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8章 洋房孤兒怨(四)

第38章 洋房孤兒怨(四)



    滴滴滴——

    屋外響起尖利刺耳的聲響, 天還沒亮,護工就迫不及待到走廊處,敲擊宿舍門。[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上課了,19屆新生去三樓上課。給你們25分鐘時間, 6時25分, 務必到三樓禮堂。”

    雖然她的語氣很嚴厲, 而且護工貌似都是神明,但盛鈺還是感覺她的聲音像是天籟一般,一把將他揪出了這種恐怖陰森的氛圍。

    再看肩膀趴著的洋娃娃, 就沒有那種驚恐感了。和盛鈺一樣,左子橙看上去也松了一口氣,他捂著頭搖搖晃晃站起來, 說︰“看不出來啊,你力氣還挺大, 剛剛謝謝了。”

    盛鈺點頭,“你也救了我, 算還你的。”

    “我看你長的好看, 換一個人我就不救了。”

    左子橙總是體現出顏狗的專業素養, 絕對不放過任何一個夸贊盛鈺外貌的機會。

    盛鈺剛要商業互吹一下,耳側就傳來陶瓷碎裂的聲響。扭頭看去,何平和他身邊的洋娃娃上面都出現斑點狀碎裂痕跡, 包括他的魔法杖, 也是在同一時間內化成了瓦片狀,堆積在(床chuang)上。

    左子橙說︰“這算神明(殺sha)的嗎?”

    盛鈺︰“……”

    “(操cao)。”左子橙無奈的又點了一根煙, 剛剛那根煙被盛鈺狠狠一擊打飛了。點著煙後, 他還是沒吸, 就叼在嘴上, 含糊不清說︰“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覺得這個人頭要算在我頭上。”

    還不等盛鈺說話,他表演**十分(強qiang)烈,痛苦的揪住自己的心髒部位︰“丑人這樣誤會我,我會打到他回娘胎重造。但你長得好看,我想想就算了吧,只能自己委屈和傷心了。”

    他講的太不正經了,盛鈺繃緊的心弦終于放松了一點,說︰“我有個比你還會貧的朋友,你們倆要是見了面,興許會一見如故。”

    說話間,兩人走出宿舍門。當然,有了夜間的經歷,他們都沒有忘記帶上洋娃娃。

    左子橙還是十分直男氣息的拽著洋娃娃的頭發,拎在手上一甩一甩。盛鈺從脖子上揪下洋娃娃,重新用繩子將其捆住,綁在手臂上,打了個巧勁可以輕松拆卸的活結。

    走廊里已經站了不少人。

    有些人麻木呆滯,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有些人面(色)如常,看上去很輕松,像是(睡Shui)了一個好覺。還有些人臉(色)青紫,估計也有不好的經歷。

    燈光好像比昨天亮了一些。

    牆上的海洋壁畫栩栩如生,再也沒有昨天晚上那種詭異離奇的感覺。小別墅里的洋娃娃們都縮了回去,緊緊關上窗戶門,一絲響動也沒有。

    白天與黑夜仿佛一個明顯的分界線,夜里,這里就像是被廢棄已久的公館,死物像活物,活物變成了死物,一切都不同尋常。而到了白天,這里又恢復成甜蜜安逸的公館。

    周身暖洋洋的,好似兒童宜居的樂園。

    人群擁擠,左子橙一邊避讓人群,一邊說︰“剛剛護工要我們去幾樓上課來著?”

    “三樓,二十五分鐘內要到。”

    盛鈺抬眸,看見樓梯口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影,正在焦急的左看右看,他叫了聲︰“胖子。”

    樓梯口的人一愣,緊接著就是滿臉喜(色)的看了過來,“盛哥,我找了你大半天!”

    听見胖子熟悉的聲音,盛鈺心里總算是舒坦了不少。他笑道︰“就二十五分鐘的時間,你不上去上課,找我/(干gan)什麼?”

