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28章 肥廚怪客(十六)

第28章 肥廚怪客(十六)



    盛鈺是一點兒也沒感覺到這些不著邊際的想法, 他只覺得這小胖子看上去笨重拖沓, 關鍵時候跑起來那叫一個快。【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溜一聲就跑到了他的前面, 晃晃悠悠的踏上懸空橋梁。

    正想要跟著胖子跑,面前的傅里鄴忽然往另外一個方向拐。

    盛鈺反應很快,見到管道的一瞬間就明白這人的想法,他二話不說立即跟了上去。

    胖子跑到一半還在擔心同伴的安危, 想著他盛哥作為一位舉世無雙的貪婪鬼王,技能是增幅別人的技能, 這他娘的也太慘了點, 要是被守門神明抓住,大帥哥連技能都使不出來。

    不行, 要搭把手幫一下他盛哥!

    想著,胖子于混亂中回頭,一眼就瞧見傅里鄴和盛鈺一前一後的跳進管道。就連抓住管道壁翻下去的動作都一模一樣, 像是復制粘貼。

    (操cao),這兩人絕了——他內心瘋狂吐槽。

    只是反應了兩秒鐘,他猛的想起來, 一把揪住還在茫然中的寸頭,將他甩進了管道︰“走通道, 神明太大,他進不去。”

    說著, 他自己也跳進了管道。

    這個決定可謂是流氓中的流氓, 處于管道中, 只听見神明在外頭大聲吼叫。他陷入了極度的憤怒, 但憤怒也沒辦法,踫見了流氓一樣的一群人,他只能扒著管道口無能狂怒。

    “啊啊啊啊啊啊啊!”

    盛鈺听到後頭傳來慘叫聲,一開始他還以為是胖子在慘叫。仔細一听聲音不對,回頭一看,寸頭是頭朝下往下滑的,這個體感比腳朝下要恐怖的多,而且他本身好像就怕這種類似于游樂場(刺ci)激(性xing)項目,整個過程都是閉著眼在滑。

    管道七拐八繞,由高平面往低地勢往下,里頭的人壓根就不用動,自個就會往下掉。

    直到這個時候,盛鈺才反應過來這條管道應該不是隨便選的,比起其余管道,它似乎格外的長。某些拐彎處撞的人一愣,身子一歪又緊接著往下掉,一直持續了有三四分鐘,掉落的勢頭才逐漸變慢,眼見著通道前方有亮光。

    時間長,就給了人充足的反應時間。

    盛鈺剛要喚出惡詛守護匕首,就瞧見一個冷光‘嗖’的一下滑到身前。

    還沒看清楚那玩意是什麼東西,就听見胖子墜在最後大喊︰“他娘的,這管道快要把我滑吐了,胖爺沒抓穩武器!”

    “我給你拿了。”

    盛鈺抓住菜刀,同樣效仿胖子吼出聲。剛往前一撲拿住那把菜刀,眼前的烏雲與陰霾就像是忽然被剝開,刺眼的藍光讓人睜不開眼楮。

    ‘咚’的一下子,(屁pi)股摔到一片軟踏踏的地上。

    五感中最先恢復的是視覺。

    只見面前有漫天飛舞的青(色)母雞,正咯咯咯的在空中撲騰。母雞們似乎被他們這群不速之客嚇了一大跳,羽毛都抖落了不少,眼前的視線一度被羽毛堵住,撲鼻而來的雞屎味讓人作嘔。

    盛鈺第一個反應就是趕緊站起身,檢查到自己沒有落到雞屎上,他松了一口氣。

    抬眸一看,他險些笑出聲。

    傅里鄴也沒落雞屎上,但他直接落到了雞窩里,此時正盤腿坐在地上,拿手拖著下巴看向洞口。眼尾拉的老長,滿臉的窒息與不高興。

    最搞笑的是他頭上還落著一只雞。

    听見後方的尖叫聲越來越靠近,盛鈺向前走了幾步,同樣回頭看管道。

    眼前的一幕真應該搭配一個帕瓦羅蒂的男高聲,最好是《今夜無人入眠》。

    華麗輕巧的曲風讓所見到的一切變得和電影影調畫面一般,荒誕又壯觀。

    滿天飛舞的雞毛和母雞穿(插cha)在一起,最先掉落出來的是寸頭,他以臉著地,摔的七葷八素直不起身。因為反應不急,胖子這下真是爽了,直接摔在他背上,給寸頭來了個二次傷害。

    寸頭像是被一個大鐵錘悶了一下,神明沒能把他怎麼樣,胖子就要快把他砸出內傷來。他拿手撐著地面,從牙縫里擠出一行字︰“你起開!”

