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6章 洋房孤兒怨(二)

第36章 洋房孤兒怨(二)



    “有點小恐怖。【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左子橙看著那一群洋娃娃,臉上的表情還蠻淡定,“差點嚇到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如果身處一個群體中,這個群體都對某項事物恐懼,那盛鈺也會本能的跟著恐懼。但群體有左子橙這種膽子大的存在,盛鈺忽然覺得也沒那麼恐怖了。

    不就是一群洋娃娃嘛。

    正好可以借著新生上去領娃娃的空檔,看看傅里鄴、胖子還有廖以玫在不在這個副本里。

    領洋娃娃的順序不是隨機的,由左向右開始,依次上去領。領完了的人通常都會在台子邊緣逗留幾秒鐘至一分鐘不等,好似在看台子上的字,弄得還沒來得及上去的人也有些好奇。

    上面到底寫了什麼,為什麼看見字的人表情會那麼難看呢?

    洋娃娃趴在他們的肩膀上,這些玩家卻連一絲心神都沒有分到洋娃娃身上。他們只是目不轉楮的盯著台子,就連上去以前臉色平靜的玩家在看見那些字以後,面色都微微正色起來。

    仿佛上面寫了一些很不好的東西。

    何平恐懼的背部發抖,就差掏出魔杖給自己支一個防御性魔法了。也許是顧忌技能使用次數的原因,他勉強憋著沒有動。

    啪——

    一只手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何平‘哇’的一聲慘叫,弄得周圍人反應過度,也跟著一小波尖叫起來。等平緩心情,他們齊齊憤怒且不理解的看向那只手的主人——左子橙。

    左子橙好像也沒料到隨意的舉動竟然會嚇到這麼多人,他尷尬笑著道歉,說︰“我就是想起來一件事,你們听說過恐怖谷效應嗎?”

    還不等人回答,他繼續說︰“一開始這個實驗和機器人有關。後來就發展成一個理論︰人類在看見並不是人的類人生物的時候,會本能的感覺恐懼。喏,那邊的洋娃娃就是恐怖谷效應的最佳佐證。其實你們仔細想想,也沒有那麼可怕,童謠不就是放歌嘛,還挺好听。洋娃娃說不定是派給我們的獎勵,除了會動也沒其他大不了的。”

    听了這話,不少人臉色和緩下來。

    當有靈異事件發生的時候,有人給你扯科學現象,這特麼就跟萎了一樣,那種身臨其境的恐怖感立即被理論知識打散了不少。

    許多人這才反應過來,比起靈異事件,他們更應該害怕的是生死存亡的危機。

    特別是看見那些已經上台的人拿了洋娃娃後,貌似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舉動,也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大家都是拿完了後以宿舍為集體,再走回宿舍的方向。

    他們更放心了。

    這個過程很快很快,大家就像流水線一樣的上台,然後像是流水線一樣下台。

    原本盛鈺還有些心神不寧,擔心自己上去後被鬼媽媽認出來,又是歇斯底里的要報仇。可是後來他看見胖子也上去了。

    鬼媽媽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發放洋娃娃的動作一頓,然後就輕飄飄的挪開視線。胖子可能還以為自己沒有被認出來,高興的沖周邊一個方向比了個‘耶’的手勢。

    隨著他的視線過去,盛鈺看見了廖以玫。

    這女人很強,靠著牆壁睡著了。

    在眾人耳朵里毛骨悚然的恐怖童謠,听在她耳朵里很有可能是一首和緩又安詳的催眠曲。

    要不是周圍人提醒她,她可能都會錯過領娃娃,一覺直接睡到只剩自己一個人。

    然後拍拍褲子,看淡生死般一個人回房。

    很快就到盛鈺所在宿舍群上去領娃娃。

    何平在他前面,這個高中生看上去比他還慫,上去的時候腿都在發抖打顫。

    哆嗦的上前,他都不敢多看鬼媽媽一眼,埋著頭接過洋娃娃。那只娃娃一路沿著他的手臂攀爬,何平低下腰,它就直接爬到了何平的脖子上,掛在何平背後,嘻嘻笑著。

    接下來就輪到了盛鈺。

    當他真正踏出步子的時候,他總算理解了為什麼前面的人都那副害怕的表現。

    每一步踏出,都會引來無數視線的追隨。

    玩家們在看他,護工在看他,就連牆角小別墅里的娃娃們眼楮也在咕嚕嚕轉悠。所有視線都在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上去的那一刻,大家的竊竊私語聲就好像被屏蔽到另外一個空間。

