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3章 肥廚怪客(二十一)

第33章 肥廚怪客(二十一)



    生來傲慢的男人從來沒有對人低過頭,現在卻只對他一個人低頭。【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即便對方很有可能是對自己的控制力有信心,盛鈺還是本能的覺得戰栗。

    不是恐懼,而是那種說不上來的麻痹感。

    匕首的尖端明明抵著傅里鄴的心髒,但是此時此刻,就好像自己的心髒也被一齊扼制住,整個揪了起來,導致盛鈺有那麼一瞬間都忘記呼吸,冰塊墜落,防護罩猛然碎裂。

    刺啦啦——

    那些冰塊連接著光暈砸落在地面上,廖以玫哇的吐出一口血,身體直接癱軟下去。

    傅里鄴眼神一凝,仿佛在無聲催促。

    盛鈺不再猶豫。

    在祭壇幸存玩家驚異的視線當中,他高高舉起手臂,對準傅里鄴的心髒就是狠狠的一扎。

    匕首毫無阻力直接沒入了胸膛,鮮血順著傷口潺潺流出,潤濕五指,暖意由指尖傳至心底。

    做完這個動作之後,盛鈺面色一變。

    如果說剛剛他還只是覺得周遭人的行為變成了慢動作,那他現在幾乎是感覺周遭已經完全靜止了。那些墜在半空中的冰被灰塵侵蝕,變得渾濁不堪,遠方胖子還在著急攙扶廖以玫,眼神再往前放,是無數玩家們驚慌失措的臉龐。

    他們恐懼,他們絕望,他們彷徨。

    這些細節變得無比清晰,仿佛縈繞眼前。

    就好像有一個斯坦尼康穩定鏡頭在混亂與紛雜中穿插。經過了各式各樣的絕望面孔,鏡頭忽然向後一拉,所有感官重新回籠。

    最為敏感的,自然是五指的溫熱。

    盛鈺正要撒手後退,雙肩卻忽然被傅里鄴強硬的按住。他慌了一瞬,很快冷靜下來快速認慫︰“如果是扎痛了的話,那我先道歉。”

    話音剛落,對面傳來一聲輕笑。還沒等盛鈺細想,就看見傅里鄴低著頭,語氣從未這麼認真過︰“我們終止合作關系吧。”

    “……啊?”盛鈺愣住。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從天上掉下來,我抱住了你,然後扔下了你……怎麼辦,我現在竟然有點後悔。”

    說著,傅里鄴緩緩抬眼,匕首扎進他的心髒,他的眼神像是利刃一般,將那刻骨銘心的感覺原數奉還,攪和的人心髒砰砰跳動不止。

    那些碎冰打在身邊,廖以玫艱難的維持防御技能。防護罩只剩下一個雛形,玩家們的尖叫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沒有一點火星,這里卻比戰場要真實千百萬倍,隨時隨刻都有人喪命。

    盛鈺迷茫皺眉說︰“現在先不談論這個。我來試試掠奪你的技能。”

    【是否選擇掠奪傲慢王技能。】

    【是/否。】

    “我選擇是。”

    說完,盛鈺只覺得心靈深處多了一股聯系,看不見摸不著,卻遙遙指著近在咫尺的人。

    雙肩上按著的那兩只手忽然變換了動作,傅里鄴轉到他的身後,淺淺抱住盛鈺。兩人的手一齊握在審判日上,有一股力量牽引著盛鈺將弓弦拉開,面前凝聚起一束巨大的光束。

    耳側的聲音冷冽,熱氣撲到耳廓,透著一股不易察覺的曖昧溫存︰“如果再來一次,我會緊緊抱住你,像這樣——”

    那束光束凝聚到最大,光爆聲 里啪啦的響。有無數黑色的光暈環繞在周身,天地一片霧蒙蒙,他們現在就是玩家們眼中唯一的光亮。

    這光亮在某一個瞬間拔高,至最亮。等刺眼到眼楮都睜不開的程度,它離弦而出,穿梭人群,穿越鬼怪,破除冰渣,翻雲直上。最後勢不可擋的劃過長空,巨響響徹整個祭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媽媽被穿胸而過,一連退了好多步,一下子掉進深窟窿。她不甘而又痛苦的吶喊︰“鬼王,是你們殺死了我的孩子,就算你們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追上來,為我的孩子報仇……”

    後面的聲音一下子淹沒在窟窿里。

    與之相對應的,金色的樓梯最下方寸寸斷裂,速度雖然不快,大概每三十秒鐘就會斷裂一階,但那碎裂的聲響就像是玻璃杯掉落在地, 里啪啦的聲音不斷摧毀玩家們的心智。

    反應快的玩家立即拔腿就跑,像是瘋了一般的朝樓梯狂奔不止。

    盛鈺反應也很快。

    他根本來不及深想傅里鄴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只知道伸手拉住後面的人,朝前方沖刺。

    那一瞬間,所有玩家思想高度一致。

    大家都已經厭煩了自己的無能,只有爬到更高的地方,看見更遠的風景,才能有資格掌握住自己的命運,再去掌控別人的命運。

    跑!必須要跑的再快一點兒!

    變強的念頭從未如此高漲。

    樓梯斷裂了,不要緊,大家搭建人梯。你踩著我,我踩著你,一起創造輝煌。

    這幾步盛鈺跑的毫無印象,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都不知道踩著誰的肩膀爬上了樓梯。最下面的階層還在斷裂,左腳一空,他整個人有一半都懸空在外面,距離地面足足幾米高。

    傅里鄴回首,抓住他的手。

    盛鈺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順著傅里鄴的力道爬了上去。胖子攙扶著廖以玫,危機時刻這人總是無比靈活,明明剛剛還在盛鈺後面,眨眼間就沖到了最前方。

    “只要我跑得快,危機就追不上我們!”

