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8章 洋房孤兒怨(十四)

第48章 洋房孤兒怨(十四)



    如果沒有理解錯誤的話, 新技能賜福玫瑰應該是個可攻擊可守護的武器。【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根據書面意義來看,受到攻擊的時候,玫瑰會自動生出一層防護罩, 這點在鬼媽媽攻擊盛鈺的時候就得以驗證。而防護罩是可以吸血的,用這份血液來滋養玫瑰, 當滋養完畢, 玫瑰就可以轉守為攻,變成劍來進行攻擊。

    只有在敵人攻擊防護罩以後, 他們的血液對玫瑰才有效用, 不然即使噴到防護罩上也是無濟于事。這也是盛鈺剛剛主動打高年級的原因,打了高年級以後,這些高年級才可以反擊, 這是前不久剛發現的副本規則。

    高年級反擊到防護罩上, 緊接著盛鈺就可以想辦法將這些人打出血,來滋養賜福玫瑰。至于怎麼讓這些人出血, 這都是高年級學生打到防護罩以後的後話,他暫時也沒想好。

    不過這里面有兩個誤區。

    一是防護罩的持久(性xing)。是否在遭遇所有攻擊時, 防護罩都能□□住呢?

    盛鈺認為不可能,如果真有這麼牛逼的防御(性xing)武器, 那他之前就不叫非, 那叫所有的非都是在為拿到神級武器的歐做鋪墊。

    二是這里的血液到底指的是什麼, 敵人的血液, 隊友的血液是不是毫無區別。只要有人攻擊他,那麼這些人的血就是有效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盛鈺也可以自己攻擊自己, 然後用自己的血來滋養玫瑰。

    這就衍生出兩條道路, 一條是求打成王路, 到處苟著,求著、或者(強qiang)迫人家打自己,之後絕地逢生,踩著敵人的鮮血成長。另外一條是自/殘成神路,利用自己的血來滋養玫瑰,這樣听起來很危險,但也為是省事的一種辦法。

    以上兩個誤區都是他發散思維,根據電子音話語沒有提到的事情來想的。具體的還要等進一步驗證,一切都尚在(摸Mo)索之中。

    眼前的危機,正是驗證武器的絕佳機會。

    他能想到這些,鬼媽媽又不是傻子,一看盛鈺的做法,她立即就猜到盛鈺想要(干gan)什麼。

    “你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貪婪王。”

    鬼媽媽陰測測的笑了兩聲,說︰“高年級學生都是銅領域神明,而我是銀領域下來的。就算是本能壓制,他們也應該要听我的話。我不讓他們攻擊,他們就不會攻擊你,想踩著我們的血上位,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

    說著,有更多的冰打在防護罩上。

    說是遮天蔽日也不為過,反正盛鈺的視線都被這些冰給蓋住了,根本看不見其他。所有的冰打在防護罩上,都只是激起了一層淺淺淡淡的漣漪,一點兒也沒傷害到防護罩。

    是賜福玫瑰的保護效果太(強qiang)了嗎?

    不,盛鈺頭腦還是很清醒的。

    眼前的冰霜比上次副本見到的小了太多,估計上次副本那一箭把鬼媽媽打狠了,她的傷到現在還沒有完全養好,連防護罩都破不掉。

    見狀,盛鈺也就不再看鬼媽媽。

    他直接轉身,迎面對上無數高年級。

    “來打我啊。”

    盛鈺音(色)沉下去,眼角微微彎著,看上去像極了(誘you)惑神明墮落的魔鬼。

    高年級神明們面面相覷,最後紛紛舉起手,五指蜷曲成爪狀。

    也許他們本身是有武器的,只不過被幻化(成cheng)人形的時候,這些武器也跟著幻化掉了,這就導致這群人看上去像是赤手空拳在搏斗,然而打出來的攻擊,卻總是能帶上一種類似于冷兵器揮舞之間的刀風。

    就要神明們舉棋不定之時,身後傳來鬼媽媽的一聲尖利咆哮︰“不要打他!”

