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7章 洋房孤兒怨(三)

第37章 洋房孤兒怨(三)



    越想掙扎, 身上的被子就罩的越緊。[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脖子上的兩只小手像是鐵鏈一樣,接觸皮膚的部分硬的宛如磐石,整個將他套牢,根本無法動彈。

    窒息中, 盛鈺心一狠, 就要使用掠奪技能。

    他的第一個反應當然是去掠奪何平。

    然而視野偏過去, 那邊根本沒有任何起伏。就算是想要掠奪也無從下手。倒是房間外有一種熟悉的可掠奪感覺在逐漸接近。

    門一打開,閉眼仿佛都能看見藍(色)的幽光。

    那幽光終于與盛鈺的貪得無厭技能建立起一絲聯系︰

    【魔法防御師】

    【結界守護︰可形成方圓一米結界守護自身,抵御(強qiang)于自身五倍的敵人, 每個副本可使用次數,三次,剩余使用次數, 三次。】

    【是否掠奪魔法防御師】

    【是/否】

    “咳咳、我選擇……”盛鈺張開嘴,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破碎的話語︰“選、咳咳……選是!”

    【掠奪失敗, 不匹配。請重新掠奪。】

    盛鈺眼前一黑,一股疾風撲面而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有人拿著什麼東西重擊了一下洋娃娃, 它尖利的大聲慘叫, 直接摔到了床下。

    “咳咳咳……咳咳……”

    盛鈺捂著脖子, 對著床下瘋狂咳嗽,像是要把自己某個器官都給咳出去。好不容易等氧氣回歸,他還是有些驚疑不定, 眼圈通紅的看向來人——夜游歸來的左子橙。

    他皺眉, 聲音沙啞︰“你去哪兒了?”

    “大帥哥狼狽咳嗽都比普通人搔首弄姿好看。”左子橙吹了聲口哨,又狠狠踩了一腳那只差點掐死盛鈺的洋娃娃, 反身去關上房門。

    等做完這一系列動作, 他掐熄手上的煙, 如臨大敵般看向角落里的另外一個床鋪。

    “那邊是什麼情況?”

    這個時候盛鈺也緩過氣來, 他一方面氣自己不小心著了道,另一方面又對眼前(發fa)生的一切事情完全狀況外,想想更煩躁了。

    就知道靈異副本是他的天敵,遲早出事。

    緩慢支著身子坐起來,盛鈺搖頭說︰“不知道,我醒的時候就看見他站(床chuang)上。”

    左子橙又點了根煙,也不抽,就擱手上拿著︰“你確定現在站在(床chuang)上的是何平?”

    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朦朧的月光從窗戶夾縫里映進來,根本照不亮任何物體。說這句話的時候,左子橙一般臉向著月光,能看見他臉上調侃的笑容,另一半臉又隱在黑暗。

    這就很難不讓人想象,他現在的另外半張臉,會不會同樣也是另外一種表情呢?

    可能是陰森恐怖,也可能是(殺sha)氣環繞。

    總之不會那麼友好。

    盛鈺不太確定這是不是自己對左子橙的偏見,但不管怎麼說,人家剛剛也救了自己。現在在心里編排,實在太苟了一點。

    他晃了下頭,連帶心中的異樣感覺一起晃掉,說︰“我們聊這麼久,要真的是何平,他早就掀開床鋪出來講話了。沒道理杵那里嚇人。”

    左子橙‘嗯’了一聲,道︰“你說得對。”

    說完,他也沒有再和盛鈺講話,而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何平的床鋪。

    兩人交談耽擱了這麼長的時間,(床chuang)上的‘人’仿佛一點兒神智都沒有,對他們的談話一點反應都沒有。依舊高高站在(床chuang)上,僵硬的保持直立的姿勢。

    左子橙往那邊走的動作順滑的和流水一樣,和他嘴上表情體現出的害怕不同,他的動作看上去一點兒也不害怕。

    盛鈺剛想在心里感慨這人膽子怎麼會這麼大,就瞧見左子橙將手中的煙放嘴巴里,猛吸了一口,然後兩只手把住床單邊緣,用力一掀——

    隨即轉身就跑。

    幾步跑到盛鈺身前,呈現出一種防御姿態,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放出類似于何平之前放的防護遮罩。

