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3章 洋房孤兒怨(十九)

第53章 洋房孤兒怨(十九)



    盛鈺想收回之前說的話語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他是會游泳, 但前提得在平靜的水里。

    現下紅區的水和平靜壓根就搭不上(關guan)系,這里應該稱為‘憤怒的水’,入眼所及湍急狂躁, 稍有不慎就可能喝下一肚子的水。

    好不容易游出了禮堂, 水位還在不停高漲。轉眼間走廊就被水淹去大半。牆角小別墅全都(脫tuo)離原來的位置,在水里胡亂飄蕩著。

    里面一個浪頭打出,不少人都被沖了出來。其中有沒來得及穿救生衣,還不會游泳的人, 只是掙扎幾下就潛下水底, 咕嚕嚕的冒幾個泡泡。

    好在有幾個玩家水(性xing)較好,自發潛水救出那些溺水的人。其中就有胖子。

    他雖然體重是盛鈺兩個那麼多,但動作卻出奇的靈活, 接連潛下水救了好幾個人。

    將那些人扶到水面救生衣上趴著,每一次浮出水面他都要看一眼廖以玫, 發現對方沒什麼事以後,就又游到更遠的地方去救人了。

    身旁人好像偏頭說了一句什麼, 但水流太大,耳蝸不斷的進水,盛鈺有點听不清。就扯著嗓子喊了聲︰“你說什麼??!”

    傅里鄴重復道︰“那胖子挺矯健。”

    “你難道沒有發現……”盛鈺一只手拽住傅里鄴,另外一只手堅持不懈的掏耳朵。他總感覺四周聲音像是被罩了一層什麼東西似的, “每次逃命的時候, 胖子永遠都沖在最前面。他就是惜命,我說他就是惜命,你能听到我講話嗎!”

    “能听見。小點聲,別扯壞嗓子。”傅里鄴看盛鈺一眼, 又說︰“看他那個樣子, 不像惜命。”

    兩人現在距離很近, 水流時不時會漫過脖頸與鼻腔,給人一種濃烈的窒息感。

    盛鈺兩腿蹬個不停,高高昂著頭以防止嘴巴進水。借著這個詭異的視角,他瞧見胖子在水里簡直跟一只胖頭魚一般,亦或者說皮球,就這麼咕嚕嚕滾來滾去,救了得有三四個玩家。

    這一切說起來長,實際上也就是幾十秒鐘之內(發fa)生的事情。某一個瞬間,胖子潛下去救人,足足一分多鐘都沒有浮上來。

    糟了,這只胖頭魚可能溺水了。

    內心剛出現這個有幾分驚悚的念頭,還沒等盛鈺想好接下來該怎麼做呢,誰知道小胖子根本就沒給他拋棄自己的機會。

    距離很近的水面,胖子一下子冒頭,身上的黑(色)救生衣已經不見了。

    他抹了把臉,沖盛鈺的方向大喊︰“盛哥傅佬,你們快(脫tuo)掉救生衣!”

    說著胖子猛的扭頭,沖廖以玫的方向游去。

    三下五除二就扒掉了廖以玫身上的救生衣,手臂一輪,將其甩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估計也就是這種時候,他才敢這麼理所應當、正義凜然扒自己女神的‘衣服’。

    耳朵里還有一種類似于耳鳴的聲音,應該是進水的原因。但這又不是聾了,盛鈺當然听見胖子撕心裂肺的大聲提醒,他反應很快。

    腳趾頭想也知道,胖子在水底的一分鐘一定是遇見了什麼事情,才會讓他做出這種判斷。

    現在要是游上去問,那得耽誤多少時間啊,還不如直接相信隊友的決斷力。

    共事三個副本,這點信任總歸是有的。

    “快(脫tuo)。”

    盛鈺朝傅里鄴說完,才發現這人壓根就沒穿救生衣。他拍了拍對方的手,示意先松開他。

    傅里鄴照做。

    穿的時候麻煩,(脫tuo)的時候只會更加麻煩。

    那救生衣跟鎖在他身上似的,也不知道胖子是怎麼把廖以玫的救生衣(脫tuo)那麼快,可能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想到這里,就看見傅里鄴伸手,從身後幫他(脫tuo)救生衣。他的速度比胖子還要快,極其(暴bao)力的扯爛救生衣,一把拽了下來。

    鄔桃桃這才游出來,瞧見兩人的動作,他一臉懵逼︰“你們在(干gan)什麼?”

