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25章 肥廚怪客(十三)

第25章 肥廚怪客(十三)



    清點了一下水晶, 盛鈺滿腦子的︰發了!

    去除胖子自己勞動所得,這次狙擊足足打下了152塊黑水晶, 他和傅里鄴對半分,那他也能分到76塊黑水晶。【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隨便從怪物尸體上褪下來一塊布, 盛鈺瞧見胖子傻愣愣的就要把水晶往卡牌上懟,他忙提醒道︰“水晶先不要用。”

    胖子懵逼︰“啊?”

    他實在不明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呀。揣著這麼多水晶不用,那不是移動的小金庫嘛。別說其余玩家了, 換位思考一下,要是副本里有這麼一個人, 就連胖子自己都會眼紅。

    “使用了第一塊水晶以後,再使用第二塊就會招來鬼怪。到時候又是大動靜,鬼怪一來,神明也會跟著過來。我們現在的狀態抗不過第二波。”

    上次副本過後開了次直播, 觀眾給他科普了不少有關21層樓的事情, “而且開出伴生武器和技能以後,再有的水晶很難開出技能和武器。除非你到更高的樓層,幾率會變大一點。現在就算用了這些水晶,很大可能也沒有什麼幫助。”

    胖子急說︰“那咱們拿這麼多水晶干啥?用了也沒作用,拿在身上還礙事。”

    “其實你可以拿它賣錢。”盛鈺開玩笑說。

    21層樓這個游戲剛出來的時候,產業鏈就已經形成。

    在同等樓層的前提下, 玩家可以通過加好友的方式, 使得兩人下一場游戲進入同一個副本。當時一顆黑水晶均價是兩三千, 在發生玩家死亡事件以後, 價格又持續飆升,到最後甚至出現了十幾萬買一顆黑水晶,卻依然有價無市的情況。

    再多玩幾場,估計這個價格還會再次提高。

    以胖子現在的資本,說是一夜暴富也沒有什麼問題。但他還是搖頭說︰“那也得有命花這些錢才行。黑水晶提升實力的效果越到後面越微乎其微,我總不可能為了錢去冒險掙黑水晶。”

    “還可以爬樓。”

    這次開口的是傅里鄴,他看上去很有經驗︰“通關後爬樓梯,如果沒有足夠的水晶支持,那你就會往回爬,掉到下面的樓層。”

    頓了頓,他補充道︰“爬樓不隨機。”

    雖說21層樓論壇里都在懷疑爬樓隨機,但鑒于傅里鄴本人就是從第四層樓掉回第三層樓,人家本身就有話語權,高玩總是比普玩知曉的要多,相較而言還是他的話更可信。

    只是仔細想了一下,胖子趕緊將黑水晶拿開,小心翼翼的學著盛鈺將其包好,塞到兜里。

    他心說這他娘的不就是一個惡性循環嘛。

    只有升到足夠高的樓層才會開出新技能和新武器,提升實力。爬樓又需要黑水晶的支持,要是不幸掉樓層,那實力沒法提升,又很難通關拿到新水晶,就會一直在低樓層轉悠。

    在低樓層轉悠其實也沒事,但怕就怕在實力不夠,伴生技能又有使用次數和時間的限制,一旦使用完畢再次陷入危機,到時候一點兒保命的法子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步入死亡。

    這也是盛鈺遲遲不使用技能的原因。

    要是現在就使用了,以後再遇見生命危險,是要他一邊傻眼一邊等死嗎?

    胖子苦著臉揉揉肚子,說︰“要不咱先把吃飯問題解決了,我真的快要餓死了。”

    他不提還好,一提起來,盛鈺也覺得胃里抽搐,餓到頭腦發昏。

    旁邊的女粉絲收好喇叭,小心翼翼說︰“額……白天好多人都在講這件事,說肉食廠旁邊的庫房有很多食材。而且那邊基本上沒有多少神明看守……”

    “帶路。”

    傅里鄴一句廢話不多說,優先朝拱門走。

    女粉絲被他的氣勢一驚,瑟瑟發抖看向盛鈺。後者臉色蒼白,一直捂著胃部,無精打采的沖她笑笑︰“這邊人太多,我們先離開吧。”