    看向床鋪,他臉上那種漫不經心終于褪去,轉變成一種十分嚴肅的表情。

    盛鈺這個方向只能看見左子橙的背影,以及在某個瞬間忽然繃緊的背脊。就這麼一個細微的動作,頓時就讓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坐起身,偏頭往那個方向看去。

    就是這麼一眼,他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過于驚悚,就像是恐怖片里的情形一樣。恐怖片至少還隔著一層屏幕,里面駭人的生物不至于順著網線出來奪人(性xing)命。

    但現在不一樣,現在距離最多就幾米。恐怖陰森的氛圍幾乎是撲面而來。

    他看見(床chuang)上站著一個人,那人的面容像是何平,但又好像不是。它的皮膚比之前要慘白許多,呈現一種更接近于陶瓷的質感,眼眶區域是兩個偌大的窟窿,一眼望不到底。

    嘴唇上下張合,破碎語調從它喉嚨深處泛出,听的讓人驚悚到想要(干gan)嘔。

    它在哼唱那首童謠︰

    叮咚我有一個秘密

    悄悄告訴你

    歡迎你來到天堂入口

    左子橙抖了一下︰“他是在夢游嗎?”

    這的確應該是人的第一個反應,任誰也想不到入(睡Shui)前還在互相道晚安的人,睜眼起來就變成了一個宛如提線木偶般的存在。

    “剛剛迎新的時候,護工說不要和隔壁班級的人玩,會被做(成cheng)人偶珍藏。”

    盛鈺不知道這些和何平的異樣有沒有關聯,只能沒話找話一般說著。

    地上還躺著那只五分鐘前像是發瘋一樣要掐死他的洋娃娃,眼珠咕嚕嚕轉悠,一動不動的死死盯著他。

    老實說,盛鈺現在甚至都不想拿腳沾地。

    屋子里看上去很危險,屋子外也不安全。

    沒有武器,技能也使用不出來。

    到底怎麼會落到這麼一個窘迫的境地。

    如果可以度過這次危機,白天一定要想辦法拿到黑水晶,就算是搶也要搶一個過來。

    什麼抵御的辦法都沒有,這特麼的簡直就是厄難難度通關啊!

    思考間,何平喉嚨卡頓,發出類似于氣泡音的恐怖僵硬聲響,“叮咚,有人在按門鈴……”

    話音剛落——叮咚。

    靜悄悄一片中,門鈴真的響了。

    這一瞬間說是頭皮發麻也不為過,盛鈺猛的扭頭,盯緊那扇被緊緊關住的門。

    良久,屋外還是毫無動靜,只是門鈴依然在響。從一開始的平緩悠閑,到後來的急促壓抑,像是有什麼奪命的東西站在門外。

    盛鈺壓低聲音說︰“你知不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開門(殺sha)。”

    “我當然知道。”

    左子橙深吸一口氣,“開門(殺sha)是恐怖游戲里的名詞吧?意思是開門就會遇見能夠(殺sha)死自己的危機,無法抵御,無法反抗,只能靠自己不作死。”

    盛鈺點頭︰“對,所以我們別作死了。”

    “太好了。”左子橙作出一個很夸張的表情︰“你要是這個時候開門,我保證我會和你打起來,就算你是帥哥也不行。”

    盛鈺看他一眼,臉(色)終于逐漸放緩。

    識時務者為俊杰,這個時候沒有傻乎乎沖上去非要開門的豬隊友,簡直是不幸中的萬幸。

    這種想法只持續了短短幾秒鐘。

    就算沒有豬隊友上去開門,那扇門還是 噠一聲響,自動開了。

    ‘吱’的一聲,木門開門的時候總會發出這種僵硬恐怖又讓人牙酸的聲響。以往盛鈺從來沒有覺得這聲音有什麼不好,但現在听起來,這聲音簡直太嚇人了,一步一步瓦解人的理智。

    有特別小的嘎達聲傳來。

    左子橙罵了句髒話,像是看見了什麼東西。盛鈺什麼也沒看見,過了幾秒鐘,他後知後覺的向前爬兩步下床,十分抗拒的往地上看。

    那里蹲坐著一個洋娃娃。

    金(色)的頭發,鼓起的臉頰,眼珠稀溜溜的轉。滿屋子的洋娃娃眼珠也跟著滴溜溜的轉。

    她像是在說……為什麼要遺棄我?