    盛鈺只來得及看他一眼,就瞧見他‘啊’的一聲,(身shen)體忽然往水下一墜。下去之前還不忘一把揪住他,跟拽著浮木一般壓著他踩水。

    這個……(操cao)!

    盛鈺一時都找不到形容詞來罵他。

    自己又不是真的浮木,能夠毫無緣由的浮在水面之上。幾乎是鄔桃桃壓他的那一瞬間,鋪天蓋地的水與浪花就卷了上來。

    他條件反射的拉住鄔桃桃,想要共沉淪。

    結果剛拽住對方的手臂,就看見這人比他沉的還要快,刺溜一下就到了他腿那邊。

    死道友不死貧道,盛鈺連忙松開手。

    水底睜眼只感覺眼楮酸澀無比,異物入侵的感覺十分(強qiang)烈。但他還是勉(強qiang)睜開眼,朝鄔桃桃的方向看了一眼。這高中生也是傻的出奇,這種時候不知道踩水力爭往上游,反倒雙腿僵直只知道拉住他的腳,痛苦的在水底狂喝水。

    一看就是一個不太會游泳的。

    再定楮一看,盛鈺終于明白為什麼這人兩腿僵直只能動手了,他心底有些吃驚。也正是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為什麼胖子叫他(脫tuo)救生衣。

    只見鄔桃桃的大腿跟附著有一個小小的黑影,水流湍急水底混亂,看不清那黑影具體是什麼東西,只能感覺到它似乎在拽著鄔桃桃。

    一手拽著他的褲子,還有一只手拽著救生衣後面的兩條黑帶,努力的把他向下拉。

    拽褲子可能還要好一點,在水里找不到著力點,隨便甩兩下那黑影可能就被甩飛了。

    但拽救生衣真的就是讓人絕望且無可奈何,那兩根帶子設計出來就好像是來給人拽的,輕輕松松就讓鄔桃桃無力反抗。

    盛鈺咬牙,在水底掰鄔桃桃的手。

    對方的表情很明顯︰哥們!你掰我手(干gan)什麼,要掰去掰黑影哇!

    鄔桃桃反抗,將他拽的更緊了。

    兩人在水底撲騰糾纏,水流讓動作比平常遲鈍了無數倍。糾纏半天也沒一個結果,反倒是急促的動作汲取了更多的氧氣,到後來他倆都沒了力氣,又向下沉了半米左右。

    盛鈺也不是心慈手軟的人,就在他終于忍不住想要踹鄔桃桃的時候。就看見余光閃過一道黑(色)光芒,應該是傅里鄴射出的箭芒。

    那箭幾乎是破水而去,眨眼之間就穿透了鄔桃桃腿上的黑影,將它釘在牆面上。

    看黑影的形狀,像個小人。

    重新浮上水面,盛鈺根本無心感受氧氣的美好,他咳嗽幾下,就扭頭冷冷的看向鄔桃桃︰

    “你什麼意思?”