    既然男神都這麼說了,女粉絲當然不會有異議,她心疼的看了盛鈺好幾眼,心里把21層樓臭罵一頓︰為什麼現實里要節食保持身材,副本里還要挨餓呀!男神也太可憐了嗚嗚嗚……

    金字塔構造很奇怪,白天中心亮堂一片,亮到閃眼楮。到了夜里,這邊又是烏漆墨黑,壁上的燈開了就和沒有開一樣,只能照亮燈底下的區域,再遠的地方就是滿滿的昏暗了。

    胖子是個閑不住的人,走了沒十幾分鐘,他就蹦噠到盛鈺旁邊,壓低了聲音問︰“盛哥,我覺得我昨天可能在生死邊緣淌了一遭,你怎麼不提醒我他就是傅大佬呀。”

    盛鈺滿臉無語說︰“提醒了啊。我當時對你擠眼楮,你自己理解成我在拋媚眼。”

    胖子眼球向上一翻,看了一會天花板,總算回憶起來當時的情況。可能他自己也覺得有點尷尬,就轉移話題說︰“庫房就在肉食廠旁邊,我準備填飽肚子後,再去肉食廠救小美。你、咳,你和那位傅佬還要一起行動嗎?”

    “應該一起。”盛鈺點頭,沒有多解釋合作的事情,反而說︰“那食材可能有問題。第六次上菜的時候你也看見了,神明吃完食材就死了,我覺得這不像巧合。”

    胖子急說︰“不是吧。上菜環節的菜吃了沒有作用,要是食材再有問題,這任務不是要把咱們活活逼死,不,應該說活活餓死。”

    說完,他看了一眼女粉絲方向,見對方沒有注意,他再次壓低聲音神秘兮兮說︰“你也知道咱拿了個什麼身份卡牌。傅佬和你那個女粉絲任務是偷食材,我們總不能樂呵呵的跟他們一起偷食材。他們的任務倒是完成了,咱倆成炮灰啦。”

    盛鈺︰“……”

    他不知道該不該和胖子說傅里鄴的身份,人家自己都沒有張嘴,他來說不合適。

    胖子見他不回應,就狠了狠心說︰“不是餓死就是被毒死,要選也要選一個輕松一點的死法。待會我先吃,你看我死沒死,要是死了你就別吃了,興許鬼王要吃神明的肉來填飽肚子。”

    盛鈺好笑說︰“雖然我很佩服這個犧牲精神。但是你不是要去救小美麼,你死了誰去救她?”

    胖子一拍腦袋︰“我怎麼忘了這遭!”

    接下來胖子就不講話了,看起來十分糾結。

    盛鈺也樂的清淨,他現在只感覺胃里有個鐵鑽頭在攪和,時不時就刺的胃部收縮一下,感覺像是餓了七八天,還滴水未進,特別難受。

    不過胖子的話倒給他提了個醒︰

    三人同樣都是鬼王,為什麼他和胖子餓到快要螺旋升天了,傅里鄴看起來跟個沒事人一樣。觀察他的步伐,除了比平常走的快了一些,看上去簡直一點異常都沒有。

    想著,盛鈺跨大幾步湊了上去,好奇說︰“你餓不餓?”

    “餓。”

    沉默的走了幾步,傅里鄴扭頭說︰“我有個抗餓的辦法,要不要教你?”

    “…………”

    盛鈺心說這個場景太他媽似曾相識了,這不就是他坑胖子的那一幕麼,連話都沒變。

    他下意識皺眉,嚴肅說︰“你是不是想要我吞空氣,然後打嗝?差不多行了啊,這個整人辦法我知道。”

    傅里鄴扭頭看了他一眼,眼眸中帶上了點莫名的笑意,沖淡了眉眼間的冷漠。

    他忽然伸手,盛鈺下意識一縮︰“你干嘛?”

    傅里鄴手在空中頓了一瞬,修長的手指微微顫了下,緊接著就攀上了他的耳廓。

    冰涼干燥的溫度覆蓋上來,盛鈺差點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正要掙脫開來,那只手輕輕點了下他的耳廓,比他更迫不及待的縮了回去。

    傅里鄴將手插回兜里,罕見的露出防備松懈的樣子。他干咳一聲說︰“這里有個穴位,多揉揉可以刺激大腦控制饑餓感的神經,模擬飽腹感。”

    講的和真的一樣,看起來不像是騙人。

    盛鈺有心嘗試,苦于傅里鄴手縮的太快。剛剛他只感覺有個冰冰涼涼的溫度湊了上來,一觸即離,根本不知道踫到耳朵哪個地方。

    他說︰“哪里是穴位,你再指指?”

