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50章 洋房孤兒怨(十六)

第50章 洋房孤兒怨(十六)



    見到傅里鄴, 盛鈺腦子里一片混亂。[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他感覺自己就好像長途跋涉回歸的旅人,肩膀上的重負被卸掉,所有(強qiang)撐著的疲倦在這一瞬間全部都涌了上來, 擊垮他所有的逞(強qiang)。

    胡亂擦掉臉上的濕痕,盛鈺語序都有些混亂,聲音又低又(干gan)︰“你真的好能(睡Shui), 我就一個人, 我剛剛差點死了。”

    “……”

    傅里鄴抿了抿唇, 沒有回話。

    他的視線先是在盛鈺的腰、腿腹處掃了一眼,其上的衣物都是血跡斑斑。

    僅僅看了一兩眼, 他眉間就隱隱聚集起怒意, 特別是看到盛鈺下巴上磕出來的青紫痕跡,他終于控制不住,陰沉的看向始作俑者。

    鬼媽媽捂著腿,面(色)一片慘白。

    見到傅里鄴的眼神, 她恐懼的搖搖頭,下意識兩手並用的往後挪了半米距離。

    “傷了他哪里?”

    傅里鄴左手握住右手手腕, 手腕一扭,骨骼間隙就發出嘎達嘎達讓人牙酸的聲音。

    他邁動步伐, 靠近鬼媽媽。

    蹲xia身的時候,指尖猛的攥住鬼媽媽的頭發,向後一扯。

    後者頭皮吃痛, 慘叫出聲。

    如果僅僅只是武力脅迫,還不至于讓一個活了至少千年的神明(露)出如此丑態。

    她惶恐的偏頭去看, 垂在肩膀部位的部分頭發已經變成了鐵狀, 正一縷一縷的糾纏在一起。

    更讓人感覺可怕的是, 這種冷硬光芒還在不斷的往上蔓延, 以一個壓迫姿態十足的速度,正不緊不慢的逐漸吞噬她的脖頸、臉頰。

    鬼媽媽不回話,傅里鄴索(性xing)點了她身上幾個地方,例如肩膀,腹部,手臂。

    “他這里有傷,是你打的?”

    “……”

    鬼媽媽滿心崩潰。

    在傅里鄴點完那些地方之後,皮膚都有鋼鐵化的趨勢。

    就好像被他手指點過的地方都會瞬間癱瘓,再觸踫上時竟然完全沒有了知覺,並且連動都動不了,活生生像一個高位截癱患者。

    鬼媽媽原本應該是想要說些什麼的,但是余光掃到地面上的那一刻,她忽然梗住,尖叫著喊︰“不!快攔住,攔住!!!”

    在兩人說話的時候,盛鈺已經艱難的支撐(身shen)體,靠在辦公桌邊休息。

    原本是看熱鬧的心態,誰知道鬼媽媽忽然尖叫出聲,高昂的音量跟毒瘡一樣(刺ci)激人感官。

    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那枚明藍(色)晶體咕嚕嚕滾到了玫瑰旁邊。

    在靠近玫瑰還有幾厘米的距離時,晶體忽然化為一種很接近液態的物質,層層包裹上紅玫瑰,不一會就將它整個吞噬了進去。

    從外面看,這個東西現在就像是軟琥珀一樣,玫瑰花外層包裹著藍(色)**m。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盛鈺總感覺外層**m正在逐漸減少。似乎每一次眨眼的時候,外面的冰藍(色)黏液都會縮小幾毫米的體積。

    “你搶走了我的魂能!”

    鬼媽媽似乎也不管許多了,她拼盡全力凝結出最後一塊冰,在身前盤旋。

    這冰的溫度實在是太過于駭人,好像比以往每一次感覺到的都要更低。即便是盛鈺現在的這個距離,他都感覺到眉毛和眼睫上已經凝出一層薄薄的冰霜,四肢被凍的僵直。更別提距離更近的傅里鄴了,那肯定是直面承受著暴擊。

    怎麼會這樣?

