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31章 肥廚怪客(十九)

第31章 肥廚怪客(十九)



    “帶我上去,愚神。[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那神明渾身顫了一下,要是面前是傲慢,或者憤怒,根據之前的事跡,他或許就退卻了。但眼前是貪婪王,仔細想想對方好像並沒有做過什麼震驚鬼神界的大事,他也就只是顫了顫,又恢復滿臉興奮的神色,迫不及待的引盛鈺上祭壇。

    往前走的路上,盛鈺感覺到了像機場一樣的氛圍。鬼怪就像是瘋狂的粉絲,神明像是一路開道的保鏢,玩家是不明覺厲的機場路人。

    這樣一比劃,他心里還有點好笑。

    等上了祭壇,就沒有那麼好笑了。

    這里的氛圍實在是太感染人了,周邊環繞著一圈跳大神的神明。就算他上來了,那些神明仿佛也不為所動,專心的高舉著火把,搖曳火星之間,虔誠的視線時不時盯著一個方位。

    順著那個方位看過去。

    祭壇背後有一個大鐵鼎,盛鈺又不是這個專業的,他也說不出來那鼎的材質。

    他甚至都不能確定那個東西到底是壇還是鼎,反正看上去得有十幾米寬高,中間還凹陷下去一大塊。

    那大鼎處于比玩家們要更低的方位,要是垂眼看過去,甚至能看見水平面,其上水波安靜且祥和,絲毫不受火熱氛圍的影響。

    周遭神明猶豫幾番,一靠近盛鈺,鬼怪就開始躁動,變得不安。最終他們放棄了捆綁盛鈺,任由其在祭壇上胡亂行走。

    不時有神明抓過他附近的玩家,強硬的奪取卡牌。現在成功率提高了太多,只要是被抓走,那些玩家的身份卡牌一定守不住。

    不,應該說他們連命都保不住。

    盛鈺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下去了,指不定什麼時候神明覺得︰誒嘿,這個成功率妥了。到時候玩家們的噩夢結束,鬼王境遇轉向艱難。

    他上來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先和辛迎雅再交談一番。

    在無數道復雜視線的凝視之下,盛鈺穿過那些哀嚎的玩家,就像是戰爭年代傳過溝渠,溝渠里躺著無數傷勢淒慘無比的兵人。

    自始至終他的視線都沒有偏移,十分迅速的走到了最靠左的石柱。

    “你來了。”

    辛迎雅若有所感抬頭,她的眼珠混沌,但好歹還是黑色的。枯槁般的長發像是一個麻球一般墜在腦後,將她旁邊未施粉黛的女人襯托的更加英姿颯爽,閉目都能感覺到一股強勢氣息。

    那應該就是廖以玫,貌似已經昏了。

    盛鈺沒有對廖以玫投向太多關注,他看向辛迎雅,說︰“我只要你回答我一件事。”

    “我什麼都不能說。”辛迎雅搖頭,死灰般的眼神看著讓人很不舒服。但她的語氣是和善的︰“現在這個結果已經是我看見的最好結局。說出來,未來只會變得更加不可控。”

    “我不是要問你現在看見的預言。我是想知道你之前說的,大半可能四個王座同時倒塌,還有一種可能性是三座王座倒塌,那剩下來的那一座……”是他嗎?

    話沒有說完,但盛鈺的意思已經很明顯。

    辛迎雅搖頭︰“不是你。”

    盛鈺也沒有太失望,他轉而說︰“那應該就是傲慢了。”

    “也不是他。”辛迎雅還是搖頭。

    “……?”

    不是他,也不是傅里鄴。難不成胖子發威,在死局里還可以苟到最後?

    辛迎雅意有所指說︰“成功和失敗是相對的,在這種可能性下,王座不倒塌。但要是結局改變,那位幸存的王在未來只會遇見更大的危機。你要知道,那位一直都有劫難,若是靠你避過了劫難,未來自己面對的時候,只會更危險。”

    盛鈺沒听懂。

    他的理解就是幸存下來的那人被改變了結局,也許在原先的時間線中,那人是靠著自己度過難關。這次靠著他度過難關,劫難只會延續下去,並不會消失。

    听起來像是辯證題,盛鈺也沒有深想,反正是別人被下了死亡fg,不關他的事。

    要是預言說的是胖子——

    還沒有想好後續,旁邊忽然傳來一道較為隨意的女聲︰“死了就死了吧,無所謂。”

    盛鈺扭頭看去,廖以玫眼楮還是閉著的,但這聲音確確實實是從她的方向傳來。

    辛迎雅似乎也有些驚訝,偏頭看去︰“你不是被打昏了嗎?”

