨的‘美人魚’,輕聲細語的去同她說話,較勁一般的去安慰人。

    等盛鈺終于辛辛苦苦撿完了水晶,就看見左子橙笑眯眯詢問︰“你這技能是只能吸納死物嗎?如果連活物都能儲藏,那簡直太逆天了。你根本用不著和別人打架,惹了你的直接儲藏起來就行,听听,多省事啊。”

    話音剛落,盛鈺立即看了過去。

    這個問題同樣也是他心里所好奇的,他其實有個想法,這個想法要借助凱瑟琳的技能。

    廖以玫的視線也不自覺盯了過去,在眾人的無聲注視下,凱瑟琳額頭分泌出點點冷汗,隊伍里仿佛有她很懼怕的人。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她顫抖著說︰“如果我能幫到你們,那你們可以帶著我一起走副本嗎?我的技能是輔助技能,不能保住我自己的性命。”

    見左子橙馬上要大大咧咧點頭的樣子,盛鈺趕緊趕在他前面開口︰“你先說你的技能可不可以儲藏活物。”

    凱瑟琳頓了一下,迷茫說︰“什麼叫活物?如果您說的是副本玩家,那大概是不行的。”

    左子橙和鄔桃桃兩人立即要打圓場,盛鈺沒有給他們兩人機會,繼續問︰“副本里的洋娃娃可以儲藏麼,我看你身上沒有洋娃娃。”

    直到他說這話,其他人才注意到這個異常。

    不是他們不細心,實在是副本都待了兩天,這兩天做事的密度比現實世界一周還要多。很多細節也就下意識忽略了,就連洋娃娃要隨身攜帶這一點,他們都忘得干干淨淨。

    他們瞬間就反應過來,扭頭看向凱瑟琳的視線帶著一種淡淡的質疑︰“你的洋娃娃呢?”

    凱瑟琳又開始冒汗。

    她似乎很恐懼面前這群人,明明盛鈺幾人什麼都沒有做,就連說話都是客客氣氣的。但她好像就是本能的害怕,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我的洋娃娃……有啊,它在儲藏空間里,你們別急,我找找看,肯定能找到的。”

    說著她閉上眼楮,右手按在左手的風洞上,看樣子是在找東西。好一會後,她攤開手掌,卻有一個洋娃娃蹦出,剛出來就瘋狂的往走廊盡頭奔逃,兩條小辮子甩的一歡一歡。

    凱瑟琳慌忙的將洋娃娃抱在懷里,又硬生生的給塞回了儲藏空間。做完這些,她說︰“洋娃娃能動,但是它卻不是活物。這些應該是副本里的特有產物,又或許是神明操控的人偶,所以我可以將它們儲藏進來。我可以幫你們儲藏洋娃娃,你們可以收留我進隊伍嗎?”

    廖以玫原本一直站著旁邊看著,沉思著什麼。听見這句話她忽然回神,極其緩慢的挑了下眉頭︰“你說你要幫我們帶著洋娃娃?”

    凱瑟琳沒有听出她語氣的古怪,很是熱情說︰“只要你們願意帶著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我的意思不是這個。”

    廖以玫皺眉,嘆氣說︰“要是將洋娃娃給你保管,你跑了……咳,我是說,要是遇見了什麼危機,我們被迫分開。那沒有洋娃娃的我,在副本里不就直接等于砧板上的肉。”

    “我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凱瑟琳面色驚慌,連忙擺手︰“我不是想要害你們,我只是很害怕。”

    說著,她下意識往鄔桃桃身邊縮了些。

    一旁的左子橙滿臉郁悶,沖盛鈺聳肩。

    明明剛剛他的語氣比鄔桃桃更加溫柔,臉上的笑容也更多,安慰的話更逗趣,怎麼妹子就是不樂意看他,老是上趕著找鄔桃桃呢。

    難道是臉的原因?

    左子橙摸了摸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心情變得更加郁悶了,“沒有人覺得你要害我們。小妹妹,你這小胳膊小腿,我一只手就能掐死。呸呸呸,你別緊張啊,我開玩笑的。你要是想跟著我們就跟著好了,我反正是沒什麼意見。不過我們這邊腦子最好的是另外一個人,我們所有人贊同都沒有用。那邊那個顏值逆天的大帥哥,對,就是他,他有個一票否決權。”

    “……”

    凱瑟琳順著他手指看向盛鈺,接觸到盛鈺的眼神,她怕到整個人都在發抖。

    艱難開口︰“我可以跟著您的隊伍嗎?”

