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42章 洋房孤兒怨(八)

第42章 洋房孤兒怨(八)



    就像胖子說的那樣, 他們進賊窩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大家陷入一個敵不動,我不動的詭異狀態,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幾分鐘, 見那些學生確實坐在座位上一動不動,鄔桃桃(干gan)咳兩聲上前。

    眾人視線隨著他移動。

    胖子小聲喊︰“你快回來!”

    鄔桃桃像是被迷了心智一般,也不回話,自顧自上前拿手在其中一人眼前晃了晃。見學生依然不動,他回頭說︰“沒事, 那些要搶洋娃娃的高年級肯定已經出教室。現在留下來的都是正常的高年級, 不用擔心。”

    也不知道他這份自信到底是從何而來,但這一定是盲目自信,因為在他話音剛落的那一瞬間, 他身後的高年級就猛的起身。

    鄔桃桃瞬間回頭, 下意識放出防御遮罩。

    那高年級學生只是拿冷冰冰的視線盯著他,幾秒鐘後, 那人又冷漠轉身朝後門看。

    嬰兒啼哭聲響起。

    眾人視線高度集中之下, 教室後門大開,一個看上去還不足月的嬰兒從門口爬了進來。

    之所以說他不足月, 是因為他看起來太小了。連襁褓都沒有,直接赤/裸裸在地上爬,身上還連著臍帶,爬行過程中留下一路蜿蜒的暗紅(色)血跡,血腥味一下子就蔓延整個教室。

    與此同時,不知道哪兒傳來一陣女童聲︰

    一個兩個三個小朋友

    四個五個六個小朋友

    七個八個可愛小朋友

    一起手拉手玩雪球

    一起手拉手玩雪球

    “……”胖子唉聲說︰“又來了。”

    他掏出菜刀,猶豫的沒有上前。反而扭頭看向傅里鄴, 討好說︰“傅佬, 這麼小的孩子近距離實在下不去手。您老遠程攻擊, 要不您來唄。”

    傅里鄴保持握弓的姿勢,听了胖子的話也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將弓弦拉的更滿。從第三視角看,他隨時都有可能松弦,放出那一箭。

    “等一下。”

    眾人立即轉頭,看向出聲的盛鈺。

    又仔細的看了好幾眼,盛鈺確定了自己的想法,說︰“這嬰兒沒有攻擊意志,他好像只是想帶我們去什麼地方。”

    就像盛鈺說的那樣,眾人重新審視地上的嬰兒,他只爬到了過道中間點,就轉身又朝著後門。鄔桃桃上前兩步,嬰兒也就往後門爬了兩步,還不時的回頭看眾人,確實像個帶路的。

    “他這是想帶我們去哪里?”

    常暮兒聲音顫抖,看上去已經怕到了極點。要是不注意听,她的話甚至都會被恐怖童謠的聲音給蓋過去,見眾人沒有反應,她又試探的朝教室里的學生喊︰“你們有針線嗎?”

    桌椅搖擺聲嘎達嘎達不停歇。

    學生們動作出奇一致,全部緩慢抬手。

    遙遙指向地上的小嬰兒。

    鄔桃桃沉聲說︰“我懂了。”

    左子橙天生和這人就不對付,一听這話就斜眼看過去,道︰“你又懂什麼了?”

    “這兒的學生估計都沒有針線,不信你自己去搜。童謠開始的那一刻,我們就入了局,想要破局只能跟著嬰兒走,要不然只會永遠被困在教室里,拿不到針線也縫不了洋娃娃。”

    說完,鄔桃桃聳肩︰“你們要是害怕的話,我可以一個人跟上去看看。反正我也是防御技能,鬼怪和神明都不能把我怎麼樣。”

    “那行,你自己跟上去看。”左子橙不中激將法,反而抱臂,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

    像是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會這樣說,鄔桃桃人僵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女聲打破了平靜︰“我跟你一起去。”

    剛听見這聲音的時候,盛鈺還以為是常暮兒在說話。扭頭看了一眼,這姑娘已經怕到腿軟了,臉(色)也是慘白,眼底還隱隱約約有些發青,這個模樣不可能有志氣毛遂自薦跑去送死。

    隊里只有兩個女人,一個是常暮兒,還有一個就是懶惰王廖以玫。

    廖以玫一開口,不僅盛鈺有些驚訝,就連這些與她接觸時間不長的人都有些驚異。

    畢竟這女人存在感一直很低很低,要是她不開口說話,眾人都快忘記旁邊還有這麼一個人。

    “我可以自愈,不會出事。”廖以玫沒有解釋太多,仔細看了嬰兒兩眼,說︰“走吧。”

    說著,她與鄔桃桃一齊走出教室,就緊緊跟在嬰兒後面,也不交流。

    胖子焦急的想要阻攔,又找不到好的理由。他只能跟到後門處看了兩眼,然後一臉急促的說︰“就在對面,他們進了對面的教室!”

