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9章 洋房孤兒怨(五)

第39章 洋房孤兒怨(五)



    ——所以你現在是要放棄我了?

    這句話換個人來講, 盛鈺可能一點兒觸動也沒有,該(干gan)什麼還是繼續(干gan)什麼。[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但現在不一樣,面前這個人可是傲慢王, 是一周前還和他一起陰陽怪氣的傲慢王傅里鄴啊。

    談不上高嶺之花為他折腰, 但這貌似也相差不大了。怎麼他還沉浸在陰陽怪氣的頻道里,傅里鄴卻悄悄的轉了台,自顧自換成了狗血愛情劇本。

    就一把匕首, 您為什麼變得這麼快!

    盛鈺不行, 盛鈺不可,盛鈺想拒絕三聯。

    但對上那雙眼楮,他又莫名說不出口傷人話語。畢竟現在糟糕的局面, 也有他的一份責任在里頭,甩開頭拍拍(屁pi)股,徒留傅里鄴一個人被匕首折磨, 這實在有點不是人。

    拖著對雙方又都不好, 簡直是兩難困局。

    還不等他有所回應, 身邊傳來一聲驚喜的童聲︰“是昨天的大哥哥!”

    那童聲稚嫩, 听起來很治愈。但不少听見這個聲音的玩家都(露)出一臉菜(色),顯然對這聲音的主人有過不太好的印象。

    不遠處,小女孩掙(脫tuo)了護工的手,朝盛鈺這邊跑了過來︰“昨天晚上大哥哥為什麼不肯開門呢?是不是大哥哥不喜歡珍妮呀?”

    現在听見‘喜歡’兩個字, 盛鈺就是一陣頭皮發麻。剛開始他還以為珍妮這些話是對他說的,可是後來他發現不是,珍妮跑到了傅里鄴面前。

    瞧了一眼傅里鄴, 珍妮將視線轉移到盛鈺身上, 從上至下打量了他一眼, 猩紅的舌頭舔舐唇瓣, 她笑的甜蜜︰“大哥哥身邊……是一樣美味的小哥哥呢。”

    “……”

    傅里鄴臉上表情變得那叫一個快,對著盛鈺的時候還透(露)那麼一點深情,對著珍妮,那就是秋風掃落葉,就差直接舉弓射(殺sha)了。

    雙標的明明白白,坦坦蕩蕩。

    盛鈺一把揪住傅里鄴的衣袖︰“規則禁止斗毆。”

    他連拖帶拽的拉走傅里鄴,珍妮撇嘴看著兩人的背影,笑的愈加甜蜜。

    一到人少的地方,盛鈺問︰“那女孩是怎麼回事?”

    說完他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對勁,這語氣听起來太像正宮來查崗了。再看傅里鄴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這賊人肯定和自己想一塊去了。

    盛鈺(干gan)咳一聲,打補丁說︰“我不是盤問。就是覺得她有點古怪,那是神明嗎?”

    傅里鄴收起審判日,說︰“她是一只會吃掉記憶的神明,小心點,不要著了她的道。”

    “會吃記憶……”盛鈺有一瞬間的迷惑︰“被吃掉了記憶,現實世界難道也會失憶?”

    傅里鄴偏頭看他。

    自從上次副本後,他的視線似乎就沒有離開過盛鈺身上。現在近距離接觸,他更是一點掩飾都沒有,直溜溜的盯著盛鈺,把後者看的都有點心慌,“你別老是看著我。”

    “可我就是想看你,你知道,控制不住的。”

    傅里鄴十分直白,見盛鈺臉(色)不好看,他一頓,低眸抿唇說︰“不要皺眉,我不說了。”

    盛鈺說︰“……好吧,我不皺眉。你細講一下珍妮的情況,如果現實世界也會延續失憶,那現在聯合國的情況只會變得更糟。”

    這是他、還有千千萬萬人都不想看見的恐怖厄難。好在听了這話,傅里鄴只是平靜搖頭。

    “現實世界會不會延續不知道。但被她吃掉記憶,可不僅僅是失憶這麼簡單。那只神明挑食,她只吃美好的記憶。”

    只吃美好記憶……?