    聯合國的敬稱一般很少用,都是下級對上級用。年齡差在20歲以內的基本上也不會用敬稱,不過盛鈺在娛樂圈也遇見很多新人,上來就是‘您’,听多了也就習慣了。

    “凱瑟琳是吧?”

    盛鈺熟練的放柔聲音,拿出對粉絲的耐心勁開口,說︰“我有一個想法,要是你可以幫我做到,那帶著你一起過副本也沒什麼。要是做不到也沒有關系,我們會將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入夜後不許夜游,你躲著就行了。”

    凱瑟琳听了,雖然還是滿臉恐懼,但還是急說︰“您說條件,我可以試試看。”

    雖然嘴上說的是‘試試看’,但凱瑟琳的眼神很明確,就好像無論盛鈺接下來讓她上刀山還是下火海,她都會毫不猶豫的去做。只要能跟上這個隊伍,那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

    掩蓋掉心頭的怪異感,盛鈺直起身看了眼血海,說︰“這些變異的海洋生物,你試試看能不能儲藏起來。連帶著血水一起。”

    凱瑟琳一驚︰“您要做什麼?”

    其余人也迷茫的看向盛鈺,他沒有解釋,只是目光牢牢看向紅區︰“你先試試。”

    另一邊。

    部分覺得自己很精明的玩家守在宿舍群邊上,等了又等,等了還是等。半天過去,紅區血色變淡,結果水晶也跟著一起消失了。

    宛如等了一個寂寞。

    玩家們紛紛懵逼,不敢相信。

    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好奇心的驅使下,成群結隊的來到剛剛大家分散的地方。

    啥情況?怎麼又多了一個女人?

    在他們的視角里,女人抖著腿,哆哆嗦嗦的走到紅區前,伸手進紅區。只是幾秒鐘的時間,就有足足幾听水被她吸納進手掌中。

    反應快的玩家立即說︰“她肯定是在吸收黑水晶……”

    話還沒來得及說完,那玩家就嗓子眼一卡,從喉嚨以及心底發出困惑聲︰“咦???”

    “臥槽。”

    另一名玩家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楮,見紅區里的變異海洋生物一起被吸納進手掌,他恍惚說︰“是我看錯了麼,為什麼連怪都一起吸收了啊啊啊啊啊!”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走廊前端的幾人,等吸收了足足上百只怪物,女人終于停下了動作。

    幾個人都沒逗留太久,與這些看牆角的玩家們擦肩而過,匆忙的往另一個地方趕。

    “那是游泳館的方向。”

    有玩家先是茫然,隨即恐懼道︰“他們膽子怎麼那麼大,現在那邊全都是護工哇。”

    入夜以後,禁止夜游。

    現在去游泳館,那不就直接等于給護工送菜嘛。等夜深,大家違反了副本規則,到時候護工就可以不用顧忌其他,直接對玩家出手。

    宿舍里肯定進不去了,除非能在哪里摸到帶氧氣罐的潛水設備。但這肯定是不現實的,上策還是得找個安全隱蔽的地方躲上一晚。

    左子橙為他們提供了上策,好言勸阻他們找個地方苟著,自己卻選擇了另一條不同的路。

    這件事情怎麼看,都好像有貓膩。

    盛鈺現在在他們的心中,那就基本是一個**黑水晶制造機。本著對制造機的信任,不少膽子大的玩家盤算了一下自己的保命手段,沒有猶豫太久,直接跟了上去。

    沿路不斷有人好奇,也都大膽跟上,這個隊伍又重新壯大。

    不過與上一次的隊伍不一樣,上次大家就跟超市大減價搶購菜品的市民一般,不見恐懼,神情皆是興奮。這一次仿佛情緒被顛倒了一般,興奮是一點兒也沒有,入目所及是一片忐忑。

    富貴險中求,但盛鈺走的這一步,在他們看起來確實是太險了。

    立即有人悄悄對話︰

    “要是他們上去送死,那咱們也別看熱鬧。早早離開,不要和護工打起來,我們又不是傅里鄴,我們肯定打不過護工的。”

    “我有防護技能,就算神明即將踏著我的尸體走過去,我也要把男神捆在身上一起跑!”