    教室是沒有窗戶的,即便那兩人進了對面的教室,這邊人也不會知道那邊(發fa)生了什麼。只能勉(強qiang)從童謠間隙中听見陌生女人痛苦的哀嚎。

    見胖子有那麼一點想要跟上去的意思,左子橙一把拽住他,說︰“人家一個是防御技能,一個有自愈技能,正常情況下都能保命。你跟上去(干gan)嘛,去拖他們倆的後腿呀?”

    胖子急的臉通紅,偏偏還無法反駁。

    女人的痛苦哀嚎聲越來越大,這個間隙里,左子橙隨機搜了幾個高年級學生的身,良久他無奈搖頭︰“還真被那小子說對了,都沒有針線。”

    盛鈺磨蹭的走到傅里鄴身邊,說︰“我感覺還是有點不太對勁。”

    傅里鄴看了他一眼,翻手抽出一根黑(色)的箭,塞到盛鈺手中︰“我不死,這箭就不會消失。”

    盛鈺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接過箭搖頭說︰“不是,我不是害怕。就是感覺讓兩個輔助上去,他們出事的可能(性xing)小,但要是遇見了什麼危險,那也只能被動承受攻擊,連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要是不聲不響死在對面教室,這可就搞笑了,難不成那嬰兒想把我們逐個擊(殺sha)?”

    “有這個可能。”傅里鄴點頭,看了看周圍的學生︰“留在這里沒什麼用。”

    說著,他動了動腳步,往後門走。

    盛鈺沖胖子使了個眼(色),腳步沒停,也跟了上去。胖子一看有人要沖前鋒,簡直要感激涕零,連忙跟上身前的兩人。

    人都走了,左子橙和常暮兒自然不可能留在原地,對視一眼,也頗為無奈的挪動腳步。

    這幾步走的安安靜靜。

    對面教室除了女人的哀嚎聲,沒有一絲其余聲響。身後教室也大差不差,坐了滿滿半個屋子的學生,偏偏安靜的像是什麼活人墓地。

    將黑箭豎在身前,盛鈺腦子轉的很快。

    他現在還有三次貪得無厭掠奪技能,根據經驗來說,副本快要結束的時候通常都是高危時刻。最好的辦法就是技能能不用就不用,就算浪費掉機會,也比真正死局時無法反抗來的好。

    但他總得提前規劃好,要是真的出現了什麼奪命危機,到時候要選擇掠奪誰。

    左子橙、常暮兒太弱,pass掉。

    胖子的技能還不錯,但他自己也有使用次數的限制,而且還有時間的限制。

    鄔桃桃和廖以玫都是偏自衛(性xing)質的技能,掠奪過來只能勉(強qiang)保住自己的命。技能效果一過,只能面對神明(干gan)瞪眼,順便等死。

    想來想去,還是傅里鄴的技能最合適。

    剛想到這里,一旁的傅里鄴似有所覺偏頭︰“你是不是在想,一會要是遇見了什麼危險,第一個來掠奪我。”

    盛鈺心里臥槽,表面搖頭︰“沒有啊。”

    傅里鄴偏過頭不再看他,語氣帶點笑意︰“不用掩飾,告訴你個更糟糕的事情。一想到你的第一選擇是我,我竟然還覺得很開心。”

    盛鈺︰“……”

    他心說,這誰頂得住。換個人在他現在的境況,說不定已經分分鐘繳械投降了。

    來到對面教室的門口,剛一靠近就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血腥氣味。這種血腥味已經濃烈到人想(干gan)嘔,腥味與潮濕的感覺交雜在一起,幾秒鐘的時間,人就好像被拉到了另外一個空間里。

    這間教室更準確來說,其實是一間實驗室。

    門是開的,胖子一過來就罵了句髒話。

    後頭的兩人面(色)也不太好看,左子橙還要好一點,常暮兒已經彎腰扶牆,開始嘔吐了。

    那里面的景象實在是太惡心了。

    一地的鮮血,有些還順著門縫流了出來。不僅如此,地上還橫七豎八的躺著不少面目猙獰的尸體,粗略算去得有十幾具。

    這些尸體死相無一例外的淒慘,腳底面幾乎已經不成樣,上面全是凹凸不平的洞。他們身上也好不了多少,(胸xiong)前背後都像是被無數支劍來來回回捅了無數下,乍一眼看過去,就沒有完好的皮膚,沒有密集恐懼癥的人頭皮都有點發麻。