    左子橙叼著煙,後退兩步︰“這是我剛剛丟掉的那只娃娃,(操cao),早知道不丟了。”

    盛鈺也覺得頭疼,他抄起床頭櫃上的陶瓷裝飾品,“規則上說要隨身攜帶洋娃娃,你大半夜出去,又是夜游又是丟娃娃,你是想(干gan)什麼?”

    一個髒字沒說,卻句句都透著髒話。要不是基本的涵養還在,盛鈺現在估計已經罵出聲了。

    左子橙(摸Mo)了(摸Mo)頭︰“我丟的不是我自己的。”

    “……”

    盛鈺條件反射往旁邊的床鋪看了一眼,左子橙的那只洋娃娃果然還好好的躺在中間的(床chuang)上,蓋著被子一動不動。倒是何平旁邊空空如也,只能看見一個幾乎碎裂掉的短魔杖。

    “你現在是不是在想,哇,這人好他/媽的歹毒。”左子橙扭頭,嚴肅正經的看著盛鈺。

    盛鈺面無表情答︰“我沒有。”

    “你誤會了。晚上(睡Shui)覺的時候,他的洋娃娃忽然跑過來掐我,我搖不醒他,就揣著娃娃出去,想著丟了也不能放宿舍里,免得我覺都(睡Shui)不好。”

    說到這里,左子橙(強qiang)調說︰“我真沒想著害他,每一個字都千真萬確。現在回憶起來,也許搖不醒他的那個時候,他就已經變成這個樣子。”

    這話盛鈺是一個字也不相信的,何平被做(成cheng)人偶,也許就是和隔壁‘同學’玩耍。很有可能他將神明認做玩家,然後觸犯了某種現在還不知道的規則。

    但是左子橙就一定是好人嗎?

    大半夜偷偷出去把何平的洋娃娃丟掉,這事怎麼想都不對勁吧。

    心里這樣想,表面上盛鈺還是情真意切點頭︰“對,說的對。”

    “我說什麼了你就對對對。”

    左子橙一百張嘴巴都講不清,剛要再解釋幾句,那只娃娃就跟飛一般爬近左子橙,轉瞬之間就撲上他的面門。

    巨大的力道直接把他擊倒在地,混亂中只听見一句︰“我靠,快拿東西打它!”

    幾乎是條件反射的舉起陶瓷,盛鈺下手很狠,不僅把娃娃打飛了,還順道打中了左子橙的頭。那一下子直接給這人給整懵了。

    洋娃娃飛到何平的床鋪上,轉眼看時,它已經端正的坐在何平腳邊。(床chuang)上兩個生物同時張口,哼唱著那首恐怖童謠。

    房門沒有關,屋外也傳來恐怖童謠的聲響。

    像是那些小別墅里的洋娃娃,無數道稚嫩的聲線匯合在一塊,唱著讓人毛骨悚然的歌謠︰

    叮咚你會藏在哪里

    別想要逃離

    想逃出手心已來不及

    被遺忘的記憶

    被你藏起來的秘密

    不要大聲呼吸

    你已暴(露)了你自己

    盛鈺控制不住自己,就算知道何平那邊是很恐怖的景象,但他還是忍不住一看再看。生怕某個他不注意的瞬間,那兩個東西就會一前一後的撲上來,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這種情況下,他連視角余光都沒有分給左子橙,對著何平方向說︰“左子橙,你沒事吧?”

    毫無聲響,一片死寂。

    盛鈺又喊了一聲︰“左子橙?”

    他心想該不會那一下直接把人給打暈了吧,要是真的打暈,那說不定就被這歹毒的人給記恨上了。想著,他微微偏頭,快速的看向左子橙。

    一眼就瞧見對方捂著頭,欲言又止。

    左子橙張了張嘴巴,艱難的沖他旁邊努嘴,像是想要提醒什麼,又實在開不了口。

    忽然間,像是福至心靈一般。

    盛鈺一寸一寸向另外一邊轉頭,這一個瞬間,說是從腳底板直接涼到了頭頂也不為過。

    心跳仿佛都直接停掉了。

    感覺不到自己還活著,也感覺不到自己大腦里的思想,他就像是一個只剩下空殼,靈魂出竅的人一般……死死瞪著自己肩膀處。

    那里趴著一個洋娃娃,直直懟著臉。

    距離最多也就幾厘米,可以感覺到到撲面而來的陰涼氣息,以及天真甜蜜的稚嫩笑聲。

    嘻嘻嘻、嘻嘻嘻——幾乎要貫穿耳膜,笑到人心髒驟停。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