    盛鈺(露)出思索的表情,一時無話。

    人的記憶都是雙面的,就算是對待同樣的一個人,那也會有美好的記憶,和痛苦的記憶。單單吃掉美好的記憶,那豈不是再抬眼看時,周身所有人都變成了要迫害自己的魔鬼。

    這種能力不會傷及人(性xing)命,但是會讓人自己(脫tuo)離熟知的圈子,去傷害那些關懷自己的人。

    听起來又是一個劍走偏鋒十分歹毒的能力。

    很快盛鈺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看剛剛的情況,以及傅里鄴了解到的訊息,他肯定和珍妮正面交鋒過。不過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就不是那種會吃虧的人。要是真的被吃掉了記憶,那他絕對會不顧規則,硬生生追(殺sha)珍妮八百條街道,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盛鈺現在就跟在做閱讀理解一樣,一字一句掰開珍妮的話去理解,想著,他開口說︰“那小孩剛剛說咱倆‘一樣美味’,意思是我們倆都有很多美好的記憶,能讓她‘吃’飽?”

    “恰恰相反。”

    傅里鄴聲音淡淡的,擱在以前,他可能不會和盛鈺聊這麼深入的東西。但現在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很自然的就開口︰“意思是我們曾經的痛苦都很鮮明,被吃掉美好以後,這些鮮明的記憶都會重新翻上來,佔據你整個人。”

    听見這話,盛鈺自己倒沒什麼,但他想起了上個副本的嫁妝新娘。通過嫁妝新娘的鏡子,可以隱晦看見人最痛苦的記憶。

    當時傅里鄴面對的好像是一個狩獵活動,一個和他長得很相似的青年射中小孩,拿著傅里鄴的外套要悶死那個小孩。

    ……這些,應該就是他口中‘鮮明的痛苦’吧?

    盛鈺也沒打算問,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面對的東西,他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再借用匕首的詛咒,(強qiang)迫傅里鄴撕開傷疤給他看。

    正準備轉身去找胖子,手腕卻被人猛的抓住,回頭一看,傅里鄴表情難得嚴肅︰“她既然這樣說,就說明你被她盯上了。”

    雖然沒有流(露)一絲擔憂,但放在以前,這種話傅里鄴是不可能提醒他的。盛鈺覺得老這麼拖延下去也不好,他扭頭,搭上對方的肩膀。

    當斷則斷,不斷反受其亂。

    想著,他表情更加嚴肅︰“我接下來說的話你要听好。全部記在心里。”

    傅里鄴視線往旁邊飄,耳廓微微發紅。

    “……嗯,我都會記在心里。”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超出了社交正常的禮貌距離。不少人在找同伴的間隙中不停的往這邊瞥,光看見這個‘親昵’的動作,又听不見說話聲,把人看的又是好奇又是茫然。

    盛鈺沒有顧忌身後人群的視線。

    他壓低聲音說︰“你現在被惡詛守護蒙蔽了真正的情感,我知道有些話你可能不會太認同。但如果有那麼一點點喜歡我,那就把我說的這句話記在心里︰我們之間的聯系,僅僅只有匕首。”

    傅里鄴抿唇,他的眼神還在往旁邊飄,怎樣都不肯直視盛鈺。

    盛鈺也沒有在意,狠下心繼續說︰“聯系我們的這條線脆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斷掉,所以我永遠都不會回應你的感情,不要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等解決了惡詛匕首的詛咒,回頭看的時候,你會發現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一場笑話。”

    “……”

    “我笑一下,你再笑一下,這事兒就可以簡簡單單的過去。所以不要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讓事情到了最後,變得難以收場。明白嗎?”

    盛鈺剛火的時候,在娛樂圈很是吃香,男男女女都有追求他的。所以論起如何毫不留余地的拒絕一個人,那他可太有經驗了。

    發覺傅里鄴視線偏移,他(強qiang)硬的捧住傅里鄴的臉,將其扭正,直視那雙冷冽清淡的眼眸。

    “我說的話,你記住了嗎?”

    傅里鄴點頭︰“記住了。”

    手心都被他臉上的溫度帶的燥熱不堪,盛鈺像是甩掉了一個沉重的枷鎖,他心中高興,顧不上這些小細節,“那我剛剛都講了什麼。”

    傅里鄴聲音難得的有一絲遲疑︰“你要我把你說的話都听好,全部記在心里?”

    “這是我第一句話,後面的呢?”

