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5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一)

第55章 洋房孤兒怨(二十一)



    白布後面是一個尋常到不能再尋常的會議室布局。【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只是坐在椅子上的人不太尋常。

    一個個都擁有人的身子, 脖子上頂著的卻猶如古代傳說中牛頭馬面的腦袋。還有老虎、獅子……看上去都凶猛至極,下一秒好像就會撲上來,將在場的玩家吞吃入腹。

    主桌上空的。

    左右兩個最靠近主桌的地方,一個也是空著的, 還有一個坐著一只狐狸腦袋, 他笑眯眯的沖玩家們招手。

    視線越過了鄔桃桃。

    看來不是鄔桃桃的幻境……那又是誰的?

    身邊人形影微動, 自然而然上前一步。

    所有人的視線不約而同隨她而去, 只見廖以玫神情恍惚, 說了聲︰“我的。”

    她就走了上去。

    和之前那次中招一樣,玩家與會議室之間隔了整整六七排大鐵釘, 高度得有腰際那麼高。只不過這一次廖以玫的神情明顯不正常,她似乎很遲疑, 遲疑的邁上鐵釘, 遲疑的被鐵釘刺穿(身shen)體,鐵釘尖端從她的膝蓋旁邊沖出。

    等拔腿的時候, 那些傷勢又會痊愈。

    這一次她走的沒有上一次艱難, 很明顯是神智受到了蠱惑, 連這種疼痛都直接忽略了過去。

    左子橙上前喊了聲‘女神’, 見廖以玫像是沒有听見一般, 他又後知後覺拽住鄔桃桃, 問︰“這妹子叫什麼名字來著?”

    鄔桃桃說︰“好像叫小美,什麼的。”

    對話的檔口, 廖以玫已經被扎的鮮血淋灕,偏偏坐到主桌旁邊時, 那些傷口已經自然痊愈。單是想象一下就能想象到其中的血腥程度, 更何況是在場親眼見到此情此景的玩家們。

    個別男女玩家都‘啊’的一聲, 不忍心的捂住眼楮, 還以為廖以玫死定了。

    上桌以後,對面的狐狸腦袋笑的古怪,連續道了好幾聲‘恭喜’。桌上其他牛鬼蛇神笑容討好,也跟著連連說恭喜。

    說來說去只有這個詞語,也不知道他們都在恭喜什麼,反正廖以玫好像听的很開心。一直以來面無表情死志滿滿的臉上,都出現一絲幾乎要控制不住的欣喜之(色)。

    顯然,她已經完全沉溺在幻覺當中。

    “有遠程攻擊的人嗎?”

    盛鈺站起身,注視著房間的玩家們。

    那個剛剛一直為盛鈺據理力爭的女孩紅著眼眶搖頭,說︰“我們隊都是近戰攻擊。”

    散開的玩家們也搖頭,表示幫不上忙。

    最後那中年人冷笑說︰“你們都看著我(干gan)什麼。我是使飛鏢的,但這飛鏢是昨天才開出來的。對,沒錯,就是踢翻水晶那次開出來的。我可以用它,但憑什麼要用在不認識的人身上。”

    “你還不是因為盛鈺開出來的武器,神氣什麼……”

    女孩嘟囔了一聲,見中年人面(色)鐵青的瞪她,她也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盛鈺皺眉,他如何不能看出中年人眼中的針對情緒,只怕這人說辭基本上都是扯淡,真正不出手的原因還在于他。

    這到底是多大的仇,才可以幼稚至此。

    他索(性xing)不再去管中年人,而是解開腰間的箭,走到白布前方。

    左子橙就在旁邊,他也開煙盒叼了根煙,說︰“這波估計有點難過去,我看小美臉(色)不太對勁。就像你死了我肯定要被傅佬遷怒問罪一樣,小美死了,胖子肯定也要跟著一起瘋。”

    “……”

    什麼亂七八糟的,為什麼還扯到傅里鄴身上了,盛鈺解釋說︰“我和他沒(關guan)系。”

