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2章 洋房孤兒怨(十八)

第52章 洋房孤兒怨(十八)



    和昨天早上一樣, 天還沒亮,護工就迫不及待的穿梭在走廊之間,瘋狂敲宿舍門。[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6時25分到三樓禮堂集合!”

    盛鈺一個激靈, 迅速從(床chuang)上爬起來。

    他感覺自己就跟在部隊生活一樣, 抬眼還能看見左子橙慌忙的掐煙盒, 把煙塞到褲兜里。胖子坐在床沿,黑眼圈跟熊貓似的, 穿褲子的時候甚至還差點穿反了。傅里鄴從廁所走出來,發尾濕濕的, 看上去起的早,還沖了個冷水澡。

    兩個女孩子自然不用多說, 她們是起的最早的兩個,常暮兒打開房間門,鬼頭鬼腦的往外張望, 然後回頭說︰“玩家好像變少了。”

    走廊的交談與喊叫聲順著門縫鑽進來,原本遠在天際, 這一刻忽然變得無比真實。好像有人在大聲喊︰“快點,快點, 去佔位置!”

    盛鈺趕緊起身跑進廁所, 洗了把臉又漱口,幾乎是兩分鐘解決了日常洗漱問題。他將額頭碎發往腦後一抓, 拍了拍臉頰,努力打起精神。

    等七人來到禮堂的時候,後排已經沒有位置了,有些座位上擠了三四個人, 看上去密密麻麻。還有的人寧願不坐, 站也要站在後排。

    就這樣, 前排空了一大片座位。

    “昨天大部分人都是從後門跑的,前排玩家是主要受災區,(死si)亡率最高。”鄔桃桃看了一眼,隨意在前排挑了個邊角坐下︰“誰知道副本套路會不會變,指不定這次後排又變成了重點災區。”

    不管他猜的是不是正確,至少目前的情況來看,擠在後排容易被藏在玩家隊伍里的神明偷襲。若是遇見了危機,挪動範圍也很小,特別容易被人包餃子,直接包了(殺sha)。

    幾個人私下里合計一下。

    坐右邊離前門遠,要是禮堂里(發fa)生了什麼,指不定跑都跑不掉。坐左邊離門又太近,要是門外進來一個什麼東西,到時候可能會反應不及。

    想來想去,他們最後都坐在了前排靠中的地方,這里正對著護工。

    比起後排玩家們的驚訝,護工走進來的時候表情更為驚訝。他牽著珍妮的手,金發小女孩眼圈紅紅的,氣憤的瞪著盛鈺。

    左手邊是胖子,右手邊是傅里鄴,這個時候盛鈺安全感還是很高的。

    他在心里盤算了一下戰前儲備。

    技能方面。

    貪得無厭還有三次使用機會,這個技能最好省著點用,算是保命技能。

    武器方面。

    雖然不想承認,但惡詛守護匕首確實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幫助,可惜是一個一次(性xing)武器。

    冰霜玫瑰還在(胸xiong)口前(插cha)著,上面的花瓣染紅三片半,還剩下兩片半才能儲蓄滿能量。不指望能頻繁的用它來攻擊,但是至少在被他人攻擊的時候,防護盾能守住他,並且冰塊順著攻擊路線回溯,說不定還能打回一個漂漂亮亮的反傷。

    以上兩個武器(強qiang)歸(強qiang),可惜都太過于被動,只能(干gan)等著別人先來打自己。

    盛鈺想了想,還是將褲腰邊的黑箭解開,緊緊的攥在手心里。

    在21層樓里,他不可能永遠不主動出擊。

    想這些的時候,護工也站到了禮堂最前方的位置。盛鈺再一次感嘆他們這隊人真是藝高人膽大,現在距離護工和珍妮也就幾米不到。

    因此有些話,護工還是看著盛鈺說的︰“這一節課,19屆新生上的是潛水課。上課範圍是整個洋樓,包括宿舍群建築。因此希望大家不要本著僥幸心理,想要回宿舍歇著。要知道現在你們的宿舍也不一定就是一定安全的。”

    “下面大家可以看看這個地圖。”