    水里有不少人撲騰,其中還有一些孱弱的姑娘家家。胖子和常暮兒都是心軟的人,他們一直都在努力幫助溺水的玩家,忙亂之下壓根就沒有注意到這邊的變故。

    後方是左子橙和廖以玫。

    和胖子比起來,這兩人水(性xing)都一般。在後面扶著牆,滿臉慘白。左子橙還在不斷摳著自己的喉嚨,像是嗆了不少水到呼吸道里。

    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只有傅里鄴目睹了全程。

    他眉宇隱現迫人的冷(色),直接拉開了弓弦,箭端直指鄔桃桃的眉心︰“你想害他。”

    鄔桃桃滿臉‘冤’字,避讓著審判日︰“沒有,我就是隨便拽一個人。他離我最近。”

    說完,他也有些怒意看向盛鈺︰“拽住我的是小城堡里的洋娃娃。正常的反應難道不是去弄洋娃娃嘛,你弄我是幾個意思?”

    盛鈺學著廖以玫和左子橙,先是扶住牆。

    前前後後全是玩家,其中還有不少溺水掙扎,正瘋狂喊著救命的人。椅子和各種雜亂物件在水面上漂浮著,供當溺水者的臨時浮木,這里就像是電影里的洪水災難現場,不斷有新的水流從天花板飆下,從地面滲出,無孔不入。

    不是他們不想離開走廊,現在能穩住自己不溺水已經是勉(強qiang)了。再胡亂的游,又沒有胖子那般好的水(性xing),很可能游著游著人就沒了。

    水平面還在不斷上漲。

    盛鈺剛剛和鄔桃桃在水底糾纏許久,他懶得和這人在水面上繼續糾纏,就冷冷的拋下一句話︰“這就是我的正常反應。”

    鄔桃桃不信︰“那如果掉下水的是胖子呢,或者是傅佬,我就不相信你會踹他們。”

    原來混亂的時候還真的下腳踹了,盛鈺剛剛也是真急了,對此一點兒印象也沒有。

    他想著鄔桃桃可能也是生命垂危的時候急眼了,隨便拽一個人想要求生。站在對方的角度上想,他可以理解,但他又不是聖人,憑什麼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去判斷這件事誰對誰錯。

    “如果是他們掉到水里,先不提他們會不會喪心病狂到想要拉著我一起死。但我一掰拽我的手,他們肯定就能明白我的想法。只有兩個人先分開,我才能幫忙去弄掉那個洋娃娃。”

    鄔桃桃尷尬的住嘴,被這話給堵住了。

    盛鈺忽然笑了,眼神里一點兒笑意都沒有︰“你想的也沒錯。掰開他們,我肯定是想去救他們。但是掰開你,那可就不一定了。”

    對視著沉默了幾秒鐘,耳側全是水流聲,還有各種各樣的尖叫,大喊。

    鄔桃桃臉上的怒(色)終于淡了下去,表情轉變的很快,就好像他剛剛的憤怒都是裝出來的一樣。怒(色)褪下,取而代之的是古怪的眼神。

    他眼楮一直盯著盛鈺的臉,看了好幾秒鐘,忽然聳肩說︰“好吧,我道歉。一開始我就不應該拉你下水,這下子你肯定更不信任我了。”

    盛鈺心說自己一開始就沒相信過他。

    粗略一算,何平、左子橙、鄔桃桃,這三個人一開始的身份卡牌都是魔法防御師。

    從幾率上來說比他拿聯合國影帝的幾率還要小,其中必定有人有貓膩,謹慎一點想,那就是三個人都有貓膩。

    後來的事情證實,鄔桃桃運用了(色)沉王的技能,給自己套了一個魔法防御師身份。沿途副本學生確實對他又怕又敬,那就暫且相信這張牌。

    如果這樣想,左子橙的身份更加可疑。

    這件事情暫且不提。

    前方是往一樓和二樓走的方向,後方是往四樓上的方向。昨天基本上(摸Mo)了一遍二樓地形,要是想活命,自然是熟悉的地形更好。

    盛鈺正要往前游,手心忽然一滑。

    五指仿佛(摸Mo)到了什麼滑膩的皮膚,指腹還能感覺到那皮膚上的小疙瘩。

    他下意識扭頭,看向自己所扶牆面。

    牆上原本畫著很多壁畫一樣的海洋生物,和副本宿舍里的卡通畫作不一樣,這上面的畫都栩栩如生,極其寫實。現在這些寫實的海洋生物更是直接突破了牆面,正瘋狂往外鑽。

    迎面就是一個看起來宛如掉過毒液里的變異鯊魚,表皮全都是腐爛(性xing)的大泡。它猛的張嘴,沖盛鈺嘶吼出聲,惡臭席卷而來。

    距離最多也就半米左右。

    盛鈺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見那只變異鯊魚泛黃的尖齒,還有黑皮下幾乎要拉絲的口水。