    “沒(關guan)系你還說活著等他來找你,我剛剛差點以為在看泰坦尼克號,男女主角冰板訣別。你和傅佬血水中訣別,絕了。”

    左子橙吐槽了一句,沒有給盛鈺反駁的機會,繼續說︰“咱們看準了時機。待會這群半人類瞎叫喚的時候,基本上就是要準備暴起了。就看著這個時機準備救人,你先投箭,我再點煙。”

    這個計劃一點兒毛病也沒有。盛鈺剛要點頭,就听見側面傳來一聲疑問︰“你們這麼想幫她,為什麼不直接過去救她?”

    盛鈺一頓,一言難盡的看了眼面前的鐵釘群,又扭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鄔桃桃。

    要他們過去,基本上等于要他們送死。因此這話,無論是他還是左子橙都沒有理會。

    那群鬼魅恭喜完之後,就看見橫空走出一個擁有蛇腦袋的男人。他一出現,包括廖以玫在內,所有人瞬間站了起來,像是在恭敬的迎接這個背脊有些佝僂的蛇腦袋。

    廖以玫甚至叫了一聲︰“爸。”

    “靠。”左子橙語氣帶著一點驚嘆︰“她爸是蛇嗎?那她豈不是神明?還是說她是白素貞。”

    盛鈺︰“……這些都是幻覺。”

    那蛇腦袋在滿會議室與玩家的矚目之中,緩緩走到主桌,然後坐下。

    絲絲的沖其余人吐著(性xing)子︰“為期四年的考核時期已經過去,我也到了退休的時候。該讓你們小年輕施展拳腳了。這期間我的副手,也就是我的女兒表現優異,業績一直名列前茅。幾次公司運轉不堪重負,都是由她想到辦法解決。她的努力和成績成正比,大家都看在眼里。今天把大家聚在這里,相信大家心里應該已經有了猜測。”

    話語說完,其余人都紛紛鼓掌示意。

    雖然腦袋上頂著的都是稀奇古怪的動物腦袋,但他們的手卻是正常人類的手。因此拍起巴掌的聲音也就格外清脆,像是手掌狠狠打在人的臉上的聲音,還一個接一個的不停歇。

    在眾人討好的視線中,廖以玫沒有拍掌,她羞澀的笑了笑,依舊是滿眼激動。臉龐都隨著這份激動開始詭異的潮紅,使得她整個人更不對勁,就像已經被迷了神智,徹底沉淪了進去。

    現實世界就經常有吵架現場和車禍現場被人圍觀,人類好像天生就改不了八卦的毛病。

    盛鈺看的認真,好一會才注意到那些玩家全部都聚攏了過來,在鐵釘這頭跟看電影似的指指點點,竊竊私語個不停。

    “這是公司重要職權的交接儀式吧?現實世界里是這樣的麼,我怎麼感覺有點兒戲。”

    “我看電視劇里也是這樣演的。老總開會議,要把職權交接給反派,這個時候男主拿著文件從門外進入會議室,唰唰摔文件。然後這個職權就到了他的頭上,把反派氣的要死。”

    “你這個描述,我怎麼感覺那姑娘是你說的電視劇里反派角(色)……”

    某種意義來說玩家們說的不錯。

    就在蛇頭握住廖以玫的手,準備說出類似于托付言語之時,對面的狐狸臉忽然站起身︰“交接這個重要職務之前,我想給大家看看這個。”

    說著他轉身,將電腦連上會議室背後的大屏幕,沒一會兒,一份親子鑒定證明出現在屏幕上。

    對象正是廖以玫。

    “不是親生的?”

    玩家們也被這幻覺吸引了注意力,挨個扭頭看屏幕,又看向廖以玫。

    這個時候她的臉(色)已經蒼白,她似乎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茫然又無措的坐在原位置上。似乎也就是這一刻,和善許久的牛鬼蛇神終于忍不住凶狠面目,私下偽裝。

    他們瘋狂的大笑,言語中無盡嘲諷。

    “副總不是婚生子麼?我記得您是夫人和老板婚後才被生下來的呀。”

    “當時難道不是奉子成婚,而是夫人找了個接盤俠,孽種!把我們老板當成什麼人了?!”

