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6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二)

第56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二)



    玫瑰(插cha)入血海當中, 那些水中的紅(色)像是瘋了一般往玫瑰中滲透。【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原本(插cha)在(胸xiong)口衣服里還不是很明顯,現在將它拿到外邊,浪水周圍形成一個小小的螺旋圈, 挑撥的周邊水域整個發顫。

    也就大概三十秒鐘左右, 房間門周邊的血(色)就淡了不少。而珍妮的夢境也在漸漸消失。

    “快走。”

    盛鈺回頭, 沖呆立著的人群喊道。

    這個時候人們才反應過來,爭先恐後的游出房門, 在玫瑰周圍徘徊不前。

    因為他們發現一個更加(操cao)蛋的事情。

    也許是水(色)變淺的緣故,那些一直隱藏在血水中的海洋生物終于(露)出真面目。小的有海星章魚水母, 大的有鯊魚海豹海蛇, 這些生物無一例外的(發fa)生變異, 表皮變成了一種類似于蛤/蟆皮的痤瘡表面, 視覺上就有不小的(殺sha)傷力。

    這些生物紛紛躲避玫瑰所形成的螺旋圈,像是生怕被連著血水一起卷進去似的。

    既然有這麼好的一個避難‘符’, 玩家們當然不會傻乎乎的往前游, 同變異怪物們搏斗。

    他們一個緊貼著一個,像是小雞仔一樣跟在盛鈺的背後,幾乎是寸步不離。

    中年人咬牙, 看樣子也想跟上來。左子橙長腿一蹬, 橫在門框上︰“你最好別跟上來。”

    腳尖一用力, 他這才跟上大部隊。

    慢了不止一步的中年人團隊別提跟上盛鈺了,他們出來的最晚, 也是活生生的靶子。海洋生物傷害不了玫瑰周圍的人, 但是可以傷害他們呀,各個卯足了勁去攻擊中年人以及他的隊友。

    一來二去, 他們的速度變得更慢。

    這些在紅區內部看上去不直觀, 人們只覺得這一趟走的很輕松。然而紅區外面的人可就不這麼覺得了, 上一波紅區來臨的時候,他們逃離了紅區,傷亡慘重無法挪動。

    感覺自己還沒休息一會兒,紅區忽然又有了異動,當即有人慌忙大喊︰“是不是第三波紅區來了?誰來幫幫我,我腳受傷跑不了!”

    他喊完以後,不下于十幾個人都發現了紅區的異動,剛準備逃跑,他們忽然頓住腳步。

    有人面(色)驚疑不定︰“我怎麼感覺紅區的水在逐漸變淺。不是說紅區不會重新變回藍區麼。”

    他們努力的讓視線對焦,這下子終于看清了紅區內部的情況。血水的顏(色)變淺,只能勉(強qiang)看見里面上十個人簇擁著一人,周身像是飆風一樣形成螺旋形狀,正瘋狂的吸納血水中的紅(色)。

    等人離得近了,血水也被吸納的差不多。

    “是盛鈺!”

    有人看清了盛鈺的臉,緊接著聲音變得更加驚訝︰“之前阻攔我們的高年級學生都淹死了。”

    根本用不著他提醒,大部分人都注意到在水中飄蕩的怪物尸體。(死si)亡之後,這些神明維持不了最基本的人型,紛紛回歸了最原始的模樣。

    最緊要的,他們爆出了黑水晶。

    如果說在現實世界中交易憑借是金錢的話,那麼在21層樓里面,代替金錢的就是黑水晶。並且金錢在現實世界中不一定可以買到一切,但是在21層樓中,黑水晶什麼都能買的到。

    游戲進展到現在,足足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在很多人眼中,21層樓已經不是一款游戲,而是能夠輕易剝奪人(性xing)命的(死si)亡大逃(殺sha)。

    黑暗的產業鏈早已經不知不覺的形成,可以這樣說,就算人們在現實世界錢財萬貫,在21層樓也不一定能活的安穩。但是反過來想,若是在21層樓里表現出(色),那麼現實世界一定有許多富豪拋出橄欖枝,出天價數字請求(強qiang)者庇佑自己。

    對于更多的人,這是他們人生的第二次機會。提升實力,直接等于飛黃騰達。

    這個道理淺顯易懂,在場很多人都忍不住看向黑水晶,眼熱,心也跟著熱。

    眾多視線的注視之下,盛鈺等人突破已經變成純淨水的紅區。因為兩條走廊還有個水位差的緣故,一群人齊齊從空中跌落,摔的嚴重。

    盛鈺尾椎直接坐到了不知道誰的武器上,痛的緊緊抿唇,緩了好幾秒才緩過來。

    他立即抬起手,看向冰霜玫瑰。

    已經染紅了四瓣半!

