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6章 洋房孤兒怨(十二)

第46章 洋房孤兒怨(十二)



    黑水晶一撒開, 大廳立即陷入一片混亂。[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盛鈺跑路的時候很少回頭看,他就只感覺到周身人群都在暴/動,瘋了一樣上去搶奪黑水晶。不止玩家們驚呆, 就連胖子這些隊友們也愣在原地,沒想到他會忽然搞這麼一出。

    無數洋娃娃被投擲到珍妮的臉上,小女孩就地一坐, 差點把自己活生生給氣死。

    這可能是她哭的最傷心的一次了,听起來也格外真實。光听這個撕心裂肺的哭叫聲,就能想象出她被鼻涕眼淚糊一臉的慘狀。

    盛鈺抱的是最大的一個箱子, 拎起來也特別沉重, 兩只手臂都繃直了。像是有兩個風火輪瓖嵌在腳底,機械的牽引肌(肉rou)行動, 跑到後來,兩只腳甚至都沒有觸地的知覺。

    有幾支黑箭跨越他身旁,往護工的方向去。

    根本用不了三分鐘,盛鈺極速跑到傅里鄴身邊,顛了顛手中的箱子, 腳步沒停︰“快走!”

    “我斷後,你跑前。”

    傅里鄴身子沖著大廳, 人已經進了走廊, 轉身跑的時候還不忘回頭射箭。

    這種時候誰也不想廢話, 盛鈺一點兒也沒扭捏, 直接與傅里鄴擦肩而過,先他一步跑出了十幾米。等跑出好一段距離,傅里鄴追了上來, 一邊開弓一邊說︰“三分之一的護工追了上來。”

    盛鈺張嘴想說話, 一口冷氣直直灌入喉嚨里, 差點嗆進呼吸管道。他索(性xing)閉嘴,死死抱住手里的箱子繼續悶頭逃跑。

    這箱子太重了,里面裝著滿滿一大箱子水晶,拎起來就跟石頭一樣。但丟又不可能丟掉,好不容易搶到手的寶貝,說什麼也不可能撒手。

    身後傳來多重腳步聲,震的走廊 啷 啷響。兩邊牆壁上的海洋生物就跟活的一樣,有時候跑路速度過快,看這些牆壁的時候還會產生一種眩暈感,就好像海洋生物在隨之移動一般。

    最要命的是牆角的小別墅。

    每隔一兩米就會有一座小別墅,也許會走廊的響動實在是太大,驚擾了小別墅中的洋娃娃。這個時候小別墅的窗門全部大開,不斷有稀碎的小物件從窗口門縫丟出來,砸在地上。

    那些東西看上去像洋娃娃的縮小型家具,碗筷等。踩上去滑溜溜的,不慎就會滑倒。

    要是往常,盛鈺說不定就會中招。

    但他現在抱著一個黑水晶箱子,箱子蓋還沒有上鎖,一摔肯定就直接摔開了。到時候黑水晶全部滾落出來,撿都來不及撿。

    只要一想到那個畫面,他就心疼的一句話也不想說,懷中的箱子不禁抱的更緊了。

    潛能在這一刻全部被激發,跑個路跑的跟跨欄似的。任憑洋娃娃們如何百折不撓的扔小家具,那些東西的拋物線仿佛已經凝實了,挨個乖乖納入盛鈺的計算範疇。

    就連傅里鄴都不慎踩上小勺子,身形微微晃動一下。盛鈺愣是一個也沒踩到,凶的不得了,一路幾乎是暢通無阻的自帶屏蔽設置。

    屏蔽的就是那些被扔出來的路障。

    走廊有很多岔路,盛鈺也沒去分辨這些岔路,全憑著意念在跑。身後有傅里鄴斷後,不多時間,竟然還真的被他們甩掉了一批護工。

    “還有多少。”盛鈺偏頭大聲道。

    傅里鄴一直跟在旁邊,聞言回頭看了一眼,說︰“還剩二十幾個。”