    盛鈺揪著尸體的腿,仔細看了一下尸體身上的服飾,說︰“是19屆新生,死因失血過多。”

    說著他松開手,盡管心里有點同情這些逝去的人,但生理上還是忍不住泛惡心,接連後退好幾步。他一退,後頭的幾人也跟著後退。

    “不行了。”常暮兒扶著教室門︰“我再吐會。”

    說著她就‘嘔’的一聲,彎腰開始吐。

    胖子蹲xia身,同樣揪了幾具尸體看,說︰“都是19屆新生,我就知道那嬰兒不能瞎跟。鬼帶路哪有什麼好事,看,命給帶沒了吧。”

    他放下尸體,雙手合十拜了幾拜,口中念念有詞︰“看你們表情都很痛苦,生前一定經受了特別(操cao)/蛋的折磨。祝你們來世不要再玩這個游戲,就算不走運玩了,也拿個好點的身份卡牌吧。”

    左子橙拍了他一下︰“你先關注一下還活著的人吧,哪有閑工夫在這拜死人。”

    胖子收手,心說也是。

    抬頭看的時候,盛鈺幾人都已經跨越尸體,在夾縫中踮著腳尖走到教室後方去了。

    那邊有一個大白布被拉起來,女人的慘叫聲和嬰兒的啼哭聲都是從白布之後傳來。那白布遮光(性xing)不是很(強qiang),可以隱約的看見有不少人在白布後面形影匆忙,女人躺在類似于手術台上頭。

    听起來像是在分娩一般。

    鄔桃桃和廖以玫站在白布前面,半天沒動。

    “我建議我們現在就轉身走。”

    盛鈺看了一眼兩人,說︰“白布後面很有可能有什麼蠱惑,導致這間實驗室有這麼多玩家中招。現在扭頭走,規避風險,不然我們的下場很可能和屋子里的人一樣。”

    胖子瘋狂點頭,猶猶豫豫的去拉廖以玫的衣角,苦著臉說︰“咱別有這個好奇心,真沒什麼好看的,快走吧。”

    就跟辯論賽一樣,有正方就必定有反方。盛鈺主張掉頭走,鄔桃桃卻老大不願意。

    他揚了揚手中的鑷子,說︰“廖小姐說里面這個女人的聲音她很熟悉,我看她不可能走的。而且我覺得高年級是在考驗我們,通過這一關說不定就能拿到針線了,不然你們以為副本會隨隨便便把針線給玩家,這太輕松了,輕松到不像二十一層樓的套路。看看有沒有長點的東西,這麼短的東西去挑白布,我還真有點害怕。”

    “那你就別挑白布了!”

    胖子就差扛著廖以玫跑了,見後者跟入了魔障一樣,一改瞌(睡Shui)的表現,現在精神的不得了。他原地躑躅兩下,迅速從正方倒戈成反方,從地上撿了根已經斷裂的椅子腿。

    “用這個,這個長一點。”

    鄔桃桃接過椅子腿︰“那我要挑了。”

    所有人的反應都是抗拒的,就連遞上椅子腿的胖子也不例外。左子橙連喊了好幾聲‘先別挑開,讓我出去’,鄔桃桃都跟沒听見一樣。

    不等眾人反應,他面(色)有些詭異的激動,就要伸手挑開那白布。

    盛鈺心說糟了,他轉身就要跑,誰知道那邊動作剛進行到一半,就被廖以玫皺著眉攔截住,鄔桃桃面(色)僵住,笑道︰“(干gan)什麼,不是你想看白布後面的東西嗎?”

    廖以玫眉眼間都是迫人的冷(色),平靜開口說︰“我想看是我的事情,我陷入危險也是我一個人造孽。所有人都還在屋子里,你就迫不及待的要挑白布。奉勸你最好不要動,再動一下,往後每一時每一分每一秒,我永遠把你當成神明打。”

    說完也不顧鄔桃桃難看的面(色),她翻手死死拽住鄔桃桃的手腕,回頭的時候面(色)略微緩和︰“你們先出去。是我想看,沒道理拖你們一起死。要是有危險,我死了也會拖旁邊這個攪屎棍一起死,放心,這個神明活不了。”