    高年級神明們變得更加茫然了。

    眼前的情況在任何人眼中看來都實屬詭異,明明是敵人的貪婪王好似迫不及待一心求死。不僅主動攻擊他們,甚至還要求讓他們打回去。

    而某一方面算是神明領導的鬼媽媽卻(強qiang)硬的制止他們,不管是出于什麼目的,這看起來都不像是對待敵人的態度。

    完全反了,這兩人的態度完全顛倒。

    銅領域對銀領域具有本能服從(性xing),雖然心中依舊一片茫然,但他們還是逐漸放下了手。連原本要搶洋娃娃的那個高年級都松手,作勢要後退,離開這片走廊。

    洋娃娃順著盛鈺的手臂,重新爬回他的肩膀上,哭唧唧的待在原位置眨眼楮。

    鬼媽媽松了一口氣,這口氣還沒有完全松下來,就被僵硬與凝滯代替。

    門後忽然出現一層黑煙,這種黑煙很細,不是霧狀,而是一種更為凝實的固體狀。

    它們在上半空之間環繞翻騰,最後依次下落,飄蕩到高年級的面前,看高年級學生的表情,這些黑煙似乎在傳遞著什麼信息。

    也許是由于(身shen)體構造的不同,黑煙傳遞出的是一種盛鈺听不見,也不會懂的頻率。

    神明們听見了,鬼媽媽也能听見,就連落在走廊最後方的鬼怪也能听見。

    他們剛剛一直想擠到門前面來,無奈神明一致擠在門前,一個個牢牢杵在原地,他們根本寸步無法接近。本來還自責幫不上己方的王,一看見黑煙,立即有鬼怪激動的向盛鈺傳遞消息︰“是副本的至高神,拋去領域壓制,他才是這個副本地位最高的神明,他在要求神明攻擊您!”

    盛鈺一愣,也沒說話。

    明明說的是攻擊他,身後的鬼媽媽表現的比盛鈺更加激動,沖著那些黑煙大喊︰

    “不可以!我們明明說好了,副本玩家的事情听你,如果遇見了鬼王,有關鬼王的事情全部都得听我。你怎麼可以臨陣出爾反爾!!”

    代替黑煙回答的是眼前的高年級神明。

    他們就像是一瞬間被什麼東西魔怔住了,口中紛紛念著︰“把你的身份給我……把你的身份給我……”

    說著,他們就舉起手,無形的刀風切割在防護罩上。同鬼媽媽扔出來的冰一樣,這些攻擊就像是撓癢癢一般,無論重疊了多少道刀風,都只是在防護罩上留下一層淺淡的漣漪。

    初步估算,賜福玫瑰應該不是消耗品防護罩,而是臨界值防護罩。

    前者根據攻擊次數的多少來消耗防護罩,一但積累到一個程度,防護罩就會不堪重負碎裂掉,這也是何平與鄔桃桃手上防護罩的效用。

    而後者,則是根據單次攻擊的臨界值來算。無論受到多少次攻擊,只要同一時刻施加威力不超過防護罩的臨界值,那麼防護罩就會巍然不動,就像現在一樣。

    當然了,以上都僅僅是盛鈺的猜測,並不一定就是絕對正確的。反正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只有這種猜測看上去還像那麼一回事。

    走神了十幾秒鐘,盛鈺迅速回神。

    神明們的攻擊實在是太過于散亂,看上去無組織無紀律,你先打一下,我再打一下。打來打去全都是打了一個寂寞,他根本毫發無損。

    見到這種狀況,盛鈺索(性xing)也不著急了。

    除非面前這些神明跟拔河一樣喊著口號攻擊他,像是‘一二三打,一二三打’,要不然都不會超過防護罩臨界值,傷不了他。

    但他就不一樣了。

    這種時候就要感謝傅里鄴,雖然這人還在床底下(睡Shui)大覺,但盛鈺還是意思(性xing)的在心里感謝了一下傅里鄴的未雨綢繆。

    那只黑(色)的箭盛鈺一直揣在身上,開始還是拿在手上,後來嫌棄其礙事,他就把黑箭牢牢的綁在褲腰帶上,跑了一路打了一路,黑箭晃晃悠悠的甩了一路,現在還在褲腰帶上綁著。

