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9章 洋房孤兒怨(十五)

第49章 洋房孤兒怨(十五)



    眼前一片混亂, (殺sha)到後來,盛鈺都快要(殺sha)紅了眼,根本分不清敵我。【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有神明倉皇的逃竄, 被箭支(插cha)在原地,鮮血噴涌到防護罩上。玫瑰的花瓣總共有六瓣, 那些鮮血噴上來, 只堪堪讓其中一瓣底端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深紅(色),其余花瓣還是玫紅。

    鬼怪比神明要忠誠許多, 面對鬼媽媽的冰塊攻擊, 那些神明第一個反應都是回身逃竄,恨不得離得越遠越好。反觀鬼怪,見自己的王有需求, 他們都奮不顧身的沖上前來, 以(身shen)體攔住神明,還有把神明按到盛鈺面前讓他捅的。

    如果僅僅是這樣, 盛鈺還不至于覺得他們忠誠。

    (殺sha)到後來,還有鬼怪主動攻擊盛鈺的防護罩, 然後自裁在他的面前。

    鮮血被防護罩攔下,那層薄薄的光膜已經變成了一種看上去很淺的桃紅(色), 鼻尖能嗅到的只有殘酷的血腥味。

    盛鈺也說不清現在是什麼感覺。

    總覺得21層樓越闖到後, 他自己的認知就逐漸開始模糊。那些現實世界的光影都在遠離,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喧囂與鬼王的榮耀。

    也許到之後某一天, 他會徹底忘記人類的身份,自我代入為鬼王。等副本結束回到現實世界,面對正常的生活, 他可能還會覺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什麼東西, 拋棄了什麼東西。

    這些都是現在來不及考慮的事情, 反正到此為止,盛鈺還是牢記自己是一個人類的。

    看見鬼怪們前來送死,他心有不忍,抗拒喊道︰“不要來送人頭,攔住神明就可以了!”

    鬼怪們很听話,終于制止了無端狂熱。

    然而就算有鬼怪們的幫助,盛鈺還是天然就比鬼媽媽少一層優勢。

    他是近戰攻擊手,只有身至神明身邊(殺sha)死神明,血液才會濺到防護罩上。一來一回多多少少也會耽擱一些時間,這就導致戰斗進行了有那麼一會兒,六瓣花瓣也只染紅了三瓣。

    鬼媽媽卻沒有這個限制。

    那些冰霜與冰塊一靠近神明,就會將神明給凍成冰渣子,吸取魂力。

    這個過程是在逐漸積累的,越到後來,盛鈺體能消耗的越嚴重,賜福玫瑰卻遲遲無法滋養成劍。反觀鬼媽媽,這應該不會是錯覺,盛鈺明顯感覺到她扔出來的冰塊越來越大,威力也越來越(強qiang)。

    更為直觀的感覺就是周遭的溫度,原本只是離得近的時候能感覺到夏日冰寒刺骨,但是現在距離足足有十米之多,那股冷風就已經剮蹭到盛鈺的臉上,臉頰都被凍的生疼。

    即便是短暫(性xing)提升實力的能力,也比他現在的狀態要好太多。也許鬼媽媽之後會受到能力的反噬,但是至少現在,她變得無比(強qiang)大。

    一股無能為力的感覺油然而生。

    走廊里已經倒下了太多的神明,留下的人頭越來越少,其中更多的還是鬼怪。入眼所及血流成河,血腥味沿著鼻腔直逼大腦,沖的人頭腦發昏,反應都比平常慢了一拍。

    也許是感覺自己能力到了一個階段,鬼媽媽終于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她(脫tuo)掉腳下的高跟鞋,原地揉了揉腳腕,先是偏頭沖身後的鬼怪們冷笑一聲︰“別急,解決了貪婪王,待會就會輪到你們。”

    接著,鬼媽媽轉頭看向盛鈺,“我現在攔在鬼怪和你的中間,就算鬼怪能自/(殺sha)護你,那些血也濺不到你的玫瑰武器。我也沒想到事情會做到這個地步,貪婪王,你比傳說中要更加難纏。”

    盛鈺拔出黑箭,將其重新別在褲腰帶上。

    (殺sha)了這麼長時間,這個女人穿個高跟鞋,行動總會有些不便利,再加上鬼怪們的幫忙,論搶到人頭的數量,他其實不輸給鬼媽媽。

    但是這又怎麼樣呢?

