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5章 洋房孤兒怨(十一)

第45章 洋房孤兒怨(十一)



    胖子被盛鈺拉住, 回頭看了一眼,忽然打了個哆嗦︰“他們看我就像是在看死尸一樣。【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可能覺得只要上去,你就會和這滿地的尸體一樣, 死狀淒慘。”說完,左子橙隨手掀開地上的白布看了一眼, 後退兩步小聲說︰“都是凍死的, 尸體斷成好幾截,傷口覆蓋滿冰渣子。血全部被凝結住,連味道都聞不到。”

    那就不是護工(殺sha)的。

    或者說, 致命傷不是護工致使的。

    之前在劇場遭受過圍堵, 當時護工們的攻擊手段大多是用刀風斬(殺sha)。現在這種用冰的手段, 倒是讓盛鈺想起了一位神明。

    ——鬼媽媽。

    同傅里鄴對視了一眼, 盛鈺心中唉聲嘆氣的, 心想著這個鬼媽媽還真是陰魂不散。

    說來這位神明也是倒霉,第一個副本同他和胖子結下(殺sha)子仇怨,第二個副本又被他和傅里鄴聯手一箭捅了個對穿。到第三個副本,雙方現在幾乎是不死不休, 且這個隊伍又有懶惰王廖以玫加入, 以及一個或許是(色)沉王的鄔桃桃。

    得罪誰不好, 這特麼得罪了一群鬼王。

    既然發現了不對勁,盛鈺一行人當然不會貿然行動。他們選擇在大廳角落處坐下, 這個視角可以時刻關注到珍妮那邊的情況。

    不多時,很快有新來隊伍上前。

    那是一個已經殘缺的隊伍, 人數僅剩下四人。而且幸存玩家各個都身上掛了彩, 要麼是臂傷, 要麼是腿傷, 看上去無比淒慘。

    他們根本沒有精力再去看大廳其余玩家的表情, 只得竭力上前,將洋娃娃送給珍妮。

    就在他們遞出洋娃娃的那一個瞬間,整個大廳忽然像是被人按下了暫停鍵。所有人目光一致看向那四人,眉眼帶上了點同情的意味。

    見狀,盛鈺心里暗暗警惕起來。

    大約五十米開外的地方,珍妮接過洋娃娃,仔細看了看,點頭說︰“漏洞都補上了。”

    那四人松下一口氣,都控制不住看向珍妮身邊的黑水晶小箱子。

    “意思是我們任務完成了?”

    為首的人表情興奮,迫不及待問道。

    珍妮目光在這四人身上轉悠了一大圈,像是在尋找什麼。幾秒鐘後她搖搖頭,眼眶逐漸蓄滿淚水︰“沒有美味的人類,都很丑惡。丑惡的人能縫好我的洋娃娃嗎?你們這是在作踐它。”

    說著她扁了扁嘴,忽然‘哇’的大哭出聲。

    那四人臉(色)一下子就白了,下意識後退好幾步。肩膀被什麼東西扼制住,回頭一看,是護工。這群護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偷偷的包圍上來,揚起手,風力眨眼間割傷他們的皮膚。

    被割傷的地方不僅沒有出血,反而很快的被冰塊直接凝結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玩家們痛苦滑倒在地,慘烈的嚎叫聲讓眾人目不忍睹,余光能看見他們整個人蜷縮。

    冰塊就像是有靈魂一般,最先開始是從傷口進發,走過脈絡血(肉rou),最後凍結器官與心髒。

    不一會兒,四個剛剛還生龍活虎的玩家就變成了冰涼的尸體,悄無聲息的倒在大廳之中,為死難者名單添磚加瓦。

    “還有人要來試試嗎?”