    “上什麼課呀,我都畢業好幾年了,現實里不上課還要胖爺來副本上課。我看神明是在想屁吃。”說完,胖子捂住自己的小胖臉,“小美已經上去了,我想了想還是擔心你晚上出事,就在這邊等。”

    “我沒出事。給你介紹一下,旁邊這位是我副本里的室友,左子橙。”說完,盛鈺看向左子橙,道︰“這小胖子就是我說的那個朋友。”

    胖子一喜︰“盛哥說我了?說我啥了?”

    左子橙將‘嘴巴能貧’換了一種情商很高的說法,他笑道︰“夸你英俊瀟灑,能說會道,還非常的幽默風趣。”

    “那是!”胖子一臉感動看向盛鈺︰“我就知道我盛哥心里還是對我好的。”

    盛鈺剛要反駁難道他表面上就苛待胖子啦。這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肩膀就被人猛的撞了一下,撞他的人頭都沒有回,快速跑上樓了。

    胖子‘嘿’了一聲,“你站住!讓我打你!”

    “人家憑什麼站住讓你打。”盛鈺好笑的拉住胖子,給他看了眼手心的紙條,示意不要輕舉妄動。胖子反應很快,眨巴眼說︰“這次算了,盛哥大度,下次還來揍到你臉變成二戰廢墟。”

    等到了三樓教室,盛鈺這才展開紙條。

    上面只有簡簡單單四個字︰小心室友。

    他不動聲(色)收起紙條,看著旁邊已經熟到聊人生聊理想的胖子和左子橙,也跟著笑了幾聲。

    他不信任左子橙,但他更不信任無緣無故過來塞紙條的人。誰知道這張紙條是鬼怪們的好意提醒,還是神明的故意挑撥呢?

    只能暫時走一步再看一步了。

    **

    禮堂很大,足足可以容納幾千人。

    廖以玫挑了一個好地方,就是那種上課(睡Shui)覺特別好的地方。要不是胖子指給盛鈺看,他都發現不了那個小角落竟然還(睡Shui)了一個人。

    不同于昨天晚上混亂的場面,這次大家都有理有序,依次入座。沒有了童謠,這里就像是普通大學生辦文藝演出的禮堂一樣。

    大家熱火朝天的聊天,看不出一絲怪異。

    就是聊天的內容有那麼一點兒詭異︰

    “昨天晚上我那洋娃娃動了!”

    “那玩意不是一直在動嗎,她現在就趴在你背後笑,你要不要回頭看一眼?”

    “嗯……不了,不了。”

    傅里鄴進來的時候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就和禮堂大多數人一樣,他也拿著武器。那把黑骨弓隨意的搭在手,洋娃娃坐在弓弦上像是跳鋼管舞一樣繞著弦轉圈。

    他的武器實在是太有標志(性xing)了,不少人都扭頭小心翼翼的看他,竊竊私語著什麼。

    傅里鄴看了一圈禮堂,最後視線定在禮堂另外一處焦點——靠右邊第七排。

    也就是盛鈺所在的方位,就算是在21層樓里,明星效應也是掩蓋不住的。盛鈺現在沒有戴帽子,更沒有戴口罩,要是大家有手機的話,估計不少人已經忍不住偷偷拍他了。

    正觀察著左子橙的時候,就見著左子橙驚訝的往門口看了一眼,沖盛鈺道︰“那不是傳說中的21層樓第一人嘛,听說是特別厲害的刷關大佬。你們認識啊,他好像一直在看著你。”

    盛鈺茫然回頭看,就瞧見了傅里鄴。

    胖子高興的舉起手︰“傅佬,來這邊。”

    靠右第七排的位置已經坐滿,許多人擠在盛鈺旁邊的位置,大多都是小女生。胖子糾結的左看右看,“他娘的,忘了給傅佬佔位置。”

    盛鈺撐著臉︰“下次一定記得。”

