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23章 肥廚怪客(十一)

第23章 肥廚怪客(十一)



    直到這個時候, 盛鈺才發現傅里鄴竟然悶聲不吭的(干gan)了件大事兒。【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牛逼啊傲慢,看不出來呀!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這個想法。

    正好後者所在的牢籠在他對側, 盛鈺下意識上前兩步, 低眸往下看。

    這個視角只能看見一層牢籠的靠前半部分,那里連個人影都沒有。

    好吧……講真的,盛鈺幾乎都能幻想出來傅里鄴剛剛的動作︰一定是見他安全後,(干gan)脆利落的收弓,又漫不經心往牢籠靠里面走。

    想想還有的小帥氣。

    盛鈺晃了晃腦袋, 趕緊把這個不太妙的想法晃出腦子。

    空中的星光閃閃灑落在手掌, 指尖微微蜷縮, 那些小光亮像是調皮的精靈一樣, 在指縫間打了幾個轉,就消失不見了。

    也正是這一刻, 他覺得自己是時候應該打破對傅里鄴的偏見。畢竟從這件事情中,他是真的感覺到了後者的誠意,並且還是不小的誠意。

    盧蘭所在牢籠就在一旁, 她的聲音很清晰傳過來︰“我好羨慕你們呀。廖小姐有老胡那麼踏實能(干gan)的人愛慕著,你和他也是……”

    盛鈺心道︰“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他趕緊(插cha)嘴打斷, 語氣像是在開玩笑一般︰“這可不能放在一個台面上講。我和拿弓的那位只不過是陌生人以上朋友以下的(關guan)系而已, 他呀,他說不定就是發發善心才救的我, 換一個人他也照樣救。有什麼好羨慕的, 再說了, 你老公剛剛難道沒有幫襯著你嗎?”

    “沒有, 他全程跟著老板跑。”盧蘭道。

    盛鈺︰“……”

    盧蘭很快又說︰“老公他其實很愛我的,我剛結婚的時候,小姐妹都說我嫁給了神仙愛情呢。唉,算了,說了你可能也不會懂。”

    ……這天沒法聊下去了,怪就怪他母胎solo,不能理解這種‘神仙愛情’。

    說的沒錯,正常人大概都不配懂吧。

    黑夜還長,不時有玩家回歸牢籠。

    他們大多都拼死跑,跑出了絕命的氣勢。運氣壞的當場就被不知道是鬼怪還是神明的怪物打死。運氣好的,滿懷希望朝著代表生的牢籠跑,哪曾想他們踏入的不過是苟延殘喘的困死局。

    不知道過了多場時間,中途盛鈺甚至閉眼在籠子里眯了會覺。

    他是被又一陣怪物的咆哮聲吵醒的,頭腦還暈乎乎的,正想要翻個身繼續(睡Shui)。忽然,他‘騰’的一下子從破舊床鋪坐起,迅速跑到鐵杠邊。

    是胖子,他听見胖子的聲音了。

    胖子回來了!

    打眼往下看,胖子雖然看上去行動不太敏捷,但他其實還蠻靈活的。

    低著腦袋在金字塔中心極速沖刺,鬼怪都視他為無物,余下的神明卻像是看見了香餑餑,幾度困局想要困死他。

    “想吃你胖爺,還早著!回去再修煉修煉!”胖子一個飛躍,幾乎是跳回了牢籠之中,剛摔進去,他就滿是劫後余生的慶幸︰

    “盛哥,這波有點嚇人啊,胖爺剛剛差點就死在下頭了,你是怎麼逃過來的?”

    “……”又是一次無法進行的對話。

    之前反裝忠的神明說過,鬼神對待不同鬼王的態度是不一樣的,當時盛鈺還以為這話是瞎說的。現在看來,倒也有那麼幾分真實(色)彩。

    至少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鬼怪對傅里鄴所代表的傲慢多為恐懼心態。對他所代表的貪婪更多的像一種擁護,示好。對胖子暴食則是無視。

    就算知曉這一點,盛鈺也不可能說自己是受了雙層保護過來的,他甚至都沒有浪費一次貪得無厭技能,就這麼逃了個寂寞。

    想著,他轉移話題︰“你找到廖小姐了?”

