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27章 肥廚怪客(十五)

第27章 肥廚怪客(十五)



    盛鈺這話一出來, 彭岩就知道自己輸慘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他見傅里鄴又有要捉他的趨勢, 反正左右躲不過去, 他索(性xing)沖角落里的盧蘭招手,著急說︰“盧秘書,我不餓,你幫我吃吧。”

    盧蘭猶猶豫豫的沒有過來。彭岩臉上的急(色)更甚, 加大籌碼說︰“你老公不是一直想要升職嘛,算算時間他應該也快要過來了。今天你幫我吃了, 等出了副本我就給他升職。”

    說著他自己急了,不斷催促盧蘭。

    很多人都沒有將白天神明(死si)亡的事情與現在聯系起來。事實上大多數人白天都暈頭轉向的倒床呼呼大(睡Shui),他們甚至就沒有看見那一幕, 眼下一通鬧劇, 可把他們都給看懵圈了。

    女粉絲看不慣一個小女生被這樣逼迫, 她把喇叭往桌上一放,自己從紅湯里舀了一碗出來,莫名其妙說︰“不就是一碗湯麼,還是鈺鈺推薦的, 你們至于這麼客氣麼?”

    說著她將手一揚, 就要仰頭喝下去。

    “等一下!”

    盛鈺和胖子同時喊出聲。

    他們兩個聲音疊加起來,又都透著一股著急的意味, 听起來就特別有氣勢。女粉絲都被喊的一愣, 遲疑的端著碗, 保持著一個尷尬的姿勢。

    庫房外傳來極速狂奔的腳步聲, 還有徐慶安的聲音︰“蘭蘭, 老板,你們在這邊嗎?”

    一切變故(發fa)生的太突然。

    就在他聲音剛傳進來的下一秒鐘,盧蘭忽然像是下定決心。她一個極速奔跑上前,迅速奪過女粉絲手上的碗。那碗邊緣燙到她眉頭輕皺,眼珠一滾就端著碗喝了下去。

    喝完一小半,她連碗都拿不住了。

    滾燙的紅(色)湯水撒了一地,盧蘭腿一軟,整個人撲倒在彭岩的腳邊。這個動作將後者嚇的大聲叫出,倉皇的就要抽腳往後退。

    抽了一兩下,抽不出來。

    盧蘭緊緊攥著彭岩的褲腳,眼白處通紅,嗓音沙啞道︰“答應的事一定要做到,要是出去不給我老公升職,我做鬼也不會、也不會放過你!”

    說完,她的頭顱就像是少掉了什麼支撐點,直接歪了下去,砸在彭岩的腳面上。

    “蘭蘭!”

    徐慶安目眥欲裂,優先跑到盧蘭旁邊,將她抱緊。臉部剛一暴(露)在空氣中,眾人不由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別過眼楮不敢再看。

    盧蘭的死狀實在是太慘烈了。

    眼周圍都青了一圈,下眼瞼部位呈現一種詭異的紫黑(色)。皮膚慘白,經絡的黑幾乎要透過皮膚涌現出來,她像是一個死去已久的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讓人不舒服的死氣。

    徐慶安一言不發的低著腦袋,手上依然緊緊抱著盧蘭。

    旁人的視角也看不出來他現在是一個怎樣的表情,只是透過動作能感覺出他的絕望與歇斯底里,仿佛下一個瞬間他就會爆發出來。

    彭岩連忙擺手,看向周圍人。他像是給徐慶安解釋,又像是給旁邊的人群解釋︰“不關我的事,是她自己要喝的,刑法追究不了這個。”

    都身陷21層樓了,是死是活都不一定,還計較現實世界的刑法。

    不少人面(露)譏諷意味。

    胖子將盛鈺往後拉好幾步,小聲說︰“你看著吧,姓徐的馬上就要發火啦。”

    他這一聲之後,場內玩家沒有一個人開口,都默默注視著徐慶安。有些甚至還警惕的握緊手中的伴生武器,看樣子是提防徐慶安忽然發瘋,無差別傷害周圍的人。

    然而他們注定多想了。

    徐慶安心態好的不得了,他只是埋頭整理了一會,隨即抬頭看向彭岩︰“老板,蘭蘭說你要給我升職?”

