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21章 肥廚怪客(九)

第21章 肥廚怪客(九)



    見傅里鄴視線掃過來,盛鈺立即想起了自己演員的身份。【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他滿臉困惑的搖頭︰“胖子你是不是記錯了,我沒和你討論過那人啊。”

    胖子茫然︰“在第一個副本,就是有鬼娃的副本。咱倆還說的怪起勁的,而且這句話明明就是你說出口的啊——以後一定要繞著他走。”

    盛鈺臉上的茫然更甚︰“什麼鬼娃?什麼第一個副本,上一個副本咱倆是在一起嗎?”

    “……???”

    這次輪到胖子滿臉迷惑了。

    傅里鄴終于收回對盛鈺的凝視,後者彎起眼角笑了笑,依舊是滿臉的置身事外。

    ‘啪’的一聲。

    廚房門被怪物打開,越來越多的鬼神涌進來。這個地方顯然已經不安全了,眾人停止閑談,沿著通風管口往下走。

    一路上,眾人心情各自復雜。

    胖子被盛鈺鬼扯的一番話擾亂了思緒,直到現在還在懷疑自己的記憶出了問題。至于彭岩,他可能覺得自己在廚房蹲了許久,最後收獲與付出不成正比,一直都在小聲罵罵咧咧的。

    找不了盛鈺和傅里鄴的麻煩,他把目光對準了徐慶安,奚落說︰“你怎麼這麼沒用。”

    徐慶安走在最前頭,聞言只是身形稍微頓了一下,過了兩秒鐘才回頭笑著︰“對對對,老板您說的對。我要是有用,也不至于至今還只是個部門小員工,就算年紀再長個幾十歲,也不一定能坐到像您那麼高的位置上去。”

    徐慶安不知道有傅里鄴這個財閥少爺下場,導致他以為的奉承言語,听到彭岩耳朵里,那可就是活生生的嘲諷。

    後者臉色一青,更加沒好氣說︰“盧秘書在公司里也有不少人追,真不知道是怎麼看上你這麼個窩囊廢。你娶她就是耽擱她,明明可以在家相夫教子過上好女人的生活,現在非得為了你出累死累活的,你都不感覺虧欠嗎?”

    盧蘭委屈巴巴說︰“我不覺得累。好女人也是可以開創事業的,而且老公其實對我很好,和他並肩作戰我很開心。老板您就不要老是說他啦。”

    “你這都是婦人之仁,我是把你當成我的好妹妹才說這些的,一般人我才懶得多說。你老公估計也覺得你在家好好呆著比什麼都強,他不需要你和他並肩作戰,他只需要你多生幾個男孩,給他傳宗接代,在家乖乖帶著,不要老出來拋頭露面。”

    彭岩從鼻子里‘哼’出一聲,繼續說︰“拖我的福,你老公馬上要升遷了。這次給他提完職,你就乖乖回家生孩子去吧,做個好女人。”

    盧蘭眼圈又紅了。

    盛鈺一直低垂眼簾的看路,這些話語在他看來簡直就是精神污染,听多了三觀都要被帶偏。不過他也懶得上去一通辯駁,精神層面都不在同一個等級,那就讓青蛙永遠的坐井觀天吧。

    倒是胖子翻個白眼開了口︰“小美也是事業型女強人,在什麼領域都是最出色、最美的。我就從來都沒有覺得她不好過,要是娶到了她,我巴不得替她生孩子,一點痛苦都不想讓她受。”

    說完,他一拍腦袋看向盛鈺︰“盛哥,你呢。我記得和你傳過緋聞的也有不少,雖然娛樂圈的事情都是真真假假參半吧,但概率學來講,這群人里怎麼地也得出一個女朋友吧?”

    盛鈺也不知道話題怎麼就扯到自己這兒了,而他也順理成章的變成了視線焦點,就連傅里鄴也有意無意投來輕飄飄的視線。

    講真的,明明後頭盧蘭、徐慶安等人視線一直盯在他身上,仿佛要把他盯出來一個洞。但盛鈺莫名就覺得相較而言,傅里鄴僅僅幾秒鐘的掃視都比那些視線更讓人有壓力。

    或許這就是大佬的氣場吧。

    盛鈺給自己找了個理由,又滿是謹慎的開口說︰“真沒有,都是同事。”

    胖子不可置信的說了幾個正當紅的女星,又道︰“這麼正的妹你都不喜歡?!”

    性別就不對。

    盛鈺心里頭默默吐槽,搬出經紀人給自己的模板回答︰“目前還是專心事業,暫時沒有其他想法。如果有戀情,我會告訴大家並且……”

    “等等,你拉倒吧。”胖子連忙擺手,明顯是不想听這些套話。他又好奇看向傅里鄴,想要開口問又有點糾結,他天生就有點怕這人。

    想了想,他沖盛鈺招手,又指了指傅里鄴,做了一個口型︰“你敢不敢問他啊?”