    賜福玫瑰只染紅了三瓣,第四瓣還差一半。但凡只缺半瓣,盛鈺就可以對自己下狠手,試試看能不能用自己的血來滋養玫瑰。

    但是這缺的可不是一點點,沒必要那樣做。

    他嘆了一聲氣,心道傅里鄴這一覺(睡Shui)得真好,(睡Shui)醒了,套牢他的枷鎖也隨之消失。

    那個時候,他應該會感覺開心吧?

    沒有了惡詛守護匕首的迷惑,終于可以正常的思考。也許那個時候傅里鄴就會發現,對于自己的死,他竟然一點也不感覺傷心。

    緊接著就會想︰原來我不是真的喜歡他。

    想到這里,盛鈺覺得還好,畢竟他對傅里鄴也沒有投入過多的情感。更讓他感覺難過的是粉絲、經紀人,還有弟弟盛冬離。

    有太多沒有完成的事情,有太多還沒有見到的人,有太多希望與期盼壓在自己的肩膀上,也有太多的路只走到了一半。

    但似乎……一切只能到此為止。

    鋪天蓋地的冰霜覆蓋上來,一層又一層的沖擊到面前的防護罩上。

    這股沖擊力將盛鈺帶的騰空飛起,直接摔回了辦公室,腰部撞到辦公桌,那支褲帶上的黑箭還給他杠了一下,半個身子直接麻掉了。

    盛鈺艱難的翻身,手臂一下子撐空,從桌上摔了下去。

    鼻尖熱熱的,危機時刻他還在想,自己是不是哭了,不然鼻涕怎麼下來了。拿手一抹,他才發現自己沒哭,熱熱的**m是鼻血。

    這一戰傷筋動骨,盛鈺從小活到大,從威亞上摔下來過,也被黑粉追車導致追尾車禍。大大小小的傷受過不少,但這還是他第一次流鼻血。

    就好像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從來沒有(發fa)生過的事情竟然(發fa)生了。

    他抹掉鼻血,心想︰我要死的好看一點。

    鬼媽媽赤著腳,從辦公室門口走了進來。

    啪——

    門合上,無數鬼怪在屋外嘶吼出聲,聲音悲愴而有力度。

    門上覆蓋了足足兩米的冰,鬼怪們絕望的沖上前來,踢開那些走廊里已經被打出原型的神明尸體。十根手指頭無助的挖著冰塊,指尖被冰的寒意凍的裂開出血,他們卻好像一點兒也感覺不到,依舊不死心的在原地挖冰塊。

    不少鬼怪都崩潰了。

    以人的形態,和他們的王一樣的形態,哭的傷心欲絕︰“王,您快出來,快出來啊!!!”

    這些盛鈺當然不知道。

    他勉(強qiang)用手臂撐了一下自己,兩只手臂酸軟無力,胳膊痛的好像有鐵鑽在鑽。

    真的好慘,愛他的人看見了會哭的。

    他心里想著這些,只覺得眼眶微濕。忍了又忍,好歹是把眼淚給憋了回去。

    “(殺sha)了那麼多同類,至少沒有白(殺sha)。”鬼媽媽看了他一眼,折身坐到了(床chuang)上,冷笑著說︰“看上去你的防護罩馬上就會碎掉。”

    盛鈺張嘴,想要發出聲音。

    喉嚨里像是堵了一團棉花,現在就連發聲對他來說都太過于困難。這一點讓他意識到,自己好像真的已經到了極限。

    他輕輕抬眸,說︰“不用你提醒。”

    話音剛落,眼前的防護罩就碎了滿地,化成空氣中微弱的小閃光,逐漸泯滅消失。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支撐的手臂終于無力,他整個人向前一摔,下巴磕到了地毯上。

    那支玫瑰花也摔了出去,就在鬼媽媽和他的中間,但盛鈺已經沒有余力去撿了。

    抹了抹人中,至少這次沒有流鼻血。

    鬼媽媽伸出手,一個小小的冰藍(色)晶體在她的手心盤旋,那個東西應該就是魂能。

    欣賞了幾秒鐘盛鈺狼狽的姿態,她詠嘆般開口說︰“早就听說這一任鬼王陣營長得都好看,但我沒想到會這麼好看。我都有點舍不得(殺sha)你了,還真有點想豢/養你,生出的孩子肯定和你一樣好看。”