    空氣仿佛都死寂了幾秒鐘,廖以玫緩緩睜開眼楮,眼珠黑白分明,十分純淨。但她好像還沒睡醒,絲毫不顧及形象的張嘴打了個哈欠,說︰“誰說我昏了,我只是在睡覺。”

    “不可能,神明打了你那麼多下,你身上還有這麼多傷口……”辛迎雅先是篤定搖頭,隨機看見廖以玫身上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她瞬間語塞。

    一物降一物般,廖以玫瞥她一眼,冷冷說︰“就你那不準的預言,還會變來變去。就靠著玩家怕死的心坑蒙拐騙,得了吧,閉嘴最好。”

    說完,她也沒有再看辛迎雅一臉的菜色,而是轉頭看向盛鈺。頓了兩秒鐘,她友好的點頭︰“我是懶惰王廖以玫,你是哪個鬼王?”

    說這話的時候她語氣實在平淡,就和現實世界里劇本圍讀一樣——我是飾演xx的盛鈺。

    態度太自然了,以至于盛鈺都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回了一句︰“貪婪王盛鈺。”

    回完了他才覺得不對勁,迅速的凝視廖以玫頭頂,確實看見了一行小字。

    【懶惰王】

    【技能︰絕對守護。針對同伴,可以提供防御,副本內僅可使用一次。針對自己,可以加快傷口痊愈速度,使用次數無限制。】

    【是否選擇掠奪懶惰王技能?】

    後面這句話就是走個過場的,盛鈺一開始就沒把廖以玫歸入自己的計劃內。

    自然不可能去掠奪廖以玫的技能。

    還想再和這位貌似拿到了免死金牌的慵懶王交談幾句,結果對方看上去並不是很想交談。或者應該說,她又困了,竟然直接閉上了眼楮。

    佛是真的佛,秀也是真的秀。

    辛迎雅聳了聳肩,說︰“她就是這樣。你們來之前,神明像發瘋一樣的打她,她眼楮都不帶眨一下,還嘲笑神明沒吃飽飯。不過你上來是干什麼的,神明沒吃飽飯,所以你來給他們送菜?”

    盛鈺沒有理會這個嘲諷,他轉身看了一眼,那些有毒的食材連帶著長桌擺的齊齊整整,大多都是擺放在鬼怪的周圍,也有擺放在神明周圍的,所有鬼神都沒有動菜,仿佛在等待什麼。

    盛鈺也在等待,他在等開菜。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某一時刻,祭壇周圍的火把神明忽然停下動作。他們面向大鼎,轉而改成與雕像一樣的動作,虔誠高舉火把。

    歌頌聲停止,祭壇下方數以萬計的鬼神保持了絕對的統一。他們壓下所有即將沖破喉嚨的低吼,眼球擴張,看上去激動的快要不行了。

    “神明想害鬼怪與鬼王,鬼怪卻還以為這次慶典之後,兩個陣營可以握手言和。”辛迎雅嘆了一聲氣,瞪著盛鈺的背影︰“你還在等什麼。一但開菜,就什麼都來不及了。現在去提醒鬼怪菜有毒,興許還有一戰之力。”

    “不用提醒。”盛鈺搖頭。

    “……”辛迎雅嘲諷笑了一聲︰“我就不應該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雖然看不見過程,我只能看見片段的結果,但是這種事根本用不著想吧。不提醒鬼怪,那你還怎麼與神明陣營對抗……”

    一句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就戛然而止。

    辛迎雅震驚的瞪大眼楮,眼珠終于不再混沌散亂,似乎因為驚訝都凝聚起來了︰“你!你要干什麼?!”

    在她的視野中,盛鈺的做法實在出人意料。

    就在神明火把熄滅,肥廚上前喊出‘開菜’的那一瞬間,他忽然將兜里的黑水晶全部倒到左手上,全部蓋向右手的鬼王身份卡牌。

    第二次使用水晶,就能夠召喚鬼怪。

    那一瞬間,本食欲大動的鬼怪們忽然一愣,齊齊扭頭看向祭壇。在短暫的愣滯之後,他們齊齊轉身,像是瘋了一般撲向祭壇。

    前後左右四方,都有凶猛的怪物拔地而起,又是咆哮又是激動。他們像是看見了聖光一般,比神明祭祀的時候還要虔誠千百萬倍。

    王在召喚他們!那是他們的王啊!

    ——偉大的王、不可一世的王,永遠都在庇佑著他們的王!!!