    “……”

    “hello?”

    “……”

    “踫我的耳朵會讓你掉塊肉嗎?”

    “不會。”

    “是你自己說要教的,問的時候又不說。你這樣搞得我很尷尬,像個強搶民女的惡霸……不是,你臉紅什麼??我彪黃段子了???”

    “……閉嘴。”

    盛鈺聲音低落下來︰“可我真的很餓。”

    走了幾步,傅里鄴最終還是伸手,輕輕揉了揉盛鈺的耳廓說︰“到了庫房抓住那些神明,逼也要逼他們說出填飽肚子的辦法。”

    說著他偏頭,就瞧見盛鈺笑的眼角彎彎,歪著腦袋道了聲好。指尖染上熱度,這熱度一直沿著手掌一直蔓延到整個手臂,再到臉龐。

    傅里鄴本能的感覺這不對,掌心的傲慢卡牌在發燙,燙到他想收手,但看見後者眉眼舒展的笑容,他最終還是沒有收回手。

    明明說好了是女粉絲帶路,走到後來盛鈺和傅里鄴超前,女粉絲和胖子墜在後頭。從後面的視角來看,胖子老感覺他盛哥被人拎著耳朵走了一路,直覺反應就是被某個殺神欺負了。

    就知道傅什麼的不是個好人!

    胖子為其不鳴,扭頭見到女粉絲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來一個小本子,一邊走一邊奮筆疾書。

    他不可置信說︰“你不是他粉絲嘛,你男神被欺負了,你還有心情在這寫小作文。怎麼,在寫來副本的觀後感?以後要留給小孩看?”

    女粉絲不計較他話里帶刺,一邊埋頭苦記一邊認真說︰“你不懂。男神肯定是在和大佬商量待會怎麼打神明。他們境界太高,你就別嘗試參與了,學學我,我相機壞了,但我可以把男神的英姿記錄下來,這樣就可以天天看天天回憶。”

    胖子滿心的委屈。

    盛鈺是貪婪,傅里鄴也很牛逼,但他怎麼地也是個暴食鬼王啊,怎麼不能試試參與進去啦!

    他上前幾步,正要為盛鈺講話,就瞧見盛鈺忽然拍開傅里鄴的手,回頭‘噓’了一聲。

    後頭的兩人瞬間就緊張起來,女粉絲掏出大喇叭,“到庫房了。”

    就像她所說的一樣,幾人現在所在的地方溫度都比大廳里低了不少。站在地面上,腳底的寒氣似乎都能穿透鞋面粘上腳底板。

    一開始胖子還以為這是錯覺,可是他很快就發現,這邊的溫度好像確實有點低。

    走廊盡頭是兩個岔路口,左邊是一條寬敞並且幽深的長廊,盡頭通向肉食廠。胖子之前來過這個地方,還跑到肉食廠參觀了一下,但右邊拐角他還真沒有去過,當時直接屏蔽了這個庫房。

    現在看來,果然當時是救小美心切。要是擱在平時,他怎麼地也能察覺到這個庫房不對勁。

    靠近一看,庫房門高約兩米,一眼就能看見。門邊還有個偌大的洗手池,洗手池上頭折射出點點藍光,看著像是一面鏡子。

    見傅里鄴的動作像是在照鏡子,胖子心里隱隱發笑,心道真的看不出來,大佬還很在意自己的形象。正要靠過去跟著一起照鏡子,胖子卻忽然一愣,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女粉絲也茫然的捂住嘴巴。

    在他們的視野里,傅里鄴與盛鈺齊齊站在鏡子前頭,湊上去好像在研究著什麼。不知道研究出來了什麼事情,先是盛鈺往這邊跑了幾步,隨後是傅里鄴轉身︰“別照這面鏡子!”

    話音剛落,鏡子表面忽然爆發一陣強光,將整個走廊照的亮如白晝。那強光像是有邊界線一樣,還不等胖子和女粉絲反應過來,就將他們一並吞噬了進去,強閃了幾下後歇下。

    等眼楮重新適應黑暗,四人還站在原地。

    胖子驚說︰“怎麼了怎麼了?”

