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4章 洋房孤兒怨(十)

第44章 洋房孤兒怨(十)



    看見常暮兒那個姿勢, 盛鈺在一瞬間就想起來好多以前看過的恐怖片。[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他心里估(摸Mo)著這女孩該不會縫娃娃縫出病來了吧。

    正緩慢舉起手里的箭支,常暮兒忽然抬頭,一臉驚異的看著提起武器的眾人, 道︰“你們(干gan)什麼?”

    “你(干gan)什麼,應該是我們問你(干gan)什麼!”

    胖子一下子松氣, 說話的時候都有點翻白眼︰“差點被你嚇死, 好端端趴地上要向盛哥和傅佬磕頭,是不是還得恭喜一句百年好合啊。”

    盛鈺放下箭, 瞄了一眼胖子。

    他早晚找個機會揍胖子一頓,要讓這死玩意兒明牢牢記住‘禍從口出’是什麼意思。

    這邊, 常暮兒先是忍不住點了點頭, 又神智回籠的搖頭, 指向桌上的洋娃娃︰“我在找東西。它一直沖下面指著, 我在想是不是手指頭就在地面上, 就趴在地上找了會, 沒找到。”

    沒找到是必然的。洋娃娃沖地指不一定就是說手指頭在地面上,他們現在在洋房三樓, 說不定那手指頭在二樓, 或者一樓呢。

    也不知道常暮兒這個邏輯是怎麼回事。

    盛鈺沒好意思吐槽出來, 就轉移話題說︰“你把娃娃都縫好了麼?辛苦了,我們也沒幫上忙。”

    本來只是隨口一句話,誰知道常暮兒听了仿佛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高興的拍(胸xiong)︰“沒事沒事, 戰斗的事情我幫不上你們, 那這些雜事就應該出出力。它很好縫的, 紗裙用線來回碾下, 就瞧不出來原先碎裂的痕跡了。至于後背心的這個小破洞, 我把衣服翻了上去,從里面覆蓋上相同顏(色)的布料,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你們瞧——”

    說著她爬起身,將娃娃提到眼前。

    正面對準這洋娃娃,教室里的人面(色)都變得有些難看,不約而同的開始瘋狂跳眼神探戈,看天看地只用余光看那洋娃娃。

    陰森森的鬼笑,缺了一根手指頭的手直直沖地面指著,明明教室里燈光大亮,按照常理來說它的臉應該都處于光中才對。也不知道是什麼原理,就是有一小半還處于陰影當中,這一小半陰影區看的人毛骨悚然,長久不能與其對視。

    在場也有不怕這些的。

    例如傅里鄴,他盯了洋娃娃一會,說︰“手指在下層,我們需要下樓。”

    眾人簡單休整了一下,就邁出教室。

    洋房公館才去對稱(性xing)建築,這里面的教室排布很規整,一大列一大列的過去,佔地面積極廣。同上個副本的金字塔不一樣,這里的走廊雖然也很多,但至少不會讓人感覺迷惑,都是一條道走到直,拐彎處就是樓梯口。

    不至于迷路,但是相應的也有對玩家不友好的地方。在這種地勢下要是遇到追擊戰,那簡直就是往神明肚子里送菜。除非開啟了什麼加速度的技能,不然光憑跑路,是逃不出追擊戰的。

    從中軸線走下去,兩側牆壁一直都是海洋壁畫,海洋生物栩栩如生。

    隨著他們邁動的步伐,這些生物的眼楮珠子好像也隨他們挪動。再加上邊邊角角有很多小別墅,里面不斷傳來幼童的嘻嘻笑聲,以及嘎達嘎達的關節錯位聲,這一路走的眾人實在不好受。

    仿佛除了兩側非人類,隊友都不見了。

    胖子閑不住,不敢叨擾廖以玫,就去拽著鄔桃桃問個不停︰“你說你偶爾冒充過貪婪王,具體是什麼時候?在哪里冒充的?是不是丟給貪婪王許多口大鍋,讓人家給你背著了?”

    一連串問題過去,盛鈺也隱晦的看了過去。胖子問的也正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不管以前冒充過多少次,反正以後我是不會冒充他的了。”鄔桃桃也是個人精,不正面回答問題,反倒笑著扯起了其他︰“你們看了憤怒王翁不順的事跡嗎。”

    胖子想了幾秒鐘,罵道︰“就是那個掠奪掉憤怒王身份卡牌的神明?別跟我扯東扯西的,我在問你事情,你忽然提起他是什麼意思。”

    “就是因為和他有關,我才提起他。”