    珍妮抹掉眼角淚珠,緩慢的(勾gou)起丹(紅hong)唇角。

    明明是很可愛的長相,語氣和表情都是甜蜜蜜的,但這幅模樣放在在場玩家的眼中簡直是堪比蛇蠍,或者說比蛇蠍還要讓人更加驚恐。

    (群qun體陷入死寂,沒有一個人出聲。

    護工們默不作聲的退下,回到珍妮身後。

    大廳又恢復了短暫的和平。

    胖子偷偷拽了拽盛鈺,說︰“那個隊伍洋娃娃縫的不好,擱我,我也生氣。”

    “不是這個原因。”

    說話的是鄔桃桃,他沖珍妮的方向努嘴,“你沒有听見她剛剛說什麼嗎——‘都是丑惡的人類’。這個小孩從根本上就否定了洋娃娃的縫紉完成度。想要通過她這關,不僅要縫好洋娃娃,還得滿足她的那句話,證明隊內有‘美味的人’。”

    听到‘美味’這兩個字,盛鈺下意識一寒。

    劇場里,珍妮當時專門跑過來說他是‘美味的哥哥’,這之間是否有什麼聯系還不能確定。

    反正他會主動說出這件事,說出來說不定就把自己往危險的地方推,犧牲自己去成全臨時組建起的隊伍,這種事盛鈺不可能做。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大概十幾分鐘的樣子。左子橙從另一隊中間擠出來,壓低聲音說︰“剛剛稍微打听了一下,那隊玩家已經待在這邊有兩小時,算來的比較早的隊伍。據他們所說,至今已經有七八個隊伍上去嘗試,無論交上什麼樣的洋娃娃,珍妮的反應只有一個哭字。她一哭,隊伍立即就會被護工包圍,緊接著就會有一股不知名力量把他們凍成冰坨子。基本上毫無生機,這也是大家遲遲不願意上去的原因。”

    回頭看了一眼竊竊私語的眾人,左子橙補充說︰“現在大家都在猜測珍妮口中‘美味’兩個字是什麼意思。我問了,都沒跟我說,一個個搞得神秘兮兮,我覺得他們可能也猜不到。”

    “是不是長得好看的意思呀。”常暮兒好奇說︰“看見好看的人給自己做洋娃娃,怎麼說心情也會變好一點。我不是在自夸啊,我是說咱隊伍里不是有全場顏值最高人嘛。”

    盛鈺心說這話不是扯淡嘛。

    要是靠臉就能通關,就能迷惑神明和鬼怪。那還真不是他自戀,他感覺自己分分鐘可以坐火箭,別的玩家都是爬樓,他是飆火箭上樓。

    誰知道腦子里剛諷刺完,就瞧見其余幾人視線不約而同的看過來,這個默契程度簡直了。各個瞪圓了眼楮,仔細用視線來描繪他的眉眼,末了還咂巴嘴,似乎很贊同常暮兒的言論。

    盛鈺開口道︰“你們覺得可能嗎?”

    “……”好吧,感覺不可能。

    眾人輕飄飄的挪開視線,選擇再觀望一陣。

    很快大廳內又有了不一樣的異動。

    這一次上前的是已經在大廳待了好一陣子的隊伍,最難得的是人員至今依然保持七人,算是大廳內較高配置的隊伍。

    他們一上去,就吸引了不少視線。

    左子橙拽過胖子,挑眉說︰“看著吧,一般這種隊伍都有了資本,感覺自己能過珍妮這一關。或者說就算過不了珍妮一關,他們都有辦法從護工手底下逃(脫tuo),不然不可能這麼自信。”

    胖子伸頭看了一眼,翻白眼說︰“那個隊一群男人,娃娃縫的跟月球表面一樣坑坑窪窪。要是能過珍妮那一關,我倒立吃屎給你看。”

    左子橙驚異挑眉︰“厲害了,我還沒看過人倒立吃屎,今天胖爺給我開開眼界吧。”

    兩人交談聲其實不是很大,但盛鈺就在他們倆旁邊坐著,就算不注意听也可以听得見。他心里好笑,胖子這回真是要騙吃騙喝了。

    那隊人明顯就是有備而去。

    事實也正如他想的那樣,七人拿布包裹住洋娃娃,上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將隊伍里其中一名玩家向前一推︰“我朋友進過安妮的夢境,就是那個會吃掉美好記憶的房間。不知道他是不是符合你口中所謂的‘美味的人’?”