    “私家企業不至于把位置給孽種來坐吧,傳出去的話,咱公司覺得要上財經報,也許是八卦報。難怪夫人前段時間說什麼都要大齡再生,還因此難產去世了,說不定她就是知道這是個孽種,擔驚受怕自己的丑事被人發現。”

    廖以玫被這些惡毒的言論包圍,渾身顫抖,眼淚也控制不住的直流。

    她下意識看向首座的蛇頭,就看見他輕輕搖頭,說︰“我對你很失望。”

    話音剛落的這個瞬間,所有會議室的怪物們忽然暴起,團團圍住廖以玫。他們口中發出類似于非人類的尖叫,听起來就跟喪尸一樣。

    任何一個姑娘身處這樣的場景當中,可能都要被嚇破膽。但廖以玫就跟具行尸走(肉rou)一樣,頹唐的坐在原位置,就算有人上前來推搡她,她也木愣愣的坐在原地,不知道還手。

    “快投箭,射那個蛇頭!”

    左子橙催促道,他憑空抓住一個打火機,大拇指已經按在之上,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點煙。這個武器的不確定(性xing)實在是太大,盛鈺心神一凜,心里知道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要是失誤,左子橙的煙說不定會把所有人一起拉到更加危險的境地。

    想到這里,他高高舉起手中的箭支。

    就在手臂發力準備狠狠一擲之時,那些牛鬼蛇神忽然不見了,會議室也跟著不見。

    又到了醫院。

    廖以玫的母親躺在手術台上,五官都在瘋狂的向外涌出鮮血。她的黑眼珠一眨不眨的死死盯著廖以玫,痛徹心扉的拿手握拳,無力的砸著廖以玫的(身shen)體︰“你是我這輩子犯下最大的錯誤!”

    盛鈺從來沒有見過廖以玫(露)出這種表情。

    以往她是有死志,看上去總是給人一心求死的感覺。但這種死志都被隱藏在皮囊深處,廖以玫是想死,但很少主動去實踐。她都是在救人的前提下想要犧牲自己,簡而言之,她想死的重要一點,而不是輕飄飄的消失在世間。

    但現在明顯不一樣。

    她整個人都死氣沉沉的,哭著伸手,去抹手術台女人臉上的血跡。

    這基本上就是無用功,那些血跡只會越抹越多,到最後浸濕了廖以玫(胸xiong)前一大片衣襟。

    和上一次幻覺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場景,廖以玫卻沒有再闖過去,心甘情願的徹底淪陷。

    見狀,盛鈺不再遲疑。

    他用力投擲出手中的箭支,拜那些為拍戲專門學習射擊的日子所賜,這一箭還算準。

    箭頭穿透女人的頭顱,尖端從她的眼眶刺出,等這些虛幻的場景消失時,廖以玫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抱著膝蓋痛哭失聲。

    左子橙發揮海王魅力,趕緊上前安慰。

    圍觀人群見沒有熱鬧看,很快就四散而去,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

    盛鈺上前撿起箭支,見鄔桃桃和左子橙跟海王之間比賽一樣,逗女孩子開心的話層出不窮。他也就沒有再上去,就近找個堆滿死尸沒有人願意過來的地方,坐著休息。

    廖以玫哭了一會,悶悶的聲音傳來︰“他們是不是在討論我。”

    “什麼他們?”

    左子橙後知後覺的看玩家們一眼,那些人與他視線接觸,都是有些不自然的避讓過去。頓了頓,左子橙放緩聲音︰“沒有的事。沒有人在意剛剛的一切,都知道是幻覺而已。”

    廖以玫深吸一口氣︰“你們先走,讓我一個人待會。十分鐘我就可以恢復。”

    等兩人面面相覷的離開,還真的就過了十分鐘左右,廖以玫忽然看向盛鈺。

    “我有一個發現。”

    盛鈺剛剛從死者腳邊扯了一塊布料,正埋頭擦黑箭頭里的血污。

    聞言他抬頭,“你恢復過來了?”