    “(操cao),我不是神明!”鄔桃桃(插cha)嘴罵道。

    他極力想掙(脫tuo)廖以玫的的手,但後者好像用上了巧勁,死死摁住他手臂上一個穴位,導致他無論如何也提不起勁去掙(脫tuo)。

    眾人面面相覷,挨個退到門邊。

    就胖子還杵在原地,如臨大敵的舉著菜刀,瞪著白布。除了快要返回原先教室的常暮兒,其余三人都是在門線以外,一步就能跨進去。

    這個視角也能看的很清楚。

    只見廖以玫(強qiang)硬搶過鄔桃桃手中的椅子腿,一鼓作氣挑開了白布。

    那一剎那,女人的尖叫聲拔至最高。

    連童謠聲仿佛都有些避其鋒芒的意思,听起來變小了一點。

    白布後面是一個躺在手術台上的女人,她正在分娩,臉上全是虛汗。她哭著朝廖以玫伸手,慘叫著喊︰“女兒,快來救救我。”

    在她與廖以玫之間,是足足七大排長鐵釘,倒立直(插cha)在地面上。那些鐵釘尖端已經有不少鮮血,看上去都是屋內死去玩家留下的。

    “是幻覺。”左子橙嘆了聲氣︰“來硬的搞不過我們,就愛搞這些軟的。心理攻擊最可怕。看來死掉的人都沒有抵御過幻覺,身上的洞全是自己滾出來的,等失血(死si)亡,幻覺也就結束了。”

    說完,他松口氣︰“還好,我感覺那美女(性xing)格挺剛的。她估計不會被幻覺迷惑意志。”

    如果副本可以像游戲一樣給人起備注,盛鈺真想給左子橙起一個‘反向flag’的備注。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下一秒鐘,糟糕的事情如約(發fa)生,不例外于屋內(死si)亡玩家。

    廖以玫也沒抵御住,她忽然上前。

    “小美!”胖子焦急的想要上前拽住她,她卻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很是勇猛的拽住鄔桃桃,用力一推,兩人一起滾上了鐵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是鄔桃桃發出來的,他張開自己的防護罩,但速度還是慢了幾拍,身上被扎了幾個孔。他欲哭無淚喊︰“你有什麼毛病,我真不是神明,我他/媽掀開白布不是幫你掀的嗎!”

    “怎麼了怎麼了。”常暮兒在另外一個教室,聲音害怕到極致,不敢上來看。

    左子橙回頭的時候,表情還帶著殘存的驚訝,說︰“你要不要過來看一眼。”

    常暮兒糾結一下,揣著娃娃上前。

    一靠近,她就被驚的連話都講不出來。

    鄔桃桃整個人蜷縮在鐵釘之上,幾乎是動彈不得。一旁的廖以玫咬牙,抽腳踩上鐵釘,那些鐵釘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一接觸她的腳面,就直挺挺捅了進去,直接從小腿肚捅了出來。

    拔腿的時候,那些傷痕又會在一瞬間痊愈。廖以玫忍著痛,一邊被刺,一邊痊愈。就這麼一步一步爬到了分娩女人的身旁。

    鮮血流了一路,看的人啞口無聲。

    能爬到第五層樓,基本上就沒有不狠的人。

    這個認知再一次洗刷盛鈺的大腦。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眼前的一切估計就是導致廖以玫(性xing)格大變一心求死的契機。

    胖子在旁邊看著又無法上前,只能碎碎念道︰“不要被蠱惑,那是幻覺。小美你清醒一點,你過去了也救不了你媽媽啊。”

    正在分娩的女人看上去已經快要不行了,她虛弱的抬起手,撫(摸Mo)上廖以玫的臉,哭道︰“你是不是恨我,是不是恨我不該再生……”

    她的手一路往下,緩慢的攀爬上廖以玫的脖頸,五指逐漸收攏,掐的廖以玫臉(色)青紫。

    胖子整個人都快急傻了,除了鄔桃桃,他就是距離廖以玫最近的人。

    但中間橫著七大排鐵釘,他這把菜刀就算是扔,也不一定能扔準到分娩女人的身上,很有可能還會不小心誤傷到廖以玫。

    他只能焦急轉頭,看向全場唯一遠程攻擊手傅里鄴,剛要開口說話,他的表情忽然頓住。

    傅里鄴和盛鈺是站在一起的。

    兩人的表情出奇一致,都十分淡定平靜,看上去一點肅然感都沒有。心頭的疑惑剛泛上來,就看見盛鈺沖他搖頭,說︰“你要是真心愛你的小美,就不應該這麼不了解她。”

    “……?”