    “……”

    彭岩心中忐忑,面上也有點恐慌。

    他胡亂點頭說︰“升,等出了這個該死的游戲,我一定給你升職!”

    徐慶安像是松了一口氣,臉上重新浮現笑容,那笑容坦蕩而輕松,沒有一絲陰霾。

    “唉……蘭蘭就是太急了。她家境比我好,父母又一直不滿意我這個上門女婿,頭兩年說要是我再不出頭,就(干gan)脆離了。升職後工資也能高不少,到時候背起房貸就會輕松許多,到時候他父母也不會有什麼話講了。”

    說完,看大家面(色)詭異且復雜,徐慶安笑道︰“都那麼緊張(干gan)什麼,我沒事。蘭蘭也會沒事的,她肯定知道,只有被神明(殺sha)死才會在現實世界里真的(死si)亡,所以才敢喝下這碗湯。放心,回現實世界就回見面,又不是再也見不到面了。”

    盧蘭真的會回到現實世界嗎?

    有些人信,有些人不相信。共同特點就是他們再也不敢去踫桌上的食材。

    瞅著這個檔口,胖子趕緊將其他食材收起來,小心翼翼的揣自己兜里。

    盛鈺向右側面靠了幾步,嘆氣的小聲說︰“怎麼辦,我覺得這個賭注咱倆都要輸。徐慶安老婆都被毒出局了,說不準就是真的死了,他還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估計之後遇到再大的事也不會怎麼樣。至于彭岩……他也犯不著去(殺sha)徐慶安。”

    說完,很長時間都沒有得到應聲。

    盛鈺好奇的扭頭看,就瞧見傅里鄴目光緊緊盯著徐慶安與彭岩,眼尾高高挑起,像是有什麼東西已經勝券在握,他唇角甚至都跟著挑了下。

    這個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盛鈺原本還確信自己的判斷不會出錯,但見了傅里鄴的反應,他又有些不敢肯定了。

    正巧庫房一角傳來男生的嗚咽。

    扭頭看過去,是一個大學生模樣的青年。在副本待了將近兩天兩夜,不少人勉(強qiang)保持精神穩定,還有一小部分人已經瀕臨崩潰。

    這之中,大學生無疑是最崩潰的那一個。

    他一邊哭一邊痛苦的抓緊武器︰“你們怎麼都反應這麼平淡,還有一天一夜才到慶典,難道我們就真的要餓上三天嗎?我現在已經沒有力氣去和神明鬼怪爭斗,食材卡片又不夠,說不定天一亮就要去給那些該死的怪物上菜嗚嗚嗚……”

    這些事情只遇見一件兩件還好,但前後左右都是危機,再加上隨時都有可能(死si)亡。所有逼迫人絕望的事物全部堆積到一起,輕易的就摧毀掉大學生的理智。

    他大聲哭嚎說︰“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死!我連女朋友都沒談過!”

    情緒這個東西是會傳遞的。

    本來庫房內的各位玩家就精神緊張,大部分人都是(強qiang)行撐著。一見到有人這麼淒慘的哭,上前安慰的閑余他們也有點受不了。

    男士們大多面(色)鐵青,部分人低著頭,已經陷入了自閉狀態。少數女士們已經成團的抱在一堆,哭的梨花帶雨,好不淒慘。

    最後還是一位長相看上去很堅毅的男人說︰“大家也別太放棄希望,這些食材的動物都是由(肉rou)食廠提供,不出意外的話都是給慶典做準備。我之前去(肉rou)食廠看過,那邊動物都是發青的,但是越往里面走,動物身上的青(色)就越少,說不定走到特別里面的時候,能踫到正常(肉rou)(色)的動物。吃了那些應該不會有事。”

    “那也得有命吃到啊!”