    珍妮盯了那人兩秒,歡喜的點頭︰“是美味的人。接下來給我看看你們的洋娃娃吧。”

    話音剛落,大廳內一片嘩然。

    足足幾百人都是面面相覷,有些人甚至都不知道安妮的夢境是什麼東西,更別提隊員有沒有進入過那個房間的了。

    至于那些知曉內情的人,也都是欲哭無淚。就算知道,隊內也沒有可以滿足條件的人,或者說就算是有,那個人也早已經死在了安妮的夢境里,哪里還有命陪他們在這里交任務啊。

    要是這樣盤算起來,第一天的課程豈不是注定失敗?

    滿滿幾個小箱子的黑水晶就擺放在不遠處,吊燈被打掉以後,那里就佔據了一大片光源。

    晉升的機會就擺在面前,提升實力的機遇仿佛唾手可得,偏偏眼楮看得見,手卻夠都夠不到。這對于所有想要提升自己實力的玩家們來說,簡直就是噩夢般的折磨。

    個別玩家面(色)灰敗,開始否定自己。

    另一邊焦點處,洋娃娃身上的布被打開。

    胖子之前說的可能都有點給面子了,那洋娃娃豈止是坑坑窪窪,上面還有好幾個地方一看就沒有補好,里頭的棉花甚至都在外頭。

    就這個丑樣子,珍妮還是歡天喜地的將洋娃娃抱在懷里,高興說︰“既然你們替我縫好了洋娃娃,珍妮很感激你們。這里有一份小禮品是為你們準備的,作為報答大哥哥們辛苦的酬勞。”

    “胖爺,倒立吃屎?”左子橙好笑的看了一眼胖子,後者自然是滿臉的不可置信以及菜(色)︰“早知道那小屁孩這麼眼瘸,那我們還縫什麼縫,手指頭也用不著找了。拿到什麼樣就丟給她什麼樣的洋娃娃,反正她重點也不是這個。”

    珍妮的重點自然是美味的人。

    盛鈺敏銳的察覺到不對勁,但他也說不上來究竟是哪里不對勁。只能滿腹疑慮的看向台前七人,這幾人已經高興到找不到北了。

    “太好了!”

    七人興奮的抱在一起,看上去極其受鼓舞。

    這是第一個完成縫紉課任務的隊伍,不少人都向他們投去了羨慕的眼神。

    可惜好景不長,這份羨慕的情緒還沒有來得及擴散開來,很快有護工面無表情的上前,從箱子里抓了把黑水晶,遞給那隊的成員。

    隊伍好幾個人一看,人都傻了︰“為什麼是六顆,我們隊有七個人啊?!”

    也有膽子比較小的,連忙拉住其余幾人,訕笑道︰“六顆就六顆吧,總比一顆也沒有好。”

    其余幾人瞬間就反應過來,扭頭看了一眼護工,他們心寒的吞了口口水,就要扭頭走。

    這個地方是待不下去了,再在護工的(死si)亡凝視下多待一秒鐘,都好像要少活十年。

    他們想走,珍妮可不同意。

    “咳咳。”高吊著嗓音咳嗽兩聲,珍妮緩慢的笑了笑,說︰“大哥哥們在想什麼呢,拿了珍妮的小禮物,還想帶走珍妮的人?”

    “…………”

    不止那七人隊伍的成員,幾乎是在場所有人都感覺頭皮發麻。原因無外乎其他,珍妮的笑容實在是太詭異了,個子矮,偏偏下巴高高抬著,像是在拿笑眼蔑視著那隊玩家。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護工極速上前。

    接下來就是一陣混亂。

    盛鈺身處角落,前面層層圍繞著不少人,具體也看不清楚(發fa)生了什麼事情,只能隱隱約約听見幾聲淒苦的悲嚎聲。

    以及那隊成員在危機下的無奈抉擇︰

    “棄了他,我們走!”