    按理來說失去了魂能,鬼媽媽應該連冰都無法使用出來。現在不說冰不冰的問題,光從溫度上來感覺,這次攻擊的威力甚至都要比以往(強qiang)大無數倍,也要不穩定無數倍。

    風霜凝結在屋子里,盤旋成一個球狀體。

    體積大概如同籃球一般大,說它不穩定簡直都有點抬舉它了,這都不像是一塊冰,而是風暴與喧囂組合而成的冰暴。

    余光瞥了一眼鬼媽媽,這個女人已經滿眼赤紅,眼神里都是歇斯底里的瘋狂。

    盛鈺心一沉,反應很快沖傅里鄴喊︰“快跑,她要和我們同歸于盡!”

    接下來的事情他就有點不清楚了。因為眼前的一切都太過于混亂,有的時候眼楮都捕捉不到有效畫面,只能听耳朵里嘈雜的聲響。

    能看見有一個黑影反身摟了過來,將他整個人塞在懷中,護著頭。

    風暴與冰霜在這麼一個小的房間里醞釀,像是有無數細微的力量正迫不及待推著他,壓著他,迫使盛鈺被氣流帶的晃蕩。

    最先開始還晃的厲害,後來傅里鄴抽了根黑骨箭扎在原地,固定身形。盛鈺也就跟著被固定了下來,還被某人悄悄的捂住了耳朵。

    那些喧囂聲在一瞬間就遠離。

    玫瑰花也被這股力氣帶的向他們的方向滾動,盛鈺在夾縫中伸手,抓住了玫瑰花的根睫,只感覺手心像是被凍住了一般,一片麻木。

    耳朵上的手掀開一條縫隙,冷風瞬間鑽了進來,不過很快就有熱風噴到耳廓。

    ——別怕,我在。

    盛鈺緊緊揪住傅里鄴(胸xiong)膛的衣物,心里明白這句話是在安慰他,同時也是在回應他。

    這個人剛醒過來的時候,自己哭的淒慘,用抱怨的口氣來委屈巴巴。當時的他沒有回話,現在卻偷偷用這種方式來進行回應。

    想到這里,盛鈺咬牙,不再深想。

    地面在震,辦公桌整個挪移,摔在牆上,瞬間就碎裂成兩半。地毯上全是碎冰渣剮蹭出來的洞,打眼一看根本就沒有完好的地方。

    鬼媽媽也比他們好不了多少。自己造出來的攻擊,連她自己都沒有辦法去抵御。

    有無數寒冰刮花了她的臉頰,導致她面龐一片血(肉rou)模糊,偏偏她根本無法抬手去抵抗。全身上下好像只有(胸xiong)膛和臉還是(肉rou)身,正是因為如此,她只能躺在原地,被動接受凌遲般的痛苦。

    異常變故在一瞬間就(發fa)生。

    盛鈺的位置恰好對準門,他幾乎是眼睜睜的看到門被黑(色)煙狀物破除開來。

    門上原本附著有幾米厚的大冰塊,鬼媽媽魂能出走的那一刻,這些冰塊都以一個快到讓人無法反應的速度迅速融化。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導致黑煙進來的這麼輕松。

    它先是環繞住風暴中心,將其卷起朝窗外丟。大概也就兩三秒鐘的時間,窗外就傳來一聲巨大的音爆,听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炸掉了。

    盛鈺攥緊手心的紅玫瑰,心里看的很通透。

    這黑煙不是來救他們的,估計是擔心鬼王身份卡牌被風暴一齊卷走消失,才忽然(露)面搞了這麼一手。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之前替鬼神們隱藏怪物原型的應該也是這黑煙。

    很快眼前的一切就驗證了他的猜測。

    扔掉了風暴球後,黑煙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包裹住鬼媽媽,看上去想要將其救走。

    (操cao),剛剛那麼慘,怎麼可能讓她走。

    盛鈺一瞬間都有點上頭了,低眸看,傅里鄴身後(插cha)著不少用來固定的黑骨箭。他索(性xing)一個猛撲,將傅里鄴撲的後仰,這種時候他當然注意不到這些小細節,滿腦子的(殺sha)(殺sha)(殺sha)。

    就著這個勢頭拔下地上的黑骨箭。

    盛鈺以前拍過古裝戲,里面就有射箭的戲碼。除此之外,在他的出道作品《情書》里,他所扮演的是貴族小少爺,當時為了符合這個人物形象,他還跑去學了許多看上去花里胡哨貌似能裝逼的技能,其中就包括投射。雖然學的都不是很精通,但應付眼前的景象簡直不能再夠了。