    大學生頓了幾秒鐘,又開始大聲哭嚎。他的聲音輕輕松松就蓋過了大漢的寬慰,“別說我現在的狀態了,就算是一開始進副本的狀態,進了(肉rou)食廠說不定也是有去無回。”

    大漢尷尬的在哭聲夾縫中(插cha)嘴︰“其實那里面神明也沒有你們想象的多。一開始是蠻多的,後來不知道怎麼了,神明大大減少,都不知道藏哪里去了。只要小心一點,被發現的幾率就不會太大。”

    “我還是抗餓吧……”

    女粉絲眼神漂移的開口,“只要拿到足夠數量的食材卡片,耳朵放機靈一點。那最差的情況也不過就是餓上三天,餓完出副本就可以了。”

    說的輕松,做起來難。

    先不提有些人能不能抗餓三天,光是滴水未進這個點就足夠要了他們的老命。

    就算不死恐怕也得被渴(脫tuo)掉一層皮。

    “……”

    也不知道話題是怎麼扯上‘吃’的,不提還好,提起來盛鈺都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捂著肚子,就想癱坐在一旁休息。

    旁邊伸出來一只手,將他一把提了起來︰“不能在這里休息。外頭的神明已經(死si)亡,這里並不安全,我們先換一個地方再做打算。”

    盛鈺眨眼,控訴說︰“我懷疑你是騙我的,你根本就感覺不到餓,你是不是偷吃了什麼?”

    傅里鄴瞥他一眼︰“就當我吃了。起來,跟我一起走。”

    “去哪呀?”

    在他茫然的眼神中,傅里鄴轉身朝門外走。他的聲音輕飄飄的漫了過來,听著不像是要去一個危險至極的場地,而是下樓買菜︰

    “(肉rou)食廠。”

    **

    之前女粉絲說過,庫房離(肉rou)食廠很近。

    但是沿路走來都沒有踫到過什麼神明,所以盛鈺一直都只是有一個模糊的概念,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距離竟然會這麼近。

    大約就走了20來分鐘,傅里鄴忽然停住腳步,藏匿于拐角的黑暗中。

    後面一串趕緊跟著他藏了起來。

    以他為首,三個人擁擠的在後面站了一排。各個緊貼牆壁,又不知道前面(發fa)生了什麼事情,只能站在原地面面相覷。

    胖子老大不願意的從鼻腔里噴氣,嫌棄的看向後面的寸頭說︰“盛哥跟來我能理解,傅佬要跟來我一萬個歡迎。你跟來做什麼?”

    寸頭惜字如金︰“救廖以玫。”

    胖子豎起眉毛︰“需要你救嗎?啊!她需要你救嗎?當時小美被抓走的時候沒見你坑一聲,昨晚上我自己去救,你也沒什麼反應。怎麼,現在看見有我盛哥和傅佬開道,忽然感覺自己安全的一批,就要到小美面前刷好感度啦?”

    寸頭翻了個白眼,不理會他。

    扒著傅里鄴的肩膀看了一眼,盛鈺立馬縮回了腦袋。過了幾秒鐘,他又忍不住伸頭看了一眼,再看的時候眸里的驚嘆還是落不下去。

    忽略掉21層樓的詭異氛圍,單單從建築物的形態來看,那可真是一個輝煌的大工程。

    走廊的鏡頭是一個90度的大拐角,從拐角向右看,是一個足足有百米高的白石門。這石門是生生用石頭壘起來的,利用石頭縫間的阻力硬是壘的老高,最上處的石塊詭異的向外凸出,看起來沒有什麼支撐力,隨時都會倒塌下來。

    石門兩邊是無數石柱,每個石柱大約間隔兩米,看上去不甚密集。但透過石柱,可以看到拱門後橫七豎八的橋梁與管道,大多橋梁都是橫空搭建,不知道從哪里來,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仰頭看的時候,只感覺這些橋梁是天邊送下來的梯子,毫無支撐點,直接懸浮在半空中。

    這些橋梁看起來十分暗沉,兩邊布滿了燈柱,只能照亮一隅之地。兩側又都連接著無數像是滑梯一般的管道,由上向下通往比這走廊更低的地基里,乍一看,頗有賽博朋克的風格。

    “這也太不搭了,外頭看是金字塔,內里裝潢是古歐洲風格。完了神明老巢還是光怪陸離的電子風,神明還挺時尚,喜歡搞混搭。”

    胖子吐槽了一聲,又說︰“門前那個大家伙真能(睡Shui),昨天我也踫見他了。我在門口兜兜轉轉二十分鐘沒敢上前,結果他(睡Shui)得和死尸一樣,我上去的時候就差在他身上踩兩腳了,他一點反應也沒有。咱別怕,這次肯定也一樣。”