    混亂過後,護工們總算散開。

    那隊的玩家早已經逃離一樓,拿著黑水晶就順著樓梯口上了二樓。至于那個被珍妮欽點‘美味’的玩家,他正以一個僵硬的姿勢站在原地,眼神逐漸變得空洞,很快就被護工們抬走。

    “珍妮又多了一個人娃娃,嘻嘻嘻……”

    金發女孩捂著嘴巴,滿足的看著那個被抬走的玩家,激動的渾身都在打顫︰“還有人娃娃要來嗎,珍妮會對你們很好的哦~”

    大廳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陷入詭異的沉默。

    常暮兒還沒有反應過來(發fa)生了什麼事,踮起腳尖朝那邊張望,說︰“剛剛是不是有人死了?”

    其余幾人多多少少面(色)都不好看。

    左子橙長得高看的也遠,說︰“護工包圍了那隊玩家,脅迫他們交出其中一名隊員。不然他們下場會和其余隊伍一樣,剛開始幾個人還象征(性xing)的拿武器抵抗了幾下,後來見實在抵抗不過,而且很沒有意義,索(性xing)繳械投降了。”

    “他們背棄了自己的隊友?”常暮兒迅速提煉出話語里的重點,瞳孔震動不止。

    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

    有些話直截了當的說出來太過于傷人,反正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是放棄了隊友。

    鄔桃桃忽然笑著說︰“咱隊伍里不是有兩個‘美味’的人,我倒是想要問問要是把這兩位全都獻上去,水晶能給雙倍麼……”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比盛鈺更先有動作的是傅里鄴,他冷冷瞥了一眼鄔桃桃,“想死?”

    鄔桃桃一梗,連忙道︰“開玩笑,我是開玩笑的。不是,你們表情也太嚴肅了點吧,我就是看隊內氛圍不太好,講點東西逗你們開心。”

    “你在拿命逗我們開心。”胖子上前拿刀比劃了一下,惡聲惡氣說︰“還打小美和盛哥的主意,我看你很有可能是活的有點膩歪了。”

    鄔桃桃訕笑兩聲,只贏得一排冰冷且譏諷的視線。就連左子橙也古怪的看他一眼︰“你以後在外面還是別說自己是(色)沉王,隨便批個別的馬甲吧,不然(色)沉王這個名號遲早要被你搞臭。”

    “我就說他是攪屎棍。”

    廖以玫本來是閉著眼楮的,盛鈺還以為她一直在(睡Shui)覺。誰知道這個時候她忽然睜開眼,朝著天花板的方向出神︰“要是很想要黑水晶,可以直接把我送上去。”

    不理會胖子的焦急勸阻,廖以玫抱臂扭過臉,眼神遠遠的搭在珍妮那邊。也不知道她是在看珍妮,還是透過珍妮看什麼東西,“不用有負擔,我只是找不到一個好的方式去結束自己。活著好像沒有什麼意思,也找不到死去的契機,就算今天不死,未來某一天也可能會死。”

    她(強qiang)調道︰“所以你們不用有負擔。某種意義上來說,我要感謝你們幫我做下這個了結。”

    “……”

    哇,這個話說的。

    說的都叫人不知道回什麼好。

    正巧這個時候珍妮那邊又有了新的動作。

    大廳站了少說也有幾百人,這麼多人僵持幾個小時,沒有一隊願意上去。珍妮也有點兒不耐煩了,索(性xing)(摸Mo)著自己肩膀邊的小辮子,嬌俏的翹起手指點了在場幾個人︰“你,你,還有你。”

    她微笑著說︰“既然大家弄不清楚自己隊伍里有沒有美味的人,那珍妮可以破例替你們弄清楚哦。至于之後的事情,就要靠你們自己決定。”

    在大家茫然又恐懼的視線下,珍妮又連點出幾十個人。

    這個頻率說高也不高,說低也不低,那些全隊落空的玩家們都極其復雜,一時之間都說不清到底是放松還是惋惜。

    至于隊內有美味的人的隊伍,他們確實如同珍妮說的那樣,陷入了一個十分兩難的抉擇。

    拋棄隊友,還是選擇放棄黑水晶?