    紅區的血液畢竟不是高端物種血液,但至少這些都是熱血,能夠起作用盛鈺已經感覺很開心,他根本沒想著能一步登天。

    再說了……質不行,還能用量取勝嘛。

    反正按照珍妮那個腦袋瓜子,至少得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自己又送菜了。這期間一定還會安排紅區,大不了他再多吸收幾次紅區。

    身後傳來一聲巨響,中年人的三人團隊也從高水位中落了下來,摔得四仰八叉。比起盛鈺這一群人只是簡簡單單摔了一下,他們可就不僅僅用慘字來形容了,那叫非常慘。

    沒有玫瑰的庇佑,想必海洋生物一定瘋狂的攻擊他們。只是粗略的一看,這三人身上幾乎沒有一塊完整的布料,身上掛著的跟破布一樣,連最基本的遮羞都難以做到。

    中年人尷尬的捂住關鍵部位,扒下地上死者的衣物套在身上。僅僅這麼一個舉動,就讓他身上多處傷口血流不止。

    在他的背後,無數海洋生物虎視眈眈,瞪大了眼珠盯著他,水里不斷傳來咕嚕嚕的聲音。

    這些聲音簡直就是他們的噩夢,中年人甚至都不敢回頭看,他只是坐在原地冷笑連連,手腕一點也不停的指向盛鈺︰“大家都來看看,這個人就是個掃把星,紅區是追著他跑的!”

    他的本意是想要盛鈺被孤立,社會(性xing)(死si)亡。如果運氣不好害死幾個人,這件事還可以拿到外面去發酵,讓全網人跟著他一起,去指責這個方才‘坑害’他,拿他做擋箭牌的惡人。

    然而夢想很美好,現實卻非同一般的骨感。

    大家根本不按照他的想法來,關注點全部都跑飛了八百里之外︰

    紅區追著盛鈺跑有什麼(關guan)系啊,他既然能破掉紅區,那只要人們想辦法將高年級學生,也就是神明引進紅區……玫瑰加紅區,再加上高年級。

    這他娘的不就是個無情的造水晶流水線嘛!

    當即有玩家忍不住(誘you)惑,優先跳入紅區,去搶奪水域中七零八落的黑水晶。比起致命的高年級學生與護工,這些水里的變異海洋生物雖然難纏,但都已經混到第五層樓了,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保底的辦法,對付起來還不至于拼命。

    不出兩三分鐘,水域里飄蕩的十幾塊水晶就被風馳電掣般,全給人搶光了。

    盛鈺坐在原地休息,沒有貿然上去。

    左子橙剛剛搶到了兩三塊黑水晶,寶貴的將水晶塞入懷里,見盛鈺一動不動,他奇怪問︰“你不上去拿黑水晶嗎?”

    盛鈺笑了聲︰“我這叫放長線,釣大魚。”

    “啊?什麼意思?”

    這一次盛鈺沒有再回應。

    他心里其實算了一筆賬,把這些事情掰扯的清清楚楚。既然在第五層樓已經開出了玫瑰武器,那麼按照21層樓的尿(性xing),之後再怎麼使用水晶也都是浪費,頂多攢了爬樓用。

    但是十幾塊水晶用來爬樓,那肯定是不夠用的,和玩家們爭搶說不定還會遭人嫉恨。畢竟手中的玫瑰太引人注意了。與其把這些人變成自己的敵人,不如放條線給他們一點好處,將玩家轉換成自己盟友,幫他做一些事情。