    二十幾個護工……還是稍微有點兒多。

    護工不能主動攻擊他們,他們也不能反擊。那被包圍了只有一個下場,就是被硬生生的搶走箱子。又或者陷入僵持,除非交出箱子。

    想著,盛鈺抬眸。

    面前近三十米處又出現了一個新的岔路口。兩邊走廊不再是儲物室這種地方,而是教室。

    又不少學生鑽出頭看他們。

    其中有鬼怪,有玩家,也有神明。

    兩人身上還帶著洋娃娃,某些高年級學生一見到他們,像是被打了激素一樣,精神忽然無限亢奮。不管不顧的沖上前來,想要搶奪洋娃娃。

    前有高年級,後有護工,兩側還有小別墅不斷投擲出來小家具。人一靜止,那些小家具準頭就高了許多,盛鈺冷不丁被打中腿彎,膝蓋那邊直接麻掉了,一大片都是火辣辣的疼。

    真是擔心什麼就來什麼,現在局面當真陷入僵持了。

    盛鈺後退兩步,背脊與傅里鄴緊貼。

    後方的護工忌憚的盯著傅里鄴手中的審判日,前方的高年級學生垂涎的望著盛鈺手中的小箱子。側面地上有無數小別墅中的陰森視線,走廊外的教室也坐著一大片學生,此時正不約而同的扭過頭顱,面無表情看著他們。

    有那麼一瞬間,盛鈺都感覺眼前景象很熟悉,像極了接機時候的粉絲(群qun體。

    只不過粉絲眼神都是火熱愛戀的,眼前的這些家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很火熱。

    “前面有一個岔路口。”盛鈺頭也沒回,警惕的看向前方的高年級,小聲說︰“右邊彎道還堵著很多人,左邊不知道怎麼回事。前面形成了一片空地,好像鬼怪和神明都不願意過去。”

    “是不願意還是不敢。”

    身後傳來傅里鄴低沉的聲音。

    同盛鈺一樣,他也筆直的站在原地。

    身後人極速呼吸導致的(身shen)體起伏與動態,這些感官上都能輕易的感覺到。傅里鄴有些耳熱,抿唇提起弓箭,沖他正對面的護工們虛晃一招,當即就有不少護工下意識護頭。

    等反應過來自己被戲耍了,這些護工無一例外的臉(色)青紫,神情憤恨至極。

    拉仇恨的功底和盛鈺都有的一拼。

    盛鈺深呼吸一下,說︰“不管是不願意還是不敢,我們都只有那一條路可以走。”

    說罷,他屏住呼吸,艱難道︰“我前面全是高年級學生,鄔桃桃不是說想搶娃娃的一般都是神明麼,我感覺這話沒什麼問題,面前應該都是神明。那現在的問題是該怎麼穿過這些神明。”

    話音剛落,身後傳來三聲鈍擊聲。

    梆梆梆——

    一開始盛鈺差點要以為後面打起來了,偏頭用余光看了一眼,才發現是傅里鄴用審判日在教室窗口敲擊了幾下,像是在命令什麼。

    他的反應也很快,堵塞思路瞬間通暢。

    對啊,差點忘記這麼重要的一件事!

    既然高年級中搶娃娃的是神明,那麼相對應還有不搶娃娃的學生,這些應該都是鬼怪。

    腦海中剛翻過這個念頭,教室里的學生當真像是受到了什麼召喚一般。

    一改之前呆滯麻木的模樣,全部變得狂熱傾慕,他們眼神里的尊崇視線滿的幾乎要溢出來。

    所有學生都順著後門奔跑出來,兩波不同陣營的學生瞬間就戰成一團。

    盛鈺還在愣神的時候,傅里鄴就一把抓過他的手臂,牽著他突破重圍。

    所有喧囂聲一下子都被拋在了身後,轉過走廊,面前是一個狹道。道路盡頭有一扇厚重的雕花大門,上面涂上很多鮮(艷yan)卡通(色)彩,和門的材質顯得格格不入,看上去十分詭異。

    盛鈺回頭看了一眼,鬼怪和神明打的不分你我,就連他這個鬼王都不能將其分辨。

    部分神鬼倒在地上,尸體的形狀被不知名力量拉扯,逐漸現出原型。

    各個都是稀奇古怪的形狀,體積還膨脹了好幾圈,看上去像東方神話里的怪物一般。

    “門沒鎖,先進去。”傅里鄴說著打開門,先將盛鈺拽進去,隨後再入門。

    盛鈺只來得及看一眼,門就合上了。

    ‘啪’的一聲。

    這門上面好像附著有奇怪的力量,一合上就阻攔了所有的聲音,屋子里安靜的不像話。

    進了新環境,兩人都沒有放松。

    盛鈺下意識用視線整個掃視房間,先是看了看里面有沒有敵人,發現是個空房間之後,他這才緩緩送出一口氣,就著門直接坐在了地上。

    房間很大,但擺設其實不是很多。

    床在靠牆位置,床單拖延及地,只(露)出一絲小黑縫,看上去黑布隆冬的。

    傅里鄴沒歇著,快速走到床邊,掀起被單往床底看了一眼,見里面沒有東西,他放下床單。轉身的時候視線就凝聚在辦公桌上。

    除了床,這麼大的一個房間就只剩下那麼一張辦公桌。

    辦公桌處于正對面的位置,上面有一台屏幕很大的電腦。桌面是大理石的,光潔到幾乎可以反照出人像。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個小牌子立在桌子邊緣,上面用花體英文寫有一行字。