    “你自己都不相信‘國民初戀’這波能穩,為啥不直接上去勸他別去了。”

    “你不懂,好的粉絲要懂得讓男神自己去開闊天地,孩子已經長大了嗚嗚嗚……”

    “……好吧,祝你待會能保住我們的‘初戀’。”

    ***

    眾人來到窗戶邊上久久站著。

    游泳館的結構布局已經不能用奇葩來形容了,三樓窗邊有個兒童透明圓筒滑滑梯,上邊畫著很多可愛的卡通人物。

    滑梯橫跨三層樓的高度,從三樓直通洋樓外面的地面。那里有個百米左右的通道,通道上方的頂是一個吊橋模樣,下方是用十字路鋪設而成的羊腸小道,窄又長。

    最讓人驚悚的通道兩邊。

    之前听玩家說這邊有很多護工,盛鈺其實還有點兒不相信,因為洋房總共就沒看見多少護工。然而看見通道兩邊的景象,他結結實實的被驚嚇了一下,隊伍其余人也是滿臉震驚。

    太多了,多到數不清。

    那些護工全部站在原地,黑夜將護工團體邊緣線模糊,只能看見很遠很遠的地方依然有護工的白衣服在動。前後左右,一個比尋常要大上六七倍的游泳館被圍的水泄不通。

    就好像有兩個偌大的白色橢圓,將游泳館周圍的地面全部染上了白色一般。

    不時還有高年級學生木愣愣的上前,似乎想從通道前往游泳館。只不過往往都會卡在了大門邊上,等糾結到一定是時間,周圍護工就會好不猶豫的撕爛他,將其吞吃入腹。

    “誒,神明為什麼要殺神明?”

    見狀,左子橙奇怪的說了一句。

    盛鈺看了一眼,說︰“那門上有機關,護工進不去。上次副本傅里鄴被鬼怪簇擁,一直有人懷疑他是鬼王,我就直說了。現在上去的高年級學生應該都是鬼怪,估計是想救自己的王。只不過他們也打不開門,護工神明見鬼怪沒有利用價值,索性殺了了事。”

    “鬼怪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傻。”

    說完,見眾人齊刷刷扭頭看著自己,鄔桃桃聳肩說︰“我就隨便吐槽一句,別當真。要是護工不計較鬼怪上去開門,那我們還怕什麼,直接打劫鬼怪的衣服,裝成鬼怪上去開門不就可以了。”

    這個方法肯定是不可行的。

    還有半小時就到午夜子時,先不提搶奪鬼怪衣服再回來,這個時間夠不夠用。

    就說盛鈺在鬼怪神明之間的知名度,他就不相信不會有神明將他認出來。萬一被困在通道中間,前後路都走不了,那豈不是只能等死啦。

    廖以玫說︰“我們先來說說游泳館的門。”

    她看向盛鈺,“那不是機關門。我以前去虛擬游樂園玩,見到過這種造型的門。這種門一般是上個進去的人在門內設置問題,只要外面的人能回答出問題,門就會開。如果我們能進去的話,關門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頂替上一個人,去設置新的問題。”

    听了這話,凱瑟琳打起了退堂鼓︰“我們真的要過去麼。這麼多神明都被問題難住了,我們說不定也答不出問題,然後被堵在門邊。”

    話音剛落,眾人神色一滯。

    其實凱瑟琳說的也就是他們所有人都在擔心的,怕的不是護工攻擊,午夜之前他們在外面游蕩不算違反規則,護工就算是想要攻擊都沒辦法攻擊。怕的其實是護工圍堵。

    去的路途可能會被圍堵,開不了門的下場也是會被圍堵,堵到子時,所有人都會死。

    這一趟比想象中要更加困難。

    “你可以不用過去。”盛鈺看向凱瑟琳,說了一聲後又看向左子橙等人︰“你們也可以不用去,沒必要所有人一起涉險。”

    “……”