    鬼怪拋棄了菜肴,有些甚至激動到流涕淚。

    本以為勝券在握的神明們瞬間就傻了,他們茫然的看向鬼怪,又看向祭壇方向。與他們一齊傻眼的還有數以千計的玩家。

    “啊啊啊啊發生什麼了?”

    有人在尖叫,還以為大難來臨。

    痛苦彷徨的情緒像是深淵一般緊緊包裹住他們,入眼所及全是暴動的怪物。心中的茫然時刻都在上漲,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像盛鈺說的那樣。

    給他二十分鐘,他就能制造一場混亂。

    象征古老傳承的祭壇被鬼怪們踐踏,那些高舉的火把被混亂沖倒在地。如果說毒食材的計劃失敗只是讓神明有一些挫敗,那火把的熄滅就像是瞬間戳中了他們的爆發點。

    無數神明崩潰的咆哮,功虧一簣的苦痛折磨著他們,讓心中的仇恨更加野蠻生長。

    沿路開了一條小道,小道附近的鬼怪都自發退讓。得了這個空隙,胖子驚恐的跑來。

    危機時刻他還是很靠譜的,看見胖子手心里還提溜著寸頭,盛鈺松了一口氣。

    他輕松了,胖子可就沒有那麼輕松了。

    反手將寸頭丟在地面上,胖子先是恐嚇了一番‘不要亂動’,隨即滿臉驚恐的說︰“盛哥,我覺得傅佬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說著不等盛鈺回答,他抬手指了一個方向。

    那邊也聚齊了大量怪物,其實剛剛盛鈺也有注意到,不過他還以為是神明聚齊。現在仔細一看,那些怪物呈現圓環形狀包裹著一個地方,中心的夾縫里能看見一個握弓的黑影。

    胖子神神秘秘說︰“他也使用水晶了。能在你手底下搶小弟,我懷疑他也是一個鬼王!”

    盛鈺︰“……”

    要他怎麼說,胖子真的是2g網沖浪。他都知道廖以玫是懶惰王了,胖子還在這里糾結傅里鄴到底是不是鬼王,說他2g都抬舉他了,應該說他還在諾基亞磚頭機時代翱翔。

    這些事等解決完困局再說吧。

    剛剛還是鬼怪暴動,暴動完輪到了因火把熄滅而崩潰的神明。很快,就輪到了玩家。

    不少玩家激動的指著祭壇後方,“樓梯出現了,樓梯出現了!兄弟們沖啊!”

    說的好听,但依舊沒有玩家動彈。

    他們壓根不知道眼前是一個怎樣的狀況,就好像忽然之間,平和的氛圍被打破。

    那些不知道是鬼怪還是神明的家伙跟瘋了一樣往祭壇方向沖,還有一部分沖向了21層樓第一人——傅里鄴所在的方向。

    就好像觀望了一場神仙打架,能隱隱約約感覺到這些事似乎和盛鈺有關。但玩家並不能知道神仙為什麼打架,又是為什麼勝敗。

    完完全全就是局外人,仿若被提線牽著的木偶一般,任由局勢胡亂的擺布。

    他們只能艱難的站在原地,什麼也做不了。

    盛鈺迅速回頭看了一眼。

    與上次副本不一樣,這次的樓梯看上去金碧輝煌,被陽光照射的格外耀眼。從百米之上的高空往下延伸,現在距離地面還有幾十米。

    還有時間,盛鈺心想。

    他語速很快說︰“胖子,用你菜刀技能輻射住所有的食材,快!”

    胖子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伸手,他連問都不帶問的,直接甩出了食為天。

    菜刀在天空旋轉、又旋轉。尺寸越變越大,最後形成一個近百尺的大菜刀,輻射出耀眼的白色光芒,壓過了所有的食材。

    盛鈺︰“技能借用一下。”

    “好。”

    說完了胖子才想起來懵逼︰“啥?你說啥?我也想借你但是這個玩意不知道怎麼借呀。”

    盛鈺又說︰“沒事,我可以搶。”

    “……”

