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7章 洋房孤兒怨(十三)

第47章 洋房孤兒怨(十三)



    距離最多也就半米吧。【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感覺鬼媽媽呼吸的冷風都能撲在面頰上, 盛鈺眨了眨眼,發現自己忽然冷靜下來。

    現在他有兩個選擇可以選。

    一就是現在直接掠奪,然後和鬼媽媽混戰在一起。這樣勢必會傷到還在床底的傅里鄴。

    二則是爬出去, 先引開鬼媽媽再說。

    床底下很深, 要是直接爬出去, 只要鬼媽媽不是長了一只狗鼻子,憑空聞到傅里鄴的氣息。那就不用擔心傅里鄴的安危,鬼媽媽很有可能都沒看見床底下還有一個大活人。

    沒有思考太久, 盛鈺在一瞬間就做出了抉擇。

    他佝僂身子, 一腳踹向鬼媽媽。

    後者面(色)一狠,轉過身子避讓開來,就地站起身,陰測測的停在原地。

    盛鈺就勢爬了出去。

    一神一鬼王對視幾秒鐘,最後是鬼媽媽先忍不住開口。她眼楮血絲密布, 秀美的容顏都因為仇恨而扭曲在一起︰“我現在不想(殺sha)你。”

    盛鈺點頭,這種套路他太了解了。

    “你是想先折磨我,再(殺sha)我?”

    說著,他講兩只手背到身後,心中不斷默念著‘拜托了拜托了’。最後一次黑水晶機會,要是還是什麼東西都開不出來,那他以後拿到黑水晶都存著, 用在爬樓都比用在卡牌劃算。

    這也太非了, 非到沒有資格用在卡牌。

    心酸的將黑水晶懟到右手卡牌處,卡牌立即溫熱,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盛鈺覺得這一次的溫熱程度, 好像比之前幾次都來的(強qiang)。

    只不過卡牌還是沒有什麼異動。

    難道又沒有開出技能或者武器……

    想著, 他更心酸了︰“你打算怎麼折磨我?”

    鬼媽媽忽然仰著頭大笑好幾聲,笑的眼角都擠出了眼淚,緩過神之後,她平視著盛鈺︰“我在你身上聞到了我孩子的血液。還有副本里那個死胖子身上也有,你們是怎麼(殺sha)死我的孩子。”

    盡管情況看起來不太允許,但盛鈺還是心里不停的吐槽︰問問問,人都死了還問,難不成是想了解自己孩子(死si)亡的細節麼。

    面前出現一行小字。

    【凝結冰霜(魂能)】

    【觸血即凝。只要接觸到血液,冰霜就會順著血液蔓延進傷口,將敵方凍成冰雕。內部降解,冰雕打碎,尸體也不復存在。】

    【特(性xing)可融合魂力,短暫成長。】

    【是否選擇掠奪神明能力?】

    【是/否】

    這次和以往好像都有點不同。

    以前掠奪玩家技能或者神鬼能力,從來沒有看見能力後面還加個特效的備注的。‘魂能’和‘魂力’同樣也觸及到知識盲區,也許這是金銀銅不同領域的差別吧。

    是——盛鈺在心里默念。

    【掠奪失敗。】

    “…………”

    內心的平靜感被打破,盛鈺面上不見任何慌張,睜著眼楮和鬼媽媽瞎扯︰“我當時就是一個在場見證人,真沒傷害你孩子。”

    鬼媽媽不中套,冷笑一聲︰“你身上的血味比那個胖子濃郁很多。怎麼,在旁邊看著他們爭斗,最後跑過去給出致命一擊?”

    盛鈺沉默。

    現在的情況真的很糟糕,身後是陷入昏迷狀態無法自我保護的人。但他連自己都沒辦法保護,更別提去兼顧傅里鄴的安危。

    能做的也只有引開鬼媽媽。

    他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朝門的方向走,見鬼媽媽沒有阻攔,盛鈺深吸一口氣,繼續面不改(色)的瞎扯︰“他當時和胖子打的很血腥,我能做什麼啊,我什麼都不會。就在原地躲鬼火,可能離得近吧,被他的血液濺了一身。至于血味濃郁……相信我,多洗幾次澡,說不定就沒這個血味了。”

    這話扯出來他自己都不信。

    就權當是在拖延時間,等到了門邊,鬼媽媽終于開口,表情有些急︰“你說的鬼火,那個魂能最後到了誰的身上,是不是那個胖子?”