    鬼媽媽與他的距離最多也就一米,抽出箭,拔出箭,扔出箭,正中眉心。

    一連串的動作幾乎是水到渠成,再細看時,鬼媽媽臉上的表情直接定格在對他的滔天恨意與恐懼之上。估計是臨死之前看見他甩出一支箭,她空洞的瞳孔里甚至還殘留著一抹淡淡的後悔。

    黑煙卷走了她,帶走的不過是一具尸體。

    報仇了,也舒服了。

    盛鈺眼神里的狠意逐漸隱了下去。

    斬草要除根,如果今天放走了鬼媽媽,絲毫不夸張的說,他可能晚上(睡Shui)覺都(睡Shui)不好。

    門口冒出了不少小人頭,一個個疊在門框上,正偷偷往里看。

    是一直等在門邊的鬼怪。

    他們的十指幾乎是鮮血淋灕,都是挖冰塊留下的傷痕。原本見到盛鈺還活著,鬼怪們正要歡欣鼓舞的跳進辦公室,誰知道這個動作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呢,再一看就瞧見了盛鈺此時的動作。

    所有鬼怪不約而同的停住腳步,為首的鬼怪猶豫了幾秒鐘,然後默默重新關上門。

    盛鈺︰“……”

    他這才發現自己的坐姿有點奇怪。

    正好坐在傅里鄴的大腿上,上半/身還前傾著,其實他是想往前夠黑骨箭。但是在外人看來肯定不是這個樣子呀,單單看這個動作,他就是撲到了傅里鄴,手臂還撐在這人腰邊兩側。

    如果他比傅里鄴高,那麼這個動作應該很威武,他在鬼怪中的形象絕對會拔高千百倍不止。

    然而他比傅里鄴矮……這就很尷尬了。

    輕咳兩聲,盛鈺正要說話,眼神忽然瞥到傅里鄴的臉,他驚說︰“你怎麼又臉紅了!”

    “我沒有。”

    傅里鄴死不承認。頓了頓,他又像極了心虛的撇開頭,耳廓都是一片通紅︰“你先起來。”

    盛鈺趕緊爬了起來。

    氣氛太過于尷尬,他只能下意識東扯西扯︰“剛剛我是要拿箭射(殺sha)鬼媽媽,你不要誤會啊。我確實射中了,不信你看地上的藍血……”

    說起這個,盛鈺忽然頓了頓,忽然想起自己忘記了一件事。

    他從懷中掏出一支紅玫瑰。

    剛剛經歷了那麼多晃蕩,這玫瑰跟雕塑一樣定型,壓根沒有一星半點的萎靡姿態。

    依然是三片半的花瓣被染成深紅(色),還有兩片半是玫紅(色),粗略看去,這朵玫瑰和之前並沒有什麼不一樣。但腳趾頭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沒有不一樣,不然鬼媽媽當時不至于崩潰,采取了類似于自/爆的方式攻擊他們。

    定楮細看,總算發覺異常。

    玫瑰的花/芯有一層薄薄的藍霧環繞。指尖觸踫上去的時候,可以感覺到其上的冰涼徹骨。

    “我記得之前查看過鬼媽媽的能力,有一個特(性xing)讓我至今都感覺迷惑,就是‘可融合’這三個字。你還沒有醒過來的時候,我和鬼媽媽在外面搶神明人頭、咳,不用管理由,反正有這麼一個事情。當時我就看見鬼媽媽用冰凍住了不少神明,之後融合了眾多神明的魂力,實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看她技能的時候上面有寫,這種提升是短暫的,听起來就像吃興奮/劑一樣。”

    說這些的時候,盛鈺其實也是在理清自己的思路︰“她還說過外人可以搶奪魂能。我猜測這個應該和我的掠奪技能無關,問題出在魂能本身。”

    嘗試的用玫瑰花在地上的藍血蹭了一下,玫瑰花沒有任何反應,這代表賜福玫瑰需要即時撒出來的熱血,這種‘過期血’對其不起作用。

    不管怎麼說,這次鬼媽媽都是血虧。

    他只是傷了,鬼媽媽魂能丟掉,(性xing)命也跟著一起丟掉,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是血虧。

