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4章 肥廚怪客(二十二)

第34章 肥廚怪客(二十二)



    意念返回現實世界,盛鈺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他被帶進游戲之前是摔倒在餐桌旁邊的,桌布上的餐具稀里嘩啦的碎了一地,不經意間就割傷了手指頭,十指連心,鮮血直流。[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好痛!”

    只是被割傷手指都這麼痛,傅里鄴被匕首穿透了心髒,得痛成什麼樣啊……

    盛鈺下意識打了個寒顫。

    雖然在異次元食堂僅僅度過了三天多的時間,但這三天里,事情的密度遠超過現實世界三個月不止。再看這棟住了不短時間的房子,盛鈺只覺得恍如隔世,像是靈魂游蕩在屋里。

    他老是感覺黑漆漆的房間可能會冒出一個神明,又或者是打開屋門,會有一只鬼怪嬌羞的扭捏遞上自己的好意,再嚶嚶嚶的叫‘貪婪大人’。

    回房間在已經黑屏的電腦前面坐了好長時間,盛鈺掏出家里的急救箱,找到創口貼。等貼好了傷口,他又在電腦桌邊發呆了快十分鐘。

    ……深愛著他?

    不是吧,老天爺,這是在搞他吧?!

    手機一直嗡嗡的震動,盛鈺抓起手機,優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經紀人和盛冬離的交叉連環奪命來電。他倆就跟誰也不讀服輸一樣,一個比一個急,光是電話就打了快百通。

    不過更可怕的是來自亡者陳敬短信。

    【不要進樓,樓里大凶!】

    他怎麼現在才看見??!

    都過了兩個副本了,盛鈺自己都佩服自己。

    他的短信和微信消息實在是太多了,各方人馬都時不時聯絡他。大大小小的藝人都想著蹭他的光,日常的聯絡必不可少。

    不管盛鈺回不回,反正他們照樣發。

    這就導致重要的信息直接被遺忘在角落里。盛鈺有些後悔,如果他早點看到這個消息,是否他就不會深陷21層樓,不必魂不守舍的擔憂呢?

    答案肯定是未知的。

    人已經回到現實了,意識隔了半個小時才完整脫離21層樓。

    盛鈺這個人吧,有時候苟起來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經紀人和盛冬離打了那麼多電話,現在回電話肯定會隔著電話線听這兩人瘋狂暴哭,一想起這個他腦殼都痛,果斷點進了熱搜。

    排除熱搜上的神明鬼怪21層樓等前段時間就已經輪過熱搜榜的詞條,倒是出現了一個全新的熱搜詞條——鬼王。

    看見這兩個字,盛鈺還以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點進詞條一看才發現不是。

    這個詞語的曝光來自于第三層樓的另外一個大型副本,詞條延伸人為憤怒王翁不順。

    “我是鎮壓寶塔副本的幸存者,我必須要給大家科普一下翁不順,這就是一個神經病!大家記住了,傅里鄴是殺神沒錯,但他是玩家,被他殺死了是可以回歸現實世界的。翁不順是個神明,一定要記住這一點,他是一個連神明陣營都瘋狂排斥的神明!”

    “一開始規則說我們來到了鎮壓寶塔副本,說要我們挖塔。玩家們挖到最後才發現,規則是翁不順假造的,他娘的我們的任務根本不是挖塔,是填塔,卡牌上講的不清楚,我們也全都理解錯了。反正翁不順被寶塔鎮壓了千年,我們把他挖出來的時候,是一個拿了鬼王卡牌的人獨自和他對抗,最後被翁不順奪走了身份卡牌。”

    熱評到最後簡直是聲聲泣血︰

    “不懂鬼王卡牌的人去21層樓論壇看科普。翁不順拿到了憤怒卡牌,應該還有六張,現在不知道在誰的手上。大家不要急著害怕鬼王,鬼王是鬼怪的統治者,也是玩家。咱遇見了啥也別管,跪著舔大佬就行了(除了那個該死的翁不順!),這些玩家大佬和我們擁有同一個敵人——那就是神明!”