    說起這個,胖子有些低落︰“沒有。我一直在(肉rou)食廠外圍晃悠,里面有太多神明,我也不好貿然進去。不過我在那邊發現一個垃圾場,專門丟死去雞鴨魚牛羊的尸體。我把尸體都翻了一遍,發現了十幾具人類的尸體,沒有小美。”

    聞言,盧蘭也參與進對話,她安慰說︰“沒有發現尸體是好事,她說不定還在(肉rou)食廠里。”

    “那是當然,她不可能出事!”

    胖子又嘆了口氣,語氣滿是頹唐︰“盛哥,這話我沒跟別人講過,我也找不到別人講。原本我是打算趕緊想個辦法死在鬼怪手上,你……你是知道我有辦法區分的。我就想著趕緊結束這場血腥游戲,早點回家(睡Shui)大覺。但我現在不能出去了,小美還在神明手上,我就算耗死在這里邊,也得先把她安全送出副本,我才安心。”

    這是盛鈺第一次見胖子這麼認真。

    不過他也能理解,原本盛冬離還在的時候,他的想法幾乎和胖子一模一樣。

    要不是剛送走盛冬離就上了傅里鄴的賊船,說不定他現在已經離開副本了。

    盧蘭挨不住寂寞,又(插cha)嘴好奇說︰“廖小姐是個怎樣的人啊。這一晚上老是听你提起她,搞得我都想當面見見她了。”

    說起廖以玫,胖子嘴巴簡直停不下來。

    他興奮的N啵N啵講,一講就是大半個小時,听到後來附近的玩家都有意見了,胖子這才像是沒有說過癮一般閉上嘴巴。末了,他還意猶未盡的舔了下嘴唇,很是遺憾。

    雖然講了不短的時間,但胖子好像也沒有講出什麼深層次內容,排除那些無意義夸獎廖以玫的話語,總體信息其實暴(露)的不多。

    總結一下,就是︰

    廖以玫一開始進入公司的時候,她是從基層做起的。一路憑借著出眾的領導手段和驚人的魄力,走到了行政總監的位置上。那個時候大家才發現她是公司老板的小女兒,不過很少有人覺得她靠(關guan)系上位,畢竟她的能力就擺在那里。

    自那以後,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開始是斷絕和所有人的來往,疏離所有想要幫助她走出困境的好友。到後來,她幾乎不再和生人接觸,直接把自己困在一個小天里,就連這次落入神明手中,往日和他交好的寸頭同事都沒有興起一絲救人的念頭。

    “不對啊。”盧蘭迷茫道︰“老胡,你中間是不是講漏了什麼事情。她怎麼好端端的忽然變自閉、咳,我是說變得冷漠不近人情。”

    胖子這次沉默了許久。

    足足幾分鐘之後,他方才打起精神開口︰“公司上上下下,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到底怎麼了。”

    這話把胖子自己說難受了,他再也不願意開口,無論盧蘭怎麼嘗試和他搭話。後來盧蘭也不再自討沒趣,嘆息了聲就沒有再說話。

    這方牢籠區除了偶爾鼾聲,並無交流。

    最後是一名人高馬壯的粗獷大漢飛速飆進來送食材卡片,結束了這一夜的倉皇。

    **

    白天。

    夜里看並不明顯,直到天亮了,所有燈具都打開,盛鈺才發覺牢籠空了將近1/4的人。現在打眼看過去,最多只有6、7000玩家。

    夜里最後一個進來的粗獷大漢就是剛進副本時听見的那個粗獷聲音。他就在盛鈺所在牢籠的附近,現在正在籠子里錘床鋪發脾氣。

    “大哥,你別錘了呀,本來精神就怪緊張的,你這一錘我心髒就沒平靜下來過。”有名玩家不滿出聲︰“不就是食材卡片被人騙光了嗎,大不了熬過兩次送菜,夜里想辦法教訓一通那些人咯。”

    他說的輕松,听的人卻氣到要死。

    大漢怒吼︰“信不信出去第一個就斃了你,再說一句風涼話老子打的你媽都不認識你!”