    說著,他手一揮,空中立馬出現了一個電子屏幕一樣的東西。

    最先開始是像馬賽克一般的光點,那些光電齊聚在一起,形成一個長方形面板。面板上畫有洋樓的平面設計圖,極其詳細。

    每一個房間,每一處走廊都有細致的標注。

    一見到這份地圖,玩家們就跟打了雞血一般,昂著頭就開始記路。有人身上帶著紙筆,趕緊和畫速寫一樣去臨摹這份地圖。

    護工看了一眼埋頭苦記的玩家,說︰“沒必要白費功夫,與其把這些記在紙上,還不如記在腦子里。當然,前提是你們能將這個地圖完美復刻在腦中,一點錯誤都不能出。”

    這話說的玩家們紛紛愣神,停下筆。

    胖子其實也帶了筆,他趴在和盛鈺座位中間的小扶手上,聞聲抬頭茫然說︰“啥意思。這麼復雜的地圖胖爺畫都畫不下來,頂多隨便圈幾個重點框框,他們還要把這張紙給搶走嗎?!”

    沒有人能回答他的疑問。

    左子橙叼起煙,說︰“你繼續畫,這麼多紙,他總不可能一個個去搶。就算出禮堂的時候搜身也沒(關guan)系,給我,我到時候給你藏起來。”

    “你藏哪里啊。”

    “藏嘴里,要是搶我就吞下去。完事出去的時候再摳喉嚨,把紙吐出來。”

    “……”

    胖子埋頭繼續畫。

    見到部分人臉上出現恐慌之(色),護工心知肚明說︰“不會游泳的人不用擔心,我們這節課上的是潛水課,不是游泳課。待會會給每名玩家發救生衣,記得選一個代表過來拿衣服。而且走廊里的水也至多淹過半,會給你們留足氧氣的。”

    經歷了昨天的縫紉課,第五層樓大部分玩家都有了經驗,心里知道說規則的時候一般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最好把規則給問清楚。

    當即就有人大聲道︰“既然水只會淹過半,那為什麼叫潛水課。咱們還有救生衣,浮在水面上不就是游泳嗎?”

    “問的好。”

    護工微微一笑,打了一個響指。

    那幅洋樓平面設計圖立即有了變化。原本只是黑白兩(色)的條條框框,在他打完響指之後,上面不少房間都覆蓋上顏(色)。大致是由淺至深的藍(色),幾乎每一條走廊都不一樣。

    “藍區是澇災區,這個區域一般只會發大水。藍(色)越深,地區就澇的越厲害,不過不用擔心,就算再深,這些水也不至于漫到人無法生存。至于為什麼是潛水課,這就要說到漲潮了。”

    說著,地圖上位于二樓的一個走廊開始出現斑斑點點的紅。最開始是點狀,到最後紅(色)完全覆蓋了藍(色),那一整條走廊在地圖里格外顯眼。

    “每半個小時,都會有隨機的一條走廊漲潮,形成紅區。走廊旁邊的房間,無論是教室還是餐廳,亦或者是你們的宿舍,都會被漲潮連累成紅區。紅區的水將不會再是純潔無暇的水,而是……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那些‘水’將會在很短時間內蔓延到天花板,不會給學生留一點呼吸的空間。”

    盛鈺仔細看那張地圖。

    洋樓的確是對稱式結構,但就算只記地圖的一般,對于非設計專業來說也太難了。

    太多的走廊和房間,他只能專注于顏(色)。

    看久了,也就看出了不對勁。

    藍區是毫無規律的。

    有些房間一開始還是淺藍(色),在護工說這些話的時候,已經變成了濃郁的深藍(色),光從顏(色)就能感覺出那片區域此時正危機四伏。而有些房間一開始還是深藍,幾分鐘過去,那些深藍直接淡去,變成了極其淺淡的藍。

    但紅區不一樣,一但紅,它就是一直紅。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粉(色)的小房間,時不時還會跳動一下,跳到另外一個房間。

    “那個粉(色)是什麼?”

    也有其他人發現獨立于藍區和紅區之外的這個顏(色),當即就舉手問出口。

    護工頓了一下,說︰“那個你們不用管。和你們要上的課程無關。”

    他在上面說,盛鈺也沒停著,頭往傅里鄴的方向微微偏移了一些,說︰“粉(色)的可能是‘珍妮的夢境’。這圖你能不能記住。”

    傅里鄴說︰“不能。”

    盛鈺點頭說︰“我也記不住。”

    鄔桃桃坐在傅里鄴的右側,聞言伸頭過來(插cha)了一句嘴︰“你不是演員嘛。我听說演員一般記憶力都不錯,不然動不動十幾萬字、幾十萬字的劇本,你是怎麼全部記下來的?”