    盛鈺啞然的看了好一會這個熱評。

    原本以為上第三層樓的應該都集結在金字塔副本里了,現在才發覺並不是這樣。除了金字塔副本,第三層樓還有許多新的副本,大大小小人數並不統一,但有一點卻是共通的。

    那就是通關率令人發指,死亡率也令人發指。前者低到人望而興嘆,後者高到人頭皮發麻。

    死亡者名單又新加了許多名字,白色蠟燭在詞條後面墜著,看的人心里怪難受的。

    哦,對了,盛鈺又上了熱搜。

    【盛鈺直播發呆半小時】

    “……”

    他這才想起來面前還有個直播攝像頭。

    晃了晃鼠標,電腦屏幕重新亮起,直播彈幕已經卡到沒辦法看了,一楨一楨的跳動。這樣倒是可以看清不少有內容的彈幕。

    “鈺鈺你沒事太好了嗚嗚……我周邊人就我沒玩這個游戲,我準備上周玩的,結果一听死人了,就沒敢玩。現在手機里一大串聯系人好多都沒聯系上,我家人到現在都沒回我信息,我一直哭,人都快哭傻了嗚嗚嗚……”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大家被強行拉進21層樓了嗎?上周我看見卡牌還在手掌心就有這個預感,沒想到真的這麼絕!”

    “聯系不上家人的先別急,我剛剛也聯系不上家人。後來才發現我們區域的通訊斷了,現在全聯系上了,都好好的。基本上低層副本安全性還是很高的,玩家們不能互相殺害,會引來鬼怪,鬼怪又會引來神明。但是只要你確定某個怪物是鬼怪,那活下來的概率很大很大。”

    “可以問!我去問怪物了,她告訴我她不是神明,他們不屑裝神。神明一般情況也不屑對我們這些螻蟻裝鬼怪,所以可以上去問!!!”

    看見最後一條彈幕,盛鈺又想起那只裝作是鬼怪來騙取他信任的神明。

    他掛起營業笑容,安慰了一下粉絲,最後實在繃不住,胡亂的道別後關掉了直播鏡頭。

    他實在不明白,就直播發呆半小時這麼屁大點事都能上熱搜,金字塔副本里的事情卻像投入大海的石子,連一絲波瀾都無法掀起。

    打開微博搜索了一下幾個詞條,例如‘盛鈺牛逼’、‘盛鈺三層樓’、‘盛鈺操作’、‘盛鈺技能’等。底下倒是有不少人發微博說這些。

    但他們的微博好像被限流了,根本激不起零星半點的水花。而且微博底下還有不少評論諷刺︰呵呵呵呵,這種時候還買水軍,博主吃爛錢小心被車撞死哦。

    當然,也有人相信,畢竟他活了下來。

    只不過相信的人還是太少,更多的路人還是抱著懷疑態度。最後爭論來爭論去,所有的意見高度統一,都是說看他會活多久。

    活到高樓層的話,密室逃脫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謠言不攻自破,要是活不到……逝者為大吧。

    “……”

    盛鈺感覺自己還沒死呢,就被不少人迫不及待的認定,變成逝世名單的候選人。

    梆梆梆——敲門聲響起。

    敲門的人壓根就沒指望有人會過去開門,自己拿鑰匙捅了幾下門鎖,急匆匆的沖了進來。

    “你沒事吧?!!!”

    經紀人滿臉慘白,拉著盛鈺左看右看,等確定後者真的沒事,他這才放下心︰“嚇死我了,我在副本里一直想你要是死了怎麼辦。”

    盛鈺給經紀人倒了一杯水,自己也拿杯子喝水。想起廖以玫說過的話,他笑了一聲︰“死了就死了唄,能怎麼辦。”

    “呸呸呸。”經紀人伸手拍盛鈺的嘴巴︰“吐掉,趕緊吐掉。這種事情不能瞎說,要是你死了,我一輩子都會活在內疚里,早知道就不讓你玩這個游戲了,都怪公司!”

    這件事盛鈺自己早就掰碎了想過。

    他進游戲,簡直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天時,娛樂圈來了個智商滑鐵盧危機。地利,當時剛好經過陳敬火葬場地點。人和,還有人裝神弄鬼。

    就是這麼一步步把他誘入局中,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早已經變成了局內人。

    “不怪公司。”盛鈺嘆氣說︰“公司給的路都是會讓我變得更好。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上層估計也在頭疼。”

    經紀人唏噓說︰“我還擔心你心里有怨氣。不過你說的沒錯,上層現在頭痛死了,咱旗下有個明星,就是上次頒獎典禮蹭你紅毯那女的,記得不?她非要玩21層樓,說要草熱度,這不,這周把命給草沒了,粉絲都傻了,公司也傻了。”

    “……”

    死亡在以前距離他很遙遠,現在卻仿佛近在咫尺,不經意就就會听見認識的人逝去的消息。

    盛鈺說︰“熱搜是公司幫我壓的?”

    他沒有指明金字塔的熱搜,但經紀人帶了他十年,有些話不說也能明白。

    只見經紀人點頭,說︰“雖然可以借這件事情平反,但這種時候不能上熱搜,還是你大殺四方的消息。現在死了這麼多人,你再上個熱搜,那不是豎著靶子被人打嗎?”