    一听這話,盛鈺瞬間就悟了。

    鬼媽媽不(殺sha)他不是想要折磨他,而是有急于想知道的事情,只能通過他來求證。

    既然這樣,那就更不能正面回答。

    再說他也不知道鬼媽媽的話是什麼意思,只能憑意念瞎編︰“當時在場還有許多人,我看他們打的太混亂,一直縮在小角落里躲著。印象里鬼火好像是蹦到了一個人身上,眨眼間就被吸收,然後你的小孩就……咳,走的很安詳。”

    一邊說著,盛鈺還演上了,滿臉回憶起血腥場面的同情,或許還有點後怕。

    鬼媽媽似乎信了,先是咬牙切齒說‘一定要將魂能搶回來’,隨後緩和表情,看似友好的說︰“只要你告訴我那個人長什麼樣子,我就不(殺sha)你。”

    放屁。盛鈺在心里翻了一個白眼。

    表面上他先是一愣,然後佯裝喜出望外說︰“太好了,我相信你,那我直接和你說吧。”

    像是思考了一會,盛鈺繼續開口︰“那個人是個男的,頭發很短,看上去三十歲左右。我看見的是背影,也許三十吧,也或許四五十。當然也有可能他長得急,真實年齡就二十來歲。短頭發也不一定是男的,也可能是剃光頭的女人……”

    鬼媽媽皺眉︰“有沒有其他特征。比如身份卡牌,或者說副本結束爬到了哪一個樓層。”

    手心卡牌越來越燙,盛鈺將手指頭悄悄(勾gou)上門把手,說︰“當時有幾百個人一起爬樓,最後應該都到了三樓。也就是上周副本他應該還在三樓,這周就不知道在哪里了。特征的話……讓我想想啊……他長得特別丑,丑的慘絕人寰。”

    鬼媽媽眉頭皺的更深,質疑說︰“你不是講只看見他的背影了嗎?”

    盛鈺重重點頭,煞有其事的忽悠︰“對啊!但是從其他人看他的表情來分析,那個人長得應該目不忍睹,不然大家不會一直盯著他的臉看。”

    自黑起來他是一點也不輸的,只要能擺(脫tuo)自己的嫌疑,那當然是瘋狂往反方面說。

    “至于身份卡牌,這個我看的很清楚。”

    講到重點了,鬼媽媽的表情不禁嚴肅起來。

    盛鈺頓了下,像是擔心般開口︰“我說出了身份卡牌以後,你就會放我走嗎?”

    鬼媽媽點頭,她的演技比盛鈺差太多,嘴上連連稱是,眼神卻像是看著一個死物。

    根本不用過多猜測,只要盛鈺把身份卡牌編完,面前的這個女人就會毫不猶豫發動攻擊,瞬息間就會讓他變成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

    盛鈺手指頭用了點力氣。

    這種門非常難開,也不知道傅里鄴之前用了多大的勁,反正他現在反著手腕去拽門把手,那玩意跟個裝飾品一樣,紋絲不動的掛在門上。

    使了吃(奶Nai)的力氣都一動不動,有那麼一個瞬間,他都懷疑自己有沒有使勁。

    最恐怖的是右手手心越來越燙,好似在醞釀著什麼東西,燙到手臂都跟著發癢。

    就跟無數小螞蟻爬上了自己的手臂,一直沿著手臂向上爬,最後從鼻腔,耳朵,眼楮等地鑽進了(身shen)體內部。爪子的倒鉤無時不刻(勾gou)著體內脈搏,血液流通的時候都能感覺到靈魂深處的痛。

    盛鈺(強qiang)忍著疼痛,說︰“我當時看見那個人使用技能了,你也知道我是什麼身份。本著好奇的心理,我就看了一眼他的身份和技能。但看歸看了,這個我不可能直接和你說吧,要是你把我(殺sha)掉怎麼辦,我都沒地方去說理。”

    趕在鬼媽媽動怒以前,他迅速補充道︰“這個副本快結束的時候我再告訴你,怎麼樣?”

    “……”

    鬼媽媽先是遲疑了一會,隨後才問︰“魂能和那個人融合之後,出現了什麼現象。”

    這是在考他了。

    剛剛說的所有話都是編的,根本就沒有這個人。鬼火還能和人融合,這事盛鈺也是第一次听說,更別提出現什麼現象了,他哪里知道。

    危機感蔓延上來,盛鈺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瞎猜,猜錯的可能(性xing)非常非常大。

    只能避其鋒芒。

    他理所應當說︰“我都說了我當時縮在角落里,命都快要保不住了還關注什麼現象。”

    局面僵持住。

    鬼媽媽眉頭越擰越重,眼神里的質疑也越來越多︰“我怎麼感覺你在騙我。”

    這個感覺沒毛病,騙得就是你。

    盛鈺在心底吐槽了一句,隨後滿臉的震驚和受傷︰“打也打不過你,說出實情你都不信,我現在完全是無抵抗狀態,根本沒想和你作對……”