    盛鈺瞥他一眼。

    附近還有不少和他們隊一樣頭鐵的玩家,同樣坐在了前排。經紀人和他說過,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暴(露)在人的視線中,那就一定要有風度,表演出一個男神該有的樣子。

    他其實懶得回答,但想起經紀人的話,他還是解釋了一聲︰“我們拍戲分場次的。每一場的台詞都不一樣,最多也就幾千個字,而且會有搭戲的人,上下對話有邏輯,比較好記。再說了,記文字和記圖形不一樣。這圖看上去亂七八糟,除了左右對稱沒有什麼規律,沒法記。”

    “我還以為你是萬能的。”鄔桃桃古怪的笑了一聲︰“你再看看,這圖真的沒有規律嗎?”

    “……”

    盛鈺頓了一下,回頭看地圖。

    說這張地圖亂七八糟都有點客氣了,反正這種設計放到現實里絕對會被吐槽。

    房間有的時候是橫的長方形,有的時候是豎的長方形。並且藍區的顏(色)同樣毫無規律,深深淺淺的湊在一堆,看上去就讓人頭疼。

    他不再看地圖,扭頭看向鄔桃桃︰“你發現什麼規律了?”

    鄔桃桃聳肩說︰“我沒發現啊。我只是听過不少有關于你的事,覺得如果是你的話,應該能發現別人發現不了的地方。要是你都看不出來,那這張圖應該真的沒有什麼讓人鑽空子的規律。”

    盛鈺︰“……”

    不對勁,這個(色)沉王實在是太不對勁了。

    什麼叫做‘听說過不少有關你的事情’,要知道在外面的世界,他的智商滑鐵盧稱號可是僅次于國民初戀稱號,牢牢霸佔第二的位置。

    不是盛鈺自黑,事實確實如此。

    就算鄔桃桃听說了什麼雜七雜八的事情,那也應該是懷疑他的智商才對。除非……除非他所說的事情都是在21層樓副本里听說的。

    想著,他直接問出口︰“你都听說了什麼。”

    “千年前……”

    鄔桃桃下意識(脫tuo)口而出,說到一半忽然閉嘴。頓了足足兩三秒鐘忽然站起身︰“算了,都是胡亂听說的。我先去拿救生衣。”

    盛鈺站起身,跟了上去。

    他小聲說︰“千年以前我還沒有出生。(色)沉,這個話你要是不說清楚,你的立場在我這里也會跟著不清楚。就像廖以玫說的,真要積累的一個程度,別怪我把你當成神明去打。”

    “你可千萬別,這叫痛擊你的人類隊友。”

    鄔桃桃滿臉苦(色),看上去後悔自己剛剛為什麼要(插cha)嘴,這不是沒事找事嘛。

    “我也是听副本鬼怪說的。上次不是說貪婪王哄騙傲慢王,去翁不順那里騙了一個東西嘛。事情的真相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是到目前為止,有一個猜測的傳播範圍最廣,也是大眾心里最信任,並且確信那就是事實的猜測。”

    走近護工,不少人都圍在那邊。

    盛鈺心里還是滿滿的質疑。

    千年前的貪婪王……這和他有什麼(關guan)系。總不能上一任貪婪牛逼,鄔桃桃就下意識覺得這一任的他也會很牛逼吧,這也太按照標簽看人了。

    雖然心里吐槽,嘴上他還是接了句︰“什麼猜測?你可以具體說說。”

    接過護工遞過來的救生衣,總共七件。

    都是黑(色)的,薄薄一層,穿在身上跟警備隊一般,不像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橘紅(色)救生衣。

    鄔桃桃伸手取了其中三件,回憶般開口,語氣里是滿滿的不確定感︰“傳說上代傲慢王(性xing)格很是孤傲,完全就是生人勿近。身邊走的近的也就一個貪婪王,這段(關guan)系中更加主動的人應該是貪婪王。按照神明與鬼怪的說法,貪婪王是有備而來,存心利用傲慢從翁不順那里奪東西。”

    盛鈺皺眉說︰“他為什麼不自己奪。”

    鄔桃桃順著路往回走,眼中出現了一種類似向往的情緒︰“翁不順身為神明,卻不為神明陣營所容忍。原因就是他一直給傲慢王做事,是上下從屬的(關guan)系。他很忠心,也行蹤不定,貪婪王連他人在哪里都找不到,更別說動歪心思下手了。他只能把目標對上翁不順的老板,說來也好笑,當時傲慢王在鬼神之間簡直就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傳說,是無人可以攀登的頂峰。”

    “什麼意思?”

