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5章 洋房孤兒怨(一)

第35章 洋房孤兒怨(一)



    【姓名︰盛鈺】(可見)

    【至高樓層︰第五層】(可見)

    【身份︰貪婪王】(不可見)

    【技能︰貪得無厭】(不可見)

    【武器︰惡詛守護】(已使用)

    這一次盛鈺其實是有備而來的。【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這個星期里他登錄21層樓逃生論壇,看了不少有關21層樓的顯性規則,也看了不少玩家們推算出的隱性規則。還有些一看就不太正經的。

    比方說給手心卡牌喂水晶的時候,要講究一個玄學。身處什麼方位,面朝什麼位置,隔幾秒喂一顆水晶……最後開出一把好的武器。

    當然,這個玄學貼下一片罵聲,說貼主講的不僅毫無作用,還浪費了他們寶貴的爬樓時間。

    “之前開不出新技能,大概率是因為樓層太低。別人也沒開出新的技能。”

    盛鈺心想新技能什麼的都不指望,要是這把能開出一個像審判日那麼牛逼的武器,再不濟也要像胖子的食為天那樣。弱沒事,至少得有那麼一點成長性吧,他的要求真的不高。

    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再給個一次性的。

    想到惡詛守護就想起上個星期的歷史遺留問題,盛鈺嘆了口氣,從床上坐起。

    掌心卡牌處傳來一道電子音︰

    【歡迎來到二十一層樓。】

    【玩家所在樓層︰第五層樓】

    【副本︰洋房孤兒怨。】

    就在最後一聲聲音落下的一瞬間,外面忽然傳來刺耳的警報聲。

    “嘟嘟嘟——嘟嘟嘟——”

    剛進副本的時候通常都有那麼幾分鐘的神智不清醒,上一次肥廚怪客副本好歹還給了人反應時間。這一次直接抹掉這個環節,一個警報聲直接把人從混沌不清里用力拉了出來。

    “什麼?發生什麼了?!”

    一個聲音顫抖到不行,從房間另一端的小角落里傳來出來︰“你們兩個是不是人啊?”

    屋內光線昏暗,只有從窗外透進來的月光。隱約之間可以窺見床旁邊還有兩個床鋪。

    不出意外的話,盛鈺現在應該待在一個類似于學生宿舍的地方,宿舍床位總共三個。

    剛剛說話的是年紀相較而言比較小的。

    男生看起來還是個高中生,身上還穿著一種類似于校服的制服。

    盛鈺答了聲︰“是人。”

    他國民度高,聲音的辨識度也很高。

    高中生立即從床上爬起來,驚疑不定的看著盛鈺︰“你是那個明星……?”

    話還沒有說出口,但他話語背後的意思已經很明顯——糟了,怎麼開局跟他分到一起了!

    又是一個被密室逃脫蒙蔽住眼楮的蠢人。

    盛鈺扭開臉,看向另外一位男人。

    他大概三十歲上下,五官英俊硬朗,就是頭發和胡子不打理,看起來有點邋里邋遢。總體來說是個頹廢氣息很重的帥大叔。

    值得注意的是,帥大叔也穿著制服。

    盛鈺這才把目光放到自己腰腹處,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也穿著制服。方才燈光昏暗,他進樓的時候也是穿著一身白,也就沒注意這款同色系的制服,扒著胸膛看,上面還繡了一行字。

    ——第19屆新生,盛鈺。

    簡單的交流之間,另外兩人也互通了姓名。高中生叫做何平,是從憤怒王翁不順那個副本苟上來的。帥大叔叫做左子橙,他沒說自己從哪個副本上樓,但是從表情看,這一定是一段辛酸悲催的經歷。兩個人的身份卡牌盛鈺也看了眼,本來真的是隨隨便便一看,這一看就有點驚訝。

    這兩個人竟然都是特殊身份卡牌,而且還是一模一樣的身份︰魔法防御師。

    ……這也太巧了點吧?