    胖子更懵逼了,他感覺掌心一陣火熱。緊接著,根本沒有收到召喚的饕餮從卡牌前鑽出。

    它蹦到食材前,在胖子近乎呆滯的視線下,那只饕餮巨口一卷,吞下了所有的食材。接著,他變得更加巨大,一踩一踏之間就踩死了不少神明,威猛無比。

    “饕餮吃了多少被菜刀輻射的菜,就會變得多強大。”這個胖子能理解,但他不能理解為什麼沒有召喚饕餮,它自己就蹦了出來。

    再抬眼看去。

    饕餮不叫殺神明,那簡直是在收割神明的性命。雕塑被它撞倒在地,攔腰斷成兩節。神明們悲苦的哀嚎,瑟瑟發抖的聚集,又無能狂怒。

    無數黑水晶出現在空中,像是黑色的浪潮一般,洶涌澎湃的涌向樓梯。

    這使得那金色變得更加閃耀,眼楮看過去的時候,有那麼一個瞬間連眼楮都睜不開,就好像看見了一條朝聖者的通天大道,道上是加冕盛世,道下是血腥屠戮,對比極其強烈。

    收割完一波後,饕餮歡歡喜喜的沖盛鈺打了一個飽嗝,看上去像極了一只求夸獎的幼犬。這個操作把玩家們看的傻了又傻。

    腦子再愚鈍的人也能反應過來,盛鈺剛剛憑借一己之力搗毀了神明的祭祀!

    危機解除,鬼怪忙著跪拜,神明忙著逃命,亂局變得更亂。玩家們擠成一團,又是驚訝又是驚悚的看著祭壇方向。

    還能這樣的嗎?這是盛鈺第幾次給他們帶來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次數太多,實在是數不清楚。

    但他們心里跟明鏡似的,誰要是再提起盛鈺密室逃脫的事情,只怕會換來這一群人一致的嘲諷眼神。如果說之前是因為感動撕掉了‘抗壓能力低’這個標簽,那麼現在就是因為無法辯駁的實力,直接撕掉了密室逃脫所有不公平的標簽!

    “傅佬也在過來,估計想爬樓。”看著那一群鬼怪簇擁的包圍圈向這邊靠近,胖子回頭看了一眼樓梯,準備估算一下樓梯完全出現的時間。

    這一眼看去,他就猛的一愣。

    “盛哥,你快看後面!”

    盛鈺注意力都集中在饕餮身上。

    十分鐘過去,神明被傷的傷,殺的殺,下次無一例外的淒慘。有了鬼怪的簇擁,祭壇就像是一個天然的保護傘,神明根本無法靠近。

    再不濟也是樓梯完全出現。

    根據之前的經驗,這梯子會短暫的存在一段時間,那他就要在這段時間內,盡可能的多殺神明。

    腦子里剛出現這個想法,祭壇地面忽然大動,盛鈺下意識回頭看去。

    意外發生了!

    肥廚沖過鬼怪簇擁,拼著最後一口氣將手中的火把丟向大鼎水面。

    水遇火,卻燃燒的更旺盛。

    只是一剎那間,那火光就包圍了整座大鼎,紅色的火光甚至比金色樓梯更加奪目。熱浪鋪面而來,燙的盛鈺臉龐都在發熱。

    一只蒼白的手猛的從火光中伸出。

    咚——

    大鼎被那只手拍的巨震,像是晨鐘暮鼓般,這空靈的聲音響徹在場所有人的耳邊。

    還沒有完全露出形態,神明們就好像見到了勝利的曙光。他們一改之前的倉皇逃竄,轉而變得自大狂妄,瘋狂的尖聲大笑。

    他們似乎已經看見了結局,肥廚臉上出現奇異的興奮之色。在鬼怪們的圍剿這下,他依然殺出了一條血路,拼命跑向玩家陣營。

    胖子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一拍腦袋說︰“第一個副本的鬼娃不就是想要奪取身份嗎。他還說燃燒生命奪取身份,就會恢復傷勢。唉,我實在記不清楚了,但我感覺那頭豬廚子也是那樣想的。”

    這樣一說,盛鈺也想起來了。

    眼見著胖子跑到廖以玫旁邊給她松綁,盛鈺也沒管,他皺眉看向玩家陣營。

    肥廚一過去,那邊就亂了。

    人群驚慌失措的向側面逃竄,但四面八方都是敵人,他們也不知道該往哪里逃好。不少人趁亂都互相砍殺,鮮血讓肥廚更加激動。

    彭岩焦急的呼喚徐慶安,希望借著對方的手能夠出局。好不容易見著了徐慶安,他臉上一興奮,迅速的朝那邊跑去︰“殺了我,快殺了我!”