    盛鈺很光棍做口型︰“不敢。”

    胖子眉毛一豎,忽然笑的賤兮兮。

    先是左手圓圈右手食指對捅了一下,然後指了指傅里鄴,雙手握拳到兩腮邊動了動,做出了一個極度夸張的哭泣表情。

    盛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看懂胖子手語的——他肯定沒有女朋友。

    不,或許他把胖子想的太純潔了。

    這貨說的也有可能是‘他肯定沒有性/生活’。

    盛鈺差點笑出聲,心想這死胖子怎麼這麼逗。好笑歸好笑,但他完全不認同胖子的想法,人家大佬又有錢又帥氣,長的還高,完全就是社交場合里最吃香的那波人。

    想到這些,他都有點替傅里鄴鳴冤了,笑道︰“他一看就是個英年早婚的。”

    這句聲音是放出來的,壓根就沒有做掩飾。前方的傅里鄴忽然停下腳步,胖子一看就慫了,還以為這人發現盛鈺和自己在後頭編排他了。

    傅里鄴翻手握住黑骨弓,全身肌肉繃緊,甚至還幻化出一支黑箭搭在弦上。

    見狀,胖子先是松了一口氣,緊接著就反應過來不對。

    他娘的,這明顯就是有敵情啊!

    所有人在瞬間就戒備起來。

    因為規則有說過上交食材,倒數兩千名玩家第二天全天上菜。所以他們原本的計劃是先到肥廚那邊看看情況。如果危險性小,那麼先把手中的食材交上去再說,以免夜長夢多。

    現在一看,這個計劃果然沒有錯。

    夜晚長了,總有人會扛不住黑暗的恐慌與誘惑,開始想一些歪路子。

    通風管仿佛走到了盡頭,前方道路閉塞,唯有地面上有個大圓孔。微弱的光芒從圓孔里照射出來,讓久不見光的瞳孔有些火辣辣的疼。

    爭斗聲就是從圓孔下方傳來的。

    眾人靠近,小心翼翼的伸頭往下看。剛看清底下的人臉,胖子就小聲罵了句,操。

    不等人發問,他就抹了把臉,說︰“底下那男的是我同事,怎麼會這麼巧!”

    盛鈺又往下看了一眼,底下全是男的。

    大致應該分為兩波人。

    第一波是三人為伍,各個手里拿著銳器,有人看上去精明能干,還有人長的就是一幅急功近利的模樣,看著就不像好人。

    第二波人其實不算‘波’,他只有單獨一個人。

    那一個人被其余三人圍住,懷里護著什麼東西,無論旁人怎麼拉扯踢拽,他都不願撒手,有時候能從縫隙看出小方卡片模樣的東西。

    因為害怕引來鬼神,他甚至都不敢放聲大叫,只能從喉嚨里發出微弱的威脅︰“要是我不落單,要是她還在我旁邊,你們敢這樣嗎?!”

    回應他的是重重一腳。

    拳頭就像是雨點一樣打在那人的身上,那人死不撒手,一直罵罵咧咧的,說什麼‘要是她在’、‘你們都怕她’什麼的。

    通風管內。

    幾人看了有十幾秒鐘,吃了許久的瓜,盧蘭才想起來好奇︰“哪個是你同事呀?”

    胖子現在就差哈哈大笑了。

    他幾乎要把幸災樂禍這四個大字寫在臉上了︰“那個被打的是我同事!”

    發現盧蘭目光詭異,他趕緊補了一句︰“也是我情敵,老是在小美面前講我壞話,搞得小美都不樂意搭理我。我他娘的又不是聖人,吃撐了沒事情做才會下去救他。再說了,我看那幾個玩家就是想搶食材卡片,真要拿刀砍下去,他們自己也活不了。”

    說完,胖子抱臂,準備看完這場讓他渾身每個細胞散發舒爽氣息的爭斗。

    趁著這個空檔,盛鈺將傅里鄴拉到一邊。

    後者面上滿滿的不願意,但行動上還是很配合。一直跟著盛鈺走了快十米,他才停下腳步,拽都拽不動,就跟整個人都長在管道里一樣。

    “這麼遠,他們听不見。”

    盛鈺一看也是,他指了指盧蘭等人,直接開口說︰“你打算陪這群人玩多久?”

    “我不是在陪你玩嗎?”傅里鄴勾唇,說︰“有些人講要繞著我走,我還不趕緊表達一下誠意。你想玩,我就陪你玩。”

    “你少賴我。”盛鈺被激的開始同樣陰陽怪氣︰“尊貴的傲慢大人心細如塵啊,謀略出眾啊。哪里能放下身段和我這個小小的貪婪玩。指不定心里在盤算什麼折騰人的東西,分享一下唄?”