    “你硌到我(屁pi)股都痛。”

    胖子得了便宜還賣乖,一邊偷笑一邊爬起來,臨走前還崴了一下,又坐他身上。見寸頭有要發飆的前兆,胖子不敢再故意捉弄他了,直直站起身朝盛鈺的方向走。

    他臉上的偷笑還沒歇下,就僵住了。

    “我怎麼這麼倒霉?!”

    顯然上帝是公平的,它保護了胖子的(屁pi)股,沒保護他的腳。

    他踩在雞屎上了。

    “沒摔著就不算倒霉,我寧願踩雞屎上。”盛鈺違心的安慰了一句,主動將菜刀遞給他。揉了揉酸痛的手腕,他說︰“你這菜刀叫千斤墜算了,看著輕,拿起來太傷手腕了。”

    胖子一邊蹭鞋底,一邊苦著臉說︰“我這菜刀叫食為天。”

    “還挺好听,比傅里鄴的透心涼好听。”查收到傅里鄴冰涼的視線,盛鈺面不改(色)改口說︰“我是說傅里鄴的審判日更好听。”

    等胖子蹭完雞屎,盛鈺也勘察完了。

    這邊是一個大養雞籠,佔地面積不知道多少,反正一眼看不到邊緣。上方鐵籠倒是只有十幾米,鐵絲上瓖著不少藍(色)的小圓珠,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東西,反正看著挺好看的。

    借著燈光,可以看見附近不少雞都被趕跑,正瑟瑟發抖的簇擁在一塊,拿青(色)的豆豆眼瞪著他們這一群人。胖子剛一靠近,那些雞就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又撲騰的翅膀飛到另一邊,繼續瑟瑟發抖的縮成一團。

    胖子興高采烈說︰“這群雞太親切了。”

    盛鈺笑道︰“怎麼,都是你親人?”

    “滾滾滾滾滾。”胖子一連說了好幾個滾,然後眼楮發出比雞還亮的綠光,牢牢盯住傅里鄴頭上的雞︰“傅佬,這雞看你帥,要在你頭上做窩孵蛋。你別動,我這就捉住他,給咱們塞牙縫。”

    “……”傅里鄴眼神危險至極。

    胖子步子頓住,求助的看向盛鈺。後者接收到求救,他就站在傅里鄴身邊,上前猛的一撲抱住傅里鄴的腦袋,喊道︰“胖子,快來。”

    胖子把食為天隱下去,小心翼翼的靠近傅里鄴。趁雞不注意,他兩只手臂劃了個大半圓,左右手揪住雞翅膀,拽著它就要往上抬。

    “這雞不願意撒腳啊。”他焦急說。

    盛鈺咬牙︰“你抓穩了,我掐他雞爪子,看它撒不撒腳,要是還不撒,直接剁了雞爪……往左,不是,胖子你別亂動,往右,對,快。”

    兩人手把手一起揪雞,把一旁的寸頭看的瞪圓眼楮,心中滿是驚愕。

    經歷了一次跟雲霄飛車一樣的滑管道,他現在心神未定,更是直面暴擊了傅里鄴的(殺sha)人視線。一方面,他感嘆盛鈺和胖子的膽大,另一方面,他又莫名感覺這三人氣氛詭異的融洽。

    寸頭支吾幾聲,還在思考要不要上前提醒這兩人,就瞧見胖子一聲大喝,將雞整個拽了起來︰“總算撒腳了,進我的肚子吧,臭雞!”