    這樣才能釣上來更大的‘魚’。

    盛鈺起身,向周邊教室移動。

    幾乎是他一動作,人們的視線也跟隨著他移動。面面相覷間,他們選擇跟著大佬撿漏。

    珍妮和中年人都想要他被孤立,但是這個惡毒的想法注定要落空。還沒有來得及被孤立呢,盛鈺就被所有人追隨,並且有越來越多的玩家听說了這件事,隊伍逐漸壯大起來。

    接下來的搭配極其順利。

    玩家們自發去吸引高年級學生前來,一般都是用洋娃娃吸引,不會主動攻擊高年級。這樣高年級學生也無法攻擊他們,只能陰測測的站在走廊里,死死盯著教室內的玩家。

    如果是之前,這些玩家也許還會本能的感覺到害怕,認為神明的眼神太恐怖。

    但是在黑水晶這根胡蘿卜的吸引下,他們完全拋卻害怕的情緒,只滿心火熱。

    神明在他們眼中已經不是人形,而是一顆又一顆,璀璨美好的黑水晶。

    紅區來臨之時,人們躲進安妮的夢境。

    這個時候左子橙總會叼煙,用煙來放大高年級神明的欲念,迫使這些神明爭先恐後的涌進紅區浪潮。盛鈺仗著有玫瑰武器防護罩,完全不在意神明的攻擊,沖出去就是(殺sha)。

    盛鈺有意控制手上的人頭數,差不多(殺sha)到一半的時候停下,不慌不忙是將黑水晶揣入懷中。再之後使用玫瑰武器用來吸食血水中的紅(色),剩下一半都留給其他玩家。

    反正有血水作為遮蓋,房間里的人也看不見他在做什麼,更看不見這些會讓他形象崩塌的舉動。大家只當他水(性xing)不好,總是會比所有人慢幾步,進入安妮的夢境避難。

    就這樣,幾次紅區下來。

    盛鈺積攢的水晶少說也有五十來個,並且玫瑰染(色)也到了六瓣。

    現在還剩最後一瓣花瓣。

    珍妮的夢境里擠了有五六十人,原本還算寬敞的房間頓時擁擠了起來。等人群沖出房間收繳剩下來的黑水晶,房間才重新變得空蕩。

    廖以玫已經完美通關幻境好幾次,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同樣的錯誤她不會再犯第二次。

    幾次積累下來,她坐到盛鈺和左子橙身邊,略有些郁悶說︰“為什麼每次都是針對我。”

    明明盛鈺,鄔桃桃也是鬼王。安妮卻好像跟她較勁一樣,每一次出現的都是她的幻境,她那點家丑都快被這些幻境抖摟光了。

    左子橙笑了一聲︰“我都懷疑你是不是鬼王了,次次都是針對你來。”

    廖以玫挑眉,沒有回答他,開口說︰“這幾次從尖刺上過,我能非常清晰的听見兩個聲音在呼喚珍妮。一個男聲,一個女聲。女聲暫時還不能進行判斷,但男聲,我在副本里听到過。”

    沒有賣關子,她直言︰“是黑霧。他被關了起來,只有珍妮攢夠了人偶,才能齊心協力將他放出。他一直在催珍妮動作快些,那個女聲反倒勸阻珍妮和黑霧,讓他們不要一錯再錯。”

    “听起來女聲是個好人。”

    鄔桃桃忽然說。

    左子橙好笑的看他一眼,反駁道︰“好人?好人和壞人究竟是怎麼定義的,不去(殺sha)人就是好人嗎?那我們每個人手上至少都有幾條人命,就算沒有玩家的,也有神明的(性xing)命。我們豈不是變成了天大的惡人,作(奸jian)犯科不在話下。”

    這話純粹是譏諷鄔桃桃,卻把在場的幾個鬼王都給罵了進去。盛鈺一直都弄不清自己的定位,他說︰“只是立場不同,沒有好壞之分。”

    左子橙點頭說︰“對,我們天生就和神明不在一個戰線。要是遇到了那女人,別急著顧好壞,(殺sha)了再說。哦對,我們的玩家任務是幫助珍妮和家人團聚,讓我猜猜,鬼王的任務指不定就是(殺sha)死珍妮的家人,那就送他們去陰曹地府團聚吧。”

    “……”

    鄔桃桃欲言又止,似乎想說什麼,最後只是搖搖頭︰“也有立場一樣的神明。”

    “誰,你嗎?”左子橙笑眯眯的看向他。

    鄔桃桃一哽,下意識道︰“我不是神明。我指的是……對,我說的是翁不順。他千年以前就成為了鬼怪陣營的一份子,迫害神明的事情也沒少做,現在就算不再幫著鬼怪,那也是中立陣營。”