    鄔桃桃看上去就和翁不順狂熱崇拜粉絲一樣,一提起這個名字,他整個人忽然就精神了。

    “傳言翁不順千年前觸怒了全界神明,被好多個神明聯手(鎮zhen)壓在第三層樓。那一整個副本就是為了(鎮zhen)壓他而開闢出來的新空間。只是沒想到後來會有那麼多玩家闖入副本,陰差陽錯的把他給放出來了。新鬼王菜的很,幾乎是雙手奉上了自己的身份卡牌,好多神明听見翁不順逃(脫tuo)的消息,臉都綠了,因為翁不順出來第二個復仇對象,絕對就是這些曾經困住他的神明們。”

    听到這里,盛鈺腦子里隱約閃過一道靈光,恰恰好有關鄔桃桃所說的話語。只可惜這道靈光走的實在是太快,他沒來得及抓住。

    只能留下滿腦子的疑慮。

    他沒忍住出聲︰“他第一個復仇對象是?”

    “是貪婪王。”鄔桃桃言辭肯定。

    “……”

    盛鈺慶幸于在場幾個鬼王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人,听了這話沒有齊刷刷將視線投向他。

    壓力本來就大,再被人這麼一行注目禮,壓力豈不是變得更大了。

    胖子是唯一坐不住的那個,他看了一眼盛鈺,發覺後者面(色)有些蒼白,就急了。

    狠狠一拍鄔桃桃的頭,說︰“他娘的別以為你是初中生,講話就不用負責任啦。翁不順活了個幾千年的老妖怪,他和貪婪王能扯上什麼仇什麼怨,你是在現場還是看到了?神明臉變綠這麼小的細節你都知道,一看就是听到了點什麼捕風捉影的東西,自己就添油加醋講出來唬人。”

    “信不信由你。”鄔桃桃怨念很大的捂著腦袋,又說︰“我是上個副本听見鬼怪聊天,這些話論壇上都不可能有。反正有憤怒王翁不順時時刻刻在暗處盯著,我再敢冒充貪婪王的話,那就不是讓他給我背鍋,而是我替他去送死了。”

    談話間眾人已經走到了二樓。

    洋娃娃手臂還是鍥而不舍往下指,眾人也沒就這一點多交流,直接順著樓梯又往下走。

    這時候附近玩家逐漸變多,各個行(色)匆匆,有些還在補娃娃環節。有些連洋娃娃殘肢都已經找好了,正商議著去找珍妮看洋娃娃。

    不知道為什麼,不論隊伍處于哪一個環節,都沒有其余動作,好像都在原地等待著什麼。

    如果是以往,盛鈺肯定能發覺這一點不太對勁。但他現在思緒都被鄔桃桃的話打亂了,比起洋娃娃,他更關注‘尋仇’這兩個字的意思。

    想著他拽住鄔桃桃,佯裝不經意笑著問︰“據我所知鬼王好像開局都是人類玩家,把他們往大了算,堪堪一百年。這一百年間翁不順都被(鎮zhen)壓,難不成他在夢里和貪婪王結怨?”

    鄔桃桃回視說︰“你這麼好奇?”

    “我這個人,天生八卦。”

    盛鈺面無表情的回視過去,眼神冰涼涼的,夏日都能讓人感覺到腳底一股涼風沖上來。

    鄔桃桃被堵了一下,撓頭說︰“其實我也不太清楚(發fa)生了什麼事,都是听鬼怪說的。這事其實在鬼神界傳的挺開,但因為時間太久,很多鬼怪和神明都不太了解內幕。非要具體說的話,這個貪婪王應該改個名字,叫背鍋王。”

    “和翁不順有過節的是上一任貪婪王,幾千年前七王都是鬼怪。後來不知道怎麼了,七王隕落,這一屆鬼王全部變成了人類。我听到的傳說版本是,上一代貪婪王和傲慢王交好,哄騙傲慢王替他從翁不順那里搶了個什麼東西。貪婪王死前都沒有歸還,而是將‘那東西’綁定在身份卡牌上,這份仇怨就連帶著順延了下來,下一任貪婪王淒慘的替他背鍋。”

    太慘了,盛鈺听了都覺得慘。

    一想到自己就是貪婪王,他覺得更慘了。

    手心卡牌一點異樣都沒有,別說綁定了什麼東西,他連卡牌溫度都感覺不到。

    不著痕跡的拿手腕拱了下傅里鄴的腰,布料下硬邦邦的,盛鈺說︰“翁不順這麼記仇,仇怨豈不是要牽連到這一代的傲慢王。”

    “……”

    傅里鄴提弓,好笑的看了一眼他。

    鄔桃桃渾然不覺,煞有其事的點頭︰“我其實懷疑鬼王是不是轉世投胎的。要不然翁不順為什麼還要把仇記到這一任的傲慢王身上。排除身份卡牌,這就是不同的兩個個體啊。”

    這話說的有漏洞,盛鈺瞬間反應過來,凝眉問︰“這兩人到現在為止都沒有過節,你為什麼這麼肯定翁不順記了傲慢王的仇。”