    就算只是在副本里認識不久的人,大多數玩家還是做不到輕易推別人入火坑。說好听點是拋棄,說難听點,這就相當于親手害死人。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自己面臨這個局面,是否可以義無反顧的上去送死呢?

    不可能。

    那是否可以自私到逼迫別人去死呢?

    三觀正常的人也會說,不可能。

    又不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不至于這麼絕情。

    這個時候最煎熬的並不是隊友,而是那些被珍妮點中的人。

    他們無法控制自己不去多想,就算隊友們幾次三番的安慰,這個時候看別人,也會感覺這些溫暖笑意下總是附帶一絲牽(強qiang)。

    不管是真的牽(強qiang)還是自己臆想出來的牽(強qiang),都可以輕易使一個人的理智崩潰。

    當即就有人後退好幾大步,說︰“我不能再在這里待著了。對不起,就算完成不了縫紉課任務我也不待了,我要退隊。”

    說完,那個人表情瀕臨崩潰,轉身就跑。

    攔都攔不住。

    上去攔兩下,那個人就差提起武器和隊友打起來了。這個時候阻攔,看上去就是心思不正。

    “起內訌了。”左子橙看著那人的背影,又扭頭看向盛鈺︰“現在怎麼辦?”

    盛鈺木著臉︰“你問我做什麼。”

    “要不然還真讓那個厭世美女上去送死啊。看你的表情,你好像有什麼辦法?”

    不得不說左子橙的直覺確實很敏銳。

    盛鈺腦子里確實有一個想法,只不過這個想法太過離奇,離奇到他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珍妮那邊已經點了大幾十人,很快就點到了他的頭上。

    緊跟著被點的就是廖以玫,以及傅里鄴。

    一般來說,被點的人都會接受到許多人的注目禮。到了盛鈺這里,他更是瞬間變成焦點。

    聯合國頂流明星的影響力不可預計。

    要是盛鈺折損在這里,還是因為這種讓人唏噓的原因,估計這次副本結束,外面的輿論估計直接天翻地覆,說是腥風血雨也不為過。

    矚目之下,盛鈺在心里權衡了一下黑水晶對自己的重要(性xing),這個險有沒有必要冒。

    很快他就做出了決定。

    蹭到傅里鄴身邊,盛鈺說︰“信我嗎?”

    傅里鄴點頭︰“信。”

    盛鈺又說︰“那我可以信你嗎?”

    這一次傅里鄴沉默了,不是遲疑,而是因為答案顯而易見,他甚至都懶得講出口。

    頓了頓,盛鈺理解了他的意思,長吁一口氣說︰“你在這個位置射箭,可以攔住護工嗎?”

    “三分鐘,只能攔三分鐘。”

    傅里鄴估算了一下,也沒夸大自己的能力,而是說︰“如果是你的話,我可以保你無恙。”

    “憑什麼東西保我?”

    盛鈺笑了一聲︰“拿命來保我嗎?那大可不必,不需要保我。如果我的猜想沒有錯,那我站在那,他們都不會動我。你就只需要攔住護工就行,記住不要傷到他們,就嚇唬兩下。事情要是成了,我的黑水晶有你的一半。”

    說著他從地上尸體處扯了一塊白布,接過常暮兒手中的洋娃娃,就自顧自走了上去。

    胖子和廖以玫還在那邊拉鋸戰呢,轉頭就瞧見盛鈺與他們擦肩而過,他瞬間就急了︰怎麼拉住了小美,他盛哥又傻乎乎上去送死!

