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你們放走了最大的boss(無限) 第19章 肥廚怪客(七)

第19章 肥廚怪客(七)



    對視許久之後。[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一直看到傅里鄴幾乎是轉換思維, 重新看待盛鈺。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發現︰

    七宗罪里面貪婪長這麼好看的嗎?還是說僅僅只是因為盛鈺好看?

    性子也傲, 他喜歡。

    傅里鄴抬手握住緊貼喉結的匕首尾端,一點一點的將它推開。末了, 他難得的對盛鈺擠出幾分欣賞之色︰“我懂你的意思, 以後會警醒。”

    盛鈺翻手間, 那把名為‘惡詛守護’的匕首立即化成小小的閃光分子消散掉。

    “那就以合作伙伴的關系重新認識一下。我是盛鈺,盛世美景的盛, 錦繡珍寶的鈺。副本里面拿到的身份是貪婪鬼王, 至高樓層第三層。”

    說完,他看向對面︰“到你了。”

    有了剛剛那次攤牌說話, 傅里鄴的態度和剛剛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起碼這一次他肯耐著性子說些場面話了, 雖然短到不可思議。

    “傲慢王傅里鄴, 第四層。”

    “哦。”盛鈺點了下頭,忽然滿臉質疑的回頭︰“你說你至高樓層是第四層?不對啊, 至今為止整個聯合國只有一個玩家爬到過第四層, 我記得叫傅……什麼的。”

    “你說的‘傅什麼的’應該就是我。”

    傅里鄴滿臉平靜, 顯然這不是第一次被人認出來了,也不是第一次處理類似的場面。

    “……”盛鈺心里滿是驚悚。

    說好了遇見這個殺神要繞著走,這怎麼不僅沒有繞著走, 他倆還合作上了??!

    完了完了, 這下子徹底回不到好人陣營了。

    胖子說過,眼前這位殺神在第三層樓事跡名揚整個玩家陣營。可以說是遇神殺神, 遇鬼屠鬼, 殺到最後紅了眼, 連玩家都沒有放過。

    說實話,盛鈺很想問問這件事。

    但考慮到兩人之間的聯系就像一根蒲葦草,脆弱到一陣風就能吹倒,他還是謹慎的把這個疑問憋回了心底,默默閉上嘴巴。

    跟著往前走了幾米距離。

    也不知道傅里鄴是怎麼發現這個通風管道的,讓人意外的是這里面簡直就是絕佳的隱匿點。管道三人合抱不住,內里也很寬敞,足以容納一個成年男子敞開了步伐在里面直立行走。

    地面與管道壁也沒有許多污穢,充其量也就是蜘蛛網和灰塵較多,偶爾有些嗆鼻。

    一路上傅里鄴都沒有講話,他一直將黑骨弓豎在身前,有時候會停下來觀察。

    一開始盛鈺還以為他是在預防隨時都有可能到來的危險。又或者是就這黑骨弓的零星光亮照明。直到走了好一陣子盛鈺才察覺不對勁。

    也許是走到了金字塔某些敞亮處,外頭的光亮透過管道壁透了進來。視野清晰了起來,傅里鄴卻還沒有放下黑骨弓,端了有半分鐘左右,像是受到了什麼指引一般,他這才將弓隱掉。

    “到了。”他低聲說。

    這邊管道地上有數不清的小口子,密密麻麻連成一片。往旁邊看,四處都有分叉路口,分叉里都是黑洞洞的幽深一片,像極了深淵巨獸的喉嚨。雖然說盛鈺本來就有一點點路痴,但就算來一個記地圖記的很溜的,在這種地方估計也要轉昏了頭,辨不清來路也找不到去路。

    咕嚕嚕的滾輪聲終于清晰起來。

    盛鈺沿著小口子往下瞄了一眼。

    通風口底下是一間廚房樣式的房間,巨大的餐桌上只擺了20來道菜肴。餐車神明就杵在冰櫃旁邊,他上半/身探進冰櫃,在里頭倒騰了一會兒,用力拖出一只冰凍的全牛。

    那牛眼珠渾濁,皮肉發青,看上去凍了有一陣子,感覺肉質都有些變質了。

    拖出牛以後,他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又從里面拖出許多雞鴨魚肉之類的動物尸體。將它們一把堆積在身前的餐車上,神明又繼續往前走。