    說完,胖子感覺自己講了廢話,他旁邊這三個人,就沒有一個人是擔心的表情。一個個都是昂著頭看著拱門背後無數橋梁。

    他急道︰“嘿,你們別光顧著往上看,好歹看看下面那個守門神,給人神明一點面子啊。”

    盛鈺被他N啵的煩了,這才舍得將視線從那些輝煌壯觀的景象挪開,看守門的龐然大物。

    門高約百米,長也約白米。這只神明高度沒佔多少,長度倒是佔的一點兒也不漏。

    他躺倒在兩邊門柱之間,頭和腳都抵著兩尊偌大的金像雕塑。

    這些雕塑看起來很眼熟,盛鈺想了好一會才想起來︰這不就是嫁妝新娘鏡子上的刻畫嘛!

    刻畫看著還不太明顯,但這兩尊雕塑清晰無比。他們戴著巨大的白(色)面具,眼底的窟窿像是兩個黑洞一般,長時間與其對視,就連自己的靈魂都好像要被吸進去一般。

    盛鈺瞥開視線,又仔細的去看那神明。

    過了大約一分鐘,胖子都把潛入計劃都講出來了,盛鈺忽然面(色)一變。

    他拉了拉傅里鄴的衣袖,說︰“估計又是靈異技能的神明,頭上寫著精神攻擊。”

    胖子奇怪的又看了看︰“頭上哪里寫了字?”

    “別看了,上面沒寫。是我的技能,可以查看敵方攻擊手段。”

    盛鈺解釋了一句,又說︰“嫁妝新娘應該也算是精神攻擊,但我不確定他們倆是不是一樣的攻擊手段。當時情況太緊急,我沒來得及看嫁妝新娘的技能。”

    說精神攻擊不可怕,說靈異技能胖子縮縮頭,想著也能勉(強qiang)忍過去。但一提起嫁妝新娘,這他娘的簡直就是他的噩夢。

    雖說對方的攻擊手段比起金字塔其他神明來講,那就是一個臭妹妹。但是她技能帶來的驚悚感絕對是成倍疊加的,直到現在,胖子還感覺衣服里癢癢的,好像有黑(色)的頭發絲沒有清理掉。

    他打了個寒顫,傻眼說︰“我昨天樂呵呵的在他旁邊蹦來蹦去,差點就踩他身上去。我的娘 ,我豈不是又在鬼門關晃悠了一圈?”

    “你現在才發現,也是神奇。”

    寸頭冷笑的看胖子一眼︰“我都好奇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胖子不服說︰“怎麼還帶瞧不起人的!”

    “別吵了,再吵神明都能被你們吵醒。”

    盛鈺被這兩人一路的小學雞吵架吵的頭昏腦漲︰“你們剛剛也看見了,嫁妝新娘那波我們純屬是運氣好,她的命脈剛剛好就是鏡子。光從精神攻擊根本就判斷不出這只神明最薄弱的地方,要是真打起來,我們勝算很小,再引來其他神明,那基本上完蛋。”

    他都這麼說了,表情還特嚴肅,胖子在關鍵時刻還是很上道的。想了想,他說︰“那還等什麼,我們還不趕緊走。”

    這個時候傅里鄴開口︰“要是神明醒過來,不要管其他的。直接跑,對著拱門後面跑。”

    他這話是對盛鈺說的,後者點頭︰“你別看我現在無精打采,真要跑起來我比你都快。”

    傅里鄴笑了一聲,邁步向外。

    後方幾人也依次跟了上去。

    這一步邁出去,說是從天堂到地獄也不為過。首先是心態上的轉變,從一個安全的地方到暴(露)在危險之中,心中那種惴惴不安的感覺一直縈繞,久久難以消散掉。

    其次就是環境的改變。

    貌似出了拐角以後,神明的鼾聲忽然變大。原先還只是鼻息,現在像是聞到了什麼新鮮的菜肴,光是味覺都能讓他醒過來。

    幾人瞬間就靜止在原地。

    等了好一會,見他沒有下一步動作。幾人不由加快腳步,繞著神明的軀(干gan)走。

    一靠近拱門,牲畜的臭氣從縫隙里灌入鼻腔。盛鈺不僅不覺得惡心,他甚至還發自內心感覺到開心︰有牲畜就代表有吃的了呀!