    【vice-president】

    好不容易緩過神,抬眼就看見這行字,盛鈺起身,心酸的把箱子放到大理石桌面上。

    頓了頓,他說︰“到底是你非還是我非?”

    傅里鄴毫不猶豫︰“是你非。”

    “你快省省吧。”盛鈺好笑的看他一眼,指著花體英文小牌子︰“往哪里跑不好,跑到副校長室了。要是我一個人跑,絕對不會這麼非。”

    傅里鄴也好笑的看了回去︰“要是你一個人跑,說不定直接跑進校長室。”

    說話前,他的視線一直凝視著辦公桌上的電腦屏幕,只有在盛鈺說話的時候他才抬頭認真听。說完話後他又低下頭,眼神跟釘子一樣牢牢釘在電腦屏幕上。

    見狀,盛鈺繞了一個圈,走到電腦前。

    屏幕上是一個從上往下照的影像,成像是一個走廊全景,正是他們剛剛走過的那個。

    “這是外頭的監控?”

    盛鈺看了好幾眼,皺眉說︰“我們進來之後還沒有鬼神敢靠近這塊走廊。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一般來說,明明獵物近在眼前,boss卻選擇逃離,那麼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這種現象。”

    “說明有更大的boss來臨,他們不敢過來。”

    傅里鄴接出了他下半句話,他收起弓,語氣還算輕松︰“不用擔心。你和我,我們兩個才是這個副本最大的boss。”

    這話說的太酷了,盛鈺連忙謙虛說︰“那是,跟著傅佬混,大(殺sha)四方橫掃**。”

    傅里鄴瞥他一眼,張嘴就學︰“盛哥也厲害,跟著盛哥混,燒(殺sha)搶掠無所不能。”

    “打住,不要再陰陽怪氣了,胖子叫叫就算了,你叫我哥我可受不住。”盛鈺笑出了聲,等激蕩的情緒過去,他平復心情,眼熱的看向桌面上的小箱子︰“來吧,準備開箱!”

    說著,他迫不及待打開小箱子。

    箱子蓋打開的那一瞬間,他幾乎要看見佛光普照大地,晃了晃神才發現是錯覺。不過那滿滿一小箱子的黑水晶,少說也有一百來顆,看著就充滿了富豪以及闊佬的氣息。

    “我扛了最大的一個箱子跑。”盛鈺挑眉,又沖傅里鄴眨眼偷笑︰“剛剛說分你一半來著,咱們一人一半,看誰先開出技能,或者武器。”

    檢驗歐非的時刻來臨。

    傅里鄴左手摳了塊黑水晶出來,道︰“來打個賭,你覺得我會在第幾塊開出新東西。”

    “我賭你開不出來。”盛鈺開玩笑說︰“跟著你非都非死了,跑路都能跑到副校長室……”

    在他說話的檔口,傅里鄴左手拿著黑水晶,往右手手心卡牌出一懟。

    那張卡牌立馬散發出瑩瑩光閃。

    老天爺啊,這特麼的一發入魂?!

    盛鈺驚悚的看了一眼傅里鄴,心道這個打臉來的也太快了點。還好剛剛沒有傻缺到和傅里鄴說賭注,不然真的是要虧死了。

    歐皇本人似乎也有些驚訝,傅里鄴遲疑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房間內兩人不約而同沉默下來,仔細听卡牌里傳出的聲響。

    【鐵石心腸】

    【接觸對象皆可機械化,觸踫物件、生物在一瞬間變成鋼鐵形態,失去生存體征。此技能為傲慢王專屬技能,來源自內心永不臣服的傲慢,所有蔑視的存在都將無法抵御這份傲慢。一但鬼王本身遇見臣服對象,此技能將會無限反噬。】