    那玩家心有余悸的撇撇嘴巴,不再去觸這大漢的霉頭。

    吱吱——

    正巧這時,金字塔中心的門被推開了。

    所有尚且存活的玩家同時扭頭,又是緊張又是忐忑的看過去。沒有參照物,他們也不曉得自己手中的食材卡片到底有沒有拿夠,要是不走運被歸為最後兩千名,那可就完蛋了。

    好不容易挨過黑夜的危險,很可能會陷入一場新的危機,這是所有人都不想看見的局面。

    在眾人的注目禮中,肥廚臉上(肉rou)堆積到往下墜,他似乎在笑,笑到墜(肉rou)全部隆起。

    “假聰明,我既然叫你們回來送食材卡片,那就是變相的在提醒,不要抱有僥幸心理,選擇不回牢籠。那些空掉的牢籠,有些人死在鬼怪和神明手上,生存和(死si)亡是一半一半的幾率。還有些人……呵,你們幾個,去抓剩下的人,記得一個都別留,都吃(干gan)淨一點。”

    他隨手點了幾只怪物,其中有大有小,有奇形怪狀者,也有形似人類者。有的口水延了滿地,有的瞳孔凸出眼冒精光,眸中閃爍著興奮。

    等那群怪物像一陣風似的刮走,不知道從哪里傳來一陣驚恐的尖叫︰“那些怪物都是看守(肉rou)食廠的,其中好幾只我都在外圈見過!”

    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那些都是神明。

    當即有人罵了聲娘︰“我兄弟還在外頭,這樣下去他不是死定了?(操cao),我早就讓他跟我一起回牢籠,他還罵我傻。”

    也有人不信︰“晚上躲來躲去的時候不是沒有被抓到嗎?說不定那些人白天也有辦法躲過去呢?放寬心,事情也許沒有那麼糟糕。”

    話音剛落,‘啪’的一聲,全場死寂。

    一具人類的尸體從金字塔高層墜下。那名尸體上幾乎沒有被包扎處理過的舊傷口,這說明至少從昨天夜里的表現來看,他絕對是一位出眾的玩家,至少比大部分人都(強qiang)。

    但現在,他死的很慘。

    似乎在生前受到了極大的折磨,他面部已經沒有了完整的皮(肉rou),眼珠暴(露)在空氣中,下巴也張到一個似乎要(脫tuo)臼的弧度。腥紅將他的衣料盡數浸濕,使旁人看不清衣料原本的顏(色)。

    接下來的十幾二十分鐘,時不時就會有尸體像是被高空拋物一樣拋落下來,他們無一例外的死的極慘,有些被抓過來是時候還吊著一口氣,然而幾層樓高度一摔,那口氣就梗住散掉了。

    某一個瞬間,“那是我兄弟!”

    說話的玩家喊完後,嗓子眼忽然爆發出一陣歇斯底里的淒慘嚎叫聲。他雙手把住鐵籠欄桿,用盡全身力氣將欄桿搖的嘩啦啦響。

    後來,沒有人再說一句話。

    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眼前逝去,有些還是在副本接觸過的人,這怎麼叫人能夠不動容。

    大概十點鐘左右,這場看不見的血腥追擊才停了下來。肥廚叫怪物去清點了一下尸體和活人的數量,直到確信金字塔里沒有人僥幸逃(脫tuo),他這才揮手叫人將尸體拖走。

    尸體處理(干gan)淨了,鮮血卻怎麼也抹不掉。

    那些刺鼻的、惡心的氣味一直盤旋在眾人的鼻尖,仿佛可以沖透鼻粘膜,直接刺在心頭。

    “從十點鐘開始,每兩小時就會有2000名鬼怪與神明來食堂吃飯,一直到晚上十二點結束供飯,共有六次送菜,每次送菜時間縮短為十五分鐘。”

    說著,肥廚又敲了敲桌子,聲音一如既往的振聾發聵,在整個金字塔內部盤旋︰“目前副本內總共存活6771人,送菜人選為末置位2000人。現在,將你們手中的食材卡片放到鐵籠前面,等清點完畢以後,牢籠鐵杠會自動開啟。”

    盛鈺將身上的幾十張卡片丟到鐵杠外,樓上忽然傳來胖子的呼喊聲。抬眼一望,什麼也看不見,他只得說︰“怎麼了?”

    聲音剛出口,肥廚那邊聲線猛的拔高︰“別想著用食材卡片接濟別人。一但破壞規則,輪不到我們出手,副本就會直接抹(殺sha)你們。”

    他的話語瞬間打消了不少人的鑽空子念頭。

    不過胖子想說的原本也不是這件事,他焦急說︰“盛哥,你看一下你的身份卡牌。”

    很快就有四肢很長的怪物走到每一個樓層,收集食材卡片。每每一伸手,他的手臂就像是尼斯湖里巨大的陰影,會由小變大,由短變長,長壁一攬就搜刮掉金字塔整整一層的卡片。

    只消幾分鐘,那些卡片就被一個不漏的收集完,開始進行讓眾位玩家提心吊膽的計數環節。

    在這個過程中,盛鈺也沒有閑著,他按照胖子所說的話,抬起右手掌心看了一眼。

    這一眼就讓他心里咯 一下子。

    ——鬼王任務標紅了!