    現在都流行大公無私為人奉獻的嗎?

    沒必要啊,比起黑水晶,對胖子來說,小美和盛鈺的命重要何止千百萬倍。

    他疾步走上前,小聲勸阻︰“盛哥別,你千萬別。咱沒人饞黑水晶,你再好好想想。”

    “沒事,是我饞。”盛鈺平靜的開口。

    已經受夠了自己的無能。

    技能只能使用三次,要節省著用。體能上也只比普通人(強qiang)了一點點,要是遇見了神明追擊戰,他跟普通人根本沒什麼差別。

    武器……武器就更加糟糕了。

    惡詛守護匕首听起來牛逼哄哄,誰知道是個一次(性xing)的玩意兒,用完了就沒了。

    這麼無能下去,盛鈺不死也得瘋。

    他就不是一個可以甘于無能的人。

    他一動,隊伍其余幾人也跟著動了。

    眾人簇擁著盛鈺,看上去就像為他踐行。而盛鈺本人看的只覺得有點好笑,這一個個搞得跟扶棺材一樣,該不會真以為他要去送死吧。

    事實證明很多人還真的這麼以為。

    “盛鈺是要犧牲自己了嗎?我的天啊,前幾天才在微博上看見他公司發布聲明。說盛鈺心情不好,要休息幾天,這一休息很有可能會永遠‘休息’下去,粉絲知道了得多傷心啊。”

    “那可不。現實世界捧手心里哥哥哥哥,一場游戲下來哥哥沒了,粉絲估計要崩潰。”

    “別說粉絲了。我是路人我都有點崩潰,(操cao),我好想現在上去攔住他啊……”

    周遭傳來細碎的交流聲。

    胖子臉(色)難看到極致,欲哭無淚的轉頭,危機時刻膽子也不知道為什麼變得這麼肥,朝傅里鄴直接吼出了聲音︰“你他娘不上來攔嗎?!”

    傅里鄴握緊弓,沒動。

    胖子見說不動他,又轉頭紅著眼眶說︰“盛哥,我知道你人好,心還特別善。”

    後面的話盛鈺壓根就沒听。胖子嘴里說的根本就不是他,等事情結束後他一定要對線,看看這小胖子對他的誤解有多深。

    走到珍妮面前。

    女孩表現的似乎極其高興,視線上上下下掃視盛鈺,高興道︰“是上次的小哥哥。你還是來了,你要做我的人娃娃嗎,珍妮會對你很好的。”

    “在給你看洋娃娃之前,我有幾個問題。”

    盛鈺緊緊按住包裹洋娃娃的白布,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珍妮。

    這話一出來,本就高度集中的人群不由投下了更多的關注度。

    他們下意識看向盛鈺,看看他想做什麼。

    還有人開始竊竊私語,已然發現不對勁。

    但是密室逃(脫tuo)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鏡頭中的盛鈺幾乎沒有直面危險過。一時之間他們也不敢做下定論,認為事情有轉機。

    在大部分人眼里,盛鈺現在依然被動。

    好像下一秒鐘,這個在現實世界里眾星拱月一般的男人就會悄無聲息消逝掉。

    不留一絲痕跡,以宏偉的抉擇落幕。

    嘈雜聲中,珍妮微微愣神,隨即十分樂意的點頭︰“問吧。這是僅僅針對你的福利哦。”

    扭頭看了一眼凶神惡煞的護工們,盛鈺心里計算了一下距離,心中篤定意味更加明確。

    他也沒有太緊張,實在不行就掠奪鬼媽媽。

    反正退路千萬條,爭得不過是那一條唯一能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前進道路。

    想著,他說︰“這個台子上寫了三個規則。一,禁止入夜後夜游。二,禁止斗毆。三,務必隨身攜帶洋娃娃。玩家一但違反這三個規則,是不是會被副本的規則就地抹(殺sha)?”