    盛鈺點頭︰“我理解,也明白。”

    “我就是來看你一眼,非要親眼看見你沒事我才放心,不然老感覺七上八下的。哦,還有一件事。”經紀人水也不喝了,又說︰“警/察局里有熟人,我順道問了一嘴你那老同學的案子。詳細信息肯定是不能告訴我的,我熟人只是說你那同學可能不是猝死,應該也是因為游戲而死。”

    “我猜到了。”

    “不,你肯定沒猜全。”經紀人神秘兮兮的搖頭,說︰“我熟人還說他的手機掉落在荒郊野外,已經被格式化了。現在他們正在想辦法恢復手機里的信息,我的建議是警/察不找你,那你也別去找事。不過心里要做好要被請去喝茶的準備。”

    又是一樁麻煩事。

    他要是去警/察局,肯定又會被拍到,上熱搜,網友分分鐘能腦補出一系列詭秘離奇的怪事。到時候說不定還有人猜他吸/毒。

    淦,好煩。

    經紀人也沒心思在這邊坐太久,他還有幾個親戚的安危沒有確定。當即又急匆匆的站起身,拿起鑰匙就要往外走。

    手指剛搭上門把,身後傳來一聲‘哥’。

    經紀人瞬間就腿軟了。

    一般只有盛鈺發覺自己快要闖禍的時候,才會用這種試探的語氣叫他‘哥’,然後一臉心平氣和的說一些能把人氣死的事情。

    想到這里,經紀人心驚膽戰的回頭︰“你干嘛?”

    盛鈺咳嗽了一聲,喝水掩飾自己的心慌。他拿杯子擋著臉說︰“如果副本里有人對我告白了,那我該怎麼辦?”

    經紀人第一個反應︰“粉絲?”

    “不是粉絲。”盛鈺哼了幾聲,滿臉淡定又隨意說︰“就是嗯、有那麼一個人。”

    經紀人第二個反應︰“帥不帥?”

    盛鈺想都沒想說︰“帥到你腿軟。”

    “那太好了。”經紀人第三個反應︰“怎麼告白的,你說來听听。我來給你分辨一下,看看他是愛上你的人,還是饞你的身子和臉。”

    這一次盛鈺想了很久。

    他自我認知還是蠻清楚的,說︰“不是愛上我的人,也不是想要我。他應該就是愛了個匕首。”

    “???”

    經紀人滿臉困惑,還沒來得及發問就被盛鈺敷衍的推了出去︰“你就當他愛了個寂寞吧。我不想聊這個話題,等有後續再來問你。”

    還能有後續的嗎??!

    這話把經紀人听的驚悚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從盛鈺嘴巴里听見感情方面的‘後續’二字。以前也不是沒有男男女女追求過盛鈺,那才叫真的追了個寂寞,就連他這個經紀人都看不下去,還以為萬千少女心中的男神以後會孤獨終老。

    想著,經紀人又八卦的伸腦袋,死死扣著門說︰“你說的人我認識嗎?”

    “不認識,快走。”

    總算把經紀人推了出去,他又不死心的拿腳卡住門,盛鈺挑眉正要說這人八卦。就見著經紀人有些不忍心說︰“我想了想還是覺得要告訴你,我上來的時候看見你弟在下面。也不知道待了多久,就蹲在路燈那邊發呆。”

    “……”

    門合上,盛鈺在沙發上坐了有半小時。

    盛冬離其實蠻聰明的,估計出副本就猜到自己殺死他的用意了。根本用不著想,小孩現在估計還在內疚,覺得拖了他的後腿。

    掀起窗簾看了一眼,半個小時過去,路燈下的人影還在。老遠看過去就像有一只受傷的小狗狗,正垂頭喪氣的耷拉著腦袋。

    盛冬離沒錯,從始至終他就沒有做錯過什麼。是盛鈺自己過不了心里的那一關。

    水庫的水很深,也很冰。

    在水庫里掙扎求生時,往日寄托希望的爸爸和弟弟都不在身邊,往日傾注好意的小媽背離他而去,親媽早就忘卻了他的存在。

    重重惡意和失望包裹上來,盛鈺不敢再對盛冬離施加一點點好意。

    他拉上窗簾,捂著眼楮躺回床上。

    “虛假的親情。”

    以及一段莫名其妙的開始,不知道會以怎樣方式結束,或許同樣虛假的……愛情。

    對,虛假,就是愛了個匕首。

    盛鈺在心里點了點頭,說服了自己。︰,,,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