    他左看右看,走廊還是那個走廊,庫房還是那個庫房,一切如常啊。

    但這話他沒有說出口,傻子也能知道現在情況有點不對勁。傅里鄴臉色不好看,盛鈺也是眉頭緊皺摸了一把洗手台,上面光潔一新。

    他嘆氣說︰“我們到了鏡子里。”

    女粉絲驚訝的後退一步,又茫然的眨眼,顯然不明白這個結論從何而來。

    是胖子最先反應過來,他搓了搓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靠,這他娘的也太詭異了吧,是什麼靈異事件嗎?這面鏡子里竟然沒有我們的成像。”

    聞言,盛鈺也看了一眼鏡子。

    最開始看到時候,這面鏡子滿是灰塵,鏡邊包銅,銅上頭都有點生蛂A看著又髒又古樸。

    現在看,它倒是露出了原本的樣貌,鎏金邊框上雕刻有一穿斗篷的人,那人戴著尖鼻高顴骨的白色面具,面具上有兩個大窟窿,黑黝黝的。它高舉著一支火把,看上去想要點亮什麼東西。

    盛鈺轉身,背對鏡子沖胖子說︰“不是靈異事件。我們應該遇見了一只有靈異技能的神明。”

    說完,他發現對面三人臉色都有點古怪。

    女粉絲閉上眼楮,死死抱住喇叭,看上去快要嚇哭了。胖子也是一臉慘白,眼楮眨都不眨的看著那面鏡子,傅里鄴甚至都抓住了審判日。

    他嘴唇緊抿,對他做出口型︰“不要回頭,慢慢走過來。”

    盛鈺先是茫然,緊接著就是毛骨悚然。

    撐在洗手台上的手被什麼東西軟軟的搔了一下,像是動物毛,又像是人的頭發。

    不出兩秒鐘他就肯定,絕對是後者。

    有黑色的頭發從洗手台上蔓出,成堆成堆的擠在他的腳邊。那些頭發看起來黑到發涼,又細滑如絲,像是黑色綢緞一般。

    身後傳來女人的笑聲,‘嘻嘻嘻’的一直纏繞在盛鈺耳邊。就像是有個立體環繞音響一樣,這整個包裹住他,讓他驚的後背發涼。

    本能的往前走了幾步,值得慶幸的是,那些頭發並沒有糾纏上來,而是保持原有速度往外涌,慢慢跨越了整個洗手池,為其披上一層黑。

    這幾步路盛鈺走的就快要靈魂出竅了。

    中間毫無記憶,他只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僵硬的木偶人,被人扯著線動。好不容易走到傅里鄴身邊,他緊緊揪住傅里鄴的衣袖,等回過神的時候,後背已經被嚇出了一層冷汗。

    就算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是神明,是神明在搞鬼。但進了這個昏暗的環境,再加上耳邊的‘嘻嘻’笑聲,是個人都會本能的害怕。

    做足了心里建設以後,盛鈺這才看向鏡子。

    這一看,他就滿是後悔︰早知道不看了!

    鏡子里是一個身著紅色嫁衣的女人,她面上敷著一層白/粉,眉毛淡淡。眼楮處有兩個大黑窟窿,盯久了,那窟窿里仿佛有東西在涌動,只消幾秒就涌了出來,就有血淚淌下。

    一路蜿蜒過白妝,留下驚悚的痕跡。

    那女人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等聲音拔高到某個刺耳的時刻,她猛的靜止。

    她一停,這塊地界徹底死寂。

    詭異的氣氛蔓延上來,紅衣新娘緩慢的舉起手中的木梳子,先是哼了一段不成調的唱腔,又柔柔弱弱的笑了笑,血淚從黑窟窿里淌出︰“郎官莫怕,新婚燕爾,該是歡喜。”

    那把梳子滑過長發,梳齒發出‘沙沙’鈍響。

    “一梳梳到頭,富貴不憂愁。”

    鏡子里的畫面變了,變成人群簇擁的機場。

    鏡中的盛鈺戴著墨鏡和口罩,被保鏢護送著前進,不遠的人群忽然開始躁動喧鬧。女粉絲正和另外一位女生理論,似乎在爭論地上摔壞相機的賠償問題,那女生拒不賠償,看上去想要極力的撇清關系,女粉絲直接氣哭了。

    人群緩緩開出一條道,盛鈺走近,取下墨鏡摸了摸女粉絲的頭,將脖子上的相機送給了她。所有人面露羨慕,似乎在感嘆這位女粉絲的好運,鏡子里的女孩也破涕為笑,展露笑顏。

    胖子下意識看向盛鈺︰“盛哥,雖然時機不對,但我還是要說。你英雄救美的樣子簡直帥呆了,我要是女的,我都愛上你了。”

    盛鈺搖頭說︰“你覺得我走機場會帶相機?”