    “我有一個發現,想說給你听听。”

    廖以玫沒有正面回答,跟游魂一樣踩著地上的尸體,磕磕絆絆走到盛鈺身邊坐下。她拍了拍褲子,面部表情已經重回之前的淡然,仿佛剛剛那些崩潰的嘶吼聲不是她發出來的一樣。

    等坐直(身shen)體,廖以玫奇怪道︰“為什麼這樣看著我,你還在糾結剛剛到幻覺?”

    表面上表現的毫不在意,其實誰不知道,她才是在場最在意,也是最敏感的那一個。

    盛鈺搖頭,嘆聲說︰“就是感覺你和我弟弟有點像。平時看上去冷靜自持,做事有條有理,有時候又會莫名其妙的崩潰,我是說他,不是說你。每次他崩潰的時候,我都恨不得繞著他走,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變得和瘋子一樣,會傷害別人,甚至還會傷害自己。有一次還暴躁的跑到大馬路上,沖來往車輛大喊撞死他。”

    上次盛鈺深陷幻覺的時候,廖以玫也在場,她差不多能猜出兩個人的(關guan)系。

    “他跑到馬路的時候,你上去拉了嗎?”

    盛鈺回憶了一下,說︰“我沒反應過來。小媽上去拉他了,我看他被帶回人行道,想著可能我在的時候他特別來勁,就轉身走了。”

    “那就不是‘忽然變成瘋子’。很多東西都是積累到一個程度才會爆發,之前的冷靜都是在忍。”

    廖以玫平靜的說︰“你得關注一下你弟弟的心理健康。听上去,他離我這個狀態已經不遠了。”

    “有時間再看吧。”

    盛鈺皺眉,提起這個事情他也感覺很煩躁,為什麼就不能老死不相往來呢。明明每一次都會抗拒盛冬離的示好,所有的冷漠全部用在了這個弟弟身上,對方還是不肯死心。

    不想再多談這件事,盛鈺問︰“你剛剛說你有發現,是關于珍妮的夢境?”

    廖以玫點頭,說︰“很多人在奔向幻境的時候都會被尖刺刺死,我應該算個bug。有自愈能力,這種幻境對我來說沒什麼作用。所以我才毫發無損的通過了兩次,並且發現一些不一樣的東西。這些幻境都有個共同點。”

    盛鈺說︰“什麼共同點?”

    廖以玫沉思了一會,開口說︰“你還記不記得這個副本的名字——洋房孤兒怨。洋房這個詞語肯定是用來限定地點的,孤兒怨這三個字能深究的東西就太多了。比如說珍妮,我們的任務是(殺sha)死她的家人,既然都說是孤兒了,那這里的家人應該不是她的父母,極有可能是兄弟姐妹。”

    “根據這個猜測,再來看珍妮的夢境。玩家們猜測這個幻境是根據人的恐懼衍生而來,包括珍妮之前在大廳好像也這樣說過。但似乎,有兄弟姐妹的人,以及與父母有矛盾的人更容易中招。”

    盛鈺想了一下,點頭說︰“好像確實是這樣。目前為止鬼王任務都沒有什麼進展,也沒有玩家說自己已經找到了珍妮的家人,讓珍妮和家人團聚。我們可以從護工那邊下手,問問她有沒有兄弟姐妹,那些兄弟姐妹現在又在哪里。”

    廖以玫面無表情說︰“護工會告訴你?”