    外圈都是青(色)中毒牲畜,但越往里走,青(色)的痕跡就越淺,總能踫見完全沒毒的牲畜。

    想著,他不由加快步伐。

    誰知道這一趟也並不是那麼輕松的。也許是三個鬼王齊聚一堂,氣味太誘人了,神明在瞌(睡Shui)中都被(勾gou)動了饞蟲,嘴巴砸巴幾下,猛的翻身。

    龐大的黑影蓋了下來。

    盛鈺趕緊矮著身子從縫隙中險而又險的避讓開來,回頭一看。傅里鄴自然是不用多擔心,他行動很輕巧,膽子還異常的大,直接就著神明翻身的動作沿地一滑,就滑到了拱門內側。

    倒是寸頭因為躲避不及,半只手被壓在了神明的腿下。胖子跟小姑娘跳繩一樣,跳到寸頭身邊,用力將他的手拔出。

    見寸頭看著自己,胖子哼了一聲︰“想不到吧,胖爺還很義氣。”

    看狀況不錯,盛鈺就沒看那邊了。

    他現在處于一個困局當中,前有神明肥大的大腿肌(肉rou),後面是他另外一條腿。兩條(肉rou)腿把他夾在縫隙中間,前進也不是,後退也不是。

    正想狠下心學著胖子踩上神明,就看見已經走了老遠的傅里鄴忽然反身回來。將審判日的另外一端遞給他,盛鈺還尋思著這是要(干gan)啥,後來忽然就反應過來,傅里鄴在幫自己啊。

    他搭上審判日,輕輕一躍就被扯到了對面人的懷抱中。還沒有等反應過來,傅里鄴頭也不回的往拱門方向走,步子邁的很急。

    餓了,絕對是餓了——盛鈺心想。

    等來到拱門邊的時候,胖子和寸頭還在後頭糾結。他們也來到了盛鈺剛才被困的地方。

    盛鈺瞅了傅里鄴一眼,後者挑眉說︰“幫我的合作伙伴就算了,還要去幫他拖家帶口?”

    盛鈺︰“胖子也是鬼王。”

    傅里鄴表情不動,似乎在說︰“所以?”

    早就知道這人身份傲慢王,盛鈺本來也就沒指望他。就這麼搭把手幫自己,他都感覺傅里鄴是在格外開恩了,要不是餓狠了,他估計都直接丟下自己三人,一個人跑里頭屠神。

    “胖子是暴食王,他的任務也是填飽肚子。”

    盛鈺故意激他說︰“要不咱們直接走算了,不等他們倆了。待會看見什麼雞鴨魚鵝(肉rou),反正我不會第一個吃,要吃你上。實在不行那就就地抓一個神明,運氣不好引來起來其他神明,那就只有放棄食材和任務,餓著肚子逃跑……”

    “呵。”

    話還沒說完呢,傅里鄴就吐了一個字。

    他握緊審判日,看上去就要妥協。臨轉身前還扭過頭緊緊盯著盛鈺︰“待會誰先試吃?”

    “胖子。”

    盛鈺眼楮也不眨的就把胖子給賣了。

    試吃的辦法有很多,到時候找只老虎吃掉雞都行,又不是非要有思想的生物去吃。

    他想的很清楚,反正先蒙過傅里鄴再說。

    誰知道路都鋪好了,胖子自己倒是先忍不住,他直接笨象踩水一樣一腳踩上神明的大腿,深一腳淺一腳的踏了過來。

    胖子罵寸頭︰“昨晚我一個人踩他,他跟死豬一樣(睡Shui)不醒。今天帶上你,我感覺重了好多,你他娘老實說,你是不是比我重。”

    就在這時,變故忽然(發fa)生。

    某一個瞬間,鼾聲忽然變大。

    神明撲騰的坐起,(睡Shui)眼惺忪的揉眼楮。

    這個時候還不跑,那還等什麼時候。

    混亂中只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罩了下來,胖子見盛鈺和傅里鄴還牢牢站在原地,一點兒也不見挪動。

    他滿臉急(色)︰“跑,快跑!”

    雖然沒有明說出來,但他的表情就是被挑釁的單身狗,憤怒且急切。

    ——都什麼時候了,這兩個人怎麼還有閑情雅致站在原地談情說愛??!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