    思考間,警報聲猛的停止,在同一個時刻,屋內的燈也亮了起來。

    就像是副本名稱‘洋房孤兒怨’一樣,這次的副本裝修風格有點接近童話故事。

    床鋪是粉嫩的亮色系,有黃有綠,還有粉。被單被罩上還印著卡通人物,眼楮大大的,看上去很可愛。包括屋子里的地毯,牆上的壁畫,還有牆角堆積成山的洋娃娃,這里看上去是間兒童房,還是那種給小姑娘們睡的兒童房。

    還沒有來得及細細勘查屋子里的情形,外面就傳來了鋼鐵敲擊牆壁的聲音。有女人嚴厲的吼道︰“都出來,去開夜間迎新晚會。”

    雖然同為魔法防御師,但面前這兩個人的反應是截然不同的。左子橙摳了摳下巴上的胡子,謹慎的沒有出去,倒是何平看上去仰仗自己防御師的身份,翻手掏出一個像魔法杖一樣的長杖,竟然就這麼直接跑過去開門了。

    迎面就撞上一個身著護工制服的高大女人。

    房間里的兩人頓時屏住呼吸,何平也沒想到他人會這麼衰,趕緊如臨大敵的抬起長杖,牢牢盯緊面前的女人。兩人在屋門口對視,氣氛焦灼,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一場大戰。

    出乎意料的是,高大女人並沒有為難他。

    她只是低頭看了一眼何平胸膛上的刺繡文字,然後略略挑眉,轉身走了。沿路還拿著類似于教鞭的小鐵棍,一直敲擊走廊房間門。

    不出一會兒,不少人就被敲了出來。

    “操,這個環境好陰森!”

    有人低聲罵著,抬起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盛鈺看著也覺得頭皮發麻。

    外面的走廊看上去其實很正常,燈火通明,走廊地上鋪著厚厚的猩紅絨地毯。牆壁上畫著很多海洋里的生物,像是鯨魚、鯊魚等,還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魚種。都是無一例外的栩栩如生,有時候不經意間用眼角余光瞥到,可能還會誤以為自己來到了一家裝潢華麗的海洋公園。

    排除這些硬裝潢,走廊的軟裝潢也很可人。

    門和門之間都有放齊腰高的獨棟小別墅玩具,這種玩具並不會佔據多大的地方,反而會給華麗的裝潢里添加一絲可愛。

    讓人覺得頭皮發麻的是玩具里的東西。

    玩具的窗戶里面一片幽深,要是仔細看,能看見里面有一雙雙眼楮,正在緊緊盯著路過走廊的人。他們的眼楮甚至還會隨著人的動作而動。

    “是洋娃娃。”左子橙看了眼,說︰“我給我佷女買過這種玩具。就跟一個小家一樣,里面還住著我佷女心愛的洋娃娃。我一直感覺那玩意兒怪嚇人的,不知道為什麼小孩子喜歡。”

    何平嘲笑︰“大叔,您過時了。現在的小孩都喜歡打游戲,都幾幾年啦,誰還去玩洋娃娃……”

    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感覺不對勁。

    那一瞬間簡直就是冷汗直流,他後退好幾步,看著半個走廊死死瞪著自己的人,支支吾吾說︰“看、看什麼,洋娃娃是過時了啊。”

    “洋娃娃永遠都不會過時。”有人冷冷的瞪著何平,扭曲面孔憤怒大叫︰“過時的是你們!”

    何平︰“……”

    操?他這是遇見了神經病嗎?!!

    一遇還是一群神經病???

    還沒想好該怎麼說話,左子橙嘻嘻哈哈的走上前,伸手摟住何平的肩膀,笑著沖半個走廊的人陪笑︰“不好意思哈,我這朋友喜歡說反話,他平時可喜歡洋娃娃了。主要是怕人覺得他一個大男的玩洋娃娃奇怪,就有點不好意思。”

    說完,他掐了一把何平的後頸子。盛鈺在兩人身後,正好可以看見左子橙的動作。

    何平趕緊點頭︰“是是是,我剛剛瞎說的!”

    聞言,半個走廊的人面色總算是勉強和緩。

    相對應的,另外一半人臉色就跟吃了屎一樣。不,也許他們的臉色比吃了屎還要難看。這個時候要是再不明白過來,那就是傻子了。

    他們其中,有些人可能根本就不是玩家。

    有了這個認知以後,眾人走路的時候就格外的小心,老是提防來自身邊的人。左子橙靠近盛鈺,表情十分嚴肅︰“我要問你一個問題。”

    盛鈺回頭︰“什麼?”