    盛鈺順著他行走的方向一起走,屏息凝神的繼續偷看餐車神明的動態。

    只見神明從廚房大餐桌底下掏出許多盤子,依次將動物尸首擺放上去。

    接下來的事情就有點超出盛鈺的認知了。

    他驚訝的揉了揉眼楮,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再看的時候,底下還是那副光景。

    肉質剛一接觸到盤子,燒的燒鹵的鹵、煎的煎煮的煮。眨眼間泛著青色的肉就變成一道道看上去美味無比的菜肴,香味撲鼻。

    即便盛鈺距離地面有十幾米,他也能聞到那股菜香氣,一直在勾動胃里的小饞蟲。

    太香了,這種香味香到怪異。

    進副本其實沒有多長時間,撐死了也就幾個小時。一般來說,盛鈺拍起戲來一天不吃飯都是常有的事情,他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感覺餓。

    而且是詭異的餓,就好像連續三天三夜都沒有吃飯,忽然一下子看見了五星級米其林大廚做的美味佳肴,讓人恨不得撲上去跪舔盤子。

    傅里鄴就在他背後,這人似乎也感覺到餓意,一直努力的往前擠,時不時還推他兩下。似乎想要湊到他旁邊的孔往下看。

    擠著擠著,盛鈺怒了,低聲說︰“旁邊不是還有孔,你為什麼非得和我擠在一起看?”

    “什麼?”

    傅里鄴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在盛鈺埋頭看菜的時間里,他又前進了好幾米,換了一個角度看餐車神明。

    盛鈺先是愣神,很快背上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對哦,傅里鄴不是一直在他前面嘛!

    那身後的人又是誰?

    盛鈺連細想都不敢,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麻掉了,臉頰皮膚都癢癢的。

    過去看過的無數恐怖片都在一瞬間翻涌了上來……紅指甲的無臉女鬼,高跟鞋噠噠噠的走在地上,從電視機里爬出來的貞子……

    就在腦海中進行鬼片大亂炖之時,一只冰涼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一半手指緊貼著脖子側面的皮膚,還有一半搭在衣服上。

    那只手實在是太冰了。

    寒意似乎可以直接穿透衣料,滲透進皮膚,然後穿透骨髓,將整個肩膀凍到酸軟。

    盛鈺險些沒有拿穩手中的匕首。

    他狠狠一咬牙,猛的轉身。

    一張煞白的大臉貼了上來,盛鈺整個人都是一個激靈,險些直接抬起手臂刺下匕首,理智上的最後一根弦險而又險的繃住。

    “……!”

    胖子也被他嚇了一跳,驚恐的後退好幾步,低聲說︰“盛哥,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呼哧……呼哧……”

    盛鈺大喘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個時候傅里鄴也發覺了不對勁,他快速的走過來,先是看了一眼胖子,隨後看了下胖子身後的三名玩家,疑惑皺眉。

    “你們認識?”

    這四個字同樣從某個臉生玩家的口中傳出。那玩家年約四十,看上去肥頭大耳,啤酒肚挺的老高,還油光滿面的。他的眼楮幾乎要眯成一條小細縫,一直在來回打量盛鈺和傅里鄴。

    “兩個小白臉?老胡,我不是和你說過了麼,我們隊伍不帶沒有能力的人。”

    原來胖子姓胡啊——這是盛鈺第一個反應。

    緊接著他就驚了,難怪這人眼楮小,這眼神也忒不好了點。講他是小白臉就算了吧,畢竟現在大部分國民都覺得他是個智硬花瓶。

    但講傅里鄴是小白臉……哦湊!

    牛逼,牛逼!

    盛鈺只剩下滿心欽佩。

    傅里鄴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像是嗤笑。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沒有反駁。不僅沒有反駁,他甚至好整以暇的抱臂,眼尾挑的更高。

    胖子像被踩了腳一樣,滿臉無語說︰“說什麼呢,這是我盛哥,人可厲害了。還隊里不帶沒有能力的人,你帶著盧蘭我都沒講話。”

    盧蘭這個名字很像女孩子的名字,盛鈺看向胖子身後唯一的女玩家。

    被胖子嫌棄了,那女玩家也沒有生氣,而是好脾氣的笑笑。興許是哭了太長時間,她的嗓音已經啞的不成樣子︰“盛鈺,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們見過面的。”