    那一下拽的實在是太狠,不僅雞毛被胖子捋了幾搓,傅里鄴的頭發也被抓成狂草。

    他現在就跟頭頂著一片電閃雷鳴的黑(色)雲彩,看上去隨時可能掏弓(殺sha)隊友。

    盛鈺趕緊(摸Mo)了(摸Mo)他的頭發,幫他順毛,順完以後尷尬笑著補救︰“看來這雞喜歡你。”

    傅里鄴站起身,痛的臉都青了︰“我真應該在水庫就(干gan)掉你,省的被捉弄。”

    “是我欺負你嗎,是雞在欺負你呀。”盛鈺看出他不是認真的,也跟著開了個玩笑︰“而且來不及啦,我已經深深的住進了你的腦海里~~”

    最後一句盛鈺是唱出來的,不成調的曲子听起來不堪入耳,但遭不住有些人就是吃這套。傅里鄴呼吸一滯,抿唇挪開了視線。

    好不容易抓住了那只雞,胖子轉頭就把雞給放了。他愁雲慘淡一(屁pi)股坐在雞屎堆上,宛如一只失去了夢想的咸魚︰“這雞有毒。他羽毛里頭全是青(色)的,(肉rou)也是泛著青光,吃不上了。”

    聞言,另外三人面(色)也不好看。

    其中以盛鈺和傅里鄴最為突出,寸頭還要好一些,他只是餓了兩天,抗抗還能過去,不至于到為了一口吃食要死要活的地步。

    但他們不行啊,也許是因為有任務加成的緣故,盛鈺感覺自己像是餓了七八天。

    最淒慘的是這兩天要麼是在逃命,要麼是在追(殺sha),要麼就是和神明斗智斗勇。體力消耗的實在是太快了,又久久沒有新能量納入。

    如果這個游戲可以看見人物面板,那盛鈺饑餓這一欄應該已經見了紅底,連帶著其他體能精神條也跌到及格線之下。

    勉(強qiang)打起精神,盛鈺走到長條飼料槽和水槽旁邊,伸手指捻了把飼料,他說︰“可能是飼料有毒。”

    說完,扭頭就看見胖子蜷成一坨蹲在他旁邊,眼冒綠光的盯著水槽。

    還不等人反應過來,他伸手舀了一把滿是雞毛的水,咕嚕嚕喝了下去。

    其余幾人都是一愣。寸頭更是上前幾步重重錘向他的背,罵道︰“你瘋了?飼料有毒水能好麼,還不趕緊吐出來!”

    胖子包著水,含糊說︰“沒事,飼料我看了,就是普通的玉米和豆餅粕和礦維預混物,還有麩皮、次粉之類的,喂雞的時候經常看見。是食槽有毒。它這縫里卡著青粉,混到飼料里去了。縫後面估計接著一個大庫箱子,定時撒粉。水槽沒事,你們要是不嫌和雞搶吃的,喝點試試看。”

    盛鈺一看,食槽和水槽果然不一樣。

    前者縫後別有洞天,時不時就往外噴青(色)的粉末,水槽也有縫,不過里頭都是噴(干gan)淨的水。瞅著又一次噴水的檔口,他湊上前喝了一口︰“有(干gan)淨的水為什麼要和雞搶。”

    “剛剛沒看見。太急著喝水,我感覺再不喝就真的快要(脫tuo)水了。”胖子尷尬的撓頭笑,轉移話題說︰“咱先想想怎麼上去吧,這條管道長的跟什麼一樣,肯定爬不上去了。往前走,興許能看見有管道連接著矮一點的橋梁。”

    其余幾人也過來接水喝,胖子坐在一旁歇息,“而且走上面太危險了,我上次來就是走下面的,一只神明也沒踫見,據我推測,神明應該就是定時下來撿雞蛋、抓雞,一般情況他們是不會下來的。”

    盛鈺關注點很奇怪︰“你上次來就發現水槽里的水可以喝?你們公司是不是開養雞場的,你怎麼對雞吃的東西這麼了解。”

    胖子還沒來得及回答,寸頭就在一片悶笑出聲,(干gan)咳幾聲握拳掩飾。胖子臉急紅了,十分威脅的瞪他一眼︰“警告你別說。”

    他不講還好,越講寸頭就越想說︰

    “我們公司是在做餐飲行業。幾年前旗下飯店被人投訴雞不衛生,是病雞。廖以玫那幾天忙的團團轉。公司上上下下都在忙著危機公關,就他一個人消失不見,過了半個月回來說他去下雞場養雞了,還特別高興的炫耀說找到了雞不衛生的原因。是飼料的問題。其實剛出事的時候底下人就上報了上來,他白養了半個月的雞。”