    見對方這個表情,他還以為左子橙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問。結果就看見對方下嘴唇一撇,滿臉悲痛說︰“松芙大美女是不是真的愛你愛到瘋狂啊?那可是我女神,天啊,女神看上的人得有多優秀,居然有幸在這里見到你。”

    “……”

    附近也有不少人往這邊看,本來還覺得蠻有危機感的,可是大家都長著人類的形狀。而且走在這麼甜甜蜜蜜的公館里頭,人不自覺的就會放松警惕,只是短短十幾分鐘,就感覺沒那麼害怕了,他們甚至還有余興來關注娛樂圈的八卦。

    盛鈺頂著壓力,滿臉營業笑容說︰“沒有。我和她其實不太熟。”

    “我喜歡好多女明星。”

    左子橙說了一大串女明星的名字,其中有娛樂圈的大火花旦,也有名不經傳的十八線。說完以後,他笑著說︰“我有時候挺羨慕你們娛樂圈的人,好看的人老是跟好看的人玩在一起。當然,你自己也很好看,不然根本混不進去那個圈子。”

    盛鈺笑著,謙虛搖頭。

    他心里暗暗提高了警惕。

    這個左子橙是個會來事的。剛剛這人幫助何平解圍的時候,盛鈺就感覺到一點了,他情商蠻高的,處事圓滑又十分上道。

    後面又走來問這種私人問題,拉近關系,但凡有點虛榮心的估計都被他羨慕的眼神吹捧上天了。見盛鈺本人宛如銅牆鐵壁不為所動,左子橙又話鋒一轉,捧盛鈺所在的圈子,又借著捧別的明星來捧他,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盛鈺表面上應付他,實際上在分心觀察那些正看著自己的人。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些十有□□是真正的玩家。畢竟某些髒東西總不至于對他的私生活感興趣。但是這話也不能說絕對,說不定也有神鬼見他是貪婪,扭頭看幾眼。又或者說不定有些人根本就對娛樂圈不上心,一點興趣也沒有。

    綜上,還真沒有辦法分辨周遭的人。

    除非他硬生生一個一個看過去,一個個探查這些人的身份。這太耗費精力,而且走廊近幾百人,看一圈過去肯定就忘記前面人的身份了。

    思考這些的時候,他們已經排隊走出了走廊,穿過洋房公館大廳。別的岔路口也有排隊過來的‘人’,從表面上來看,無法分辨身份。

    最後幾個年級的人來齊,總數近三千。

    旁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不知道從哪里鑽來的,正巧鑽到盛鈺的耳朵里,“看這個洋館的裝潢蠻可愛,還有很多洋娃娃。剛開始我還以為這里的學生都是小孩子呢,結果現在一看,我怎麼感覺基本上都是成年人了。”

    盛鈺其實也有這樣的感覺。

    這就很詭異,明明是洋房公館,居住在里面的人卻都是成年人。明明身著學生校服,這里的大部分人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是學生。

    還有,明明面對著一群成年人,那些護工卻表情疼惜,語氣放緩,像是跟小孩子講話似的。

    處處正常,卻又處處透著說不上來的怪異。

    等待了許久,見一直沒有事情發生,不少人也就打開了話茬子,去試探身邊人的身份。

    “奇變偶不變?”

    “符號看象限!”

    這是對上暗號的人。

    “天王蓋地虎?”

    “我也知道這上半句,下句話我不知道啊。操,你能不能換個簡單點的……”

    “你在騙我,你根本就不是人類吧!”

    這是沒有對上暗號的人。

    這種時候,盛鈺就是全場身份最明確的人。

    由于名氣太大了,周邊根本就沒有上來試探他的人,甚至上來搭話的都沒有。都只是拿眼楮偷偷瞄著他,好奇的不停看。

    也就左子橙自來熟,主動搭話緩解盛鈺的尷尬,“我剛剛看見護工推了不少鐵皮箱子,堆在前面的樓梯道口。還有上面那個台子,待會肯定有人要站上去講話。我感覺現在就跟畢業典禮一樣,說不定咱上去還要被頒發學位證書咧。”

    說完他自己先笑了,拍了拍腦袋,“不對,咱們是‘洋房孤兒怨’的新生。話說回來,你對‘孤兒怨’這三個字有啥見解麼?我還是挺好奇大明星和尋常人思想有什麼不一樣的。”