    一听這個技能表述,盛鈺心叫糟糕。

    接觸的生物都會變成機械鋼鐵,這個技能听起來很(強qiang)大。特別是傅里鄴原本的精神控制技能搭配審判日是遠程攻擊,現在加了一個鐵石心腸填補上近身攻擊的薄弱,簡直是如虎添翼。

    前提是那把惡詛匕首不要(插cha)在他的心髒上。

    這個技能和那把匕首幾乎是兩個完全相悖的存在,一個是要人永不臣服,另一個是要人永久的臣服。長久消磨下去,技能和匕首當然不會遭受什麼創傷,首當其沖的是傅里鄴。

    正要開口說話,面前人身形忽然一晃,緊接著就直挺挺倒了下去。

    盛鈺原本想要扶他的,手卻硬生生的被嚇停在半空中,眼皮都跟著瘋狂跳動。

    只見傅里鄴跌倒下去所扶椅子,大理石桌底,還有地毯……乒鈴乓啷的,這一連串的東西全部都從物體角落開始鋼鐵化,只是幾息之間就變成了能夠反射冷光的鋼鐵制物。

    看傅里鄴撐在地上,盛鈺趕緊蹲下,急道︰“我就說你非吧,你還不信!”

    傅里鄴臉(色)蒼白看他一眼,揮手之間桌椅地毯全部恢復了原狀。但也僅僅如此,做完這些他腦袋就一耷拉,似乎陷入了技能反噬之中。

    這口鍋盛鈺肯定是要背的。匕首確實是他刺下去的,但是扶不扶還真是一個大問題。

    情急之下他拽開辦公桌的抽屜,從里面拎了一支筆出來。關上抽屜以後,盛鈺試探的將筆戳了戳傅里鄴,心虛道︰“你還好嗎?”

    沒回應。

    並且那只水(性xing)筆還變成了鋼鐵材質。

    剛出危機,又遇見了新的困難。

    盛鈺嘆了聲氣,到底還是沒下定決心去踫傅里鄴。他起身正要拿小箱子,眼神忽然一頓,定在了電腦屏幕之上,整個人一瞬間僵在原地。

    監控里,一個女人款款走來。

    這張臉盛鈺再熟悉不過了,正是同他廝(殺sha)過無數次,已然結下血海深仇的鬼媽媽。

    這個女人是副本的副校長??!

    盛鈺心里吃驚,忍不住再看監控。

    也不知道鬼媽媽是從哪邊過來的,踏著高跟鞋一臉出神的模樣。沿路鬼神都不敢接近她,只敢遠遠的盯著看,這對于盛鈺來說是一件好事,至少鬼媽媽暫時不是沖他來的。

    且沒有鬼神通風報信,要是躲在辦公室里,興許就歐氣大發的瞞了過去呢。

    這些思索的過程僅僅就在幾秒鐘之間完成。盛鈺當即在辦公室里四下張望,最後視線盯緊了靠牆的床,更準確的來說,是床底。

    這個時候再猶豫那就太搞笑了。

    他單手抱起裝滿水晶的小箱子,另一只手伸向傅里鄴的時候頓了幾秒鐘。眼見著監控里鬼媽媽離門越來越近,盛鈺狠狠一咬牙,伸手攙過傅里鄴的肩,僵了一瞬,意外的發現自己還正常。

    他自己也說不清現在是什麼感覺。

    根據電子音所說,傲慢王本(性xing)永不臣服。但是遇見了他,算傅里鄴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電子音所說的反噬還搞不清楚是什麼意思,不過看傅里鄴的模樣,應該不至于有生命危險。更具體的東西得等他醒來之後才能問了。

    心里這樣想,手上的動作一點也沒停。

    連拖帶拽的將這人塞進床底深處,盛鈺就地一滾,剛把小箱子也拖進去,門就吱呀呀開了。

    所有動作在一瞬間僵住。

    床底下是一片黑暗,床單離地面還有一條縫的距離,所有的光亮全靠這一條縫。並且這條縫還不透光,有沒有縫基本上對床底不造成影響,抬眸看過去,就跟瞎了眼楮一樣。

    視覺被蒙蔽,听覺就尤其的突出。

    只听見高跟鞋底噠噠噠踩在地面的聲音,鬼媽媽似乎一直在房間里轉悠。

    她的步伐緩慢,听起來不像是發現了不對勁,而是自己本身在焦急困擾著什麼事情,不自覺的在辦公室兜圈子。

    這個發現讓盛鈺松了一口氣。

    他癱倒在地,呼吸都不敢太大聲。視線往那條縫隙外看去,鬼媽媽的紅(色)高跟鞋離得很遠,依然在辦公桌周圍轉悠。

    剛要挪開眼神,盛鈺整個人一個激靈,又瞬間扭頭看了過去,視線緊緊盯準一物。

    他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那東西還在原地。

    靠,那只‘鋼筆’忘了帶進來!