    關鍵時刻有些人就是喜歡裝瘋賣傻。

    鄔桃桃忽然‘啊’了一聲,像是沒有听見盛鈺的質問一般,幾步上前︰“這娃娃怎麼又往上指。”

    他們在二樓的時候,洋娃娃手指頭往一樓指。等人來到了一樓大廳,洋娃娃手臂又直挺挺的向上,十分倔(強qiang)的朝天指。

    胖子剛剛就沒仔細听有關憤怒王翁不順的那一段對話,此時氣憤的拿菜刀在洋娃娃前方空氣處比劃了一下︰“這玩意兒說不定是活的,故意捉弄我們。不然為啥我們到一樓它又往上指。”

    現在就算是揪著鄔桃桃問,估計也問不出什麼有效信息。而且他自己都說了,這些都是傳說,都是听說來的,真實度不一定可信。

    盛鈺就當听了一個光怪陸離的神話,給自己扇了兩下風,就把這事從腦子里扇了出去。

    現在更應該關注的是洋房本身。

    第一夜玩家就是集結在大廳,這里粗略算去能容納下近萬人。中間並沒有什麼遮擋物,很多玩家謹慎站在大廳,時不時警惕周邊的護工。

    他們的隊伍很多都已經不滿七人,大廳地面上還能看見一些人的尸體。正被不知道哪兒扯過來的白布粗略擋住,出于人道主義精神給逝者慘狀蒙上最後一層輕飄飄的遮慘物。

    隊伍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只得帶著洋娃娃又朝著二樓爬。等人站在二樓了,這娃娃就好像專門跟他們作對一樣,笑著向一樓大廳指。

    它在笑,胖子已經怒了。

    他舉起菜刀說︰“這他娘的還不是捉弄我們麼?爬個一千遍也沒有用,它肯定故意的。”

    一時寂靜,無人搭話。

    最後還是常暮兒舉手說︰“我覺得吧,可能這跟手指頭在一樓和二樓之間。比如地板縫里。”

    這話講出來太打擊人了,如果手指頭真的在地板縫里,那別說今天晚上之前能不能找到。說不定明天都要上其他課程了,他們還在這里處理縫紉課的歷史遺留問題。或者說等副本結束了,他們還在這里翻地板找洋娃娃的手指頭。

    不至于,不應該。

    盛鈺第一反應就是這六個字,他環視四周,最後眼神定在了天花板的吊燈上。

    那吊燈上承二樓天花板,下接一米。正好處于一樓和二樓的中央臨界點。且吊燈版型是非常卡通的,像是嬰幼兒床鋪上的啟蒙玩具一般,四角都吊著船型小燈,要是藏東西也很方便。

    隨著他的視線,隊伍里其余人也看著吊燈。

    傅里鄴人狠話不多,自顧自舉起弓箭,直接朝吊燈射了一箭。

    黑暗中那燈搖搖欲墜,僅僅晃動了幾下就猛的摔落在地面,一下子砸出了不少新鮮玩意。不止手指頭,里面還有很多其他洋娃娃的殘缺肢體,隨著船型玩具咕嚕嚕滾了出來。

    玩家們大驚,隨即就是一陣狂喜。

    ——跟著大佬撿漏啊這是。

    胖子擠進人群中,好不容易(摸Mo)黑找到了斷指,嘗試給洋娃娃拼湊上去。

    “成了。”他高興道。

    珍妮就站在前方的台子上,上頭的三行規則隔著老遠都能隱約看見。她身邊還擺放著幾個小木箱子,第一個箱子是半掩著的,從縫隙里可以看見,那里面裝著滿滿一個小箱子的黑水晶。

    “這洋娃娃看著跟店里新賣的一樣,要是珍妮還不滿意,我先吃了洋娃娃,再和她同歸于盡。”

    胡扯完,胖子甩著洋娃娃的頭發就要上前,全場近幾百名玩家都一致的向他行注目禮,就連珍妮和護工都不例外。

    盛鈺心神一凜,上前拽住胖子道︰“急什麼,你沒有發現不對勁嗎?”

    說完他也沒有理會茫然的胖子,而是注視著大廳內的玩家。這些人視線剛與他接觸,就慌亂的挪開視線,掩耳盜鈴看向別處。

    還是那句話,他們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明明已經拼湊起洋娃娃,並且其中幾個隊伍手工看上去比常暮兒還要好。如果說自己手里的洋娃娃和店里賣的差不多,那麼那幾個隊伍手里的洋娃娃幾乎可以說是出廠設置了。

    這麼高完成度,他們依然不上去找珍妮。

    是因為害怕嗎?

    不,不可能,第五層樓不可能一群慫逼。

    這件事情一定有古怪。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