    徐慶安只是一頓,緩緩點頭︰“如你所願。”

    眾目睽睽之下,他掏出武器,直接打斷了彭岩的腿,在後者無法理解且震驚的怨毒眼神中,用力一踢,將其踢到了肥廚身前。

    送上門來的怎麼會不要。

    肥廚興高采烈的把住彭岩,強硬的掰開他的拳頭,在人群的尖叫聲中剝奪身份卡牌。

    “這是謀殺!”有人不可思議叫出聲。

    徐慶安不為所動,總是佝僂的身軀終于出現立了起來,他冷漠的看了一眼彭岩,似乎是要將後者淒慘的死狀牢牢記在心中。

    淦,竟然賭輸了。

    盛鈺沒有再看向那邊,管他什麼好哥哥的賭,現在身後的危機才是真正應該關注的事情。

    就這麼幾十秒鐘的功夫,大鼎中的神明終于露出全貌。

    他通體半透明,看上去根本沒有活物的氣息,更像是被祭祀召喚出來的一縷殘魂。除了面上的那個白色面具,其余地方與常人無異。

    揮手間,神明殘魂懸浮在半空中。

    祝福的火光撒在所有瀕死神明的身上,只是片刻時間,那些神明就重新煥發生機。

    傷害落到他們的身上,只消片刻就痊愈,而且殘魂似乎還有增幅實力的能力,原本戰不過鬼怪的神明像是搖身大變,輕易就能捏死之前無論如果都不能打敗的鬼怪敵人。

    就這一下子。

    祭壇就變得不再安全,或者應該說,現在這里才是最危險的。但樓梯就在大鼎的後面,看樣子還有好一陣子才會完全的搭到地面。

    要是現在離開,那能不能按時回來還是一個未知數,錯過了樓梯,只會停滯在第三層樓。

    胖子一手抓住廖以玫,另一只手抓住寸頭。

    廖以玫還要好一點,一臉看淡生死的站在原地,就連攻擊掉落在身旁,她也不為所動。寸頭壓根就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被提溜到祭壇上來了,他皺眉打開胖子的手,就想要爬出祭壇。

    “你想死別拖著我一起死!”

    胖子拽住他,接近于懇求︰“再等等,就一小下。相信盛哥,他真的很厲害。”

    不知道是話語還是表情打動了寸頭,他猶豫了一些,竟然真的沒有再動。

    火把重新燃燒,慶典被毀,古老的祭祀卻沒有終結。

    神明陣營與鬼怪陣營戰成一團。

    原先還是勢均力敵,在饕餮技能時間過後,鬼怪們逐漸勢微,比不過有備而來的神明。特別是有了殘魂神明的加入,局勢徹底反轉,這一次,神明拿到了至高無上的控制權。

    頃刻之間大廈將傾,一切浮華都像是夢中的泡沫,一戳就碎裂,不留一點兒痕跡。

    神明得了勢,在屠殺鬼怪之余,他們第一個轉頭看向玩家陣營,就想要上前掠奪玩家。

    這是祭祀原來的流程,現在也在繼續。

    “不,不要啊啊啊啊!”

    神明已涌入,玩家陣營瞬間被打散。錯過了一開始的殘殺時機,現在就算是想找一個同伴殺死自己,也是來不及的了。

    玩家們再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他們知道盛鈺已經盡力了,但現在局勢所逼,絕對不可能再有任何轉機,果然還是不行啊……

    絕望的死志蔓延心頭,不少人放棄一般的閉上眼楮,已然放棄了生的希望。

    等了好一會,料想中神明的攻擊卻沒有落到身上,他們又茫然的睜開眼楮。

    這一下可把他們驚的不行。

    如果說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震驚,那麼現在,就是情理和意料雙重驚悚。

    只見那些可惡的、強大的神明忽然頓住一切動作,許多傷痕浮現在他們身體表面。殘魂的祝福痊愈不僅沒有起到作用,反倒以一個十倍百倍的傷勢直接反噬了回來。

    相對應的,鬼怪變得強大。

    鬼使神差之下,不少玩家下意識看向祭壇,只見盛鈺抬眼望著神明的殘魂,臉上的笑容輕松自在,根本不受現在的頹勢影響。

    混亂與尖叫並行,喧囂與咆哮交錯,人們並不能听清他說了什麼。但那殘魂痛苦的模樣做不得假,他連懸浮都保持不了,咚的一下子摔在地面上,瞬間就被早已虎視眈眈的鬼怪分食。

    別人听不見,但辛迎雅就在盛鈺旁邊呀!

    早在饕餮出現的時候,她就不敢再輕視這個青年。而現在的一切,更是讓她收回所有的成見,臉上火辣辣的,只感覺剛剛的諷刺都被對方用實力原原本本的還了回來。

    “我選擇掠奪神明。原本還在愁樓梯時間不夠,現在正好敵人千里送人頭。”

    在辛迎雅接近于驚悚的視線中,盛鈺微微勾唇看向附近的興奮鬼怪︰“去吧,將這些欺騙過你們的虛偽神……趕盡殺絕!!!”︰,,,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