    其實看見傅里鄴的時候,他莫名感覺心里還是挺安心的。準確說應該是,胖子和傅里鄴一來,就好像身邊的防御漏洞重新被填補上了。

    另外一邊。

    傅里鄴步子頓了一下,像是想起盛鈺昨天的叮囑,他抿唇走到中間第七排的位置。

    ‘啪’的一聲,他把弓放到了椅子前面的小桌上,然後(死si)亡凝視座位上的人。

    那人連坑都沒坑一聲,迅速抱緊自己的武器和洋娃娃,驚恐的跑到別的位置。

    現在傅里鄴和盛鈺之間就隔了一條走廊。不遠不近,是讓人感到安全又不壓迫的距離。

    真牛逼,既然能逼人走,為什麼不逼他旁邊座位的人走,非要欲蓋彌彰的坐走廊另外一邊。

    盛鈺心里有點好笑,他感覺傅里鄴好像有點鬧別扭,但這又實在不像這個人的作風。

    就是很復雜,讓人不懂。

    還沒有細想,禮堂的人差不多來齊。

    護工牽著一個金(色)頭發的小女孩,走到正前方,他的聲音透過話筒傳遍整個禮堂︰

    “很高興能在這里看見大家,這說明大家都是乖孩子,昨晚沒有違反規則。”表揚之後,護工話鋒一轉︰“19屆新生這節課上的是縫紉課。我身邊這個孩子叫珍妮,珍妮有上千個破舊洋娃娃,她舍不得丟掉,只能拜托你們來替她縫補。”

    “如果縫補過程中發現娃娃有缺失的部分,請在公館里找找。珍妮這個小可愛總是丟三落四的,說不定將娃娃某個部位丟到小角落里。”

    護工還在說話,一旁的左子橙眯眼,“看不清,不過那個女孩有點眼熟。”

    胖子調侃說︰“咋了,這個妹妹你曾經見過?是你們橙子家族的小孩?”

    盛鈺瞥他一眼,心說胖子取外號的能力越來越厲害了。看向左子橙,他說︰“就是昨晚回宿舍的時候,走廊里你看見的那個表情包。”

    “我近視,我真以為那是個表情包。”左子橙瞬間想起來了︰“那小孩是神明?不對,她也可能是鬼怪……算了,分不清。”

    分不清是正常的,要是分得清,這個游戲也不至于短短幾周時間死好多人。

    話筒的聲音還在繼續。

    “這節課要分組,組員合力將洋娃娃縫補完畢,再交給珍妮過目。只有她點頭了,你們這門課才算是完美通過,她會贈與你們精心準備的小禮品,如果洋娃娃沒有被縫補好,珍妮可是會哭的喲。分組人數總共七人,現在請尋找你們的隊友,午夜警報聲拉響前,下課。”

    說著,護工拾起珍妮手中的小盒子,打開給禮堂眾人看了一眼。當即就有不少人驚呼出聲,第七排的距離根本看不清盒子里是什麼,不過很快前排的玩家就將消息遞到了後排。

    “那里面是黑水晶!”

    身前的漂亮女玩家高興說︰“我超級擅長手工制作的,肯定能拿到那顆黑水晶,到時候我就可以拿到屬于自己的武器啦。”

    生存指標有幾率上升,大家當然開心。

    只不過分組這個問題難倒了不少人,要知道現在這個禮堂三千人,可不全是玩家。里面會有鬼怪,更恐怖的是或許有神明在渾水(摸Mo)魚。

    這種時候,選隊友就要格外的慎重。

    “咱三個定一組吧,至少都不是神明。我先去找小美。”胖子看上像是怕廖以玫被人捷足先登的邀請了,剛起身準備走,他像是想起什麼,擠眉弄眼沖盛鈺說︰“盛哥,傅佬就交給你了。”

    “啊,為什麼就交給我了?”