    原本‘填飽肚子’的字體遙遙掛在卡牌技能的後頭,字體漆黑。雖然這樣說有些不恰當,但是和身份技能欄那些花里胡哨的字體比起來,這個鬼王任務欄簡直就像是一個含苞待放的小姑娘,羞澀又內斂,低調又邊緣化。

    然而現在,小姑娘猛的張開血盆大口。

    這四個字由黑(色)變成腥紅(色),他們就像是(脫tuo)離了身份卡牌,直接瓖嵌在手掌心的皮膚上。只有字體所在地界燙的人皮膚表面都隱隱發麻,還特別癢,癢到盛鈺都忍不住上手摳弄了幾下。

    可想而知,除了一小片被摳到發紅的皮膚,那些字還張牙舞爪的掛在原本的位置。

    現在可以理解胖子聲音里的焦急了,因為盛鈺同樣感覺到體內的異樣。他捂著肚子,有那麼一瞬間餓到幾乎眼冒金星。

    怎麼回事?怎麼會忽然這麼餓?!

    旁邊有太多玩家,盛鈺也不敢把話說的太明顯。他捂著肚子沖上頭說︰“胖子,還記得咱們上回副本里的階段(性xing)任務嗎?認出萊安是第一步,(殺sha)死丹尼爾是第二步。”

    胖子哀嚎︰“你不是說不記得咱倆一起闖過其他副本麼?我還以為我記憶出了問題!”

    這個小胖子,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嗎?

    盛鈺深吸一口氣,他就當沒有听見胖子的話,壓低音量繼續說︰“這次同樣是階段(性xing)的。只不過和上次副本不一樣,上次的階段體現在任務進度上,這一次體現在時間上。”

    胖子反應很快︰“我懂了,現在是第二天!”

    第一天夜里,他們明明已經接到‘填飽肚子’的鬼王任務,卻因為感覺不到餓意而無意間忽視掉這個任務。這就導致第二天任務詞條標紅,這是一種變相的警告,警告他們快一點填飽肚子。

    要是持續很久都沒有按照任務走,到時候面臨的可能就僅僅不是饑餓問題了。

    至少現在,盛鈺已經感覺肚子疼有點影響行動,還牽連的腦殼也跟著痛。

    吃什麼呢?

    到底什麼東西才能算填飽肚子?

    難道……他下意識將視線瞥向金字塔底樓。

    就和昨天白天一樣,肥廚大手一揮,面前的地面忽然凹陷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無數血腥菜肴,有人類,也有怪物尸體。

    最為恐怖的是盛鈺還在里面看見了不少‘熟’面孔,像極了剛剛高空拋物直線砸落在地的尸體。

    “……”不!應該不會的!

    他被自己的想法驚出了一身雞皮疙瘩。

    上次副本也接觸過類似于人(肉rou)的食物,但當時鬼怪都將其換成普通的食材。這次就連鬼怪們都幫不了他了,難道真的要吃那些玩意兒?!

    只是想一下,胃里就泛起了一陣酸水。

    胖子很顯然和他想到了一起,他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說︰“(肉rou)食廠不是養了很多雞鴨鵝麼,肚子餓的話,吃那些應該可以填飽吧?”

    盛鈺在一瞬間就想起了食材卡片。

    看餐車神明是直接從冰櫃里拖出動物尸體,那些動物應該就是由(肉rou)食廠神明統一豢/養。

    還沒有來得及將這個發現告訴胖子,一切變故都(發fa)生的太急,讓人倉促到無法應對。

    在同一時刻,整整兩千個鐵籠門倒扣在牆邊上,發出‘邦’的一聲脆響。那些倒扣的鐵杠門在牆面上撞了一下,旋即很快彈了回去,將很多反應不及的玩家都撞到大腦充血。

    金字塔不停傳來大大小小的慘叫聲。

    “(操cao)。”胖子氣急敗壞的罵︰“我都集齊三張還排倒數兩千名,你們搞啥慶典這麼能吃啊!”

    盛鈺驚說︰“你要送菜嗎?”