    “當鬼王也是論資歷的,貪婪王是後來當王。論起資歷,他在傲慢面前太淺。兩人頭頂的‘王冠’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所以當時大部分人都認為,貪婪王這一去,說不準浪啊浪,直接浪掉了自己的王座。畢竟惹怒了傲慢王,貪婪換人來當也是有可能的。誰知道他用了很短的時間,也就是一百年左右吧,直接攀登了那座無人可以逾越的高峰,震驚了整個鬼神圈。”

    說罷,看了一眼盛鈺的表情,鄔桃桃心領神會︰“不要問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個事情只有兩個當事人才知道,我怎麼可能知道。反正到現在流傳最廣的版本就是︰貪婪王心有原罪,見了翁不順的寶貝念念不忘,索(性xing)搭上傲慢王,哄騙對方去迫害忠心下屬,奪取寶貝。東西一到手,他就毫不留情的跑了。這件事讓他的地位水漲船高,但把這兩個人都得罪狠了。後來被翁不順追(殺sha)千年,他自己好像也害怕,愣是幾千年,直到死都沒敢踏足傲慢王所在區域半步。”

    盛鈺听了,忍不住笑了一聲︰“又慫還非要浪,沒事(干gan)嘛去招惹人家。”

    鄔桃桃點頭,意味深長看了盛鈺一眼︰“對,這就是我好奇的地方。貪婪王到底從翁不順那里搶走了什麼。傲慢王被哄騙的團團轉,又為什麼幾千年時間都沒有找貪婪算總賬。”

    “這麼看我(干gan)什麼。我又不是上任貪婪王,我的意思是,我就是個普通玩家。”

    盛鈺差點說漏了自己貪婪王的身份,索(性xing)直接反客為主說︰“听你這些話,不像是從鬼神口中听說來的。倒像是……切身經歷過。”

    “你又懷疑我是神明!”

    鄔桃桃不滿說,剛要開口繼續說,禮堂上空忽然傳來陣陣鈴聲響。

    鈴鈴鈴——

    這聲音急促而緊張,听的人只感覺像是橫空竄出來一只手,兩指一捏,將人的腦神經直接給提了起來。讓人不自覺繃緊心弦。

    兩人面(色)一頓,摒棄談論八卦的閑散心情,迅速回歸到隊伍當中。

    “我畫完啦。”

    胖子揚起手中的紙,興奮的將其拿給廖以玫看。後者掃視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挪開視線,不知怎麼的,明明沒有說話,嫌棄的意味卻很濃。

    盛鈺過去一看,也有點無奈。

    一個好好的洋樓地圖,被胖子畫的跟迷宮一樣歪歪扭扭。要是真照著這個地圖走,說不準還會出現路途的盡頭沒有房間,有的只有一扇牆的情況,簡單來說,他的線條全部穿模了。

    正要開口吐槽胖子,就看見正對面的幾個人眼楮都瞪得滾圓,牢牢盯緊他的身後。

    盛鈺心神一凜,回頭看去。

    珍妮就站在他的腿彎附近,翻起眼皮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明明是可愛的金發萌娃長相,但這個表情以及這個氛圍,就特別讓人毛骨悚然。

    盛鈺幾乎要起一身雞皮疙瘩,下意識後退半步,肩膀撞到一人。

    傅里鄴扶穩他,皺眉看向珍妮。

    小女孩對著盛鈺的時候還陰著臉嚇人,一對上傅里鄴的眼神,她就一縮脖子,怯生生說︰“大哥哥昨天送的洋娃娃,珍妮非常喜歡。謝謝大哥哥。作為回報,我會送上謝禮的。”

    胖子在後面使勁戳盛鈺,又是緊張又是壓低聲音︰“咱別理她,這小孩怪的很。”

    說完他上前一步,半個身子擋在盛鈺面前,又梗住脖子凶狠說︰“謝什麼謝,你肯定沒什麼好事。快走,別站在這里。”

    珍妮抱著洋娃娃,她一個又一個盯上盛鈺周圍的人,直到把每一個人的臉都給看了一遍。

    像是完成了某種特殊的儀式,最後她甜甜笑著,說︰“希望待會你們也會護著大哥哥。”

    待會?什麼待會?