    抬眼看向傅里鄴,這人一臉走神,明顯沒有听他剛剛講的話。

    盛鈺也沒在意,听不听無所謂,他講他的,講出來就行了。

    想著,他自顧自繼續道︰“副本里還有一個鬼怪口中的至高神。就是那縷黑煙,應該是替鬼怪和神明做原型隱藏的副本神明。這只神明要格外注意一點,他的技能也許是隱藏,或者是精神攻擊。跟個泥鰍一樣,不一定能打的到他。要是潛藏在暗處給我們來上一下,那才叫慘。”

    話音剛落,手中的卡牌忽然灼熱。

    抬起手,上面還有剛剛從桌上摔下來的時候蹭到的傷痕。卡牌灼熱,導致傷口也跟著發痛。

    這些都是可以忍的,盛鈺連吭都沒有吭一聲,全神貫注的听卡牌傳出的電子音。

    【賜福玫瑰(魂能)】

    【此武器可在受到攻擊時自動凝結出防護盾。一但敵人的攻擊打在防護盾上,之後它的血液就可以滋養賜福玫瑰。滋養到一個程度時,玫瑰將會幻化成一把劍器,以供舔血放招。】

    【融合了冰霜魂能,在原本效用的基礎上,凝結出的防護盾包含冰霜。敵人的攻擊打在防護盾上,冰霜會自動順著攻擊回溯,反擊敵人。此魂能勢微,目前階段無法凍結敵人,只能通過敵人的傷口滲透進骨(肉rou),吸食血液滋養玫瑰。】

    “是個反傷武器。”

    傅里鄴終于回神,道︰“運氣不錯,下次有人打你,這盾會自動幫你打回去。”

    盛鈺抿唇︰“這傷換魂能,值了。”

    確實是值了,這個武器對他目前的階段來說,比貪得無厭技能還要好用。至少能讓他在面對普通攻擊的時候能夠保命,甚至反擊。不至于向以前一樣全靠智商,或者說全靠頭鐵來取勝。

    提起傷,傅里鄴沉默了一下,說︰“我醒晚了。要是能醒早一點……”

    盛鈺原本他還以為傅里鄴要說‘要是能醒早一點,你不至于傷的這麼重’,這種類似的話。結果抬眼就看見對方眼神微微苦澀,說︰“要是能醒早一點,我也不至于會這麼心疼你。”

    “……”

    盛鈺心頭一跳,面不改(色)回道︰“別瞎想,都是匕首的錯覺。”

    傅里鄴沒說話了。

    他伸手扶住盛鈺,看了一眼窗外︰“外面全是迷霧,早上有人出去探路,繞了幾個圈又繞了回來。看天(色),現在應該是下午。”

    一通話說的毫無邏輯,前言不搭後語,盛鈺不明白他想要表達什麼,但他又不是傻子。

    一個人在語序混亂的時候,頭腦和心基本上也是亂的。可以想象傅里鄴平靜外表下已經亂成麻花藤般的理智。

    有些東西看破不說破就好,盛鈺眨了眨眼,轉移話題說︰“先別管什麼下午不下午,你那技能到底是什麼情況。我都不知道說你歐好還是說你非,一顆水晶就開出了技能,然後就開始(睡Shui)大覺,長時間昏迷不醒。”

    (殺sha)死鬼媽媽以及奪取魂能之後,盛鈺感覺自己又充滿了力量。

    當然,這貌似只是錯覺,具體的表現在于他剛剛站起身,就面(色)蒼白的低頭悶哼一聲,緩了起碼有一兩分鐘才緩過來。

    太痛了。

    過去從威亞上摔下來,被黑粉追車導致車禍,當時都是翻個白眼就昏過去,再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根本沒有什麼劇烈的,長時間的疼痛,現在的感覺明顯不一樣。

    就好像全身骨頭被打斷,又重新組接在一起。骨頭縫里都蔓延著讓人難以言喻的痛楚,這種疼痛還牽連著太陽穴一跳一跳,半個腦殼都抽搐般的在痛,眼楮也有點看不清。

    勉(強qiang)在攙扶下走到門前,一打開門就瞧見胖子等人火速往這邊跑。

    鬼怪們跟面壁思過一樣貼在兩邊牆上,看上去搞得和夾道歡迎似的……

    也許他們是應該要夾道歡迎,現在除了嫉妒和憤怒,其余五個鬼王都已經聚齊在這里。

    傅里鄴沒有看鬼怪,更沒有看胖子等人,他的視線一直凝在地面上,仿佛都把光禿禿的地面看出一朵花來。

    趕在胖子過來之前,他輕聲說︰“我的技能和那支匕首(發fa)生了沖突,現在已經化解沖突。”