    耳朵里都是那首童謠——

    叮咚我在這里等你

    你在等我嗎

    是什麼原因讓你害怕

    不害怕不害怕,盛鈺在心里說服自己。

    他一步一步走上前,鬼媽媽唇邊的笑容僵硬,面色還慘白。看起來是一個很美的女人,但是盛鈺現在根本感覺不到她是個人,更別提近距離接觸她的美了,他只想趕快走掉這個流程。

    余光瞥了一眼台子,上面果然寫著字。

    【規則一︰禁止斗毆】

    【規則二︰入夜禁止夜游】

    【規則三︰隨時攜帶洋娃娃】

    還沒有來得及仔細思考這些規則的含義,面前有一個精致可愛的洋娃娃被取出,蓮藕般的手臂軟踏踏的,焦急的對他伸出懷抱。

    明明是很可愛的一張小臉,但是在青紫色的燈光照射下,洋娃娃一半的臉都被埋藏在陰影當中,這使得娃娃的眼楮看起來又大又滲人,臉上甜美的笑容讓人實在不安。

    盛鈺同樣伸出手,那只洋娃娃就像認定了自己附屬品,一邊嘻嘻笑著,一邊沿著他的手臂向上爬。

    與皮膚接觸的地方都是一片冰涼,這種冰涼不是以溫度估計的,是那股仿佛要滲透進骨髓的寒意。輕輕的重量一直沿著手臂爬到他的背上,所有接觸感官都仿佛被放大了無數倍。

    他甚至都能腦補出洋娃娃的路線。

    異樣感一直蔓延到他的脖子,兩只手臂由後向前環抱住他的脖頸。低頭一看,就能看見蒼白的手指緊緊攥住他身上的校服。

    抬眸看,鬼媽媽也在看著他。

    咕嚕嚕,咕嚕嚕。

    像是喉嚨沙啞發出的氣泡音。寒氣在他耳邊不停晃蕩,凍的半邊臉都沒了知覺,一切異常在恐怖童謠中被粉飾太平。

    叮咚你會藏在哪里

    別想要逃離

    想逃出手心已來不及

    被遺忘的記憶

    被你藏起來的秘密

    不要大聲呼吸

    你已暴露了你自己

    忽然,鬼媽媽裂開嘴唇,對他露出一個甜膩又詭異的笑容。

    那雙眼楮直勾勾的看著盛鈺——你已暴露了你自己,她分明做出了這個口型。

    “……!”

    盛鈺心中一驚,下意識想要掏出惡詛匕首。

    手指頭蜷縮了一下,只抓住了空氣。這時他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那把匕首早就用掉了。

    盛鈺猛的轉身,加快步伐下台。

    最後兩句童謠就跟循環播放一樣,一直在他腦海里盤旋轉悠,背部也毛毛的。

    “不要大聲呼吸,你已暴露了你自己。”

    嘻嘻嘻的笑聲一直在他耳邊回響,洋娃娃跟著他的動作幅度而動。耳側和背部都癢癢的,異樣的感覺蔓延至渾身上下每一寸皮膚。

    腳下的地毯變得和棉花一樣,踩上去一點兒力道也著不到。往前走了幾步,心跳加速,脖頸呼吸也變得困難,某一個瞬間脖頸力道忽然收緊,盛鈺腿一軟,直接向前踉蹌了幾步。

    “啊啊啊啊!”

    人群發出驚呼聲,紛紛下意識向後退。

    只有一個人逆流而行,三步並兩步的沖上前,一把接住了盛鈺。那人強硬的拽開娃娃手臂,將其摔到地面上。

    娃娃尖利的慘叫一聲,小聲哭泣起來。

    童謠聲在這一刻拔至最高。

    甜美的童聲蓋過一切聲響,像是硬塞進耳朵里,地面和耳膜接近一個頻率的震動起來。

    抬眸看,兩人霎時間四目相對。

    這雙眼楮曾經對視過無數次,卻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般復雜。傅里鄴好像一直都是冷冷的,挑眉的時候眼角能流露出一絲對人的傲慢不屑,曾幾何時盛鈺也感覺自己被俯視過。