    “應該不會。”

    “那就要自己查。最好的切入點就是珍妮的夢境,每次被尖刺刺的時候,我都能感覺到一些陌生的呼喚聲,叫的是珍妮的名字,正是這些呼喚聲迷了我的神智。這肯定和我的經歷無關,個人覺得應該是珍妮那邊出了問題,她創造出這個房間,總得留下一點屬于她的痕跡。我得再陷入幻境幾次,看看有沒有其他規律。也許(摸Mo)出了規律,就能知道她的兄弟姐妹在哪里,再不濟(摸Mo)出這個房間的移動曲線也是好的。”

    盛鈺上次陷入幻境的時候,壓根沒來得及上尖刺,就被傅里鄴破了幻境。

    他也沒听過這個呼喚聲,質疑肯定是有的,他都有點懷疑廖以玫被(刺ci)激到精神出了問題。這種話肯定不能直白講出來,盛鈺只能委婉說︰“太危險了。看你剛剛的狀態,說不定下一次還會陷入幻境,我可不能確定我的箭次次刺中。”

    “同樣的錯誤我不會再犯第二次。”

    見盛鈺還是有點不信,廖以玫索(性xing)開口,說話的時候聲音很平靜,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

    “既然老胡這麼推崇你,那我也信的過你。他人雖然胖,但腦容量不小,看人的眼光還算準。我就直說了,你可以判斷一下我會不會再中招。”

    “……”盛鈺不知道回什麼,只能沉默。

    “你知道信仰被撕裂的感覺嗎?”

    廖以玫笑了一下,說︰“我活了快三十年,其中二十年都在為得到爸爸的認可而努力。一直在自己的舒適圈里熱愛生活,獨立自主。下過基層,為公司承擔了近四年的風風雨雨。在此之前,我一直將繼承公司當成我未來必須要做的事情,也牢牢將這件事當成我的信仰,促使我變得更加優秀的動力。就在我以為為之努力二十年的榮光終于要來臨,卻被我其實是媽媽和前男友的種,爸爸其實是個接盤俠。狗血嗎?”

    “其實還好……”

    盛鈺演過比這狗血多了的劇本,畢竟藝術都是來源于生活,他斟酌著說︰“你就是因為這件事(性xing)格大變?”

    廖以玫搖頭︰“我沒那麼脆弱。”

    她的眼楮平視前方,看的是滿地的尸首,這些都是過去死在幻境中的人。這一刻,她好像也變成了其中之一,(身shen)體活著,心髒卻百孔千瘡。

    緩了幾秒鐘,她才繼續說︰“其實早在這件事之前,我爸就已經知道了。他心疼我,就一直瞞著我這件事,為我創造舒適圈。是我媽內疚,她一意孤行的要生二胎,高齡產婦(身shen)體扛不住的,直到她走後,我才知道她是想用二胎來報答爸爸將我看成親子,扶持我幸福長大。自那以後,我就徹底被拉出舒適圈,我爸還是想讓我繼承公司,但我過不去自己心里這關。這件事情里沒有對錯,我連找一個人去恨的資格都沒有,只能怨恨自己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上。走不出糾結,不如徹底放棄,進入另一個舒適圈。”

    “兩個能讓我感覺痛苦的事情,一件是我媽的死,還有一個是知道非親生的那一刻。這兩件事都已經出現。後面再有什麼,珍妮都動不了我。”

    盛鈺憋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安慰。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廖以玫其實算私生子。他弟盛冬離是父親離婚後再婚生的,這種事情盛鈺也沒有經驗,只能說︰“你和你媽太看重血緣(關guan)系了。你爸都沒怎麼在意。”

    說完盛鈺就有點後悔。

    他又沒經歷過廖以玫的一切,現在在這說些不痛不癢的話,說實在的有點過分。

    但廖以玫也沒生氣,只是笑了笑,說︰“對啊。鑽牛角尖的人少一點,這個世界上也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放棄自己,選擇自/(殺sha)。你讓我不要太看重血緣(關guan)系,那你自己呢,又是為什麼抗拒你的弟弟,你也在鑽牛角尖。”

    “我不是因為血緣(關guan)系。”

    盛鈺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句,“主要還是我和他媽之間有點矛盾,牽連了他。除了他會時不時發瘋以外……算了,他怎麼樣我都不能接受他。”