    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周邊像是忽然少了一個什麼東西,叫人怪不習慣。面面相覷了幾秒鐘,左子橙最先說話︰“鈴聲停了。”

    話音剛落,教室後排忽然起了尖叫聲︰

    “快看地圖,禮堂變了顏(色)啊啊啊啊!”

    ……變了顏(色)怎麼會這麼恐慌。

    盛鈺心帶疑惑,抬眸看了一眼地圖。

    最先開始的時候,禮堂的顏(色)是非常接近白(色)的淺藍,與之對應的,禮堂內部也根本沒有水。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藍(色)忽然加深,深到變成一種無限接近于黑的深藍(色)。

    而後傳來鋪天蓋地的浪潮翻滾之聲,中間還夾雜著人群的恐慌尖叫。

    回頭一看,後門處跟海邊浪花一樣,一個水流猛沖,那扇門就混著透明的水被沖了進來。

    無數人錯亂的踩著對方的腳,于混亂中胡亂的推搡,努力想要逃(脫tuo)浪潮的拍打。

    很快水流就蔓延了過來。

    至今還能在第五層樓存活,這說明玩家們多多少少都是有點資本的。

    經歷了最初的慌張與措手不及後,很快就有人反應了過來,大聲咆哮︰“穿救生衣!”

    盛鈺連忙穿戴自己的救生衣。

    這個救生衣設計的特別奇怪,一套黑(色)的救生衣裹在身上,腹部都好像被收攏。不僅呼吸變得有些困難,還有點行動不便。

    最讓人不理解的是救生衣的尾部,像是裝飾一般吊著兩根繩子。割是肯定不能割的,這兩個繩子一破,基本上救生衣也要跟著漏氣。

    不少玩家來不及穿救生衣,被浪水卷了進去,就再也沒有冒出頭過。

    見狀,傅里鄴看向盛鈺︰“會游泳嗎?”

    盛鈺點頭︰“會。”

    傅里鄴又問︰“會潛水嗎?”

    這一次收到的是否定答案︰“不會。”

    不僅後門被水沖開,天花板上也莫名開始噴水。還沒幾分鐘,禮堂幾乎變成了澇災現場,無數亂七八糟的東西漂浮在水面。

    有人的尸體,也有化為原型的神鬼,更多的還是座椅和救生衣,或許還有人遺失了武器。

    輕松開會的氛圍轉眼間不再,取而代之的事災難來臨的狂亂與紛雜。

    “跑!!!”

    不知道是誰發出這個聲音,在場所有人下意識邁動腳步,跟瘋了一般朝著前門跑——更為確切的說應該是,朝著前門方向努力游。

    傅里鄴抓緊盛鈺的手腕,帶著後者向前游。

    他的速度很快,比尋常人游泳好像都要快一點。也許平時經常健身經常游泳,姿勢看上去也比不遠處撲騰的胖子要規範太多。

    不僅速度快,還很穩當。

    瞧其余玩家游的那麼辛苦,盛鈺自我代入一下,要是單憑自己在這水里晃來晃去,不至于淹死,但也不至于游得這麼輕松。

    “我會游泳,不用帶著我。”

    盛鈺沖身前人喊了一聲,說完傅里鄴也沒松手,他分不出心神去糾結這件事,索(性xing)百忙之中抽空,回頭看了一眼。

    原本是想看胖子等人的情況,誰知道扭頭就看見水里飄著一個極其顯眼的人。

    金(色)的頭發當然顯眼。

    只見珍妮在浪花中浮浮沉沉,頭發貼在臉頰上,圓溜溜的眼珠跟玻璃片似的,老遠就能看見這個變成了水鬼一樣的小姑娘。

    她依然是笑的甜膩恐怖,張嘴說了一句話,距離太遠听不清。但看口型,應該是︰

    ——大哥哥,來迎接我的謝禮吧。

    在她的背後,是洋樓地圖。

    巨大的光幕之上,禮堂外的這片走廊出現點點紅光,最開始和螞蟻一樣,而後紅光擴大,很快就蔓延至整片走廊,染的地圖血紅。

    許多人都注意到了地圖,原本逐漸緩和下來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人們不約而同意識到這個恐怖的事實——他們墜入了紅區。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