    那好像還是初見的時刻。

    雖然相識的時間短,但這些時間里被填充進數也數不盡的危機與難以言喻的諸多事件。

    這就導致時間被無限拉長,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一般,此時此刻,他竟然從傅里鄴的眼神里怎麼也找不到一絲傲慢與冷漠。

    有的只是擔憂,以及一絲說不上來的急切。就好像是面對所隔如山海的愛人,又好像是面對上鵲橋多年不見的戀人,真摯到讓人不敢回視。

    不,這是假的,僅僅是因為匕首。

    盛鈺迅速清醒起來,眼見著護工們就要過來,這才剛進副本,他還不想太早的成為焦點。

    他把住傅里鄴的手,小聲說︰“萬事小心。”

    傅里鄴抿唇︰“我去找你。”

    “不行,不要來找我。”

    盛鈺看見那只洋娃娃哭出了血色的淚珠,在地上一抖一抖的爬行,最後‘嗖’的一下子躥到他的腿上,雙臂一勒,腳腕像是被什麼東西按住,猛的用鐵錘重重擊下,半只腿瞬間就麻了。

    好在洋娃娃沒有掐多久,很快就沿著他的腿又爬了上來,牢牢的掛在他的脖子上。

    黑洞洞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盯著傅里鄴。

    後者狠狠皺眉,同樣盯著那娃娃看,沒幾秒鐘又眼神下移,看著洋娃摟住盛鈺的手臂。

    這人的關注點好像錯了。

    盛鈺感覺自己脖子就跟冰火兩重天一樣,被娃娃摟著的地方寒的刺骨,被傅里鄴盯住的皮膚又燙的撓人,他實在待不住了。

    趕在護工來之前,他強調說︰“不要來找我。先保全自己,如果能巧遇,我想辦法看能不能消除匕首的詛咒。做出一切沖動事件前你要默念,是匕首在作怪,你不能被匕首支配。”

    傅里鄴緩緩的搖頭︰“我知道是匕首作怪。”

    盛鈺一愣︰“你知道還……?”

    一句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整,護工就已經跑了過來,她將盛鈺拉開,又拍了拍後者背後的洋娃娃,語氣溫柔的像是在和幼稚園小孩子講話。

    “老師說過,不能和其他班級的人交朋友哦,隔壁班的壞人都不是好東西,他們就樂意拐你這種漂亮的孩子跑,拐回家做成人偶收藏。”

    盛鈺︰“……”

    看了一眼傅里鄴臉上的表情,他有點想笑。

    護工又說︰“你想變成人偶嗎?”

    盛鈺乖乖搖頭︰“不想。”

    護工滿意的點頭︰“那就跟著我走。”

    說完,她拉起盛鈺的手,一路將其帶向走廊另外一邊,也就是何平等待的地方。

    行走的過程中,盛鈺感覺背上被投注了無數道視線,其中一道格外熱烈。他還是控制不住,趁著護工不注意偷偷回頭看了一眼。

    略過那些對他行注目禮的玩家們,傅里鄴還站在原地,腳步挪動了一下,又頓在原地。

    看樣子是把他的話听了進去。

    盛鈺感覺自己松了一口氣,還听的了人話就行,看樣子還能搶救,最怕連話都听不進去了。

    等護工走了,何平才敢開口說話︰“你剛剛怎麼忽然摔了一跤?”

    當然是被掐脖子了才會摔跤。

    兩個娃娃在兩個人背後掛著呢,盛鈺自然不可能挑釁洋娃娃的權威。他只是搖了搖頭,含糊說︰“可能是被絆倒了吧,我也不知道。”

    何平唏噓了一聲,說︰“我看過你那個密室逃脫逃脫綜藝。你們公司真的害人不淺,明知道你外號智商滑鐵盧,根本不擅長這種東西,還硬生生要你來玩。這不是間接殺人嘛。”

    雖然是為他講話為他打抱不平,但這話怎麼听起來這麼不舒服呢。智商滑鐵盧什麼時候變成他的外號了,他的外號不一直都是國民初戀麼。

    盛鈺再一次掛上營業微笑,不講話。

    見他這麼‘高冷’,何平也不再自討沒趣。

    左子橙很快上去接過娃娃,不顧洋娃娃的掙扎把它頭發拽著甩,跟拎皮包一樣拎著。看的盛鈺不住側目,老實講,他也想效仿。

    回走廊的路就沒來的時候那麼平靜了。

    之前還是感覺有一點點異常,但那異常感覺是被尋常表象遮擋住的。但是回去的路上,這股異常感覺直接被放到了最高。

    遙遠的大廳還能傳來稀稀拉拉的童謠聲。

    走廊的燈暗下了一半,只能照亮每一扇門周邊的區域,更遠的地方隱藏在黑暗之中。何平就和左子橙的臂上掛件一樣,一手拽著左子橙的手臂,另一手緊抓魔杖,閉著眼楮在走廊走。

    左子橙扭頭,伸出另一只手︰“你要不要掛?我看你好像也挺害怕。”