    盛鈺翻手解開活結,拿穩那只箭。

    這一擊若是中了,這些高年級的血液多多少少也能滋養賜福玫瑰。質不行,那就靠量取勝,血液積累的多,他就不信玫瑰無法變成劍。

    想這些的時候盛鈺手上的動作也一點兒沒停,他舉起箭支,對準面前高年級學生的脖子,就要用力刺下。

    異常變故就在這一刻(發fa)生。

    眼見著那箭支頭的冷光就要靠近神明的脖子,身側忽然閃過一絲寒芒。

    寒芒附著有冷氣,只是在身側掠過去,都激起耳後根滿滿一層雞皮疙瘩。就像是慢動作回放一般,盛鈺的視角里只能看見高年級神明驚愕的視線,緊接著神明連人帶著同伴就往後狂飛好幾米,翻騰的摔倒在地。

    門框邊倒了一大片人,原本擁擠的環境在一瞬間就變得空曠清新。

    環境變好,盛鈺的心卻一點點沉下去。

    仔細一看,剛剛的那道寒芒正是鬼媽媽扔出來的冰塊,她似乎也發了狠,用盡全力一擊,將神明全部都擊散開來。

    這個時候追上去也沒有用,鬼媽媽攻擊一次,他追上去就會攻擊第二次。根本(摸Mo)不到神明的邊,再追上去也只是在浪費時間。

    盛鈺頓了一下,下意識的回頭看,只見鬼媽媽冷笑著說︰“你肯定看了我的能力,知道我的能力附著有冰霜魂能。我孩子的鬼火也是一種魂能,那你知道為什麼我、不,應該說所有神明鬼怪都迫切需求,想要爭奪這個魂能嗎?”

    “……”

    就像她說的那樣,盛鈺剛剛確實看了鬼媽媽的技能——凝結冰霜(魂能)。

    印象里不止有這幾個字,除開能力的介紹,下面還多出一句不曾見過的小字︰特(性xing)可融合魂力,短暫成長。

    魂能,魂力。

    這些都是未曾听說過的東西,不過聯系以前在現實世界玩的升級游戲,盛鈺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他說︰“魂能可以融合魂力,短暫成長……魂力從哪里來?”

    “你以為只有你可以通過鮮血讓自己的技能成長?”鬼媽媽沒有正面回答,反而(露)出詭異的笑容,道︰“我也可以,只不過我需要的是同類的命。”

    她身前凝結出更多的冰塊,這些冰塊比之前看到的塊頭更大,降溫效果也要更(強qiang)。

    聯系一下剛剛攻擊神明的手段,盛鈺很聰明,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魂力來源于神明!”

    他猛的回頭,看向身後的高年級神明。同一時間,鬼媽媽的視線也漂移到神明的身上。

    鬼怪們距離太遠,近處摔了一地的神明,現在一個個躺在地上,恐懼的看著這兩個人。

    現在的狀況就是,鬼媽媽無法打破防護罩,也無法傷害到盛鈺。而盛鈺迫于冰霜壓力,也根本無法近鬼媽媽的身,那些冰塊的低溫就可以凍到他手腳發麻,再離近些,他估計動都動不了。

    他們兩人都是雷打不動的‘不變量’,那麼唯一的變量,就產生于高年級神明之間。

    誰(殺sha)的多,誰就可以更快的成長。

    想到這里,盛鈺一句廢話也不多說,身形一動。與此同時,鬼媽媽也開始行動。

    在神明的視角里,兩道黑影快如閃電,仔細看,能看見這兩人眼眸中閃爍的嗜血光芒。此時此刻他們就好像淪為超市大減價的商品,被兩個來買菜的人盯上,勢必要奪取他們的(性xing)命。

    神明們下意識匍匐在地,瘋狂的往後爬。

    混亂中,不知道是盛鈺還是鬼媽媽大喊了一句,這聲音將他們拉下更為殘酷崩潰的深淵。

    “那就來比比誰搶到的人頭多!”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