    盛鈺從鼻腔里哼出一聲冷笑,艱難的從牙縫里吐字︰“我喜歡男人,你記得先變個(性xing)。不過變(性xing)也沒用,我看見你那張臉,打從心底犯惡心。”

    鬼媽媽︰“……”

    她站起身,冰藍(色)的晶體在她的指尖環繞,仔細看了盛鈺幾秒鐘,她說︰“最後再問你一遍,我孩子的魂能到了誰的手上。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是乖乖說出實情,然後把身份卡牌給我。看你臉的份上,來當我的狗,至少能保你在21層樓(性xing)命無虞。第二個選擇,死咬著不開口……你真以為我不會(殺sha)你?別忘了神明可以自由穿梭副本,大不了我去一樓的那個副本,逼問副本的鬼怪。”

    盛鈺緩緩閉上眼,臉(色)慘白。

    因為外貌的原因,他曾經受過無數優待。但無論哪一次都沒有像現在一樣感覺屈辱。

    因為臉,當狗,活命。

    傳出去要被人笑死,那他的演繹生涯也不用繼續了,丑聞就能把他給活生生壓死。

    這個選擇其實並不難做。

    他可以苟,但不能苟的毫無原則。如果連演繹生涯都斷送掉,那活著好像也沒什麼意思。

    ——那你(殺sha)了我吧。

    六個字重如千斤,心一狠也就能說出來。

    想著,盛鈺重新睜開眼。

    正要開口說出那句話,他的眼神忽然微微定住,不著痕跡的看向鬼媽媽的腳底。

    她現在坐在床鋪上,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手心里的冰藍(色)晶體,根本沒注意腳下的異動。

    隔著鬼媽媽兩只腿,盛鈺看見了一雙冷冽的眼楮,以及宛如凝上一層冰般的面龐。

    也不知道傅里鄴醒了多久,又听到了他們多少對話。反正從表情上來看,豢/養生孩子那一段他肯定是听到了,不然表情不會那麼恐怖。

    盛鈺心中大定,忍了那麼久的眼淚終于再也忍不住,幾乎是要奪眶而出。

    有救了,他心里瀕臨崩潰。

    曾經近距離遠距離的看過無數次,但唯獨這一次,他是真感覺到傅里鄴的帥。

    帥是其次,重點是讓人特別有安全感。

    “你笑什麼?”

    鬼媽媽奇怪的看了一眼盛鈺,(誘you)惑一般說︰“講出鬼火魂能去向,給我你的身份卡牌,當我的寵物情人。我們可以生一個很好看的寶寶,這些對你來說難道不美好嗎?”

    床下人的表情更嚇人了。

    盛鈺頓了一下,伸手捂著臉,先是悶笑,眼淚直接從手指縫里滲透了出來。

    緊接著就是放聲大笑︰“你說要給我生孩子?想要給我生孩子的人太多了,排隊都能從第一層樓排到第二十一層樓。你要不先過其他人的關?”

    “其他人?”

    鬼媽媽愣神,緊接著就感覺到腳腕上附著有一絲冷意,冷意瞬間就蔓延開來。

    低頭一看,一只手抓住她的腳腕,指尖所觸及到的地方全部都變成了銀(色)的鋼鐵狀。更讓人驚恐的是,那鋼鐵形態正逐漸向上蔓延,從腳踝蔓延到膝蓋,一直到大腿根部。

    她神(色)大駭,直接用冰化成到,眨眼間削掉了自己的一條腿。身子向旁邊一歪,她踉蹌的摔倒在地,就連魂能晶體也咕嚕嚕的滾了出去。

    “搶身份卡牌?寵物情人?生孩子?”

    在鬼媽媽痛苦的尖叫聲中,傅里鄴矮著身子鑽出,站直(身shen)體,冷眼看向她。眉尾挑起,眼神里煞意滿滿,冷到讓人畏懼,渾身發寒。

    他開口說︰“來,給我看看你想怎麼生。”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