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20章 肥廚怪客(八)

第20章 肥廚怪客(八)



    不怪通道內的幾個人震驚,實在是下廚房的那兩人操作太秀,簡直是太秀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如果說剛剛徐慶安是利用躲死角的方式,趁著餐車神明不注意偷食材。那這兩個人就是搶,就差當著神明的面去硬生生的去搶食材哇!

    他們甚至都沒躲死角。

    傅里鄴下去後直接翻手拿出審判日——那把在盛鈺心中名為透心涼的黑骨弓。

    抬弓瞄準廚房門外,‘嗖’的一箭射出去。

    埋在冰櫃里的身影猛然一頓,他暴怒出聲,狂吼不止。拖沓著餐車往門外走。

    就在這時!

    更秀的事情發生了,盛鈺迅速上前,緊緊貼在餐車後頭。利用神明難以轉彎的弊端一直躲他身後,鑒于行動敏捷的便利,神明好幾次轉身,盛鈺都是輕飄飄的跟著他的方向轉,每次都只是有驚無險的在他旁邊晃悠。

    這個舉動在旁邊看,可能只會覺得盛鈺動作快反應快雲雲。但在通道里,這邊可是全視角啊,盛鈺干了什麼都清清楚楚。

    他上手摸了下餐車,神明還是沒有發現!

    一連串的騷操作看的眾人目瞪口呆,盧蘭嚇得都忘記哭了,正緊緊拽著徐慶安的手,滿臉驚訝說︰“還能這樣的嗎?”

    徐慶安搖頭︰“我更好奇他們想干什麼。”

    一方面心驚膽戰,一方面看的滿是懵逼。直到盛鈺像是確定了什麼,這下子他連躲都沒躲,直接撒開腳丫跑,順著原路返回。

    “是你!!!”

    餐車神明這才發現身後還站著一個人,他認出了盛鈺,滿是被愚弄之後的暴怒︰“我知道你,不躲著我跑,竟然還敢隨意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看你是不想要自己的身份了。”

    咕嚕嚕!咕嚕嚕!

    滾輪聲沒有哪一刻像現在一樣急,繼怒火沖天以後,神明滿臉的貪婪與垂涎。他直接端起餐車轉了一個方向,迅速的朝盛鈺方向滑過去。

    “嘁。年輕人就是愛張揚。”彭岩見盧蘭與徐慶安兩人都目不轉楮的盯著下方,面上迅速爬上一絲不喜,說︰“本來就只是偷個食材而已,現在被這兩人大張旗鼓一鬧,食材沒偷到就算了,說不定待連小命都要丟在這里。待會下去救他們之後,這些食材我們可不會分給他倆啊。”

    話音剛落,他分分鐘就被打臉了。

    顯然,盛鈺的目的不可能僅僅為了觸怒神明,他又不是吃飽了閑的慌。

    廚房里又有了新的動態。

    盛鈺跑到一半,見實在跑不過,他大聲喊︰“技能確實和餐車有關,但餐車更像是盔甲,射那里是沒有用的。你拿箭射他身體和餐車連接的薄弱肉層,那里才是神明的死穴。”

    听了這話,最受沖擊的是神明。

    他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之意,竟然不管不顧的直接端起餐車半邊,一邊端著餐車一邊極速猛沖。速度一下子就比之前快了數倍不止。

    然而……注定來不及。

    講實在話,他的速度就算再往上提個幾倍,那也快不過傅里鄴手中的審判日。

    黑骨弓上凝結出一支漆黑的骨箭,那箭大概只是在弦上待了兩秒鐘不到,就離弦而出。

    嗖——

    箭太快,通道里的人甚至只看見傅里鄴做了一個拉弓放手的動作,空氣中就出現一道黑色的殘影。緊接著,那支箭就狠狠扎在神明身上。

    一半箭都直接扎在神明的肉里,另外一半箭支還在外頭。

    那箭像是染了什麼腐蝕藥劑,明明一開始扎上去的時候還沒有造成任何傷害,誰知道轉瞬之間,與箭支相連的皮肉腐蝕的只剩下骨架。

    盛鈺又跑了兩步,見後頭滾輪咕嚕嚕的聲音歇下,他百忙之中回頭看了一眼。

    神明停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痛苦的吼出聲,脖子上的青筋整個爆出,唯一像人類的臉龐此時也變得通紅,眼珠往外凸出了起碼三四厘米,乍一看像什麼鬼故事里的插畫圖一般,看著恐怖又讓人毛骨悚然。

    他咆哮著舉起刀叉。

    整個食堂都在他的咆哮之中隱隱震動。鍋碗瓢盆什麼的盡數摔下地面,餐桌之下的餐盤滴溜溜的滾出來,被掙扎著的神明踏了一個粉碎。

    啪嗒——

    盤子碎裂仿佛是一個節點。

    在某一個瞬間,整個廚房都被神明的大吼聲震到晃動,牆灰紛紛揚揚的往下撒。

    通道上的幾人險些站立不穩,徐慶安第一個反應就是率先扶住盧蘭。他多多少少也是有點實力的,見彭岩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一晃就要摔下廚房。他頓在原地好幾秒鐘,仿佛在衡量著什麼。終于,他衡量完畢,低聲讓盧蘭原地蹲下,又跨越好幾米的距離跑去救彭岩。

    胖子抽出菜刀,輪在通道壁上。

    借著這唯一的支柱,他勉強能穩住自己的身形,不至于跟地震來臨一樣左右搖晃。

    “牛逼啊!”他大笑道。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想來通道里的幾個人死也不會相信眼前這一幕真的會出現。

    彭岩拽著徐慶安,瞳孔因為驚訝放到最大。他指著下面大叫︰“弒神,他們這是在弒神!”