    珍妮心情似乎很好,在她眼中盛鈺幾乎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對待自己的東西,她當然可以耐下心回答︰“你說的沒有錯。做個乖孩子,副本規則就不會難為你們。”

    “禁止斗毆說具體一點。”

    盛鈺語氣其實不是特別客氣,但珍妮就像是一個舔狗一樣,根本顧忌不到他的語氣,反而十分高興的沖他解釋︰“只要不在護工叔叔阿姨面前斗毆就可以了。一但斗毆,不管對象是人類還是鬼怪,又或者是神明,那麼護工就會充當法則執行者的角(色),有權利攻擊並且(殺sha)害你們。”

    這話講出來,不少玩家開始思索。

    如果反過來理解的話,豈不是他們不斗毆的話,護工就無權對他們進行攻擊?

    仔細想想,剛才幾個隊伍上前交洋娃娃,護工包圍上去的時候,那幾個隊伍都是優先出手的人。隨後護工才開始反擊。

    最後一個隊伍之所以可以順利逃(脫tuo),因為他們從始至終都沒有反擊,一直都在抵抗。而且護工們的攻擊其實也沒有落到他們身上,嚴格算起來,他們的動作更像是引誘人的。

    引誘人進行攻擊。

    誰知道那個隊伍都是慫的,壓根就沒有想反擊,迅速背棄了自己的隊友,跑的比誰都快。

    “這個發現簡直太有用了。只要我們不主動進行攻擊,至少護工這邊就無法為難我們!”

    好多玩家都感激的看向盛鈺。

    原本以為這是個大公無私要上去犧牲自己,成全隊友的。沒想到上去以後,竟然會給他們帶來這麼大的一個信息點。

    絲毫不夸張的說,有了這個信息點,大家這才懂得如何在副本里保住自己的命。

    各式各樣的目光交匯中,就看見盛鈺滿意的點了點頭,忽然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除了這三個規則,副本里還有沒有其余的硬(性xing)抹(殺sha)規則?”

    “沒有了。”珍妮耐心告罄,眨眼看了下他手中的洋娃娃,說︰“你還有什麼問題?”

    “還有最後一個。”

    珍妮在等待,大廳的玩家也在等待。

    前者越來越不耐煩。

    相對應的,後者卻越來越期待,期待盛鈺會再給他們帶來什麼新信息。

    就看見盛鈺上前兩步,緊緊揪住洋娃娃上的白布,(勾gou)唇笑著問︰“對洋娃娃不滿意的話,你就會哭。你哭的話,護工就會幫你出氣,那我想請問,這個規則和‘禁止斗毆’的規則,到底哪一個更權威。”

    珍妮愣了一下,下意識說︰“當然是副本制定的規則更加權威……”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她猛的反應過來,一下子愀然變(色)︰“你想(干gan)什麼!”

    幾乎在她話音剛落的下一秒鐘,盛鈺抱起地上的一個小箱子,動作從來沒有這麼快過,幾乎是幾秒鐘之內就蹬翻了其他幾個箱子。

    黑水晶撒的一地都是。

    人群瞬間就看傻了眼。

    因為一切都(發fa)生的太急,太快。

    他們很多人甚至腦子都轉不過來彎,宏偉的自我犧牲形象搖搖欲墜,讓人啼笑皆非的騷(操cao)作迅速將其頂替。要是21層樓真的是一個游戲的話,只怕早就有人忍不住狂摳鍵盤,大叫牛逼。

    “你們都愣著(干gan)什麼,還不快搶黑水晶,抄光神明的家底。只要不主動攻擊,護工就不能拿你們怎麼樣,鑽bug都不會嘛。既然交娃娃橫豎都是一個哭,那我管你哭不哭。”

    盛鈺一邊回頭狂奔,一邊大聲喊話。清亮好听的音(色)幾乎貫穿整個大廳,話語內容听的眾人一百個目瞪口呆,又一萬個瞠目結舌。

    只見他坦蕩的不得了,叫道︰

    “你哭你的,我搶我的,咱們兩不耽誤!”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