    胖子幾乎是拎著毫無斗志的廖以玫,連拖帶拽的非得跟她一起登樓。如果廖以玫的表情可以具象化,那她現在一定滿臉的︰操,只要你跑的夠快,隊友的問號他媽的就追不上你。

    好不容易跑到樓頂,這十幾分鐘的時間里,林林總總算起來也有小幾百人登頂。

    還有不少人在樓梯下方掙扎,有人在斷裂樓層上放出了繩子,還有人使用技能,想方設法的幫助自己的人類同伴們。

    21層樓可以看見人性最惡的一面,同時,在不經意的時刻,也有人性善面的呈現。

    聰明人應該都清楚,這場危機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他並不是僅僅一個人的戰爭。

    登頂時再回首。

    異次元食堂已經完全被摧毀,神明古老的傳承由輝煌澎湃的宏偉建築轉變為斷壁殘垣。廢墟抬眼就能看見,猩紅血液蔓延了整個祭壇。

    鬼怪們熱淚盈眶,激動的匍匐在地。

    有些甚至不住磕頭,像是供奉屬于自己的信仰一般,供奉著登頂的四位鬼王。

    這是他們心中的神,這才是絕對的榮耀。

    慶典不是神鬼開戰的標志,祭祀同樣也不是。大小世界三千副本,無論鬼怪與神明身處何處,他們都會確信一件事。

    ——今日起,戰爭的炮/火已經被打響。

    也許是氛圍,或者是手心發熱的身份卡牌。盛鈺只覺得自己同樣激動,看著那些匍匐在地的鬼怪,他就好像看見了千千萬萬的臣民,用尸體堆積起一條讓鬼王走向榮耀的血腥之路。

    身後傳來一聲悶哼,回頭一看,傅里鄴盤坐在地,靠在樓梯道上。他胸口的惡詛匕首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正緩緩,用力的往深處去。

    盛鈺趕緊蹲下︰“你沒事吧?”

    傅里鄴抬眸看了一眼他,沒說話。似乎胸膛的痛楚蔓延到他整個身體,導致他人都在微微發顫。這件事雖然是傅里鄴主動要求的,但盛鈺不可能就這樣把責任全部推出去。

    他也不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要做什麼,只得嘗試著將手按在匕首柄上,想要將其拔/出來。

    “別動。”傅里鄴按住盛鈺的手,下意識深吸一口氣緩解痛楚︰“你在把它往里按?”

    盛鈺不能理解說︰“我把匕首往里按做什麼,我是想把它拔/出來……”

    話還沒有說完,他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準確來說,掌心的匕首正在逐漸消融。化為一道道黑色的線條,穿透鮮血淋灕的傷口,瘋狂的往里鑽,使得更多心頭血冒了出來。

    周圍癱倒一圈人,這個時候他們再也沒有余力關注其他事情,只是癱在原地萬般慶幸自己的僥幸存活,又期待回歸現實的曙光。

    倒是胖子和廖以玫抖擻精神靠了上來,胖子一看就傻了,驚恐問︰“這匕首誰他娘刺的?是不是不想活命了,竟然敢刺傅佬,我靠,胖子第一個沖上去幫你刺回來!”

    見傅里鄴眉頭緊皺一言不發。胖子還以為他痛到講不出話,迅速扭頭看向盛鈺,氣憤說︰“到底是誰他娘這麼苟,趁亂劫財,不,劫色。靠,也不對,我的意思是到底誰刺的?”

    盛鈺冷漠回︰“我刺的。”

    “……???”

    胖子滿臉的‘我人裂開了’。

    一旁的廖以玫撕爛胖子的衣角,團成一團堵住傅里鄴的傷口,說︰“這個副本快結束了。忍一下,根據經驗,下個副本你就會恢復傷勢。”

    她只是說恢復傷勢,但匕首的效用並不會消失。傅里鄴罵了一句,又道︰“該死的匕首。”

    眼前光芒大放,頭腦逐漸眩暈。

    抓緊最後一點點時間,盛鈺小心翼翼的問︰“我就是好奇一下哈。你現在是什麼感覺?”

    “……”

    聞言,胖子和廖以玫不明就里,也跟著盛鈺一起看向了傅里鄴。

    三個高度集中的視線注視下,傅里鄴張了張嘴,看樣子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口。

    最後他只是搖頭︰“我想控制自己。”

    “控制什麼?”胖子茫然的問。

    盛鈺本能的感覺傅里鄴下面的話會比較驚悚,他想攔住胖子,剛拉了一下胖子的手腕。旁邊就投注來一道熱切到讓人頭皮發麻的視線。

    “我控制不住。”傅里鄴抓緊盛鈺的衣角,頭緊緊埋著,自暴自棄般說︰“深愛著你。”

    這聲音清冽淡漠,話語的含義卻好像從天而降的天雷,電閃雷鳴風雨齊鳴,把所有人瞬間都劈傻了眼。

    “……噗咳咳咳??!”

    廖以玫咳了一聲,被口水嗆的不行。很有可能她以為這兩人本來就是一對。

    但胖子不可能這樣以為呀,他驚悚的看了看傅里鄴,又看了看盛鈺,滿臉的懷疑人生。

    貪婪和傲慢,盛鈺和傅里鄴。

    操!只是十分鐘不見,這他娘的怎麼搞出來一個21層樓內外都聞之色變的舉世大瓜?!!︰,,,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