    盛鈺只是茫然了一瞬,很快就想起來了。

    說是見面實在有些牽強,但這個聲音他記得清清楚楚。

    這不就是剛進副本的時候,隔壁那個嗚咽著一直哭的女聲嘛。一開始就是她說玩家自殺不管用的,所以盛鈺印象還蠻深刻。

    原來她叫盧蘭啊。

    除了那個油光滿面的中年男人和盧蘭,還有一個看上去神態透著股唯唯諾諾的男玩家。他和盧蘭應該是戀人關系,兩人一直緊緊黏在一起,盧蘭還抱著他的手臂,看上去很依賴這個男人。

    正互相打量著,通道下方傳來‘ 當’一聲巨響,簡直是振聾發聵,一下子引得通道內六人一齊低頭,目不轉楮的向下看。

    餐車神明憤怒的踹了一腳冰櫃。

    “誰偷了?是誰偷了?!”

    他看上去很氣憤,一直在廚房里來回轉悠。

    好在轉悠了沒一會,他就勉勉強強的冷靜下來,又來到下一個冰櫃面前。探著身子在里面取冰凍的動物尸體,這一次取的都是中型動物,像是斑馬、全羊這種,所以花去不少時間。

    眾人收回視線。

    油膩中年男人首先開口說︰“我叫彭岩,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板,你們叫我彭總就好,旁邊這兩人叫徐慶安和盧蘭,一個是我下屬,一個是我秘書。在座的各位里頭,我的年紀應該最大,那我就自薦當一下領隊了。沒有人有異議吧?”

    他問這句話的時候,像是壓根沒有考慮到有人會有異議。連一點給人插話的機會都不給,他繼續說︰“底下的食材就是我們玩家的任務。看著老胡的面子,你們兩個新人我勉強收了,警告你們不要拖後腿,不然沒人救你們。”

    說完,他高昂著著下巴,拿手指指向那個唯唯諾諾的男玩家︰“徐慶安,你去給兩個新人演示一下怎麼偷食材。你老婆交給我照顧,偷來的食材待會也交給我保管。”

    “……?”

    如果問號可以實體化,那麼盛鈺現在應該已經出現滿滿一腦門的問號。

    這是什麼讓人窒息的發言,這又是什麼畸形扭曲的關系。什麼叫你老婆交給我照顧,你偷來的戰利品也歸我?這也太窒息了吧!

    本以為叫做徐慶安的男人多多少少會有些異議,誰知道他不僅沒有不滿,反倒還露出了很狗腿的表情︰“好 。蘭蘭你就先暫時跟著老板,別又瞎說話惹老板煩。我先下去一趟哈。”

    盧蘭擔心的拽住徐慶安,眼楮霎時間又變得通紅︰“老公,我……”

    一句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彭岩就迫不及待的打斷了兩人的惜惜離別,用力一推徐慶安︰“還傻站著干嘛。讓你下去就趕緊下去,嘰嘰歪歪的,再廢話多老子下個星期就裁掉你!”

    徐慶安果然沒有廢話,利索的順著管道爬下去,匍匐在廚房死角等待時機。

    兩分鐘過去,他還是沒有動作。

    這個檔口上面的人自然也不會閑著,彭岩假裝無意的掏出七八張卡片,說︰“拿食材觸踫右手手掌的身份卡牌,那些食材就會變成像這種卡片一樣的玩意兒。我已經有快十張了,盧蘭和徐慶安比我差不少,但也有三四張。老胡就拿了兩張,你們倆個新人拿了幾張。”

    盛鈺和傅里鄴對視一眼,莫名都在對方眼底看見了笑意。

    其實盛鈺也不知道為什麼好笑,他就是覺得現在這個場景有點有趣。想想看,胖子、傅里鄴還有他,這他娘的三個鬼王,白天上金字塔都是可以當點菜的,壓根就用不著集齊卡片。

    再說了,玩家任務和鬼王任務又不一樣。沒想到竟然會因為這一點被看輕嘲笑。

    但這件事也不好解釋,他只能憋著笑意搖頭,說︰“我和旁邊這位都沒拿到卡片。”

    彭岩瞬間就露出一幅‘不用你說我就能猜到’的表情,嫌棄的看了盛鈺一眼,又扭頭沖胖子說︰“老胡,你這朋友當的還挺仗義啊。21層樓現在涉及真正的生死,一般情況下,多個特別會拖後腿的,還不如不多這個人!”