    就像他所說的,盛鈺與傅里鄴一開始就奔著弒神去的。要什麼食材卡片,格局就不能放高一點麼,殺了神明以後,黑水晶才是重中之重啊!

    至于食材?那玩意就只是順帶的。

    在盛鈺與傅里鄴雙重死亡凝視之下,神明最終將刀叉捅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手臂一震,刀叉在空中劃過一道殘忍的弧度。就像割到了大動脈一樣,明明是擱在腰肢間,那鮮血還是呈現一種噴涌狀噴出。

    輕而易舉的就飆了兩米多。

    緊接著,他上半身和餐車直接脫離,身體甩飛出去,僵硬扭曲的在地上爬。

    他向盛鈺伸出手,啪嗒一聲。

    手掌無力的垂下,他停止了呼吸。

    “……”

    廚房的震動終于停了下來,彭岩還是一幅被嚇到說不出來話的模樣。盧蘭和徐慶安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一個個臉色煞白,跟看鬼神一般看著下面的兩個人,滿眼都是齊刷刷的震驚。

    只有胖子好歹還保持一些理智,他噓出一口濁氣,聳肩說︰“早說這是我盛哥了。我都叫哥了,他人能簡單麼?你們啊,估計一個個都是被密室逃脫綜藝節目給蒙了,他很強的。”

    又往下看了一眼,胖子說︰“當然,盛哥的朋友也很強。強者一般只會和強者一起玩,就你還指望著這兩人能加入你的隊伍?還資格,我看要評選資格的不是他們,是你才對哈哈哈哈……”

    胖子其實早就看彭岩不順眼了,他這人不會陰陽怪氣,從後者這里受了不少氣。現在好不容易逮到了機會,他當然不可能放過。

    彭岩被他說的一愣一愣的。再往下看,他連會懟胖子都忘記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更讓人震驚的事情還在後頭呢。

    騷走位、弒神……這些其實只不過是一個開始。撿起黑水晶,盛鈺將其丟給傅里鄴︰“五五分啊,這顆歸你,下顆可就要歸我了。”

    听這個意思,他們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弒神了,並且之後貌似還準備一直弒神?!

    彭岩終于明白了胖子那一番話。

    操,他剛剛怎麼會有臉去說新人資格的問題。這兩人一個比一個狠,騷操作層出不窮,跟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呀。

    第三層樓,可能是他的頂端。但這里充其量就只是底下兩人開始的地方。

    他們會爬的更高,爬的更遠,讓人仰望!

    想到這里,彭岩心中出現一絲挫敗情緒。

    等再看到底下兩人大掃蕩一般搜羅食材卡片之時,他竟然絲毫感覺不到震驚。

    是的,他已經麻木了。

    剛剛還想著食材卡片不會分給盛鈺和傅里鄴,結果兩人這一弄,輕輕松松的就收羅了近40張食材卡片,足足比他這幾個小時收成都多。不,應該說比他們這一群人加起來的數量都多。

    還分什麼分,需要分的是他才對呀!

    結束戰斗,盛鈺並沒有松懈。

    神明剛剛的動靜實在太大,外頭已經有不少呼嘯聲與沉悶的腳步聲。想來應該是听聞動靜往這邊趕的神鬼,或許還有部分玩家。

    對視一眼,兩人一齊回到管道。

    胖子知道盛鈺這個人挺牛逼的,但他沒想到盛鈺竟然會這麼——牛逼。

    他就像是一個抱大腿的,第一時間湊了上去,烏七八糟吹捧盛鈺一通。說完,他又馬不停蹄的扭頭看向傅里鄴。

    “大佬,你剛剛那一箭簡直是酷斃了。說起來之前那個殺上第四樓的,叫、傅什麼的。對,他好像也是使弓箭的。要不是你和傳聞中的殺神完全不一樣,我差點以為你就是他了。”

    胖子急于拍新來大佬的馬屁,大晚上的睜著眼楮就開始胡侃︰“說起來,論壇里的玩家都快把他吹上天了,說他是什麼二十一層樓之王。嘿,我就奇了怪。哪有王跟個愣頭愣腦的殺人狂魔一樣。我覺得您這樣有思想又牛逼的大佬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王!”

    傅里鄴︰“……是嗎?”

    盛鈺滿心臥槽,瘋狂的給胖子使眼色。

    “盛哥,你干嘛一直給我拋媚眼,要不是我心里已經有了小美,我都要心動了。”

    胖子迷茫的看他一眼,又一臉激動的把盛鈺一起拉下了水︰“我和盛哥之前還說以後要繞著那個傅什麼的走,現在有了您,還繞什麼繞啊。”

    他拍著胸脯,滿臉肯定說︰“那個傅什麼的,他連您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哇!!!”︰,,,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