    傅里鄴陷入沉默。

    “…………”

    好家伙,說了那麼長一大段話,虧盛鈺剛剛還覺得有點兒內疚,感情都白內疚了。

    這位大佬竟然一個字也沒听進去!

    忽然發現就算有很多拒絕人的經驗,在這個人面前也跟沒經驗一樣。

    盛鈺放棄般松手,“對我來說更好的辦法當然是吊著你,又不答應你。這樣在副本里就多了一個為我身先士卒的男人,看上去我好像能活的更加安穩,但我不是這樣的人。”

    傅里鄴抿唇說︰“你可以仗著我喜歡你。”

    突如其來的表白,盛鈺驚訝的側目,他感覺這種情況可能之後還要經歷許多次。想著他好笑的搖頭︰“仗著你喜歡我,然後呢?你喜歡我的時候,你在我眼里是笑話,但我要是真的回應了,那等你不喜歡我了,我在你眼里又變成了笑話。”

    頓了頓,他說︰“傅里鄴,你真的覺得這樣的感情不病態嗎?”

    說著他轉頭,去拯救水深火熱中的胖子。

    在盛鈺轉身的那一刻,傅里鄴手指蜷縮又松開,又蜷縮,死死攥住。掌心被指甲扎的發白,看上去就很痛,但他好像一點痛感也沒覺察到。

    陰霾籠罩這一片區域,玩家們紛紛側目。

    良久,他仰頭緩緩舒出一口氣,好似才從這種揪心痛楚中抽身而出。

    “可我不覺得這是笑話。”

    傅里鄴聲音壓的很低。

    附近玩家沒有听見,鬼怪與神明也沒有听見,那個把這一切都當做笑話的人,也听不見。

    大約半小時後,禮堂的玩家們小部分已經分好了組別,雖說分好了組,但其實大家都不太信任自己的組員,時時刻刻互相提防著。

    那些已經分好了組別的七人組上前登記姓名,就可以領到一個破舊的洋娃娃。

    拿到洋娃娃的人都是齊齊犯難,副本里並沒有針線,根本無法進行縫補。而且這些娃娃基本上不是缺腿就是缺手,甚至還有缺頭的,公館這麼大,又只有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們就算是地毯式搜索也不一定能找到洋娃娃缺失的部分啊。

    另外一邊,左子橙還在游說那個會做手工的美女。美女有個副本里認識不久的朋友,左子橙的高情商一點作用也起不到,那女人就好像被什麼蒙蔽了一樣,鐵了心要帶他的朋友一起入隊。

    糾結來糾結去,左子橙最後還是妥協了。

    在盛鈺的鼓勵下,胖子總算是下手叫醒廖以玫,還沒來得及和她說分組的事情,廖以玫就眼神後移‘啊’了一聲︰“我差點以為那位是憤怒王。”

    “……?”

    盛鈺困惑的回頭看去,就瞧見傅里鄴跟個煞神一樣,走路都獵獵生風的感覺。帥當然是帥的,就是臉上的表情實在是恐怖。

    就像廖以玫說的那樣,要不是提前知道傅里鄴是傲慢王,要不是憤怒的名額被翁不順佔掉,盛鈺都有那麼一個瞬間的恍惚,差點以為對面走過來的人是憤怒王。

    這個表現不僅嚇到了他,還嚇到了附近的玩家。

    大家自覺往後退了好幾步,群聚在一起小聲交談。看似在聊天,實則眼神一直偷偷往這邊瞥,一個個找人組隊的時候提不起精神,八卦的時候反倒生龍活虎起來。

    胖子驚恐拱了一下盛鈺︰“你把他怎麼了,傅佬看起來像要吃人了。”

    “……”盛鈺心里一萬個後悔。

    早知道就不把對以前追求者的經驗用在傅里鄴身上了,從始至終他都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傅里鄴和那些人完全不一樣啊,人家憑本事拿到了傲慢卡牌,本(性xing)傲慢的男人怎麼可能忍受自己被人這樣對待。

    完了,完了。他心想。

    盛鈺小聲說︰“胖子,待會他要是打我……”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胖子就急道︰“幫你,我肯定幫你啊!我幫他你不就被打死了嘛!”