    “啊?”胖子又看了一眼鏡子,那里面的景象已經消失了︰“你是說這是幻覺?”

    盛鈺說︰“與其說是幻覺,不如說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再添加上美好的幻想。這件事情我記得,當時是摔了個相機,不過經紀人拉我走了。”

    ‘啪嗒’一聲巨響,驚的胖子下意識罵一聲髒話,扭頭看向聲響處。

    盛鈺也看向女粉絲。

    喇叭就摔在地上,她看上去像是中了邪一樣,臉上的恐懼消失不見,轉而變成幸福的微笑,就和鏡子里的笑容一模一樣。

    緩緩邁動腳,她正靠近鏡子。

    地上的黑發忽然興奮的顫動,緩慢包圍住她的腳,又瘋狂的往她腰間爬。

    胖子焦急的去拽人女孩的頭發,拽都拽不回來,剛要拿菜刀砍那些伸上來的鬼發,他忽然停下動作,愣愣的看向鏡子。

    “二梳梳到頭,無病無煩憂。”

    鏡子里的畫面又變了!

    這次是在一個裝潢華麗的西餐廳里,胖子拿著一大串玫瑰花,坐在一對對情侶之間形單影只。窗外在下雨,他像是看見了什麼等待已久的人,忽然咧嘴笑了一下,又緊張兮兮的喝了口紅酒。

    不久,一個高個子的精致女人上樓,坐在了對面,滿臉笑容的接過他手中的玫瑰。看胖子的口型,他說的應該是‘小美’。

    中邪的變成了胖子。

    他和女粉絲反應一模一樣,菜刀猛的掉落在地面上。他欣喜迷醉的笑著靠近鏡子,嫁衣新娘的頭發緩緩包裹上他的腳,他卻渾然不知。

    糟了,胖子怎麼也中招了。

    盛鈺趕緊拿手擋住眼楮,絕對不能再走這兩人的後路。剛翻手拿出惡詛守護匕首,他就听見了洶涌澎湃的水聲,仿若實體般灌向他的耳朵。

    這還是個立體聲環繞的幻覺——這是盛鈺的第一想法。他的第二想法就是閉上眼楮,趕緊閉眼,他都不看了,女鬼總不能拿他怎麼樣吧。

    “嘻嘻嘻……”

    女鬼笑的格外開心,又清唱道︰“三梳梳到頭,幸福又多壽。”

    話音剛落,仿佛有大浪潮迎面打來。

    盛鈺腳底一空,再抬眼時自己已經落到了一個深不可測的水庫中。

    腳踏不到東西,那些水像瘋了一樣往他鼻腔里涌,灌到氣管里。恐怖陰影再次蔓延上來,岸邊依然站著父親的二婚妻子,也是他的‘小媽’。

    小媽拿著一個救生衣,焦急的喊他的名字,盛鈺拼命的踩水往岸邊游,幾次都感覺自己快要被淹死了,都硬生生憑借著一個信念堅持到最後︰他不能死,他一定要上去!

    這是十年前發生的事情,當時他才15歲。

    小媽帶他來水庫游泳,誰知道淹死的都是會游泳的,上岸後回頭一看,盛鈺已經在水庫里浮浮沉沉好一會了。盛鈺爸爸當時帶著盛冬離去上廁所,附近都沒人,小媽焦急的拿起救生衣,叫盛鈺過去,她把救生衣丟給他。

    好不容易游近岸邊,小媽卻死死攥緊救生衣,任憑他怎麼哭喊的求救,怎麼崩潰的求饒,這個之前待人溫和的柔弱女人都只是猶豫的站在原地,臉上出現從來都沒有露出過的狠色。

    半分鐘後,她慌慌張張、頭也不回的跑了。

    盛鈺差一點點就死在水庫里,愣是撐著一口氣自己爬上了岸。後來小媽再見他的時候,嚇得臉都青了,還以為見到了鬼。

    這一次,盛鈺同樣是拼了命往上游,救生衣被丟在面前,小媽嚇得哭著抱住他。父親和盛冬離也從遠處趕來,冬離當時只有五歲,嚇得哇哇大哭,父親也是面色蒼白,感嘆還好來的及時。

    家庭幸福美滿,這是他畢生所求的夢想,往日遙不可及,現在近在咫尺。

    那他現在……要選擇沉溺麼?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