    盛鈺什麼想法都沒有。

    他本來就比較煩這種靈異的東西,一路走在走廊上,又不停被洋娃娃注視。哪里還顧得上思考副本名稱的含義,他還要忙著找隊友呢。

    正想踮起腳尖看看胖子和傅里鄴他們,結果還沒開始這個動作,大廳就有異常發生。

    滋啦啦——

    叮咚我有一個秘密

    悄悄告訴你

    歡迎你來到天堂入口

    最上空的喇叭傳來一陣女童的歌聲,那聲音稚嫩甜蜜,唱腔里有天真的笑音,不停的在句末展現出來,像是破舊老電影里的卷發小姑娘。

    那些樓梯道旁邊也擺放著‘小別墅’,里面傳來‘嘎達嘎達’的響聲,好似某些東西正在內部活動筋骨,窟窿里,一下漆黑的眼楮一眨一眨。

    整個洋房公館大廳一下子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驚慌失措的抬頭,看向那些喇叭。

    仿佛一切嘈雜被掐斷,恐怖童謠從四面八方包裹了上來,听的人後背發冷,呼吸困難。

    伴隨著嘎達嘎達的聲音,她還在繼續唱著︰

    叮咚有人在按門鈴

    是誰在外面把惡作劇當一種游戲

    听啊誰在哭泣

    看啊誰在竊竊私語

    這童謠的聲音實在是太會塑造氛圍了,明明是天真孩童的聲音,曲目也很和緩,但是听起來就是感覺不太對勁,老感覺頭皮發麻。

    盛鈺和其他玩家一樣,下意識抬起頭,將心神放到天花板的喇叭上。

    正對面傳來‘咚咚’的高跟鞋聲。

    人群又齊刷刷的低頭,心驚膽戰的看向對面的圓形小台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上面站上了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她畫著很濃的妝容,但這些依然掩蓋不掉她眼底的疲憊與歇斯底里。

    她的目光不斷在人群里掃視著,所有與她對上視線的人,不論到底是什麼身份,都會下意識低頭,不敢長久注視她眼底的瘋魔。

    盛鈺也跟著低下頭,臉色不太好看。

    該死,這個女人……是鬼媽媽!

    她是又追了上來嗎?

    還是說她下銅領域之後,原駐地就是在這個副本,畢竟這個副本和小孩有關。

    這些他都不知道。

    現在信息實在是太少,玩家任務還沒出來,鬼王的任務也沒有出來。一切都顯得很正常,有那麼幾個瞬間盛鈺都快忘記自己還在21層樓里。

    童謠還在播放,鬼媽媽的聲音卻穿透童謠,傳到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邊。

    她溫柔的笑著,仿佛看著自己孩子們︰

    “看,漂亮嗎?”

    說著,鬼媽媽彎腰,從護工手上接過鐵皮箱子。剛一打開箱子蓋,幾只蓮藕般的小手就鑽了出來,迫不及待的抓緊鬼媽媽。

    鐵皮箱子里足足爬出了上十個洋娃娃,各個精致又活靈活現。她們有些穿著洛麗塔的小裙子,有些只是簡單的布匹裙,還有穿著紗裙的。反正都扎著小辮子,嘴角裂出怪異的笑容。

    有些洋娃娃眼楮還是血紅的,眯成一條小縫,看上去極其滲人。還有些洋娃娃是青色的眼楮,眼珠在里面轉呀轉呀,肚子還會一鼓一鼓。

    鬼媽媽任由這些娃娃爬到她的頭上,又爬到她的背上,勒住她的脖子嘻嘻笑。她像是一個溫柔到不能再溫柔的母親,說︰“現在,新生們依次上來,領取屬于你們的洋娃娃吧。”

    至少幾百個鐵皮箱在同一個瞬間打開,那些蓮藕手臂在空中搖晃。洋娃娃們金色的頭發交織在一起,有些還手牽著手,一半笑容隱藏在陰影當中,看上去詭異又讓人忍不住要後退。

    她們可愛,她們在笑,她們像極了小孩。但她們也比形狀奇怪的鬼神看上去恐怖許多倍。

    “……”在場所有人沉默。

    沒有比現在更讓人感覺想逃的時刻了。

    一切浮華的和平被打破,隱藏在甜蜜可人的洋娃娃公館下面,是細思起來的毛骨悚然。

    天花板方向,甜蜜的童謠還在繼續︰

    叮咚窗外有雙眼楮

    它在時刻注視著你……︰,,,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