    一句話還沒說完,手心卡牌忽然開始響。

    【賜福玫瑰】

    【此武器可在受到攻擊時自動凝結出防護盾。一但敵人的攻擊打在防護盾上,之後它的血液就可以滋養賜福玫瑰。滋養到一個程度時,玫瑰將會幻化成一把劍器,以供舔血放招。】

    隨著這個聲音,身前出現一支紅(色)的玫瑰。花瓣全開,其實仿佛還凝結有(露)珠,看上去嬌(艷yan)欲滴,還散發著陣陣幽香。花瓣底下沒有綠葉的襯托,有的只有荊棘和(干gan)柴的枝(干gan)。

    這朵玫瑰出現的時機太巧,晃晃悠悠的飄蕩在盛鈺身前,最後(插cha)到了他(胸xiong)前的兜里。

    辦公室氣氛沉重。

    鬼媽媽一言難盡︰“這就是你說的無抵抗?剛剛我們交談的時候,你是不是在用黑水晶?”

    “……”

    盛鈺尷尬說︰“我這個人做事就喜歡高效率,嘴上說著話,手上閑著也是閑著。”

    鬼媽媽終于反應了過來,怒聲道︰“你是不是一直在愚弄我!貪婪王,你太自大了!”

    說著,她舉起手,指尖凝結出一大片小小的碎冰,跟冰雹一樣沖盛鈺砸來。

    也就是在這時,身後的門忽然開啟。

    盛鈺先是高興,門開了就意味著他可以逃跑。這股高興的情緒還沒有來得及蔓延開來,就被一種油然而生的驚悚感所替代。

    不對,他剛剛根本就沒用力,這門是被人從外面打開的!

    盛鈺猛的偏頭,抬眼就看見有許多高年級擠在門前,為首的高年級迅速伸手,掐住他肩膀上的洋娃娃,拽著洋娃娃就要轉身逃跑。

    洋娃娃手還死死揪著他的肩膀,盛鈺被這股大力拽的一個趔趄,險些幾步摔跤。

    後腦勺處傳來 里啪啦的悶響,應該是碎冰打在防護罩上的聲音。

    還有女人瘋狂的大笑︰“貪婪王,你很聰明,但你的敵人太多了。不願意說是吧,大不了等高年級學生抓住你,我逼你說出來。怎麼,要麼你現在來求我,這些高年級學生很听我的話,只要你跪下來求我,再告訴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會留住你這一條狗命的。”

    情況緊急,盛鈺根本來不及顧忌身後的攻擊,反手抓住洋娃娃,氣到眼楮發紅。

    鬼媽媽還在興奮的大吼︰“快點做出決定吧,等洋娃娃被搶走,觸犯副本規則,到時候誰都救不了你!”

    這他娘的簡直太絕了!

    鬼媽媽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又冒出一群要來搶洋娃娃的高年級。

    他死死拽住洋娃娃,兩方扯動之下,娃娃發出痛苦的悲鳴,在這種四面楚歌的環境下,這種悲鳴就特別應景,幾乎是替盛鈺在悲鳴。

    “誰說這些高年級是來搶洋娃娃的。”

    盛鈺手下用力,面上發狠,忽然冷笑兩聲︰“明明是來幫助我的。”

    鬼媽媽也笑了︰“你在說什麼瘋言瘋語?”

    盛鈺根本懶得和她多說。

    賜福玫瑰,舔血放大招。

    前提是敵人的攻擊得先打到防護罩上。

    就像他剛剛說的,面前這些高年級神明哪里是來和他搶娃娃的。

    這些神明簡直就是上天派下來的福音,瞌(睡Shui)了就送來枕頭,缺血滋養賜福玫瑰,他們比鬼怪都要積極,比小弟還要更像小弟。

    這不,立馬就來送血了。

    “不是玩家優先攻擊之後,你們才可以代替副本執行法則嗎。好的,我來了。”

    說著,盛鈺一巴掌狠狠扇上某個高年級的臉,‘啪’的一聲脆響,扇的面前一片高年級全是茫然的神情。那個被打的最為茫然,小拇指虛無的(勾gou)了兩下洋娃娃,最後遲鈍的看向盛鈺。

    就見到後者凶的一批,恨鐵不成鋼道︰“搶什麼搶,你們來打我。不打到防護罩上,算我貪婪鬼王看不起你們這群弱雞!”

    鬼媽媽︰“……???”

    在場有盛鈺這個玩家,還有無數神明和鬼怪,按照人頭來算,少說也有五十多個。但這麼一大批人聚集在一起,卻詭異的集體陷入沉默,似乎都在消化盛鈺所說的話語。

    明明每一個字他們都听得懂,但整句話連起來,為什麼听起來那麼狗啊!!!

    ——您做個人好麼,貪婪王。

    他們的視線無一例外的崩潰,仿佛都在傳遞著這個一言難盡的訊息。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