    盛鈺正色︰“不用了,謝謝。”

    左子橙點頭,也沒多說。

    三人一路往回走,只覺得周邊變得光怪陸離起來。那些燈像是深夜里的鬼火,遙遙在遠方閃爍,小別墅里不斷傳來嘎達嘎達的牙酸聲音。

    無數眼珠隨著他們動態而滴溜溜轉。

    不時有嫩白的蓮藕手臂從小別墅的窗戶里伸出來,沖路過走廊的人輕輕揮手。

    “嘻嘻嘻……”她們在笑。

    壁畫也變得很怪異,走來的時候只覺得那些海洋生物畫的很真實。回去的時候他們就變了樣子,海豚青色的皮上起了很多黑漆漆的泡泡,螃蟹與蝦變得和海怪一樣長相離奇。

    繪畫中的海洋變成血色汪洋,它似乎在流動,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沖破牆壁,蔓延到走廊。再逐漸蔓延玩家的生機。

    前面的宿舍玩家忽然幾聲尖叫,像是連體嬰兒一樣瘋狂往前沖,‘啪’的一聲關門。

    “怎麼了怎麼了?!”

    何平支起保護屏障,眼楮還是緊緊閉著。

    左子橙無奈說︰“你能不能別挨著我,熱。”

    何平睜眼,不滿說道︰“你剛剛不是還邀請盛鈺嘛,怎麼現在又改口說熱了。”

    “那是因為他長得好看。”左子橙說的坦蕩,“我喜歡女的,我也喜歡長得好看的人。”

    何平︰“……”

    他看了一眼盛鈺,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左子橙的這句話。平心而論,旁邊走著這麼一個大帥哥,看上去還真的挺賞心悅目的。

    他決定收回之前的偏見,就算盛鈺做隊友有點坑人,但就那張臉,好像坑點也無傷大雅。

    普通人坑人,讓人厭煩。帥哥坑人,顏狗樂意——這絕對也是左子橙的想法。

    “前面有東西。”

    盛鈺剛剛根本就沒有注意听兩人講話,他的關注點都在前面的道路。

    既然玩家尖叫,那肯定是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剛往前走了幾步,他就發覺了不對勁,立即叫身旁的兩人注意前方。

    左子橙抬頭看了一眼,眯眼說︰“我有點近視,是誰在路中間掛了張表情包嗎?”

    “…………”何平陷入復雜至極的沉默。

    盛鈺無奈說︰“是一個白臉黑影,很矮。”

    燈滋啦啦的閃爍,某一瞬間走廊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過了幾秒鐘,又重新亮起。

    再抬眼看,盛鈺只覺得身上的血液一下子沖到腦袋頂端,下意識的就有點呼吸短促。

    ——那白臉黑影又近了兩米。

    左子橙還是眯眼,說︰“我近視好像好了點,能看清那娃娃的臉了。好像是個……”

    他的半句話隱沒在黑暗里︰“……金色頭發的小孩,那是活人還是洋娃娃啊?”

    話音剛落,青色的燈重新亮起。

    一些虛影被投射到猩紅色的地毯上,將那一塊區域印的發黑。原本女孩距離他們有十幾米,兩次燈光閃爍之後,距離僅剩五米。

    在她旁邊一米處,就是盛鈺的宿舍門。

    茲啦啦——

    听見燈具再次發出這種聲音,左子橙瞬間反應過來︰“跑!先回房間!”