    沒有等人發出疑問,他篤定道︰“翁不順已經回不去了,所有的神明都視他為叛徒。”

    幾人閑聊的檔口,不少人已經沖出了紅區,在下一個走廊等待。

    廖以玫起身說︰“走吧。房間早晚都會消失,繼續帶下去也會被淹死。”

    幾人起身,一齊閉氣向外游。

    剛突破紅區進入藍區,就听聞這邊又有吵鬧與爭執的聲音。中年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混入了隊伍,還臉大如盤的跟隨人群,在水里搶水晶,水晶沒有搶到,就被之前與他吵架的女孩指著鼻子,破口大罵︰“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她三言兩語就說清楚之前(發fa)生過的事情,人群紛紛抱有異樣的眼神看向中年人,得了盛鈺的好處,他們自然分得清自己的立場。

    鋪天蓋地的諷刺聲超中年人的隊伍涌去,最後他實在無法承受,狼狽逃走。臨走以前怨毒的眼神掃過盛鈺一行幾人,看上去結下不小的仇。

    盛鈺壓根就沒理他。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只是簡簡單單看了一眼,就無所謂的挪開視線。余光瞧見左子橙又叼起煙,還點著了火,他皺眉說︰“你(干gan)什麼?”

    左子橙手臂一抖,連忙掐熄煙。

    他笑嘻嘻的摟過盛鈺的脖子,將他往下壓︰“煙癮犯了唄,能(干gan)什麼啊。”

    盛鈺避讓,懷疑的目光在他臉上盤旋兩圈,最後佯裝若無其事的挪開。

    就在剛剛,他其實看見了。

    看見了左子橙的煙悄無聲息攀上中年人的腳踝,一直縈繞在周圍,久久未曾散去。

    這個時候如果天真的想著,也許左子橙只是想捉弄一下對方,那盛鈺覺得自己簡直太會立牌坊了。他心里很清楚,左子橙就是想要中年人死,並且還必須是死于神明,可見這個人其實也是個危險分子,沒有表面上看上去良善。

    只不過知道又如何,清楚又怎樣。

    盛鈺從來就不是一個打不還手的大善人。

    他覺得自己的心態好像(發fa)生了改變,之前對娛樂圈對家裴簡見死不救,導致這個人在現實世界里真(死si)亡,他還覺得心里,至少有那麼一點點的愧疚,會思考如果當時救了,這個人是不是就不會死了。但是現在,這個觀念徹底被顛覆。

    21層樓不再是一個游戲,那就不能以現實世界法則去看待一些東西。放任仇人肆意生長,那就直接等于親手斬斷自己未來的路。

    這個決定並沒有那麼難做,盛鈺壓根就沒猶豫,默認了左子橙的做法。

    成長的路總是會伴隨血腥,這一次的血腥卻遲遲沒有如約而至。

    再等了一個半小時以後,盛鈺終于肯定珍妮很有可能已經反應了過來,不再送紅區。

    這也沒(關guan)系,對方不主動送,他們可以追著紅區跑啊。反正洋樓就這麼大,紅區跑不掉。

    在其余玩家的引導下,隊伍來到洋房二樓的宿舍群,這邊已經被血紅掩蓋。

    左子橙看了眼外面陰暗的天(色),臉上有些難看︰“這招太毒了。入夜後禁止夜游,她直接把宿舍群給淹了,這邊是‘w’形狀走廊,對面全是通著的,肯定已經全部淹掉,就算吸掉紅(色),水還在。晚上沒法(睡Shui)人。這不就是要逼我們去違反副本的法則麼。”

    只要違反了副本規則,就給了充當法則執行者的護工可乘之機。但現在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護工都去哪了?