    “不是。雖然很高興你要幫我,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打我的話,你菜刀借我用一下。”盛鈺(強qiang)忍住想要後退的心,說︰“我那匕首太絕了,玩到現在都不知道拿到它是歐還是非。”

    胖子沒听懂盛鈺的後半句話,但這不妨礙他深沉的點頭︰“沒事盛哥,家/暴的男人不值得。”

    “你還是閉嘴吧。”

    說著,盛鈺心里更悲哀了。

    眼睜睜看著傅里鄴走到面前,他一揚起手,盛鈺就條件反射的想沖胖子借菜刀。誰知道手剛伸向胖子,就被傅里鄴在空中攔截住。

    他握著盛鈺的手,拉到自己心髒附近,那里是惡詛守護捅下去的地方。

    手心感覺不到溫度,但能感覺到正在熱切跳動著的心髒,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瞧見傅里鄴神情專注說︰“我們再打一個賭。”

    ……‘再’打一個賭?

    盛鈺想了好一會才想起來,當初他和傅里鄴賭過一場生(殺sha)局,賭的是徐慶安會不會為了盧蘭(殺sha)死彭岩,當時是他賭輸了。

    頓了頓,他問︰“你要賭什麼?”

    “賭我這顆心在為了什麼跳動。”

    傅里鄴神(色)冷冽,但觸及到盛鈺時,那冷冽氣息瞬間就煙消雲散。

    語氣冷硬,但話語內容似乎又透著一股子懇求意味︰“給我兩個副本的時間,這兩個副本里,你不能拒絕我的好意,不能否定我的感情,不能(強qiang)迫我更改我的判斷……還有,不要說類似于剛剛的話。兩個副本以後,要是你依然堅持現在的想法,那我願賭服輸,以後再也不會打擾你。”

    說到這里,他嘴唇輕顫,像是自己都承擔不了話語的重量。不過很快他就重振旗鼓,(勾gou)唇輕笑著說︰“但要是你輸了……”

    “我不可能會輸。”

    盛鈺也沒想著抽手,他就是個不服輸的個(性xing)。所以說話的時候也是如傅里鄴一樣(強qiang)硬,把一旁的胖子看的目瞪口呆。

    僅僅是過了幾秒鐘,他就忍不住問︰“我輸了就怎樣,你還沒說。”

    想過很多種可能(性xing),也許對方口中會吐出‘交往’的字樣,又或許這個男人太過于傲慢,甚至會得寸進尺的直接說‘結婚’。

    盛鈺甚至都想到要是他真的輸了,那要不要對外公開傅里鄴,扶正他。腦補了一大堆以後,他又覺得這他娘的太搞笑了,賭注還沒開始呢,他就已經想著怎麼處理輸掉的局面了。

    對面這位好像也思考了一會,最後傅里鄴搖頭說︰“我不忍心(強qiang)迫你。你要是輸了,那就隨意處置我,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賭不賭?”

    “……”

    這就是一個不公平賭注呀,結局根本就是不平等條約,虧傅里鄴能退這麼大一步。

    反正也沒有什麼損失,給這段感情定一個時間界限,到時候這人就能知難而退了。

    這樣想著,盛鈺肯定點頭︰“賭!”

    附近玩家只能隱隱約約听見兩人的對話,但胖子可是完全听見了。

    明明是2g網絡接受新信息,但他好像總是不知不覺的就混到了吃瓜的第一線。

    然後用一種裂開的表情持續出神。

    盛鈺也沒顧得上胖子,他現在已經完全被挑起了勝負欲,就想著讓傅里鄴見識一下,別看他表面好說話,但實際上他是一個冷如磐石的人。

    磐石那麼堅硬,他是不可能動搖的!

    剛想到這里,就看見傅里鄴輕輕挑眉,眼神流(露)一絲笑意︰“這個賭注開始之前我有一個問題,你還記不記得上個賭注輸了要做什麼。”

    盛鈺一愣,勉(強qiang)回憶了一下。

    上個賭注他們賭的好像是20個高奢代言,還是打胖子一頓來著……不對,靠,當時他自己更改了賭注,說誰輸了誰就叫對方好哥哥。

    還非常自信說要在公開場合叫。

    也許是看見盛鈺瞳孔地震,傅里鄴唇邊的笑意放的更大了︰“來吧,結算一下你的‘賭金’。”

    盛鈺︰“…………”

    他現在心里只剩下一個想法︰淦!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