    彭岩一看就是一個慣常會欺軟怕硬的人,他剛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傅里鄴,就接受到後者帶著殺氣的凝視,隔空投射的視線仿佛都能殺人。

    視線一對上,他整個人忽然慫了,干咳兩聲拐了個大彎說︰“我指的是那個小明星。”

    盛鈺足足反應了好幾秒鐘,才反應過來小明星指的是自己。

    “???”他感覺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

    胖子一臉‘又來了’的表情,背過身偷偷翻了好幾個天大的白眼,做了個口型︰

    “你瞧那傻逼。”

    傅里鄴其實一直沒有講話,但听到‘小明星’這三個字,他忽然扭頭看向彭岩︰“你是哪家公司的總裁?”

    “不是總裁,我是公司本部的總管。”

    這可就戳到了彭岩的心窩里去了,他早就等著有人問出口了,當即滿是自得說出一個公司的名字,說完了還看盛鈺和傅里鄴的神色,像是期待有什麼大吃一驚、刮目相看的反應。

    他的公司可是聯合國100強,能在40歲的年齡當上總管,用老家的話來說,這就是光耀門楣的大事件,老家的路都被過來送禮的人踏平了。

    本以為這次也會像以前一樣,收獲兩筆羨慕的目光。然而踫上了面前這兩個神人,彭岩的期待注定要落空。

    先是盛鈺掏了掏耳朵,說︰“我知道你們公司。好幾年都連續求我做品牌形象大使,我覺得你們公司產品不硬,就模稜兩可的婉拒了。上個星期你們公司老總還親自聯系了我經紀人,說非我不可。哎……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鐘情一個‘小明星’。改明兒出副本我把你的話轉述給他,這次總算找到了正經拒絕的理由。”

    彭岩一愣,臉色憋的有點發青。

    這他媽還得了,老總知道了要劈死他啊!

    在盛鈺這里踫了個軟釘子,他又要轉頭看傅里鄴的反應。誰知道一眼剛看過去,旁邊的盧蘭就不忍直視的拉了拉他的衣袖,一臉快哭的表情說︰“老板別說啦。我見過他,在股東大會里。”

    如果說盛鈺的反應還只是讓彭岩有些尷尬,那傅里鄴這邊就讓他有點驚悚了。

    更驚悚的是傅里鄴意味不明的勾唇,笑了笑說︰“巧了,我知道這個公司。家里人非要我入股練練手,說搞砸了沒事,大不了裁員重整。”

    他無可奈何的嘆氣︰“可惜我沒有搞砸。”

    胖子在旁邊听的快笑死了,他覺得彭岩就挺陰陽怪氣的,沒想到這麼不走運,踫見了兩個比他更會陰陽怪氣的大佬。

    而且人家還確確實實的有資本去陰陽怪氣!

    來來回回幾番話對嗆完,彭岩臉色又青又紅,滿臉的虛汗。像是掩飾自己的尷尬,他迅速的跳過這個話題,轉而去騷擾盧蘭。

    “這麼小胳膊小腿,是怎麼抱的起那麼重的東西。看你長的瘦巴巴,內心的技能還挺好用。”

    說話間,他像是好奇,上去又是摸盧蘭胳膊,又是摸她的腿。過了一會兒還非得強行抱起她,說要看看力氣大體重是不是也重。

    盛鈺猛的皺眉,心里冒出一個詞匯︰職場性/騷擾。

    說起這個,那他的經歷可是一天一夜都講不完。畢竟娛樂圈就是一個充滿了職場性/騷擾的地方。雖說在經紀人的保護下,他很少經歷這種事情,但酒桌上被灌酒拍下醉態還是難免的。

    特別是一開始不紅的時候,還經常有男男女女的電影投資人發賓館房間號,有意潛規則。

    他最看不慣這些。

    剛要上前一步幫忙解圍,胖子忽然跟抽了風一樣迅速摟過他的肩膀,嬉笑的將他拉到一邊︰“盛哥,我都忘記和你說了,你猜我在剛剛在副本里看見了誰,我竟然看見了小美……”