    化解沖突——這兩個東西總不能內部自我消化,一定是一方(強qiang)過另外一方,導致弱勢的那一個被壓制。對于傅里鄴來說,自然是匕首被壓制才是最好的,要是技能被壓制,電子音說的清清楚楚,他會受到反噬的。

    雖然(身shen)體上痛的連話都不想多說,但盛鈺還是勉(強qiang)擠出幾個字︰“匕首和技能,哪個勝了。”

    “你勝了。”傅里鄴扭頭看向他。

    盛鈺還以為自己听錯了,偏頭也看了回去,“什麼意思?”

    “沒什麼可比(性xing)。”

    傅里鄴肯定重復︰“在我這里,你永遠都會大獲全勝。”

    “……”

    沉默間,胖子他們已經跑了過來。

    當時搶走黑水晶,混亂中這幾個人應該是一起逃跑的,不然現在人員也不會齊。

    粗略一看,廖以玫是全場最完好的人,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掛了點傷。

    胖子的手臂裂開了一道大口子,上面鮮血淋灕,用布粗糙的包裹一圈。常暮兒眼角高高腫起一塊,青紫難看,眼圈也是紅的。

    左子橙和鄔桃桃比他們狀況要好一些,從表面上看沒有什麼明顯的大傷口,只是呼吸有些急促,步伐也有些沉重。像是大戰將歇後的懈怠,兩人眉宇間纏繞的皆是疲憊不堪。

    最先開口的是左子橙,他道︰“剛剛跑散後我們一直都在躲避神明追(殺sha),後來有鬼怪告訴我們你在這邊收人頭,讓我們過來。看來我們來晚了,你這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我現在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听哪個?”

    “好消息。”盛鈺毫不猶豫說。

    左子橙笑了一下,道︰“這個還得感謝你。當時你不是蹬翻了裝有黑水晶的箱子嘛,副本好多玩家,包括我們幾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人開出了技能和武器。剛剛來的時候我還听人吐槽現在的綜藝節目就愛瞎剪輯,那人還講自己出副本以後一定要在網上給你說話……”

    盛鈺打斷他︰“壞消息是什麼。”

    左子橙面上的興奮感迅速淡了下去,撓頭,臉上有些無奈︰“壞消息還是從護工嘴巴里听說的,準確度應該有保證。他們講不止縫紉課有安妮的參與,未來幾天課程都會有她。你這次把她得罪狠了,明天的課她估計會專門刁難你。”

    盛鈺︰“……”

    胖子就忍不住推了左子橙一把︰“你還有沒有一點同理心。沒看見我盛哥傷成這個樣子嘛,淨挑些糟心事來講。事情沒你說的那麼糟糕,好多人都記著黑水晶的恩情,自發來保護盛哥。這話你怎麼不知道說,你是不是故意惹人生氣。”

    “我沒有啊。”

    左子橙冤叫了聲,又看向盛鈺。也許剛剛他沒有細看,現在認真一看,臉上的嬉笑終于褪去,轉變成嚴肅︰“怎麼會傷成這個樣子,鬼怪還說你收割人頭,他們是不是看你長得好看在瞎吹。我看你這傷,沒幾個月可好不全。”

    ……傷的很重嗎?

    還好吧,又沒缺胳膊斷腿。

    盛鈺正想回應,張嘴就感覺喉嚨里癢癢的。

    他下意識的彎下腰,連續咳嗽了好幾聲。到最後甚至(脫tuo)離了傅里鄴的攙扶,單膝跪地捂著嘴咳嗽不止,松開手,指縫都是血紅(色)。

    好家伙,竟然直接咳血了。

    貼牆的鬼怪們猛的發出悲鳴聲,其中好幾個都沖了上來,在兩三米開外的地方不停徘徊。

    胖子等人面(色)一變,也圍了上來。

    好像在一瞬間,他就變成了一個吸引源,吸引著再場所有生物不自覺上前。

    眼前變得一片模糊,只感覺身旁的人緊緊的將他抱在懷中,那是獨屬于傅里鄴的溫度。

    ——在我這里,你永遠會大獲全勝。

    他確實大獲全勝,傅里鄴卻滿盤皆輸,輸了還甘之如飴,像個傻子。

    這是盛鈺昏迷之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