    靠游泳肯定是游不過這只大家伙,盛鈺也沒慌,反應很快的(勾gou)腿,一腳蹬向鯊魚的頭。

    反作用力導致他猛的向後劃了一段距離,撞上鄔桃桃,連著鄔桃桃一起摔在左子橙身上。左子橙順手將他從水里拎了出來︰“沒事吧?”

    “沒事。”

    盛鈺喝了口水,混亂中回頭看。

    那條變異鯊魚橫在他與傅里鄴之間,後者收起弓,揚拳擊上鯊魚的牙齒,生生打斷了那顆尖牙。從斷裂的牙齒開始,鋼鐵般的冷光逐漸覆蓋上鯊魚整個(身shen)體,沒幾秒鐘它就變成了一坨硬硬的鐵,直直往水底下沉。

    就這麼幾秒鐘的時間,更多的變異海洋生物突破牆邊,從畫作變成了真正的怪物。

    無數艱難險阻跨在中間,眼見著傅里鄴似乎想生生扛過這些怪物,盛鈺耳鳴一下子就好了。

    一次打中鯊魚,說不定是這只怪物還沒有反應過來。但傅里鄴總不可能每一次都打中怪物吧,說不準在他把怪物鋼鐵化之前,那些怪物就優先的咬傷他,分分鐘撕裂(身shen)體。

    明明有更好走的路,沒有必要為了他,選擇艱難的那一條路。

    盛鈺感覺世界上所有的聲響在這一刻仿佛都無比清晰,清晰到他可以听見自己嘶吼聲里的急促︰“別過來了!你從另一邊走!快走!”

    傅里鄴動作頓住,抿唇看著他。

    隔著怪物、桌椅、人群……還有數不盡即將蔓延至頭頂的水平線,兩人對視。

    不能再繼續耽誤時間了,盛鈺心一橫,喊道︰“我會活著,等你來找我。”

    就這麼一句話他還嗆進了不少水,見狀,傅里鄴總算動搖,往後游了兩下。最後看了一眼盛鈺,他轉身,往水底一鑽就看不見人影。

    盛鈺放下心,正要後退。

    後背忽然撞上另一人,側臉一看,廖以玫在水里浮浮沉沉,面(色)難看︰“水變紅了。”

    “是血嗎?”

    盛鈺看了眼沒到脖頸的水,再有幾分鐘,估計這水就會直接沒到天花板。到那個時候考驗的就不是游泳,而是潛水。

    不過比淹沒速度更快的,是顏(色)的變化。

    在廖以玫說那句話的時候,眼前的水域還只是淺淺的粉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水的顏(色)就越來越濃郁,朝著血紅發展。

    廖以玫搖頭說︰“有血腥味,並且越來越濃。單憑玩家放血不可能染的這麼快,這應該是紅區的特(色)。前面就是走廊拐彎角,我們先過去,離開這片紅區。”

    “快游啊,還聊起來了。”

    左子橙從兩人之間游過,焦急的回頭沖兩人喊︰“後面有好多魚,全都變異了。快跟上來,記得別被咬到,那些魚咬到人死都不松口。”