    在胖子‘別笑,不許笑’的聲音中,盛鈺笑的肚子都痛了,回身一看,傅里鄴也看著他,眉眼罕見的柔和下來。

    只是短短的一瞬,快到人以為那是錯覺,很快他又拽的被人欠了百八十萬的一樣。

    解決完口渴,眾人沿著雞籠鐵網一路往下走,就像胖子說的一樣,大概走了十五分鐘,就遇見了新的管道。只不過那管道連接至少有千米,遙遙看過去只能看見橋梁的黑影子,眾人無法,只得繼續往下走。

    又見著幾個類似的管道後,個個都是連接數千米,別說爬上去之後還有沒有力氣了。

    這又沒有防護措施,要是一個不甚踩空摔下來,那還不得摔成一攤(肉rou)醬。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走到後面,明顯能看見雞場母雞們青(色)變淺,毒(性xing)相應的減少。

    後來的時間盛鈺也估算不清了,反正走到腿腳酸軟渾身疲憊,總算是踫見一個只有百米的通道。其實百米也很讓人費力勞神,只不過比起千米來說,這要好上太多了。

    管道外壁有很多凸起的地方,為了保險起見,胖子把鐵籠上的鐵絲砍掉好幾大塊,爬個幾米就栓一道,免得掉下去。盛鈺比他還要賊,他把自己和傅里鄴栓在一起了。

    胖子想效仿,也腆著臉要去栓傅里鄴的另外一只手腕,結果分分鐘就被後者嚇跑了。

    這一路的辛苦和艱辛不必多說,盛鈺除了密室逃(脫tuo)就沒有錄制過外景綜藝。拍戲的時候吊威亞也根本用不到力氣,爬完了百米長度,他人是上來了,半條命倒是跟著管道一起下去了。

    饑餓的感覺一直牢牢把住他的胃,無時不刻提醒他︰再不吃點什麼,你就要死了。

    滿腦子都是這個恐怖的念頭環繞,好幾次看見寸頭往下扔什麼東西,每隔十分鐘左右就會扔一次,偏偏距離遠,喊話都沒有力氣。

    等上了橋梁,他這才想起來要問,誰知道話還沒有說出口呢,傅里鄴忽然做了個禁止的手勢,其余幾人雖然想立即馬上就倒地癱著,但對于大佬的本能信任,他們還是乖乖爬回通道壁上掛著,沉默的等待。

    不出兩分鐘,腳步聲由模糊到清晰。

    “再往前走一點就到人場了,還是人場香,雞場太臭了。後天就可以把它們全部端上桌,給我們的鬼怪朋友們享用哈哈哈哈……”

    雖然嘴上說的是‘鬼怪朋友’,但盛鈺絲毫不懷疑這兩個類人類的身份,絕對是神明!

    他凝神再听,有一個更為粗魯的音(色)傳來︰“別忘了還有四個鬼王,他們才是重頭。”

    四個鬼王???

    盛鈺扭頭一看,胖子同樣是滿臉困惑。

    他甚至還騰出手點了點再場兩個人,臉上(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胖子不知道傅里鄴是鬼王,但就算加上了傅里鄴,那也只有三個鬼王啊。

    貪婪、傲慢、暴食……還有一個是誰?

    被隱藏在角落的記憶重新翻了上來,盛鈺手腕一顫,險些抓不住管道壁——他想起來了!

    和傅里鄴初遇的那個水庫里,他是先遇見神明裝作鬼怪,蓄意(殺sha)死盛冬離。還沒有來得及下手,就有一名玩家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

    記得那人當時說︰之前遇見一個人,那人被鬼怪擁護,估計那也是一個鬼王。

    盛鈺實在記不清了,但原話應該差不多。

    當時他以為那名玩家說的是胖子,或者是傅里鄴,現在想想不太對勁。

    傅里鄴是跟著他到水庫的,路線上來講不可能會和那玩家踫面。至于胖子,他一直在走廊上頭的通風管道跑,他連神明都踫不上面,更別提什麼鬼怪簇擁了。

    這也就是說,那玩家踫到的是一個新鬼王。

    一個盛鈺並不知曉其存在的鬼王。

    這麼一走神的功夫,兩個神明又走了一段距離,十分靠近管道。

    不,他們就是朝著這管道口而來!