    傅里鄴看了他一眼,黑暗中的眼神讓人琢磨不清。盛鈺感覺自己又被審視了,他作勢嘆氣轉身︰“得了,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合作了吧。”

    “我算是明白了。”

    後領子被人拽住,回頭一看,傅里鄴眼尾挑的老高,“你就是上天派下來治我的。”

    盛鈺笑出聲︰“過獎了。”

    看到他笑的這麼開心,傅里鄴表情更臭了。他松開手,沖圓孔方向抬了抬下巴︰“我在等。”

    “等什麼?”

    “等有人下殺手。”

    听了這話,盛鈺也沖那邊看。停頓了幾秒鐘,他問︰“你是說彭岩什麼時候殺徐慶安?我感覺不會,他沒道理殺一個對自己有幫助的人。”

    傅里鄴搖頭說︰“錯了,我在等徐慶安殺彭岩。”

    盛鈺臉上的表情空白一瞬,再次回頭看。

    彭岩厭煩皺眉,好像在訓斥著什麼,徐慶安點頭哈腰的,臉上一點兒被訓斥的不滿都沒。全然是歡欣鼓舞,像是受到心中敬佩長輩的提點。

    這是一個極度自卑的人,他就像是廣大社畜的縮影。明明受盡了心酸與委屈,甚至在心愛女人的面前丟掉臉面,他還是只能嬉皮笑臉迎合猛踩自己的人。就算是被踩到了泥潭里,他可能還會捧起臭腳,虔誠的去舔上幾口。

    “有殺人動機。”盛鈺搖頭,不贊同說︰“但這個猜想比彭岩殺徐慶安還要荒唐。他馬上就要升遷,說不定都忍了幾年,甚至十幾年。”

    “打賭嗎?”

    傅里鄴一句廢話都不和盛鈺多說,而是饒有興趣的揚眉,“我輸了送你20個高奢代言,你輸了去把那胖子打一頓。怎麼樣?”

    記仇!這人肯定還記著剛剛胖子罵他的仇,要是讓傅里鄴知道胖子還在背後編排過他的性/生活,那賭注還不直接改成殺了胖子呀。

    “這個賭注沒意思。”

    盛鈺故意說,忽然壞腦筋一笑︰“輸了的人要在眾目睽睽下撒嬌,還得叫對方‘好哥哥’。”

    “……”傅里鄴眼神變得有些奇怪。

    見狀,盛鈺心頭一凜。

    他這才發覺這個賭注gay里gay氣的,听著就不太像直男之間會開的玩笑。

    糟了,他在娛樂圈操的可是單身筆直男神,要是讓經紀人知道他露出馬腳,那還不得哭死。

    正想打個馬虎眼將這件事圓過去,就見到面前的男人緩緩點頭,牙縫里擠出一個字︰

    “好。”

    幾乎是傅里鄴話音剛落的下一秒鐘,身後就傳來盧蘭驚訝的呼叫︰“老胡!”

    兩人同時一頓,齊齊扭頭看。

    “你剛剛說什麼?小美被神明抓走了?!”

    說著,胖子眼楮里瞬間充斥著紅血絲,整個人陷入驚慌與暴怒的無理智狀態。他一把推開盧蘭和徐慶安,不管不顧的往圓孔底下一跳,瞬間就攪進那兩波人的戰局中。

    又是茫然又是困惑的湊上去一看,混亂中只听見底下在興奮大喊︰“通風管里有人,還不止一個!我們殺上去,搶食材!”

    喊話的那人也沒閑著,五指一張,一竄小火苗直直的沖通風口撲去,直竄盛鈺的面門。

    “……!”

    腰肢被人摟住,眼前一花,那小火苗最終竄到了彭岩衣領上。那名玩家的技能目前還很弱,只是燒掉後者一些衣服與半數頭發。

    即便如此也讓人受了不少罪,被火燙過的地方灼熱無比。彭岩氣到直接甩了徐慶安一個巴掌,破口大罵剛剛為什麼不救他。

    徐慶安松開保護盧蘭的手臂。歉意十足的連連鞠躬,看上去內疚到就差磕頭認錯。

    在彭岩大罵的跳腳聲中,盛鈺只覺得腰肢一松,搭在腰上的溫度眨眼間消失不見。偏過頭一看,傅里鄴握著審判日的弓背,搭箭上弦,猛的松弦,側臉的弧度透著一股肅殺的冷冽。

    嗖——射中了!

    待管道下方的玩家發出痛苦的慘嚎聲,他忽然略微偏頭,肅殺的氣息一下子褪的干干淨淨。

    拿弓輕敲了下盛鈺的額頭,他緩緩勾唇︰“怎麼辦,有只小腦子精馬上要叫我好哥哥了。”

    “……”

    盛鈺剛要回話,底下傳來一聲焦急的大吼聲︰“盛哥,那個癟三往你們的方向跑了!快幫我逮住小癟三,只有他知道小美被抓到哪里!”

    講到最後,胖子嘶吼到破音︰“來不及了,快!!!”︰,,,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