    它現在就在大理石辦公桌下面,鬼媽媽幾次都轉悠到鋼筆周圍,讓人提心吊膽。好像只要她微微一俯身,就能發現這只明顯不對勁的筆。

    遲早都會發現的。

    就算不俯身,看鬼媽媽的行走曲線,總有會踩上鋼筆的時侯。

    盛鈺在面對非靈異事件的時候,膽子還是很大的。

    不過僅僅是膽大沒有用,還得心細。

    他抿唇,在黑暗中緩慢又小心的打開箱子。

    很好,沒有發出聲音。

    這僅僅是成功的第一步,盛鈺一點兒開心的感覺都沒有感覺到,反倒是滿頭滿腦的壓力。

    要是還開不出武器或者技能,那就只能消費寶貴的貪得無厭技能機會了。出了床底後的距離,目測應該可以掠奪鬼媽媽。

    但怕就怕在,他還沒有來得及掠奪呢,恐怕就會被活生生凍成冰渣子。

    話雖然這樣說,試還是要試的。

    盛鈺在心里默念掠奪,一點回應都沒有。

    那就沒辦法了,只能看看能不能開出其他技能或者武器。

    一顆,兩顆,三顆……

    盛鈺速度很快,手也很穩。

    動作十分機械的從小箱子里(摸Mo)黑水晶,往卡牌上放。一放就是一大把,手心卡牌一直都在微微發熱,卻遲遲沒有什麼動態。

    那些黑水晶就像泥牛入大海,頃刻之間消失不見,根本就是入了個寂寞。

    這下子盛鈺總算是明白了。太苟了,明顯是他非,剛剛還硬要賴給傅里鄴。

    心一點一點沉了下去,耳邊還不斷回蕩著高跟鞋聲音,就跟催命一樣。

    噠噠噠……噠噠噠……

    時遠時近,時快時慢,讓人無比煎熬。

    這個過程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到了後來,盛鈺大腦也跟著動作機械起來。

    他只感覺自己心髒跳的越來越快,這種壓抑的環境讓人實在透不過氣,手指頭再往里一伸,箱子基本上已經見底,只剩下寥寥幾塊黑水晶。

    “……嗯?”

    床單外傳來一聲疑惑聲,沿著縫隙看過去,只能看見高跟鞋底,好巧不巧踩在鋼筆上。

    ……糟了!鬼媽媽發現了那支筆!

    出神的大腦終于勉(強qiang)回歸正常機理,所有理智在一瞬間就回籠,心也直接沉到了谷底。

    盛鈺咬牙(摸Mo)了幾下小箱子,貌似已經沒有黑水晶了,卡牌還是溫熱的狀態。

    如果可以說話,他現在真的很想揪著自己的右手罵出聲︰滿滿一箱子黑水晶都喂不飽,你怎麼這麼貪啊啊啊啊!!

    不行,理智,要理智。

    他在心里勸阻自己,勉(強qiang)打起精神再去(摸Mo)小箱子。剛剛都是囫圇吞棗一般的(摸Mo),這一次他細致了不少,竟然還真在箱口處(摸Mo)到了一顆。

    那顆黑水晶卡在箱口凹陷下去的縫里,摳了好幾下才摳下來,頑(強qiang)的不得了。

    這是最後一顆了,最後一次機會。

    盛鈺深吸一口氣,剛要將黑水晶懟到右手手掌處,後脖子忽然一陣雞皮疙瘩。

    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對勁的?

    也許是一分鐘前,又或許是三十秒以前。

    高跟鞋的聲音消失了,她停住了。

    “咕嘟——”

    下意識的吞咽口水,盛鈺一寸一寸的扭頭,咬著牙朝縫隙之外看。

    心跳頻率在這一瞬間幾乎是拔到了最高點。

    入眼所及是一支被鋼鐵化的水(性xing)筆,一雙涂有紅指甲的手握著那支筆。順著這兩個東西向上看,是一雙布滿紅血絲的眼楮。

    鬼媽媽趴在床外,忽然牽起一抹血腥笑容。

    “找到你了。”

    她一字一頓的說。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