    見盛鈺默不作聲看著他,胖子立馬換了一個話題,小聲說︰“鬼王任務出來了。我尋思著你可能還沒有發現,就來告訴你一聲。咱們的任務是要填飽肚子,但我現在不是感覺很餓。”

    就像胖子所說,手心卡牌的確一直微微發熱,抬起手看了一眼,才發現鬼王任務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印在了身份卡牌之上。

    不過這些現在都是次要的。

    嘰里咕嚕講了一大堆,那邊盧蘭都已經被彭岩騷擾的欲哭無淚了。

    見盛鈺還是滿臉質疑,胖子終于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瞞不過你,本來還想著不著痕跡讓你轉移注意力呢。有的時候人太聰明真的不好,盛哥你但凡傻一點,這種丟臉的事情胖爺我也不會開口和你說的。”

    他扭頭看了一眼彭岩的方向,說︰“我是故意把你帶到這邊的。那三人之間的事情咱還是不要插手了,就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唄。”

    話音剛落,底下匍匐的徐慶安終于有了進展。

    趁餐車神明不注意的時候,他悄無聲息跑到餐桌邊上,右掌輕踫一道菜肴。那菜肴轉瞬之間就變成了一張巴掌大小的小卡片。

    拿了那張卡片,他又重新爬上管道。

    很走運,神明沒有發現少了一道菜。

    上來之後,見到彭岩在強抱盧蘭,他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小心翼翼的靠過去,笑的滿臉諂媚︰“老板,食材卡片給您。”

    胖子把聲音壓的更低,幾乎到只有兩個人才能听見的地步︰“一開始我也看不過去,還激情開麥罵了。誰知道那女的老公就是個捧臭腳的,彭岩還沒生氣,他就急不可耐的沖上來要打我,說我無緣無故侮辱他老板的人格。那女的也是無語,膿包一個,還幫著他老公說話。搞得我像個過度反應的道德衛士一樣,白惹一身騷。”

    盛鈺沉默幾秒鐘,點頭︰“明白了。”

    惡心是真的惡心,無奈也是真的無奈。

    將卡片收入懷中,彭岩心里總有個疙瘩。他老是覺得自己剛剛被甩了臉,在秘書面前面上無光,丟了一個大丑。

    現實生活中我不如你,21層樓里看我怎麼重拳出擊。這樣想著,彭岩迫不及待的想看盛鈺以及傅里鄴同樣出丑,把丟掉的臉再貼回來。

    他假裝忽然想起來一樣,看向盛鈺說︰“接下來就你們倆去拿菜吧。就算是老胡推薦進隊伍的新人,我也得起個頭領作用,幫大家伙檢測你們合不合格,夠不夠資本當隊伍一員。”

    “……”

    盛鈺本來就不想和這玩意走在一起,但見到彭岩這樣說,他忽然笑眯眯點頭︰“好啊。”

    看了一眼傅里鄴,好巧不巧的,對方顯然是和他想到一起了。他們貌似總是在這種馬上要坑人的時候,就特別特別的有默契。

    根本不用商量對策,兩人順著管道下去。

    彭岩看的都笑了,他扭頭沖身後兩名小跟班說︰“連計劃都不知道制定,一看就是愣頭青,也不知道是怎麼活到第三層樓的。看著吧,一會肯定還要勞駕我下去救他們。”

    徐慶安連連點頭,剛要奉承幾句,忽然視線凝在小孔背後,也就是廚房里。他面上的驚訝神色逐漸擴大,瞳孔里都是滿滿的震驚。

    彭岩瞬間就察覺到不對勁。

    又見到胖子捂臉,長長的嘆出一口氣︰“你這又是何必,要不你先回頭看看,再想想要不要講話吧?”

    這種不對勁的感覺在听見胖子說的話以後,猛然擴大到最大。他心想再不過也就是重復一遍徐慶安的剛剛的舉動,鄉巴佬就會大驚小怪。

    想著,他嘲諷的笑著轉頭。

    眼神剛一對上盛鈺的方向,他臉上笑容猛然僵住,眼神里的嘲諷之色一下子褪的干干淨淨。

    “……操!那是什麼情況?!!”




同類推薦︰ 靈異片演員app[無限]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攝政王的1/2婚姻權閹之女穿進萬人迷文後我股價暴漲在他加冕為王前系統又又又給我送錢了[重生]