    盛鈺咬牙,他不懼怕這兩個神明,但現在的情況太過于艱難。

    附近都是雞鴨牛等牲畜的叫聲,很大程度上能掩蓋打斗的聲音,不會招惹來其他神明。但是那也得小打斗聲啊,胖子放出饕餮,估計會直接炸裂這方天地,引得所有動物暴/動。

    他的技能肯定是不能用了。

    傅里鄴也沒有好上多少,那把透心涼黑骨弓什麼都好,就是射箭的時候會帶上星光,再小的亮度在這里也太明顯了,這不就是和方圓千米的神明說︰我在這里,你們快過來呀。

    盛鈺能想到這些,傅里鄴和胖子同樣智商在線,他們也可以想到。

    兩只神明距離越來越近,很快就走到了不足五米的距離,最多幾十秒鐘,他們就會靠近。

    那嘲笑的諷刺聲仿佛響在了耳邊︰“我還挺期待後天的神鬼慶典。就算我們倆分不到大頭,但看著鬼王被奪走身份,一奪還是四個。這簡直就是前無古人的舉世壯舉,從來都沒有神明可以做到這一點,我們參與了壯舉。”

    另一名神明同樣激動起來︰“鬼怪就是蠢,,把什麼東西都推上去當鬼王。遲早有一天,我們會讓這群蠢貨意識到,誰才是他們真正應該效忠的王!”

    被這兩位神明瘋狂編排的‘什麼東西’就在通道壁上趴著,無聲的互相看。

    胖子心一橫,他做出口型︰“我沒用過黑水晶。第一次用不會召喚來鬼怪。”

    他說的很快,口型模糊,盛鈺只能勉(強qiang)辨認出來幾個詞組。不過結合他掏出水晶的動作,盛鈺也能大概明白他剛剛想表達什麼。

    所有的希望仿佛一瞬間就寄托在胖子肩上。

    他叼著黑水晶,空出右手一拍嘴,那顆黑水晶就融了進去。過了一秒鐘,他臉上出現遺憾之(色),無奈的沖盛鈺搖搖頭。

    顯然這顆黑水晶沒有開出新的技能。

    那就沒有辦法了,只能硬抗了!

    大不了打完了就跑,總能在其他神明趕來之前找到一個新的管道。就是又要重新爬一次,盛鈺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力氣做這些。

    盛鈺凝神,正要看這兩只神明的攻擊手段,招呼傅里鄴拿審判日去射。

    視野里剛出現兩行小字,還沒看清那字上寫著什麼呢,那兩只神明終于注意到了奇怪,其中一個大喊︰“有人類潛了進來!”

    緊接著就是小規模的爆破聲。那兩只神明還沒有下一步動作,就被炸了一個稀碎,血(肉rou)都糊了一地。

    沖擊波像是一個巨大的氣罩,迎面就是一個悶錘。胖子遙遙的掛在管道壁上,要不是腰間還有一個鐵絲拴著,他估計直接墜落一百米,摔成半/身不遂。

    寸頭倒是沒有受到什麼沖擊,和之前無數次一樣,他甩手再次往下丟了好幾包東西。那些東西好像都是憑空變出來的,之前盛鈺一直以為他在丟垃圾,這下總算是看清他在扔什麼了。

    廢話,炸/藥包都扔他身上了!

    媽的,胖子坐雞屎都沒寸頭扔炸/藥準。

    盛鈺很想吐槽這一點,但本來爆炸沖擊波就讓他手臂刺痛,這兩包炸/藥更是無意間直接悶到臉上,呼吸不暢,視線蒙蔽。

    一下子就把他直直砸落下去。

    連續墜下數米,盛鈺反應很快,下意識掏出惡詛守護匕首,混亂中往管道就是一(插cha)。期盼著能借由這份阻力抗住墜落趨勢。

    這一下果然(插cha)上了管道壁。

    也牢牢的(插cha)在傅里鄴的(胸xiong)膛邊,他一手把住管道,一手摟住盛鈺的腰。

    盛鈺不知道傅里鄴現在是一個什麼感受,但他只覺得自己滿心的驚悚和慶幸——那把匕首,差一點,只差一點點就捅進了傅里鄴的心髒!

    想著,他心驚的看向傅里鄴。正巧後者也在同一時刻扭頭,剎那間四目對視,呼吸仿佛都近在咫尺。

    “你……”他們同時開口。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