    听到盛鈺都提到‘涉險’兩個字,眾人面色均有不同的變化。

    雖說認識的時間不長,但一起並肩作戰的次數其實很多。大家多多少少也能了解盛鈺,一般他要是覺得沒什麼危險,就二話不說沖上去了。就像上次踢翻珍妮的黑水晶箱子一樣,那次壓根就沒和任何人商量——至少在他們眼中是這樣。

    但這一次,是商量的口氣,猶豫的動作,以及不太確定的神情。

    證明這一次其實真的很凶險。

    沉默了一會,最先開口的是廖以玫,她搖頭說︰“我和你一起吧,老胡也在里面。而且要是門上的問題答不上來,我可以開大招,至少能保住我們倆個人性命。”

    左子橙緊跟著說︰“那我也一起,你都要開大了我還怕什麼,反正死不了。”

    其余幾人紛紛應聲,竟然都要一起進去。

    盛鈺在心里感嘆了一聲,看不出來啊,胖子和傅里鄴的人緣居然會這麼好。他還以為就自己願意辛辛苦苦跑過去撈他們呢。

    隊內原有的人願意涉險,盛鈺還願意相信,畢竟大家一起走過很多危險。但凱瑟琳這個膽小的女人也願意一起去,這件事就有點古怪了。

    只不過盛鈺的計劃還要接住凱瑟琳的力量,他也就憋下心中的古怪,先靜待其觀。

    預備好了,所有人都往後退。

    見到這幾個人動作統一的往後退,玩家們紛紛道了聲‘果然如此’,還以為盛鈺放棄救人了。

    有人回頭看了看三樓教室里的鐘,說︰“還有二十分鐘到十二點,咱們趕緊去避難吧。”

    人群剛要後退,卻忽然頓住。

    在他們的視野里,盛鈺等人也就退了不到十米的距離,緊接著就停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般。而隊伍中新出現的女人連動都沒有動,一直站在通道口附近。

    她張開手掌,鋪天蓋地的血水傾斜而下。

    就像瀑布倒流入天際,山體崩塌灰塵奮起般,血水瞬間從窗口涌下,不由分說的沖撞開護工神明。湍急的水流將這些守關人沖的飄飄蕩蕩,眨眼間就遠離通道。

    神明像是反應過來,迫切的想要回到通道附近。然而血水中卻冒出了許多變異凶獸,他們張嘴間撕咬下神明的頭顱,惡劣的在血水中神出鬼沒,迫使沒有神明能夠靠近通道。

    就是現在!

    幾人迅速邁動步伐,提起自己的武器,沒有武器的人也拿了椅子腿防身。順著圓筒滑梯一路滑下,入了血海,看上去就和幾片小蒲葦入了凶猛的大江大河一般,一下子就消失不見。

    人群全部都看傻了。

    不少人下意識的上前幾步,爭先恐後的扒著窗戶口往下看。

    明明是開闊的平地,那些血水卻像是被積攢在一個容器中,久久無法散開。更多的護工神明凶殘的殺死變異生物,兩方互相折磨,相互殘殺,本淺淡的血色仿佛被這些新涌現出來的血液重新染紅,血腥味沿著鼻腔直沖天靈蓋。

    回頭看看鐘表,還有十分鐘到十二點。

    這一百米如果跑步,甚至是走路,那都是綽綽有余。但是這可是游泳啊,雖說護工與變異海洋生物一直在互相拉扯消磨,給足了充裕的空間,但還是會有漏網之魚,上來撕咬住人,或者是拖住人不要人離開的護工。

    這麼一耽誤,十分鐘很難到游泳館門前。

    最重要的,並不是游到了游泳館門口就是結束,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還有更大的難題攔在盛鈺的面前——那扇緊閉、並且攔住了無數神明與鬼怪的大門,他們能順利打開嗎?

    不是人們不願意相信盛鈺。

    只是用嘴巴說,都覺得這一連串的動作足夠玩家死上千百次。做起來只會更加危險,更加緊張與緊急,真的太難了,尋常人不可能做到。

    人群面面相覷。

    有人眯著眼楮在水里尋到了幾人的身影,見到果然有護工上前不要命的阻攔,那人立即回頭沖其余玩家說︰“慘了,被拖住就完蛋了。”

    剛說完,他就發現大家表情都有些震驚。

    連忙推開人群湊到窗戶邊看,那人也跟著震驚了十幾秒鐘,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操,神明、不對,是鬼怪在給他們開道!”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