    盛鈺看了一眼傅里鄴那邊,出乎意料的是,這次傅里鄴很吃香。

    他那段(殺sha)神經歷好像被眾人主觀上給屏蔽掉了,現在一個個迫不及待湊在他身邊,邀請他組隊。看上去跟抱大腿一樣,一抱還是一群。

    “上個副本好多人都看見鬼怪圍在他的身邊,現在都在猜他是鬼王。哦,也有很多鬼怪圍著祭壇,但當時祭壇上的玩家太多了,網友都覺得祭壇上應該有鬼王,但不確定誰是。現在輿論方向就是要抱鬼王大腿,這樣一來之前(殺sha)神事跡也變成了橫掃副本送大家出局,傅佬現在可吃香啦。”

    說完,胖子笑著擠眼楮︰“不過要是你去邀請,他肯定會拋棄所有人,和你一起組隊的。”

    上一次副本結束前的那幾分鐘,給胖子留下的震撼感簡直不能用話語來描述,他這個星期還腦補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自己補全了一段可歌可泣、刻骨銘心的絕美愛情故事。

    就差被自己腦補感動到哭。心想著自己的單戀沒有結果,要是傅里鄴有結果就好了。

    這個烏龍盛鈺肯定是猜不到的,等胖子走後,左子橙也去(勾gou)搭前面那個‘特別會做手工’的漂亮妹子,眨眼之間,盛鈺一個人單下來。

    站在走廊上,不停的有人走來同他搭訕,想要和他一組,都被搖頭婉拒。

    傅里鄴那邊是真的圍了很多人,多到周圍一圈根本擠不進去。只能從夾縫里看見黑骨弓閃爍的光影,以及偶爾窺見的冷冽眉眼。

    這人就坐在原位置,好像在等待著什麼,明明周圍一圈人邀請,他都不為所動。

    盛鈺看了眼,又看了眼,最後嘆氣。

    哇,真不是他不願意去,人實在多。他現在就算是想去邀請,也根本靠近不了這人。

    胖子那邊也出現了問題,他就是個小美背後的巨人,小美面前的慫逼。到了廖以玫附近,他連叫醒廖以玫的勇氣都沒有,只能一直在周圍一圈打轉,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叫醒她。

    按照這個表現,等到下課胖子都不一定能下定決心去叫醒廖以玫。

    看那邊的情況,盛鈺決定先去幫胖子。

    至于這邊……先等人散光了再過來吧。

    想著,他下意識轉身。

    誰知道剛做出這個動作,還沒有來得及向前走兩步呢,身後就傳來一聲巨大悶響。人群發出陣陣驚呼,恐慌的推搡著往四周退開。

    回頭一看,就瞧見傅里鄴握著弓,眼神冷冷的掃視周圍,他旁邊立即空掉了一圈。

    也許是剛剛的動作太急,那聲悶響就是他站起身時,弓邊撞擊到桌面發出的聲音。

    弓弦發出脆弱的悲鳴,余音繚繞。

    一大圈人就這麼圍在旁邊,有些人看了看傅里鄴,又滿懷疑慮的看向被傅里鄴注視著的盛鈺,心中的疑惑滿到幾乎可以溢出來。

    萬眾矚目下,傅里鄴動了步子。

    步伐邁的不緊不慢,但不知怎麼的,盛鈺就是從他眼神里感覺到一絲服輸般的情緒。等人站到了身前,人群的關注度也達到了最高。

    一個是21層樓第一人,組隊就代表了高到爆表的生存率。還有一個是游戲內外都永遠是人群焦點的國民初戀男神,這兩個無論是拎出哪一個來,都可以在瞬間就吸引許多視線。

    更何況現在兩個人走到了一起,還面對著面,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不少人下意識瞪大眼,豎起了耳朵,好奇心與探究**在這一刻幾乎已經拔到最高。

    傅里鄴微微啟唇︰“我對你來說,是很容易就可以放棄的人嗎?”

    這句話已經很有爆點了,但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更有爆點的話還在後面。

    無數雙視線的凝視下,就看見他們眼中的那位大佬級別人物,微微低頭注視著他們眼中那位國民初戀男神,眼神十分專注。

    似乎咬牙切齒,但又莫名有些無奈氣急︰“所以你現在是要放棄我了?”

    這句話不亞于潑上火焰的熱油,周邊人群瞬間就炸了,整個驚悚外加茫然。

    這他娘的是個啥情況??!

    眾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中瞧見了四個大字——震驚我媽!!!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