    說完盛鈺又想到一個同樣被珍妮夸了‘可口’的男人——傅里鄴。

    根據廖以玫的猜測論點,那傅里鄴應該也有兄弟姐妹,也是與父母之間有矛盾。

    當時在鏡子神明那里看見一個和他長得很像的男人在(殺sha)小孩,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人應該就是傅里鄴的哥哥,至于小孩是誰就不知道了,這也不是盛鈺應該關心的事情。

    剛想到這里,就看見對面的中年人忽然暴起,向盛鈺的方向甩了一記飛鏢撒氣。

    盛鈺下意識推開廖以玫,自己往旁邊滾了一圈,冷臉道︰“你(干gan)什麼?!”

    說完他就感覺地面有些動蕩,勉(強qiang)支撐著身子爬起來,地上的尸體正逐漸消失。

    中年人冷笑開口︰“房間就要消失了,我們都會被血海淹沒。這些都是拜你所賜。”

    這下子不止女孩怒了,被殃及池魚的廖以玫也有些怒意︰“這是你攻擊我們的理由?”

    中年人放大音量︰“什麼叫攻擊你們,我這不是送你們出局,回現實世界麼。這個副本肯定是玩不下去了,你們應該感謝我才對。”

    “什麼糟心的話,剛剛叫你用飛鏢來救人你不救,現在來打人倒是溜。那麼幾根小飛鏢怎麼送人出局,我看你是想把盛鈺千刀萬剮吧。”

    左子橙冷臉,看向盛鈺︰“你忍得了,我都替忍不了。我這就把他頭給擰下來。”

    盛鈺心里也氣,珍妮很有可能是沖著所有鬼王來的,又不是單單沖著他一人。

    而且他也沒有按著中年人的頭逼他留在原地,憑什麼所有罪責都往他的頭上推,還不就是找個人(發fa)泄自己的無能而已。

    泥人都有脾氣,何況他不是泥人。

    剛站起身,(胸xiong)前的玫瑰因為波動掉落在地,盛鈺迅速撿起玫瑰,下意識想要將他(插cha)回袋中。

    手上的動作忽然一頓。

    他定楮看向玫瑰,耳邊還充斥著中年人的怒吼,以及他隊友的煽風點火。還有各式各樣的勸阻和回擊聲,大難當頭,人們卻還在吵架。

    仔細的又看了看,還是沒有看錯。

    在禮堂之前,玫瑰還是三瓣半深紅,其余三瓣半還是玫紅。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深紅變成了四瓣還有的多。

    這之間(發fa)生了什麼……?

    盛鈺只能想起兩次紅區危機。

    宛如福至心靈一般,他轉頭看向門外的一片血海,全都是新鮮涌出來的鮮血。這些血液曾經差點將他嗆死過,那些海洋生物也曾經逼出過防護罩,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他被血液攻擊過。

    那根據冰霜玫瑰的描述,這些血液都是可以滋養玫瑰的。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這樣,那麼珍妮的蓄意謀害就不是危機,而是天大的機遇!

    沒準這一次,可以直接祭出武器。

    想到這里,盛鈺扭頭看向中年男人,在一片爭執中緩緩開口︰“你之前說死也不跟著我一起走,我問一句,你說話算話嗎?”

    “……啊?”

    中年人懵了。

    不止他傻眼,房間里其余玩家也是一個比一個愣神。眼見著房間馬上就要消失,血水仿佛很快就會灌進來,盛鈺忽然上前一步。

    直直的將玫瑰捅進血海之中。

    中年人還反應不過來,見到他往血海方向走,只以為他被罵崩了,便譏諷出聲︰“大明星心也會這麼玻璃心嗎,隨便說了幾句就不行了,要尋短見。平時在現實世界嘩眾取寵的功底用在21層樓,你不會以為還有人會買你的賬吧……”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他像是被人忽然掐住了嗓子。和所有人的面上表情一樣,他睜大眼楮,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眶,再次看向那片血海。

    “你做了什麼?!”

    他猛然扭頭看盛鈺,神情滿是驚訝。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