    哪里還用的著他說,在他開口之前何平就戰戰兢兢打開魔杖防護罩,沖了出去。盛鈺反應也很快,緊跟在何平的身後,墜在防護罩後頭。

    這幾步跑的冷汗直流,比之前數次逃亡的時候都要讓人感覺異樣。畢竟以前逃亡都是在遠離危機,而現在是在靠近危機,尋求生路。

    燈再次亮起的時候,盛鈺幾乎是和小女孩擦身而過,冷風直接鑽進了他的脖子里。

    “嘻嘻嘻~”

    洋娃娃掛在背後,笑個不停。

    女孩手里也抱著一個黑眼紫青的破舊洋娃娃,小裙子上全是縫補痕跡,部分區域還打著髒亂的補丁塊,看著很滲人。

    一進宿舍,何平反手就要把門關上。

    ‘啪’的一聲,門在關上前的一秒鐘被大力踹開,左子橙近乎滾進房間,反身把門給踢上了。

    噠噠噠。

    門外響起小皮鞋的腳步聲,那腳步聲漸行漸遠,好似已經離開了房門口。

    走廊就像是幽暗的絕境,而溫暖童真的宿舍房間更像是甜蜜的夢境。剛一回來,盛鈺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氣,左子橙迅速的爬起來,手插兜,笑眯眯的瞥了何平一眼。

    “我還沒進來,你就急著要關門?”

    何平支支吾吾的,也解釋不出一個所以然。

    好在左子橙又笑了一聲,自己主動扯開話題,遞給何平一個台階下。後者松了一口氣,在左子橙洗漱時間里,他對盛鈺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條件反射的就關上了門。之前都沒有這種情況,我也不至于這麼害隊友,就是那一個瞬間,好像被放大,失去了判斷力。”

    盛鈺也不知道回什麼,反正也不是把他鎖門外,他只能點頭︰“理解。”

    何平拍了拍胸脯︰“還好左子橙人不錯,大度。這事擱在我身上,我可能都要生氣了。”

    “……”人不錯?大度?

    盛鈺明智的沒有接話,其實在左子橙爬起來的那一瞬間,他是真的看見了殺意。

    高樓副本藏龍臥虎,盛鈺選擇閉嘴。

    入夜前,左子橙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來一根煙,也不點,就放在床頭櫃上。見盛鈺看他,他笑笑說︰“戒煙期,我就看著解饞,不抽。”

    “沒事,我不介意煙味。”

    盛鈺從衣櫃找了條繩子,牢牢的把洋娃娃捆在床頭櫃,然後蓋上被子。

    他本來沒打算睡覺的,畢竟身處恐怖游戲里,誰知道睡著的時候會不會忽然發生什麼事。

    但不知道為什麼,一挨上枕頭,這困意就一絲一縷的緊緊纏繞上他整個身體,人瞬間就大腦一片空白,疲倦到眼楮睜不開。

    在燈閥門被拉掉的瞬間,屋子里陷入黑暗。身體仿佛變得很重,瞬間就進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盛鈺猛的驚醒。

    入眼所及一片黑暗,中間的床鋪空空如也,角落床鋪的何平縮在被子里。那塊被罩整個攏起來,看上去像是有個人站在床上,頂著被單。

    看上去恐怖又陰森。

    左子橙去哪里了?何平又是什麼情況?

    這個時候不可能再閉眼睡覺的,盛鈺還沒心大到和廖以玫一個程度。他嘗試著舉起手,被子就像鐵罩一樣牢牢的把他困在床上,別說手臂了,他現在整個人都沒有辦法動彈。

    初始點是宿舍房間,這里正常情況來說應該是安全的,怎麼會這樣?!

    除非……除非有人違反了規則!

    那現在根本就不是被子的問題,是違反規則的懲罰,就算不蓋被子不睡覺也會經歷別的危機。

    剛想到這一點,床頭櫃突然嘎達嘎達的響。

    盛鈺艱難的轉頭,這一瞬間瞳孔擴大,忍不住在心里罵了無數句髒話。

    淦,洋娃娃掙脫了繩子!

    它伏低身子,四肢都著在床頭櫃上,用一個緩慢的姿勢爬上床。這姿勢很有壓迫感,平躺在床上,只能看見那張慘白的笑臉搖搖晃晃的逐漸靠近,漆黑的眼珠在月光下反射出玻璃質感的光彩,像是黑洞一般,一眼望不到底。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雙冰涼的小手已經伸到盛鈺的脖頸處,五指緩緩使勁,逐漸收攏。

    氧氣被剝奪,眼前是一片幽深。

    嘎達嘎達聲再一次響起。

    角落里幾十個洋娃娃僵硬的扭過頭顱,緊緊盯著他笑,眼珠滴溜溜的轉的極快。

    起來,快點起來啊。

    再不起來他會被洋娃娃活活掐死的!︰,,,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