    要知道下午盛鈺吸食的紅區可不僅僅幾個,他自己都有點數不清了。這之間遇見的基本上都是高年級學生,有時候還會遇到混到里面表愛慕的鬼怪,但就是沒有遇見一個護工。

    這群神明好像忽然人間蒸發,遍尋無蹤跡。

    左子橙已經開始驅散人群,叮囑說︰“馬上就要入夜了,大家記得找個安全的地方藏著,免得被出來執行法則的護工屠掉。”

    大部分人都乖乖散去,畢竟小命重要。還有一小部分人依依不舍環繞在周圍,舍不得接下來宿舍群紅區的水晶大豐收。

    很快他們心中就動起歪腦筋,這里是‘w’型走廊,有好幾條走廊都可以去搶水晶,沒必要非得和盛鈺等人在同一個地方搶資源啊。

    所有人迅速作鳥獸散。

    其中部分玩家精明,提前跑到宿舍群其他入口處蹲點,默默等著面前的水(色)變清。

    很可惜,他們的想法注定要落空。

    **

    這邊,盛鈺已經準備好玫瑰。

    五瓣,還剩下最後一瓣。能明顯的感覺到越到後面,染(色)就變得越困難。這些血液仿佛對冰霜玫瑰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已經達到飽和狀態。

    將玫瑰(插cha)入紅區,鄔桃桃磨磨唧唧的蹭過來,說︰“你猜我剛剛听見了什麼?”

    左子橙和廖以玫都在旁邊蓄勢待發,準備進紅區從怪物口中奪黑水晶。聞言紛紛頓住動作,同盛鈺一樣,都疑惑的看向鄔桃桃。

    見幾人都看向自己,鄔桃桃故意壓低聲音,使得氣氛變得更加古怪。

    他的眼神也很古怪,說︰“左子橙不是叮囑大家找個地方藏著,以免被護工屠。可是我剛剛听見不少玩家都在談論同樣的一個話題,那就是護工不會再出現,至少今晚,他們是安全的。”

    盛鈺盯著眼前的紅區,微微側過頭︰“護工今晚為什麼不會再出現。”

    鄔桃桃說︰“咱們今天一直在打听紅區,也有一批人一直在打听護工。我們追著紅區跑,那批人追著護工跑,兩邊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奪取黑水晶。只能說那邊的方式更加激烈一點,咱們心里也清楚,追紅區淹死高年級神明其實有點取巧,比起高年級,那些護工才是更加凶猛的存在,稍有不慎就會翻車。”

    “在掠奪了龐大數量的黑水晶後,他們好像也確實翻車了。在下午三四點開始,那群人就不在打听護工,也許是惹怒了神明,他們現在被幾百個護工包圍,全部都在三樓的游泳館里。不少玩家都懷疑,里面的人很有可能已經出事了。”

    下午三四點,盛鈺盤算了一下。

    這個時間正好是他意識到玫瑰可以吸食紅區,並且組織玩家去薅紅區羊毛的時間。

    還沒等他開口詢問,就看見鄔桃桃的神(色)變得更加古怪,說︰“那批人為首的,有一人拿黑(色)骨弓,還有一人身型圓滾滾……副本里太多人認識他們,一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鬼王傅佬,還有一個是被無數人懷疑為鬼王的胖子。”

    左子橙瞬間扭頭看向盛鈺︰“一個追紅區,一個追護工,你倆簡直就是絕配啊!”

    “…………”

    盛鈺懶得理這個沒頭腦的大叔。

    他忽然悟了,難怪傅里鄴這麼長時間不來找他,想想也只能是被困在某個地方了。

    他心里壓根就不擔心,相反還有點好笑,欠了傅里鄴這麼多次救命恩,這次說不定能還回去。等他英雄救美一波,到時候問問傅里鄴能不能把那句‘好哥哥’的賭注給消掉。

    不對,都英雄救美了,直接換人叫好哥哥不就可以了。盛鈺在心里想象了一下傅里鄴面無表情叫他好哥哥的模樣,覺得自己簡直太壞了。

    壞的還很想法,導致人都跟著興奮起來。

    不過很快,這種興奮的勁頭就迅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接近于驚悚的危機感。

    他看見了周邊三人的眼神,剛剛還是在嚴肅的談事情,現在一個兩個全瞪大眼楮看著他。更準確的來說,是看向他的身後。

    手腕被一個冰冷如鐵的東西覆蓋上,接觸的皮膚仿佛都被冰貼上了一般。森森的冒著寒意,回頭一看,一只蒼白瘦弱的手攥住了他的手腕,其上有順延而下的血水,啪嗒啪嗒掉落在地。

    盛鈺反應很快,用力一拽。

    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被拽了出來,極其狼狽的摔落在地。她猛的張手,身後漂浮的水晶以及諸多血水都被吸納到手心里,仿佛進入了另一個空間,直接在人眼中消失不見。

    她猛的張手,對準盛鈺︰“都別過來!”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