    話音剛落,盛鈺和廖以玫就雙雙的游到了他的前面。鄔桃桃也半點不滿,很快就墜到左子橙背後,一直跟著左子橙。

    逃離紅區的過程無比艱險。

    好幾次盛鈺都差點被這些變異生物咬到,還是用傅里鄴給的那支箭才勉(強qiang)支撐。腳下還不斷有小別墅的洋娃娃上來拽人,跟海草一樣,纏住了就將人瘋狂的往下拖拽。

    這還不是最難纏的,更讓人崩潰的是心理作用。

    四肢在水里泡了太長時間,幾乎已經沒有力氣,只能憑借著求生意志在水里動作。到後來幾乎是憋著氣往前游,眼楮都睜不開。

    左子橙和廖以玫比他好不了多少,兩個人水(性xing)本來就不好,要不是盛鈺時不時拖拽一把,他倆很有可能早就淹死了。

    “快過來!”

    鄔桃桃不知道什麼時候游到了最前面,一下子沖出血海,聲音從另一邊走廊傳來。

    這就說明他們快要離開紅區了。

    盛鈺心里重新鼓起勁,努力蹬腿。

    這個時候也無法再去注意游泳姿勢。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一個未知的問題,哪里還有時間再去管形象,丑就丑點吧,反正也沒有人看見。

    眼前被血(色)填充,不時有尖利的東西劃破皮膚,帶來一陣刺痛。但血紅的潮水之中什麼也看不見,就連攻擊的風力都感覺不到,他只能不斷加快速度,心里只剩下一個念頭。

    ——說好了活著等傅里鄴來找他,要是說完那句話就死在紅區,那對方估計直接瘋掉。

    抱著這個念頭,盛鈺忽然充滿了力氣,順手拽過快要淹死的廖以玫,沖破走廊邊界線。

    啪嗒——

    兩人從接近天花板的位置掉落,直直摔在地面上,好半天都沒辦法緩過來。

    回頭一看。

    就像是有一個天然的屏障橫跨在兩條走廊的中間,形成一個水位上的差距。屏障這頭是到腿彎處的純淨水,屏障另一頭已經看不見任何東西,滿眼的血(色)和浪潮。

    大概五六秒鐘以後,左子橙也翻了出來,摔在地面上。他立即翻身起來,瘋狂摳著自己的喉嚨,還招呼旁邊兩人一起摳。

    “(操cao),這水就能把老子直接喝飽。快摳出來,水里說不定有寄生蟲……嘔、咳咳咳……”

    盛鈺也跟著吐了兩下,抬眼看走廊。

    這邊倒了不少玩家,都是使出吃(奶Nai)的力氣,瘋狂逃離紅區的人。從生死邊緣逃出生天,大家的第一反應都是找個地方先癱著。

    走廊兩側的教室就是一個好去處。

    他們的想法盛鈺基本上也能猜到,每半個小時就會有有一條走廊被選定為紅區。自此之後,紅區就是紅區,不會再回歸正常。他們想的肯定是,兩條走廊接連變成紅區的概率還是比較小的,既然哪里都是藍區,不如先在這里休整。

    左子橙顯然也是這樣想的,他踢開教室門,隨意找了個凳子。坐上之後還在窗戶里沖幾人招手︰“一個個僵著臉(干gan)什麼,先進來休息。”

    隊伍只剩下四人。

    左子橙、鄔桃桃、廖以玫,以及盛鈺。胖子和常暮兒,還有傅里鄴都從另一邊通道走了。

    等坐進教室,盛鈺心跳才逐漸平復。

    “地圖在誰身上?”

    廖以玫癱在原位置,開始(睡Shui)覺。鄔桃桃搖頭表示不知,最後還是左子橙抹了把臉,在地上滾了兩下,借用水來洗掉身上的血污。

    他不在意說︰“地圖在胖子那里。我覺得吧,現在這種情況就別管地圖了,紅區藍區全都是隨機的,就算拿了地圖咱也做不了什麼。而且護工不是提醒過麼,最好的方式是將地圖記在腦子里,胖子把它記在紙上……容我說一句不太好听的,就剛剛那些血,夠搞爛一百張地圖。”

    這話說的不好听,但沒毛病。

    只是盛鈺還有一個疑惑︰“你覺得紅區和藍區,這些真的是隨機的嗎?”