    這個問題壓根就用不著回答。

    流程和昨天白天幾乎一模一樣,有粗大的鐵鏈被甩到每一層牢籠,不管玩家們如何抗拒然後躲避,最後他們都會被捆的動彈不得,緊接著就被(強qiang)硬的拖拽下來,面對兩千名食客。

    怪物數量增多,送菜是時間卻減少。

    大家心中都清楚,今天比之前還要難挨。

    趕在胖子經過這一樓層時,盛鈺瞅準機會伸出手,隔著鐵籠死死揪緊胖子衣領。

    無數人被他這個舉動驚到了。

    肥廚惡狠狠一跺地面,所有牢籠鐵杠門都晃動了好幾下。不少人驚慌失措的蹲xia身抱住頭,盛鈺卻連眼楮都沒眨一下。

    他將胖子拉近,說了一句話。

    說完就松手了,十分(干gan)脆。相反頻頻回頭的人變成了胖子,他似乎听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語,此時正瞪大眼楮,一直瞄盛鈺。

    那個表情像極了在說︰你是不是傻啊!

    隔壁的粗獷大漢食材卡片被騙走,也要參與送菜環節。他現在正處于極度暴躁的情緒下,見什麼都一身的火氣。

    見到盛鈺的動作,他冷笑一聲︰“你現在說什麼都救不了他。昨天三十分鐘送菜都費勁,現在直接砍掉了一半時間。根本來不及,來不及的!”

    他的眸中迸發出(強qiang)烈的恨意與不甘心,這話不僅僅是在說胖子,同樣也是在講他自己。

    見盛鈺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這大漢不屑的搖搖頭,輕蔑的晃開視線往下走。

    很快,他就感覺自己被狠狠打臉了。

    不,應該說包括他在內,在場99.9%的玩家都傻了眼︰食客們剛落座,肥廚宣布15分鐘倒計時開始,胖子就溜一下子竄到了桌面上。

    他高高舉起手︰“我要點菜。”

    像是生怕肥廚听不清,他特意轉了一圈,面朝肥廚大叫道︰“副本允許我點菜,我現在就要行使屬于我的權力!你敢有意見嗎?”

    “……”金字塔鴉雀無聲。

    就連那些送菜的玩家們也都不約而同停住腳步,皆齊刷刷看向胖子,又滿是驚恐看向肥廚。

    他們覺得這胖子一定是瘋了,難道這人也想學昨天說‘我也是客’的那位大佬?

    慌亂與局促中,餐桌上的怪物們也有些愣神。不知道僵持了多長時間,或許是幾秒鐘,又或許是幾分鐘,肥廚僵硬的點頭︰

    “您要想用餐,我當然不敢有意見。”

    話音剛落的下一秒鐘,立即就有反應快的玩家有樣學樣跳上餐桌,大聲說︰“我也要點菜!”

    肥廚冷冰冰的掃視過去。

    鎖鏈‘嗖’的一聲從空中劃過,那名高高站著的玩家直接被刺穿心髒,被鎖鏈拖在地上滑了接近二三十米,留下一路蜿蜒的血跡。

    “……?!!”

    怎麼回事?!

    為什麼胖子可以他們不行?!!!

    “胖子,牛逼呀。”有人在牢籠里沖胖子喊。

    都已經混到21層樓的第三層了,不少人都已經具備了極(強qiang)的能力,其中很多人在一瞬間就反應過來,這根本不是胖子牛逼啊。

    在被盛鈺拖拽過去說話之前,胖子還和所有人一樣滿臉愁苦呢,擺明了也是在發愁送菜的事情。而說完話以後,他就跟撥開烏雲一般明朗。

    真正牛逼的人是盛鈺才對!

    副本不到7000人,可以說其中90%的人都看過、再不濟也是听過盛鈺‘智商滑鐵盧’的名聲。上一次點出鬼神所吃菜品不同還可以說是運氣,這已經是第二次了,這次總不能還是運氣吧?

    當即就有不少人在心里痛罵︰要不是那檔密室逃(脫tuo)綜藝節目誤導人,他們說不定早早就抱上盛鈺的大腿了,哪里還輪的上那個死胖子。

    不不不,現在也來得及。

    唰——

    同一時刻,無數道視線齊刷刷懟準了盛鈺所在牢籠,那里面洶涌澎湃的熱情簡直是看一眼就會灼傷自己的眼楮,讓人汗顏不止。

    他們的眼神里明晃晃寫著同樣一行字︰大佬求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