    胖子也是危機時刻腦子亂掉了,有了盛鈺的提醒,他忽然反應過來——廖以玫一直都是清醒的,她從來都沒有被幻覺迷惑過。

    就像她手中的椅子腿,一直都沒有松開過。

    “我、我不恨你,我恨我自己。”

    廖以玫臉龐青紫腫脹,勉(強qiang)從喉嚨里擠出這句話,她高高舉起椅子腿,砸下去。

    滋——

    血液四濺,一下,兩下,三下。

    砸了有十幾下,女人手臂忽然軟了下去,幻覺與鐵釘在同一時刻消失。耳邊長響不歇的童謠聲也逐漸隱匿。

    只留下滿屋子的尸體。

    廖以玫像是一下子(脫tuo)力,癱在地上粗喘幾聲,勉(強qiang)抬起手指遙遙指著鄔桃桃,說︰“抓住他,他剛剛那麼激動的要挑起白布,肯定知道一些什麼。”

    胖子立馬一個飛躍壓了上去。一(屁pi)股將鄔桃桃坐的死死的,凶神惡煞揪著他的領子,道︰“老實說,你是不是神明?!”

    鄔桃桃快被壓到吐血了,焦急擺手說︰“我真不是神明,你們听我解釋。我挑起白布確實是因為知道一些事情,但是絕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故意想要害死你們所有人。”

    听見這話,胖子面(色)緩和了不少,但還是十分謹慎反壓住鄔桃桃的手臂。

    鄔桃桃也不反抗,無奈說︰“不是我說你們。進副本一晚上,你們什麼都沒有打听到嗎?”

    盛鈺心里好笑。

    這人騷(操cao)作完了,還反倒怪他們不懂事。想著他皺眉說︰“你打听到什麼了。”

    鄔桃桃推開胖子,喘了幾口氣說︰“這間房間是會移動的。昨天晚上就有不少人無意闖入這個房間,他們給這個屋子起了個名,叫做‘珍妮的夢境’。一些有過創傷記憶的人進了這個屋子,就會沉溺在創傷幻覺里,一旦沉溺進去,就會被珍妮吃掉美好的記憶,成為一種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的怪物,非要說的話,我更想稱呼那些人為——珍妮的人娃娃。”

    “這和你要挑開白布有什麼(關guan)系。”胖子拿菜刀把手敲了一下鄔桃桃的頭,後者頭上立即腫起來一個大包︰“別說我們欺負初中生啊,你要是再不講重點,胖爺我分分鐘就滅了你。”

    胖子威脅人的時候,還真別說,看上去挺像那麼一回事。

    鄔桃桃縮了縮腦袋,尷尬說︰“你們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你們啊。珍妮吃記憶總不可能去吃神明和鬼怪的,所以中她招的一定是正常玩家。我想著看看有幾個人中招,沒有中招的人都會被我列為重點懷疑對象,多多少少提防一點。”

    說完他一個激靈︰“都這麼看著我(干gan)什麼,我又不是反社會份子。就算你們中她招了,我也有辦法解救你們,絕對不會讓你們出事。”

    大家一時沉默。

    廖以玫抱臂說︰“姑且相信你不是神明。但是你一個防御技能,你有什麼資本說救人?”

    “唉……本來還想隱藏一陣子的。”

    鄔桃桃長嘆一口氣,說︰“你們以為常暮兒為什麼執意要帶我一起入隊。要不是我的身份很厲害,她總不至于和一個陌生人捆綁。”

    這話一出,不少視線就挪到了常暮兒身上去。後者點了點頭,說︰“他擁有掠奪別人技能的能力,真實身份其實不是魔法防御師。我昨晚遇見過高年級學生,那是一個鬼怪,他告訴我,有一位鬼王的技能恰恰好就是掠奪別人的技能。”

    盛鈺挑眉,瞬間就有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鄔桃桃終于推開了胖子,跟翻身農奴把歌唱一樣站起身,一臉嚴肅說︰“沒錯,只有貪婪王才能掠奪別人的技能,而我,就是貪婪王。”

    “……………………”

    屋子里瞬間陷入一片詭異的死寂。

    鄔桃桃不明白大家為什麼這個表情,他硬著頭皮說︰“其實鬼王也沒什麼了不起,就是運氣好拿到了這張牌,你們不用這麼羨慕的看著我。”

    盛鈺和傅里鄴對視,胖子和廖以玫對視。

    四人目光在空中無聲交流幾秒鐘,最後都是一臉復雜的表情,齊刷刷看向鄔桃桃。

    在常暮兒和左子橙茫然的注視之下,這四人搭弓的搭弓,舉箭的舉箭。椅子腿和菜刀在空中飛舞,沒有一句廢話。

    鄔桃桃在他們心里儼然已是一個死人,板上釘釘的死人。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