    左子橙茫然道︰“護工不是說了隨機嗎。難不成你還想著珍妮會針對你,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會跟著變成紅區吧,這也太讓人絕望了。”

    盛鈺笑了聲,心卻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

    實不相瞞,他還真是這樣想的。

    珍妮說要送給他謝禮,緊接著禮堂外的走廊就變成了紅區。禮堂里她還看向其余六個隊友,說希望待會他們也會這樣護著自己。

    反過來想,她這話的意思不就等于︰我有辦法讓你們無法保護他。

    也許他的臉(色)實在不好看,左子橙甩了甩頭上的水,破天荒的安慰說︰“想太多有什麼用,不如享受這半個小時的休息,養足精神。就算你到哪里哪里就變成紅區,那我也不會真丟了你自己跑,還指望著你游泳的時候拉我一把呢。”

    盛鈺笑了笑︰“那不行。你要在藍區,也沒必要跟瘋了一樣游泳,就當泡澡了。”

    “誰叫你長得好看,換個人你試試看,我分分鐘踹掉。”說著左子橙(摸Mo)了(摸Mo)下巴,沉思道︰“其實傅佬長得也好看,還有你旁邊走到哪里(睡Shui)到哪里的這個。但我個人比較喜歡沒有攻擊(性xing)的長相,要不然剛剛我就跟著傅佬跑了。”

    盛鈺笑出聲,心里知道左子橙是故意(插cha)科打諢,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

    他這笑被左子橙看成了不相信的嘲笑,後者從兜里掏出煙,驚訝了一下那煙竟然沒有濕,然後就仿佛很不經意的隨口說︰“看著吧,就算紅區來了我也不會……”

    嘰里咕嚕說一通,核心思想就是講盛鈺長得是他見過最好看的。完了還說就算紅區跟著盛鈺跑,他也不忍心放過和大明星的相處機會。

    本來都是玩笑話,誰知道會一語成讖。

    大約半小時後,一直趴著的廖以玫忽然抬頭,臉(色)慘白說︰“水變紅了。”

    盛鈺下意識低頭看地。

    耳邊傳來眾多教室的尖叫聲,重重疊加在一起,像是末日來臨一般的絕望吶喊。水位漲得比上次紅區來臨起碼快上好幾倍,眨眼之間腳就觸不到地面,人們又變成了懸浮的狀態。

    與此同時,走廊里還傳來許多非人生物的嘶吼聲。扭頭看去,窗外正對面的牆上,有一只變異的大章魚已經透牆而出,吸盤砸在教室窗戶上,瞬間就飛下了不少玻璃碎。

    臉頰刺痛,被玻璃劃開了小口子。

    伸手一(摸Mo),竟然還淌血了。

    盛鈺顧不上臉上的小傷口,他站起身,看見了隊內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

    雖然不帶惡意,但都不約而同的看著他。

    環境狂亂,尖叫聲層出不窮,喧囂和危機就在一牆之隔的走廊。仿佛下一秒鐘,那些恐怖的東西就會蔓延進教室,不給人喘息的余地。

    氣氛跟死一樣沉寂。

    對上這幾人的眼神,盛鈺心頭一跳。也就是在這一個瞬間,他忽然明白珍妮當時為什麼笑的那麼開心,又是為什麼那麼篤定。

    那個女孩的意味很明顯,讓所有人不再跟隨他,不再保護他,辦法不一定只有武力隔斷。畢竟如果紅區當真是跟著自己跑,那根本用不了珍妮出手,她甚至什麼都不需要做。

    所有人都會自發的,去孤立他。

    簡單來說,這是要讓他社會(性xing)(死si)亡。

    想到這一點,再去看其余人的眼神,盛鈺如臨冰窖,冷意順著背脊直直泛上頭皮。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